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萊爾的書包
  • 華玲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卡萊爾的書包's Friends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Virunga
  • TV Plus
  • 趁還來得及
  • 慕課 庫
  • Marketing Link
  • Bélgica querida
  • Paris En mémoire
  • C'est la vie

Gifts Received

Gift

卡萊爾的書包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卡萊爾的書包's Page

Latest Activity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弗·波爾科幻小說《阿爾泰亞九星上的綁架案》(10)

普爾契回到他的屋子。自從重新復歸肉體,他還是第一次仔細觀察它。浴室里的鏡子顯示,他的眼腫得非常厲害,另外身上有幾個地方劇烈疼痛。他一邊脫下衣服查看脊背,一邊憂郁地想著,看起來不管是誰租用他的身體,都是盡情快活、盡情享受了。他暗自決定,如果需要的話,他不久會在某一天進行徹底的檢查。接著,他洗了淋浴,刮完胡子,向青腫的眼邊撲了些粉,但仍無濟於事。然後,他穿好衣服。普爾契坐了下來,給自己倒了杯酒,但旋即又把它忘了。他頭腦中正浮現出什麼東西來,這種東西雖然顯而易見,但不管怎樣他卻把握不住。真叫人心煩。在昏昏欲睡時,他想起了空中大魚。真混蛋,他滿腔怒火,租他身體的那個用戶竟不願讓它真正睡一夜!但他不想睡覺,現在不想睡。現在仍是黃昏時分。他認為,契斯特·A·阿瑟日宴會必須參加,但在這之前還有幾個小時……他立起身來,甩手將沒有嘗一口的酒倒進汙水池中,邁步走出家門。只有在一件事上,他還有可能幫助高爾特,但也許不能奏效。可別的什麼也不能幹啊,所以沒有理由不去試試。市長官邸燈火輝煌;一樁樁事務正在處理之中。普爾契快步走在人行道上,雪泥不斷濺在腳面上。他小心翼翼地敲敲大門。守門人疑慮重重收下他的名片,然後將…See More
Nov 2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弗·波爾科幻小說《阿爾泰亞九星上的綁架案》(8)

普爾契用他的鏟斗敲擊著粗糙的沙土,心里想著:租借人可能是個運動員。不過,即使如此也不會太糟。旅行者可以用他的身體攀登幾個山峰,或許甚至會在夜間露宿野外。可能會得感冒,甚至可能患上肺炎。當然了,也可能會出事故——旅行者過去確實曾從迪斯莫爾山摔下來;可能弄斷一條腿。但那還不算糟,休息上幾天,稍微進行一下醫治也就行了。不過,普爾契思想漸漸沈重起來,此時也顧不上他的鏟斗履帶給他的疼痛了,用戶可能會有什麼更糟的東西。他曾經聽人講過,女用戶租用男性人體那樣奇特而又猥褻的故事。盡管這不為法律所容,但時不時總能聽到這樣的說法。他還聽說,有人還試圖用毒品作試驗,或者用酒作試驗,或者以數不清的花樣進行秘密、骯髒的肉欲活動。所有這些都令人不快。不過,在使用出租肉體的情況下,放蕩的最後代價是要由他人來承擔的,所以誰不會盡己所欲呢?而濫施肉欲的人肉體上不會有絲毫損傷。如果拉瑟夫人所言不差的話,那麼,即使到來世也不會有絲毫損傷。24小時從來沒有現在這麼難熬。吸水管跟火爐發生了口角,鏟斗跟爆炸器吵起架來。所有賦有生命的海底采礦機不斷地發怒,互相之間不斷撞擊。但是,工作照舊進行。在24小時這麼一段時間,會於這麼多?普…See More
Oct 26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弗·波爾科幻小說《阿爾泰亞九星上的綁架案》(7)

在一陣眩暈中,普爾契走出房去。一條小小的漂白毛巾圍在腰里權作他惟一的裝束,他自己的衣服早就被帶走,並且被檢查登記在冊。很快將使用他的人體的旅行者,會穿上他自己的衣服。而服裝雜貨店是旅行社最能贏利的副業之接著,當他發現“壓榨”是怎麼回事時,才從眩暈中擺脫出來。兩個膀大腰圓的漢子把他推上一塊厚板,拿走了那條毛巾,解下手銬。其中一個將釘子從肩膀上往下釘,於此同時,另一位則開始將虎頭鉗般的輪子在他身上推動,以便滾動出鑄型的形式。這就像是一個可以分合的石棺一樣緊緊壓在他身上。普爾契馬上聯想到孩提時代的什麼故事——墻倒塌下來,犧牲品被殘酷地壓死。他尖叫起來:“餵,住手!你們想幹什麼?”他頭邊的人厭煩地說:“啊,別擔心。你是第一次?我們要讓你保持安靜。你知道,掃描是貼近才能幹成的活兒。”“可是…”“閉嘴,放松,”那男的蠻有道理,“在掃描器對你掃描時,如果亂動的話,你整個的人格便會產生紊亂。不僅如此,一旦我們毀壞了人體,旅行社就要吃官司,明白吧?旅行者們是不願用毀壞的人體的……好了,把腿並排伸開,這樣我可以作頭部了。”“可是——”普爾契再次發話,然後使盡氣力放松開去。不管怎樣,畢竟只有24個小時。24…See More
Oct 18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弗·波爾科幻小說《阿爾泰亞九星上的綁架案》(5)

第二天早上,普爾契給高爾特打了電話,但沒有跟她共進早餐,盡管他巴不得這樣。他將整整一天時間都用在調查案子上。上午,他對少年嫌疑犯的家人和朋友一一進行了拜訪;下午,他就幾個問題進行了調查。從嫌疑犯的家人那里,他一無所獲c他們所講的情況幾乎是一樣的。最年輕的男孩是弗爾提斯,只有17歲;最年長的是26歲的霍普古德,他們都是在冰柱工程關閉後失了業,走投無路,只想到其他星球求生。可是,客運至少需要1萬美元,而他們中間沒有一個可以靠正當手段弄到那麼多錢。斯溫伯恩市長腰纏萬貫,他的3歲的兒子又是他的心肝寶貝。普爾契意識到,敲詐贖金這種計謀實在是一種不可遏制的沖動。那位市長能夠支付得起。而一旦錢財到手,他們登上了飛船,那麼法律就不可能再懲罰他們。普爾契試圖將事情的起始經過如碎片一般湊在一起。幾個男孩子都住在同一個居民區,高爾特與她丈夫在這個居民區有一套住房。她曾跟市長的兒子一起散步——她曾經時不時打過零工,短時間照料過他。此案惟一令人難以信服的部分是,當這些男孩子找到她時,高爾特竟會樂意參與謀劃。但是,一想到她看見旅行者們臉上所流露出的神情,米勞就斷定這絲毫也不奇怪。因為她出租了身體。客運價格極為昂貴…See More
Oct 11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弗·波爾科幻小說《阿爾泰亞九星上的綁架案》(4)

“他是個好孩子啊,”梅·拉瑟滿懷深情地說,“藏匿起車子招來麻煩,那並不是他的錯。你知道,那次事過後他還找到了體面的工作。監護他的官員可以作證。可後來冰柱工程關閉了……”她又倒了些茶水,茶水溢出杯邊,“啊,對不起!不過——不過,他到失業辦公室的時候,普爾契先生,你知道他們是怎麼跟他講的?”“我知道。”“他們問他,如果有人提供一種工作,他是否願幹,”她無所顧忌一直講了下去,“工作?真好像我不明白他們所說的‘工作’是什麼意思。他們指的是‘出租身體’。”她碰翻茶壺,水從桌上流了下來,然後哭了起來:“普爾契先生,就是我死了,也不會讓他幹的!《聖經》上根本沒有提過,你可以讓別的什麼人使用你的身體而不論用這個身體幹什麼都不負責任!誰會知道旅行者們要幹什麼!‘如果你的右手冒犯了你,把它砍掉。’可上面並沒有說,要讓別人用它。普爾契先生,出租身體是一種罪惡呀!”“好了,梅。”拉瑟先生把茶杯放下,兩眼直直盯著普爾契,“怎麼樣,普爾契?你能使吉米獲釋嗎?”律師陷入沈思之中。他以前並不知道,吉米·拉瑟還處於監護之中,而這可不是好事。如果郡檢查官不通告這樣的信息,那將意味著他不願合作,很有可能做出最大限度判刑這樣…See More
Sep 27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弗·波爾科幻小說《阿爾泰亞九星上的綁架案》(3)

但他控制不住。她還沒有喝完咖啡,普爾契便大聲問道:“唉,你怎麼會參與這種事?”她擡頭看看他,但一言不發。“你丈夫怎麼樣?”他並不願問這個問題,但又不能不問。自從冰柱工程關閉之後,這是所有不幸的打擊中最重的打擊。正當他進行律師見習時,他聽到傳言說,考塞特已嫁了人。女孩將她盤子推到一邊說:“他移民了。”普爾契慢慢地念叨著,移民?這當然是自冰柱工程關閉以來每個九星人的癡夢啊。不過,這不過是幻夢。星際間的客運費用驚人地昂貴,更何況速度又驚人地遲緩。花費10年時間才可將你運到戴爾,那是一個非常寒冷、空氣稀薄、小如彈丸的紅色星球。到最近而又可居住的星球,則要在叨年時間。這還不算完,更可怕的是移民猶如送死。如果一對夫婦中有一人移民,那就意味著婚姻從此結束……“我們離了婚,”她點頭說道,“錢太少,不夠我們兩個人移民,而瓊在這兒比我更痛苦。”她拿過一根香煙,讓他點上上:“你不願問瓊的情況,對吧?可你又想了解。好吧,瓊是個藝術家,他曾在冰柱工程的廣告公司上班,但那只是臨時性的。他胸懷大志,要幹一番事業。最後他走投無路,我們大家也都是這樣。對了,米勞,我怎麼得不到你的消息?”普爾契解釋道:“我沒有工作,什麼…See More
Sep 3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弗·波爾科幻小說《阿爾泰亞九星上的綁架案》(2)

 “這兒有張名單,”委員一邊說,一邊在桌子上摸索起來。他找出了兩張淺綠色的寫著名單的紙片。“你應該到外邊去,再多見些人。社團在下周要舉行每年一度的契斯特·A·阿瑟日宴會。把你的女朋友也帶來。”“我沒有女朋友。”“懊,你會交上的。每張15美元。”委員一邊將門票遞過來,一邊解釋說。普爾契嘆口氣,接受下來。那麼,這就算是疏通門路吧。迪肯已在帕格里姆法官面前提起過他。即使從300元中抽出30元,依然比自從冰柱工程關閉以來他每月所得要多得多。委員小心翼翼接過錢折起來放進袋中,普爾契一旁冷眼觀瞧。迪肯看上去非常富有,那袋中鼓鼓的,少說也有幾千元。普爾契推測,自從冰柱工程關閉以來,迪肯幾乎跟這個星球的任何人都作了交易。人們似乎都在冰柱工程中投了資,當然也包括查利·迪肯。因為他有政治頭腦,這使他在阿爾泰亞九星的任何一種大的商務活動中都有一席之地——他擁有旅行社的一大筆股票,分享著礦業辛迪加中的巨額利潤——他當然會在冰柱工程上投入少說也是一大筆資金。工程倒閉也並不怎麼觸動他。他說:“不關我的事。但你為什麼不帶那個女孩?”“高爾特?她在監獄里。”“把她弄出來。給你。”他扔過來一個擔保人的名片,普爾契皺皺眉…See More
Sep 1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弗·波爾科幻小說《阿爾泰亞九星上的綁架案》(1)

蔡新樂 譯 一 冷風嗖嗖,滿天淡紅色的雪花飄飄灑灑。米勞·普爾契匆匆走過廣場白里透紅的雪泥地,從法院來到監獄。看守正在用一隻塑料杯子喝著咖啡。“等著你呢,”他咕嚕著,“你想先見哪一個?”普爾契坐下來說:“怎麼都成。說說看,這些傢伙怎麼樣?”看守聳聳肩。“我是說,他們給你找過麻煩嗎?”“他們怎麼會給我找麻煩?假若不打掃牢房,他們就不會有吃的。至於他們要於別的事情,那我可管不著。”普爾契從口袋中拿出帕格里姆法官的信,看了看他的新的當事人的名單:弗爾提斯,霍普吉德,拉瑟,什來特曼,施米斯,高爾特。這些名宇他都十分陌生,從來沒有聽說過。“我先見見弗爾提斯吧。”他遲疑地說,然後隨著看守來到牢房。這個名叫弗爾提斯的男孩長相難看,滿臉粉刺,一副好戰勁頭。“真扯淡,”他尖聲咆哮,“他們只能給我找你這樣的?”普爾契不慌不忙作了回答。這個男孩很不可愛;但他又提醒自己,每個被告郡政府所給的辯護費是50美元,而眼下的困境又如何能使普爾契不看重這1000美元收入呢?“不要找岔子,”他和藹可親地說,“我或許不是銀河系最優秀的律師,但我是你所需要的人。”“扯淡。”“好了,好了。給我談談發生的事,好嗎?我只知道,你被…See More
Aug 28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艾·阿西莫夫科幻小說《AL-76號走失記》(5)

首席法官桑德斯走出森林,進了那片空地,舉起槍來。那個仍然是用寬闊的金屬背對著他的機器人,不知道是對一個人還是對幾個人大聲說:“注意看啊!”接著,正當首席法官開口要發出全面開槍命令的信號時,幾個金屬指頭按了一下電扭。其後發生的一切情況都是沒有人能恰如其分地描述的,盡管有七十個目擊者在場。在以後的多少天、多少個月以及多少年里,這七十個人沒有一個說得出一句有關首席法官張口準備下令全面開槍後那幾秒鐘的情節。在被人問到這事的時候,他們只是臉色變得鐵青,跌跌撞撞地走開。不過根據現場的證據,可以一般地說出當時所發生的情況。首席法官桑德斯剛張開口,AL-76按了一個電鈕。那臺挖拋機便操作起來,接著75棵樹、兩座谷倉、三頭奶牛、德克比爾山頂的四分之三,一下子拂地而起,飛入極高的大氣里,也就是說,這些都同去年的積雪成為一體了。此後,首席法官桑德斯的嘴一直張了好長時間,不過什麼命令也沒發出——既沒發出開槍的命令,也沒發出什麼別的命令。而這時——這時,空氣里出現一陣激蕩,大量涮涮的響聲,一系列紫色光線從作為中心點的倫道夫·佩恩的棚屋,穿過大氣輻射到遠處,而那隊人員卻連影子也不見了。有各種各樣的槍支散在鄰近的地…See More
Aug 26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艾·阿西莫夫科幻小說《AL-76號走失記》(4)

在抽煙和聊天的時候,他幸而沒有注意到附近的森林給一些焦慮不安的農民弄得大遭其殃,他們用各種各樣的武器武裝著,從古老的殖民時代的遺物,那種長筒大口短柄槍,直到首席法官本人所攜帶的手提機關槍。…See More
Aug 25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Aug 21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艾·阿西莫夫科幻小說《AL-76號走失記》(2)

慢慢地佩恩放下心來,在這種心情中,他的頭腦清醒了,隨後說道,“你聽好,你們管你叫什麼呢?”“我的序號是AL-76。”“好啦,對我來說,AL是滿不錯的。AL現在你是不是正在尋找月球第17號站,那是在月亮上吧,對不對?”…See More
Aug 19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艾·阿西莫夫科幻小說《AL-76號走失記》(1)

詹納森·奎爾在以快速的步子衝進那掛著“總經理”牌子的房門時,他的兩眼在那副無框眼鏡的後面焦慮地眨巴著。他把手里拿著的折疊的紙扔到寫字臺上,喘呼呼地說,“瞧瞧那個吧,大總管!”山姆·托比把嘴里叼著的雪茄從腮幫的一邊倒到另一邊。便看了起來。他一只手摸著他那沒有刮過的下巴,搓來搓去。“活見鬼!”他突然高聲叫起來說。“他們在議論些什麼?”“他們說,我們送出了五個AL型的機器人,”奎爾不必要地解釋說。“我們送出去了六個,”托比說。“是的,六個,不過他們那邊只收到五個。他們把序號送來了,是AL-76失蹤了。”托比剛剛站起他那龐大肥胖的身子,像踩著兩個塗了潤滑劑的輪子溜出房門時,他的椅子便朝後倒去。在五個鐘頭以後——工廠里從裝配車間到真空室都在檢查毛病到底出在哪里;工廠里的兩百名僱員,每一個人都經受著千鈞重的壓力——那個汗流浹背、蓬頭亂髮、衣衫不整的托比,給斯克奈克特迪的中心廠拍出一封緊急電報。在中心廠里,出現一種突然爆發的近似惶恐不安的情緒。一個機器人竟然跑到外邊的世界去了,在美國機器人公司的歷史上,這還是第一次哩。法律禁止任何機器人在地球上出現在該公司的一個專利廠之外,這倒還不是很要緊的事。法律…See More
Aug 15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金姆·齊姆林科幻小說《別殺信使》

告示上寫著“招領啟事:長著天鵝般柔順眼睛的灰色小外星人。丟失者請撥電話……” ,緊接著,登出了一個當地的電話號碼。艾伯特·芬奇博士擡頭瞧著貼在電線桿上的傳單,考慮了一陣。他在SETI (Search for Extra Terrestrial Intelligence) ——…See More
Aug 11
卡萊爾的書包 posted a blog post

《領導引擎》第一章·打造一個領導團隊(下)

本書提到的領導人,很多都是總裁或其他高階主管。他們正在重新界定企業任務和重塑企業文化,也正面臨多數員工不曾經歷過的重大挑戰。但是,組織內其他層級的人,也不可缺少帶動企業大規模轉型所需的領導特質。譬如,如果你是美國科技公司的一名服務工程師,你可能不需要就發展全球電信事業提出一套大策略。你大可把那類工作留給諾巴特。但是,你務必要對自己份內工作有清楚的概念,對如何迅速修復客戶電話有一些不錯的想法,並具備完成工作的能力。 事實上,那就是領導的精髓。領導必須要有明智的想法,並能將這些想法付諸實現。就像已故的泰那科公司(Tenneco)總裁麥可.威爾許(Mike Walsh)曾經說過的,「任何重要職位上的人,都必須把自己視為一個小小總裁(mini-CEO)。他們的作法必須跟總裁一樣,對勢在必行的事情要有清楚的概念。然後將它逐步完成。」我在研究中發現,一些領導人會在企業內訓練員工成為這類小小總裁。聯合訊號公司的包熙迪正在栽培瑪利.裴托維琪(Mary…See More
May 1

卡萊爾的書包'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卡萊爾的書包's Blog

弗·波爾科幻小說《阿爾泰亞九星上的綁架案》(10)

Posted on October 31, 2018 at 9:22pm 0 Comments

普爾契回到他的屋子。

自從重新復歸肉體,他還是第一次仔細觀察它。浴室里的鏡子顯示,他的眼腫得非常厲害,另外身上有幾個地方劇烈疼痛。他一邊脫下衣服查看脊背,一邊憂郁地想著,看起來不管是誰租用他的身體,都是盡情快活、盡情享受了。他暗自決定,如果需要的話,他不久會在某一天進行徹底的檢查。接著,他洗了淋浴,刮完胡子,向青腫的眼邊撲了些粉,但仍無濟於事。然後,他穿好衣服。

普爾契坐了下來,給自己倒了杯酒,但旋即又把它忘了。他頭腦中正浮現出什麼東西來,這種東西雖然顯而易見,但不管怎樣他卻把握不住。真叫人心煩。

在昏昏欲睡時,他想起了空中大魚。…

Continue

弗·波爾科幻小說《阿爾泰亞九星上的綁架案》(9)

Posted on August 28, 2018 at 5:23pm 0 Comments

關上的門隔去他們的哄笑。

6天!普爾契急匆匆通過醫療檢查,取回衣服,在出納那里取了錢。“請快一點兒,”他不停地催促,“快一點兒,好不好?”他急不可耐要找電話。

接電話的人會講出什麼,他已了如指掌。外加5天!怪不得在那兒會有那麼長時間,而在上邊城市里時間流逝並不算什麼。

他終於找到了一個電話,趕忙撥通帕格里姆法官辦公室。法官不在,但這正是普爾契所盼望的。帕格里姆的秘書接的電話。“克什小姐嗎?我是米勞·普爾契。”

她聲音冷冷的:“你還在啊。你去哪兒了?法官大發雷霆。”…

Continue

弗·波爾科幻小說《阿爾泰亞九星上的綁架案》(8)

Posted on August 28, 2018 at 5:22pm 0 Comments

普爾契用他的鏟斗敲擊著粗糙的沙土,心里想著:租借人可能是個運動員。不過,即使如此也不會太糟。旅行者可以用他的身體攀登幾個山峰,或許甚至會在夜間露宿野外。可能會得感冒,甚至可能患上肺炎。當然了,也可能會出事故——旅行者過去確實曾從迪斯莫爾山摔下來;可能弄斷一條腿。但那還不算糟,休息上幾天,稍微進行一下醫治也就行了。

不過,普爾契思想漸漸沈重起來,此時也顧不上他的鏟斗履帶給他的疼痛了,用戶可能會有什麼更糟的東西。…

Continue

弗·波爾科幻小說《阿爾泰亞九星上的綁架案》(7)

Posted on August 28, 2018 at 5:21pm 0 Comments

在一陣眩暈中,普爾契走出房去。一條小小的漂白毛巾圍在腰里權作他惟一的裝束,他自己的衣服早就被帶走,並且被檢查登記在冊。很快將使用他的人體的旅行者,會穿上他自己的衣服。而服裝雜貨店是旅行社最能贏利的副業之

接著,當他發現“壓榨”是怎麼回事時,才從眩暈中擺脫出來。

兩個膀大腰圓的漢子把他推上一塊厚板,拿走了那條毛巾,解下手銬。其中一個將釘子從肩膀上往下釘,於此同時,另一位則開始將虎頭鉗般的輪子在他身上推動,以便滾動出鑄型的形式。這就像是一個可以分合的石棺一樣緊緊壓在他身上。普爾契馬上聯想到孩提時代的什麼故事——墻倒塌下來,犧牲品被殘酷地壓死。他尖叫起來:“餵,住手!你們想幹什麼?”…

Continue

Comment Wall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6:17pm on October 25, 2018, Mrs.Cherish herman said…

Hello my Dear My name is Mrs. Cherish Savannah. Herman. From Netherlands, I am a dying widow who have decided to donate her wealth to a reliable individual, to help the poor and the less privileges  write me here for more details : cherish.herman@mail.com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