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佩·在路上的重慶五詩人(上)

開篇詞

如下文字請勿修改和曲解。這里談及的五位重慶青年所涉及的話題,僅僅是對在成長中的詩人們的討論。這些在他們各自生活中或步行、或小跑、或狂奔的現代漢詩寫作者,與各位編者和讀者的生活並沒有什麽兩樣,他們不過是在各自的生存空間里加入了另一種烏托邦生活、他們說出的不過就是一些個體心靈史片斷而已。在觀察他們每一個人時,我遵循的是英籍德語作家卡內蒂的話:“在文學中留下許多未說出的事物是重要的。這樣才有可能辨別在多大程度上一個作家(詩人)所知道的多於他所說的,這樣他的沈默就不是陰郁的而是智慧的標志。”

重慶作為上個世紀尤其是七、八十年代的詩歌重鎮,湧現了諸如傅天琳、李鋼、王川平、梁平、柏銘久、華萬里等一大批優秀的詩歌寫作者,他們在各自的人生空間里抒寫心靈經驗,這也是一批具有良好天資的詩人,諸如《藍水兵》、《夢話》等業已成為當代詩歌名篇。他們的成名或許與其所在的時代和歷史機遇有某種聯系,但我們更多的是見到了這樣一群人的另一面——作為詩人所必備的心靈能力。就如我所喜愛的法國詩人洛特雷阿蒙說過的:天資保證心靈的能力。他們用這樣的能力維持了在時代生活中一閃即逝的臉龐。

我所理解的九十年代重慶青年詩歌,主要指向出生於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的青年詩人的創作。除了我們將看到的五詩人,還有局限於篇幅未被專門談及的董繼平、邱正倫、冉冉、燕曉冬、菲可、冉仲景、大車、沈利、馬聯、吳衛平、吳向陽、安西、吳巖松、趙興中、林濤、李尚朝、劉清泉、鐘斌等,他們中的一部分或許將會被時代生活徹底忘卻,但作為一群個體寫作者,這樣的努力已經完成了使命,並融入了真正的九十年代重慶生活。

作為一座現代城池的重慶,我們不敢說一群寫作分行文字的詩人已經構成了城市靈魂的一部分,他們或許與在本土上生活的居民毫無關聯,而我們將看到的是被流逝的時代秘密心臟的一部分——那段成為過去的時間里的氧或血。

李元勝:智性寫作或日常經驗的撫摩者

2000年冬天,一些居住在重慶的詩歌有心人,又一次從一本刊物上發現了李元勝的蹤跡。當中國權威刊物《詩刊》12期頭條載著李元勝的一大組詩抄抵達重慶的時候,人們正在翻看著這樣一個詩人所主編的另一份報紙副刊文章,人們仍在關註他;但是,這樣的關註並未減少李元勝詩抄所帶來的驚訝。

這是一個富有意味的關註,這樣的關註緣於《詩刊》編者寄語中的一段話:“當這一期刊物來到你手上的時候,20世紀就要過去了。在辭別這個偉大世紀的時候,我們在這一年用“每月新星”,這個推薦青年詩人們的專欄,讓今夜詩的星空更加燦爛。我們也希望這些年輕而有朝氣的青年詩人們,用他們心靈的光芒迎接著新世紀的曙光。”

作為“國刊”的《詩刊》在世紀之交推出李元勝詩抄是不是一種暗示?

其實,“八、九十年代青年詩人”應是對李元勝更為準確的描述。在八十年代被歸納為大學生寫作的李元勝正如他自己所描述的一樣,對語言的可能性產生了極大的關註。他說,八十年代,我的寫作像是一種無法停下來的狂熱訓練,我迫切地想知道,一個人在語言里究竟能幹些什麽。我有這樣一種感覺,語言是無所不能的,只要我願意,語言總會在某個時候能讓我變得更輕,甚至,讓我飛起來。

進入九十年代的李元勝詩歌,則呈現出一種對周遭生活的真實判斷,這樣的判斷經歷了對細節的精心挑選,避免了詩歌中的淩空蹈虛,對日常經驗的重視使他的詩走向一種更為成熟的寫作。他從經歷中路過,他放棄日常事物的龐雜,他將心靈所獲視為經驗的主要部分,從而促成了李元勝詩歌的特質——從對日常經驗的積累一發上升為對時間的準確判斷。因此,他又說道,九十年代,我的寫作慢慢轉變了方向,我只是想越來越具體地知道,什麽是語言所不能的。由此,我們看到的李元勝進入了具有“中國精神”的境界寫作里。

我所知道的李元勝是一個重視世界範圍詩歌大師的詩人,我們在李元勝詩歌中卻看不到任何別人的影子,我在想,這和一個詩人的本真、天資和特質有極大的關聯。我是說,我們可以看到他與世界範圍的詩歌作品的比較,這個比較所呈現出的每一個過程就是發現自身,他發現,而絕不是學習,也不是借鑒,更不是模仿。由此形成了這一個李元勝對世界上一切轉瞬即逝的事物的判斷,這個判斷是李元勝的判斷,並且從李元勝的過程一發而上升為世界對自身的判斷,時間由此得以彰現。

李元勝詩歌小批:從文本細讀的新批評方法出發,我們看到了李元勝詩歌里的抒情趣味和智性寫作特質。在他的作品中我們常常可以見到兩個對象,一個是被用來借喻的、沒有生命的自然,一個是向作者的轉折,他現在變得內在了,或者大家都以為是這樣。我們在認同的同時偶有被刺痛的感受,就像一個在生活中很久的人,他註重了內心生活,且沒有忘卻關註時代精神的變化,他領悟到,作為詩人的人群尚要關註更多的時間因素在廣大人群(尤其是低層)中的變化,這個變化將伴隨詩歌進入歷史;更何況,一個不斷保持自己的人,如若沒有打破舊我、建立新我的勇氣,他內心的光僅會照亮有限的時代和有限的人群。

楊礦:快馬和它自己的時代

想象中的楊礦就是這樣的:一萬匹快馬中的一匹。他不緊不慢,有時會突然跑在前面,有時又故意掉在稍後。因此,這樣一個詩人從他的八十年代開始,一直保持了與速度的一種若即若離的狀態;因此,馬匹中的大夥兒就對他形成了一種印象,此馬非同小可,他稍一發勁,就會超出更多的馬匹。

八十年代曾以《玄想與內情》蜚聲詩壇的楊礦,是一個快跑好手。那正是一個萬馬奔騰的好時代,一匹又一匹快馬從詩壇沖出,濺起一片叫好聲,而楊礦的出現總會令在場的馬匹驚慌。噠噠的馬蹄一遍遍響過,留下思想者分行的腳印。

今次在2001年第七期《詩刊》上又讀到了楊礦久違的作品,被放在“青春方陣”中的楊礦作品組詩《水井灣》,顯示了一個實力派詩人的魅力,這份魅力是與眾不同的,因為他經歷過八十年代現代詩歌的傳統,更顯示了這樣一組詩歌的功力。

“那些寂寞得斷氣的石徑/彎彎曲曲,長年沒有名字/從雕花的樹通往刻字的江/就像水井灣沒有水井/有的只是一些脈搏早晚的閉合/紅色的房子,夾在黑色的過道里”(《關於井》)。奇幻的意象常常是詩人呈現天分的有效途徑,在這樣一個過程中,有深深的平靜如地下河流通過水井時看不見的波紋,我們可以把這個叫做真正的內斂。

富有象征意味的楊礦作品,在傳達出悠遠意象的同時,讓我們體悟到靜止的時間。“迎風站立,我的內臟西移/怦騰的心泅渡在黑夜的上遊/咒語里入口深紅的黑夜/卷曲了嘴唇邊蟲蛀的刀痕/側身掀起石板上腐爛的蟬鳴/草叢中的星星老態龍鐘”(《江邊的路》)。一些下沈的事物在楊礦的作品中得到彰顯,仿佛八十年代再次在夢中出現。

現實中的楊礦似乎一直是一個在忙碌中的人,他腳步如風,行影不離,常常見到的他就是一個埋頭行路的人。偶爾,我們也會在一些場合碰面,但他依然一幅匆匆模樣。由此我們知道這是一個腳踏實地的詩人,他也許是一個工作體驗者、一個熱愛工作的人;他會很戀家,有一個漂亮的妻子和一個靈氣四逼的兒子,也許他會很滿足於工作和家庭,他的工作和家庭因此而具有了不一般的意義。

因為有了這樣一些因素,我們見到的楊礦就是那一個認真對待詩歌的寫作者。你在他的詩中見不到一點投機,這是一個真實詩人對自己周遭真實的判斷,和由此得到的人生經驗,並一再從他的詩中得以顯現。

楊礦詩歌小批:我們不能對一個從他自己的時代走出的詩人進行過多的評判,有時候,這樣一些局外的評判尤其顯得無力。人們知道,要想獲得更多的批評經驗,你必須有足夠的勇氣通過作者幽深的心靈,你如果把握不準這樣一個標準,你將失去與對象的交流。當你看見一個詩人從你們共同的時代走過,你得捉住他,像捉住一段飄逝的時光。對於楊礦作品,我想可以把更多的機會留待閱讀者,因為對於一個新的發現,發現者會將這樣一個秘密保守三天,三天之後,即第二天的第二天,你會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作者的時代,而一直與你進行交談的,其實正是詩人楊礦本身。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Latest Activity

Priyatamā posted a blog post
12 minutes ago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36 minutes ago
家就在这里 posted a blog post
9 hours ago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9 hours ago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9 hours ago
絲經 庫 posted a blog post
10 hours ago
O noc Sob posted a video

《向演講家致敬》Scent of a Woman 女人香

one of the most stirring speech ~~ scent of a woman 《女人香》(英語:Scent of a Woman)是一部於1992年上映的美國電影。電影敘述了一名私立高中的學生,為一位脾氣暴躁的眼盲退休軍官擔任助手。由艾爾·帕西諾、克里斯·歐唐納(Chris O'Donnell)、詹姆士·瑞布霍恩(James Rebhorn)、菲利浦·西摩·霍夫曼以及賈布瑞·安瓦爾(Gabrielle…
10 hours ago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11 hours ago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