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no Realtà
  • Male
  • Rawang Tin,Selangor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ogno Realtà'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Bir Tanem
  • Paetiyo
  • 厚數據才厲害
  • Ashgabat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ehtay Dream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Gifts Received

Gift

Sogno Realtà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ogno Realtà's Page

Latest Activity

Sogno Realtà posted a blog post

張志揚:夜的葬禮

——聽“七步鳥”叫放寒假了。本地的同工和義工都回了家。在藍廳吃飯的,除了挪威和丹麥的三女兩男,就剩下我一個中國人。或許歐蒙德院長一家留了下來,那兩只狼狗才有恃無恐地兇。記得剛來的時候,我的居室在前山上,到藍廳吃飯,須穿過後門下的一塊草坪──草坪上有兩棵又高又大的粉紫荊花樹,比我家窗前的紅紫荊花樹嬌媚多了,特別是小路邊的那棵,露出土面的樹根象側身躺臥的女人肥碩的臀部,浮在上面的線條,似雷諾阿的,更似馬蒂斯的──當我沿小路邊退邊看邊這樣想時,突然聽到後面一陣呼嘯奔騰逼迫,待我轉身只看見兩條高大的黑色狼狗白眼紅舌地撲了過來,嚇得我翻倒在路邊的柳藤籬笆下……幸虧有一個鐵柵欄,兩條狗四腳扒在柵欄上兇神惡煞地沖著我狂吼──第一天就這樣歡迎我嗎可是,再經過這棵樹時,我不敢非分地想了,這終究是禁臠之地。因吃飯的人太少,有時北歐的青年貪玩不歸,偌大的藍廳只我一人不好意思地吃著。後來,索性只供應早餐、中餐,晚餐就免了。前山坪只有我這一間孤零零的房子,它又高,從我的窗口望出去,遠遠的山淡藍迷蒙。後來我才知道,遠山和我作環抱狀,中間是一塊谷地,出口通往薩塞爾。一生和寂寞交往,然而,於寂寞中獨領寂靜之息者,要算…See More
May 19
Sogno Realtà posted a blog post

張宏生:喻意的專指與能指

《莊子》裏有一個著名的“濠梁之辯”的故事,原文如下:“莊子與惠子遊於濠梁之上。莊子曰:‘鯈魚出遊從容,是魚之樂也。’惠子曰:‘子非魚,安知魚之樂’莊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魚也,子之不知魚之樂,全矣!’莊子曰:‘請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魚樂”雲者,既已知吾知之而問我。我知之濠上也。’”(《莊子·秋水》)二人的對話,有著非常深刻的哲學意蘊,後世論者言之甚多,見仁見智,不一而足。其實,簡單地說,莊子的感覺,不過是一種對客觀對象的主觀感發。從文學的觀點來看,當人們面對一篇作品時,情況也是類似的。 一首詞的意思到底是什麽,有一個專指和能指的問題。在這方面,蘇軾的《卜算子》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缺月掛疏桐,漏斷人初定。時有幽人獨往來,縹緲孤鴻影。驚起卻回頭,有恨無人省。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  這是蘇軾在黃州所作的一首詞。盡管對“幽人”和“孤鴻”之間的關系,一直以來都有爭議,多數人還是認為,“幽人”就是“孤鴻”,因而全篇寫的就是,在月掛梧桐(應該是黎明時分)、漏斷(漏是古時計時的工具,有水漏和沙漏之分,漏斷就是指快要天亮了)人靜之際,只見一只孤鴻…See More
May 14
Sogno Realtà posted a blog post

張志揚:維納斯斷臂之謎(10)

還有一點。萌萌有時叫起真來沖口而出的一句話是“憑什麼相信”西方哲學史上的“本體”們、“主義”們,一個一個地過去了,說它們是“堆滿頭蓋骨的戰場”的黑格爾也貢獻了自己的頭蓋骨,其實黑格爾只說了一半,除了本體主義的頭蓋骨,還有虛無主義的頭蓋骨,反正雙方誰也不甘死心地還在不厭其煩的提供。原因就是方法未死,產生本體的方法和消滅本體的方法它們本來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互相包孕著:本體主義就是虛無主義。按說,現在認識到這一點已經不難,問題是人們奈何它不了。(新的臨界思想和臨界方法又在摸索中)。更主要的是,它們仍占住著權力和權力意志的優勢,當然也就占住著利益分配的優勢,至少在被別人砍下頭顱之前。價值重估總是後續進行的。於是滋生著一種現象。別人把特殊的說成是普遍的,如黑格爾,我們信;別人把特殊的說成是怪誕的,如卡夫卡,我們也信。不僅信,還要用自己的模仿去把自己的信當成真去驗證,去支撐。以至,一百多年來,模仿的價格始終高居不下。由此構成我們的西學界,甚至學術界。它同時還擔當著裁判所的職能:“石頭城上,望天低吳楚,眼空無物”,結論:“不讀中文,西學東漸”。長此以往,豈止百年!嗚呼,於裏於外,這也是萌萌深藏不露…See More
Apr 2
Sogno Realtà posted a blog post

張志揚:維納斯斷臂之謎(9)

六 深藏不露的“嘆息” 萌萌的學術使命至少表面是,如何把自己的經驗中承諾下來的父輩、歷史的“曾經”轉換成向意義開放的語言倫理,從而承擔起這一代人非同尋常的“解放”誓言。為此,她一生關註三大論域首先,不斷轉換對經驗的追問,目的在於變換角度不斷激活經驗的生成之源;然後,在此前提下,同時或交替澄清1、經驗自身的意義索引,2、經驗如何向語言轉換,並在此轉換中如何能保證語言的公共表達不掩蓋個人的個體性。……寫到這兒,接近尾聲了,我卻沒有一點輕松感,不單是習慣於“文字就是欠負就是葬禮”的悲哀,而是,有一樣東西,就在眼前、耳旁、嘴邊你卻不能呼之欲出,深深地困惱著我。萌萌扭身而去了。重要的還不是她帶走的,而是那扭身而去中遺留的……現代理論,或者說,啟蒙理性知識學,難道就是要建立這樣的知識自信:一切將在時間中大白於天下,沒有什麼不可知曉的,沒有什麼不可生產再生產的,因此,知識學追求“知識就是力量”的掌控——…See More
Mar 31
Sogno Realtà posted a blog post

張志揚:維納斯斷臂之謎(8)

這就在祭奠中了。深深的無言在無名的日子也許真的,只有墳頭的青草才是離去的人的守望不知何故,這部電影我竟看得傷感之極。“太陽出來了,有一只鷹飛向天空,剎那間,它在天空凝聚不動,不知從哪裏來,也不知往哪裏去”(大意)。張國榮演的靳,被叛徒出賣了,敵人來抓他,他散步未回,敵人控制了他的妻子。他的妻子為了保護他,突然掙脫從高樓跳下。靳在外面看到這種景象:高樓很高,可以在空中有很長的時間飛下,很慘烈,也很美麗。此後,靳每次犯病,處於昏迷狀態,都念著那種在空中飛動而凝固的詩句。沒想到,這種意象竟成為張國榮絕命的凝固的飛舞。其實,我早已發覺,我的意趣的悲劇的本質,即相信在悲劇中有崇高的東西。而那是我的歸屬。如果不是恩賜,我將在夜行中想象我的太陽。文字就是陡峭山崖上的鷹,以最後的跌落為自己的生命。我視為生命的文字為何離我而去之所以要這樣提問,是感受著“父啊,你為何棄我而去”的悲傷氣氛。因為我把文字看作更高的生命體。時間純潔是肉體,而文字是靈魂。時間純潔仍可以糾纏,文字卻事實上淡出了。這是因為我把文字看得太高而出手力不從心所致。但這還是表面的原因。更深的危機在於,我早就處在學術生命的關口上。原來我憑著思…See More
Mar 30
Sogno Realtà posted a blog post
Mar 29
Sogno Realtà posted a blog post

張志揚:維納斯斷臂之謎(6)

由於“中心時間”既向前計算,也向後計算,因而它形成了這樣一個“大時間段”使當下之人能夠在感受性上直觀著全部時間,而且,這個時間段既不是空乏的,也不是繁雜的,它裏面一切都可能發生,“從秕糠考驗到麥粒甄別的關鍵時刻”,其穩定的內容是由“上帝的感召和人的回應”——萌萌把它轉換成“苦難與救治”的感受性生成。因為,除了理性對付理性的反證,萌萌最欣賞洛維特的這一句話:“唯一最具權威性的否證只能是苦難”。苦難的否證意味著歷史時間整體性的切斷,從而敞開當下時間的個人經驗性的感受性生成。現在的問題是,感受性生成的意義轉換。接著就是“意義的重負、重負的輕省與輕負”的區分。不管這種區分以怎樣的尺度進行,目的並不是把苦難交付給意義就算完事,像進化論等各種歷史理論之所為。為此,萌萌提供了這樣一個肯定的意見:苦難不能等同意義,苦難是事實不是意義,在其根本性上,苦難可以否定任何意義,對任何意義形成追問;“正因為這樣,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是,要把存在論的事實同它的種種價值關聯和意義關聯剝離開來,然後依據存在論的事實重估或重組價值或意義”,只有保持苦難事實的否定性力量,其自身的意義才有可能生成,個人遭受感受性生成的啟示才有…See More
Mar 27
Sogno Realtà posted a blog post
Mar 26
Sogno Realtà posted a blog post

張志揚:維納斯斷臂之謎(4)

三 經驗轉換“語言” 為了寫《創傷記憶》,我對曾卓、巴金、劉小楓等人的記憶傾向指涉思想傾向的言行做了現象學的描述。寫完小楓之後,我動過寫《斷裂的聲音》“書評”的念頭,還擬了一份細致的提綱:“思想脈絡及其範疇表”。萌萌看了,笑著說:“別不好意思,我還不想要你寫。這個我留下了,寫‘情緒與語式’用得著。”萌萌既不利用父輩平反後的優勢發表自己的詩作,也不利用學界朋友的眾勢發表對已的評論,兩者本來都是輕而易舉的事,可她連想一想都十分難為情地回避了甚至阻止了。她崇尚自然的生長——…See More
Mar 25
Sogno Realtà posted a blog post

張志揚:維納斯斷臂之謎(3)

一個人,或一個民族,在日常中究竟怎樣或應該怎樣面對“曾經的欠負”比如,我(或我們)曾經遭受的傷害與苦難,在我(或我們)身上沈積為怎樣的“曾經”或“記憶”而每一個活生生的當下,與“曾經”發生著怎樣的關聯是遺忘,是怨恨,是沈重的惰性,是看穿人生以至玩世不恭的世故,是急功近利的現得,是自欺的化解,是所謂升華為事業的助紂為虐的“成功”,是積聚強力意志的報覆、覆仇、以牙還牙、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還是於拯救平和(福祉)中獲得救贖……每一種存在都有其合理性,因而每一種存在都是事實。但是,並不是每一種存在都是自己截止下來承擔起來哪怕微弱的救贖力量,而不再傳遞挑起怨恨或覆仇的火種。[5]著重點是我加上的,為了突出萌萌被某些“短句”或“詞語”抓住的痕跡,以及從中引申出的意義。它從萌萌的文字中流溢出來思慮誰能掂量它的歷史厚重萌萌曾經在《被問題審視的記憶》中記述了早年的一次對話:一位朋友初次聽到我是一個蒙受冤獄的詩人的後代,幾乎忍不住他的帶有責備的驚訝:“你的父輩受了那麼多苦,如果你不寫、不表達,怎麼對得起他們”我的沖口而出的回答連我自己都始料未及:“那我受的苦呢”他的回答不如說是追問:“你有那麼多財富嗎…See More
Mar 23
Sogno Realtà posted a blog post

張志揚:維納斯斷臂之謎(2)

如果我是一個冷峻的歷史主義者──像歌德嘲諷的,“既然痛苦是快樂的源泉,那又何必因痛苦而悲傷”;像馬克思譏諷的,許多實際的大智大賢者,“像牛一樣把背對著人類的苦難,只關心自己的皮”;或者像黑格爾在《歷史哲學講演錄》中說的,前進的歷史車輪決不姑息路邊被碾碎的花草──那麼,我即便像克利、本雅明看見了同樣的景象(引者按:天使看見了二十世紀的屍骸與廢墟堆積如山),也產生不出《新天使》般的“立義與取向”。只有真正能“背負人類苦難”的人,並把人類的苦難當作“不能背叛的承諾”的人,才會把“苦難”建立為“意向性的基質”,再由它來“綜合而同構”此意向性的“關聯域”。於是,看來恰好“末世論”能夠將“苦難”與“進步”統攝起來。問題是,沒有“末世論”的中國人怎麼辦我們如何直面苦難事實靠“悲天憫人不忍之心”可是它幾乎已經從我們的技術化知識的中立結構中清除了。或者就像今天的年輕人,在現代性的機遇面前,除了個人的那點得與失,早已沒有“苦難”的位置了。如果說,以前是“文字失重”,今天恐怕已變成“生活本身失重”──不是因為我們“幸福”了,而是因為我們愈來愈沒有作為個人意向的因而仍然我屬的整體命運的責任感了——“個人本位主…See More
Mar 22
Sogno Realtà posted a blog post

張志揚:維納斯斷臂之謎(1)

——萌萌的問題意識 一 萌萌的命符——“想象” 借用一個象征:“維納斯斷臂之謎”——“真實、殘缺與想象”萌萌的問題意識:一定有一個真實完整的“維納斯”——隱藏的但丟失了的謎底現實的維納斯——“斷臂”——殘缺的美(一定不是醜)恢覆完整的願望——“想象”(補全—實踐—失敗 /…See More
Mar 20
Sogno Realtà posted a blog post

余光中:剪掉散文的辮子(下)

我實在沒有胃口再抄下去了。這些哲學家或倫理學家終日學究天人,卻忘記了把雕蟲末技的散文寫通,對自己,對讀者都很不便。羅素勸年輕的教授們把第一本著作寫得晦澀難解,只讓少數的飽學之士看懂;等莫測高深的權威已經豎立,他們才可以從心所欲,開始“用‘張三李四都懂’的文字(in a language "understan ded of the people)來寫書。羅素的文字素來清暢有力,他深惡那些咬文嚼字彎來繞去的散文。有一次,他舉了一個例子,說雖是杜撰,卻可以代表某些社會科學論文的文體:Human beings are completely exempt from undesirable behavior pattern only when certain prerequisites,not satisfied except in a small percentage of actual cases,have,through some fortuitous concourse of favorab- le circumstances,whether congenital or…See More
Mar 14
Sogno Realtà posted a blog post

余光中:剪掉散文的辮子(上)

英國當代名詩人格雷夫斯(Robert Graves)曾經說過,他用左手寫散文,取悅大眾,但用右手寫詩,取悅自己。對於一位大詩人而言,要寫散文,僅用左手就夠了。許多詩人用左手寫出來的散文,比散文家用右手寫出來的更漂亮。一位詩人對於文字的敏感,當然遠勝於散文家。理論上來說,詩人不必兼工散文,正如善飛的鳥不必善於走路,而鄧肯也不必參加馬拉松賽跑。可是,在實踐上,我總有一個偏見,認為寫不好(更不論寫不通)散文的詩人,一定不是一位出色的詩人。我總覺得,舞蹈家的步行應該特別悅目,而聲樂家的說話應該特別悅耳。可是我們生活於一個散文的世界,而且往往是二三流的散文。我們用二三流的散文談天,用四五流的散文演說,覆用七人流的散文訓話。偶而,我們也用詩,不過那往往是不堪的詩,例如歌頌上司,或追求情人。 通常我們總把散文和詩對比。事實上這是不很恰當的。散文的反義字有時是韻文(verse),而不是詩。韻文是形式,而詩是本質。可惜在散文的範圍,沒有專用的名詞可以區別形式與本質。有些散文,本質上原是詩,例如《祭石曼卿文》。有些詩,本質上卻是散文,例如頗普的Essay on…See More
Mar 12
Sogno Realtà posted a blog post

張志揚:記憶中的“影子回旋曲”(下)

5解放了。聽大人們說,殺豬的“一人班”,是“地下工作者”,現在當了大官,誰誰看見他坐吉普車,還跟著一個勤務兵。不久又聽說,“印色油”也是“地下工作者”,官當得還要大。唉,賣糯米行糖的怕也是“地下工作者”,官當得更大吧。 6一晃,二十世紀快過完了,再不寫“1999獨白”,永遠寫不成了。寫什麼呢我怎麼想起小時侯,想起這三個人或許是想回顧自己在二十世紀走過的路,自己是什麼樣的人,或變成了什麼樣的人,哪些是一直保留著的,哪些是後來增長的,哪些是媚俗的添加物,我能分清楚嗎這三個人,其實早忘了,從來也不曾想過。但奇怪的是,一旦觸動,他們竟如此鮮活,不僅每一個細節,連他們的聲色與氣味,仿佛伸手都能觸摸到。想象從記憶中覆活的感覺,不是用文字去撲捉,寧可說,文字是從那感覺中像絲樣抽出來的,只是抽得鼻子酸酸的。這些人物像泥土粘著童年的夢囈,那麼苦澀,那麼迷離,那麼自然無華而又蕩氣回腸!對於這樣的感覺,這樣的人,他們是否真的當大官,重要嗎他們真的是大官,今天早就破損了,怕再也回不到記憶中來…… 7失學,是一種經歷。家境不好,談不上賦閑,零零星星打些短工,剩下的時間都給予了幻想,仿佛失學獲得了自由幻想的權利,…See More
Mar 10
Sogno Realtà posted a blog post

張志揚:記憶中的“影子回旋曲”(上)

1“點蒼台白露冷冷,幽僻處可有人行”我已記不清小時侯是在哪裏讀到的這句詩,《紅樓夢》裏,《西廂記》裏,還是《紅樓夢》裏的《西廂記》裏不記得了,也懶得去查。查什麼呢我又不是考證,它不過是兒時的一點記憶,它的模糊,本是記憶的痕跡或久已遠去的成色,也恰好殘留著我這個人歷來“不求甚解”的陋習。然而這句詩,不知是什麼牽動了兒時莫名的心緒,肯定不是微言大義,我還根本不懂,或許是節奏、聲音和同樣模模糊糊的詞令,竟這樣記住了。10歲解放,20歲失學,30歲坐牢,40歲入翰林,50歲南遷,天之涯,海之角……“點蒼台白露冷冷,幽僻處可有人行”,方知成了命運。這個命運不在詞義上(我不是為衰落文化所化之人,也不感受衰落文化的苦痛與悲涼),而在它的韻律和隱喻上──“幽僻處可有人行”我雖然一直走在“幽僻處”,但我算“幽僻處”的可行之人嗎本世紀的上半葉,正值中國啟“落後”之蒙,我沒趕上;下半葉,啟“先進”之蒙,我偏偏趕上了。經歷了馬克思主義、共產主義社會,經歷了資本主義批判、帝國主義批判、修正主義批判、社會主義黨內資本主義覆辟的批判,經歷了大革命、大民主、大平等、大公無私、全人類大解放,眼界如此開闊以至於全無敵,何…See More
Mar 9

Sogno Realtà's Blog

張志揚:維納斯斷臂之謎(10)

Posted on March 30, 2017 at 10:09am 0 Comments

還有一點。

萌萌有時叫起真來沖口而出的一句話是“憑什麼相信”

西方哲學史上的“本體”們、“主義”們,一個一個地過去了,說它們是“堆滿頭蓋骨的戰場”的黑格爾也貢獻了自己的頭蓋骨,其實黑格爾只說了一半,除了本體主義的頭蓋骨,還有虛無主義的頭蓋骨,反正雙方誰也不甘死心地還在不厭其煩的提供。原因就是方法未死,產生本體的方法和消滅本體的方法它們本來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互相包孕著:本體主義就是虛無主義。

按說,現在認識到這一點已經不難,問題是人們奈何它不了。(新的臨界思想和臨界方法又在摸索中)。更主要的是,它們仍占住著權力和權力意志的優勢,當然也就占住著利益分配的優勢,至少在被別人砍下頭顱之前。價值重估總是後續進行的。…

Continue

張志揚:維納斯斷臂之謎(9)

Posted on March 30, 2017 at 10:09am 0 Comments

六 深藏不露的“嘆息”



萌萌的學術使命至少表面是,如何把自己的經驗中承諾下來的父輩、歷史的“曾經”轉換成向意義開放的語言倫理,從而承擔起這一代人非同尋常的“解放”誓言。為此,她一生關註三大論域

首先,不斷轉換對經驗的追問,目的在於變換角度不斷激活經驗的生成之源;

然後,在此前提下,同時或交替澄清

1、經驗自身的意義索引,

2、經驗如何向語言轉換,…

Continue

張志揚:維納斯斷臂之謎(8)

Posted on March 30, 2017 at 10:08am 0 Comments

這就在祭奠中了。

深深的無言

在無名的日子

也許真的,只有墳頭的青草

才是離去的人的守望

不知何故,這部電影我竟看得傷感之極。“太陽出來了,有一只鷹飛向天空,剎那間,它在天空凝聚不動,不知從哪裏來,也不知往哪裏去”(大意)。張國榮演的靳,被叛徒出賣了,敵人來抓他,他散步未回,敵人控制了他的妻子。他的妻子為了保護他,突然掙脫從高樓跳下。靳在外面看到這種景象:高樓很高,可以在空中有很長的時間飛下,很慘烈,也很美麗。此後,靳每次犯病,處於昏迷狀態,都念著那種在空中飛動而凝固的詩句。…

Continue

張志揚:維納斯斷臂之謎(7)

Posted on March 28, 2017 at 6:00pm 0 Comments

五 帶走的“記憶”與遺留的問題 

小楓曾經送了一本阿赫瑪托娃的傳記給萌萌,並在電話中問喜不喜歡,萌萌說喜歡,小楓不懷好意地笑著又問:“你的儲備也不比她少啊”萌萌這才聽出小楓的反意,也笑著回敬了一句:“這就是你送書給我的目的啊!”…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