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cca Light's Blog (311)

喬治·奧威爾《1984》(44)

也有一些晚上,他們到了約好的地方,卻不得不連招呼也不打就走開了,因為正好街角有個巡邏隊過來,或者頭頂上有直升飛機巡邏。即使不那麽危險,要找時間相會也很困難。因為溫斯頓一周工作六十小時,裘莉亞的工作時間更長,他們倒休的日子因工作忙閑而異,並不經常吻合,反正裘莉亞從來沒有一個晚上是完全有空的。她花了不少時間參加聽報告和遊行,為少年反性同盟散發傳單,為仇恨週做旗幟,為節約運動募捐,以及諸如此類的活動。她說這樣做有好處;這是一種偽裝。小地方你如果守規矩,大地方你就能打破規矩。她甚至說服溫斯頓參加那些熱心的黨員都盡義務參加的加班軍火生產,這樣又犧牲了他的一個晚上的時間。

 …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anuary 8, 2021 at 1:30a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43)

溫斯頓的嘴唇貼在她的耳邊輕輕說:“馬上。” 

“可不能在這里,”她輕輕回答。“回到那塊空地去。那里安全些。” …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anuary 7, 2021 at 1:30a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42)

他沒有想到要對她說謊話。一開始就把最壞的想法告訴她,這甚至也是愛的表示。 

“我一見你就恨你,”他說。“我想強奸你,然後再殺死你。兩個星期以前,我真的想在地上撿起一塊石頭打破你的腦袋。要是你真的想知道,我以為你同思想警察有聯系。” 

那姑娘高興地大笑起來,顯然認為這是對她偽裝巧妙的恭維。“思想警察!你真的那麽想嗎?”

 …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anuary 6, 2021 at 1:30a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41)

第二部·2



溫斯頓從稀疏的樹蔭中穿過那條小路,在樹枝分開的地方,就映入了金黃色的陽光。在左邊的樹下,地面白茫茫地長著風信子。空氣潤濕,好像在輕輕地吻著皮膚。這是五月的第二天。從樹林深處傳來了斑鳩的嚶鳴。 …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anuary 5, 2021 at 1:30a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40)

溫斯頓知道他們不斷地在經過,但是他只是時斷時續地看到他們。那姑娘的肩膀和她手肘以上的胳臂都碰到了他。她的臉頰挨得這麽近,使他幾乎可以感到她的溫暖。這時她馬上掌握了局面,就像在食堂那次一樣。她又口也不張,用不露聲色的聲音開始說話,這樣細聲低語在人聲喧雜和卡車隆隆中是很容易掩蓋過去的。

“你能聽到我說話嗎?”

“能。”

“星期天下午你能調休嗎?”

“能。”…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November 17, 2020 at 4:00p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39)

安普爾福思對溫斯頓好像有種說不出的感情,如果看到溫斯頓,肯定是會到他這里就座的。現在大約只有一分鐘的時間,要行動就得迅速。這時溫斯頓和那姑娘都在吃飯。他們吃的東西是用菜豆做的燉菜,實際上同湯一樣。溫斯頓這時就低聲說起來。他們兩人都沒有擡起頭來看,一邊把稀溜溜的東西送到嘴里,一邊輕聲地交換幾句必要的話,聲色不露。

“你什麽時候下班?”

“十八點三十分。”

“咱們在什麽地方可以見面?”

“勝利廣場,紀念碑附近。”

“那里盡是電幕。”…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November 9, 2020 at 9:19p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38)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November 8, 2020 at 3:00p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37)

要解決的問題是個實際問題:怎樣同那姑娘聯系,安排一次約會?他不再認為她可能是在對他布置圈套了。他知道不會是這樣,因為她把紙片遞給他時,毫無疑問顯得很激動。顯然她嚇得要命,誰都要嚇壞的。他的心里也從來沒有想到過拒絕她的垂青。五天以前的晚上,他還想用一塊鋪路的鵝卵石擊破她的腦袋;不過這沒有關係。他想到她的赤裸的年輕的肉體,像在夢中見到的那樣。他原來以為她像她們別人一樣也是個傻瓜,頭腦里盡是些謊言和仇恨,肚子里盡是些冰塊。一想到他可能會失掉她,她的年輕白嫩的肉體可能從他手中滑掉,他就感到一陣恐慌。他最擔心的是,如果他不同她馬上聯系上,她可能就此改變主意。但是要同她見面,具體的困難很大。這就像在下棋的時候,你已經給將死了卻還想走一步。你不論朝什麽方向,都有電幕對著你。實際上,從他看到那字條起,五分鐘之內,他就想遍了所有同她聯系的方法。現在有了考慮的時間,他就逐個逐個地再檢查一遍,好像在桌上擺開一排工具一樣。…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anuary 7, 2020 at 3:20p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36)

他把做完的工作卷了起來,放在輸送管里。時間已經過去了八分鐘。他端正了鼻梁上的眼鏡,嘆了一口氣,把下一批的工作拉到前面,上面就有那張紙片,他把它攤平了。上面寫的是幾個歪歪斜斜的大字:

我愛你

他吃驚之余,一時忘了把這容易招罪的東西丟進忘懷洞里。等到他這麽做時,他盡管很明白,表露出太多的興趣是多麽危險,還是禁不住要再看一遍,哪怕只是為了弄清楚上面確實寫著這幾個字。

這天上午他就無心工作。要集中精力做那些瑣細的工作固然很難,更難的是要掩藏他的激動情緒,不讓電幕察覺。…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anuary 7, 2020 at 3:17p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36)

他把做完的工作卷了起來,放在輸送管里。時間已經過去了八分鐘。他端正了鼻梁上的眼鏡,嘆了一口氣,把下一批的工作拉到前面,上面就有那張紙片,他把它攤平了。上面寫的是幾個歪歪斜斜的大字:

我愛你

他吃驚之余,一時忘了把這容易招罪的東西丟進忘懷洞里。等到他這麽做時,他盡管很明白,表露出太多的興趣是多麽危險,還是禁不住要再看一遍,哪怕只是為了弄清楚上面確實寫著這幾個字。

這天上午他就無心工作。要集中精力做那些瑣細的工作固然很難,更難的是要掩藏他的激動情緒,不讓電幕察覺。…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anuary 7, 2020 at 3:17p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35)

(第二部) 



近晌午時候,溫斯頓離開他的小辦公室,到廁所里去。

從燈光明亮的狹長走廊的那一頭,向他走來了一個孤單的人影。那是那個黑髮姑娘。自從那天晚上他在那家舊貨鋪門口碰到她以來已有四天了。她走近的時候,他看到她的右臂接著繃帶,遠處不大看得清,因為顏色與她穿的制服相同,大概是她在轉那“構想”小說情節的大萬花筒時壓傷了手。那是小說司常見的事故。…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anuary 7, 2020 at 3:16p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34)

現在走路也很費勁。他口袋里那塊玻璃,在他每走一步的時候就碰一下他的大腿,他簡直要想把它掏出來扔掉。最糟糕的是他肚子痛。他好幾分鐘都覺得,如果不趕緊找個廁所他就憋不住了。可是在這樣的地方是找不到公共廁所的。

接著肚痛過去了,只留下一陣麻木的感覺。

這條街道是條死胡同。溫斯頓停下步來,站了幾秒鐘,不知怎麽才好,然後又轉過身來往回走。他轉身的時候想起那姑娘碰到他還只有三分鐘,他跑上去可能還趕得上她。他可以跟著她到一個僻靜的地方,然後用一塊石頭猛擊她的腦袋。他口袋里的那塊玻璃也夠沈的,可以幹這個事兒。但是他馬上放棄了這個念頭,因為即使這樣的念頭也教他受不了。…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anuary 7, 2020 at 3:15p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33)

他的軟軟的手做了一個道歉的姿態。“你也清楚;鋪子全都空了。我跟你說句老實話,舊貨買賣快要完了,沒有人再有這個需要,也沒有貨。家俱、瓷器、玻璃器皿——全都慢慢破了。還有金屬的東西也都回爐燒掉。我已多年沒有看到黃銅燭臺了。”

實際上,這家小小的鋪子里到處塞滿了東西,但是幾乎沒有一件東西是有什麽價值的。鋪子里陳列的面積有限,四面墻跟都靠著許多積滿塵土的相框畫架。櫥窗里放著一盤盤螺母螺釘、舊鑿子、破扡刀、一眼望去就知道已經停了不走的舊手表,還有許許多多沒用的廢品。只有在墻角的一個小桌子上放著一些零零星星的東西——漆器鼻煙匣、瑪瑙飾針等等——看上去好像還有什麽引人發生興趣的東西在里面。



溫斯頓在向桌子漫步過去時,他的眼光給一個圓形光滑的東西吸引住了,那東西在燈光下面發出淡淡的光輝,他把它揀了起來。…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anuary 7, 2020 at 3:15p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32)

 “我知道你要我說的是什麽,”他說。“你要我說想返老還童。大多數人如果你去問他,都會說想返老還童。年輕的時候,身體健康,勁兒又大。到了我這般年紀,身體就從來沒有好的時候。我的腿有毛病,膀胱又不好。每天晚上要起床六、七次。但是年老有年老的好處。有的事情你就不用擔心發愁了。同女人沒有來往,這是件了不起的事情。我有快三十年沒有同女人睡覺了,你信不信?而且,我也不想找女人睡覺。”…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anuary 7, 2020 at 3:11p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31)

你——普通老百姓,工人——是他們的奴隸。他們對你們這種人愛怎麽樣就怎麽樣。他們可以把你們當作牲口一樣運到加拿大去。他們高興的話可以跟你們的閨女睡覺。他們可以叫人用九尾鞭打你們。你們見到他們得脫帽鞠躬。資本家每人都帶著一幫走狗——”老頭兒又眼睛一亮。

“走狗!”他說道。“這個名稱我可有好久沒有聽到了。

狗!這常常教我想起從前的事來。我想起——唉,不知有多少年以前了——我有時星期天下午常常到海德公園去聽別人在那里講話。救世軍、天主教、猶太人、印度人——各種各樣的人。有一個家夥——唉,我已記不起他的名字了,可真會講話。他講話一點也不對他們客氣!‘走狗!’他說。‘資產階級的走狗!統治階級的狗腿子!’還有一個名稱是寄生蟲。還叫鬣狗——他真的叫他們鬣狗。當然,你知道,他說的是工黨。”…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anuary 7, 2020 at 3:10p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30)

但是如果有希望的話,希望在無產者身上。你得死抱住這一點。你把它用話說出來,聽起來就很有道理。你看一看人行道上走過你身旁的人,這就變成了一種信仰。他拐進去的那條街往下坡走。他覺得他以前曾經來過這一帶,不遠還有一條大街。前面傳來了一陣叫喊的聲音。街道轉了一個彎,盡頭的地方是一個臺階,下面是一個低窪的小巷,有幾個擺攤的在賣發蔫的蔬菜。這時溫斯頓記起了他身在什麽地方了。這條小巷通到大街上,下一個拐角,走不到五分鐘,就是他買那個空白本子當作日記本的舊貨鋪子了。在不遠的一家文具鋪里,他曾經買過筆桿和墨水。…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anuary 7, 2020 at 3:09p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29)

大家都像兔子一般竄進了門洞。有今年輕婦女在溫斯頓前面不遠的地方從一個門洞中竄了出來,一把拉起一個在水潭中嬉戲的孩子,用圍裙把他圍住,又竄了回去,這一切動作都是在剎那間發生的。與此同時,有個穿著一套像六角手風琴似的黑衣服的男子從一條小巷出來,他向溫斯頓跑過來,一邊緊張地指著天空:

“蒸汽機!”他嚷道。“小心,首長!頭上有炸彈,快臥倒!”

“蒸汽機”是無產者不知為什麽叫火箭炸彈的外號。溫斯頓馬上撲倒在地。碰到這種事情,無產者總是對的。他似乎有一種直覺,在好幾秒鐘之前能預知火箭射來,盡管火箭飛行的速度照說要比聲音還快。溫斯頓雙臂抱住腦袋。這時一聲轟隆,仿佛要把人行道掀起來似的,有什麽東西像陣雨似的掉在他的背上。他站起來一看,原來是附近窗口飛來的碎玻璃。…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anuary 7, 2020 at 3:07p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28)

在一條小巷盡頭的什麽地方,有一股烘咖啡豆的香味向街上傳來,這是真咖啡,不是勝利牌咖啡。溫斯頓不自覺地停下步來。大約有兩秒鐘之久,他又回到了他那遺忘過半的童年世界。接著是門砰的一響,把這香味給突然切斷了,好像它是聲音一樣。…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November 27, 2019 at 8:57a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27)

他原來一直在工作。一看到這張照片是什麽,有什麽意義,就馬上用另一張紙把它蓋住。幸好他打開它時,從電幕的角度來看,正好是上下顛倒的。

他把草稿奪放在膝上,把椅子往後推一些,盡量躲開電幕。要保持面部沒有表情不難,只要用一番功夫,甚至呼吸都可以控制,但是你無法控制心臟跳動的速度,而電幕卻很靈敏,能夠收聽得到。他等了一會兒估計大約有十分鐘之久,一邊卻擔心會不會發生什麽意外會暴露他自已,例如突然在桌面上吹過一陣風。然後他連那蓋著的紙揭也不揭,就把那張照片和一些其它廢紙一古腦兒丟在忘懷洞里去。大概再過一分鐘就會化為灰燼了。…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November 27, 2019 at 8:55am — No Comments

喬治·奧威爾《1984》(26)

沒有人坐在同他們挨著的桌邊。在這種人附近出現不是一件聰明人該做的事。他們默默地坐在那里,前面放著有丁香味的杜松子酒,那是那家咖啡館的特色。這三人中,魯瑟福的外表使溫斯頓最有深刻的印像。魯瑟福以前是有名的漫畫家,他的諷刺漫畫在革命前和革命時期曾經鼓舞過人民的熱情。即使到了現在,他的漫畫偶而還在《泰晤士報》上發表,不過只是早期風格的模仿,沒有生氣,沒有說服力,使人覺得奇怪。這些漫畫總是老調重彈——貧民窟、饑餓的兒童、巷戰、戴高禮帽的資本家——甚至在街壘中資本家也戴著高禮帽——這是一種沒有希望的努力,不停地要想退回到過去中去。他身材高大,一頭油膩膩的灰發,面孔肉鬆皮皺,嘴唇突出。他以前身體一定很強壯,可現在卻鬆鬆誇誇,鼓著肚子,仿佛要向四面八方散架一樣。他像一座要倒下來的大山,眼看就要在你面前崩潰。…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November 27, 2019 at 8:53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