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 Destin
  • Male
  • Ashgabat
  • Turkmenista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Le Destin's Friends

  • Zenkov
  • 馬厩 儺淄
  • 有格 台
  • Cheung Po Tsai Cave
  • Gai Lan Fa
  • 水牆 繪
  • 李蕙佳
  • 梭羅河畔
  • 三演 義國
  • 柏圖校友
  • thé l'après-midi
  • Yuna Conversation
  • 垂釣 尼亞河
  • kkogdugagsi 小木偶
  • Krásná duše

Gifts Received

Gift

Le Destin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Le Destin's Page

Latest Activity

Le Destin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吉行淳之介:父親的年齡

他誕生那年,父親十八歲,母親是十七歲。後來,據可靠的人告訴他,父母親是憑媒妁之言而結婚的。這叫他多少感到意外。他剛進入小學初級班那時期,同學母親的年齡倒不說,倒是真沒有哪一個人的父親是比他父親年輕的。這很叫他引以為傲,不拘是誰,拉了來,總是問人:“你父親幾歲?”一聽回答的數字多於父親的年齡,他便有如苦練武功之後獲勝的武士一般得意非凡。和父親一起旅行去,旅舍的女服務生只要向他說:“你哥哥……”他就一定加以糾正:“錯了,是我父親啊!”然而,這樣的心情隨著年齡增大,漸漸起了變化。到了小學高年級的時候,他早已不喜歡這樣的話題。進入中學那年夏天,他和父親相偕渡海到伊豆的大島上去。出來迎接他們的旅舍女主人是出眾的美人。微微曬黑的美貌,穿著一身深藍色碎花模樣的衣服倒覺相配。不過才在心裏感到:啊,真美——,只聽父親已在說了:“太太,你實在很美。” 心裏為了被搶走了先機而不自在,不經意地朝父親看了看,但見父親的側面影實在是一幅英俊青年的那一種,教人不可抗拒。翌日早晨,當那美麗的女主人向他說:“你哥哥是……”而他又絲毫不猶疑地回答“你錯了,他是我父親時,那時候他的心情,不用說,和數年前是完全不一樣的,完全…See More
Mar 21
Le Destin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都築道夫:旅途的重點

終於到了。下了公共汽車,他邊走邊想,終於到了。他明知這是危險的。父母已不在人世,活著的只有那些他不想見的親戚。盡管如此,他還是想再看一眼自己出生的故居。他打算對出生的故居只看一眼就立即返回車站。他很疲倦,手裏的提包也重的很。雖然裏面只裝著換洗的襯衫和從銀行搶來的八百萬塊現款,還有搶銀行時使用的手槍,卻重得很,好像他過去犯過的所有罪行都裝在裏面似的那麽重。他步履維艱地走到自己出生的小鎮口,停住了腳步。藥鋪、自行車鋪、點心鋪,還排列著這些舊鋪子。和往昔一模一樣。山貨店的老人站在店前。他瞠目而視。老人本來是在他第一次入獄時死去的。他走近老人,確是山貨店的老人,老人不予理睬,也不開口。他往店裏窺伺,見女孩子在看雜誌。這個女孩子比他大兩歲,據說已經當了東京一個酒館的老板娘。他茫然窺伺巷內。看見自己出生的故居。從故居裏走出中學生時代的自己。他跟蹤自己。中學時代的自己走進酒醬店。招呼了一聲,卻沒有人答應。是來買醬的,見沒有賣貨的,便把手伸進錢箱。是了,這是第一次。他見自己在往錢箱裏望。不行。住手。一開始幹,就會形成今天的自己。住手。中學生幹起來了。他從提包裏拿出手槍,對中學生摳動了扳機。頭腦恢復正常…See More
Feb 24
Le Destin posted a blog post

光的鱗片 / 西村壽行

從前,我做過一段時間漁夫。我家在瀨戶內海是個小船主。二戰失敗後,我出生在一個無名的小島。喏,小島就像一個孤零零地突進海面的膿腫。在島上梯田的一角有片桃樹林。當這片桃樹林著上淡淡的顏色時,鮁魚的捕獲期就開始了。鮁魚捕完了就捕真鯛。好像真鯛捕完輪到捕銀鯧,銀鯧捕完就是冬天了。而冬天呢,我記不太真切了,好像是捕玉筋魚吧?捕玉筋魚的網,島上人稱作巴夏網。巴夏網須張於急流處。將兩個仿佛軍艦用的巨錨扔進海裏,兩個錨之間連接著魚網。海潮將玉筋魚沖過來,沖進網裏。網眼很稀疏,也許鯨都能鉆過去,然而玉筋魚卻鉆不出去,因為它們很膽小,都集中到網的中心地帶。那裏安有一只細長的布袋,它們進到那裏面,於是被一網打盡。漁夫只是坐在船上,將袋子提上來倒空,然後再放下去。看起來好像是挺馬虎大意、挺滑稽的一種打漁方式,卻也能豐收。但是,張網的地點當時是汽船的航道,不斷有上行或下行的客船及貨船通過。隨時會發生危險。白天還好,汽船看見漁船會改變前進路線。怕就怕晚上。巴夏網是日夜不停歇的,因為每隔六小時海潮會改變方向,每次就得拔起一只錨,將網反轉過來。夜裏,漁船上只點一盞很小的用電池的燈,要是遇上有海浪或者下雨起霧,遠處就很…See More
Feb 1
Le Destin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廣津和郎:懸崖

是去年的事。父親住進知多半島師崎的醫院,所以從九月初,我就帶著翻譯的工作到該地去住一個月。這所醫院兩三個月前才落成,設備還不齊全,但頗自由閑適。病愈的人只要付住宿費,不吃藥,也可以毫不客氣地住下去。父親的病幾乎已經完全好了;醫生也說不必再吃藥。所以父親與其說是住院,倒不如說和母親一起租了一個房間,過著自炊生活。我在距醫院三百米遠的地方租到了安靜的房間,只有三餐到父母那邊去吃。這市鎮是名古屋附近的人避暑避寒的度假區,但不像東京附近的海岸那樣華美庸俗,顯得質樸平和,我很喜歡。我當時身體不好;並不覺得什麽地方特別不適,只是身體非常虛弱,容易疲倦。醫院病人在海風吹拂下,多半膚色黝黑,我蒼白的臉色反而特別醒目,看來我比他們更像病人。我做事耐性不夠,常常獨自一人在海岸邊行走。這市鎮在知多半島最突出的地方,面對渥美灣。這內海由蜿蜒如蛇的渥美半島護衛著,與外洋相隔,有許多小島嶼,宛如湖水,沈靜而美麗,單看這市鎮的海岸線,那曲折的姿態也蘊涵相當復雜的情趣,愉悅我的雙眸。我拿著手杖,一面觀覽四周景色,一面散步,心中不禁湧起沈靜的幸福感。父親的病已經痊愈。從去年的病情看來,父親恢復得意外快速,我真欣喜異常,…See More
Jan 26
Le Destin posted a blog post

兩分硬幣〔日本〕黑島傳治

那是流行玩陀螺的季節。弟弟藤二不知從哪裏找到健吉玩舊的陀螺,用兩只手掌挾住三寸扁頭鐵釘作的軸,使勁地搓。然而,因為他手上還沒有多大力氣,不管怎麽使勁,那陀螺也只站著轉那麽幾轉,很快就倒下來。健吉從小就有股子鉆勁兒,買了個陀螺,擦得溜光,還用根三寸鐵釘把原來那根細鐵絲般的軸替換下來。這樣,就轉得快,跟人家賽起來很少有敵手。因而,它雖是十二、三年以前用過了的舊東西,卻依然連一條裂縫都沒有,黑黝黝,沈甸甸,看上去木質煞是堅硬。原來是上了油,打了蠟。同如今在鋪子裏賣的比起來,那木質就好得多了。可是,陀螺越重,對年幼的藤二說來就越難轉動。他在廊緣上搓了半天,也總是轉不靈。  “媽媽,買根陀螺繩兒嘛。”   藤二纏起媽媽來了。   “問問爸爸看,叫買不。”   “說行哩。”  …See More
Jan 24
Le Destin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星新一:雪

從前,有一個以伐木為業的樵夫。這樵夫經常上山采伐柴薪,然後搬運到山下來。他也燒炭。那地方因為是經常下雪的雪鄉,木炭自然也很好賣。有一天早上,樵夫在屋外清除頂上的積雪,當他歇手眺望遠處時,看到的景象使他感到好不納悶。他看到,從河邊起,好像有什麽斑斑點點一直往山的那個方向伸延而去。他於是穿上禦寒用的衣服,決定前往看個究竟。就近一看,原來真的是些腳印。那些都是人的腳印。連腳趾都可以清楚地分辨出來。照這情形看來,一定是有人赤足在雪地上行走的了。為了什麽?而且,往何處去?腳印一直向山的方向連續不斷延伸著。這種情況向來都不曾有過。樵夫先走到河邊探看了一回。可是也未能看到足可當做線索的蛛絲馬跡。樵夫於是決定往山上走一趟。   “如果是野獸的足跡,這還有道理,甚至於,如果是傳說裏常聽的河童,也該有腳蹼印啊。真叫人費解。”  …See More
Jan 23
Le Destin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星新一:綠

在某領主的領地內,有一個農民,每年照例都很勤勉地種他的水稻。那一年,櫻花開得稍嫌早了些,不過水稻倒都成長得很好,只有某一個角落上的,甚至於都到了秋天了,依然還是一片綠。那些水稻結了稻穗,稻穗是綠的,收割後曬幹、脫谷,米也是綠綠的米。把這情形向村長報告了之後,領主也知道了,便命令管農耕的官吏前來查驗呈報。 “真真稀罕。因何如此,實在費解。以往,也從不曾有過這等事。把這些米悉數充做年貢繳納了吧,不足之數,也準予免繳。” 官吏把那些米運了去,然後也到一個以釀酒為業的百姓家,把那米取了些來,叫他釀些酒試試。不久,釀酒的前來報告,說是酒已釀成,便前往看個究竟,但見竟是一些綠色的酒。 “品嘗過沒有?” “還沒有。像這樣的酒,我還是平生第一遭。喝了它後,萬一有什麽異樣,可就不妙啊。” 那官吏於是拿了那些酒到領主邸第去,向領主報告。道理是說不上來。酒,綠綠的,很澄澈,看起來很美。領主的母親、妻子、兒子,幾個隨從,都圍過來看它。領主於是對那個官吏說了:“你就嘗一嘗看吧。” “這樣貴重的東西,屬下怎敢僭越,還是領主您先請……” “不用顧忌這些,你就嘗一點兒看看吧。” 既然是命令,當然不得不從。看著註在碗內…See More
Jan 13
Le Destin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星新一:壺

古昔某地的領主。其城堡裏的庭院,栽植著好幾棵松樹。那一年,春天平靜地過去,初夏時分,某一天黃昏,每一棵松樹上都見有一條蛇爬了上去,每一條蛇都從枝丫上向外伸出了頭。因為事出突然,於是眾人都跑了來看個究竟。仔細看去,但見每一條蛇的蛇頭似乎都朝向地面某一處。 “把那地方挖掘挖掘看看。” 領主這樣命令。先是一些小石頭。把那些小石頭弄掉,再挖下去,好像挖到了什麽。 “挖到了一個壺了。” 家臣說。 “把它打開看看。” “這,妥當嗎?” “如果照舊又把它埋回原處,咱們恐怕也無法釋然吧。” “說的也是。” 於是小心翼翼地動手。先是看到了蓋子。輕細的壺口上,用一個小碟子蓋著。這壺蓋用糨糊一般的東西黏著。花了一點工夫,總之,終於把壺蓋拿掉了。突然間,一股像是什麽邪氣似的黑煙冒了出來,飄散到空中去。不好!恐怕壞了事了。從那年秋天起,一連數年,年年都鬧歉收。家臣也好,百姓也好,連連有人死去。草啦,蟲兒啦,都拿來吃了。連活下去的力氣都沒有;不能拼命的人,一個接一個地消失了。到了最後,終於只剩下了一些精銳,身心都強韌的人。“我們攻到鄰國去吧。沒什麽該不該,好不好的。我再也想不出什麽別的良策來。我想神也會原諒我們吧…See More
Jan 11
Le Destin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星新一:強盜的苦惱

黑社會的強盜們聚在一起,商議著下一步的行竊計劃。   “真想痛痛快快地幹它一樁震驚社會又成功無疑的大買賣呀!”一個歹徒異想天開地說,誰知這個集團的首領竟接著他的話爽然應允道:“說得對!我也一直這麽盤算著,現在想出了些眉目,大夥準備一下吧,我要幹活了。”   這一番話讓強盜們吃驚不淺,大家爭先恐後地問道:“究竟怎麽幹呢?”   “幹咱們這一行的,大家都把行動時間選在夜裏,但由於四周太安靜,下手時難免惹人註目。這次我打算反其道而行之,出乎人們意料之外地搞它一家夥……”   “有道理,您到底不愧是咱們的頭兒,想出的主意總是高人一招。不過,如何下手呢?”   “光天化日之下,持槍闖進銀行搶劫!”首領的話恍若囈語,嘍們不禁大失所望。   “別開玩笑啦!簡直不著邊際。照你說的去幹,恐怕還沒跨進銀行的大門,就被抓去蹲牢房了。”  …See More
Jan 10
Le Destin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星新一:海

某地海岸邊,住著打魚為生的一家人。某日,輕舟出海釣魚去。這一天,也釣到了一條章魚。章魚並沒有馬上殺了吃掉,先把它放到一個木桶裏去,用蓋子把木桶蓋緊,然後擺到廚房裏的一個角落上去。到了次日,廚房裏的蔬菜少了些許。可都是地瓜之類的還沒煮過料理過的東西,也不見有什麽人從外頭闖入偷竊而去的痕跡。主人於是說了:“莫非是章魚偷吃了的。我聽說過,海裏頭的章魚會趁著夜晚爬上岸偷吃旱田裏的茄子之事。除此之外,可就不知有什麽別的緣故了。”  …See More
Jan 9
Le Destin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星新一:超車

在耀眼的陽光照射下,公路平坦地伸向遠處。那男子所駕駛的最新型的轎車,就在那上面滑著也似地向郊外飛馳而去。因為車子新,所以跑起來自然也就安穩愜意。這會兒,他正駕著這輛車子,要去拜訪新近才開始來往的女孩的家。 “轎車還是要新型的才好。不,豈止是轎車。女孩子也是一樣。凡是型式老舊了,就一個一個讓出去,弄個新型的到手。這就是我的原則。” 嘴裏這樣自言自語著,他更加地把速度加快。車子的窗子並未完全關緊,這會,風就從孔隙間吹進來,拂在他那頗具風流貌的臉上。連綿不歇的輕快的振動,使他想起前些日子廉讓出去的一輛型式過時的車子的事。這同時也使他聯想到前些日子才告分手的那女孩的事。 “你對我已經生厭了,對不對?”當他提起要分手的話時,那個當模特兒的女孩,便蹙眉不悅,以那種似要纏人的聲音,這樣對他說。 “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他的回答實在夠得上是含糊其辭,可是那女孩子卻因而更認了真。 “不要。我不願和你分手。請你不要甩掉我。” “可是再這樣交往下去,我想,那對你對我都毫無意義啊。” “如果我再不能和你在一起,那倒不如死了好。” 像這樣的話,可聽得多了。女人只要是聽到分手的話,總是會這樣子說。可是這一招如…See More
Jan 7
Le Destin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星新一:艾美兒

那個機器人造得實在好。那是女機器人。正因為是人造的,所以要把它造成什麽樣子的美人,就不折不扣,是什麽樣子的美人。又因為造的時候,把一切美人的優點都網羅在內,所以造出來的,真是一具完美的美人。當然,這美人多少令人覺得冷若冰霜,可是冷若冰霜不也正是美人的一個條件嗎。想來,大概別無他人會動腦筋去制造什麽機器人。制造一個只做和真人同樣也做的動作的機器人,那才是愚不可及的事。要有這麽些費用,大可以去制造些效率更好的機器,何況這世上失業的人還真不少。造出它當然還是由於趣味。造它的人就是酒吧的主人。大凡一個酒吧主人回到家裏,再怎麽也不會想喝酒。對他來說,酒是他的生財器材,絕不是拿來自己喝的。喝酒的酒徒使他賺足了錢,又有的是空閑,所以就用來造這機器人。這純粹是趣味所致。正因為是趣味所致,所以造出來的美人也真精巧別致。尤其那肌膚的觸覺,真像真人的一樣,難以區別出真偽來。猛一看,還真比實在的好得多。盡管如此,腦子裏卻近乎空空如也。對於這一點,他倒也真的束手無策了。它只能回答的不過是些許簡單的話,而動作也只限於喝酒。造出了這美人後,他就把它拿來擺到酒吧裏。酒吧裏當然也有桌椅之類的座位,但是為了怕出醜,他還是…See More
Jan 6
Le Destin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小林多喜二:傷痕

“紅色救援會”①打算在群眾的基礎上發展壯大組織,決定以“小組”為單位,直接在各個地區的工廠中紮根。××地區的××小組,每開一次會都要增添一兩個新組員。新組員在加入時都作簡單的自我介紹。有一次,新加入了一位四十歲左右的婦女。組長給大家介紹說:“這位是中山同誌的母親。中山同誌最近終於被送到市谷監獄裏去了。” 中山的母親顯得有些局促不安。 “我覺得,因為自己的閨女進了監獄就冒冒失失地跑到救援會裏來,總有點兒不好意思……”閨女只要兩三個月不回家,管區的警察就打電話,叫我到某某警察局去把她領回來。我每次都大吃一驚,幾乎是哭著跑去的。他們把她從下邊的拘留所裏帶上來。她的臉又蒼白又臟,不知在裏頭待了多少天了,渾身發出一股難聞的氣味。——據閨女講,她是因為當什麽聯絡員被他們抓去的。 “可是她在家裏只待上十來天,突然間又沒有影兒了。過了兩三個月,警察局又來傳我啦。這回是另一個警察局。我到那兒一個勁兒地鞠躬,說都怨我這作娘的對孩子管教不嚴,認了錯,賠了不是,才又把她領了回來。大概就是這一次吧。閨女說警察嘲弄她說:'你還幹聯絡員嗎?'這使她很氣惱。我說這有什麽可氣的,只要你能早出來就比什麽都好。 “閨女回到…See More
Jan 5
Le Destin posted a blog post

高昂的代價 / 西村壽行

 1最初看到那二個男子是在日原山的山中休息所附近。上午十二點之前,神谷英雄和他的獨生女紀子將車停放在路邊,背著各自的帆布背包開始步行。登山道有二條,一條沿著日原川通往雲取山方向;另一條從頭山麓一直伸向秩父郡境內。神谷選擇了右邊那條道。半路上,那二位男子超過神谷父女。那二人都在三十歲上下,其中一人拿著上下式雙筒獵槍,腰間纏著子彈袋,象是個獵人。“有不帶獵犬的獵人?”紀子向道。“這大概就是所謂星期日獵人吧。住在新村裏無法養狗,大多在星期日只帶著獵槍進山。”“唉!又不缺吃的,幹嘛要殺生哩!”“爸爸也想除驅除害獸外禁止一切狩獵,但幾十萬男子持槍進山,獵殺各種動物,說不定能對維護社會秩序起點作用。”“是嗎?如果禁止一切狩獵,爸爸的工作可就忙了。”“有這種可能性。”神谷苦笑道。神谷今年五十歲,是東京地方法院的法官,屬刑事十四部,幹這行十五年了,素以寧左勿右,執法嚴酷而著名。山澗邊的小道越來越細,右側山上茂密的林木幾乎把小徑吞沒,左側的路坎仿佛要墜入幽深的山潤,澗底的溪流清澈明凈,宛若溶化了的藍顏料。三十分鐘後,紀子取代疲憊的神谷走在前頭。她那穿著靛藍色牛仔褲的下肢透出一片天真,豐滿的臀都高高隆起。…See More
Jan 4
Le Destin posted a blog post
Jan 2
Le Destin posted a blog post

莫迪亞諾·陌路人

那年的秋天來得比往年都早,秋雨綿綿,枯葉雕零,上索省河畔籠罩著蒙蒙輕霧。我仍住在富尼埃爾山腳下的父母家裏。我得找份工作幹幹。一月,克魯瓦·帕凱廣場附近的一家絲織品公司雇用我當了六個月的打字員。工資微薄,但我省吃儉用,假期我去了西班牙南部的托雷莫利諾斯度假。那年,我十八歲,生平第一次離開法國。在托雷莫利諾斯的海灘上,我結識了一個名叫米爾·馬克西莫夫的法國女人,棕發女郎,非常漂亮。她和丈夫在許多年前就定居在那兒了。我在他們經營的一家小旅店裏租了一個房間。她告訴我明年秋天她將去巴黎的朋友家裏呆很長的一段時間,還把她朋友的地址給了我。我也答應她,如果有機會就去巴黎看她。回來之後,我仿佛覺得裏昂顯得更加陰沈。離我家不遠的地方,在聖巴德勒米路上坡的右邊,有一所天主教遣使會的寄宿學校。山坡上建了幾幢房子,…See More
Dec 23, 2016

Le Destin's Blog

〔日本〕吉行淳之介:父親的年齡

Posted on March 20, 2017 at 6:43pm 0 Comments

他誕生那年,父親十八歲,母親是十七歲。後來,據可靠的人告訴他,父母親是憑媒妁之言而結婚的。這叫他多少感到意外。他剛進入小學初級班那時期,同學母親的年齡倒不說,倒是真沒有哪一個人的父親是比他父親年輕的。這很叫他引以為傲,不拘是誰,拉了來,總是問人:“你父親幾歲?”一聽回答的數字多於父親的年齡,他便有如苦練武功之後獲勝的武士一般得意非凡。和父親一起旅行去,旅舍的女服務生只要向他說:“你哥哥……”他就一定加以糾正:“錯了,是我父親啊!”然而,這樣的心情隨著年齡增大,漸漸起了變化。到了小學高年級的時候,他早已不喜歡這樣的話題。進入中學那年夏天,他和父親相偕渡海到伊豆的大島上去。出來迎接他們的旅舍女主人是出眾的美人。微微曬黑的美貌,穿著一身深藍色碎花模樣的衣服倒覺相配。不過才在心裏感到:啊,真美——,只聽父親已在說了:“太太,你實在很美。” …

Continue

光的鱗片 / 西村壽行

Posted on January 31, 2017 at 8:11pm 0 Comments

從前,我做過一段時間漁夫。

我家在瀨戶內海是個小船主。二戰失敗後,我出生在一個無名的小島。喏,小島就像一個孤零零地突進海面的膿腫。

在島上梯田的一角有片桃樹林。當這片桃樹林著上淡淡的顏色時,鮁魚的捕獲期就開始了。

鮁魚捕完了就捕真鯛。

好像真鯛捕完輪到捕銀鯧,銀鯧捕完就是冬天了。而冬天呢,我記不太真切了,好像是捕玉筋魚吧?

捕玉筋魚的網,島上人稱作巴夏網。…

Continue

兩分硬幣〔日本〕黑島傳治

Posted on January 24, 2017 at 11:43am 0 Comments

那是流行玩陀螺的季節。弟弟藤二不知從哪裏找到健吉玩舊的陀螺,用兩只手掌挾住三寸扁頭鐵釘作的軸,使勁地搓。然而,因為他手上還沒有多大力氣,不管怎麽使勁,那陀螺也只站著轉那麽幾轉,很快就倒下來。健吉從小就有股子鉆勁兒,買了個陀螺,擦得溜光,還用根三寸鐵釘把原來那根細鐵絲般的軸替換下來。這樣,就轉得快,跟人家賽起來很少有敵手。因而,它雖是十二、三年以前用過了的舊東西,卻依然連一條裂縫都沒有,黑黝黝,沈甸甸,看上去木質煞是堅硬。原來是上了油,打了蠟。同如今在鋪子裏賣的比起來,那木質就好得多了。可是,陀螺越重,對年幼的藤二說來就越難轉動。他在廊緣上搓了半天,也總是轉不靈。

 

“媽媽,買根陀螺繩兒嘛。”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