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èmes lieu's Blog (69)

王艷萍: 回歸心靈與敘事意義 (4)

小說采用“嵌套式結構”雙重敘事者這一手法,突出表現了普蘭提斯敘事的不可靠性。普蘭提斯是主要敘事者,父親是“嵌入式”敘事者,父親的敘事包含在普蘭提斯的敘事中,受控於後者的隨意取舍與裁剪。目前父親患了失語症,精神崩潰,面無表情,已經住在精神病院兩年之久,因此讀者所獲得的一切信息都來自普蘭提斯。如果將這部小說看作一個舞臺劇,那麼在舞臺上盡情表演的是普蘭提斯,他巧舌如簧,隨心所欲,盡情發揮。值得注意的是,他本人就是一個不可靠敘事者(這樣的證據很多,由於篇幅限制不宜細論)。…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January 21, 2020 at 11:56pm — No Comments

王艷萍: 回歸心靈與敘事意義 (3)

一、《羽毛球》中的歷史詮釋與話語權力



《羽毛球》探討了主人公普蘭提斯如何通過詮釋父親的戰爭回憶錄而獲得權力感,而權力欲望就是人的心靈深處的本能需要。小說的敘事者普蘭提斯在敘事過程中不斷長篇引入他父親的自傳體回憶錄《羽毛球———一個特工的故事》中的內容,二人的話語構成了雙重敘事,對同一段歷史進行了兩種截然不同的詮釋。父親的回憶錄向讀者展示了一個在二戰期間為了國家和民族的利益舍生取義、膽識過人的光輝英雄形象。普蘭提斯卻認為那本回憶錄是父親美化自己醜行的欺人之作,他父親只不過是“以出賣同誌的性命換取自由”…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January 21, 2020 at 11:54pm — No Comments

王艷萍: 回歸心靈與敘事意義 (2)

為數不多的評論性文章散見於期刊雜誌,這些文章多是選取作者某一部小說進行研究,並且大多圍繞其後現代寫作特征展開討論。本文試圖對斯威夫特的歷史敘事進行系統梳理,從“回歸心靈”角度闡釋其歷史敘事的意義。

有些歷史學家和哲學家曾經探討過心靈與歷史的關系,德國哲學家狄爾泰說:“歷史學家將自己的心靈注入他所面臨的那些已經消亡的資料中。”意大利歷史學家克羅齊認為,“歷史是活著的人的自我認識……它只存在於批評和闡釋那些過去文檔的歷史學家的心靈中。”他說:“我們只能以今天的心靈去思想過去,在這種意義上,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英國歷史學家柯林武德認為,所有的歷史“只是在歷史學家的心靈中對過去的重演”。…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January 21, 2020 at 11:54pm — No Comments

王艷萍: 回歸心靈與敘事意義 (1)

摘要:內容提要英國小說家格雷厄姆·斯威夫特歷史小說中的人物都在不同程度上體驗了失敗、痛苦、空虛甚至死亡。為了獲得心靈上的滿足、慰藉、復蘇和成長,他們都將目光投入家族和個人歷史中,或按照自己的意願與目的對過去的歷史文本進行重新詮釋,或以“講故事”的敘事方式重構歷史。本文解讀了斯威夫特的三部小說,從中不難看出,作家對心靈與歷史敘事之間的關系所作的思考和探索表達了他對歷史的本質和意義的獨特理解。他通過小說告訴讀者:回歸心靈是一切敘事的意義所在。



20世紀的兩次世界大戰使得大英帝國的殖民體系瓦解,傳統的社會結構、社會秩序、價值觀念土崩瓦解,貧困與縱欲並存,人際關系扭曲,生態環境遭到嚴重破壞,文化失去規範,人們感到茫然若失。但是,英國並沒有放棄對“大國地位”的追求,尤其是在撒切爾夫人執政期間,政府大肆宣傳“歷史價值觀(以維多利亞時代為標準)”,“在當時,遺產、…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January 21, 2020 at 11:48pm — No Comments

重慶金佛山

金佛山位於重慶南部南川市境內,屬大婁山山脈,由金佛、箐壩、柏枝三山組成。金佛山是國家風景名勝區、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國家森林公園、國家自然遺產、國家首批科普教育基地。下面是為大家帶來的重慶金佛山導遊詞,希望可以幫助大家。…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November 9, 2018 at 5:43pm — No Comments

重慶武隆喀斯特

從人類對世界的想像,到為了滿足好奇心而開始的探險,只要有洞就鑽、有山就爬,發展出不少的神話與傳說,也成為許多電影的拍攝題材。像是1993年,六位武隆江口鎮的農民,在喝酒壯膽後,進入誰都不敢去的洞中,卻破除了「芙蓉洞」的不祥傳說,也揭開了如此美景的地下奇觀,究竟洞內藏有什麼世紀之謎,現在就讓我們馬上來看看吧!(原載:傑瑞說到哪 部落格)



 …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October 26, 2018 at 10:31pm — No Comments

月夜神星:重慶洪崖洞

像乞丐般落魄地活著,朝不保夕;

像土豪般耀眼地活著,受盡非議;

哪樣更糟?哪樣更好?

活著,始終是一場終極挑戰。

身為人,我們走自己的路,也許會艱難、也許會孤單、也許會困惑,但也許心靈會很輕松,也許終點的風景仍會美麗,因為生命本身神聖不可侵犯。

可身為建築,若執意走自己的路,註定會艱難、註定會孤單、註定會滅亡,那滅亡之力,勢如破竹,不可抵擋,若妄想反抗,得來的便是死亡。…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October 26, 2018 at 10:31pm — No Comments

藕塘孤荷:重慶白鶴梁水下博物館

參觀重慶市涪陵區白鶴梁水下博物館是兩個多月前的事了。從重慶市區乘車,和幾個朋友一起,花了兩個小時,才到達白鶴梁水下博物館附近。

走進博物館,過了檢票口,就進入了「岸上陳列館」部分,首先看見的是與大門對面的浮雕牆,這是序廳的前言部分。解說員介紹了白鶴梁的歷史簡況。…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August 4, 2018 at 9:30pm — No Comments

胡文輝:重慶釣魚城 (下)

金庸在註裏引錄了《元史·憲宗本紀》的原文,但刪節得七零八落,讓人不明所以。其實原文大體如此:“丁卯,大淵請攻合州,俘男女八萬余。……丁醜,督諸軍戰城下。辛巳,攻一字城。癸未,攻鎮西門。三月,攻東新門、奇勝門、鎮西門小堡。……乙未,攻護國門。……癸亥,帝崩於釣魚山……”元軍攻下合州之後,進而圍攻釣魚城,“一字城”、“鎮西門”、“東新門”、“奇勝門”都是釣魚城的防禦地點,而蒙哥明明是“崩於釣魚山”,也即釣魚城下的前線——但這關鍵的一句,金庸的引文卻成了:“癸亥,帝崩。”“釣魚山”竟沒了蹤影。這可說是割裂了辭句,也扭曲了文義。…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August 4, 2018 at 9:25pm — No Comments

胡文輝:重慶釣魚城 (中)

【三】

可歌可泣的釣魚城事跡,在最當紀念的時候,到底沒有多少人紀念,在最當成為歷史焦點的時候,到底沒有成為歷史焦點。什麽緣故呢?

我首先想到的,是釣魚城抗敵的終局。釣魚城的抗敵再“堅苦”,再“卓絕”,南宋最終還是滅亡了,則釣魚城終究不是一個吉利的抗戰符號吧。(可是,按此邏輯,文天祥、林則徐又何嘗是吉利的抗戰符號呢?)…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August 4, 2018 at 9:22pm — No Comments

胡文輝:重慶釣魚城 (上)

東海有釣魚島。北京有釣魚臺。重慶有釣魚城。

我知道釣魚城,或者說,我特別留意到釣魚城,大約是過去檢讀過姚從吾的論文《元憲宗(蒙哥汗)的大舉征蜀與他在合州釣魚城的戰死》、《宋蒙釣魚城戰役中熊耳夫人家世及王立與合州獲得保全考》、《余玠評傳》的緣故。姚是我列入了《現代學林點將錄》裏的人物,專研北方邊疆民族史,尤重在蒙元史研究,我原來設法配齊了他的著述,以上諸文皆見於臺灣版《姚從吾先生全集》第六冊。…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August 4, 2018 at 9:00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春

盼望著,盼望著,東風來了,春天的腳步近了。

一切都像剛睡醒的樣子,欣欣然張開了眼。山朗潤起來了,水長起來了,太陽的臉紅起來了。

小草偷偷地從土裏鉆出來,嫩嫩的,綠綠的。園子裏,田野裏,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滿是的。坐著,躺著,打兩個滾,踢幾腳球,賽幾趟跑,捉幾回迷藏。風輕悄悄的,草綿軟軟的。

桃樹、杏樹、梨樹,你不讓我,我不讓你,都開滿了花趕趟兒。紅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花裏帶著甜味,閉了眼,樹上仿佛已經滿是桃兒、杏兒、梨兒!花下成千成百的蜜蜂嗡嗡地鬧著,大小的蝴蝶飛來飛去。野花遍地是:雜樣兒,有名字的,沒名字的,散在草叢裏,像眼睛,像星星,還眨呀眨的。…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June 12, 2017 at 10:11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買書

買書也是我的嗜好,和抽煙一樣。但這兩件事我其實都不在行,尤其是買書。在北平這地方,像我那樣買,像我買的那些書,說出來真寒塵死人;不過本文所要說的既非訣竅,也算不得經驗,只是些小小的故事,想來也無妨的。

在家鄉中學時候,家裏每月給零用一元。大部分都報效了一家廣益書局,取回些雜志及新書。那老板姓張,有點兒抽肩膀,老是捧著水煙袋;可是人好,我們不覺得他有市儈氣。他肯給我們這班孩子記帳。每到節下,我總欠他一元多錢。他催得並不怎麽緊;向家裏商量商量,先還個一元也就成了。那時候最愛讀的一本《佛學易解》(賈豐臻著,中華書局印行)就是從張手裏買的。那時候不買舊書,因為家裏有。只有一回,不知哪兒來檢《文心雕龍》的名字,急著想看,便去舊書鋪訪求:有一家拿出一部廣州套版的,要一元錢,買不起;後來另買到一部,書品也還好,紙墨差些,卻只花了小洋三角。這部書還在,兩三年前給換上了磁青紙的皮兒,卻顯得配不上。…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June 12, 2017 at 10:10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松堂遊記

去年夏天,我們和S君夫婦在松堂住了三日。難得這三日的閑,我們約好了什麽事不管,只玩兒,也帶了兩本書,卻只是預備閑得真沒辦法時消消遣的。

出發的前夜,忽然雷雨大作。枕上頗為悵悵,難道天公這麽不做美嗎!第二天清早,一看卻是個大晴天。上了車,一路樹木帶著宿雨,綠得發亮,地下只有一些水塘,沒有一點塵土,行人也不多。又靜,又幹凈。

想著到還早呢,過了紅山頭不遠,車卻停下了。兩扇大紅門緊閉著,門額是國立清華大學西山牧場。拍了一會門,沒人出來,我們正在沒奈何,一個過路的孩子說這門上了鎖,得走旁門。旁門上掛著牌子,“內有惡犬”。小時候最怕狗,有點趑趄。門裏有人出來,保護著進去,一面吆喝著汪汪的群犬,一面只是說,“不礙不礙”。…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June 12, 2017 at 10:10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初到清華記

從前在北平讀書的時候,老在城圈兒裏呆著。四年中雖也遊過三五回西山,卻從沒來過清華;說起清華,只覺得很遠很遠而已。那時也不認識清華人,有一回北大和清華學生在青年會舉行英語辯論,我也去聽。清華的英語確是流利得多,他們勝了。那回的題目和內容,已忘記幹凈;只記得覆辯時,清華那位領袖很神氣,引著孔子的什麽話。北大答辯時,開頭就用了furiously一個字敘述這位領袖的態度。這個字也許太過,但也道著一點兒。那天清華學生是坐大汽車進城的,車便停在青年會前頭;那時大汽車還很少。那是冬末春初,天很冷。一位清華學生在屋裏只穿單大褂,將出門卻套上厚厚的皮大氅。這種“行”和“衣”的路數,在當時卻透著一股標勁兒。…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June 12, 2017 at 10:09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白馬湖

今天是個下雨的日子。這使我想起了白馬湖;因為我第一回到白馬湖,正是微風飄蕭的春日。

白馬湖在甬紹鐵道的驛亭站,是個極小極小的鄉下地方。在北方說起這個名字,管保一百個人一百個人不知道。但那卻是一個不壞的地方。這名字先就是一個不壞的名字。據說從前(宋時?)有個姓周的騎白馬入湖仙去,所以有這個名字。這個故事也是一個不壞的故事。假使你樂意搜集,或也可編成一本小書,交北新書局印去。…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May 11, 2017 at 9:51pm — No Comments

北平淪陷那一天

二十六年七月二十七日的下午,風聲很緊,我們從西郊搬到西單牌樓左近胡同裏朋友的屋子裏。朋友全家回南,只住著他的一位同鄉和幾個仆人。我們進了城,城門就關上了。街上有點亂,但是大體上還平靜。聽說敵人有哀的美敦書給我們北平的當局,限二十八日答覆,實在就是叫咱們非投降不可。要不然,二十八日他們便要動手。我們那時雖然還猜不透當局的意思。但是看光景,背城一戰是不可免的。

二十八日那一天,在床上便聽見隆隆的聲音。我們想,大概是轟炸西苑兵營了。趕緊起來,到胡同口買報去。胡同口正沖著西長安街。這兒有西城到東城的電車道,可是這當兒兩頭都不見電車的影子。只剩兩條電車軌在閃閃的發光。街上洋車也少,行人也少。那麽長一條街,顯得空空的,靜靜的。胡同口,街兩邊走道兒上卻站著不少閑人,東望望,西望望,都不做聲,像等著什麽消息似的。街中間站著一個警察,沈著臉不說話。有一個騎車的警察,扶著車和他咬了幾句耳朵,又匆匆上車走了。…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May 11, 2017 at 9:51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蒙自雜記

我在蒙自住過五個月,我的家也在那裏住過兩個月。我現在常常想起這個地方,特別是在人事繁忙的時候。

蒙自小得好,人少得好。看慣了大城的人,見了蒙自的城圈兒會覺得像玩具似的,正像坐慣了普通火車的人,乍踏上個碧石小火車,會覺得像玩具似的一樣。但是住下來,就漸漸覺得有意思。城裏只有一條大街,不消幾趟就走熟了。書店,文具店,點心店,電筒店,差不多閉了眼可以找到門兒。城外的名勝去處,南湖,湖裏的崧島,軍山,三山公園,一下午便可走遍,怪省力的。不論城裏城外,在路上走,有時候會看不見一個人。整個兒天地仿佛是自己的;自我擴展到無窮遠,無窮大。這教我想起了台州和白馬湖,在那兩處住的時候,也有這種靜味。…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May 11, 2017 at 9:50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外東消夏記

引子

這個題目是仿的高士奇的《江村消夏錄》。那部書似乎專談書畫,我卻不能有那麽雅,這裏只想談一些世俗的事。這回我從昆明到成都來消夏。消夏本來是避暑的意思。若照這個意思,我簡直是鬧笑話,因為昆明比成都涼快得多,決無從涼處到熱處避暑之理。消夏還有一個新意思,就是換換生活,變變樣子。這是外國想頭,摩登想頭,也有一番大道理。但在這戰時,誰還該想這個!我們公教人員誰又敢想這個!可是既然來了,不管為了多俗的事,也不妨取個雅名字,馬虎點兒,就算他消夏罷。誰又去打破沙缸問到底呢?…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May 11, 2017 at 9:50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回來雜記

回到北平來,回到原來服務的學校裏,好些老工友見了面用道地的北平話道:“您回來啦!”是的,回來啦。去年剛一勝利,不用說是想回來的。可是這一年來的情形使我回來的心淡了,想象中的北平,物價像潮水一般漲,整個的北平也像在潮水裏晃蕩著。然而我終於回來了。飛機過北平城上時,那棋盤似的房屋,那點綴看的綠樹,那紫禁城,那一片黃琉璃瓦,在晚秋的夕陽裏,真美。在飛機上看北平市,我還是第一次。這一看使我聯帶的想起北平的多少老好處,我忘懷一切,重新愛起北平來了。…

Continue

Added by Poèmes lieu on March 25, 2017 at 1:36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