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作品:沙巴丹南毛律人豐收節慶典
攝影家    :  北婆羅洲人文關懷攝影家劉富威

《愛墾敘事學慕課》推薦精彩文獻,歡迎學習:



Rating:
  • Currently 4.75/5 stars.

Views: 30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慕課 庫 on October 2, 2021 at 10:07pm

竺洪波:哪裏來的這隻猴?——孫悟空形象探源

事實與「假定」不是一回事。假定是否符合事實,需要證明。胡適列舉了一些哈奴曼與孫悟空的相同點(雖然還不夠豐富),這對認識孫悟空的來源是有意義的,但並未揭示出哈奴曼對孫悟空實施影響的線索和機製,「小心求證」的環節宣告闕如,其可信度就值得懷疑。為此,當代學者蔡鐵鷹先生考察了泰國的古代佛廟(印度佛教反而衰亡,很少保留古代佛教建築),發現了許多古印度哈奴曼文化的遺跡,並以攝影圖片穿插文章中,給人耳目一新之感;遺憾的是,他依然沒有揭示出「哈奴曼對孫悟空實施影響的線索和機製」,反而無奈地表示:「無論在外形,還是性格上,哈努曼與孫悟空的確有很多相似之處,但讓大家接受『印度進口』說並不容易,(因為)我們在漫長的中印文化交流過程中始終沒有找到《羅摩衍那》曾經進入中國的證據。」

但是,這並非可以斷定孫悟空與外來文化完全無關。如果我們拓展一下思路,即不要局限在《羅摩衍那》和哈奴曼一端,並且從古印度史詩擴大到整個佛經,那麼印度佛教文化與孫悟空的對接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當年玄奘大師從長安出發抵達北印度,又從南印度歸國,穿行了整個西域地區,完全可以設想佛教在西亞諸國以及我國新疆、西藏地區所發生的影響。事實上,現在我們已經發現了許多佛典或佛教題材與孫悟空直接相關的事實。如陳寅恪先生考出《六度集經》等佛經中的頂生王升天故事為「孫悟空鬧天宮之故事也」——也即孫悟空的原型之一(《西遊記玄奘弟子故事之演變》);在泉州開元寺西塔第四層的石雕像裏發現了帶刀的猴形神將,顯見其唐僧取經的護法身份;在敦煌石窟(榆林窟和東千佛洞)發現了唐僧取經圖,其中牽馬者孫行者皆為猴身。據此完全可以相信,印度佛教通過玄奘取經路線、海上絲綢之路(泉州為海上絲路開端)等多種途徑流入中國,並影響了唐宋間的佛教話本《大唐三藏取經詩話》,其猴行者的形象則理所當然成為《西遊記》孫悟空的直接藍本。所以,《西遊記》孫悟空形象,既植根於中國本土豐富的猴精傳說,也受到了外來文化——主要是印度佛教文化——的哺育,正是中西文化碰撞、交融的結果。

由此想及,在很長時間裏,我們習慣於把「五四」作為中西文化碰撞的開端,所謂西風東漸、「別求新聲於異邦」,後來陳平原、王德威、李歐梵等人文學者前移至晚清,提出「沒有晚清,何來五四?」學界一時驚為奇論。現在看來,中國真正開啟現代思想啟蒙,發生中西文化碰撞、交融,還可大幅推進到晚明,因為此時不僅有羅明堅、利瑪竇、金尼閣等西方傳教士來華,李贄、焦肱開始學習、宣傳西方思想與文化,徐光啟與利瑪竇合作譯著歐幾裏德《幾何原理》等著名事件,而且還有《西遊記》的特殊貢獻:孫悟空——一個名副其實的中外文化融合的產兒。(愛思想網站2017-04-24)

Comment by 慕課 庫 on September 14, 2021 at 9:08pm

“文化認同”在相當大的程度上,是對自身的文化接觸經驗的理解與再建構,依Polkinghorne(1988)的看法,人的“體驗∕經驗”充滿著各種意義,如果想要探索這些意義,一個直接而立即的方式就是去探究人的“敘事∕敘說(內容)”(narrative),因為這是人將自身經驗加以意義化的主要形式,而敘事同時也是一種認知的過程,在此過程中,人將自身的經驗賦予時間性和情節。由於敘事提供人們意義建構的工具,透過分享彼此對事實的詮釋,亦有助於凝聚社群,因此敘事的概念對於文化的研究而言非常重要。(Bruner, 1990; Hammack, 2008)

而將個人的經驗、遭遇以事件及情節方式與自我概念相連結的敘事,稱為生命故事(life story),生命故事在認同發展過程中充任個人和社會心理功能,從人格心理學與社會心理學的角度來看,由於認同的發展,與敘事息息相關,學者甚至以“敘事認同”(narrative identity)稱之(McLean, 2008)。為了使個人認同與其親身經驗和遭遇相協調,生命故事並非一成不變,一方面其必須與時俱進地發展新的故事主題來接納陌生經驗,另一方面也會以既有的認同來同化對新事物的理解,個
人認同的問題與生命故事的創造乃青少年晚期至成年期發展的兩大特色(Pasupathi, Mansour & Brubaker, 2007, p. 86)。從個人敘事中,我們可以看出當事人對生活經驗如何做首尾相連的解釋,並對其行為之意義及目的有所瞭解。(胡紹嘉, 2012《旅歷台灣,返想中國: 一位來台陸生的跨文化敘事與認同重構》台灣《新聞學研究》第一一一期,2012年4月,頁43-87) 

Comment by 慕課 庫 on August 30, 2021 at 11:21am

中國文化堪稱一種“史傳文化”

史學的“敘事本位”,是指客觀的歷史實存和歷史精神,只有通過史學家對歷史細節的故事化文本,才能得以呈現這樣一種理念。由此反觀中國古代典籍,不僅“正史”、“野史”是“史”,而且“六經皆史”(章學誠語),諸子百家(尤其是其中的寓言形式)又何嘗非“史”?放而大之,《世說》玄談、禪佛燈錄、理學傳習、以及話本傳奇、南戲北曲,乃至村夫野佬的閑來說古,莫非“史”也。以此言之,中國文化堪稱一種“史傳文化”——與此形成對照的是西方式的“神啟文化”或“思辯文化”——其文化價值觀和文化向心力往往是通過歷史敘事的全員性世代傳播得以薪火相續的。(見 《何平:歷史敘事功能的退化》)

Comment by 慕課 庫 on August 29, 2021 at 4:38pm


李大傻


小時候,在柔佛古來菜市場旁的酬神戲

遠遠看過李大傻站在台上講過一回故事
我記得他的開場很特別
他說,他很興奮有機會到古來演出
害怕錯過了乘車的時間
戴手錶還不夠
還要準備一個特大的鬧鐘才行
說著,拉起他右腳寬大的功夫褲管
大家看見他在大腿上綁了一個大鬧鐘
全場哄笑

快半個世紀了吧
我還記得
故事的力量真迷人


Comment by 慕課 庫 on August 28, 2021 at 3:24pm


楞本才讓·二毛《雪域說唱藝人行吟人生》

我們四進拉薩,三過唐古拉山口,六出雀兒山,行程5萬多公里,拍攝了兩萬多分鐘格薩爾說唱藝人的素材,經受了一次藏文化的洗禮。其中四位藝人,讓我們難以忘懷。

扎巴老人

被稱為“國之瑰寶”的著名藝人扎巴老人,已在1986年離去了。他的一生,不僅因為說唱《格薩爾》史詩而輝煌,更重要的是他歷盡滄桑,始終懷抱著一顆慈悲的心,忠誠於自己的生活和偉大的格薩爾父王!

他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老人,更是一位神奇的《格薩爾》說唱藝人。

扎巴老人說唱的《格薩爾》史詩規模宏大、卷帙浩繁,情節生動形象,故事連貫完美,語言流暢幽默,藝人們公認:扎巴藝人才是雪域最優秀的說唱藝人。

扎巴老人自報能說唱包括大小宗共計43部、長達800萬字左右的篇章,相當於40部荷馬史詩。如果按漢文字數計算,比六部《紅樓夢》加起來還要多。

而扎巴藝人本人居然是個一字不識的老人。

扎巴藝人從小就浪跡天涯,13歲時,這位剛剛展露出藝術天分的牧童,踏上了艱辛而榮耀的人生之路。流浪、說唱的生活,伴隨他走遍了西藏的神山聖湖。1959年,在進軍西藏築路架橋的熱潮中,扎巴成了一名正式的道班工人,結束了長達14年的流浪生活。

幾經波折,西藏大學找到了扎巴老人,為徹底打消老人的顧慮,解決其生活上的困難,自治區把扎巴老人全家11人的戶口遷到了拉薩。從此,扎巴老人成了西藏大學的正式幹部。

扎巴老人的最大心願,就是說唱《格薩爾》。在北京召開的國家四部委的表彰大會上,扎巴老人受到了中央領導人的親切接見。他在北京提出了一個小要求,希望能到動物園里看看老虎,因為格薩爾大王就是屬虎的。

當扎巴老人一次看到三隻老虎時,他像一個小孩那樣的興奮——藏族有個說法,一個人一次能見到三隻老虎,是非常吉祥的事情。

1986113日,扎巴老人有些不舒服,女兒白瑪帶他到了藏醫院,大夫給老人檢查後建議他住院治療,老人不肯,說,我還急著說《格薩爾》呢!

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扎巴老人還在說唱錄製獨具特色的《巴嘎拉國王》,這一部很少有藝人會說唱。老人已經錄了68盤磁帶,將近收尾了。這天,老人錄了一會後顯得很疲憊,說唱停了下來,工作人員見老人坐在灑滿陽光的卡墊上閉目養神,就悄悄退了出去。沒想到,扎巴老人就這樣悄然無聲地走了。

 

扎巴藝人活了整整80歲。據百姓傳說,他的出生伴隨著一個美妙的故事:格薩爾王在征戰途中,坐騎江噶佩布無意踩死了一隻青蛙,格薩爾下馬超度青蛙時,告訴他你來世就是我們的人,你要把嶺國的故事講給藏民聽。

這隻青蛙轉世成了扎巴。

就在他去世前不久,老人有一次對女兒白瑪說:“我不是一個什麼了不起的人物,但我說唱了一輩子的《格薩爾》,我死時也許會在卡墊上,格薩爾大王會給我一個好的姿勢,我的頭骨上有個格薩爾大王的馬蹄印,天葬時你們會看見,一定要保存好。”

老人的話應驗了。他離開時盤腿端坐,雙手放在懷里,面目安詳,而那塊珍稀的頭骨由家人完好地珍藏著。

老人一共錄製了998盤錄音帶,也就是998個小時。這是一筆無法衡量價值的巨大財富。

上世紀八十年代降邊嘉措采訪著名格薩爾說唱藝人劄巴和玉梅。(降邊嘉措/供圖)

 

Comment by 慕課 庫 on August 27, 2021 at 10:16pm


桑珠老人 

又是一個豐收的季節,向西流去的拉薩河泛動著金色的光芒,河谷兩岸,人們已經開始收割青稞和小麥了。此時此刻,是辛勞了一年的農民最喜悅的時刻。每到這個季節,桑珠老人一定要回一趟老家墨竹工卡縣。他很關心他地里的青稞,還要看看兒子和鄉親們在忙些什麼,家里有沒有什麼好事情。在鄉親們的心里,桑珠老人是一個神一樣的人。

桑珠一生以說唱《格薩爾》為生,他邊走邊唱,走遍了西藏大地,流浪了大半輩子,直到35歲才結婚。上世紀50年代末,他帶著妻子從拉薩搬到墨竹工卡縣,過著半隱居的生活,直到他被請進了西藏自治區社會科學院。

據說,桑珠是在一場忽然的大雨中,在一棵高大的松樹下,不知不覺睡著後得到“神授”的。桑珠回家,最高興的要屬周圍的鄉親們,他們又能圍攏著篝火,托著下巴,聽到熟悉的《格薩爾》曲調飄揚在星空下。桑珠說唱時的特點,就是非常忌諱在說唱過程中受到干擾、或被人打斷,他喜歡在開闊的草地、樹下、山洞里等清靜的地方,帶上錄音機和一塊卡墊,進入到完全忘我的狀態中,有時一唱就是一天,然後把錄完的磁帶交給《格薩爾》的研究機構。如此年復一年,從未間斷。

桑珠在雪頓節期間為廣大群眾演唱。(次仁平措/攝)


在邊走邊唱中,桑珠學會了很多地區的方言。每到一處,他在說唱時盡量采用當地的方言,創造性地變換語匯、音調,這使他練就了一套駕馭語言的能力,成為說唱《格薩爾》史詩獨特的一個藝人。 


曲扎與玉梅

西藏自治區的北部,是一片廣闊的草原,藏語稱為“羌塘”,意思是“藏北草原”。這里是西藏自治區最大的牧區。

就在這塊充滿了《格薩爾》風物遺跡的草原上,出現了兩個著名的格薩爾說唱藝人:曲扎和玉梅。他們的家相隔僅僅幾里路,中間流淌著一條奔湧的大河。

曲扎和玉梅都屬於“托夢”藝人,他倆還是親戚。這種地域和血緣,也在一定程度上,說明《格薩爾》史詩的傳承,有著人文地理上一些具有特殊意義的關聯!(楞本才讓·二毛原題《行吟人生》2019/10/08  來源:《西藏人文地理》

Comment by 慕課 庫 on August 18, 2021 at 9:58am


無涯故事海,唯詩學是岸

在中國浩瀚無涯的故事海中,以上所述只不過是幾朵浪花。面對這筆寶貴財富,怎樣選取那些既有奇巧意趣讀來津津有味,而又蘊含良知美德有益於少年兒童身心的文本,成為編輯者反復琢磨的課題。

......許多年來,由於人們在學理上對民間文學創作與傳承的集體性的誤解,從而導致對相關口頭傳承人的個性特征、個人創造性的漠視,以致許多“不識字的小說家”的姓名在出版物中均被湮沒。

《中國民間故事集成》這部大書的編纂,堅持民間文學作品采錄寫定的科學性,將所有文本的講述者、采錄者,乃至采錄的時間、地點均翔實列出......按照《中國民間故事集成》的規範,一一註明故事口述者及采錄者(或搜集整理者)的姓名。這些講述人,已有相當數量在國家實施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程中被列入國家非遺傳承人名錄,受到前所未有的保護與尊重。

因而這不只是編排體例的變更,也透視出社會對這些民族、民間文化傳承者的禮敬。


在反復閱讀體味這些優美故事時,筆者不得不為創造傳承它們的那些故事家的才能所折服。正如筆者在《中國民間童話概說》中所驚嘆的:

人們編織故事的材料都是取自日常生活裏極普通平凡的事物,它們就在孩子們的周圍,可是經說故事的人加以誇張渲染,就在眼前呈現出一個閃耀著奇光異彩,隱藏著無窮奧秘的童話世界,簡直是點石成金!


......
然而,這真正的點石成金者並非我們這些學人,而是置身於鄉野泥土間的故事家,即魯迅所稱道的“不識字的小說家”。筆者撰寫過一系列關於民間故事的評論文章,或作思想文化價值評估,或作母題、類型解析,或作傳承、傳播脈絡的搜尋,均有所涉獵。而對故事藝術世界的探求,卻是筆者一直努力以赴的重點。近年有學人稱之為“故事詩學”。

五四以來新興的民間文藝學,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新時代民間文藝學的蓬勃發展,多學科方法的運用乃潮流所向。可是作為中國文學遺產中最基本、最生動、最豐富的組成部分的民間口頭語言敘事之作,只從人類學、民俗學等視角上來審視其價值,顯然是難見其真諦與精神文化價值的。

由此筆者倡言應將民間故事等口頭語言敘事之作,納入中國文學大寶庫之內,給予詩學解讀,賦予它們以文學經典的適當位置,使之光輝永存!
(見:劉守華《走向故事詩學》【7】)

延續閱讀 》敘事·創意

Comment by 慕課 庫 on August 13, 2021 at 6:14pm


蒲松齡的玩物神話·促織原文

宣德間,宮中尚促織之戲,歲征民間。此物故非西產;有華陰令欲媚上官,以一頭進,試使鬥而才,因責常供。令以責之里正。市中遊俠兒得佳者籠養之,昂其直,居為奇貨。里胥猾黠,假此科斂丁口,每責一頭,輒傾數家之產。

邑有成名者,操童子業,久不售。為人迂訥,遂為猾胥報充里正役,百計營謀不能脫。不終歲,薄產累盡。會征促織,成不敢斂戶口,而又無所賠償,憂悶欲死。妻曰:“死何裨益?不如自行搜覓,冀有萬一之得。”成然之。早出暮歸,提竹筒絲籠,於敗堵叢草處,探石發穴,靡計不施,迄無濟。即捕得三兩頭,又劣弱不中於款。宰嚴限追比,旬餘,杖至百,兩股間膿血流離,並蟲亦不能行捉矣。轉側床頭,惟思自盡。


時村中來一駝背巫,能以神卜。成妻具資詣問。見紅女白婆,填塞門戶。入其舍,則密室垂簾,簾外設香几。問者爇香於鼎,再拜。巫從旁望空代祝,唇吻翕辟,不知何詞。各各竦立以聽。少間,簾內擲一紙出,即道人意中事,無毫髮爽。成妻納錢案上,焚拜如前人。食頃,簾動,片紙拋落。拾視之,非字而畫:中繪殿閣,類蘭若。後小山下,怪石亂臥,針針叢棘,青麻頭伏焉。旁一蟆,若將跳舞。展玩不可曉。然睹促織,隱中胸懷。折藏之,歸以示成。

成反復自念,得無教我獵蟲所耶?細瞻景狀,與村東大佛閣真逼似。乃強起扶杖,執圖詣寺後,有古陵蔚起。循陵而走,見蹲石鱗鱗,儼然類畫。遂於蒿萊中側聽徐行,似尋針芥。而心目耳力俱窮,絕無蹤響。冥搜未已,一癩頭蟆猝然躍去。成益愕,急逐趁之,蟆入草間。躡跡披求,見有蟲伏棘根。遽撲之,入石穴中。掭以尖草,不出;以筒水灌之,始出,狀極俊健。逐而得之。審視,巨身修尾,青項金翅。大喜,籠歸,舉家慶賀,雖連城拱璧不啻也。上於盆而養之,蟹白栗黃,備極護愛,留待限期,以塞官責。

成有子九歲,窺父不在,竊發盆。蟲躍擲徑出,迅不可捉。及撲入手,已股落腹裂,斯須就斃。兒懼,啼告母。母聞之,面色灰死,大驚曰:“業根,死期至矣!而翁歸,自與汝復算耳!”兒涕而出。

未幾,成歸,聞妻言,如被冰雪。怒索兒,兒渺然不知所往。既得其屍於井,因而化怒為悲,搶呼欲絕。夫妻向隅,茅舍無煙,相對默然,不復聊賴。日將暮,取兒槁葬。近撫之,氣息惙然。喜置榻上,半夜復蘇。夫妻心稍慰,但蟋蟀籠虛,顧之則氣斷聲吞,亦不敢復究兒。自昏達曙,目不交睫。東曦既駕,僵臥長愁。忽聞門外蟲鳴,驚起覘視,蟲宛然尚在。喜而捕之,一鳴輒躍去,行且速。覆之以掌,虛若無物;手裁舉,則又超忽而躍。急趨之,折過墻隅,迷其所在。徘徊四顧,見蟲伏壁上。審諦之,短小,黑赤色,頓非前物。成以其小,劣之。惟仿徨瞻顧,尋所逐者。壁上小蟲忽躍落襟袖間,視之,形若土狗,梅花翅,方首,長脛,意似良。喜而收之。將獻公堂,惴惴恐不當意,思試之鬥以覘之。

村中少年好事者馴養一蟲,自名“蟹殼青”,日與子弟角,無不勝。欲居之以為利,而高其直,亦無售者。徑造廬訪成,視成所蓄,掩口胡盧而笑。因出己蟲,納比籠中。成視之,龐然修偉,自增慚怍,不敢與較。少年固強之。顧念蓄劣物終無所用,不如拼博一笑,因合納鬥盆。小蟲伏不動,蠢若木雞。少年又大笑。試以豬鬣毛撩撥蟲須,仍不動。少年又笑。屢撩之,蟲暴怒,直奔,遂相騰擊,振奮作聲。俄見小蟲躍起,張尾伸須,直龁敵領。少年大駭,急解令休止。蟲翹然矜鳴,似報主知。成大喜。方共瞻玩,一雞瞥來,徑進以啄。成駭立愕呼,幸啄不中,蟲躍去尺有咫。雞健進,逐逼之,蟲已在爪下矣。成倉猝莫知所救,頓足失色。旋見雞伸頸擺撲,臨視,則蟲集冠上,力叮不釋。成益驚喜,掇置籠中。

翼日進宰,宰見其小,怒訶成。成述其異,宰不信。試與他蟲鬥,蟲盡靡。又試之雞,果如成言。乃賞成,獻諸撫軍。撫軍大悅,以金籠進上,細疏其能。既入宮中,舉天下所貢蝴蝶、螳螂、油利撻、青絲額(編註:後二者皆蟋蟀)一切異狀遍試之,無出其右者。每聞琴瑟之聲,則應節而舞。益奇之。上大嘉悅,詔賜撫臣名馬衣緞。撫軍不忘所自,無何,宰以卓異聞,宰悅,免成役。又囑學使俾入邑庠。後歲餘,成子精神復舊,自言身化促織,輕捷善鬥,今始蘇耳。撫軍亦厚賚成。不數歲,田百頃,樓閣萬椽,牛羊蹄躈各千計;一出門,裘馬過世家焉。

異史氏曰:“天子偶用一物,未必不過此已忘;而奉行者即為定例。加以官貪吏虐,民日貼婦賣兒,更無休止。故天子一跬步,皆關民命,不可忽也。獨是成氏子以蠹貧,以促織富,裘馬揚揚。當其為裏正、受撲責時,豈意其至此哉?天將以酬長厚者,遂使撫臣、令尹,並受促織恩蔭。聞之:一人飛升,仙及雞犬。信夫!”

Comment by 慕課 庫 on August 9, 2021 at 8:56pm


蒲松齡的玩物神話·白話促織

明朝宣德年間,皇室裏盛行鬥蟋蟀的賭博,每年都要向民間征收。這東西本來不是陜西出產的。有個華陰縣的縣官,想巴結上司,把一隻蟋蟀獻上去,上司試著讓它鬥了一下,顯出了勇敢善鬥的才能,上級於是責令他經常供應。縣官又把供應的差事派給各鄉的公差。於是市上的那些遊手好閑的年輕人,捉到好的蟋蟀就用竹籠裝著餵養它,擡高它的價格;儲存起來,當作珍奇的貨物一樣等待高價出售。鄉裏的差役們狡猾刁詐,借這個機會向老百姓攤派費用,每攤派一隻蟋蟀,就常常使好幾戶人家破產。

縣裏有個叫成名的人,是個唸書人,長期未考中秀才。為人拘謹,不善說話,就被刁詐的小吏報到縣裏,叫他擔任里正的差事。他想盡方法還是擺脫不掉(任里正這差事)。不到一年,微薄的家產都受牽累賠光了。正好又碰上征收蟋蟀,成名不敢勒索老百姓,但又沒有抵償的錢,憂愁苦悶,想要尋死。他妻子說:“死有什麼益處呢?不如自己去尋找,希望有萬分之一的的收獲。”成名認為這些話對。就從早上出去晚上回家,提著竹筒絲籠,在毀壞的墻腳、荒草叢生的地方,挖石頭,掏大洞,各種辦法都用盡了, 終究沒有找到。即使捕捉到二、三隻,也是又弱又小不符合規格。縣官嚴定期限,嚴厲追逼,成名在十幾天中被打了上百板子,兩條腿膿血淋漓,連蟋蟀也不能去捉了。在床上翻來覆去只想自殺。


這時,村裏來了個駝背巫婆,(她)能借鬼神預卜兇吉。成名妻子準備了禮錢去求神。只見紅妝的少女和白發的老婆婆,擠在門口。成名的妻子走進巫婆的屋裏,只看見暗室掛著簾子,簾外擺著香案。求神的人在香爐上上香,拜了又拜。


巫婆在旁邊望著空中替他們禱告,嘴唇一張一合,不知在說些什麼。大家都肅敬地站著聽。 一會兒,室內丟一張紙條出來,上面寫著求神的人心中想問的事,沒有絲毫差錯。成名的妻子把錢放在案上,像前邊的人一樣燒香跪拜。約一頓飯的工夫,簾子掀動,一片紙拋落下來。拾起看,不是字而是一幅畫:當中繪著殿閣,像寺院;(殿閣)後面的山腳下,奇形怪狀的石頭到處橫臥,在叢叢荊棘中,一蟋蟀藏在那裏;旁邊一隻蛤蟆,像要跳起來的樣子。她展開琢磨,不能理解。但是看到上面畫著蟋蟀,暗合自己的心事,就把紙片折疊好裝起來,回家後交給成名看。


成名反復思索,恐怕是指給我捉蟋蟀的地方吧?細看圖上面的景物,和村東的大佛閣很相像。於是他就忍痛爬起來,扶著杖,拿著圖來到寺廟的後面,(看到)有一座古墳高高隆起。成名沿著古墳向前跑,只見一塊塊石頭,好像魚鱗似的排列著,真像畫中的一樣。他於是在野草中一面側耳細聽一面慢走,好像在找一根針和一株小草似的;然而心力、視力、聽力都用盡了,結果還是一點蟋蟀的蹤跡響聲都沒有。他正用心探索著,突然一隻癩蛤蟆跳過去了。成名更加驚奇了,急忙去追它,癩蛤蟆(已經)跳入草中。他便跟著癩蛤蟆的蹤跡,分開叢草去尋找,只見一隻蟋蟀趴在棘根下面,他急忙撲過去捉它,蟋蟀跳進了石洞。他用細草撩撥,蟋蟀不出來;又用竹筒取水灌進石洞裏,蟋蟀才出來,形狀極其俊美健壯。他便追趕著抓住了它。仔細一看,只見蟋蟀個兒大,尾巴長,青色的脖項,金黃色的翅膀。成名特別高興,用籠子裝上提回家,全家慶賀,把它看得比價值連城的寶玉還珍貴,裝在盆子裏並且用蟹肉栗子粉餵它,愛護得周到極了,只等到了期限,拿它送到縣裏去繳差。


成名有個兒子,年九歲,看到爸爸不在(家),偷偷打開盆子來看。蟋蟀一下子跳出來了,快得來不及捕捉。等抓到手後,(蟋蟀)的腿已掉了,肚子也破了,一會兒就死了。孩子害怕了,就哭著告訴母親,母親聽了,(嚇得)面色灰白,大驚說:“禍根,你的死期到了!你父親回來,自然會跟你算帳!”孩子哭著跑了。


不多時,成名回來了,聽了妻子的話,全身好像蓋上冰雪一樣。怒氣沖沖地去找兒子,兒子無影無蹤不知到哪裏去了。後來在井裏找到他的屍體,於是怒氣立刻化為悲痛,呼天喊地,悲痛欲絕。夫妻二人對著墻角流淚哭泣,茅屋裏沒有炊煙,面對面坐著不說一句話,再也沒有了依靠。直到傍晚時,才拿上草席準備把孩子埋葬。夫妻走近一摸,還有一絲微弱的氣息。他們高興地把他放在床上,半夜裏孩子又蘇醒過來。夫妻二人心裏稍稍寬慰一些,但是看到蟋蟀籠子空著,成名就急得氣也吐不出,也不敢再追究兒子的責任。從晚上到天明,連眼睛也沒合一下。東方的太陽已經升起來了,他還直挺挺地躺在床上發愁。他忽然聽到門外有蟋蟀的叫聲,吃驚地起來細看時,那只蟋蟀仿佛還在。他高興得動手捉它,那蟋蟀叫了一聲就跳走了,跳得非常快。他用手掌去罩住它,手心空蕩蕩地好像沒有什麼東西;手剛舉起,卻又遠遠地跳開了。成名急忙追它,轉過墻角,又不知它的去向了。他東張西望,四下尋找,才看見蟋蟀趴在墻壁上。成名仔細看它,個兒短小,黑紅色,立刻覺得它不像先前那只。成名因它個兒小,看不上它。

(成名)仍不住地來回尋找,找他所追捕的那隻。(這時)墻壁上的那隻小蟋蟀,忽然跳到他的衣袖裏去了。再仔細看它,形狀像螻蛄,梅花翅膀,方頭長腿,覺得好像還不錯。他高興地收養了它,準備獻給官府,但是心裏還很不踏實,怕不合縣官的心意,他想先試著讓它鬥一下,看它怎麼樣。



村裏一個喜歡多事的年輕人,養著一隻蟋蟀,自己給它取名叫“蟹殼青”,(他)每日跟其他少年鬥(蟋蟀)沒有一次不勝的。他想留著它居為奇貨來牟取暴利,便擡高價格,但是也沒有人買。(有一天)少年直接上門來找成名,看到成名所養的蟋蟀,只是掩著口笑,接著取出自己的蟋蟀,放進比試的籠子裏。成名一看對方那隻蟋蟀又長又大,自己越發羞愧,不敢拿自己的小蟋蟀跟少年的“蟹殼青”較量。少年堅持要鬥,但成名心想養著這樣低劣的東西,終究沒有什麼用處,不如讓它鬥一鬥,換得一笑了事。因而把兩個蟋蟀放在一個鬥盆裏。小蟋蟀趴著不動,呆呆地象個木雞,少年又大笑。(接著)試著用豬鬣撩撥小蟋蟀的觸須,小蟋蟀仍然不動,少年又大笑了。撩撥了它好幾次,小蟋蟀突然大怒,直往前衝,於是互相鬥起來,騰身舉足,彼此相撲,振翅叫喚。一會兒,只見小蟋蟀跳起來,張開尾,豎起須,一口直咬著對方的脖頸。少年大驚,急忙分開,使它們停止撲鬥。小蟋蟀擡著頭振起翅膀得意地鳴叫著,好像給主人報捷一樣。成名大喜,(兩人正在觀賞)突然來了一隻雞,直向小蟋蟀啄去。成名嚇得(站在那裏)驚叫起來,幸喜沒有啄中,小蟋蟀一跳有一尺多遠。雞又大步地追逼過去,小蟋蟀已被壓在雞爪下了。成名嚇得驚慌失措,不知怎麼救它,急得直跺腳,臉色都變了。忽然又見雞伸長脖子扭擺著頭,到跟前仔細一看,原來小蟋蟀已蹲在雞冠上用力叮著不放。成名越發驚喜,捉下放在籠中。


第二天,成名把蟋蟀獻給縣官,縣官見它小,怒斥成名。成名講述了這只蟋蟀的奇特本領,縣官不信。試著和別的蟋蟀搏鬥,所有的都被鬥敗了。又試著和雞鬥,果然和成名所說的一樣。於是就獎賞了成名,把蟋蟀獻給了巡撫。巡撫特別喜歡,用金籠裝著獻給皇帝,並且上了奏本,仔細地敘述它的本領。到了宮裏後,凡是全國貢獻的蝴蝶、螳螂、油利撻、青絲額及各種稀有的蟋蟀,都與(小蟋蟀)鬥過了,沒有一隻能占它上風。它每逢聽到琴瑟的聲音,都能按照節拍跳舞,(大家)越發覺得出奇。皇帝更加喜歡,便下詔賞給巡撫好馬和錦緞。巡撫不忘記好處是從哪來的,不久,縣官也以才能卓越而聞名了。縣官一高興,就免了成名的差役,又囑咐主考官,讓成名中了秀才。過了一年多,成名的兒子精神復原了。他說他變成一隻蟋蟀,輕快而善於搏鬥。現在才蘇醒過來。巡撫也重賞了成名。不到幾年,成名就有一百多頃田地,很多高樓殿閣,還有成百上千的牛羊;每次出門,身穿輕裘,騎上高頭駿馬,比世代做官的人家還闊氣。



我(蒲松齡)說:“皇帝偶爾使用一件東西,未必不是用過它就忘記了;然而下面執行的人卻把它作為一成不變的慣例。加上官吏貪婪暴虐,老百姓一年到頭抵押妻子賣掉孩子,還是沒完沒了。所以皇帝的一舉一動,都關係著老百姓的性命,不可忽視啊!唯獨這個叫成名的人因為官吏的侵害而貧窮,又因為進貢蟋蟀而致富,穿上名貴的皮衣,坐上豪華的車馬,得意揚揚。當他充當里正,受到責打時,哪裏想到他會有這種境遇呢!老天要用這酬報那些忠厚人,就連巡撫、縣官都受到蟋蟀的恩惠了。聽說‘一人得道成仙,連雞狗都可以上天’這話真是一點不假啊!”

(原文字詞註釋)

Comment by 慕課 庫 on August 8, 2021 at 5:14pm


分析蒲松齡的玩物神話·促織

《促織》是按事物發展的自然順序記敘的,情節曲折多變,故事完整。本篇小說從總體看是按開端、發展、高潮、結局四部分記敘的。

在本文之後又加上“異史氏曰”的一段作者評論。《聊齋誌異》在小說後面常有作者對所寫的人和事作出的評價,是作品的附帶部分。



第一部分(第1段),故事的起因。


故事的背景:禍患起於宮廷,為滿足宮中鬥蟋蟀之樂而“歲征民間”,一頭促織會帶來“輒傾數家之產”的後果。圍繞著征集促織,充分地表現了官府的貪鄙,“遊俠兒”的居奇,裏胥的刁猾。故事背景的簡要交代為全文作了鋪墊。


第二部分(第2段),故事的開端:寫成名因繳不上促織而遭受的痛苦。


本段先點明成名充“裏正”是受裏胥的陷害,以至家業敗落,“薄產累盡”。面對征促織,他既“不敢斂戶口”,又“無所賠償”,形勢逼迫下,只好自行捕捉,又無所得,苦受杖刑,只有“轉側床頭,惟思自盡”。這部分概寫故事發端,點出成名因“征促織”而遭受的苦難,同時表現出他“迂訥”、忠厚的性格。



第三部分(第34段),故事的發展:寫求卜得蟲為成名一家帶來解脫苦難的希望。

“求神問卜”是在無望中尋求生路。“能以神卜”的女巫竟有“道人意中事,無毫發爽”的靈驗,引出成妻問卜,由此推動情節的發展。問卜得圖為再度捕捉促織提供了線索。

成名得畫,按圖苦搜,終獲佳品,“留待期限,以塞官責”,解脫苦難有了希望,至此第一層波瀾趨向平息。



第四部分(第5至第7段),故事的高潮:寫成名得蟲、失蟲和再得異蟲(成子化蟲)。


“失蟲”是又一新的波瀾。獲蟲的喜悅和對蟲的珍愛,為成子的誤斃促織作了襯筆。“兒懼”,母親的驚恐,說明事關身家性命,而“死期至矣”一語,暗扣後文的“得其屍於井”。


從失促織到失愛子是情節的深入發展,加強了故事的悲劇色彩。成子投井自殺的悲劇,其原因不過是斃一蟋蟀,這充分反映了官府貪暴給百姓帶來的苦難之深。

行文至此,著意寫出成名夫婦的感情變化:由驚怖(“如被冰雪”)到“怒索兒”,得屍於井又“化怒為悲,搶呼欲絕”,然後又轉入深深的憂慮(“相對默然,不復聊賴”)。

這驚、怒、悲、憂的一系列感情變化,更增強了悲劇氣氛。待發現愛子“氣息然”,又陷入更深的焦慮。“忽聞門外蟲鳴”是情節的又一轉折,出人意外,追尋之下得小蟋蟀。在此寫了小蟋蟀的形狀:短小,黑赤色……形若土狗,梅花翅,方首,長脛;寫了它動作的迅捷、飄忽;又寫了“壁上小蟲忽躍落襟袖間”,對成名似乎有感情,以此表示促織的異乎尋常,暗與成子化身促織相呼應。


小說接著細寫小促織鬥勝強敵“蟹殼青”與雞口脫險,顯示了小促織的超凡本事,故事達到了高潮。



小說以誇張手法與細節描寫來顯示促織的才能。寫促織的善鬥,采用了襯托與對比的手法。“蟹殼青”的鬥無不勝、“龐然修偉”,與成名的促織“伏不動,蠢若木雞”形成對比,給人造成一種小蟲怯懦無能的印象,加強了緊張氣氛。

然後情況一變,小蟲“暴怒,直奔”,“騰擊”“躍起,張尾伸須,直龁敵領”這一系列動作展示了小促織的勇敢善鬥,少年從“笑”到“駭”的表現又從側面作了渲染。然而在這時,又掀起波瀾:雞的出現和“徑進以啄”,形成極其危急的情勢,而小蟲以其機敏出人意料地將雞制伏,進一步以誇張筆法顯示了促織的神奇本領。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