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靜心
  • Female
  • 雪州 士毛月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寧靜心'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Paetiyo
  • 比雷艾弗斯
  • Zenkov
  • Almaty 蘋果
  • Passion for Form
  • 楊薇
  • 有格 台
  • Jambatan Tamparuli
  • Cheung Po Tsai Cave
  • Gai Lan Fa
  • 水牆 繪
  • 李蕙佳
  • 趁還來得及
  • 三演 義國

Gifts Received

Gift

寧靜心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寧靜心's Page

Latest Activity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35)

Ⅰ開拔 開戰以來已有八個月了, 而我們還沒有打過一槍。漫長的嚴冬被用於進行艱苦的訓練。現在春回大地, 我們幾個星期以來都在等待領袖的命令。在波蘭打了一仗, 而我們卻只能在萊茵河畔守衛, 不讓我們參加就佔領了挪威和丹麥, 有人已經在說, 我們將只會在國內度過整個戰爭。 我們在艾費爾山的一個小村莊里駐紮。五月九日十六時三十分傳來了向西進軍的命令。緊急待命!傳令兵跑來跑去, 套馬, 到處都在整裝待發, 向駐地居民道謝告別, 眼睛, 小姑娘們哭紅了——德國迎著落日向西進軍, 法國, 你要當心!在傍晚全營開拔。部隊, 在我們前面, 緊隨我們之後的是別的部隊。在公路左側, 從我們身邊駛過, 摩托化部隊, 沒完沒了。我們徹夜行軍。 天剛破曉, 在德國飛機的轟嗚聲中空氣顫動。它們從我們頭上呼嘯而過, 給西鄰送去了早晨的問侯。摩托化部隊仍未過完。——“拂曉德軍越過荷蘭、比利時、盧森堡三國邊界, 正繼續向西推進。”——一個人從我們身邊駛過時向行軍的隊伍報告了這條號外。歡聲頓時雷動,…See More
Jul 16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34)

可以認為已客觀地證實, 從出世的第一天起這個阿洛伊斯就受到過多的關照。普家迅速把壞事變成好事, 這是他們的一貫手法, 於是他就被視為“我們的吉普賽人”, 不過只是到一九三三年為止, 他從那以後就被視為“標準的西部種”。筆者認為, 阿洛伊斯絕非凱爾特人這一點很重要, 這種錯誤的解釋, 是人們容易作出的, 因為凱爾特人常有淺色眼睛和深色頭髮。阿洛伊斯完全缺乏——將會在下面看到——凱爾特人的敏感性和想像力。如果想在種族上給他分類, 他只算得上是一個不標準的日耳曼人。還在他能比較清楚地咬字吐音之前, 他就被到處抱給別人看, 被舉得高高的, 有好幾個月, 有好幾年也許被誇為“可愛”, 人們為他想出異想天開的前途, 尤其是在藝術方面他被寄予厚望: 畫家、雕塑家、建築師( 寫作只是後來才被列入家庭的設想范圍——筆者) 。不論他幹什麽, 都要誇大幾分他的功勞。由於他當然也是一個“可愛的祭壇侍者”( 他的名字不言而喻地說明了屬於哪個教派) , 他的伯母嬸娘、表姐妹因此等都把他看成是“畫家修道士”, 也許甚至是“會畫畫的修道院院長”。有據可查(…See More
Jul 14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33)

為了將一些有關阿洛伊斯的具體材料收集, 筆者不得不到呂塞米希村去走訪幾個人。訪問了兩位年紀與阿洛伊斯差不多的客棧老板和他們的妻子, 他們都還記得。走訪教士住宅一無所獲: 只是查閱教區記事錄後神父才知道, 普法伊弗家“自一七五六年起住在呂塞米希”, 不過最後威廉普法伊弗——雖然一直拖到一九四○年——還是遷走了。“他那令人難堪的政治活動, 還不是主要原因, 而是因為我們對他已經受不了啦”( 呂塞米希客棧老板齊默曼語, 此人五十四歲, 為人誠實可信) , 因而普法伊弗家的蹤跡在該村已消失殆盡。僅有的幾位證人范多爾恩、霍伊澤全家、萊尼( 瑪格蕾特對普法伊弗家一無所知) , 可惜全都懷有某種成見, 在事實上各懷偏見的兩派毫無矛盾, 只是對事實的解釋大相徑庭。所有反阿洛伊斯派的證人都說, 阿洛伊斯——在這一點上他的經歷與萊尼相似——十四歲時不得不放棄上高中的念頭, 普法伊弗家聲稱他是“某種陰謀詭計的受害者”。毫無爭議的是, 他是一個“美男子”, 盡管人們在提到這一特徵時使用種種嘲諷的口吻。他的照片, 萊尼沒有在墻上掛, 普法伊弗家大約有十張; 必須指出, 美男子的稱號如果說有什麽意義的話,…See More
Jul 12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32)

第四章現在緊接著發生的事, 可以加上這樣的標題: 萊尼幹蠢事, 萊尼行為不檢——或是究竟萊尼出了什麽事? 一九四一年六月中旬舉行的公司慶祝會, 格魯伊滕也邀請了“所有正在國內休假的職工”參加。誰也沒有料到, “再說從請貼上也看不出來”( 老霍伊譯語) , “誰也沒想到, 從前的職工也有可能認為自己被邀請了。而且從前的職工這個說法用在此人身上也有點誇張: 他一九三六年在我們這里見習了六個星期, 不, 不願意當學徒, 覺得這種稱呼太‘低級’, 要求馬上就當‘見習生’, 可又不肯學習, 只想教我們怎樣造房子——把他我們攆走了, 他不久就參軍去了。這個小夥子人倒不壞, 就是喜歡胡思亂想, 不像艾哈德那樣善於動腦筋——想入非非, 妄自尊大, 完全不合我們的胃口。他提出不用水泥, ‘重新發現’石頭的‘威力’——好吧, 道理也許這有些, 但我們根本用不上他, 尤其是因為他既不願而且也不會拿石塊。活見鬼, 在建築業我幹了將近六十年, 我當時幹了快四十年,…See More
Jul 9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31)

將一份‘元老名單’提出了。他夠機靈的, 明白自己四十二歲——並且身體還非常健康——仍有服兵役的義務, 想給自己弄一個經理級顧問職位。根據他的客戶——都是達官貴人, 也有幾位將軍在其中, 看來全都為他著想——的建議, 他把自己的頭銜改為‘規劃處長’。我成了人事處長, 我公公成了財務處長。萊尼剛滿了十八歲半, 他沒法讓她當處長, 她不願意。他面面具到, 唯獨把一件事忘了: 在經濟上為萊尼提供保障。後來出了事情以後, 我們當然全都心里明白他為什麽這麽幹——不過這就苦了他的妻子和萊尼。嗯, 他很和藹——還有一件事更出人意外: 他談起了自己的兒子。將近有一年之久, 他不曾提到自己的兒子, 也不讓別人提, 現在他提起兒子來了, 他並不傻, 沒有講什麽命中註定之類的廢話, 而是說, 海因里希不是‘被動地’而是‘主動地’去死, 好事, 他認為是的。當時我沒有完全弄明白這是什麽意思, 因為事過一年多以後再談丹麥那樁公案我已難以啟齒, 覺得有點傻——或者說, 如果這兩個人不是為此而死, 我會覺得他們傻的。今天我認為, 就是‘為此而死’也談不上什麽好不好、妙不妙或傻不傻, 我實在感到難以啟齒,…See More
Jul 7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30)

霍伊澤全家老小——奧托、他的妻子、洛蒂、洛蒂之子維爾納——在這期間都搬到格魯伊滕家去住。這時發生了一件事, 這件事雖然可以料到, 甚至可以準確地預計, 卻仍被視為奇跡, 甚至有助於治好病人: 在一次空襲中, 一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夜里, 洛蒂的孩子呱呱墜地了, 是個男孩, 重六磅半, 由於他出世略早於預產期, 產婆沒有做準備, 正在“別處忙活”( 後來知道, 在接生一個女孩) , 而出人意外地精明強幹的洛蒂又顯得軟弱無能, 就像范多爾恩那樣。這時又發生了一個奇跡: 格魯伊滕太太下床來, 以精確、果斷而又親切的語氣向萊尼佈置工作。在洛蒂臨產時把熱水燒好, 將剪刀消毒, 預先加熱把尿布和被子, 磨好咖啡, 準備好法國白蘭地。那是一個冰冷漆黑的夜晚, 是一年中最黑的一夜, 瘦弱得“三分像人, 七分像鬼”( 范多爾恩語) 的格魯伊滕太太大顯身手, 她穿著那件天藍色浴衣, 反復檢查放在五斗櫃上的必要器械, 用科隆香水輕擦洛蒂前額, 把她的雙手按住, 毫不為難地掰開她的兩腿, 扶著她采取所要求的半蹲姿勢, 毫不畏懼地接生嬰兒, 用醋水擦洗產婦, 剪斷臍帶,…See More
Jul 4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28)

她馬上就點了一支煙大口地抽起來, 然後掐掉煙頭——不少人掐煙頭我見過, 可她簡直絕了!分毫不差, 熟練準確, 就像坐牢的犯人或住院的病人躲在廁所里一樣, 用剪刀小心翼翼地將點燃的煙頭剪下, 在掉下的煙頭中撥來撥去, 看看還有沒有一根煙絲——然後統統裝進一隻空火柴盒里。同時她嘴里一直喃喃有詞: ‘主降臨了, 主降臨了, 他來了。’不是精神錯亂, 也不是諷刺, 而是一本正經說的——發瘋她並沒有, 只是有點邋遢, 好像捨不得用肥皂似的。後來我就沒有再去過, 實話實說, 我怕——本來我的神經已經快垮了, 因為小夥子死了, 他表兄也死了。每當不在時施勒默, 我就到軍人酒吧去鬼混, 隨便找一個伴: 我完了, 十九歲那時才——我簡直看不下去那個修女的事, 就像一隻被判處死刑的老鼠一樣關在籠子里, 真是這樣; 她變得更乾癟鬆弛, 大口咬著萊尼帶給她的麵包, 一再對我說: ‘瑪格蕾特, 別這樣, 別這樣。’我問道: ‘你說什麽呀? ’‘你幹的那些事情。’我已鼓不起勇氣了, 我受不了, 神經快垮了——萊尼仍一直去看她, 有數年之久。她說的話很可笑, 比如: ‘他們幹嗎不乾脆弄死我, 倒看我藏起來?…See More
Jul 3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27)

不過, 主要是有公司的元老們充當頂梁柱——此時他們已有好幾百人, 公司由他們掌管!” 如果偏要由洛蒂霍伊澤來為老格魯伊滕一生中沒有澄清的一段時間將材料提供, 那就未免太尷尬了。因此只好割愛, 放棄她那出色的不加渲染的簡練的陳述。 她用個比較時髦的字眼說, 在隨後這一年的時間里( 得從一九四○年四月算起, 大概到一九四一年六月止) 成了他的“長期伴侶”。他可能也是她的長期伴侶, 因為他們兩人都需要尋找安慰, 不過到頭來顯然都沒有找到安慰。 他們周遊各地: 一個是懷孕的寡婦, 一個是郁郁寡歡的男人。有關兒子和外甥的不幸事件的檔案材料他不看, 只是叫洛蒂和霍夫高向他作簡要介紹, 有時他自言自語咕噥幾聲“去她媽的德國”, 名義上是從一個工地跑到另一個工地, 從一家旅館跑到另一家旅館, 在任何地方實際上都沒有看過一眼圖紙、帳冊、檔案或工地。他坐火車或汽車, 有時也乘飛機, 對五歲的維爾納霍伊澤寵得要命。維爾納今天, 已經三十五歲了, 住一套漂亮的私有房, 陳設入時, 崇拜沃霍爾, 對自己沒有及時購買他的畫“後悔得要死”。他是個流行藝術迷和色情迷,…See More
Jun 19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26)

笑, 人類學上( 所有著重點均非筆者所加, 下同) 指危機情況下精神狀況的身體反應的表達方式(哭) 。哲學上分智者的笑、如來佛的微笑、蒙娜麗莎充滿對存在的自信的微笑。在心理學上表示了, 愉快、歡樂、喜悅的面部表情, 分為天真的笑、冷笑、自命不凡的笑、感情衝動的笑、開懷大笑、苦笑、獰笑、媚笑等, 反映不同的心境和性格。在病理學上有神經系統疾病和精神病引起的不由自主的笑, 即陣笑、冷笑( 伴有臉部變形) 和歇斯底里的笑( 作為痙攣性狂笑) 。笑, 社會上, 有傳染性( 通過想像產生的觀念運動) 。 由於我們這里不得不進入或多或少是感情衝動的、不可避免是悲劇性的階段, 因此, 最好是把概念條目安排得更完整並指出: “幸福”這一詞條這本詞典沒有收, 在“幸臣”和“幸田露伴”之間只有“幸福升起”這個礦工用語, 詞典中倒有“至福”, 其釋義為: 完美持久的個人完成的典范, 人人都出於本性追求實現這種境界。到何處去尋求這種最終完成, 取決於每個人自己的選擇, 將由這決定, 他的整個生活內容。按照基督教教義, 真正的至福唯有在永恒的真福中才能實現。 真福,…See More
Jun 18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25)

必須承認, 施威格特老太太以極其簡要的方式揭示了某些內幕, 那個曖昧費解的“芬蘭人”之謎她澄清了, 或者至少有助於弄清這個問題——考慮到萊尼在一九四○年三月底竟登門拜訪艾哈德的母親, 和她談石勒蘇益格·荷爾斯泰因的石楠。再者, 據范多爾恩說她已作好了準備, 洛蒂霍伊澤認為她甚至打算采取主動, 她再一次回憶於仲夏夜躺在石楠叢中仰望星空的那段經歷, 那麽, 甚至可以客觀地得出結論: 她是打算去北方找艾哈德, 與他在石楠叢中成就好事。我們根據植物生長和氣象條件客觀地斷定, 這種打算註定要受挫於潮濕和寒冷, 但也無可否認, 石勒蘇益格—荷爾斯泰因的某些石楠叢生的荒野, 至少就筆者所知, 有時三月間確實是溫暖乾燥的, 即使時間很短。 瑪格蕾特經過反復追問, 終於透露, 萊尼曾請教過她, 如果想和一個男人相會, 該怎麽辦才好。瑪格蕾特提到她父母寬敞的、有時十分安靜的七居室住室,說這話時臉紅的倒不是萊尼, 而是瑪格蕾特, 萊尼聽了把頭搖搖, 後來又提到在這套住宅里有她自己的一間屋子, 可以鎖上門不讓人進來, 萊尼聽了又搖搖頭。瑪格蕾特最後, 變得不耐煩了, 乾脆直截了當地對她講明,…See More
Jun 16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24)

根據她對格魯伊滕夫人的言論而對她產生的一些過於倉促的看法, 筆者自己需要糾正。只要不涉及格魯伊滕夫人及其丈夫, 范多爾恩表明, 提供完全精確乃至細致入微的情況, 她是能的。在她的鄉下退休處筆者找到了她。周圍是一片紫菀、天竺葵和秋海棠。她一邊給鴿子餵食, 一邊撫摸著她的狗——一條相當老的雜種長鬈毛狗——說: “嘿, 萊尼一生中這件寶貴的事, 您可別提, 這就像一個童話故事, 那兩個人, 簡直像童話故事。他們顯然已相愛, 彼此非常知已, 我曾有好幾次看見他們坐在起居室里, 就是萊尼現在租給葡萄牙人住的那間屋子, 從櫥櫃里取出最好的瓷器和茶葉, 喝茶——萊尼從來不愛喝茶, 但和他在一起就喝。他沒有具體抱怨當兵的事, 厭倦和反感但顯而易見流露出了, 以致萊尼把手放在他的胳膊上安慰他, 可以看出, 單是這種接觸就使他心緒不寧, 或者也可以說使他心蕩神移。機會他有的是, 可以完完全全占有她, 她已準備好, 她站著——既然要我說, 請原諒我說句粗話——在那里她已躺著等他, 只是萊尼有點性急, 是啊, 是啊, 性急——生理上也按捺不住。沒有惱火, 不, 沒有生他的氣——他如果能有接連兩三天呆在那里,…See More
Jun 12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23)

嗯, 一件事我想告訴你或透露給你, 有一次, 我看到了萊尼如何疏通堵塞的抽水馬桶, 這姑娘真叫我吃驚。那是一九四○年一個星期日的晚上, 我們在瑪格蕾特的家里玩, 喝啊跳啊——我丈夫威廉也在場——突然發現馬桶堵了, 這事真教人噁心, 實話對你說。有人把什麽東西扔進里面——後來發現是一個相當大的爛蘋果, 堵住了排水管, 於是男人們都來排除這個不尷不尬的故障: 先是海因里希, 他用一根通條捅了半天, 毫無結果。接著是艾哈德, 他採用的方法一點也不笨: 從洗衣間拿來一根水管, 一頭塞進令人作嘔的汙水中, 滿不在乎, 然後從另一頭拼命往管子里吹氣, 用物理方法試圖產生壓力沖掉堵塞物——我的丈夫威廉當過管道安裝工, 後來又先後當過技術員和繪圖員, 他由於非常怕髒, 由於我和瑪格蕾特噁心得難受——你知道是誰解決的問題? 是萊尼。乾脆她用手去掏, 用的是右手, 我還清楚記得她那好看白凈的手臂一直到肘部以上都沾滿黃色汙物, 她掏出蘋果向垃圾箱里丟——全部可怕的汙水立即都流走了, 萊尼去洗手了——當然洗得很仔細, 而且洗了又洗, 使勁用科隆香水搓手臂, 還說了——我現在想起來了——一句話,…See More
Jun 11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22)

好吧, 萊尼和艾哈德現在就談吧: 我已經對你說過, 這個艾哈德靦腆得沒法提——再說, 萊尼也是如此, 這你要知道。從第一次見面起他就對她崇拜得五體投地, 她對他來說, 就是一個神秘復活的佛囉倫薩金髮美女或類似的美人, 連萊尼那一口極端單調乏味的萊茵地方話, 連她那索然無味的表達方式, 也都不能使他頭腦清醒。她在他看來, 十足是個沒有知識的人: 從前和現在她腦子里有的那一點玄而又玄的分泌知識, 即使她講出來, 我想也不會給他留下特別深刻的印象, 但他對此毫不介意。是啊, 我們盡了最大努力, 我們——我是指海因里希、瑪格蕾特和我三個人——盡最大努力成全他們倆的好事。要知道, 那時候的時間並不多: 一九三九年五月至一九四○年四月, 也許他總共回來過八次。當然, 此事, 海因里希和我之間並沒有明確談過, 只是彼此心照不宣而已, 因為我們看到他們倆多麽相愛。看到他們倆在一起, 真叫人喜歡, 不錯, 我再說一遍, 真叫人喜歡。他們沒有在一起睡過覺, 也許根本沒有什麽可抱怨的。電影票我買了, 如《海上戰友》這種破片子, 或是像《謹防敵人偷聽》這種蹩腳貨, 我甚至讓他們去看《俾斯麥》這部電影,…See More
Jun 6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21)

即使對理財‘一竊不通’, 他也完全可以成為一個銀行家, 我的意見你明白吧。他的辦公室墻上掛著一幅歐洲地圖, 插著大頭針, 有些地方插上小旗, 只要看上一眼就夠了——他從不為雞毛蒜皮的事情操心。當然, 他有非常靈的一著, 這完全是從拿破侖那兒看來的——我相信, 一部相當乏味的《拿破侖傳》是他讀過的唯一的一本書——這一著其實很簡單, 也許談不上是什麽招數, 甚至還有一點感情用事。他一九二九開始經營時有點自命不凡, 雇了四十名工人、工頭等——盡管遇上經濟危機, 他仍然同舟共濟, 把大家拉扯著, 沒有裁減一個人。他不惜對銀行耍花招, 交換和倒賣匯票, 甚至借高利貸——就這樣一九三三年, 他手下約有四十人, 他們絕對不許別人說他的壞話, 連其中的共產黨人也是如此; 而他也不許別人說他們的壞話, 幫助他們把一切困難克服, 包括政治上的困難。你可以想像, 在以後這幾年中, 他們全都飛黃騰達起來, 就像拿破侖的軍曹一樣。他把整個工程都交給他們, 他熟悉他們中的每一個人, 叫得出他們的名字, 他們的妻子兒女的名字也知道, 見到他們就問長問短——例如, 他知道誰家的孩子留級, 等等。他來到工地,…See More
Jun 3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20)

筆者覺得有必要再次把維爾納封霍夫高先生拜訪, 此人五十五歲, “在聯邦國防軍工作過一段時間, 我憑著建築行家的經驗為之效勞”。如今在他祖傳的湖中堡壘側翼開了一個小小的建築師事務所, “只為和平目的及建造住房服務”。封霍夫高( 要知道, 他沒有主動說自己死氣沈沈, 不過有可能這樣做) 是個溫文爾雅、頭髮花白的老光棍, 據筆者淺見, 他開辦這個“建築師事務所”只是好有一個借口, 可以一連數小時觀賞城堡池塘里的天鵝, 觀看佃戶們地里地外的活動, 在田間散步( 確切地說: 在甜菜田里) 。每逢有一架星式戰鬥機飛過時, 他才擡頭朝天空惡狠狠地瞪上一眼。他避而不與住在府中的弟弟交往, “因為他背著我用我的名義在我當時領導的部門里搞了幾筆交易”。封霍夫高稍微發胖而敏感的臉上顯出憤懣的表情, 不是個人恩怨, 而是一種抽象的義憤。筆者覺得他是在借酒澆愁, 他喝的那種酒如果喝多了, 是最危險的: 陳雪利酒。至少筆者發現垃圾堆里的空雪利酒瓶多得驚人, 而且在封霍夫高的“圖紙框”里未開封的雪利酒瓶子的令人不安。有必要去幾次鄉村酒店,…See More
Mar 2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19)

由於在一九三九年關鍵的幾個月里洛蒂在格魯伊滕身邊工作, 有時還參加“咖啡聚會”, 回家度假的兒子也在場, 因此她對格魯伊滕本人——她說他“十分迷人, 不過畢竟當時是在犯法”——的看法, 也許應當在這里捎帶提一筆。老霍伊澤喜歡談兒媳婦同格魯伊滕的“戀情”, “不過當然是柏拉圖式的”, 他們年齡相差不到十四歲, 完全符合他的談情說愛范疇”。甚至還有這樣的說法( 奇怪的是它出自萊尼之口, 但沒有得到直接證實, 只由靠不住的海因里希普法伊的意思並不是說她是勾引人的女人’。洛蒂不管怎麽說把全家團圓喝咖啡——有時老格魯伊滕從柏林或慕尼黑, 甚至從華沙飛回來參加——說成是“實在可怕”, “簡直受不了”。把一天三餐馬爾婭范多爾恩說成“可怕, 十分可怕”, 而萊尼的評論只是“糟, 糟, 糟”。確有其事, 甚至像馬爾婭范多爾恩這樣成見很深的證人也證實, 兒子回家度假, 簡直使格魯伊滕太太活受罪: 她受不了這一切。洛蒂霍伊澤明確地說, 這是“聰明人變相的弒父行為”, 並且斷言, 將上述雷貝特作品中的話引用, 其目的是在政治上起破壞作用, “刺痛了格魯伊滕, 因為他參預政治,…See More
Feb 25

寧靜心's Blog

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35)

Posted on July 12, 2019 at 10:03am 0 Comments

Ⅰ開拔 

開戰以來已有八個月了, 而我們還沒有打過一槍。漫長的嚴冬被用於進行艱苦的訓練。現在春回大地, 我們幾個星期以來都在等待領袖的命令。在波蘭打了一仗, 而我們卻只能在萊茵河畔守衛, 不讓我們參加就佔領了挪威和丹麥, 有人已經在說, 我們將只會在國內度過整個戰爭。 

我們在艾費爾山的一個小村莊里駐紮。五月九日十六時三十分傳來了向西進軍的命令。緊急待命!傳令兵跑來跑去, 套馬, 到處都在整裝待發, 向駐地居民道謝告別, 眼睛, 小姑娘們哭紅了——德國迎著落日向西進軍, 法國, 你要當心!在傍晚全營開拔。部隊, 在我們前面,…

Continue

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34)

Posted on July 12, 2019 at 9:53am 0 Comments

可以認為已客觀地證實, 從出世的第一天起這個阿洛伊斯就受到過多的關照。普家迅速把壞事變成好事, 這是他們的一貫手法, 於是他就被視為“我們的吉普賽人”, 不過只是到一九三三年為止, 他從那以後就被視為“標準的西部種”。筆者認為, 阿洛伊斯絕非凱爾特人這一點很重要, 這種錯誤的解釋, 是人們容易作出的, 因為凱爾特人常有淺色眼睛和深色頭髮。阿洛伊斯完全缺乏——將會在下面看到——凱爾特人的敏感性和想像力。如果想在種族上給他分類, 他只算得上是一個不標準的日耳曼人。還在他能比較清楚地咬字吐音之前, 他就被到處抱給別人看, 被舉得高高的, 有好幾個月, 有好幾年也許被誇為“可愛”, 人們為他想出異想天開的前途, 尤其是在藝術方面他被寄予厚望: 畫家、雕塑家、建築師( 寫作只是後來才被列入家庭的設想范圍——筆者) 。不論他幹什麽, 都要誇大幾分他的功勞。由於他當然也是一個“可愛的祭壇侍者”( 他的名字不言而喻地說明了屬於哪個教派) , 他的伯母嬸娘、表姐妹因此等都把他看成是“畫家修道士”,…

Continue

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33)

Posted on July 12, 2019 at 9:51am 0 Comments

為了將一些有關阿洛伊斯的具體材料收集, 筆者不得不到呂塞米希村去走訪幾個人。訪問了兩位年紀與阿洛伊斯差不多的客棧老板和他們的妻子, 他們都還記得。走訪教士住宅一無所獲: 只是查閱教區記事錄後神父才知道, 普法伊弗家“自一七五六年起住在呂塞米希”, 不過最後威廉普法伊弗——雖然一直拖到一九四○年——還是遷走了。“他那令人難堪的政治活動, 還不是主要原因, 而是因為我們對他已經受不了啦”( 呂塞米希客棧老板齊默曼語, 此人五十四歲, 為人誠實可信) , 因而普法伊弗家的蹤跡在該村已消失殆盡。僅有的幾位證人范多爾恩、霍伊澤全家、萊尼( 瑪格蕾特對普法伊弗家一無所知) , 可惜全都懷有某種成見, 在事實上各懷偏見的兩派毫無矛盾, 只是對事實的解釋大相徑庭。所有反阿洛伊斯派的證人都說, 阿洛伊斯——在這一點上他的經歷與萊尼相似——十四歲時不得不放棄上高中的念頭, 普法伊弗家聲稱他是“某種陰謀詭計的受害者”。毫無爭議的是, 他是一個“美男子”, 盡管人們在提到這一特徵時使用種種嘲諷的口吻。他的照片, 萊尼沒有在墻上掛,…

Continue

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32)

Posted on June 3, 2019 at 7:43pm 0 Comments

第四章

現在緊接著發生的事, 可以加上這樣的標題: 萊尼幹蠢事, 萊尼行為不檢——或是究竟萊尼出了什麽事? 一九四一年六月中旬舉行的公司慶祝會, 格魯伊滕也邀請了“所有正在國內休假的職工”參加。誰也沒有料到, “再說從請貼上也看不出來”( 老霍伊譯語) , “誰也沒想到, 從前的職工也有可能認為自己被邀請了。而且從前的職工這個說法用在此人身上也有點誇張: 他一九三六年在我們這里見習了六個星期, 不, 不願意當學徒, 覺得這種稱呼太‘低級’, 要求馬上就當‘見習生’, 可又不肯學習, 只想教我們怎樣造房子——把他我們攆走了, 他不久就參軍去了。這個小夥子人倒不壞, 就是喜歡胡思亂想, 不像艾哈德那樣善於動腦筋——想入非非, 妄自尊大, 完全不合我們的胃口。他提出不用水泥, ‘重新發現’石頭的‘威力’——好吧, 道理也許這有些, 但我們根本用不上他, 尤其是因為他既不願而且也不會拿石塊。活見鬼,…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