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靜心
  • Female
  • 雪州 士毛月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寧靜心'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Paetiyo
  • 比雷艾弗斯
  • Zenkov
  • Almaty 蘋果
  • Passion for Form
  • 楊薇
  • 有格 台
  • Jambatan Tamparuli
  • Cheung Po Tsai Cave
  • Gai Lan Fa
  • 水牆 繪
  • 李蕙佳
  • 趁還來得及
  • 三演 義國

Gifts Received

Gift

寧靜心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寧靜心's Page

Latest Activity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廢名·髮院

理髮店的胰子沫同宇宙不相幹,又好似魚相忘於江湖。匠人手下的剃刀想起人類的理解,畫得許多痕跡。墻下等的無線電開了,是靈魂之吐沫。See More
Jun 15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廢名·燈

深夜讀書,釋手一本老子道德經之後,若拋卻吉兇悔吝相晤一室。太疏遠莫若拈花一笑了,有魚之與水,貓不捕魚,又記起去年夕夜裏地席上看見一只小耗子走路,夜販的叫賣聲又做了宇宙的言語,又想起一個年青人的詩句魚乃水花。燈光好像寫了一首詩,他寂寞我不讀他。我笑曰,我敬重你的光明。我的燈又叫我聽街上敲梆人。理發匠的胰沫同宇宙不相幹又好似魚相忘於江湖。匠人手下的剃刀想起人類的理解劃得許多痕跡。墻上下等的無線電開了,是靈魂之吐沫。See More
Jun 11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廢名·妝枱

因為夢裏夢見我是個鏡子,沈在海裏他將也是個鏡子。一位女郎拾去,她將放上她的妝台。因為此地是妝台,不可有悲哀。See More
May 29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詹姆斯·吉爾伯特·新左派:舊美國

在我開始把20世紀60年代當作一個歷史時期來寫的時候,我意識到我不得不勇敢地面對著一種令人不快的事情;不只是感受到像一顆催淚彈一樣籠罩著這一時代的悲劇和暴力,還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帶來的不快。我不是說我以前曾經經歷過,畢竟,我們難免會相信我們曾置身其中的歷史有其不同凡響處。但作為一個歷史學家,我發現了一些驚人的輪廓。從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角度看,60年代有一個熟悉的輪廓,很像是19世紀30年代和40年代,那時美國社會和政治生活中有一種相似而莫名的不安。我像尼克松喜歡大選一樣歡迎這種思想;我知道有些事不會發生,直到它真正地發生了我才意識到它為什麽發生,為什麽必然發生。從那以後,我就一直被已有的看法煩惱著。我以為最讓我不安的是不能相信國際的團結,使國際團結成為一個令人愉悅的概念。在中國文化革命發生過火行為之前,1968年我的法國朋友們向駐紮在巴黎索邦大學的學生們講了幾個小時(總共)的話,青年起義才成為一種互變意義上的革命。支持者和反對者一樣都同意這一點。有時,我會受這種不和諧的影響而動搖,當時我正在參加的哥倫比亞國際學生大會出發去集合紐約的工人階級,準備包圍墨西哥大使館以支持那個國家的一…See More
May 19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瑪麗琳·科菲·那些垮掉的一代

想像一下1959年的我:22歲,住在內布拉斯加州(我在那里已差不多過完了我的今生),租了我第一間寓所,開始靠給《晚報》社會專頁撰寫頭條謀生,養息著我那顆因發現自己將不能像媽媽和灰姑娘一樣結婚、幸福此生而受傷的心。我是所謂“沈默的一代”的成員,我們中的很多人都默默無聞,40到50年代,在麥卡錫和朝鮮戰爭的余波里,無聲無息。這對於一個想成為作家的女性來說是一種奇怪的情形。我在內布拉斯加大學受到新聞和寫作的訓練,在校報擔任政治記者,把約瑟夫·康拉德的名言“一個作家首先要讓讀者明白”作為自己寫作的準則。我實踐著觀察的美的藝術,讓自己處於事件的邊沿,在心里把形象轉化為文字;除此之外,食和色是我課外的偏好。我極為困惑的是至今我還住在內布拉斯加。那時,這個州對我來說就是虛偽和生活沈悶的象征。我相信,在習慣的中西部微笑的背後,著作出判斷就像《聖經》里耶和華的判斷一樣苛刻,但又要依據那種判斷。因此,生活似乎基本上是一個小心行事的問題,這是我尤其不能接受的,也是我最憎恨的。接著我有機會讀到凱魯亞克的《在路上》(OntheRoad)我急切地把書讀完,其語言就像是從凱魯亞克的筆端流出的一樣快速地注入我的血管:…See More
May 13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弗里德·普菲爾:文本之外

三種文本或三種閱讀方式在我經歷肥年代的幾乎全部過程中都沒有得到解決。其一來自我出生的工業小鎮,我的母親來自勞動階級,我父親那一邊就是一個小資產階級。我現在要說的是,這些階級屬性比起全鎮所有白人勞動階級的特點來並不重要;它們把這個世界和它們本身解釋為一個地方,在這個地方,你努力工作卻收入甚少,你感激地接受並一聲不出;你投票給共和黨,因為它們正確,根本不作任何期望;事實上你對任何事情都從無指望,尤其是不期望最終會得到什麽。這是這個緊張的世界解讀貧民區里沈默的瑞典人的方式,還解讀這迄今為止大多數對已經發生的變化從不關心的人們。這一觀點或解讀與報紙或電台無關,除非某些報道證實了它無望的真實,如勤勞、羞恥的尼克松在民主黨人和新聞界精明的家夥手中所面臨的精神苦難,或越南戰爭的失敗。這種觀點認為,事實上在這個詞的狹義中根本不需要閱讀,因為它不知道如何對任何音樂作出反應,或者它根本不作任何反應,酒吧里沒有自動唱機,去工廠工作的路上也沒有交通事故。但是它確實不時地產生自己的文本,而且那些故事和笑話只能以其本身的閱讀方式來讀。我去年夏天到工廠勞動時聽來的一則笑話,就是這一類:似乎有兩個家夥,彼得和查理,他…See More
May 3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廢名·花盆

池塘生春草,池上一棵樹,樹言,“我以前是一顆種子。”草言,“我們都是一個生命。”植樹的人走了來,看樹道,“我的樹真長得高,——我不知那裏將是我的墓?”他仿佛想將一缽花端進去。1931年5月18日See More
Apr 30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廢名·桃園

王老大只有一個女孩兒,一十三歲,病了差不多半個月了。王老大一向以種桃為業,住的地方就叫做桃園,——桃園簡直是王老大的另一個名字。在這小小的縣城裏,再沒有別個種了這麽多的桃子。桃園孤單得很,唯一的鄰家是縣衙門,——這也不能夠叫桃園熱鬧,衙門口的那一座“照墻”,望去已經不顯其堂皇了,一眨眼就要鉆進地底裏去似的,而照墻距“正堂”還有好幾十步之遙。照墻外是殺場,自從離開十字街頭以來,殺人在這上面。說不定王老大得了這麽一大塊地就因為與殺場接壤哩。這裏,倘不是有人來栽樹木,也只會讓野草生長下去。桃園的籬墻的一邊又給城墻做了,但這時常惹得王老大發牢騷,城上的遊人可以隨手摘他的桃子吃。他的阿毛倒不大在乎,她還替城墻栽了一些牽牛花,花開的時候,許多女孩子跑來玩,兜了花回去。上城看得見紅日頭,——這是指西山的落日,這裏正是西城。阿毛每每因了這一個日頭再看一看照墻上畫的那天狗要吃的一個,也是紅的。當那春天,桃花遍樹,阿毛高高的望著園裏的爸爸道:“爸爸,我們桃園兩個日頭。”話這樣說,小小的心兒實是滿了一個紅字。你這日頭,阿毛消瘦得多了,你一點也不減你的顏色!秋深的黃昏。阿毛病了也坐在門檻上玩,望著爸爸取水。桃…See More
Apr 28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大衛·艾普特·80年代發生的60年代運動(6)

記者:但是你不認為這是由於這次運動的民族主義色彩造成的嗎?大衛:不,我不認為它是民族主義的。正好相反,它是反民族主義的和反資本主義的。它也反美國,反工業化,但不一定反現代主義:他們不是懷舊的,他們不是環境的浪漫主義者,也不是塞拉俱樂部那一類型的。這一較大的群體不同於派別本身,但都認識派別中的人。派別的成員都來自於同樣的家庭和大學。實際上,公務人員也是如此——很多人都有著相同的素質。日本的新左派運動是建立在舊的對抗論的基礎上的,出於各種各樣的原因,很多人都反對國家。即使保守的方式也必須反大公司、反官僚、反資本主義、反資產階級,有些法西斯的成分在里面,盡管不一定是法西斯主義者。今天發生的事情是新右派(例如三島現象)已逐漸變得更強大了,下一代學生就是今天這一代,已逐漸滑向右派,與有些右派人士的轉向左派有著相同的基礎。大的不同的是民族主義或重新軍事化。老一代包括這些新左派分子的父母有著某種恐怖的反映,很多人不想看到這種事發生。有很多反國家主義走向極端右派,也反議會。因此,在它衰落的時候,人們有一種感覺,新左派比以前更容易接受了。它擁有更穩定的特點。它的力量不取決於它的受歡迎程度和加入該組織的人…See More
Apr 25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歐文·沃克斯勒·備忘錄:舊瓶中的新酒

這是60年代的初期。我是一個失業的單身漢,一個心灰意懶的後斯大林主義者。距赫魯曉夫的懺悔已經有好多年了,但我仍然深陷泥潭不可自拔……我在政治上仍然是被束住了手腳,動彈不得。在漫長而又循規蹈矩的50年代,我將一生的激進意識和實驗全都束之高閣。然後,我隱約聽到了一絲新生的社會、政治和文化覆蘇的回音。對於其中的一些表現形式,諸如靜坐示威、自由旅行、校園沖突和高漲的戰鬥精神,我是全身心讚同的;而對於另外一些方面,如吸毒、年輕人的個人崇拜、追尋極樂世界、奢華放縱的性愛、神秘的儀式、反對理性主義、沈溺於極樂狀態等等,我卻無心認可。根據我自以為不錯的觀察,這些小資產階級的年輕人還是老樣子:他們想去解放這個社會,可他們卻沒有從真正客觀的(也就是馬克思主義者的)社會關注出發,而是僅僅著眼於一種自戀式的快樂原則。就是在這種混沌不清的思想狀態中,一位年輕的朋友帶我去東菲爾莫爾聽了一場“傑佛遜飛艇”樂隊的音樂會,我這才像是突然但又是真正地走進了60年代的氛圍中去了。在擠得水泄不通的人群中穿行了幾個小時以後,我終於在菲爾莫爾的午夜音樂會坐了下來,頭暈目眩地沈醉於格蕾斯·斯利克那略帶迷幻色彩的娓娓絮語中。這種感受…See More
Apr 21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1960年代:一份不完全的年表

[弗雷德里克·詹姆遜、安德斯·史蒂芬森和考奈爾·韋斯將纂]在卡拉杜賓人看來,與從博物館和資料庫中焚燒的舊東西相關聯的一百萬年在史書中也只需一句話就可以總結:基督耶穌死後有一個延續了幾近一百萬年的重新調整時期。——庫爾特·馮尼格特《泰坦的女妖》1957 阿爾及爾戰爭加納獨立蘇聯人造地球衛星1958 戴高樂重掌政權;第五共和國歐洲經濟共同體1959 古巴革命紐黑文的城市重建1960 中蘇分裂美國北卡羅來納州格林斯巴勒市第一次靜坐示威美國北卡羅來納州肖學院(Shaw College)的一次學生靜坐示威,會議成為學生非暴力聯合委員會(SNCC)的開端1961 約翰·肯尼迪就任美國總統激進的剛果領導人盧蒙巴被謀殺在豬灣入侵古巴,一次淒涼的失敗阿爾及爾的(現役)將軍政變加加林成為進入太空的第一人由美國爭取種族平等大會組織的第一隊“自由之行”公共汽車在阿拉巴馬被焚毀,州際商務委員會在公共汽車上和車站廢除種族隔離政策柏林墻約瑟夫·海勒的《第二十二條軍規》1962…See More
Apr 20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廢名·北平街上

詩人心中的巡警指揮汽車南行出殯人家的馬車拉車不走街上的寂靜古人的詩句蕭蕭馬鳴木匠的棺材花轎的杠夫交談著三天前死去了認識的人是很可能的萬一著了火呢不記得號碼巡警手下的汽車詩人茫然的納悶空中的飛機說是日本人的萬一扔下炸彈呢人類的理智街上都很安心木匠的棺材花轎的杠夫路人交談著三天前死去了認識的人馬車在走年齡尚青蓬頭淚面豈說是死人的親人炸彈搬到學生實驗室裏去罷詩人的心中宇宙的愚蠢See More
Apr 11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廢名·宇宙的衣裳

燈光裏我看見宇宙的衣裳,於是我離開一幅面目不去認識它,我認得是人類的寂寞,猶之乎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宇宙的衣裳,你就做一盞燈吧,做誕生的玩具送給一個小孩子,且莫說這許多影子。See More
Apr 9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Apr 7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泰戈爾·筆記本

烏瑪自從學會寫字,就開始搗起亂來。在家裏每個房間的墻上,她都用木炭歪歪扭扭地寫上一行行大字:“水在流淌,樹葉在顫抖。”在她嫂子的枕頭底下有一本《霍裏達斯的秘密》,她把這本書翻出來,在每一頁上都用鉛筆寫上:“黑黑的水,紅紅的花。”在家裏人經常使用的日歷牌上,她也寫滿了很大很大的字,弄得日歷牌的星星花邊都模糊不清了。在爸爸日常帳本的收支欄中間,烏瑪寫道:“誰會讀書寫字,誰就可以騎馬坐轎。”她這樣學習文化,直到現在都沒有遇到過什麽障礙;後來有一天,突然發生了一件很不愉快的事。烏瑪的哥哥戈賓德拉爾,看上去很不聰明,但他卻經常在報紙上寫文章。凡是聽過他講話的親戚朋友或熟悉他的鄰居,誰都不懷疑他是一個有頭腦的人。其實,不應當因為他善於思考一些問題而非難他,他的確會寫文章,而且他的觀點是同孟加拉大多數讀者的觀點完全一致的。在歐洲一些科學家中間,對解剖學存在一些比較嚴重的錯誤觀點。戈賓德拉爾不用任何論據,只憑著慷慨激昂的語言,就寫好了一篇生動的文章,來猛烈抨擊他們的謬論。一天中午,家裏沒有別人,烏瑪就用哥哥的筆墨在那篇文章上面大寫特寫起來:“戈巴爾是一個很乖的孩子,你給他什麽,他就吃什麽。”我不相信,…See More
Apr 5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Apr 4

寧靜心's Blog

廢名·北平街上

Posted on April 8, 2017 at 11:55am 0 Comments

詩人心中的巡警指揮汽車南行

出殯人家的馬車拉車不走

街上的寂靜古人的詩句蕭蕭馬鳴

木匠的棺材花轎的杠夫交談著三天前死去了認識的人

是很可能的萬一著了火呢

不記得號碼巡警手下的汽車詩人茫然的納悶

空中的飛機說是日本人的

萬一扔下炸彈呢…

Continue

廢名·宇宙的衣裳

Posted on April 8, 2017 at 11:52am 0 Comments

燈光裏我看見宇宙的衣裳,

於是我離開一幅面目不去認識它,

我認得是人類的寂寞,

猶之乎慈母手中線

遊子身上衣——

宇宙的衣裳,

你就做一盞燈吧,

做誕生的玩具送給一個小孩子,

且莫說這許多影子。

泰戈爾·姐姐

Posted on April 6, 2017 at 10:59pm 0 Comments



達拉在詳細地講述一個鄰居(同她住在一個村子裏的一個不幸的女人)的無理而殘暴的丈夫胡作非為之後,簡要地歸結道:“像這樣的丈夫,應當用火去燒他的嘴。”

久伊戈巴爾先生的妻子紹西,聽了這種議論,感到很難過。一個女人,最多只能看到自己的丈夫嘴裏叼著一支點燃的香煙,如果除此之外還想用什麽火焰去燒他的嘴,那還成什麽體統!

因此,她對此表示了一點不同的意見,而狠心的達拉卻更加激憤地說:“寧可守七輩子寡,也不嫁給這樣的男人!”她說完便氣沖沖地離去,大家也都不歡而散。…

Continue

1960年代:一份不完全的年表

Posted on April 3, 2017 at 10:27pm 0 Comments

[弗雷德里克·詹姆遜、安德斯·史蒂芬森和考奈爾·韋斯將纂]

在卡拉杜賓人看來,與從博物館和資料庫中焚燒的舊東西相關聯的一百萬年在史書中也只需一句話就可以總結:基督耶穌死後有一個延續了幾近一百萬年的重新調整時期。

——庫爾特·馮尼格特《泰坦的女妖》

1957 阿爾及爾戰爭加納獨立

蘇聯人造地球衛星

1958 戴高樂重掌政權;

第五共和國歐洲經濟共同體…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