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ílaio skiá
  • Male
  • Layang Layang,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pílaio skiá'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Taklamakan
  • 突然突闕起來
  • ucun estutum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1 Dimensional Man
  • 瑪琳娜
  • Virunga
  • TV Plus
  • Cheung Po Tsai Cave

Gifts Received

Gift

Spílaio skiá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pílaio skiá's Page

Latest Activity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逸樂 (5)

這裏沒有墳墓。這些山嶺和平原只是搖籃和墊腳石,無論何時你從祖宗墳墓上走過,你若留意,你就會看見你們自己和子女們在那裏攜手跳舞。真的,你們常在不知不覺中作樂。  別人曾來到這裏,為了他們在你們信仰上的黃金般的應許,你們所付與的只是財富、權力與光榮。 我所給予的還不及應許,而你們待我卻更慷慨。 你們將生命的更深的渴求給予了我。 真的,對那把一切目的變作枯唇,把一切生命變作泉水的人,沒有比這個更大的禮物了。這便是我的榮譽和報酬——當我到泉邊飲水的時候,我覺得那流水也在渴著;我飲水的時候,水也飲我。  你們中有人說我高蹈,與我自己的‘孤獨'對飲。 你們也說過:"他和山林談論卻不和人說話。 他獨自坐在山巔,俯視我們的城市。" 我確會攀登高山,孤行遠地。 但除了在更高更遠之處,我怎能看見你們呢?除了相遠之外,人們怎能相近呢?See More
yesterday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逸樂(4)

但還有比歡笑還甜柔,比想望還偉大的東西流到。那是你們身中的無窮性*;你們在這巨人裏面,都不過是血脈與筋腱,在他的吟誦中,你們的歌音只不過是無聲的顫一動。 只因為在這巨人裏,你們才偉大。 我因為關心他,才關心你們,憐愛你們。 因為若不是在這闊大的空間裏,愛能達到多遠呢? 有什麽幻像、什麽期望、什麽臆斷能夠無礙地高翔呢? 在你們本性*中的巨人,如同一株緣滿蘋花的大橡樹。他的神力把你纏系在地上,他的香氣把你超升入高空,在他的永存之中,你永不死。  你們曾聽說過,像一條鎖鏈,你們是脆弱的鏈環中最脆弱的一環。 但這不完全是真的。你們也是堅牢的鏈環中最堅牢的一環。 用你最小的事功來衡量你,如同用柔一弱的泡沫來核計大海的威權。用你的失敗來論斷你,就是怨責四季之常變。  是呵,你們是像大海。 那重載的船舶,停在你的岸邊待潮。你們雖像大海,也不能催促你的潮水。 你們也像四季。 雖然你們在冬天的時候,拒絕了春日。 你們的春日,和你們一同靜息,它在睡中微笑,並不怨嗔。 不要想我說這話是要使你們彼此說:"他誇獎得好,他只看見我們的好處。" 我不過用言語說出你們意念中所知道的事情。 言語的知識不只是無言的知識的…See More
Thursday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逸樂 (3)

阿法利斯的民眾呵,在娛樂中你們應當像花朵與蜜蜂。 紀伯倫·拔錨啟航…See More
Dec 11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逸樂 (2)

你們中間有的不是尋求的青年人,也不是追憶的老年人;在他們的畏懼尋求與追憶之中,他們遠離一切的逸樂,他們深恐疏遠了或觸犯了心靈。 然而,他們的放棄就是逸樂了。 這樣,他們雖用震顫的手挖掘樹根,他們也找到寶藏了。 告訴我,誰能觸犯心靈呢? 夜鶯能觸犯靜默麼,螢火能觸犯星辰麼? 你們的火焰和煙氣能使風感到負載麼?你們認為心靈是一池止水,你能用竿子去攪撥它麼?  常常在你拒絕逸樂的時候,你只是把欲|望收藏在你心身的隱處。 誰知道在今日似乎避免了的事情,到明日不會再浮現呢? 連你的身體都知道他的遺傳和正當的需要而不肯被欺騙。你的身體是你靈魂的琴, 無論他發出甜柔的音樂或嘈雜的聲響,那都是你的。 現在你們在心中自問:"我們如何辨別逸樂中的善與不善呢?" 到你的田野和花園裏去,你就知道在花中采蜜是蜜蜂的娛樂;但是,將蜜一汁送給蜜蜂也是花的娛樂。 因為對於蜜蜂,花是它生命的泉源,對於花,蜜蜂是它戀愛的使者,對於蜂和花,兩下裏,娛樂的授受是一種需要與歡樂。 See More
Dec 8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逸樂 (1)

 於是有個每年進城一次的隱士,走上前來說:給我們談逸樂。 他回答說:逸樂是一闋自一由的歌, 卻不是自一由。是你的願望開出的花朵, 卻不是結下的果實。是從深處到高處的招呼, 卻不是深,也不是高。是關閉在籠中的翅翼, 卻不是被圍繞住的太空。 噫,實話說,逸樂只是一闋自一由的歌。 我願意你們全心全意地歌唱,我卻不願你們在歌唱中迷戀。 你們中間有些年輕的人,尋求逸樂,似乎這便是世上的一切。他們已被裁判、被譴責了。 我不要裁判、譴責他們,我要他們去尋求。因為他們必會找到逸樂,但不止找到她一個人;她有七個姊妹,最小的比逸樂還嬌一媚。 你們沒聽見過有人因為要挖掘樹根卻發現了寶藏麼? 你們中間有些老人,想起逸樂時總帶些懊悔,如同想起醉中所犯的過失。 然而,懊悔只是心靈的蒙蔽,而不是心靈的懲罰。 你們想起逸樂時應當帶著感謝,如同秋收對於夏季的感謝。但是假如懊悔能予他們以安慰,就讓他們得到安慰罷。See More
Dec 6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先知》衣服

於是一個織工說,請給我們談衣服。他回答說:你們的衣服掩蓋了許多的美,卻遮不住醜惡。你們雖可在衣服裏找到隱秘的自一由,卻也找到了橛飾與羈勒了。我恨不得你們多用皮膚而少用衣服去迎接太陽和風。因為生命的氣息是在陽光中,生命的把握是在風裏。你們中有人說:"那紡織衣服給我們穿的是北風。"我也說:對的,是北風,但他的機杼是可羞的,那使筋肌軟弱的是他的線縷。當他的工作完畢時,他在林中喧笑。不要忘卻,羞怯只是遮擋不潔的眼目的盾牌。在不潔完全沒有了的時候,羞怯不是僅僅是心上的桎梏與束縛麽?也別忘了大地是歡喜和你的赤腳接觸,風是希望和你的頭發遊戲的。See More
Dec 4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法律

於是一個律師說,但是,我們的法律怎麽樣呢,夫子?他回答說:你們喜歡立法,卻也更喜歡犯法。如同那在海濱遊戲的孩子,勤懇地建造了沙塔,然後又嘻笑地將它毀壞。但是當你們建造沙塔的時候,海洋又送許多的沙土上來,到你們毀壞那沙塔的時候,海洋又與你們一同哄笑。真的,海洋常和天真的人一同哄笑。可是對於那班不以生命為海洋,不以人造的法律為沙塔的人又當如何?對於那以生命為巖石,以法律為可以隨意刻雕的鑿子的人又當如何?對於那憎惡跳舞者的跛人又當如何?對於那喜愛羈軛,卻以林中的麋鹿為流離顛沛的小牛的人又當如何?對於自己不能蛻脫,卻把一切蛇豸稱為赤一裸無恥的老蛇的人,又當如何?對於那早赴婚筵,飽倦歸來,卻說"一切筵席都是違法,那些設筵的人都是犯法者"的人又當如何?對於這些人,除了說他們是站在日中以背向陽之外,我能說什麽呢?他們只看見自己的影子。他們的影子,就是他們的法律。太陽對於他們,不只是一個射影者麽?承認法律,不就是佝僂著在地上尋跡-陰-影麽?你們只向著陽光行走的人,地上哪種的映影能捉住你們呢?你們這乘風遨遊的人,哪種的風信旗能指示你們的路程呢?如果你們不在任何人的囚室門前敲碎你們的鐐銬,那種人造的法律能…See More
Dec 1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先知》居室

於是一個泥水匠走上前來說,請給我們談居室。他回答說:當你在城裏蓋一所房子之前,先在野外用你的想象蓋一座涼亭。因為你黃昏時有家可歸,而你那更迷茫、更孤寂的漂泊的精魂,也有個歸宿。你的房屋是你的較大的軀殼。他在陽光中發育,在夜的寂靜中睡眠;而且不能無夢。你的房屋不做夢麽?不夢見離開城市,登山入林麽?我願能把你們的房子聚握在手裏,撒種似地把他們灑落在叢林中與綠野上。願山谷成為你們的街市,綠徑成為你們的裏巷,使你們在葡萄園中相尋相訪的時候,衣袂上帶著大地的芬芳。但這個還一時做不到。在你們祖宗的憂懼裏,他們把你們聚集得太近了。這憂懼還要稍微延長。你們的城墻,也仍要把你們的家庭和你們的田地分開的。告訴我罷,阿法利斯的民眾呵,你們的房子裏有什麽?你們鎖門是為守護什麽呢?你們有和平,不就是那表現好魄力的寧靜和鼓勵麽?你們有回憶,不就是那連跨你心峰的燦爛的弓橋麽?你們有美,不就是那把你的心從木石建築上引到聖山的麽?告訴我,你們的房屋裏有這些東西麽?或者你只有舒適和舒適的欲念,那詭秘的東西,以客人的身分混了進來漸作家人,終作主翁的麽?噫,他變成一個馴獸的人,用鉤鐮和鞭笞,使你較偉大的願望變成傀儡。他的手雖…See More
Nov 26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先知》工作

於是一個農夫說,請給我們談工作。他回答說:你工作為的是要與大地和大地的精神一同前進。因為情逸使你成為一個時代的生客,一個生命大隊中的落伍者,這大隊是莊嚴的,高傲而服從的,向著無窮前進的。在你工作的時候,你是一管笛,從你心中吹出時光的微語,變成音樂。你們誰肯做一根蘆管,在萬物合唱的時候,你獨癡呆無聲呢?你們常聽人說,工作是禍殃,勞動是不幸。我卻對你們說,你們工作的時候,你們完成了大地深遠的夢之一部,他指示你那夢是從何時開頭的。而在你勞動不息的時候,你確實愛了生命。在工作裏愛了生命,就是通徹了生命最深的秘密。倘然在你的辛苦裏,將有身之苦惱和養身之詛咒,寫上你的眉間,則我將回答你,只有你眉間的汗,能洗去這些字句。你們也聽見人說,生命是黑暗的。在你疲勞之中,你附和了那疲勞的人所說的話。我說生命的確是黑暗的,除非是有了激勵;一切的激勵都是盲目的,除非是有了知識;一切的知識都是徒然的,除非是有了工作;一切的工作都是空虛的,除非是有了愛。當你仁愛地工作的時候,你便與自己、與人類、與上帝連系為一。怎樣才是仁愛地工作呢?從你的心中一抽一絲織成布帛,仿佛你的愛者要來穿此衣裳。熱情地蓋造房屋,仿佛你的愛者要…See More
Nov 25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先知》飲食

一個開飯店的老人說,請給我們談飲食。他說:我恨不得你們能依靠大地的香氣而生存,如同植物受著陽光、空氣的供養。既然你們必須殺生為食,而且從新生的動物口中奪他的母-乳-來止渴,那就讓他成為一個敬神的禮節罷。讓你的肴饌擺在祭壇上,那是叢林中和原野上的純潔清白的物品,為更純潔清白的人們而犧牲的。當你殺生的時候,心裏對他說:"在宰殺你的權力之下,我同樣地也被宰殺,我也要同樣地被吞一食。那把你送到我手裏的法律,也要把我送到那更偉大者的手裏。你和我的血都不過是澆灌天樹的一種液汁。"當你咬嚼著蘋果的時候,心裏對它說:"你的子核要在我身中生長,你來世的嫩芽要在我心中萌茁,你的芬香要成為我的氣息,我們要終年地喜樂。"在秋天,你在果園裏摘葡萄榨酒的時候,心裏說:"我也是一座葡萄園,我的果實也要摘下榨酒。和新酒一般,我也要被收存在永生的杯裏。"在冬日,當你斟酒的時候,你的心要對每一杯酒歌唱;讓那歌曲成為一首紀念秋天和葡萄園以及榨酒之歌。See More
Nov 24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先知》施予

於是一個富人說,請給我們談施與。他回答說:你把你的產業給人,那只算給了一點。當你以身布施的時候,那才是真正的施與。因為你的財產,豈不是你保留著的恐怕明日或許需要它們的東西麽?但是明日,那只過慮的犬,隨著香客上聖城去,卻把骨頭埋在無痕跡的沙土裏,明日能把什麽給他呢?除了需要的本身之外,需要還憂懼什麽呢?當你在井泉充溢的時候愁渴,那你的渴不是更難解麽?有人有許多財產,卻只把一小部分給人——他們為求名而施與,那潛藏的欲念,使他們的禮物不完美。有人只有一點財產,卻全部都給人。這些人相信生命和生命的豐富,他們的寶櫃總不空虛。有人喜樂地施與,那喜樂就是他們的酬報。有人無痛地施與,那無痛就是他們的洗禮。也有人施與了,而不覺出施與的無痛,也不尋求快樂,也不有心為善;他們的施與,如同那邊山谷裏的桂花,香氣在空際浮動。從這些人的手中,上帝在說話;在他們的眼後,上帝在俯對大地微笑。為有請求而施與的,固然是好;而未受請求,只因著默喻而施與的,是更好了。對於樂善好施的人,去尋求需要他幫助的人的快樂,比施與的快樂還大。有什麽東西你必須保留的呢?必有一天,你的一切都要交付出來;趁現在施與罷,這施與的時機是你自己的,…See More
Nov 20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先知》孩子

於是一個懷中抱著孩子的婦人說,請給我們談孩子。他說:你們的孩子,都不是你們的孩子。乃是生命為自己所渴望的兒女。他們是憑借你們而來,卻不是從你們而來,他們雖和你們同在,卻不屬於你們。你們可以給他們以愛,卻不可給他們以思想。因為他們有自己的思想。你們可以蔭庇他們的身體,卻不能蔭庇他們的靈魂。因為他們的靈魂,是住在明日的宅中,那是你們在夢中也不能想見的。你們可以努力去模仿他們,卻不能使他們來象你們。因為生命是不倒行的,也不與昨日一同停留。你們是弓,你們的孩子是從弦上發出的生命的箭矢。那射者在無窮之中看定了目標,也用神力將你們引滿,使他的箭矢迅速而遙遠地射一了出去。讓你們在射者手中的彎曲成為喜樂罷;因為他愛那飛出的箭,也愛了那靜止的弓。See More
Nov 16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先知》婚姻

愛爾美差又說,夫子,婚姻怎樣講呢?他回答說:你們一塊兒出世,也要永遠合一。在死的白翼隔絕你們的歲月的時候,他們也要合一。噫,連在靜默地憶想上帝之時,你們也要合一。不過在你們合一之中,要有間隙。讓天風在你們中間舞蕩。彼此相愛,但不要做成愛的系鏈:只讓他在你們靈魂的沙岸中間,做一個流動的海。彼此斟滿了杯,卻不要在同一杯中啜飲。彼此遞贈著面包,卻不要在同一塊上取食。快樂地在一處舞唱,卻仍讓彼此靜獨,連琴上的那些弦子也是單獨的,雖然他們在同一的音調中顫一動。彼此贈獻你們的心,卻不要互相保留。因為只有生命的手,才能把持你們的心。要站在一處,卻不要太密邇:因為殿裏的柱子,也是分立在兩旁,橡樹和松柏,也不在彼此的蔭中生長。See More
Nov 13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先知》罪與罰

於是本城的法官中,有一個走上前來說,請給我們談罪與罰。他回答說:當你的靈性*隨風飄蕩的時候,你孤零而失慎地對別人也就是對自己犯了過錯。為著所犯的過錯,你必須去叩那受福者之門,要被怠慢地等待片刻。你們的神性*象海洋;他永遠純潔不染,又像以太,他只幫助有翼者上升。他們的神性*也像太陽;他不知道田鼠的徑路,也不尋找蛇虺的洞穴。但是你們的神性*,不是獨居在你們裏面。在你們裏面,有些仍是人性*,有些還不成*人性*。只是一個未成形的侏儒,睡夢中在煙霧裏蹣跚,自求覺醒。我現在所要說的,就是你們的人性*。因為那知道罪與罪的刑罰的,是他,而不是你的神性*,也不是煙霧中的侏儒。我常聽見你們論議到一個犯了過失的人,仿佛他不是你們的同人,只象是個外人,是個你們的世界中的闖入者。我卻要說,連那聖潔和正直的,也不能高於你們每人心中的至善。所以那奸邪的懦弱的,也不能低於你們心中的極惡。如同一片樹葉,除非得到全樹的默許,不能獨自變黃。所以那作惡者,若沒有你們大家無形中的慫恿,也不會作惡。如同一個隊伍,你們一同向著你們的神性*前進。你們是道,也是行道的人。當你們中間有人跌倒的時候,他是為了他後面的人而跌倒,是一塊絆腳石…See More
Nov 10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先知》自由

於是一個辯士說,請給我們談自一由。他回答說:在城門邊,在爐火光前,我曾看見你們俯伏敬拜自己的"自一由",甚至於像那些囚奴,在誅戮他們的暴君之前卑屈,頌贊。噫,在廟宇的林中,在城堡的影裏,我曾看見你們中之最自一由者,把自一由像枷銬似地戴上。我心裏憂傷,因為只有那求自一由的願望也成了羈飾,你們再不以自一由為標竿、為成就的時候,你們才是自一由了。當你們的白日不是沒有牽掛,你們的黑夜也不是沒有願望與憂愁的時候,你們才是自一由了。不如說是當那些事物包圍住你的生命,而你卻能赤一裸地無牽掛地超騰的時候,你們才是自一由了。但若不是在你們了解的曉光中,折斷了縫結你們晝氣的鎖鏈,你們怎能超脫你們的白日和黑夜呢?實話說,你們所謂的自一由,就是最堅牢的鎖鏈,雖然那鏈環閃爍在日光中炫耀了你們的眼目。自一由豈不是你們自身的碎片?你們願意將它拋棄換得自一由麽?假如那是你們所要廢除的一條不公平的法律,那法律卻是你們用自己的手寫在自己的額上的。你們雖燒毀你們的律書,傾全海的水來沖洗你們法官的額,也不能把它抹掉。假如那是個你們所要廢黜的暴君,先看他的建立在你心中的寶座是否毀壞。因為一個暴君怎能轄制自一由和自尊的人呢?除非…See More
Nov 8
Spílaio skiá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先知》歡樂與悲哀

於是一個婦人說,請給我們講歡樂與悲哀。他回答說:你的歡樂,就是你的去了面具的悲哀。連你那湧溢歡樂的井泉,也常是充滿了你的眼淚。不然又怎樣呢?悲哀的創痕在你身上刻的越深,你越能容受更多的歡樂。你的盛酒的杯,不就是那曾在陶工的窯中燃一燒的坯子麽?那感悅你的心神的笛子,不就是曾受尖刀挖刻的木管麽?當你歡樂的時候,深深地內顧你的心中,你就知道只不過是曾使你悲哀的,又在使你歡樂。當你悲哀的時候,再內顧你的心中,你就看出實在是那曾使你喜悅的,又在使你哭泣。你們有些人說:"歡樂大於悲哀。"也有人說:"不,悲哀是更大的。"我卻要對你們說,它們是不能分開的。它們一同來到,當這一個和你同席的時候,要記得那一個正在你床上酣眠。真的,你是天平般懸在悲哀與歡樂之間。只有在盤空的時候,你才能靜止,持平。當守庫者把你提起來稱他的金銀的時候,你的哀樂就必需升降了。See More
Nov 7

Spílaio skiá's Blog

紀伯倫·沙與沫(冰心翻譯)14

Posted on August 1, 2017 at 12:12pm 0 Comments

 我寧可做人類中有夢想和有完成夢想的願望的、最渺小的人,而不願做一個最偉大  的、無夢想、無願望的人。

 

 最可憐的人是把他的夢想變成金銀的人。

 

 我們都在攀登自己心願的高一峰。如果另一個登山者偷了你的糧袋和錢包,而把糧  袋裝滿了,錢包也加重了,你應當可憐他;

 

 這攀登將為他的肉一體增加困難,這負擔將加長他的路程。…

Continue

紀伯倫·沙與沫(冰心翻譯)13

Posted on August 1, 2017 at 12:12pm 0 Comments

 一個人是在人造的法律之上,直到他犯了抵觸人造的慣例的罪......

 

 

 一個人是在人造的法律之上,直到他犯了抵觸人造的慣例的罪;

 

 在此以後,他就不在任何人之上,也不在任何人之下。

 

 zheng府是你和我之間的協定。你和我常常是錯誤的。

 …

Continue

紀伯倫·法律

Posted on July 7, 2017 at 6:44pm 0 Comments

於是一個律師說,但是,我們的法律怎麽樣呢,夫子?

他回答說:你們喜歡立法,

卻也更喜歡犯法。

如同那在海濱遊戲的孩子,勤懇地建造了沙塔,然後又嘻笑地將它毀壞。

但是當你們建造沙塔的時候,海洋又送許多的沙土上來,

到你們毀壞那沙塔的時候,海洋又與你們一同哄笑。

真的,海洋常和天真的人一同哄笑。…

Continue

紀伯倫·逸樂 (5)

Posted on July 7, 2017 at 6:39pm 0 Comments

這裏沒有墳墓。

這些山嶺和平原只是搖籃和墊腳石,

無論何時你從祖宗墳墓上走過,你若留意,你就會看見你們自己和子女們在那裏攜手跳舞。

真的,你們常在不知不覺中作樂。

 

 別人曾來到這裏,為了他們在你們信仰上的黃金般的應許,你們所付與的只是財富、權…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