Tata Na's Blog (184)

里柯克·完美情人指南(4)

完美情人的作息時間表

 

5:30 黎明。度過一個不眠之夜後起床。 

6:00 在小溪里浸泡一番。如不可能,便把頭伸到水龍頭下。

 

6:30—7:30 攀登到山崖上。 …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September 9, 2020 at 3:56pm — No Comments

里柯克·完美情人指南(4)

完美情人的作息時間表

 

5:30 黎明。度過一個不眠之夜後起床。 

6:00 在小溪里浸泡一番。如不可能,便把頭伸到水龍頭下。

 

6:30—7:30 攀登到山崖上。 …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September 1, 2020 at 10:30pm — No Comments

里柯克·我們是怎樣過母親節的(下)

當然,我們都覺得把父親擱在家里是絕對不行的,尤其是我們知道,他要是真的一個人呆在家里,準會惹出亂子來。安妮和瑪麗兩位姑娘表示樂意留在家里幫助女傭人準備午飯,只是在這麽好的天氣呆在家里好像太對不起她們新買的帽子了。不過她們倆都說只要母親發話,她們都樂意呆在家里幹活。威爾和我本來是該留下來的,可遺憾的是我們對做飯一竅不通,留下來啥用都沒有。

就這樣爭來爭去,最後的決定是讓母親留下,讓她在家里好好地休息一天,同時也做一做飯。好在母親對釣魚沒什麽興趣,再說,盡管天氣晴朗,但戶外還是有點涼意的,父親很擔心母親同去的話弄不好會著涼。…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June 28, 2020 at 9:27pm — No Comments

里柯克·我們是怎樣過母親節的(上)

——一個家庭成員的自述

在最近出現的各種想法中,我認為最好的莫過於每年慶祝一次“母親節”的主張。5月11日這一天在美國越來越受歡迎了,我對此毫不奇怪,而且我堅信這一主張準會傳遍英國。

尤其在我們這樣一個大家庭,這種主張特別容易受歡迎,因此我們決定好好慶祝一下“母親節”。我們覺得這一主張好極了。它能讓我們意識到母親這些年來為我們所做的一切,她所有的操勞和作出的犧牲全是為了我們啊。…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June 16, 2020 at 8:21pm — No Comments

里柯克·去歐洲的,請上船(下)

哎呀,我親愛的讀者,無論《旅遊指南》怎麽吹噓,你都會發現諸如此類的煩心事一整天都在困擾你。旅行袋、甲板椅和席位的問題解決了,另外還有很多其他的問題正等著你去操心,比如—— 

英國海關官員——他們會幹些什麽呢?他們會檢查每一樣東西嗎?對你姨媽叫你帶給她那在諾丁漢(靠近倫敦)的表妹的帆布拖鞋,他們會怎麽說呢?假如你解釋說拖鞋是她自己做的,那會有什麽區別嗎?或者,你能對那人說“噢,很好,我寧可把他們送回美國也不願為他們付一分錢”嗎?一句話,英國的海關官員——他們會幹些什麽呢?旅客們輾轉難眠,整夜都在想這一心事。

 

另外還有——…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June 16, 2020 at 8:20pm — No Comments

里柯克·去歐洲的,請上船(上)

——給旅遊者的一點小忠告

每年夏天,我們之中都有成千上萬的人漂洋過海,由美洲前往歐洲。據說每周乘船而去的人約有五萬之多。至於到底是五萬還是五十萬,或者是五千——我忘記了。反正,每年的出遊隊伍浩浩蕩蕩,人數眾多。 

他們之中有些人去歐洲是想換一換空氣;有些人是想改善一下心智;有些人是因為厭倦了賺錢;還有些人是因為厭倦了賺不到錢;另外有些人去歐洲,是想在它化為廢墟之前再看它幾眼;還有一些人則純粹是為了度假,因為他們想真正開開心心地過幾個星期。

 …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June 16, 2020 at 8:19pm — No Comments

里柯克·洗衣問題(下)

假如當年那可憐的洗衣婦有一挺機槍和一點兒炸藥的話,那她準能發大財。可惜她不明白其中的奧秘。在過去那些日子,一個洗衣婦洗一件襯衫只掙十二分之十分錢——也就是說,每洗一打衣服掙一毛錢。而今天最好的洗衣公司,也就是那些拒絕外人參觀其辦公場所,由一名全副武裝的衛兵把衣服押送回來的大公司,它們現在洗一件衣服的收費標準為一塊錢,特惠價為每洗一打衣服收十二元。 

若是用以上標準計費,洗衣婦的收入可增加到原來的一百二十倍。而實際上,她的年收入只有五十元,她所代表的價值就這麽一丁點兒。要是當年人們知道她其實不止值這幾個錢的話,那她完全可能被某個老板招進洗衣公司,從她身上賺到的紅利完全可能像滿樹的越橘一般豐盛。…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May 8, 2020 at 9:55pm — No Comments

里柯克·洗衣問題(上)

——渴望回到有謙卑的洗衣婦的往日好時光



很久以前,大概三四十年以前吧,那時候世界上有一種謙卑的人,叫做洗衣婦。她的用處很簡單,那就是:每隔一兩天露一次面,用大大的籃子把髒衣服帶走,把它們洗得雪白後再送回來。 

如今洗衣婦已經絕跡。她的位置已被聯合洗衣公司取代。她已經一去不回,但我希望她能回來。

 …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May 8, 2020 at 9:49pm — No Comments

里柯克·正在消亡的世界(下)

開頭有些科學家——如歡樂學院的胡皮特阿普教授——傾向於認為電可以取代煤而為人們提供能動力、熱量、光以及食物。但看來也不行。電也差不多耗盡了。芝加哥的引水渠已使尼亞加拉大瀑布的水位降低了十分之九英寸,當年白沫飛濺的瀑布水簾有一英尺厚的地方,如今只有十一又十分之九英寸了。



假如我們把聖勞倫斯河攔截起來,把芝加哥引水渠攔截起來,把哈德遜河攔截起來——簡而言之,假如我們把整個大陸的水流上上下下攔截起來,或許我們還可以稍微維持久一點兒。但是結局已進入視野。再過四十年,最後一瓦電將會被耗盡,電器設備將會被擱進博物館,作為過去時代的古董供未來的孩子們參觀。…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March 2, 2020 at 9:32pm — No Comments

里柯克·正在消亡的世界(上)

我一直都在讀報紙上的這樣一則令人心痛的聲明:全世界可以用來制造紙漿的木材只剩下4000,000,000,000層積了,再過五十年這些木材也會用光。然後就再也沒有紙漿了。所有這些紙漿都是誰耗掉的呢?我不知道。我敢說在我自己家里,除了吃早餐時用那麽一丁點餐巾紙,我們是根本不消耗什麽紙漿的。

要命的地方在於再過五十年紙漿就用光了。從今往後五十年,以前紙漿樹密密麻麻直達天邊的地方,將變成一望無際的不毛之地,沒有人煙也沒有生氣,只剩下危石欲墜的禿禿石山,四下里一片死寂,唯一能聽見的只有水鳥的哀鳴,它們在一度是北美森林而今空空蕩蕩的空中兜圈子。…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February 23, 2020 at 12:29am — No Comments

我的梯子(我的魚塘 續篇)

《大西洋月刊》的寬容的讀者們會回想起來,一年以前我曾在這份備受推崇的期刊上寫過一篇文章記我的魚塘。我對那個坐落在林間窪地的小巧美麗、與世隔絕的地方進行了一番描述。我想,借助於言詞,我多少捕捉到了一點隨同落葉降臨塘面的秋的輝煌。我非常坦率地承認,據我所知那塘里根本就沒有魚。但是,我解釋過,我把這一實情隱瞞了,不過這對釣魚行家——我那些偶爾跑去朝我的鱒魚揮釣的朋友——毫無區別。他們都對塘周圍棒極了的環境印象很深,說從沒見過比它更適合釣鱒魚的了。即使整整一天釣不到一條魚,他們也照樣樂呵呵地在我的釣塔里品酒,同時頭頭是道地解釋釣不到魚的理由。 …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December 28, 2019 at 10:05pm — No Comments

里柯克·完美情人指南(3)

假如某個心情急切的小夥子覺得自己能力不夠,沒法獨自試探出或傳授這方面的知識,他完全可以借助試卷達到目的,就像舉行醫學院考試那樣。這樣做的時候,他只需在試卷中插入一些表示鍾愛的合適的字眼,就可以立即達到目的。例如,他的問卷可以以下列形式出現: 



1.親愛的,請盡可能簡要地指出皮脂腺的位置和功能。

2.用你自己的漂亮方式告訴我腦袋上都有些什麽骨頭,然後吻我一下。

3.小寶貝,你覺得運動失調症有哪些前兆?要是我患了這種病,我親愛的會怎麽做呢?…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December 25, 2019 at 10:43pm — No Comments

里柯克·完美情人指南(2)

那麽,一個年輕姑娘或小夥子該在多大的年紀開始考慮婚姻問題呢?在此我們不準備給定人生的任何確切時刻。反正隨著時間的推移,新的渴望和新的需求總有一天會把他們的心思轉向婚姻的。當一個年輕姑娘感到她需要自己的一座房子——大大的一座——外加一個管家和一個司機,另外還需要兩輛汽車和劇院的一個包廂的時候,她必須去尋一個丈夫的時刻也就到了。



她父親永遠不會把這些東西給她。年輕小夥子的情況也與此相似。當他對周圍的環境感到厭膩的時候,當他不再喜歡同臺球記分員、職業拳擊手和養狗迷們一起度過夜晚的時候,當他開始想和一個比職業拳擊手更溫和、比養狗迷更可親的夥伴——如果這可能的話——一起打發時光的時候,那麽我們就可以說,我們不妨加重語氣說,這個小夥子就應該去結婚了。

 …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December 25, 2019 at 10:40pm — No Comments

里柯克·完美情人指南(1)

(又名:如何在海上或岸上選擇配偶)



在愚蠢之園的巡行過程中,我們已考察過心靈和身體方面的愚蠢、失敗和成功之中的愚蠢。現在進入我們視野的是所有愚蠢中至高無上的那一種,也就是愛情領域的愚蠢,它既是最古老的,也是最現代的。我們想,即便是讀者中最遲鈍的人——我們要著重指出這一點——一聽說愛的愚蠢,都會興致盎然地坐直身子恭聽,並不時提供些佐證以顯示他們在這方面不是傻子。的確,我們可以說,我們有興致進行這一探討,是因為廣大民眾在這方面有普遍要求——順便提一句,大眾的需要是誘使我們去做所有事情的唯一理由。正因為如此,我們打算編一本言簡意賅的《情人指南》,或稱《戀愛手冊》。 …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December 25, 2019 at 10:39pm — No Comments

里柯克·汽車時代話告別(下)

“砰!” 

一切都再次停止了。 

這一次瓊斯決定當發動機運轉起來後他要讓它繼續運行。這回可不能倉倉促促上陣了。“讓它運轉好了再說,”他們中的某個人這樣建議。於是,當汽車再次發動起來的時候,瓊斯沒有打開離合器掛擋,而是讓發動機繼續運轉,繼續轟鳴。等到大家確信這次車子必走無疑了,告別之聲再次響徹全場。

 …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December 25, 2019 at 10:24pm — No Comments

里柯克·汽車時代話告別(上)

——假如有汽車插手,歷史上那些重大時刻會變成何等模樣?

在汽車問世以前,一個人說告別就告別,握握手,再說聲“再見”,然後飄然而去。假如他有一匹馬,他先和在場的人握握手,簡短地辭行幾句,然後就躍馬揚鞭而去了。 

而如今汽車已廣泛使用,成為人們探親訪友常用的交通工具,以前那種告別便不復存在了。人們說完“再見”,鑽進汽車,可是告而不別,汽車還沒走。他們再一次情深意切地向送行者告別,然後坐在車里看著車窗外面,與此同時汽車在尖叫:“突—突—砰!”——還是原地不動。 …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December 25, 2019 at 10:23pm — No Comments

里柯克·我們被犯罪迷住了嗎?(下)

在我們所謂的文明國家里,人們已擯棄施加酷刑和觀看處決的樂趣。但是我們找到新的突破口,那同一種邪惡的本能找到了另外的宣泄渠道。既然我們已被禁止去觀看行刑和參與犯罪,我們讀一讀它們也是一大樂事兒。我們的龐大的新聞機構和電訊系統在這一方面給我們提供的大量機會,是我們的祖先們做夢都想不到的。想想看,關於對拉提馬和瑞德里施行的火刑,紐約第一流的報紙和電影界人士能做多少文章呢?看來是失去了一次好機會。 

在我們現在的條件下,我們不必像兩個世紀以前的人那樣僅僅局限於我們的鄰居的罪行了。我們可以把它們從世界各地收集來。想當年他不得不時地靠絞刑過一把癮。現在我們每天就有一二十次這樣的機會,要是我們樂意把芬蘭人和列特人也加進來的話,過一百次癮都不難。 …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December 25, 2019 at 10:11pm — No Comments

里柯克·我們被犯罪迷住了嗎?(上)

大多數讀者都同意我的看法,覺得最近的報紙頗有些看頭。首先,上面登載著克利夫蘭新近發生的謀殺案,屍體被用快件郵到了外地。然後是短髮強盜的故事——報紙沒有說是男是女——那個暴徒搶劫了一整個地鐵站,卷走了售票處的所有現款。還有那個殺死岳母的惡漢的故事,他拒絕說明任何理由。還有那個十五歲的高中女生槍殺老師的事,她殺他是因為他企圖教她代數。除了這些之外,還有兩宗綁架案、三樁著名公民的失蹤案、兩起腐敗墮落案以及大大小小的銀行搶劫案和阿肯色州火車大事故。所有這一切加起來,使得早報頗值一讀。有了這麽一張報紙在手,早上乘街車去上班的就好辦了,好像片刻之間就到了目的地。 …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December 25, 2019 at 10:11pm — No Comments

里柯克·我的魚塘(下)

我知道那其實沒什麽問題。我一如既往地戴起了那頂帽子。我們度過了一個很痛快的下午,我們一條魚也沒釣到。

我承認,由於我的魚塘里沒魚,有時安排起來真需要點手腕。來客有時會變得有點不安。於是我對他說:“你的揮釣技術棒極了,沒說的!”他聽了之後大為高興,一門心思地想著把釣越拋越遠,以致於把魚全給忘了。或者我會把他帶至塘的上端,致使他把釣線掛在蘆葦叢中——那也有可能是魚吃釣。假如他還是騷動不安,我會突然說:“噓!那不是魚在跳嗎?”這話兒能使任何一個真正的釣魚者立即安靜下來。“你站在船頭,”我悄悄地說,“我輕輕劃到那邊去。”悄悄話果然起作用。就算塘里有那麽一條魚,我們離那條可能聽見我們說話的鱒魚也還有一百碼遠。但那沒什麽區別。我帶去釣魚的那些個爺兒們,有些在離塘一英里以外的地方就開始悄悄說話了,而且回家的路上也把聲音壓得低低的。…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March 14, 2019 at 12:12pm — No Comments

里柯克·我的魚塘(上)

我把這個故事當故事來講是那麽經常又那麽成功,以致我最終去把它告訴了《大西洋月刊》的編輯,結果他又把它告訴了全世界。不過在這里把它再重復一遍想必也無妨。

我的魚塘在山谷的一片小窪地里,隱映在樹木叢中。我最後一次去那兒正好是秋季結束的時候,當時塘邊大樹的葉子正日益變黃,並沙沙地落到平靜黝黑的水面安息。塘岸是那麽高峻,岸邊的樹又是那麽古老高大,因此難得有一絲風把塘面吹皺。在魚塘周圍,世界好像陷入了沈寂,而時間也融進了永恒。…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March 14, 2019 at 12:08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