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ílaio skiá
  • Male
  • Layang Layang,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pílaio skiá's Friends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1 Dimensional Man
  • 瑪琳娜
  • Virunga
  • TV Plus
  • Cheung Po Tsai Cave
  • Gai Lan Fa
  • Uta no kabe
  • 梭羅河畔
  • Tata Na
  • 心勢 紀
  • 三演 義國
  • Sogno Realtà
  • 垂釣 尼亞河

Gifts Received

Gift

Spílaio skiá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pílaio skiá's Page

Latest Activity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著/佛如譯:愛荷華夏天

送報的男孩搖醒我。“我夢見你進來,” 我對他說,從床上起來。與他一起的還有一個從大學來的巨人一樣的黑鬼,他似乎很想把他的手放在我身上。我說等等。 汗水從我倆的臉上冒出來;我們就這樣對峙著。 我沒給他們讓座,誰都沒說話。 他們剛離開,我才猛然意識到他們是來送信的。這是一封 妻子寫來的信。“你在那都幹些什麽?” 她問我,“你在喝酒?” 我盯著郵戳研究了老半天。天空也開始變得灰暗。 希望有天能忘掉所有這些。See More
Sunday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威廉斯(William Carlos Williams)詩選:樹與天空

依然是我們已寫過的赤裸的樹枝,長在半折裂的那棵樹上,單獨地站在風吹雨打的小山頂而遙遠的 雲的縫隙 霧氣繚繞來回移動透過雲縫是那永不移動的藍天趙毅衡 譯See More
Saturday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著/佛如譯:面包師

潘喬•維拉*來到那個鎮上,絞死了市長,並召來老態龍鐘的渥洛斯基伯爵共進晚餐。潘喬引見他的新女友,和她那位系著白圍裙的丈夫,還亮出他的手槍,然後請伯爵講他在墨西哥流放的不幸生涯。接著,話題轉到女人和馬。倆人都是行家。那個女朋友傻笑著,被潘喬襯衫上的珍珠紐扣弄得心神不寧。轉眼已是午夜,潘喬頭枕桌子睡將過去。那位丈夫手劃十字,提著他的靴子,匆匆逃離那座房子,甚至沒向他的老婆或渥洛斯基打手勢示意。那位不知姓名的,光著腳的,蒙受羞辱的,試圖拯救自己生命的丈夫,他是這首詩的英雄。*潘喬·維拉(pancho villa 1878~1923),墨西哥草莽英雄。See More
Friday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著/佛如譯:你們不知道什麽是愛情

——與查爾斯•布考夫斯基*共度的某個晚上你們不知道什麽是愛情布考夫斯基說我今年51歲看著我我正和這個年輕女人相愛我感覺不好她也很心煩不過沒事夥計愛情本來就該如此我鉆進她們的血液可她們沒法讓我出來她們想盡辦法擺脫我但最後她們都會回心轉意她們都回來了除了一個我有意栽培的我為她哭過那時候我動不動就會掉眼淚別讓我喝這種烈酒夥計我會抓狂的我可以坐在這喝點啤酒與你們這幫嬉皮聊個通宵但要是讓我碰那玩意我會把人扔出窗外不管誰我都會把他扔出去我幹過這事可你們不知道什麽是愛情你們不知道因為你們從來都沒有墜入情網事情就是這麽簡單我搞了這女人瞧她多漂亮她叫我布考斯基布考斯基她就這樣細聲細語地叫我我說幹嗎可你們不知道什麽是愛情我正在告訴你們但你們壓根兒沒在聽這間屋子裏你們不止一個非要愛情發作捅你們的屁眼才知道愛情是什麽我曾以為詩歌朗誦是一種逃避瞧我都51了還有什麽沒經歷過我知道那是一種逃避但我對自己說布考夫斯基逃避總比挨餓強所以你該知足凡事總非人願那個大名戈爾韋•金內爾的家夥我在雜志上見過他的照片長著一張小白臉他竟是位教師哦天哪真不敢想象這樣說你們也都是教師我早在這罵你們了NO我從沒聽說過他他也一樣他們全都是蛀…See More
Jun 21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威廉斯(William Carlos Williams)詩選:公牛

它給逮住了--圈起來,套上籠頭栓在一個大靶上那公牛天神一般不象母牛們 它獨個兒生活,小心地 用鼻子聞聞芳香的草來打發時光它跪下,臥倒 伸出前腿舐舐 自己蹄子的周圍然後停住 雙眼半閉著 對大好時光的消逝作高傲的評論--那圓太陽 透過 光亮的松樹林把它的漆皮毛弄平正它軀體硬朗 如象牙或玻璃-- 風還在中間嬉戲--沒有奶它擺動 兩角之間的毛 風信子的卷須罩住了它的雙眼袁可嘉 譯See More
Jun 20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著/佛如譯:給尚武的烈女子珊拉

寫作賺錢嗎?一開始她就說在這之前她沒遇見過什麽作家並不多我說他們還得幹點兒別的譬如呢?她說譬如到工廠上上班搞搞清潔教教書摘摘水果諸如此類總之什麽活都幹我說在我國她說某人要是上了大學決不會去掃地的事業剛起步時才這樣我說作家都賺不少錢呢為我寫首詩她說一首情詩所有詩都是情詩我說沒明白她說這很難解釋我說快寫啊她說好吧我說一張餐巾紙/一支鉛筆給珊拉我寫道不是現在傻瓜她說說著她輕輕咬了一下我的肩膀我只想試探一下她說等會再寫?我說並把手放到她的腿上等會她說噢珊拉珊拉 離巴黎不遠她說 要數伊斯坦布爾最可愛了你讀過奧馬爾·哈雅姆*嗎她說讀過讀過我說一塊面包一瓶紅酒我很了解奧馬爾滾瓜爛熟卡裏·紀伯倫呢?她說誰?我說紀伯倫她說記不清楚了我說對軍隊你怎麽看?她說你服過役嘛?沒有我說我不覺得軍隊有什麽了不起為什麽?她說可惡難道你不認為是男人就該當兵?是的當然我說他們就該我曾和一個男人生活她說一個真正的男子漢一個陸軍上尉可他被殺了哦該死我說四下找著軍刀醉得像只郵筒眼睛凹陷像他媽的死鬼我剛說到這只見那把茶壺正飛過桌子對不起我說沖著茶壺珊拉我的意思是真該死她說我不知道自己吃錯了什麽藥竟讓你來搭我*…See More
Jun 18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著/佛如譯:找工作

我總想釣著溪紅點鮭 當早餐。突然,我發現一條新的小徑 通向那瀑布。我開始加快步伐。 醒來,我妻子說, 你在做夢。可是當我試著起來, 房子卻斜了。誰在做夢? 中午,她說。我那雙新鞋子靜候在門邊。 閃爍著幽光。See More
Jun 14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著/佛如譯:從奇科開始的99號公路東段

綠頭鴨落下來過夜。它們睡著後笑得咯咯響,夢到了墨西哥和洪都拉斯。水田芥在灌溉渠裏點頭,燈芯草往前傾著,因為烏鶇落到上面而沈甸甸的。稻田在月光下浮動。就連濕漉漉的楓樹葉也來貼著我的擋風玻璃。我跟你說瑪麗安,我心情愉快。See More
Jun 12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威廉斯(William Carlos Williams)詩選:詩之比喻

白楊林中有隻鳥! 它是太陽! 樹葉是小黃魚 在河裏遊。 鳥在魚上飛掠, 翅膀馱著白晝。 福玻斯! 是他使白楊 發出耀眼的光芒! 是他的歌聲 壓倒風中 嘩嘩作響的葉聲。鄭建青 譯See More
Jun 10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譯詩選:破產

二十八歲,多毛的肚子 從我的汗衫(豁免)下露出來 我正側身躺在 那張睡椅(豁免)上 聆聽妻子悅耳的嗓門(也豁免) 發出的奇怪的聲音。我們是這些 卑微樂趣的新移民。 請寬恕(我懇求法庭) 我們的不知節儉。 今天,我的心,象數月來 第一次敞開的前門。See More
Jun 4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著/佛如譯:乾杯

喝了伏特加之後用啤酒漱口。每天上午我在門上掛一塊牌子:出去吃午飯可是誰都不當回事;我的朋友們看看那個牌子,有時留張紙條,要麽他們喊——出來玩吧,雷—蒙—德。有次我兒子,那個混蛋,溜進來給我留了個彩蛋和一根拐杖。我想他喝了點我的伏特加。上星期我妻子順路來了一趟,帶來了一罐牛肉湯和一紙盒眼淚。她也喝了點我的伏特加,我想,然後她跟一個我從未見過的男的匆忙開著一輛奇怪的汽車走了。他們不明白;我挺好的,在這兒就挺好,因為現在隨便哪一天,我會,我會,我會……我準備利用在世的所有時間,考慮一切,甚至奇跡,然而繼續提防,始終小心,警覺,防著誰對我犯罪,防著誰偷伏特加,防著誰會坑害我。See More
Jun 2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威廉斯(William Carlos Williams)詩選:沈思的農夫

沈思的農夫 淋著雨踏步 在未耕種的田裏,雙手 插在兜中, 在他頭腦裏 莊稼已經種下。 寒風吹皺 棕黃野草間的池水, 四面八方 世界冰冷地向前滾動: 黑色的果園 在三月的雲下更加幽暗 耐人尋思。 在大雨洗過的大車路旁 那蒙茸的 灌木林後 朦朧地顯出農夫 那藝術家的身影——在創作 ——苦鬥的人趙毅衡 譯See More
May 31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著/佛如譯:酒

織錦帷簾旁邊那幅畫是德拉克洛瓦的作品。這張叫做長沙發而不叫大沙發,這張是長靠椅,留意一下裝飾華麗的椅腿。把你的塔布什帽掛起來,聞聞你眼睛下面燒焦的軟木味,那就理理你的束腰外衣吧。現在該是紅色寬腰帶和巴黎了;一九三四年四月。一輛黑色的雪鐵龍在馬路邊等,街燈亮了。給司機地址,但是跟他說別著急,你有整晚的時間。你到了後,喝酒,做愛,跳希米舞和比根舞。到了第二天太陽在拉丁區升起時,那個你擁有而且擁有了一整夜的女人想跟你回家,對她溫柔點,別做任何你將來會後悔的事。坐那輛雪鐵龍,你帶她回家,讓她睡在適當的床上,讓她愛上你,你也愛上她,然後……有什麽:酒,酒的問題,總是酒——你事實上所做的以及對別人,那個你本來想從一開始就愛的人所做的。現在是下午,八月份,陽光照著聖荷塞市你家車道上一架落滿灰塵的福特車的引擎蓋。前排座位上有個女的,她捂著眼睛在聽電台上播的一首老歌。你站在門口看,你聽到了那首歌。那是很久以前了。你去尋找,太陽照在你臉上。可是你想不起來,真的想不起來。See More
May 28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著/佛如譯:這個早晨

是個相當不錯的早晨。一層薄薄的雪覆蓋著大地。太陽漂浮在湛藍的天空中。海是藍色的,視線盡處,變成了青綠色。連漣漪也沒有。風平浪靜。我穿上衣服,出門散步,——心想在未得到大自然的啟示前,決不回來。我經過倒伏彎曲的古樹旁,穿過散亂堆積著石塊的原野,石頭上面的雪已沒有了。就這樣,一直走到斷崖邊。我站在斷崖邊,註視著大海,天空,還有低遠處白色海灘上方盤旋的海鷗。一切都很美好。萬物沐浴在純凈冷冽的光線中。然而,如往常一樣,我又開始胡思亂想。我不得不集中註意力看清眼前所見,而不要視若無睹。我不得不對自己說,這才是最要緊的,不要管別的。(我的確看了足足有一兩分鐘)這一兩分鐘,我才從有關是非對錯,有關責任,有關溫柔的回憶,在關死亡的意念,在關該如何處理與前妻關系等等這樣的迷思中掙脫出來。我希望所有那些自己天天都在煎熬的為了生存而被自己踐踏的事情,在這個早晨,躲得越遠越好。就是這一兩分鐘,我真的忘記自己是誰,以及所有與自己有關的一切。我確實做到了。返回的路上,我不清楚自己在什麽地方,直到幾只鳥兒從盤根錯節的樹叢中騰起,朝我需要行進的方向飛去。See More
May 25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著/佛如譯:醉駕

時值八月。六個月來我一本書也沒讀,只翻了翻考連科將軍*寫的那本從莫斯科撤退。盡管如此,我很快活開著車,與我的兄弟喝著那一品脫老鴉**。我們沒想去哪兒,只是開車兜風。我要是閉上眼,那怕一小會我可能就會迷失,可我真想躺在路邊睡過去不再醒來我兄弟用肑輕輕推了推我。有些事隨時就會發生。 * 法國將軍、外交官。1802年擔任拿破侖的侍從官,1804年起擔任皇帝的禦馬總管。1808年拿破侖封他為維亞琴察公爵。** 一種威士忌品牌。See More
May 24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威廉斯(William Carlos Williams)詩選:紅色手推車

這麽多全靠一輛紅輪子的 手推車因為雨水 而閃光旁邊是一群 白色的小雞。鄭敏 譯See More
May 21

Spílaio skiá's Blog

雷蒙德·卡佛著/佛如譯:乾杯

Posted on May 23, 2017 at 10:59pm 0 Comments

喝了伏特加之後用啤酒漱口。每天上午

我在門上掛一塊牌子:

出去吃午飯

可是誰都不當回事;我的朋友們

看看那個牌子,

有時留張紙條,

要麽他們喊——出來玩吧,

雷—蒙—德。

有次我兒子,那個混蛋,…

Continue

威廉斯(William Carlos Williams)詩選:沈思的農夫

Posted on May 23, 2017 at 10:58pm 0 Comments

沈思的農夫

淋著雨踏步

在未耕種的田裏,雙手

插在兜中,

在他頭腦裏

莊稼已經種下。

寒風吹皺

棕黃野草間的池水,

四面八方

世界冰冷地向前滾動:…

Continue

雷蒙德·卡佛著/佛如譯:酒

Posted on May 23, 2017 at 10:58pm 0 Comments

織錦帷簾旁邊那幅畫

是德拉克洛瓦的作品。這張叫做長沙發

而不叫大沙發,這張是長靠椅,

留意一下裝飾華麗的椅腿。

把你的塔布什帽掛起來,聞聞你眼睛下面

燒焦的軟木味,那就理理你的束腰外衣吧。

現在該是紅色寬腰帶和巴黎了;一九三四年四月。

一輛黑色的雪鐵龍在馬路邊等,…

Continue

雷蒙德·卡佛著/佛如譯:這個早晨

Posted on May 23, 2017 at 10:57pm 0 Comments

是個相當不錯的早晨。一層薄薄的雪

覆蓋著大地。太陽漂浮在湛藍的

天空中。海是藍色的,視線盡處,

變成了青綠色。

連漣漪也沒有。風平浪靜。我穿上衣服,

出門散步,——心想在未得到

大自然的啟示前,決不回來。

我經過倒伏彎曲的古樹旁,穿過…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