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èmes lieu's Blog (65)

重慶金佛山

金佛山位於重慶南部南川市境內,屬大婁山山脈,由金佛、箐壩、柏枝三山組成。金佛山是國家風景名勝區、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國家森林公園、國家自然遺產、國家首批科普教育基地。下面是為大家帶來的重慶金佛山導遊詞,希望可以幫助大家。…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November 9, 2018 at 5:43pm — No Comments

重慶武隆喀斯特

從人類對世界的想像,到為了滿足好奇心而開始的探險,只要有洞就鑽、有山就爬,發展出不少的神話與傳說,也成為許多電影的拍攝題材。像是1993年,六位武隆江口鎮的農民,在喝酒壯膽後,進入誰都不敢去的洞中,卻破除了「芙蓉洞」的不祥傳說,也揭開了如此美景的地下奇觀,究竟洞內藏有什麼世紀之謎,現在就讓我們馬上來看看吧!(原載:傑瑞說到哪 部落格)



 …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October 26, 2018 at 10:31pm — No Comments

月夜神星:重慶洪崖洞

像乞丐般落魄地活著,朝不保夕;

像土豪般耀眼地活著,受盡非議;

哪樣更糟?哪樣更好?

活著,始終是一場終極挑戰。

身為人,我們走自己的路,也許會艱難、也許會孤單、也許會困惑,但也許心靈會很輕松,也許終點的風景仍會美麗,因為生命本身神聖不可侵犯。

可身為建築,若執意走自己的路,註定會艱難、註定會孤單、註定會滅亡,那滅亡之力,勢如破竹,不可抵擋,若妄想反抗,得來的便是死亡。…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October 26, 2018 at 10:31pm — No Comments

藕塘孤荷:重慶白鶴梁水下博物館

參觀重慶市涪陵區白鶴梁水下博物館是兩個多月前的事了。從重慶市區乘車,和幾個朋友一起,花了兩個小時,才到達白鶴梁水下博物館附近。

走進博物館,過了檢票口,就進入了「岸上陳列館」部分,首先看見的是與大門對面的浮雕牆,這是序廳的前言部分。解說員介紹了白鶴梁的歷史簡況。…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August 4, 2018 at 9:30pm — No Comments

胡文輝:重慶釣魚城 (下)

金庸在註裏引錄了《元史·憲宗本紀》的原文,但刪節得七零八落,讓人不明所以。其實原文大體如此:“丁卯,大淵請攻合州,俘男女八萬余。……丁醜,督諸軍戰城下。辛巳,攻一字城。癸未,攻鎮西門。三月,攻東新門、奇勝門、鎮西門小堡。……乙未,攻護國門。……癸亥,帝崩於釣魚山……”元軍攻下合州之後,進而圍攻釣魚城,“一字城”、“鎮西門”、“東新門”、“奇勝門”都是釣魚城的防禦地點,而蒙哥明明是“崩於釣魚山”,也即釣魚城下的前線——但這關鍵的一句,金庸的引文卻成了:“癸亥,帝崩。”“釣魚山”竟沒了蹤影。這可說是割裂了辭句,也扭曲了文義。…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August 4, 2018 at 9:25pm — No Comments

胡文輝:重慶釣魚城 (中)

【三】

可歌可泣的釣魚城事跡,在最當紀念的時候,到底沒有多少人紀念,在最當成為歷史焦點的時候,到底沒有成為歷史焦點。什麽緣故呢?

我首先想到的,是釣魚城抗敵的終局。釣魚城的抗敵再“堅苦”,再“卓絕”,南宋最終還是滅亡了,則釣魚城終究不是一個吉利的抗戰符號吧。(可是,按此邏輯,文天祥、林則徐又何嘗是吉利的抗戰符號呢?)…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August 4, 2018 at 9:22pm — No Comments

胡文輝:重慶釣魚城 (上)

東海有釣魚島。北京有釣魚臺。重慶有釣魚城。

我知道釣魚城,或者說,我特別留意到釣魚城,大約是過去檢讀過姚從吾的論文《元憲宗(蒙哥汗)的大舉征蜀與他在合州釣魚城的戰死》、《宋蒙釣魚城戰役中熊耳夫人家世及王立與合州獲得保全考》、《余玠評傳》的緣故。姚是我列入了《現代學林點將錄》裏的人物,專研北方邊疆民族史,尤重在蒙元史研究,我原來設法配齊了他的著述,以上諸文皆見於臺灣版《姚從吾先生全集》第六冊。…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August 4, 2018 at 9:00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春

盼望著,盼望著,東風來了,春天的腳步近了。

一切都像剛睡醒的樣子,欣欣然張開了眼。山朗潤起來了,水長起來了,太陽的臉紅起來了。

小草偷偷地從土裏鉆出來,嫩嫩的,綠綠的。園子裏,田野裏,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滿是的。坐著,躺著,打兩個滾,踢幾腳球,賽幾趟跑,捉幾回迷藏。風輕悄悄的,草綿軟軟的。

桃樹、杏樹、梨樹,你不讓我,我不讓你,都開滿了花趕趟兒。紅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花裏帶著甜味,閉了眼,樹上仿佛已經滿是桃兒、杏兒、梨兒!花下成千成百的蜜蜂嗡嗡地鬧著,大小的蝴蝶飛來飛去。野花遍地是:雜樣兒,有名字的,沒名字的,散在草叢裏,像眼睛,像星星,還眨呀眨的。…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June 12, 2017 at 10:11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買書

買書也是我的嗜好,和抽煙一樣。但這兩件事我其實都不在行,尤其是買書。在北平這地方,像我那樣買,像我買的那些書,說出來真寒塵死人;不過本文所要說的既非訣竅,也算不得經驗,只是些小小的故事,想來也無妨的。

在家鄉中學時候,家裏每月給零用一元。大部分都報效了一家廣益書局,取回些雜志及新書。那老板姓張,有點兒抽肩膀,老是捧著水煙袋;可是人好,我們不覺得他有市儈氣。他肯給我們這班孩子記帳。每到節下,我總欠他一元多錢。他催得並不怎麽緊;向家裏商量商量,先還個一元也就成了。那時候最愛讀的一本《佛學易解》(賈豐臻著,中華書局印行)就是從張手裏買的。那時候不買舊書,因為家裏有。只有一回,不知哪兒來檢《文心雕龍》的名字,急著想看,便去舊書鋪訪求:有一家拿出一部廣州套版的,要一元錢,買不起;後來另買到一部,書品也還好,紙墨差些,卻只花了小洋三角。這部書還在,兩三年前給換上了磁青紙的皮兒,卻顯得配不上。…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June 12, 2017 at 10:10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松堂遊記

去年夏天,我們和S君夫婦在松堂住了三日。難得這三日的閑,我們約好了什麽事不管,只玩兒,也帶了兩本書,卻只是預備閑得真沒辦法時消消遣的。

出發的前夜,忽然雷雨大作。枕上頗為悵悵,難道天公這麽不做美嗎!第二天清早,一看卻是個大晴天。上了車,一路樹木帶著宿雨,綠得發亮,地下只有一些水塘,沒有一點塵土,行人也不多。又靜,又幹凈。

想著到還早呢,過了紅山頭不遠,車卻停下了。兩扇大紅門緊閉著,門額是國立清華大學西山牧場。拍了一會門,沒人出來,我們正在沒奈何,一個過路的孩子說這門上了鎖,得走旁門。旁門上掛著牌子,“內有惡犬”。小時候最怕狗,有點趑趄。門裏有人出來,保護著進去,一面吆喝著汪汪的群犬,一面只是說,“不礙不礙”。…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June 12, 2017 at 10:10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初到清華記

從前在北平讀書的時候,老在城圈兒裏呆著。四年中雖也遊過三五回西山,卻從沒來過清華;說起清華,只覺得很遠很遠而已。那時也不認識清華人,有一回北大和清華學生在青年會舉行英語辯論,我也去聽。清華的英語確是流利得多,他們勝了。那回的題目和內容,已忘記幹凈;只記得覆辯時,清華那位領袖很神氣,引著孔子的什麽話。北大答辯時,開頭就用了furiously一個字敘述這位領袖的態度。這個字也許太過,但也道著一點兒。那天清華學生是坐大汽車進城的,車便停在青年會前頭;那時大汽車還很少。那是冬末春初,天很冷。一位清華學生在屋裏只穿單大褂,將出門卻套上厚厚的皮大氅。這種“行”和“衣”的路數,在當時卻透著一股標勁兒。…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June 12, 2017 at 10:09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白馬湖

今天是個下雨的日子。這使我想起了白馬湖;因為我第一回到白馬湖,正是微風飄蕭的春日。

白馬湖在甬紹鐵道的驛亭站,是個極小極小的鄉下地方。在北方說起這個名字,管保一百個人一百個人不知道。但那卻是一個不壞的地方。這名字先就是一個不壞的名字。據說從前(宋時?)有個姓周的騎白馬入湖仙去,所以有這個名字。這個故事也是一個不壞的故事。假使你樂意搜集,或也可編成一本小書,交北新書局印去。…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May 11, 2017 at 9:51pm — No Comments

北平淪陷那一天

二十六年七月二十七日的下午,風聲很緊,我們從西郊搬到西單牌樓左近胡同裏朋友的屋子裏。朋友全家回南,只住著他的一位同鄉和幾個仆人。我們進了城,城門就關上了。街上有點亂,但是大體上還平靜。聽說敵人有哀的美敦書給我們北平的當局,限二十八日答覆,實在就是叫咱們非投降不可。要不然,二十八日他們便要動手。我們那時雖然還猜不透當局的意思。但是看光景,背城一戰是不可免的。

二十八日那一天,在床上便聽見隆隆的聲音。我們想,大概是轟炸西苑兵營了。趕緊起來,到胡同口買報去。胡同口正沖著西長安街。這兒有西城到東城的電車道,可是這當兒兩頭都不見電車的影子。只剩兩條電車軌在閃閃的發光。街上洋車也少,行人也少。那麽長一條街,顯得空空的,靜靜的。胡同口,街兩邊走道兒上卻站著不少閑人,東望望,西望望,都不做聲,像等著什麽消息似的。街中間站著一個警察,沈著臉不說話。有一個騎車的警察,扶著車和他咬了幾句耳朵,又匆匆上車走了。…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May 11, 2017 at 9:51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蒙自雜記

我在蒙自住過五個月,我的家也在那裏住過兩個月。我現在常常想起這個地方,特別是在人事繁忙的時候。

蒙自小得好,人少得好。看慣了大城的人,見了蒙自的城圈兒會覺得像玩具似的,正像坐慣了普通火車的人,乍踏上個碧石小火車,會覺得像玩具似的一樣。但是住下來,就漸漸覺得有意思。城裏只有一條大街,不消幾趟就走熟了。書店,文具店,點心店,電筒店,差不多閉了眼可以找到門兒。城外的名勝去處,南湖,湖裏的崧島,軍山,三山公園,一下午便可走遍,怪省力的。不論城裏城外,在路上走,有時候會看不見一個人。整個兒天地仿佛是自己的;自我擴展到無窮遠,無窮大。這教我想起了台州和白馬湖,在那兩處住的時候,也有這種靜味。…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May 11, 2017 at 9:50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外東消夏記

引子

這個題目是仿的高士奇的《江村消夏錄》。那部書似乎專談書畫,我卻不能有那麽雅,這裏只想談一些世俗的事。這回我從昆明到成都來消夏。消夏本來是避暑的意思。若照這個意思,我簡直是鬧笑話,因為昆明比成都涼快得多,決無從涼處到熱處避暑之理。消夏還有一個新意思,就是換換生活,變變樣子。這是外國想頭,摩登想頭,也有一番大道理。但在這戰時,誰還該想這個!我們公教人員誰又敢想這個!可是既然來了,不管為了多俗的事,也不妨取個雅名字,馬虎點兒,就算他消夏罷。誰又去打破沙缸問到底呢?…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May 11, 2017 at 9:50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回來雜記

回到北平來,回到原來服務的學校裏,好些老工友見了面用道地的北平話道:“您回來啦!”是的,回來啦。去年剛一勝利,不用說是想回來的。可是這一年來的情形使我回來的心淡了,想象中的北平,物價像潮水一般漲,整個的北平也像在潮水裏晃蕩著。然而我終於回來了。飛機過北平城上時,那棋盤似的房屋,那點綴看的綠樹,那紫禁城,那一片黃琉璃瓦,在晚秋的夕陽裏,真美。在飛機上看北平市,我還是第一次。這一看使我聯帶的想起北平的多少老好處,我忘懷一切,重新愛起北平來了。…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March 25, 2017 at 1:36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哪裡走

吳萍郢火栗四君…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March 25, 2017 at 1:35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山野掇拾》

我最愛讀遊記。現在是初夏了;在遊記裏卻可以看見爛漫的春花,舞秋風的落葉……——都是我惦記著,盼望著的!這兒是白馬湖讀遊記的時候,我卻能到神聖莊嚴的羅馬城,純樸幽靜的Loisieux村——都是我羨慕著,想象著的!遊記裏滿是夢:“後夢趕走了前夢,前夢又趕走了大前夢。”…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March 25, 2017 at 1:35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說揚州

①編者註:作者在《我是揚州人》一文中說:“……我曾寫過一篇短文,指出揚州人這些毛病。後來要將這篇文收入散文集《你我》裏,商務印書館不肯,怕再鬧出‘閑話揚州’的案子。”現按作者願意,仍將此文收入《你我》。



在第十期上看到曹聚仁先生的《閑話揚州》,比那本出名的書有味多了。不過那本書將揚州說得太壞,曹先生又未免說得太好;也不是說得太好,他沒有去過那裏,所說的只是從詩賦中,歷史上得來的印象。這些自然也是揚州的一面,不過已然過去,現在的揚州卻不能再給我們那種美夢。…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March 25, 2017 at 1:34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南京

南京是值得留連的地方,雖然我只是來來去去,而且又都在夏天。也想誇說誇說,可惜知道的太少;現在所寫的,只是一個旅行人的印象罷了。

逛南京像逛古董鋪子,到處都有些時代侵蝕的遺痕。你可以摩挲,可以憑吊,可以悠然遐想;想到六朝的興廢,王謝的風流,秦淮的艷跡。這些也許只是老調子,不過經過自家一番體貼,便不同了。所以我勸你上雞鳴寺去,最好選一個微雨天或月夜。在朦朧裏,才醞釀著那一縷幽幽的古味。你坐在一排明窗的豁蒙樓上,吃一碗茶,看面前蒼然蜿蜒著的台城。台城外明凈荒寒的玄武湖就像大滌子的畫。豁蒙樓一排窗子安排得最有心思,讓你看的一點不多,一點不少。寺後有一口灌園的井,可不是那陳後主和張麗華躲在一堆兒的“胭脂井”。那口胭脂井不在路邊,得破費點工夫尋覓。井欄也不在井上;要看,得老遠地上明故宮遺址的古物保存所去。…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March 1, 2017 at 11:13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