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萊爾的書包
  • 華玲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卡萊爾的書包's Friends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Virunga
  • TV Plus
  • 趁還來得及
  • 慕課 庫
  • Marketing Link
  • Bélgica querida
  • Paris En mémoire
  • C'est la vie

Gifts Received

Gift

卡萊爾的書包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卡萊爾的書包's Page

Latest Activity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艾·阿西莫夫《啊,巴頓,巴頓!》(6)

你們見過警犬在笑嗎?不過你們可以想像-下當時奧托舅舅臉上的表情。,。明亮的光斑立即落在了喬洽亞州這三位元老的簽名上。“我從來還沒有真正復制過原物,”舅舅多少有些激動地這般說。“什麼?”我簡直在喊叫,這麼說來,他本人還不大知道他的機器是怎麼工作的?“因為這要花費不少電能。我不希望大學當局來查問我在這里幹什麼。但你大可放心,我的數學從來沒叫我上過當。”光斑越來越明亮,耀眼欲花,實驗室里,充滿一片均勻的低沈的轟鳴聲。奧托舅舅扳動了轉向開關——第一隻,第二隻,第三隻。你們還記得整個曼哈頓島突然斷電的侍形嗎?學校的主電機大概被燒壞了,我和奧托舅舅肯定難逃罪責,哪怕不是故意的。實驗室陷入一片昏暗,我自己跌倒在地,耳邊還在回響,壓在我上面的則是奧托算舅。我們努力設法站了起來,而舅舅則去摸索手電筒。在照射機器以後,他絕望地號晦起來:““短路啦!短路!我的機器全給毀了!”“那麼簽名,簽名呢,舅舅?”我叫嚷說,“您拿到簽名了嗎?”,他停止了哭泣。“我還沒去看吶……”他在摸索,而我——閉上眼睛。在鼻子底下限睜睜望謄上十萬美元泡場並不那麼輕鬆。但我馬上就聽到舅舅的喊叫聲:“哈!哈!”.:!我很快張開眼,他手中…See More
Friday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艾·阿西莫夫《啊,巴頓,巴頓!》(5)

他在兩天後回來,告訴我說那東西已經被他看到並走焦了。這件事根本不為難,因為它是向公眾展示的。極保存在密封充氮的玻璃櫥里。奧托舅舅說,在離原物四百英里之遠的大學實驗室,完全有可能絲毫不爽地復制它們。“在我們開始以前,奧托舅舅,我還想要明確兩點。”我說。“還……還……還有什麼?”舅舅由於不耐煩甚至口吃起來,“到底是什麼事?”我斟酌一下情況。“舅舅,如果我們從過去復制到某個部分或零件,這對原物有影響嗎?”舅舅的手指關節急得喀嚓喀嚓作響。我們是在重新創建,並不毀壞舊的,所以這才會耗費極為巨大的能量!”這時我才提出第二個問題:“那麼關於我的酬金呢?”信不信由你,我至今連一次也沒提出報酬問題,而奧托舅舅也根本不會想到這一點。他的嘴張大得猶如河馬在可愛地微笑:“報酬?”“是純收入百分之十的委托費,”我說,“我總共只收這麼多。舅舅的下巴脫落了:“那麼這個純收入可能有多少?”“可能有十萬美元,您還能剩下九萬。”“九萬美元!萬歲!我們還等什麼?”他馬上撲向機器,三十秒鐘以後在玻璃平板的上空出現了一份古老文件的圖像。它上面密麻麻地寫滿了蝇頭小字,筆跡工整,簡直就是書法競賽的展品。下面則是簽名——先是一個巨大…See More
May 19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艾·阿西莫夫《啊,巴頓,巴頓!》(4)

這位預言家揮舞手臂,一手向墻,一手叉腰。連窗玻璃都由於他的低音而發顛。“但如果不利用這臺機器,你上哪兒去弄到錢呢?”“我還沒說出全部的成果:我能夠使圖像物質化,使它們成為真正的實物,您想要是這東西非常珍貴呢?”這一來,我們的談話當然截然不同了。“您指的是能恢復那些遺失的文,湮沒的手稿或珍版?是嗎?”“不,沒有原物是不行的,這里有兩到三點困難”我怕他還要羅唆不休,感謝上帝他就只提到了三點困難:“首先我得見到過那件真正的實物,才能使機器聚準許時間焦點,否則就無法從過去中拿回它們。”他又說“其次,我只能從過去取來重量為一克的東西,就是一盎斯的三十分之一!”“為什麼?是機器的能力不夠嗎?”,舅舅憤然皺起眉頭:“這是由於逆反指數的耦合關係,即使把宇宙中的全部能量都用上,也不能從過去取回大於二克的物質。”這種解釋仍然使我渾渾噩噩。“噢,那第三點困難呢?“我又問。“在兩個時間焦點之間的距離越大,這種聯系也就越發困難。簡單說,時間範圍只能限制在一百五十年之內。”“我懂了,”我說,盡管我什麼都沒聽懂,我還是盡量使自己像個職業法學家在演說。“您打算從過去取來某些東西,以便幫助您成為一個小小資本家。這東西應…See More
May 17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艾·阿西莫夫《啊,巴頓,巴頓!》(3)

他溫柔地(他如此認為)托住我的肘部,使我既不能坐又不能站。這倒也省卻我不少力氣——我只好這樣安慰自己。“走吧,”他說,“上我實驗室去。“我們當真去了實驗室,而我根本無法解除那雙像欠缺鉗一般夾住我的手臂。舅舅的實驗室在大學某幢建築走廊轉彎後的盡頭。自從”施梅里馬依效應“成為偉大發明以後,舅舅就不再教課,他擺脫了所有的課務,可以自由安排時間。“難道你從來不用鑰匙開門?”我問。他神頭鬼腦地瞅望著我,那碩大的鼻子,擠眉弄眼,似乎馬上要打個噴嚏。“門是上著鎖的,可用的是‘施梅里馬依效應’繼電器。我只消暗中想一下密語,門就會自動打開。不知道密語的人根本別想開門,哪怕大學校長來了也無濟於事。“我不由萬分驚喜:“真是的,舅舅!這種鎖可以使您——”“哼!去出售專利,再使某個傻瓜大發其財?沒門!這個財我應該讓自己來發。”“您的時間機在哪里?”我問。糟啦,奧托舅舅比我高一英尺,比我重三十磅,壯得像頭公牛,當這樣的人把你當作小雞拎起時,你唯一的防禦手段就是得讓他看見你的面色已經煞白。當時我也這樣做了——整個臉由青轉白。他這才鬆開了手,把我放下地面。“噓,不能讓任何人知道這個秘密!”他意味深長地說:“這是機密,…See More
May 13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艾·阿西莫夫《啊,巴頓,巴頓!》(2)

“對不起,奧托舅舅。”“那麼聽下去!我去了宴會,他們大講了一通有關‘施梅里馬依效應’的恭維話,當我以為他們定會買下長笛專利時,他們卻只塞給我這個!”他從懷中掏出個東西,像是面值為兩千美元的金幣,他突然扔了過來。幸虧我及時閃開,如果這錢幣飛出開著的窗戶,它大概能將某個過路人送上西天!感謝上帝,它只是撞上了墻壁。我揀起來,其重量使我馬上就明白這只是鍍金的。一面印著巨大的字:埃利阿斯獎章,還有一行小字:獎給奧托施梅里馬依。反面則是胖乎乎的側面像,但顯然不是我的舅舅。無論怎麼說,此人不可能屬於汪汪叫的那一類,如果歸在哼哼叫的一類中可能還更說得過去些。“這人是埃利阿斯,康索里公司的總裁。”舅舅解釋說,“當我知道這獎章就代表一切時,我彬彬不禮地致謝說:‘先生們,我實在無話可說。’——於是就站起身走了。”“接著您就在街上整夜遊蕩?”我對他滿懷同情,“您甚至連晚禮服也沒換就上這兒來啦?”奧托舅舅在身前伸展雙手,非常不滿地瞪視著拳頭說:“晚禮服?”“是的,還穿著晚禮服。”我肯定說。他的長臉露出紅暈。頓時咆哮說:“我帶著非常非常重要的問題特地上外甥這時來,而你竟愚地嘮叨什麼晚禮服,我嫡親的外甥啊!”我讓他…See More
Apr 18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艾·阿西莫夫《啊,巴頓,巴頓!》(1)

他穿的那套晚禮服讓我看走了眼,沒能瞬間認出是他,還以為真的來了位當事人。當時我對本周以來這第一位顧客欣喜異常,根本沒顧得上細想:早上9:45怎麼還有人穿著晚禮服?盡管此人的袖子短得使手腕露出足有六英寸,盡管在褲管和襪子之間還空出了一大截,我還是只顧著殷勤接待。但我馬上瞧見了他的面容——這正是我的奧托舅舅!“啊,是您,舅舅!”你們只要曾經見過他一面,就能在任何地方認出他來。從五年前《時代》雜志在封面上登出他的尊容以後,至少有兩百名讀者寫信給編輯部賭咒發誓說對他的相貌永世難忘,其中多數人甚至為此惡夢不休。知道我舅舅的全名嗎?好吧,他叫奧托施梅里馬依,是我媽媽的嫡親弟弟,我的名字則是加里斯密特。“加里,我的孩子,”他說,他的胸腔發出的聲音宛如呻吟。這一切令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我問:“您穿著晚禮服幹什麼?”“這是租來的。”舅舅回答說。“是啊,不過為什麼一大清早就穿呢?”“難道現在已經是早上了嗎?”他失神地四處張望。當我終於使他確信眼下已是上午時,他才得出結論:也許他已在大街上晃悠了一整夜。他用手在額頭上捋了一把說:“我心煩意亂,加里,全怪那宴會……”他的手在空中揮動,然後又緊攥成拳,砰砰捶在…See More
Apr 14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弗·波爾科幻小說《阿爾泰亞九星上的綁架案》(14)

把事情真相直接講出來的時機到了。“女士們,先生們,問題的實質是,我們招徕的旅行者根本就不是旅行者。他們是本地人,其中有一些就坐在這個大廳里!我清楚這一點,因為幾天前我本人出租了身體——你們要問是誰租用了我的身體?啊,就是查利,就是查利本人!”他靠眼角余光瞥了劉·猶多一下。這位稅務官的臉一下子變得灰白,他恨不得一下子躲起來。不過,普爾契倒喜歡看到這種情景。不管怎樣,他還要感謝劉·猶多呢!正是由於猶多說漏了嘴,才使他最終的思想踏上正確的道路。他迅捷地講了下去:“女士們,先生們,將這些情況綜合起來看,正是查利·迪肯,以及其他一幫身居高位的朋友——他們大多數人就坐在這個大廳里——打斷了阿爾泰亞九星和銀河系其他星球的聯系!” 這就夠了。…See More
Mar 20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弗·波爾科幻小說《阿爾泰亞九星上的綁架案》(13)

他不允許6位無知的年輕人向他提問題。高爾特靜靜地坐在他旁邊,依舊那麼輕鬆自如;她還在嗅聞花粉芳香,心情愉快而且微微陶醉。不管怎樣,普爾契認為,就最近而言,這個地方倒還令人愉快。糟的是,他很快就要離開這個地方……很快。尊貴的來賓的陳辭濫調令人昏昏欲睡。與會的名流們每人都作了發言。接著,波普拖長了語調,再一次開腔說道:“現在,我想將來自地方區域的幾位優秀的社團工作者介紹給諸位。這位是克斯·塞卡瑞利,來自山邊區。克斯,站起來鞠躬!”應酬性的掌聲。“這位是瑪麗·貝斯·懷特哈斯特,婦女俱樂部的主任,來自河景區!”應酬性的掌聲——還有一聲口哨。這聲口哨肯定是諷刺性的:瑪麗·貝斯雖不到50歲,但人已肥胖不堪。還有更多的人被介紹出來。波普·克雷格還沒有點到他自己的名字,普爾契就感到時機到了。等克雷格一叫出名字,他已邁步走到演講臺邊。“這位優秀的年輕律師、忠誠的社團團員——我們的社團正需要這樣的青年——米勞·普樂契!”應酬性的掌聲再次響起。這已成慣例。但普爾契又聽見口哨聲四起,室內滿是噪音。口哨聲代表疑問,但他不能再允許疑問滋生蔓延了,他掃視了盯著他的面孔的500個忠誠的社團成員,開始講話:“總統先生,…See More
Feb 12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弗·波爾科幻小說《阿爾泰亞九星上的綁架案》(12)

拉瑟猶豫了一下,然後看出了普爾契眼中什麼神情。“我當然想啊。”他嘀咕著說。“那麼給我講件事。盡管這件事似乎無關緊要,但實際上十分關鍵。在過去一年里,你賣出過多少枝槍?”拉瑟流露出大惑不解的神色,但他說:“不太多,大約5~6枝。你知道,自從冰柱工程關閉以來,什麼生意都不景氣。”“平常一年呢?”“啊,300~400枝。槍是一個很大的旅遊項目。你看,他們現在需要的是冷彈槍打魚,而正常的子彈使它們起火——因為觸發氫氣。我是市里惟一出售這種子彈的運動器材商人——不過,這跟吉米有什麼相干?”普爾契深深呼了口氣:“好好待在這兒,你就會明白的。不過,請先想想你剛給我講的這件事。如果槍是一個旅遊項目,那為什麼關閉了冰柱工程會影響到銷售呢?”他說著便走開了。查利·迪肯急匆匆走過來,拉起他的胳膊。他流露出憤憤不平的神色:“嘿,米勞,真見鬼了!我剛從撒姆·阿普費爾——保證人——那里聽說,你將那夥人又全部保釋出獄了。是怎麼回事?”“他們是我的當事人,查利。”“不要跟我來這個!他們給定罪判刑以後,你怎麼能保釋他們出來呢?”“我要上訴這個案子。”普爾契心平氣和地說。“你沒有絲毫道理。帕格里姆為什麼會給予保釋?”普爾…See More
Feb 9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弗·波爾科幻小說《阿爾泰亞九星上的綁架案》(11)

普爾契感到自己的血在沸騰。這兒什麼東西有點兒怪,非常怪。“這是極其自然的失誤,”他說,“我6英尺高,查利是5.3英尺;我31歲,他50歲;我一頭濃髮,他幾乎禿頂。我不知道人們怎樣把我們區別開來。”“你在講什麼鬼話?”猶多高叫。普爾契心事重重看了他一會兒。“你很走運,”他承認,“我不能確定我是不是知道。但我希望能搞清楚。” 五 有些事情是從不變化的。新都市酒家及男性烤肉店的大門口,橫掛著一面巨大的猩紅色旗子,上面寫著: 投出公正的票…See More
Feb 4
卡萊爾的書包's album was featured

敘事·創意

老者說他年輕時沒機會進大學,唯有發奮自修。每天起得很早,晨跑後就先翻幾頁書再上班。下了班,隨意吃過晚飯,就躲在租來的斗室裡讀書。克萊爾的那本《過去與現在》是他常常翻閱的書籍。還發誓每年至少讀100本書,並一本一本筆記的寫。其實,讀書是他自小就沒放棄的興趣。說書後來更成了他的職業,問他所有的書都能說給人聽嗎? 他說:所有的書其實都是在說故事,只是有時你運氣好,一翻書就讀到好故事。有時,那故事你得自己去創作,原來是這樣子:故事和創意是同一路的,我決定聽老者的建議,在包包裡放一兩本書,一本筆記本,用…
Feb 3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弗·波爾科幻小說《阿爾泰亞九星上的綁架案》(10)

普爾契回到他的屋子。自從重新復歸肉體,他還是第一次仔細觀察它。浴室里的鏡子顯示,他的眼腫得非常厲害,另外身上有幾個地方劇烈疼痛。他一邊脫下衣服查看脊背,一邊憂郁地想著,看起來不管是誰租用他的身體,都是盡情快活、盡情享受了。他暗自決定,如果需要的話,他不久會在某一天進行徹底的檢查。接著,他洗了淋浴,刮完胡子,向青腫的眼邊撲了些粉,但仍無濟於事。然後,他穿好衣服。普爾契坐了下來,給自己倒了杯酒,但旋即又把它忘了。他頭腦中正浮現出什麼東西來,這種東西雖然顯而易見,但不管怎樣他卻把握不住。真叫人心煩。在昏昏欲睡時,他想起了空中大魚。真混蛋,他滿腔怒火,租他身體的那個用戶竟不願讓它真正睡一夜!但他不想睡覺,現在不想睡。現在仍是黃昏時分。他認為,契斯特·A·阿瑟日宴會必須參加,但在這之前還有幾個小時……他立起身來,甩手將沒有嘗一口的酒倒進汙水池中,邁步走出家門。只有在一件事上,他還有可能幫助高爾特,但也許不能奏效。可別的什麼也不能幹啊,所以沒有理由不去試試。市長官邸燈火輝煌;一樁樁事務正在處理之中。普爾契快步走在人行道上,雪泥不斷濺在腳面上。他小心翼翼地敲敲大門。守門人疑慮重重收下他的名片,然後將…See More
Nov 2, 2018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弗·波爾科幻小說《阿爾泰亞九星上的綁架案》(8)

普爾契用他的鏟斗敲擊著粗糙的沙土,心里想著:租借人可能是個運動員。不過,即使如此也不會太糟。旅行者可以用他的身體攀登幾個山峰,或許甚至會在夜間露宿野外。可能會得感冒,甚至可能患上肺炎。當然了,也可能會出事故——旅行者過去確實曾從迪斯莫爾山摔下來;可能弄斷一條腿。但那還不算糟,休息上幾天,稍微進行一下醫治也就行了。不過,普爾契思想漸漸沈重起來,此時也顧不上他的鏟斗履帶給他的疼痛了,用戶可能會有什麼更糟的東西。他曾經聽人講過,女用戶租用男性人體那樣奇特而又猥褻的故事。盡管這不為法律所容,但時不時總能聽到這樣的說法。他還聽說,有人還試圖用毒品作試驗,或者用酒作試驗,或者以數不清的花樣進行秘密、骯髒的肉欲活動。所有這些都令人不快。不過,在使用出租肉體的情況下,放蕩的最後代價是要由他人來承擔的,所以誰不會盡己所欲呢?而濫施肉欲的人肉體上不會有絲毫損傷。如果拉瑟夫人所言不差的話,那麼,即使到來世也不會有絲毫損傷。24小時從來沒有現在這麼難熬。吸水管跟火爐發生了口角,鏟斗跟爆炸器吵起架來。所有賦有生命的海底采礦機不斷地發怒,互相之間不斷撞擊。但是,工作照舊進行。在24小時這麼一段時間,會於這麼多?普…See More
Oct 26, 2018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弗·波爾科幻小說《阿爾泰亞九星上的綁架案》(7)

在一陣眩暈中,普爾契走出房去。一條小小的漂白毛巾圍在腰里權作他惟一的裝束,他自己的衣服早就被帶走,並且被檢查登記在冊。很快將使用他的人體的旅行者,會穿上他自己的衣服。而服裝雜貨店是旅行社最能贏利的副業之接著,當他發現“壓榨”是怎麼回事時,才從眩暈中擺脫出來。兩個膀大腰圓的漢子把他推上一塊厚板,拿走了那條毛巾,解下手銬。其中一個將釘子從肩膀上往下釘,於此同時,另一位則開始將虎頭鉗般的輪子在他身上推動,以便滾動出鑄型的形式。這就像是一個可以分合的石棺一樣緊緊壓在他身上。普爾契馬上聯想到孩提時代的什麼故事——墻倒塌下來,犧牲品被殘酷地壓死。他尖叫起來:“餵,住手!你們想幹什麼?”他頭邊的人厭煩地說:“啊,別擔心。你是第一次?我們要讓你保持安靜。你知道,掃描是貼近才能幹成的活兒。”“可是…”“閉嘴,放松,”那男的蠻有道理,“在掃描器對你掃描時,如果亂動的話,你整個的人格便會產生紊亂。不僅如此,一旦我們毀壞了人體,旅行社就要吃官司,明白吧?旅行者們是不願用毀壞的人體的……好了,把腿並排伸開,這樣我可以作頭部了。”“可是——”普爾契再次發話,然後使盡氣力放松開去。不管怎樣,畢竟只有24個小時。24…See More
Oct 18, 2018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弗·波爾科幻小說《阿爾泰亞九星上的綁架案》(5)

第二天早上,普爾契給高爾特打了電話,但沒有跟她共進早餐,盡管他巴不得這樣。他將整整一天時間都用在調查案子上。上午,他對少年嫌疑犯的家人和朋友一一進行了拜訪;下午,他就幾個問題進行了調查。從嫌疑犯的家人那里,他一無所獲c他們所講的情況幾乎是一樣的。最年輕的男孩是弗爾提斯,只有17歲;最年長的是26歲的霍普古德,他們都是在冰柱工程關閉後失了業,走投無路,只想到其他星球求生。可是,客運至少需要1萬美元,而他們中間沒有一個可以靠正當手段弄到那麼多錢。斯溫伯恩市長腰纏萬貫,他的3歲的兒子又是他的心肝寶貝。普爾契意識到,敲詐贖金這種計謀實在是一種不可遏制的沖動。那位市長能夠支付得起。而一旦錢財到手,他們登上了飛船,那麼法律就不可能再懲罰他們。普爾契試圖將事情的起始經過如碎片一般湊在一起。幾個男孩子都住在同一個居民區,高爾特與她丈夫在這個居民區有一套住房。她曾跟市長的兒子一起散步——她曾經時不時打過零工,短時間照料過他。此案惟一令人難以信服的部分是,當這些男孩子找到她時,高爾特竟會樂意參與謀劃。但是,一想到她看見旅行者們臉上所流露出的神情,米勞就斷定這絲毫也不奇怪。因為她出租了身體。客運價格極為昂貴…See More
Oct 11, 2018

卡萊爾的書包'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卡萊爾的書包's Blog

艾·阿西莫夫《啊,巴頓,巴頓!》(6)

Posted on February 4, 2019 at 12:17am 0 Comments

你們見過警犬在笑嗎?不過你們可以想像-下當時奧托舅舅臉上的表情。,。

明亮的光斑立即落在了喬洽亞州這三位元老的簽名上。

“我從來還沒有真正復制過原物,”舅舅多少有些激動地這般說。

“什麼?”我簡直在喊叫,這麼說來,他本人還不大知道他的機器是怎麼工作的?

“因為這要花費不少電能。我不希望大學當局來查問我在這里幹什麼。但你大可放心,我的數學從來沒叫我上過當。”…

Continue

艾·阿西莫夫《啊,巴頓,巴頓!》(5)

Posted on February 4, 2019 at 12:16am 0 Comments

他在兩天後回來,告訴我說那東西已經被他看到並走焦了。這件事根本不為難,因為它是向公眾展示的。極保存在密封充氮的玻璃櫥里。奧托舅舅說,在離原物四百英里之遠的大學實驗室,完全有可能絲毫不爽地復制它們。

“在我們開始以前,奧托舅舅,我還想要明確兩點。”我說。

“還……還……還有什麼?”舅舅由於不耐煩甚至口吃起來,“到底是什麼事?”

我斟酌一下情況。

“舅舅,如果我們從過去復制到某個部分或零件,這對原物有影響嗎?”…

Continue

艾·阿西莫夫《啊,巴頓,巴頓!》(4)

Posted on February 4, 2019 at 12:15am 0 Comments

這位預言家揮舞手臂,一手向墻,一手叉腰。連窗玻璃都由於他的低音而發顛。

“但如果不利用這臺機器,你上哪兒去弄到錢呢?”

“我還沒說出全部的成果:我能夠使圖像物質化,使它們成為真正的實物,您想要是這東西非常珍貴呢?”

這一來,我們的談話當然截然不同了。

“您指的是能恢復那些遺失的文,湮沒的手稿或珍版?是嗎?”

“不,沒有原物是不行的,這里有兩到三點困難”…

Continue

艾·阿西莫夫《啊,巴頓,巴頓!》(3)

Posted on February 4, 2019 at 12:15am 0 Comments

他溫柔地(他如此認為)托住我的肘部,使我既不能坐又不能站。這倒也省卻我不少力氣——我只好這樣安慰自己。

“走吧,”他說,“上我實驗室去。

“我們當真去了實驗室,而我根本無法解除那雙像欠缺鉗一般夾住我的手臂。

舅舅的實驗室在大學某幢建築走廊轉彎後的盡頭。自從”施梅里馬依效應“成為偉大發明以後,舅舅就不再教課,他擺脫了所有的課務,可以自由安排時間。

“難道你從來不用鑰匙開門?”我問。…

Continue

Comment Wall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6:17pm on October 25, 2018, Mrs.Cherish herman said…

Hello my Dear My name is Mrs. Cherish Savannah. Herman. From Netherlands, I am a dying widow who have decided to donate her wealth to a reliable individual, to help the poor and the less privileges  write me here for more details : cherish.herman@mail.com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