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èmes lieu
  • Female
  • Bintangor, Sarawak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Poèmes lieu's Friends

  • Paetiyo
  • Bayrut Alhabib
  • Eamman Habibatah
  • Dushanbe 杜善貝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瑪琳娜
  • TV Plus
  • Récupérer
  • Uta no kabe
  • 梭羅河畔
  • 三演 義國
  • Sogno Realtà
  • Khalak Khalayak

Gifts Received

Gift

Poèmes lieu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Poèmes lieu's Page

Latest Activity

Poèmes lieu posted a blog post

重慶金佛山

金佛山位於重慶南部南川市境內,屬大婁山山脈,由金佛、箐壩、柏枝三山組成。金佛山是國家風景名勝區、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國家森林公園、國家自然遺產、國家首批科普教育基地。下面是為大家帶來的重慶金佛山導遊詞,希望可以幫助大家。…See More
Friday
Poèmes lieu posted a blog post

重慶武隆喀斯特

從人類對世界的想像,到為了滿足好奇心而開始的探險,只要有洞就鑽、有山就爬,發展出不少的神話與傳說,也成為許多電影的拍攝題材。像是1993年,六位武隆江口鎮的農民,在喝酒壯膽後,進入誰都不敢去的洞中,卻破除了「芙蓉洞」的不祥傳說,也揭開了如此美景的地下奇觀,究竟洞內藏有什麼世紀之謎,現在就讓我們馬上來看看吧!(原載:傑瑞說到哪 部落格)  重慶武隆芙蓉洞│探索地下世界奇觀,飽覽喀斯特地貌 自芙蓉洞被發現以來,經過世界各國專家的探索下,2007年成功被列入世界自然遺產唯一的洞穴,也是中國第一個被列入世遺的溶洞,因近期封閉整修,直到2017年5月才又重新開放。 世遺唯一洞穴「…See More
Nov 7
Poèmes lieu posted a blog post

月夜神星:重慶洪崖洞

像乞丐般落魄地活著,朝不保夕;像土豪般耀眼地活著,受盡非議;哪樣更糟?哪樣更好?活著,始終是一場終極挑戰。身為人,我們走自己的路,也許會艱難、也許會孤單、也許會困惑,但也許心靈會很輕松,也許終點的風景仍會美麗,因為生命本身神聖不可侵犯。可身為建築,若執意走自己的路,註定會艱難、註定會孤單、註定會滅亡,那滅亡之力,勢如破竹,不可抵擋,若妄想反抗,得來的便是死亡。圖片來自…See More
Oct 31
Poèmes lieu posted a blog post

藕塘孤荷:重慶白鶴梁水下博物館

參觀重慶市涪陵區白鶴梁水下博物館是兩個多月前的事了。從重慶市區乘車,和幾個朋友一起,花了兩個小時,才到達白鶴梁水下博物館附近。走進博物館,過了檢票口,就進入了「岸上陳列館」部分,首先看見的是與大門對面的浮雕牆,這是序廳的前言部分。解說員介紹了白鶴梁的歷史簡況。白鶴梁位於長江三峽庫區上游涪陵城北的長江中,是一塊長約1600米,寬16米的天然巨型石樑小島。白鶴梁景觀是三峽文物景觀中唯一的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三峽蓄水之前,每年12月到次年3月長江水枯的時候,露出水面。白鶴梁的得名,一說是因為早年常有白鶴群集聚在樑上,引頸高吭;另一說是相傳唐朝時朱真人在此修煉,後得道,乘鶴仙去,故名「白鶴梁」。古人認為,冬天長江的水位回落到一定位置時,第二年一定是個風調雨順的豐收年,於是人們就用「刻石魚」的方法記錄長江枯水水位。每當石魚露出,就成為一件盛事,人們在長江上聚會,在白鶴樑上刻石記載,文人墨客也賦詩填詞。白鶴梁題刻始刻於唐朝廣德元年,即公元763年,現存題刻165段,3萬餘字,石魚18尾,其中涉及水文價值的題刻有108段,記載了唐代至現代1963年共1200年間的72個枯水年份,系統地反映了長江中…See More
Oct 25
Poèmes lieu posted a blog post

胡文輝:重慶釣魚城 (下)

金庸在註裏引錄了《元史·憲宗本紀》的原文,但刪節得七零八落,讓人不明所以。其實原文大體如此:“丁卯,大淵請攻合州,俘男女八萬余。……丁醜,督諸軍戰城下。辛巳,攻一字城。癸未,攻鎮西門。三月,攻東新門、奇勝門、鎮西門小堡。……乙未,攻護國門。……癸亥,帝崩於釣魚山……”元軍攻下合州之後,進而圍攻釣魚城,“一字城”、“鎮西門”、“東新門”、“奇勝門”都是釣魚城的防禦地點,而蒙哥明明是“崩於釣魚山”,也即釣魚城下的前線——但這關鍵的一句,金庸的引文卻成了:“癸亥,帝崩。”“釣魚山”竟沒了蹤影。這可說是割裂了辭句,也扭曲了文義。金庸不知道釣魚城,是很可惜的。我臆想,假若金庸知道釣魚城,恐怕他就不必生造蒙哥死在襄陽的情節,而會將《神雕俠侶》大結局的地點放回到合川釣魚城吧?這樣的話,故事既吻合史實,也更有營造情節的空間。要知道,以釣魚城那樣絕異的地形和場景,該是多麽好的一個舞臺,可以讓郭靖、楊過大顯身手啊!金庸錯過了釣魚城。釣魚城也錯過了金庸。郭沫若的《釣魚城訪古》一開頭就說:“自己是四川人,很慚愧,連釣魚城這個輝煌的古跡,以前卻不曾知道。”那麽,金庸不知道釣魚城,就更不算什麽了。不妨說,郭沫若不…See More
Oct 1
Poèmes lieu posted a blog post

胡文輝:重慶釣魚城 (中)

【三】可歌可泣的釣魚城事跡,在最當紀念的時候,到底沒有多少人紀念,在最當成為歷史焦點的時候,到底沒有成為歷史焦點。什麽緣故呢?我首先想到的,是釣魚城抗敵的終局。釣魚城的抗敵再“堅苦”,再“卓絕”,南宋最終還是滅亡了,則釣魚城終究不是一個吉利的抗戰符號吧。(可是,按此邏輯,文天祥、林則徐又何嘗是吉利的抗戰符號呢?)還有,釣魚城最終是不戰而降的。釣魚城堅持到南宋都城陷落兩年多之後,在趙宋王朝滅亡已成定局的情形下,俯首屈膝而能救濟一城數以萬計的軍民性命,在現代戰爭觀而論,不失為有榮譽的投降。(在日本電影《傀儡之城》裏,小小的忍城以未足兩千之眾,不屈服於豐臣秀吉的兩萬大軍,直到主公北條氏的本城小田原陷落之後,才接受北條氏之命而降,幾乎成了凱旋式的投降。而論時間論規模,釣魚城的抵抗較之忍城都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但從民族主義的慣常話語來說,投降畢竟是投降,這個結局是不完滿、有汙點的。釣魚城之降,由主將王立拍板,而居間疏通的關鍵人物,則是熊耳夫人——她原是蒙古方面成都總帥李德輝的親妹,在戰亂中為宋兵俘虜,又成了王立的義妹。於是郭沫若在《釣魚城訪古》裏就說:“王立者貳臣降將,他的所謂‘義妹熊耳夫人’…See More
Sep 12
Poèmes lieu posted a blog post

胡文輝:重慶釣魚城 (上)

東海有釣魚島。北京有釣魚臺。重慶有釣魚城。我知道釣魚城,或者說,我特別留意到釣魚城,大約是過去檢讀過姚從吾的論文《元憲宗(蒙哥汗)的大舉征蜀與他在合州釣魚城的戰死》、《宋蒙釣魚城戰役中熊耳夫人家世及王立與合州獲得保全考》、《余玠評傳》的緣故。姚是我列入了《現代學林點將錄》裏的人物,專研北方邊疆民族史,尤重在蒙元史研究,我原來設法配齊了他的著述,以上諸文皆見於臺灣版《姚從吾先生全集》第六冊。…See More
Aug 4
Poèmes lieu posted a blog post

朱自清·春

盼望著,盼望著,東風來了,春天的腳步近了。一切都像剛睡醒的樣子,欣欣然張開了眼。山朗潤起來了,水長起來了,太陽的臉紅起來了。小草偷偷地從土裏鉆出來,嫩嫩的,綠綠的。園子裏,田野裏,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滿是的。坐著,躺著,打兩個滾,踢幾腳球,賽幾趟跑,捉幾回迷藏。風輕悄悄的,草綿軟軟的。桃樹、杏樹、梨樹,你不讓我,我不讓你,都開滿了花趕趟兒。紅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花裏帶著甜味,閉了眼,樹上仿佛已經滿是桃兒、杏兒、梨兒!花下成千成百的蜜蜂嗡嗡地鬧著,大小的蝴蝶飛來飛去。野花遍地是:雜樣兒,有名字的,沒名字的,散在草叢裏,像眼睛,像星星,還眨呀眨的。“吹面不寒楊柳風”,不錯的,像母親的手撫摸著你。風裏帶來些新翻的泥土的氣息,混著青草味,還有各種花的香,都在微微潤濕的空氣裏醞釀。鳥兒將窠巢安在繁花嫩葉當中,高興起來了,呼朋引伴地賣弄清脆的喉嚨,唱出宛轉的曲子,與輕風流水應和著。牛背上牧童的短笛,這時候也成天在嘹亮地響。雨是最尋常的,一下就是三兩天。可別惱,看,像牛毛,像花針,像細絲,密密地斜織著,人家屋頂上全籠著一層薄煙。樹葉子卻綠得發亮,小草也青得逼你的眼。傍晚時候,上燈了,一點點黃暈…See More
Jun 19, 2017
Poèmes lieu posted a blog post

朱自清·松堂遊記

去年夏天,我們和S君夫婦在松堂住了三日。難得這三日的閑,我們約好了什麽事不管,只玩兒,也帶了兩本書,卻只是預備閑得真沒辦法時消消遣的。出發的前夜,忽然雷雨大作。枕上頗為悵悵,難道天公這麽不做美嗎!第二天清早,一看卻是個大晴天。上了車,一路樹木帶著宿雨,綠得發亮,地下只有一些水塘,沒有一點塵土,行人也不多。又靜,又幹凈。想著到還早呢,過了紅山頭不遠,車卻停下了。兩扇大紅門緊閉著,門額是國立清華大學西山牧場。拍了一會門,沒人出來,我們正在沒奈何,一個過路的孩子說這門上了鎖,得走旁門。旁門上掛著牌子,“內有惡犬”。小時候最怕狗,有點趑趄。門裏有人出來,保護著進去,一面吆喝著汪汪的群犬,一面只是說,“不礙不礙”。過了兩道小門,真是豁然開朗,別有天地。一眼先是亭亭直上,又剛健又婀娜的白皮松。白皮松不算奇,多得好,你擠著我我擠著你也不算奇,疏得好,要像住宅的院子裏,四角上各來上一棵,疏不是?誰愛看?這兒就是院子大得好,就是四方八面都來得好。中間便是松堂,原是一座石亭子改造的,這座亭子高大軒敞,對得起那四圍的松樹,大理石柱,大理石欄幹,都還好好的,白,滑,冷。由皮松沒有多少影子,堂中明窗凈幾,坐下來…See More
Jun 16, 2017
Poèmes lieu posted a blog post

朱自清·買書

買書也是我的嗜好,和抽煙一樣。但這兩件事我其實都不在行,尤其是買書。在北平這地方,像我那樣買,像我買的那些書,說出來真寒塵死人;不過本文所要說的既非訣竅,也算不得經驗,只是些小小的故事,想來也無妨的。在家鄉中學時候,家裏每月給零用一元。大部分都報效了一家廣益書局,取回些雜志及新書。那老板姓張,有點兒抽肩膀,老是捧著水煙袋;可是人好,我們不覺得他有市儈氣。他肯給我們這班孩子記帳。每到節下,我總欠他一元多錢。他催得並不怎麽緊;向家裏商量商量,先還個一元也就成了。那時候最愛讀的一本《佛學易解》(賈豐臻著,中華書局印行)就是從張手裏買的。那時候不買舊書,因為家裏有。只有一回,不知哪兒來檢《文心雕龍》的名字,急著想看,便去舊書鋪訪求:有一家拿出一部廣州套版的,要一元錢,買不起;後來另買到一部,書品也還好,紙墨差些,卻只花了小洋三角。這部書還在,兩三年前給換上了磁青紙的皮兒,卻顯得配不上。到北平來上學入了哲學系,還是喜歡找佛學書看。那時候佛經流通處在西城臥佛寺街鷲峰寺。在街口下了車,一直走,快到城根兒了,才看見那個寺。那是個陰沈沈的秋天下午,街上只有我一個人。到寺裏買了《因明入正理論疏》、《百法明…See More
Jun 14, 2017
Poèmes lieu posted a blog post

朱自清·初到清華記

從前在北平讀書的時候,老在城圈兒裏呆著。四年中雖也遊過三五回西山,卻從沒來過清華;說起清華,只覺得很遠很遠而已。那時也不認識清華人,有一回北大和清華學生在青年會舉行英語辯論,我也去聽。清華的英語確是流利得多,他們勝了。那回的題目和內容,已忘記幹凈;只記得覆辯時,清華那位領袖很神氣,引著孔子的什麽話。北大答辯時,開頭就用了furiously一個字敘述這位領袖的態度。這個字也許太過,但也道著一點兒。那天清華學生是坐大汽車進城的,車便停在青年會前頭;那時大汽車還很少。那是冬末春初,天很冷。一位清華學生在屋裏只穿單大褂,將出門卻套上厚厚的皮大氅。這種“行”和“衣”的路數,在當時卻透著一股標勁兒。初來清華,在十四年夏天。剛從南方來北平,住在朝陽門邊一個朋友家。那時教務長是張仲述先生,我們沒見面。我寫信給他,約定第三天上午去看他。寫信時也和那位朋友商量過,十點趕得到清華麽,從朝陽門哪兒?他那時已經來過一次,但似乎只記得“長林碧草”,——他寫到南方給我的信這麽說——說不出路上究竟要多少時候。他勸我八點動身,雇洋車直到西直門換車,免得老等電車,又換來換去的,耽誤事。那時西直門到清華只有洋車直達;後來知…See More
Jun 13, 2017
Poèmes lieu posted a blog post

朱自清·綏行紀略

十八日奉教職員公會會長馮芝生先生之命,攜帶同仁捐款二千元,前往綏遠及平地泉慰勞前方抗戰將士。晚六時許,在清華園站上車,偕行者有學生自治會代表王達仁先生,燕大中國教職員會代表梅貽寶先生,學生會代表朱燾譜先生,新聞學系同學王若蘭女士。三等車有臥鋪,有暖氣,褥子及枕頭均潔白;惟室中未免太暖耳。十九日早過平地泉,有受傷官長一人,用繃架擡上火車。車門嫌窄,擡入極為不易。後知此受傷之人乃三十五軍二一八旅參謀席卓先生,系在紅格爾圖被飛機擲彈炸傷胸部,用載重汽車送至平地泉,再由火車送綏。席先生經百余裏之顛簸,上火車時繃架又再三轉側,當時情形極為痛苦,但不能言。抵綏後即送往教會所辦之公醫院,經打三針,惟失血過多,勢甚危險。記此以見前方醫藥及救護之缺乏也。車離平地泉,遇合眾社訪員瑞典蘇德邦先生,談話甚多。證以後來所聞,其語亦不盡確。但謂十八晚曾晤傅主席,傅主席有決心與自信,又謂綏遠人心極安定,則皆實情也。又謂北平英文《時事日報》曾傳卓資山美教士夫婦被擄,絕無其事。彼昨猶晤該教士。惟該教士因報載被擄消息,反覺疑懼。蘇謁傅主席時曾談及此事,傅主席謂綏境治安毫無問題。時蘇又雲,車過卓資山,該教士或在站台上,當即…See More
Jun 4, 2017
Poèmes lieu posted a blog post

朱自清·白馬湖

今天是個下雨的日子。這使我想起了白馬湖;因為我第一回到白馬湖,正是微風飄蕭的春日。白馬湖在甬紹鐵道的驛亭站,是個極小極小的鄉下地方。在北方說起這個名字,管保一百個人一百個人不知道。但那卻是一個不壞的地方。這名字先就是一個不壞的名字。據說從前(宋時?)有個姓周的騎白馬入湖仙去,所以有這個名字。這個故事也是一個不壞的故事。假使你樂意搜集,或也可編成一本小書,交北新書局印去。白馬湖並非圓圓的或方方的一個湖,如你所想到的,這是曲曲折折大大小小許多湖的總名。湖水清極了,如你所能想到的,一點兒不含糊像鏡子。沿鐵路的水,再沒有比這裏清的,這是公論。遇到旱年的夏季,別處湖裏都長了草,這裏卻還是一清如故。白馬湖最大的,也是最好的一個,便是我們住過的屋的門前那一個。那個湖不算小,但湖口讓兩面的山包抄住了。外面只見微微的碧波而已,想不到有那麽大的一片。湖的盡裏頭,有一個三四十戶人家的村落,叫做西徐嶴,因為姓徐的多。這村落與外面本是不相通的,村裏人要出來得撐船。後來春暉中學在湖邊造了房子,這才造了兩座玲瓏的小木橋,築起一道煤屑路,直通到驛亭車站。那是窄窄的一條人行路,蜿蜒曲折的,路上雖常不見人,走起來卻不見寂…See More
May 23, 2017
Poèmes lieu posted a blog post

朱自清·外東消夏記

引子這個題目是仿的高士奇的《江村消夏錄》。那部書似乎專談書畫,我卻不能有那麽雅,這裏只想談一些世俗的事。這回我從昆明到成都來消夏。消夏本來是避暑的意思。若照這個意思,我簡直是鬧笑話,因為昆明比成都涼快得多,決無從涼處到熱處避暑之理。消夏還有一個新意思,就是換換生活,變變樣子。這是外國想頭,摩登想頭,也有一番大道理。但在這戰時,誰還該想這個!我們公教人員誰又敢想這個!可是既然來了,不管為了多俗的事,也不妨取個雅名字,馬虎點兒,就算他消夏罷。誰又去打破沙缸問到底呢?但是問到底的人是有的。去年參加昆明一個夏令營,營地觀音山。七月二十三日便散營了。前一兩天,有遊客問起,我們向他說這是夏令營,就要結束了。他道,“就結束了?夏令完了嗎?”這自然是俏皮話。問到底本有兩種,一是“耍奸心”,一是死心眼兒。若是耍奸心的話,這兒消夏一詞似乎還是站不住。因為動手寫的今天是八月二十八日,農歷七月初十日,明明已經不是夏天而是秋天。但“錄”雖然在秋天,所“錄”不妨在夏天;《消夏錄》盡可以只錄消夏的事,不一定為了消夏而錄。還是馬虎點兒算了。外東一詞,指的是東門外,跟外西,外南,外北是姊妹花的詞兒。成都住的人都懂,但是…See More
May 22, 2017
Poèmes lieu posted a blog post

北平淪陷那一天

二十六年七月二十七日的下午,風聲很緊,我們從西郊搬到西單牌樓左近胡同裏朋友的屋子裏。朋友全家回南,只住著他的一位同鄉和幾個仆人。我們進了城,城門就關上了。街上有點亂,但是大體上還平靜。聽說敵人有哀的美敦書給我們北平的當局,限二十八日答覆,實在就是叫咱們非投降不可。要不然,二十八日他們便要動手。我們那時雖然還猜不透當局的意思。但是看光景,背城一戰是不可免的。二十八日那一天,在床上便聽見隆隆的聲音。我們想,大概是轟炸西苑兵營了。趕緊起來,到胡同口買報去。胡同口正沖著西長安街。這兒有西城到東城的電車道,可是這當兒兩頭都不見電車的影子。只剩兩條電車軌在閃閃的發光。街上洋車也少,行人也少。那麽長一條街,顯得空空的,靜靜的。胡同口,街兩邊走道兒上卻站著不少閑人,東望望,西望望,都不做聲,像等著什麽消息似的。街中間站著一個警察,沈著臉不說話。有一個騎車的警察,扶著車和他咬了幾句耳朵,又匆匆上車走了。報上看出咱們是決定打了。我匆匆拿著報看著回到住的地方。隆隆的聲音還在稀疏的響著。午飯匆匆的吃了。門口接二連三的叫“號外!號外!”買進來搶著看,起先說咱們搶回豐台,搶回天津老站了,後來說咱們搶回廊坊了,最後…See More
May 20, 2017
Poèmes lieu posted a blog post

朱自清·蒙自雜記

我在蒙自住過五個月,我的家也在那裏住過兩個月。我現在常常想起這個地方,特別是在人事繁忙的時候。蒙自小得好,人少得好。看慣了大城的人,見了蒙自的城圈兒會覺得像玩具似的,正像坐慣了普通火車的人,乍踏上個碧石小火車,會覺得像玩具似的一樣。但是住下來,就漸漸覺得有意思。城裏只有一條大街,不消幾趟就走熟了。書店,文具店,點心店,電筒店,差不多閉了眼可以找到門兒。城外的名勝去處,南湖,湖裏的崧島,軍山,三山公園,一下午便可走遍,怪省力的。不論城裏城外,在路上走,有時候會看不見一個人。整個兒天地仿佛是自己的;自我擴展到無窮遠,無窮大。這教我想起了台州和白馬湖,在那兩處住的時候,也有這種靜味。大街上有一家賣糖粥的,帶著賣煎粑粑。桌子凳子乃至碗匙等都很幹凈,又便宜,我們聯大師生照顧的特別多。掌櫃是個四川人,姓雷,白發蒼蒼的。他臉上常掛著微笑,卻並不是巴結顧客的樣兒。他愛點古玩什麽的,每張桌子上,竹器瓷器占著一半兒;糖粥和粑粑便擺在這些桌子上吃。他家裏還藏著些“精品”,高興的時候,會特地去拿來請顧客賞玩一番。老頭兒有個老伴兒,帶一個夥計,就這麽活著,倒也自得其樂。我們管這個鋪子叫“雷稀飯”,管那掌櫃的也叫…See More
May 18, 2017

Poèmes lieu's Blog

重慶金佛山

Posted on November 9, 2018 at 5:43pm 0 Comments

金佛山位於重慶南部南川市境內,屬大婁山山脈,由金佛、箐壩、柏枝三山組成。金佛山是國家風景名勝區、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國家森林公園、國家自然遺產、國家首批科普教育基地。下面是為大家帶來的重慶金佛山導遊詞,希望可以幫助大家。…

Continue

重慶武隆喀斯特

Posted on October 26, 2018 at 10:31pm 0 Comments

從人類對世界的想像,到為了滿足好奇心而開始的探險,只要有洞就鑽、有山就爬,發展出不少的神話與傳說,也成為許多電影的拍攝題材。像是1993年,六位武隆江口鎮的農民,在喝酒壯膽後,進入誰都不敢去的洞中,卻破除了「芙蓉洞」的不祥傳說,也揭開了如此美景的地下奇觀,究竟洞內藏有什麼世紀之謎,現在就讓我們馬上來看看吧!(原載:傑瑞說到哪 部落格)



 …
Continue

月夜神星:重慶洪崖洞

Posted on October 26, 2018 at 10:31pm 0 Comments

像乞丐般落魄地活著,朝不保夕;

像土豪般耀眼地活著,受盡非議;

哪樣更糟?哪樣更好?

活著,始終是一場終極挑戰。

身為人,我們走自己的路,也許會艱難、也許會孤單、也許會困惑,但也許心靈會很輕松,也許終點的風景仍會美麗,因為生命本身神聖不可侵犯。

可身為建築,若執意走自己的路,註定會艱難、註定會孤單、註定會滅亡,那滅亡之力,勢如破竹,不可抵擋,若妄想反抗,得來的便是死亡。…

Continue

藕塘孤荷:重慶白鶴梁水下博物館

Posted on August 4, 2018 at 9:30pm 0 Comments

參觀重慶市涪陵區白鶴梁水下博物館是兩個多月前的事了。從重慶市區乘車,和幾個朋友一起,花了兩個小時,才到達白鶴梁水下博物館附近。

走進博物館,過了檢票口,就進入了「岸上陳列館」部分,首先看見的是與大門對面的浮雕牆,這是序廳的前言部分。解說員介紹了白鶴梁的歷史簡況。…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Latest Activity

Tred 1967 posted an album

<a href="https://trywithpopchips.website/male-power-pro/">https://trywithpopchips.website/male-power-pro/</a>

Male Power Pro whole human body with healthy and balanced value. Improve androgenic hormone or androgenic hormone or testosterone for athletics: This is a right option that gives you the capability you need until the passionate time with your…
5 hours ago
開篷樂勢力 posted a blog post
6 hours ago
Syota ElNido posted a blog post
9 hours ago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10 hours ago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13 hours ago
心勢 紀 posted a blog post
13 hours ago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14 hours ago
非常灑狗血 posted a blog post
15 hours ago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