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艷萍: 回歸心靈與敘事意義 (11)

我們應該明白,概念、物種、形式、目的、法則……的建立是一種強制力的結果。好像他們能夠使我們適應這個“真實的世界”;這只是作為一種強制力來為我們自己安排一個世界,使我們的生存成為可能:於是,我們為我們自己建立了一個可以被計算的、被簡化的、被理解的世界。 

當湯姆談到歷史時說:“歷史本身,宏大敘事,是真空的填充物,對黑暗恐懼的驅除器。”(53頁)他暗示在某種程度上,作為“宏大敘事”的歷史和作為通俗文化的童話、傳說及民間故事一樣,只是人為建構物,只是理解和表征歷史的不同方式而已。它們的目的都是為了給這個“寬闊的、空虛的土地賦予意義”(53頁)。斯威夫特本人曾說過:“在某種意義上,創造故事就是創造意義。創造故事決定了我們理解自己、社會及世界的方式。”

在《水之鄉》這部小說中,主人公湯姆以“講故事”的方式將自己家族歷史和個人歷史呈獻給讀者。他認為(其實就是斯威夫特本人認為)所謂的歷史就是由不同敘事產生的人為建構之物,當我們講故事、當我們敘事的時候,我們就可以抵制“虛無”,就可以給這個混沌的世界賦予秩序和意義。



結語


與斯威夫特同時代的歷史小說家,如艾米斯、麥克尤恩、巴恩斯、艾克羅伊德等熱衷於語言形式技巧的實驗,善於用戲仿、拼貼、元小說等後現代表現手法突出傳統歷史小說的虛構性,揭示歷史知識的片面性,並探詢歷史發展的多重可能性。斯威夫特的小說也同樣具備上述特點,但是他更關注當代人內心的渴望和需求。從上述三部小說我們可以看出他對歷史的本質和意義的獨特理解。人類想創造秩序和意義,於是急切地探訪過去從而寫下自己理解的歷史,“我們都按照自己的意圖和興趣,或多或少地發明我們的過去”。瑦敘述和表征過去的方式決定著我們如何看待過去,以及想從過去獲得什麼。

能否真實再現過去已然不重要,
重要的是敘事過程本身所起到的積極的、引導的、“診療般的”作用:“歷史敘事和虛構故事皆受到行為力量的驅使……都是為了使難以承受的現實變得可以承受……使人們能夠安度殘酷的現實。”瑧歷史敘事是保證個人話語被聆聽、個人人格被關注、個體意義得以體現的一種方式,它使我們能夠正視過去,進而更好地面對現在和未來,在這個意義上,“歷史作為所指,沒有被抹殺,而是被吸收和改變,被賦予了不同的生命和意義”。

研究歷史最終是為
當代人服務,歷史小說的功能尤其如此,這是斯威夫特小說的精髓所在。在現代西方社會,主體破碎,意義缺席,價值虛無,斯威夫特的小說向讀者展示了一個全新的認識歷史敘事的維度,再現了迷惘的當代西方人如何在流動不居的歷史語境中思考現實的困境,苦苦尋覓生活的秩序與意義。作者似乎在告訴人們:歷史敘事能幫助人們回歸心靈家園。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