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早就已經熟悉這種黑夜。

我冒雨出去——又冒雨歸來,

我已經越出街燈照亮的邊界。

我看到這城裏最慘的小巷。

我經過敲鐘的守夜人身邊,

我低垂下眼睛,不願多講。

我站定,我的腳步再聽不見,

打另一條街翻過屋頂傳來

遠處一聲被人打斷的叫喊,

但那不是叫我回去,也不是再見,

在更遠處,在遠離人間的高處.

有一樽發光的鐘懸在天邊。

它宣稱時間既不錯誤又不正確,

但我早就已經熟悉這種黑夜。

趙毅衡 譯

Views: 2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