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ing:
  • Currently 5/5 stars.

Views: 37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moooi 11 hours ago

聖瓊·佩斯散文詩選《遠征》
世界的進程就是這樣,對此,我只能說好。——城市的建立。石塊和青銅。黎明時荊棘的火焰裸赤了這些巨大的綠色的石塊,油光光的像教堂的和公共廁所的基石,而那海上的船員,我們的煙可以飄到他那兒,他看見大地已經根本改變了面貌(從海上即可望見燒草肥田,和山區的引水工程)。

於是在清晨在一個神聖的名字的唇音中建立了、安置了這個城市。營地從山上撤消了!而我們這些在那兒在木廊中的人,在新奇的世界裏跣頭赤腳,我們憑什麽嘲笑,我們憑什麽,處在我們的地位,嘟笑姑娘們和母驢們登岸?

自從黎明以來,關於這些揚帆航行的人有什麽可說的呢?——糧食到了!……而那些船隻,比天國白孔雀下面的伊利翁更高,越過沙洲,停留在這死水中,那兒漂浮著一隻死驢。(我們必須決定這條茫然的蒼白的河流的命運,它的顏色像被壓出液汁來的蝗蟲的顏色。)

在那邊岸上新升起的巨大的喧嘩中,鐵匠是他們的爐火的主人!鞭子的劈啪聲在那些新的街道上卸下成車成車的尚未出世的罪惡。啊,母騾,我們在銅劍的寫真下!四顆倔強的、和拳頭聯結在一起的頭顱,構成一個活的花序,襯托著藍天,庇護所的建者們在樹下聚會,探討他們對選擇場地的看法。他們使我懂得了建築物的意義和目的:正面要裝飾,背面要掩藏;紅土走廊,黑石門廳,影明水凈的地方設置藏書室;陰涼的地方放置藥劑師的藥品。於是銀行家來了,吹噓著他們的鑰匙。而在大街上已經有一個人獨自唱歌,他是那些在前額上畫上他們的上帝的密碼的人們中的一個。(在這個空曠的垃圾區,昆蟲的嘈叫聲不停地響著) ……這不是向你講述我們和彼岸的人們之間聯合的場合;水在羊皮袋裏,為港口工程提供騎兵和親王們的費用是用魚通貨支付的。(一個孩子因猴子死去而悲痛——他有一個很漂亮的姐姐——卻給了我們一隻放在玫瑰色緞鞋裏的鵪鶉。)

寂寞!一隻巨大的海鳥產下藍色的卵,而在清晨海灣的樹葉間綴滿了金色的檸檬!——這是在昨天!鳥兒已飛走了!

明天,節日和喧嘩,栽上蘋果樹的街道,而在清晨,清潔工人運走大片的枯棕櫚葉,巨大的翅翼的斷片,……明天節日,碼頭官員們的選舉,郊區的練聲,在溫和的風暴醞釀期,黃色的城市,戴著陰影的頭盔,窗子上懸掛著女孩子們的褲衩。

在第三個朔望日,那些在山頂警戒的人疊起了他們的帳蓬。一個女人的身體在沙地焚燒著。一個男人走向荒漠的門檻——他的父親的職業是:推銷香水瓶子的商人。(羅洛 譯)

Comment by moooi on Wednesday

聖瓊·佩斯散文詩選《遠征》(節選)五 

為我牽掛遠方事務的靈魂,城市的百盞燈火被狗吠撥亮……

孤獨啊!我們怪誕的支持者讃揚我們的舉止,可是我們的思想早已在別的墻下宿營:

我沒命任何人等待……我對你們又恨又疼……而對你們採自我們的那支歌,又該說些什麽?……

統率通往死海的一幅幅圖像的貓頭鷹呵,何處可覓得將洗亮我們眼睛的夜水?

孤獨啊!……大群星星移向天邊,把夥房裏一顆家養的星也納入其中。

天上結盟的君王在我屋頂上作戰。因此,高空的主宰們在上面派哨設崗。

讓我獨自一人,在唇槍舌箭的王公之間,在流星隕雨裏挾夜風出行!……

靈魂悄悄地與死女人的瀝青黏合!我們的眼簾被針線縫合!我們睫毛下的期待受到誇獎!

黑夜擠出自己的乳汁,但願大家有所提防!讓浪子的雙唇抹一絲蜂蜜。

“……女人的果實,哦,示巴女人!……”我露出最不審慎的靈魂,被夜晚的臭氣熏得噁心,

我在思想中抗議夢幻的活動;我將在早晨寡淡的氣味中,乘飛雁離去!……

——啊!當星辰冒險巡視女僕住的街區時,我們可知道如此多的新長矛在無邊的季節赤身而臥的人成群而起,——成群而起,又同聲宣稱這世界多麽荒誕!……

在昏黃的光亮中,老人眨巴眼皮,女人俯身撫弄指甲,一身黏乎乎的馬駒把有鬚的下巴伸到孩子手裏,孩子尚未想到把它一隻限晴戳瞎……

“孤獨啊!我未命任何人等待……一旦我願意,我就從那裏離去……”——於是異鄉人周身上下穿著他的新思想在沈默的路上又得到一些支持者:他眼中噙滿唾液,身上不再有人的實體。大地乘自己有翼的種籽飄遊,正如詩人憑自己的話語遊歷……(管蓧明 譯)

Comment by moooi on Monday

聖瓊·佩斯散文詩選《流亡》(節選)四 

奇怪的夜,這麽多的微風在房間的交叉口迷路……

是誰在拂曉前浪跡天涯,為我吶喊?當易逝的群星為流亡者更名,落入沙灘尋求一方凈土時,那個在翅翼的呼呼聲中去別人家造訪的大姑娘是誰?那個被遺棄,沒人喜愛的大姑娘是誰?


他曾在女預言家的綠穴和教堂賣身,四處流浪是她的妓名。晨光在我們門口抹去了赤足在聖籍間留下的印跡……女僕們啊,你們以前侍候別人,可你們愛虛榮,掛上新的帳幔,不讓一個貞潔字眼到期。聽到鸻鳥的悲鳴,哀怨的黎明降臨,尋找貞潔字眼的畢宿星。涕淚漣漣,而在古老的海岸上,我的名字被人呼喚……神靈在亂倫的灰燼中飄出縷縷輕煙。

當日光的蒼白養分射到沙礫中間的時候,一些美妙的歷史片斷,乘著螺旋槳葉,在充滿謬誤和多變前提的天空漂移,開始為註釋者的樂趣而轉彎。誰曾在那兒?誰鼓翼飛去?那天夜裏,是誰不顧我的反對,仍從我這外鄉人的嘴唇上,享用了這支歌?


錄事啊,用你的鐵筆尾端,在沙灘的桌上,掀翻刻寫著空話的蠟版。滄海之水將在我們圖表上洗去今年最美的數字。女叫化呵,時候到了,在棄置於洞穴與世隔絕的巨石鏡面上.主祭穿著氈鞋,戴著生絲手套,用許多木龍帶,洗刷黑暗顯露的違禁符號。

就這樣,一切肉體穿上鹽的苦衣。我們熬夜的灰燼之果,你們沙灘的矮玫瑰,而夜間的妻子天亮前被送走……啊!記憶之箕裏的一切虛幻之物,啊!流亡短笛吹出的一切癲狂之曲:自由之水的純潔的鸚鵡螺,我們夢的純潔的運動物體,和夜的詩篇天亮前已被拋棄,僵化的翅膀在琥珀大晚禱的圈套裏被擒……啊!讓人們燒吧,啊!讓人們在沙嘴燒掉所有這些殘羽碎爪、架過的毛髮和不潔的布頭,以及誕生自昨日的詩篇,啊!有天晚上在閃電的分路口誕生的詩篇,猶如灰塵落入婦女的乳汁,總有絲絲痕跡……我用你們未加使用的一切有翼之物,構成一種無功能的純語言。現在我還要構思一首可以磨滅的偉大詩篇……(管蓧明 譯)

Comment by moooi on October 14, 2021 at 9:05pm

紀年詩(節選)

高齡呵,我們到了高齡。與這意義重大的時辰的約會已被接受,而且是老早以前。夜幕降臨,使我們帶著大海的獵獲返回,沒有一塊家庭的石板響著人的腳步。聲音宏亮的蒼穹之下,城裏沒有一所住宅,亦無鋪著石玫瑰的院落。

我們古老的船體長滿藻類.是焚燒它的時候了。南十字座已在海關上空出現;驅逐艦返回了海島;哈爾比鷹正在弱肉強食的世界。連同猴子和蟒蛇。在天空的重負下,河口顯得空洞無邊。

高齡呵,瞧瞧我們的獵獲:全是白費氣力,我們兩手空空。路跑了又沒跑;事說了又沒說。我們背負著星夜歸返,對生與死的理解,比人的夢告訴得更深刻。傲氣後面,就是光榮,泛青的長劍裏閃著這道興旺的靈魂之光。

在睡眠的傳說之外,是整個無垠的生命和生命的繁殖,是全部生存的激情和全部生存的力量,啊,是夜間的童貞女大步走過,衣袂飄飄——在我們門框上行走的巨大側影——在腳跟颳起的整股強大氣流!(管蓧明 譯)

Comment by moooi on October 11, 2021 at 2:26pm

聖瓊·佩斯散文詩選《海標》(節選)

九船舶窄小

在夜晚第一批燈火的延伸中,遲遲來到這些大理石和青銅藝術品中的情人呵,

在陌生的人群裏沈默不言的情人啊,

你們今晚也將為大海作證:

 

……船舶窄小。我們的眠床窄小。

煙波浩渺,在欲望封閉的房間裏,我們的帝國更為廣闊。夏天進來了,它來自大海。我們只會告訴大海,在城市的節日裏,我們是什麽樣的異鄉人,以及某星某晚從海下的節日裏升起,來到我們床上,聞神聖的尿布。

 

鄰近的陸地徒然為我們劃出它的邊界。全世界翻滾的同一道波浪;源自特洛伊的同一道波浪·驅滾它的髖部直達我們面前。這道輕風昔日曾吹到遠離我們的汪洋……然而有一晚房間裏喧聲鼎沸:連死亡本身吹響的螺號,也沒有被人聽到!

雙雙對對的男女呵,喜愛船舶吧,還有房間裏高高湧起的海!陸地有一晚哭泣它的神祗,而人則獵逐紅毛畜生;城市在衰退,女人在遐想……但願我們門前永遠是這被稱作大海的黎明——翅膀的精華,武器的撤銷,愛與海同眠一床,愛與海同睡一床——

而這場話仍在房裏進行:

 

“……愛情呵,愛情,你把我誕生的啼叫保持這麽高,使它從大海走向情女!所有沙地上遭受踐踏的葡萄藤,浪花在每個肉體中的善行,沙灘上水泡的歌聲……致敬.向神聖的勃勃生機致敬!

你,貪婪的男人,脫我的衣服;比駕船的船長更見沈著的主宰。那麽些衣服解開後,就只剩一個得到承認的女人。夏日開始了,它以大海為生。而我的心給你展示比碧水更請純的女人;種子和甘甜的汁液、與奶混合的酸,和鮮血一起的鹽,金子和碘,也有銅的滋味及其辛澀的成分——整個大海裝在我身上,如同裝在母親的壇子……

出生於海的男人躺在我軀體的沙灘上。願他把臉貼在沙下的泉水裏汲取清涼,願他如身上刺著雄蕨圖案的神,在我的平地上得到歡樂……我的愛喲,你乾渴了嗎?我是在你唇上比乾渴更新鮮的女人。我的臉埋在你的雙手,猶如埋在海灘的清涼手掌間。啊!願它是你懊熱之夜扁桃的沁涼和黎明的清爽,和異鄉海岸上品嘗的第一口果子。


有一天晚上,我夢見了比夢還要蔥翠的海島……航海者們上岸尋找一種藍水,結果發現了——正是退潮時刻——流沙重新鋪整的眠床:喬木狀的海退走了,只在上面留下了這些純粹的枝葉印痕,如同一株株道受摧殘的大棕櫚樹,又如一個個心醉神迷的大姑娘,纏著圍腰,披頭散髮,被大海留宿在眼淚裏。

上面是一些夢的圖景。可是你,額頭平展的男人,你既然睡在夢的真實裏,對著圓的壺嘴喝水,就知道它那布匿人的保護層:石榴的肉,仙人掌的心,非洲的無花果,亞洲的農作物……我的愛喲.女人的果實超過海的果實:從我這個既未塗脂抹粉也未盛裝打扮的女人手上,收下海的夏日的金……”

 

“……男人心中,孤獨。男人也奇怪,沒有岸,卻泊靠在岸邊的女人身旁,而大海我本身仍走向你的東方,如同走向你那混雜的金沙,並在你的岸上,在你的粘土圈——與孕育她的波浪同生同散的女人——緩緩的展開之中流連忘返……


而你愈是赤裸愈是貞潔,僅僅因為你雙手被覆蓋,你就不是深水的童貞女——那是青銅或白玉的勝利女神雕像,被辛苦勞作的漁人那沾滿藻類的大網和古代的雙耳尖底甕一起打撈上來,是長著我的面孔的女人肉體,是我嗅覺下女人的熱氣,是被她自己的體香所照亮的女人。那體香宛如半合的手指間粉紅的火苗。

一如鹽存在於麥子,你身上的海存在於其本原,你身上屬於海的東西,給你養成了易於接近的幸福女人的趣味……夜裏,在船底,你的臉被翻倒,你的嘴是供食用的果子。我的呼吸在你的胸口自由通暢。而欲望的海面從四面八方湧起大潮,宛如那月殼近地期的潮汐。而雌性的陸地裝點著氣泡,向淫蕩而柔順的大海敞開懷抱,一直敞到它的池糖、沼澤。湧進草地的海水發出戽鬥水車的吱嘎聲響。夜晚充滿了孵化……


我的海味的愛呵,讓別人遠離海洋,在封閉的山谷深處放養牧歌——薄荷,蜜蜂花,草木犀,溫和的庭薺和牛至——這人在那裏談養蜂,那人在那裏照料綿羊生產,雌羊身下墊著皮毛,親吻著黑花粉墻下的土地。在桃花掛果、葡萄園插好又撐桿的時節,我斬斷了把船殼固定在木下水架上的麻繩結,於是我的愛來到海上!而我的焦灼不安也來到海上!……

船舶窄小,結合緊密,可情婦忠貞不二的軀體呵,你的節奏更緊湊。船體本身究竟是什麽?船的形象圖案是什麽?是無桅的搖船和兩地間往返的小舟,還願的船只,連同它正中間的洞口;它以水下體的形狀接受審視,在曲線上作了加工,順著海浪的曲線,彎彎曲曲地釘著雙重的象牙色拱……船體的裝配者總是用這種辦法把龍骨與肋骨和底肋木的作用連在一起。

 

船舶,我美麗的船舶,肋骨彎曲,載負著男人的一夜的船舶,你是我載運玫瑰的花船。你在水上沖斷祭品鏈。於是我們與死亡作對,行駛在猩紅色大海黑色老鴉企屬植物叢生的道路上……被稱為大海的黎明廣闊無邊,浩渺的海面橫涯無際,在翻耕的土地上夢想我們紫色的疆界。而遠處湧起的長浪頂著紅鋯石,像一群情人!

只有在愛的船上才有更高級的侵佔。(管蓧明 譯)

Comment by moooi on October 9, 2021 at 4:47pm

聖瓊·佩斯散文詩選《頌詞》1肉在野風中烘烤著,調味汁已預備好了,而煙活潑地回到路上,趕上行路的人。那時,一個夢遊者,兩頰汙濁從一個古老的綴著強烈、詭橘而又亮麗的條紋的夢裏走了出來,被汗珠裝飾著,朝著肉的香味,他向下走去,象一個懶散的婦人:他的帆布衣、內衣和他的發都散亂著。

2

我愛一匹馬——它是什麽呢?——它確是直直地望著我,在它的鬃毛下。它的鼻孔的兩個富有活力的孔穴是兩個看上去很漂亮的東西,在每一個富有活力的孔穴上面都有一只鼓起的眼睛。當它奔跑時,它出汗了:那就是閃著光澤!——而我把那一個個明月壓在它的肋部,在我童稚的膝下。……我愛一匹馬——它是什麽呢?——有時候(因為動物熟悉什麽樣的力量會引起我們的贊美)它向它的神抵昂起青銅的頭,喘息著,鼓起脈網般的紋路。

3

自負的韻律降落在紅色的小山上。海龜在海峽裏翻滾著,象黝黑的星星。停泊處釀成了一個充滿孩子頭腦的夢。……做一個具有安詳的微笑著的眼睛的人,一個沈默的人,微笑在他眉毛的安詳的羽翼下,飛翔的極致(用他那不動的睫毛的船舷,取道欺詐的大海的路,他返回到他曾見過的事物上……用他那不動的睫毛的船舷他給我們不止一個關於島嶼的許諾,有如他對個更年輕的人說:"你將看見!"而這就是他,和船長一起,領會了。)

4

蒼天!我們的動物擁擠著發出一聲叫喊!

我醒著,夢著安尼柏黝黑的果實在它多疣的截短了的莢鬥裏……確是如此!蟹吃光了整整一株軟果樹。另一株樹傷痕累累,過去,它的樹幹上常開著多汁的花。而另一株,你不能用手觸摸它,如同你觸摸木頭,它不會下雨般落下那些蒼蠅和顏色來!……螞蟻朝著兩個方向跑著。婦女們在開花的楓樹叢中自個兒笑著,那些基部黑紫的黃花是供有角的動物下痢用的。……

性器聞著是香的。汗水為它自己開辟出一條涼涼的路。一個孤單的男人會把他的鼻子埋進他胳臂的皺褶中。

那些河岸腫脹起來,在瘋狂地舉行婚禮的昆蟲的夾層下崩毀了。船槳在劃槳者的手中發芽。鉤端的一只活狗是釣取鯊魚最好的誘餌。……我醒著,夢著安尼柏黝黑的果實;夢看葉腋下的一束束花朵。

5

 ……現在這些平靜的水象牛奶一樣,一切都傾註在清晨的柔和的虛空中。甲板在前一天選刷過,用的水同夢中黎明的混合物相似,描述著美妙的天空。而白晝的令人喜愛的童年,穿過卷起的遮簾的格子,降落到我的歌上。

童年,我的愛,它只是那樣的嗎?……童年,我的愛……這眼的雙環和愛的舒適……它是那麽平靜而又那麽冷淡,它又是那麽綿綿不斷,它在那兒是陌生的,被一雙手聯結於白晝的體貼……

童年,我的愛!除了給與,什麽也不做。……那時,我說起過它嗎?我甚至不想動一動。

這些衣服,在絕望中,在請晨的綠色的虛空中。……那時,我談起過它嗎?我們只須被利用象一根舊繩子。……而那顆心,而那顆心,在那兒!讓它在甲板上拖來拖去,比一條舊拖把更卑賤,更雜亂,和更破爛……

6

輪到另一些走上甲板了,我仍然請求他們不要揚帆……但是至於那盞燈,你最好把它熄掉……童年,我的愛!這是清晨,這是那些溫存的在乞求的事物,有如歌中的恨,溫存有如在唇上顫動著的羞澀,從側面說出的事物,啊溫存,和那在乞求著的,有如男性最溫存的聲音,如果他同意向女人的屈從彎下他沙啞的靈魂……現在我問你:這不是清晨……輕松的呼吸和白晝的挑釁的童年,溫存如歌,把眼睛都拉長了嗎?

18

現在離開我吧,我要獨自走去。我將向前走去,因為我忙著呢:一只是蟲等著我去商量。我歡欣於那有許多小眼的復眼:多棱的,意外的,有如絲柏的果實。否則,我跟那些有著青色紋理的石頭有一個同盟:而你也離開我吧,坐著,在我的雙膝的友誼中。(羅洛 譯)

Comment by moooi on October 7, 2021 at 5:12pm

聖瓊·佩斯Saint-JohnPerse散文詩選《雪》於是降雪了,首批別離的陣雪,落到夢幻和現實織成的巨幅布帛上,有記憶的人們忘卻了種種苦楚,我們雙鬢唯有床單的清香。這是大清早,鹽灰的曙色籠罩,約莫早於六點鐘光景,猶如客次於一個臨時的港口,一處思賜的避難所,在這裏,散落著串串靜謐的偉大頌歌。

這一通宵,不知不覺,鵝毛雪片紛揚不息,那座座摩天大廈——被螢火蟲剔透的浮石,高高地托起無數心靈的遺痕和重荷,不停地增長,而且將所負的重卓爾忘懷。惟獨那些昆蟲,略知其中底細,不過它們的記性恍惚,講述得又很怪誕。心靈對這些非凡事物所起的影響,我們無從知曉。

誰也不曾詫異,誰也不曾察覺,這絲絨般的時刻,這輕脆、細瑣之極的東西首次掠過、觸及那高聳的石面,好像睫毛一夾。在青銅的覆蓋和鉻鋼的射角上,在啞然的瓷礫和厚大的玻璃瓦上,落上了陣雪,沒有任何人驚動,也沒有人玷汙,這氣息初凝的水汽。

恰似一柄剛出鞘的寶劍乍現的一顫……雪在下,看呀,我們來說說它的奇妙吧!靜悄的黎明周身豐羽,像只傳奇的巨梟,一任精氣吹拂,鼓起它那白色大麗菊的形體。奇景和歡樂從四面八方向我們湧來。讓我們朝那露天茶座的門面一一致候吧,恰是舊年夏天,那位建築師就在那兒指給我們看過夜鷹下的好些卵。(葉汝璉 譯)

Comment by moooi on October 1, 2021 at 6:16pm

趙野的詩《1998•中秋•西安》

這座城市,這個季節

表明一切很難真實


天氣蕭瑟,街道清冷


一如某次陰謀的前夜


太多的往事不免憂傷


太深的心思難逃浮躁


像此刻,我就渴望烽火


期盼有誰兵發咸陽



閑在西安,看幾本舊書


和一部傷感的電影


瀏覽一些古跡,也很想


就此寫出幾行詩句


這種衝動已有點異樣


仿佛故鄉遍插茱萸


但在西安,恍若隔世中


總有聲音磨礪神經

Comment by moooi on September 30, 2021 at 3:34pm

趙野的詩《漢水》

擊鼓的人遠去了

歌唱的人才來

從秋天到春天

利刃長滿了青苔

逃過謀殺的君王

謀殺了整個北方

而樹木青青,又青青

已把一切掩埋 


 

很多的聲音,很多的樹

涉過漢水的波瀾

鐵甲沈沒,種子生長

不分白晝和夜晚

那些命定的場景,如浮雲

任我們世代穿行

羌笛卻破空而來

從長城直到衡山

Comment by moooi on September 27, 2021 at 8:24pm

趙野的詩《1982年10月,第三代人》

平靜的江水,激情的石頭

秋天高遠,一切都是真的

他們臉色紅潤,口齒因為

發現而不清,這是黃昏或黎明

天空飛動渴望獨立的蝙蝠

和他們幸福的話語,仿佛

一切都是真的,沒有懷疑

沒有猶豫,樹葉就落下來

這就是他們,胡冬、萬夏或趙野們

鐵路和長途汽車的革命者

詩歌陰謀家,生活的螺絲釘

還要整整十年,才接受命運

習慣卑微,被機器傳送

為五谷的生長感恩吟唱

並在每個午夜,捫心自問

那一切都是真的?真的!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