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PI's Blog (430)

特蘭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詩選《路上的秘密》

日光落在一個睡者的臉上。

他的夢更加生動

但他沒有醒來。



黑暗落在一個在不耐煩的

太陽強光中行走於他人中間的

人的臉上。



天色如一場驟雨突然轉暗。

我站在容納每一時刻的屋裏--蝴蝶博物館。…



Continue

Added by OVEPI on January 14, 2020 at 12:41pm — No Comments

洛夫的詩《雪地秋千》

我們飛揚

大地隨之浮升

止於四十五度角

止幹那種伸手便可觸及

叫人想死的高度

我們降落

大地隨之撤退

驚於三十裏的時速

回首,乍見昨日秋千架上…

Continue

Added by OVEPI on December 30, 2019 at 1:03am — No Comments

洛夫的詩《湯姆之歌》

二十歲的漢子湯姆終於被人塑成

一座銅像在廣場上

他的名字被人刻成

一陣風

擦槍此其時

抽煙此其時

不想什麼此其時

不想什麼此其時

(用刺刀在地上畫一個祼女)…

Continue

Added by OVEPI on December 25, 2019 at 2:42pm — No Comments

洛夫的詩《巨石之變》(下)

你們說絕對

我選擇了可能

你們說無疑

我選擇了未知

你們爭相批駁我

以一柄顫悸的鑿子

這不就結了

你們有千種專橫我有千種冷…

Continue

Added by OVEPI on December 17, 2019 at 6:06pm — No Comments

洛夫的詩《巨石之變》(中)

我撫摸赤裸的自己

傾聽內部的喧囂與時間的盡頭

且怔怔望著

碎裂的肌膚如何在風中片片揚起

晚上,月光唯一的操作是

射精

那滿山滾動的巨石

是我嗎?我手中高舉的是一朵花嗎?…

Continue

Added by OVEPI on December 17, 2019 at 6:03pm — No Comments

洛夫的詩《巨石之變》(上)

灼熱

鐵器捶擊而生警句

在我金屬的體內

鏗然而鳴,無人辨識的高音

越過絕壁

一顆驚人的星辰飛起

千年的冷與熱

凝固成決不允許任何鷹類棲息的…

Continue

Added by OVEPI on December 17, 2019 at 6:02pm — No Comments

洛夫的詩《雨中過辛亥隧道》

入洞

出洞

這頭曾是切膚的寒風

那頭又遇徹骨的冷雨

而中間梗塞著

一小截尷尬的黑暗

辛亥那年

一排子彈穿胸而過的黑暗

轟轟

烈烈…

Continue

Added by OVEPI on December 11, 2019 at 3:00pm — No Comments

洛夫的詩《猿之哀歌》

桓公入蜀,至三峽中,部伍中有的猿子者,其母緣岸哀號,

行百余里不去,遂跳上船,至便氣絕,破視其腹中,腸皆寸斷。

                          ————《世說新語》

    

那一聲淒絕的哀嘯

從左岸

傳到了右岸

回聲,溯江而上…

Continue

Added by OVEPI on November 21, 2019 at 7:15pm — No Comments

洛夫的詩《邊界望鄉》

說著說著

我們就到了落馬洲

霧正升起,我們在茫然中勒馬四顧

手掌開始出汗

望遠鏡中擴大數十倍的鄉愁

亂如風中的散發

當距離調整到令人心跳的程度

一座遠山迎面飛來

把我撞成了…

Continue

Added by OVEPI on November 15, 2019 at 10:46pm — No Comments

洛夫的詩《灰燼之外》

你曾是自己

潔白得不需要任何名字

死之花,在最清醒的目光中開放

我們因而跪下

向即將成灰的那個時辰

而我們什麼也不是,紅著臉

躲在褲袋裏如一枚贗幣

   

你是火的胎兒,在自燃中成長…

Continue

Added by OVEPI on November 15, 2019 at 10:38pm — No Comments

洛夫的詩《初雪》

一、

他剛來便又悄然離去

他佔領了目光所及的天地以及

靈魂中最玄奧的部位

他靜靜地躺在眾葉之間

躺在早已被人遺忘的水缸裏

他降落時渾身顫抖

他蹲在屋脊上卻從不以為高人一等

他一向啞默…

Continue

Added by OVEPI on November 15, 2019 at 10:30pm — No Comments

洛夫的詩《大冰河》(下)

四、

冰河不可能是我們的墓地

我們決不會把 我們

最柔軟的部份

埋在它最粗礪的肌膚裏

把我們最熱的,剛孵出來的夢

埋在它那最冷的

一向無人造訪的骨胳裏

如此光滑…

Continue

Added by OVEPI on November 9, 2019 at 7:02pm — No Comments

洛夫的詩《大冰河》(上)

一、

一句

苦寒 而

豎硬的話

無所表述

一種接近死亡的



或者輝煌

大冰河…

Continue

Added by OVEPI on November 7, 2019 at 11:45am — No Comments

洛夫的詩《水聲》

由我眼中

升起的那一枚月亮

突然降落在你的

掌心

你就把它折成一只小船

任其漂向

水聲的盡頭

我們橫臥在草地上

一把濕發…

Continue

Added by OVEPI on November 5, 2019 at 9:11pm — No Comments

洛夫的詩《蟹爪花》

或許你並不因此而就悲哀吧

蟹爪花沿著瓦盆四周一一爆燃

且在靜寂中一齊回過頭來

你打著手勢在窗口,在深紅的絕望裏

在青色筋絡的糾結中你開始說:裸

便有體香溢出

一瓣



再一瓣…

Continue

Added by OVEPI on November 2, 2019 at 9:22pm — No Comments

洛夫的詩《與李賀共飲》

石破

天驚

秋雨嚇得驟然凝在半空

這時,我乍見窗外

有客騎驢自長安來

背了一布袋的

駭人的意象

人未至,冰雹般的詩句

已挾冷雨而降…

Continue

Added by OVEPI on October 29, 2019 at 4:16pm — No Comments

洛夫的詩《白色墓園》

白色            一排排石灰質的

白色            臉,怔怔地望著

白色           一排排石灰質的臉

白色            乾乾凈凈的午後

白色           一群野雀掠空而過

白色             天地忽焉蒼涼

白色           碑上的名字,以及…

Continue

Added by OVEPI on October 29, 2019 at 4:00pm — No Comments

洛夫的詩《血的再版--悼亡母詩》 (四)

樹欲靜

而風不息

子欲養

而...母親啊

你沿著哪條河流

歸入哪個大海?

今夜好靜,好長

在眾星驚呼中月亮躍入海裏之後

在腕表猝然停在午夜之後…

Continue

Added by OVEPI on October 28, 2019 at 10:03pm — No Comments

洛夫的詩《血的再版--悼亡母詩》 (三)

鄉音未改,兩鬢已衰

母親

三十多個寒暑匆匆的催逼

我仍只是一只

追逐天涯的孤雁

日升月落

山高水長

我仍堅持最初展翅的方向

春天,我曾涉過多雨的江湖…

Continue

Added by OVEPI on October 19, 2019 at 4:07pm — No Comments

洛夫的詩《血的再版--悼亡母詩》 (二)

夢境縱然依稀

卻像一快黑色的膏藥

緊貼在

三十年來猶未結疤的傷口

母親,你可記得

那一個風雪載途的寒夜

我顫顫怯怯地走近家門

院子的霜楓已雕

階前的秋菊已殘…

Continue

Added by OVEPI on October 19, 2019 at 4:00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