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oi's Blog (378)

馬永波《本地現實:必要的虛構》(3)

本地新聞,播音員用普通話播出



那些錯過的就去讀報紙,沒有報紙的




就去聽人復述,反而更加簡煉




一具屍體輪流到眾人的口中咀嚼,它的氣味




深入軀體的各個省份。一個讀者在高潮處




摘下眼鏡,提高了嗓音。他們嘆服罪犯的




智慧,計算他貪汙的公款可以買多少輛奔馳…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February 21, 2020 at 5:38pm — No Comments

馬永波《本地現實:必要的虛構》(2)

那些尚未存在的事物左右你,要求你具有



塵世的特征。一個孩子在遠處瞄準你




紙板靶子在一股水柱的壓力下




慢鏡頭攔腰折下。潮濕連接起草地和樹林




以及更遠的公路,寂靜和一個家庭的童年:




一首尚未成型的詩改變你的生理反應




到底是誰在支配誰?它的未來…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February 21, 2020 at 5:38pm — No Comments

馬永波《本地現實:必要的虛構》(1)

火焰熄滅了,是清理灰燼的時候了



混亂,如果從更大的一個範圍看




便有了秩序。沙丘統一於沙灘




風的走向,海洋也是沙丘,液體的,




時間的。燕子密集地飛行,又散開




憑借氣流回旋,升高,突然進入了




來自海上的強風,像帶鐵銹的雨點…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November 23, 2019 at 9:22pm — No Comments

馬永波《響水村信劄》(13)

親愛的(請允許我再次這樣稱呼你)



我不會再給你寫信了,離最近的村子



也有數里之遙。冬天野獸的呼吸結冰的時候



在火爐邊,我會用這些信取暖



詞語,細沙,湖水,自我,數字……



聆聽自然的時候,其實只聽見了自己的



心跳,甚至心跳也聽不到,聽到的…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November 23, 2019 at 9:17pm — No Comments

馬永波《響水村信劄》(12)

我的前半生完全失敗了。喝酒



吃魚、寫詩,用打下的全部糧食釀酒



撥開長草,攜妓歸來,這方面



我比不上我的鄰居。我的詩句



遠未達到命運的高度,是否



有更近的路通向他人的心靈



車馬轔轔的日子早已不再…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November 23, 2019 at 9:14pm — No Comments

馬永波《響水村信劄》(11)

還是談談我們的愛情吧,你總不能



去拉薩那麽高的地方去生孩子



或者把一個湖泊端到傾斜的桌面上



火焰形狀的燃燒,留下的是臉上



“玫瑰的灰燼”。夢中我在白燁樹上



擦手,用葉子洗臉。但這些都不能



改變繼續的天氣。(它像魚從水底…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November 23, 2019 at 9:13pm — No Comments

馬永波《響水村信劄》(10)

雨中奮力登山,像王紅公,只是



沒有身裹絲綢年輕的遊伴,既是女兒



又是舞女。在溪流邊垂釣的隱士



手不離計算器,計算著深度、重量、距離



雨水化成了藤蔓,化成碧綠的西瓜



化成一個斜著肩膀的人,走過隆起的田埂



在雨中向更高的山峰呼喊,聲音斜飛回來…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November 23, 2019 at 9:12pm — No Comments

馬永波《響水村信劄》(9)

石罅和龍頭上的水滴。夜與晝



日子的呼吸。早上兩個人在玻璃房子裏



喝酒,晚上他們還在喝,只是不知



什麽時候互換了座位。這裏沒什麽可做



你還在午夜擦窗戶嗎?“一條魚在冬天的冰裏



生活。”一些人坐在一絲聲息



也沒有的玉米地裏賭博,一匹馬在周圍嗅著…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November 23, 2019 at 9:11pm — No Comments

馬永波《響水村信劄》(8)

……三年之後,如果視野沒有改變



你就能看見道路越來越寬廣




看見樹葉、飛蛾和骷髏在同時舞蹈




在你的血液中世界開始像黃昏一樣無邊




同時又像老式的煤爐一樣狹小




你用左眼看到灰暗的毛衣




用右眼看到兒童的天真




佈滿鏡片的房間,連聲音也在反射…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November 23, 2019 at 9:09pm — No Comments

馬永波《響水村信劄》(7)

山中罌粟,散發邪惡的氣息



背著條帚的松鼠在地上走來走去



高處的亭子我已登臨過數次



風吹過,谷中的玉米地裏起了一陣波動



好像一隻獾子正竄過壟溝,波紋



擴散到湖面上。午夜總有些聲音



讓人不安,水聲也大了起來



像巨獸的喘息。戶外廁所…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November 23, 2019 at 9:06pm — No Comments

馬永波《響水村信劄》(6)

在哈爾濱你見到的不是我



這個城市與我存在於不同的時間中




石頭街道上的雨,淋不濕走在雨中的我




你所看到的尖頂和塔樓




其實早已坍塌,我已離開




我們是否真的在夜晚




走過百年的街道,談論著




一座不存在的城市…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November 23, 2019 at 9:04pm — No Comments

馬永波《響水村信劄》(5)

“我們走在去聖索菲亞教堂的路上



它離中央大街並不很遠。碩大的圓頂




淩駕在建築物的上方。”我曾將它




比喻為一間大廁所,年深日久




綠油油的。夜色像棉絮沈澱在噴水池中




新鋪的石頭廣場,兩分鐘就可以穿過




有人卻用了一生,或許更長…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November 23, 2019 at 9:02pm — No Comments

馬永波《響水村信劄》(4)

這封信寫得斷斷續續,像雨下了又下



使玻璃窗模糊,但是否事物也模糊了




誰向玻璃上吐痰了。風景在玻璃中破碎




纏綿的山水無盡地向遠方扭去




爭論,相愛,直到化為蒼翠一片




這一切都沒有什麽意義,像這封信




我幾乎沒有信心把它寄出。文字…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November 23, 2019 at 9:01pm — No Comments

馬永波《響水村信劄》(3)

遙遠的空間閃爍像一條魚



從比喻開始的談話,終止於




無法忍受的寂靜。換句話說




湖濱旅館的走廊裏懸掛著




女式泳衣,平靜,紋絲不動




我必須將它的來歷交代清楚




這不是道德問題,但關乎道德




有人在乎這個,尤其是戴帽子的…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November 23, 2019 at 9:01pm — No Comments

馬永波《響水村信劄》(2)

雨天裏的事物陳舊得更快,光輝從峰頂滑落



傾斜入水,像軍艦鳥(這裏沒有水鳥




許多天裏只有一隻麻色的野鴨,在湖心



團團打轉,這將在夢中發出沙啞的叫聲



融化)。沙子傾倒在村莊和夢境之上



透過縫隙,潮濕像褐色的菌絲,



悄悄穿過心臟,使一切開始腐爛…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November 23, 2019 at 7:12pm — No Comments

馬永波《響水村信劄》(1)

來這裏已經很長時間了,總是下雨



難得有晴和的天氣去看看山水



天色和湖面一樣灰暗,正好醫治



身體裏的灰暗。像一封遲遲沒有寄出的信



有些過時。但總的說來,心情尚好



沒有什麽意外的事發生。仿佛我已



從一場病中康復過來。在這裏…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November 23, 2019 at 7:11pm — No Comments

諾然·時代的偶象

用思想寫作象征著記憶

我們的思想尚未能成為時代的偶象

這個世界由人的行動組成

我們用事實求證神話

用記憶寫作代表著思想

我們的記憶裏裝不下時代的偶象

它是個屬於過去的議程

我們的行動需要更多的動機…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November 23, 2019 at 6:56pm — No Comments

諾然詩選秋天的童話

一個日子代表秋天向世人宣布

收獲即將開始

這是一個可以吃的希望

收割意味著農業化的傷口

食欲乘風破浪而來

無論以政治還是經濟的方式

秋天被世界納入計劃

過暖的歲月所到之處

都貼出神聖的告示…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November 23, 2019 at 6:56pm — No Comments

諾然·念頭

登門拜訪時

我感覺意志沈重

並且是與世界一起往下

而我本人則相對飛升

那駕鷂而起的輕浮

在一片失重的呼喊聲中

上下不得

這墮落還是個驚呼的過程

墮落與不墮落…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November 23, 2019 at 6:55pm — No Comments

諾然·念頭

登門拜訪時

我感覺意志沈重

並且是與世界一起往下

而我本人則相對飛升

那駕鷂而起的輕浮

在一片失重的呼喊聲中

上下不得

這墮落還是個驚呼的過程

墮落與不墮落…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November 23, 2019 at 6:30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