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cca Light's Blog (331)

喬治·奧威爾《1984》(65)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April 16, 2021 at 8:00p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64)

大洋國實行的哲學叫英社原則,歐亞國叫新布爾什維主義,東亞國叫的是個中文名字,一般譯為“崇死”,不過也許還是譯為“滅我”為好。大洋國的公民不許知道其他兩國的哲學信條,但是卻受到憎恨的教育,把它們看作是對道德和常識的野蠻踐踏。 …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April 15, 2021 at 2:23a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63)

但是這些計劃沒有一項曾經接近完成過,這三個超級國家沒有一個能比別的兩國占先一步。更使人奇怪的是,這三個大國由於有了原子彈,實際上已經擁有了一種武器,其威力比它們目前在從事研究的武器大得不知多少。雖然由於習慣使然,黨總是說原子彈是它發明的,實際上原子彈早在…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April 3, 2021 at 2:00a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62)

黨所要求於它黨員的,是智力的分裂,這在戰爭的氣氛中比較容易做到,因此現在已經幾乎人人都是如此,地位越高,這種情況越顯著。戰爭歇斯底里和對敵仇恨在核心黨內最為強烈。核心黨員擔任行政領導,常常必須知道某一條戰訊不確,他可能常常發現,整個戰爭是假的,或者根本沒有發生,或者其目的完全不是所宣佈的目的;但是這種知識很容易用雙重思想的辦法來加以消除。同時,核心黨員都莫名其妙地相信戰爭是真的,最後必勝,大洋國將是全世界無可爭議的主人,但他們決不會有人對這種信念會有片刻的動搖。

 …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April 2, 2021 at 2:00a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61)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April 1, 2021 at 1:30a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59)

他爬上卻林頓先生鋪子樓梯時,全身關節咯咯作響。他很疲倦,但是已沒有睡意。他打開窗戶,點燃了骯髒的小煤油爐,放了一壺水在上面準備燒咖啡。裘莉亞馬上就來;同時還有那本書。他在那張邋遢的沙發上坐下來,把公文包的搭扣帶鬆開。 

這是一本黑面厚書,自己裝訂的,封面上沒有書名或作者名字。印刷的字體也有點不規則。書頁邊上都有點揉爛了,很容易掉頁,看來這本書已轉了好幾個人之手。書名扉頁上印的是:{{《寡頭政治集體主義的理論與實踐》}} {{愛麥虞埃爾果爾德施坦因著}}

 

溫斯頓開始閱讀。…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February 5, 2021 at 11:30p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58)第二部 第9節

溫斯頓介紹了卻林頓先生鋪子樓上的那間屋子。 

“目前這可以湊合。以後我們再給你安排別的地方。藏身的地方必須經常更換。同時我會把那書送一本給你——”溫斯頓注意到,甚至奧勃良在提到這本書的時候,也似乎是用著重的口氣說的——“你知道,是果爾德施坦因的書,盡快給你。不過我可能要過好幾天才能弄到一本。你可以想像,現有的書不多。思想警察到處搜查銷毀,使你來不及出版。不過這沒有什麽關係。這本書是銷毀不了的。即使最後一本也給抄走了,我們也能幾乎逐字逐句地再印行。你上班去的時候帶不帶公文包?”他又問。

 

“一般是帶的。”…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February 4, 2021 at 12:00a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57)

馬丁一言不發,也沒有打什麽招呼,就走了出去,悄悄地隨手關上了門。奧勃良來回踱著步,一隻手插在黑制服的口袋里,一隻手夾著香煙。 …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February 3, 2021 at 11:30p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56)

那個小個子坐了下來,十分自在,但仍有一種僕人的神態,一個享受特權的貼身僕人的神態。溫斯頓從眼角望去,覺得這個人一輩子就在扮演一個角色,意識到哪怕暫且停止不演這種角色也是危險的。奧勃良把酒瓶拿了過來,在玻璃杯中倒了一種深紅色的液體。這使溫斯頓模糊地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在墻上或者廣告牌上看到過的什麽東西——用電燈泡組成的一隻大酒瓶,瓶口能上下移動,把瓶里的酒倒到杯子里。從上面看下去,那酒幾乎是黑色的,但在酒瓶里卻亮晶晶地像紅寶石。它有一種又酸又甜的氣味。他看見裘莉亞毫不掩飾她的好奇,端起杯子送到鼻尖聞。

 

“這叫葡萄酒,”奧勃良微笑道。“沒有問題,你們在書上一定讀到過。不過,沒有多少賣給外圍黨的人。”他的臉又嚴肅起來,他舉起杯。“我想應該先喝杯酒祝大家健康。為我們的領袖愛麥虞埃爾果爾德施坦因乾杯。”…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February 2, 2021 at 11:30p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55)

第二部 第8節



他們來了,他們終於來了! 

他們站著的那間屋子是長方形的,燈光柔和。電幕的聲音放得狠低,只是一陣低聲細語。厚厚的深藍色地毯,踩上去使你覺得好像是踩在天鵝絨上。在屋子的那一頭,奧勃良坐在一張桌邊,桌上有一盞綠燈罩的臺燈,他的兩邊都有一大堆文件。僕人把裘莉亞和溫斯頓帶進來的時候,他連頭也不擡。

 …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February 1, 2021 at 11:30p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54)

“他有生以來第一次不再輕視無產者,或者只把他們看成是一種有朝一日會爆發出,生命來振興全世界的蟄伏的力量。無產者仍有人性。他們沒有麻木不仁。他們仍保有原始的感情,而他自己卻是需要作出有意識的努力才能重新學會這種感情。他這麽想時卻毫不相干地記起了幾星期前他看到人行道上的一隻斷手,他把它踢在馬路邊,好像這是個白菜頭一樣。” 

“無產者是人,”他大聲說。“我們不是人。”

 

“為什麽不是?” 裘莉亞說,又醒了過來。 …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anuary 19, 2021 at 10:00p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53)

有一天發了巧克力的定量供應。過去已經有好幾個星期、好幾個月沒有發了。他還十分清楚地記得那珍貴的一點點巧克力,二兩重的一塊(那時候仍用磅稱),三人分。應該分成等量的三塊。但是突然之間,仿佛有人在指使他似的,溫斯頓聽到自己聲如洪鐘的要求,把整塊巧克力都給他。他母親叫他別貪心。接著就是沒完沒了的哼哼唧唧,又是叫,又是哭,眼淚鼻涕,勸誡責罵,討價還價。他的小妹妹雙手緊抱著他母親,活像一隻小猴子,坐在那里,從他母親的肩後望過來,瞬著大眼睛悲傷地看著他。最後他母親把那塊巧克力掰了四分之三,給了溫斯頓,把剩下的四分之一給了他妹妹。那小姑娘拿著巧克力,呆呆地看著,好像不知它是什麽東西。溫斯頓站著看了一會。接著他突然躍身一跳,從他妹妹手中把那塊巧克力一把搶走就跑到門外去了。

 …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anuary 18, 2021 at 10:00p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52)第二部 第7節

他們在一起頂多只講了兩分鐘的話。這件事只可能有一個含意。這樣做是為了讓溫斯頓知道奧勃良的地址。所以有此必要是因為除了直接詢問以外,要知道誰住在哪里是不可能的。什麽電話簿、地址錄都是沒有的。奧勃良對他說的就是“你如果要看我,可以到這個地方來找我。”也許那本詞典里夾著一封信,藏著一句話。反正,有一點是肯定的。他所夢想的密謀確實存在,他已經碰到了它外層的邊緣了。 …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anuary 17, 2021 at 10:00p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51)

不錯,她認為整個戰爭都是假的;但顯然她甚至沒有注意到已經換了敵人的名字。她含糊地說,“我以為我們一直在同歐亞國打仗。”這使他感到有點吃驚。飛機的發明是在她出生以前很久的事,而戰爭對像的轉換卻才只有四年,是她早巳長大成人以後的事。他同她辯論了大約有半小時,最後他終於使她記起來說,她隱約記得有一陣子敵人是東亞國而不是歐亞國。但是她認為這一問題無所謂。她不耐煩地說,“誰管它?總是不斷地打仗,一個接著一個,反正你知道所有的消息都是謊話。”

 

有時他同她說到記錄司和他在那里幹的大膽偽造的工作。她對這種事剎?”裘莉亞說。“我敢冒險,但只為值得冒險的事冒險,決不會為幾張舊報紙冒險。即使你留了下來,你又能拿它怎麽樣?” …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anuary 16, 2021 at 10:00p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50)

他在黑暗的小店堂與甚至更小的後廚房之間,過著幽靈一般的生活,他在那間廚房里自己做飯,廚房里還有一臺老掉了牙的唱機,上面安著一個大喇叭,能有機會與人說話,他似乎很高興。他的鼻子又尖又長,戴著一副鏡片很厚的眼鏡,穿著一件平絨上衣,彎著背在那些不值一錢的貨物之間踱來踱去,神情活像一個收藏家,不像一個舊貨商。他有時會略帶熱情地摸摸這件破爛或者那件破爛——瓷器做的瓶塞、破鼻煙壺的釉漆蓋、鍍金胸針盒,里面裝著幾根早已夭折的嬰孩的頭髮——從來不要求溫斯頓買東西,只是請他欣賞欣賞。聽他說話就像聽一架老掉牙的八音盒一樣。他從他的記憶中又挖掘出來一些早已為人所遺忘的歌謠片斷。有一隻歌是關於二十四隻烏鴉的,還有一隻歌是關於一頭折了角的母牛的,還有一隻歌是關於柯克羅賓的慘死的。“我想你也許會覺得有興趣,”他每次想起一個片斷,就會有點不以為然地笑道。但是不管哪一隻歌謠,他記得的只有一兩句。

 …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anuary 15, 2021 at 10:00p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49)

第二部 5



賽默消失了。一天早上,他沒有來上班;有幾個沒頭腦的人談到了他的曠工。第二天就沒有人提到他了。第三天,溫斯頓到紀錄司的前廳去看布告板,上面有一張布告開列著像棋委員會委員的名單。賽默過去是委員。這張名單看上去幾乎同以前一模一樣,上面並沒有誰的名字給劃掉,但是名單上少了一個人。這就夠了。賽默已不再存在;他從來也沒有存在過。 …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anuary 14, 2021 at 10:00p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48)

她突然扭過身去到床下地板上拾起一隻鞋子,像男孩子似的舉起胳膊向屋子角落扔去,動作同他看到她在那天早上兩分鐘仇恨時間向果爾德施坦因扔字典完全一樣。 

“那是什麽?”他吃驚地問。 

“一隻老鼠。我瞧見它從板壁下面鑽出鼻子來。那邊有個洞。我把它嚇跑了。”

 

“老鼠!”溫斯頓喃喃自語。“在這間屋子里!” …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anuary 13, 2021 at 10:00p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47)

就在這個當兒,樓梯上響起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裘莉亞沖了進來。她提著一個棕色帆布工具包,這是他經常看到她在上下班時帶著的。他走向前去摟她,但是她急忙掙脫開去,一半是因為她手中還提著工具包。 

“等一會兒,”她說。“我給你看我帶來了一些什麽。你帶了那噁心的勝利脾咖啡沒有?我知道你會帶來的。不過你可以把它扔掉了,我們不需要它。瞧這里。”

 

她跪了下來,打開工具包,掏出面上的一些扳子,旋鑿。 …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anuary 11, 2021 at 10:00p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46)

第二部 4



溫斯頓看一看卻林頓先生的店鋪樓上的那簡陋的小屋。 

窗戶旁邊的那張大床已經用粗毛毯鋪好,枕頭上沒有蓋的。 

壁爐架上那口標著十二個小時的老式座鐘在滴答地走著。角落里,在那折疊桌子上,上次買的玻璃鎮紙在半暗半明中發出柔和的光芒。…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anuary 10, 2021 at 10:00p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45)

他就把他婚後生活情況告訴她,奇怪的是,她似乎早已知道了其中的主要環節。她好像親眼看到過或者親身經歷過的一樣,向他一一描述他一碰到凱瑟琳,凱瑟琳的身體就僵硬起來,即使她的胳膊緊緊地摟住了他,她似乎仍在使勁推開他。同裘莉亞在一起,他覺得談到這種事情一點也不感到困難,反正凱瑟琳早已不再是一種痛苦的記憶,而成了一種可厭的記憶了。 

“要不是為了這一點,我還是可以忍受的,”他說。接著他把凱瑟琳每星期一次在同一天的晚上,迫著他像辦例行公事似地幹那件事的情況告訴她。“她不願幹這件事,但又沒有什麽東西能使她不這麽幹。她曾經把它叫做——你猜也猜不到。”

 …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anuary 9, 2021 at 1:30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