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靜心
  • Female
  • 雪州 士毛月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寧靜心'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Paetiyo
  • 比雷艾弗斯
  • Zenkov
  • Almaty 蘋果
  • Passion for Form
  • 楊薇
  • 有格 台
  • Jambatan Tamparuli
  • Cheung Po Tsai Cave
  • Gai Lan Fa
  • 水牆 繪
  • 李蕙佳
  • 趁還來得及
  • 三演 義國

Gifts Received

Gift

寧靜心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寧靜心's Page

Latest Activity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大衛·艾普特·80年代發生的60年代運動(5)

記者:那麽,在這次運動中,這些年激進派或外圍支持者一直沒有什麽損失嗎?大衛:不,當然有。對一種政治運動的生命周期進行推測是很有趣的——這一次持續的時間比任何人預期的都要長。不妨稍微回顧一下計劃1978年3月啟用機場的事,當時第四國際從其在政府建築師辦公室的各種追隨者和支持著那里得到了一份機場的詳細計劃(不要忘了,學生長大,進入該負責任的年齡段的時候,他們並不會必然地失去對於運動的敏感性,因此,即使日本是一個責任心強,高度保密的社會,有著一群智慧而忠誠的官僚,也幾乎不可能保證秘密的安全。政府所有重要部門都已遭到了滲透)。他們掌握了這些計劃,就開始籌備舉行一次抗議機場計劃付諸實施的大規模示威遊行。這只是舉一個例子來說明他們是怎樣進行這項工作的。多美皈代發動了5000個支持者,聚集在皇室別墅附近的山林佐賀公園。公園看起來要陷入不堪入目的境地。多美版代家族共有大約120個家庭,所以它很小,你知道,但他們發動了所有的支持者。示威遊行隊伍被警察包圍,警察的飛機在空中盤旋。那時的書記是家雜貨店的店主,不是一個農場主,但他是一個很好鬥的家夥,非常強硬。因此,那時停戰協議起著很大作用。大約共有17個組織…See More
Apr 8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大衛·艾普特·80年代發生的60年代運動(4)

記者:今天警方還想摧毀這些碉堡嗎?大衛:是的,讓我來解釋一下今天的問題在什麽地方。第一次暴力沖突爆發於1967年。政府宣布要這塊土地,並開始了勘測工作。為了勘測,他們得先把清理工作做好,因為當地很多地方都是森林。農民馬上來制止他們這樣做。他們先向政府請願,沒有得到答覆。政府決定讓警察進駐此地,向農民顯示一下力量。這時婦女們行動起來了。要知道日本婦女還沒有真正獲得解放。農民的妻子是這些小農場里的苦力,要做農場里所有的重活。她們是第一批使用激進手段的人。然後,逐漸地,反機場聯盟組織起來了,以村為基礎,每村一名代表,全村的人都很嫉妒那個被選中得到這一特權的人。如果一個村子決定向機場公司出賣土地,那就誰也沒有辦法再做什麽了。但是因為警方是如此粗暴——這個地區大約有27個村子,有七八個村子實際上在機場原來選址的時候就已經卷入了——大部分村莊,即使那些開始被機場分化了的村子,也變為親反機場聯盟的了。對於農民來說,部分問題是他們對家庭和村莊的義務,他們在多大程度上介入反機場聯盟,永遠都不是一個個人的選擇。從這一意義上講,這里起決定作用的是原則而不是政治組織。農民的生活完全不同於激進分子,激進分子是從…See More
Mar 27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大衛·艾普特·80年代發生的60年代運動(3)

現在一切這類組織都以這種行動作為特征(毛主義也是如此),某些組織,像馬克思主義革命黨特明確的列寧主義立場(並不反對托洛洪溪.他們從日本共產黨的褻瀆了恢覆了他的名譽)。列寧主義意味著你必須回到“將來應該做什麽”才能理解地下黨的真正本質。他們稱自己為真正的列寧主義者,以把自己與恐怖主義相區別。恐怖主義者是那些從這些組織中分離了出去的參加了日本紅軍的人(這部分又分三派)。日本紅軍中最極端和最暴力的部分是一個叫做聯合紅軍的小組織。他們到處搜索,占據山脈,通過餓、毆打、強迫性自我批評等手段殺死14名自己的人以純潔他們的隊伍(大約發生在1971年)。馬克思主義革命黨視這些人力恐怖主義者,即那些濫用暴力的人,或日反對列寧的概念。這很重要,因為,反對向無事般人濫施暴力就構成合法的鬥爭,整個定義已經說明其屬於馬克思主義革命黨的一個分支了。這是一個真正不同的組織而不是表面上的不同;因為它有著很多不同的態度和一種責任感,它也允許成員今天去做激進的農民工作,這些人不會把每日的時間花在當恐怖分子上面。他們可能也有暴力的性質,但是他們相信他們代表著恐怖主義活動的對糅立面:他們反對國家,可能用暴力反對國家,但不是對…See More
Mar 23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大衛·艾普特·80年代發生的60年代運動(2)

記者:現在你談論的主要是關於戰後時期,是嗎?大衛:是。記者:社會黨和這一時期的其他黨派的情況如何?大衛:這里你一定得記住,日本社會黨比普通社會民主黨都要更馬克思主義一些。今天真正的社會民主黨是新近從日本原社會黨分離出來的。日本社會黨仍然存在,其右翼比民主社會黨更民主社會黨,但還右不過1950年前後分崩離析的民主社會主義黨,我們可以把它看作是一種極典型的社會民主黨。記者:他們是不是專門用了一個詞來指代我們說的“新左派”。大衛:是的。但要理解這些,你就得回過頭去研究一下。共產黨建立了一個青年團,稱為Gakuren,共產黨在1947年前後重新建立的時候,成立了一個叫Zen-gakuren的全日本的學生組織。這個組織沿著比共產黨更民主的路線運作,有來自各個大學的代表,代表們在會議中必須按照民主原則進行工作,主要組織也是黨在各個大學的各種支部。記者:就像一種社會學的假設一樣,這些支部是否與你前面談到的Gumi有什麽關系?大衛:我不知道,考慮到這種年齡等級體系內男人關系的貼近,我懷疑,他們之間至少存在一種隱喻的關系。人們真正加入黨的支部,或加入新左派,幾乎都是很偶然的事,是因為密切的關系或偶然的碰…See More
Mar 20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大衛·艾普特·80年代發生的60年代運動(1)

大衛·艾魯特(以下簡稱“大衛”);從本成田機場運動中,我發現有趣的地方是它代表著農民與激進分子的聯合。農民開始起來捍衛自己的私有財產,對政府采取激進態度;而激進分子大多從學生時期就是左派人士,基本上都深入地卷入過反對越戰的示威遊行。這一運動到現在幾乎持續了二十年—一差不多一代人的時間。《社會文本》記者(以下簡稱“記者”):我們正在思索這一事件的創造性。其絕大多數左派運動從未能夠動員起這樣一個社會基礎,惟一以與之相比的是歐洲發生的生態運動,但也實在發生得太晚,不能夠作如此的聯系……大衛:這是問題的關鍵。這種社會基礎標志著日本左派的發端。我們今天稱之為環境的、生態的,或汙染的問題都是如此。這一聯合的左派可以追溯到本世紀之初,追溯到安汐(AShiO)銅礦工人罷工。日本第一個社會主義和馬克思主義政黨從汙染對礦工生活的損害(現代煉鋼科技帶來的後果)來看待階級鬥爭。政府和工業界都不認為銅的開采帶來的傷害和死亡應該是他們的責任。因此便產生了安汐暴動。在一定意義上促成了日本左派在1906—1907年前後的形成。它開始於這樣的社會基礎,再加上一幫激進的基督教徒。這些基督教徒屬於較早產生的新教,後來逐漸從…See More
Mar 15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西蒙·福里斯·搖滾與記憶中的政治(4)

這種思想最終的表達是搖滾節。與傳統的小型流行音樂演出不同,搖滾節並不為樂迷們把一切都端出來,而是在演出時間、演出規模、演出背景,及其對民樂傳統的借鑒等方面,力圖以物質的方式提供音樂以象征表達的共同性的經驗。這給明星們帶來了新的負擔:他們必須讓自己的名字直接為觀眾所知曉。由於在運用情感抓住觀眾方面的能力,詹尼斯·喬普林(Jams…See More
Mar 8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西蒙·福里斯·搖滾與記憶中的政治(3)

英國60年代最好的流行樂隊是“誰人樂隊”,因為皮特·唐申德是最聰明的理論家。《誰出賣了》(The Who Sell…See More
Mar 6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西蒙·福里斯·搖滾與記憶中的政治(2)

這是一段短暫的光陰(從伍德斯托克音樂節到阿爾諾蒙特音樂節?)。到60年代末,我回憶起英國左派想當然地認為搖滾本身沒有意識到自己反傳統文化的特點(雖然最直接宣泄情緒的政治唱片仍在湧現)。在英國,或快或慢,顯然有一種從地下組織向托派,從年齡向階級政治的轉變。性、毒品和搖滾樂被當作中產階級的、男性的嗜好摒棄了,少數評論家一方面不再懷疑把搖滾納入休閑生活的重要性,另一方面也不再對搖滾觀眾的分化抱有什麽疑問。總之,搖滾宣稱自己不同於流行音樂,擺脫了大眾文化的邏輯,這些宣言最後都成了毫無根據的東西。搖滾不可避免地要把自己納入商品生產的過程之中:搖滾社會只不過是一個易於控制的消費者群體而已。這一結論——傳統的左派是這樣對你說的——削弱了馬克思主義者對搖滾(特別是60年代的搖滾)的分析。例如,它重新強調已有些過時了的法蘭克福學派的觀點。當時,作為一種對被動消費觀念的挑戰,被人們體驗著的音樂,現在又被拿來確證他們自己,一些在對其他文化形式討論中失去信譽的概念(真實、現實主義),仍然在搖滾樂和流行音樂的討論中占據中心位置。因此在1976一1977年間,英國左派對朋克帶來的嶄新的音樂有了興趣。朋克被解釋為企…See More
Mar 5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西蒙·福里斯·搖滾與記憶中的政治(1)

無論是在英國還是在美國,60年代的名聲都不好。它是保守黨列在仇敵名單上的主要靶子。對於瑪格麗特·撒切爾及其同事而言,60年代是最糟糕的時期。這不只是一個黨的政治觀點,1964-1970年在英國執政的工黨政府就宣稱,60年代是造成動蕩的原因,更是廣泛動蕩產生的結果。英國60年代的病癥表現在文化方面;從人們對於極端自由主義的膜拜中可以清楚地看到這一點。公眾放任不顧,個人則自我放縱,極端自由主義者陶醉於不要為任何後果負責的快感之中。事實上,從保守黨的角度來看,後果是讓人震驚的。社會的安定(老人與家庭,教堂與等級,文化與國家的權威)漸漸受到破壞,英國社會民主最終淪為一個軟弱無力的、空想社會改良的、福利的國家(就像藥片一樣),被用來避免任何道德闡釋的制度,模糊商業活動中規則所起的作用。這種對於60年代進行的抨擊有一個葛蘭西式的怪圈。像社會主義思想家們一樣,保守黨的思想家們清楚地意識到思想、文化、常識在政治方面的重要性,而且他們對知識分子也給予了同樣的關注。他們用一系列知識分子的背叛行為來說明極端自由主義的危害和後果。這些知識分子中處於中心的是教師、律師、牧師、藝術家、批評家、政治家、學者。他們紛…See More
Mar 2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斯坦利·阿倫奧維治:新左派何時是新的(11)

革命青年組織的另一個分支倒退到了30年代。它強調工人階級和黑人,而不是青年,應該作為革命的先鋒隊。在“學生爭取民主社會組織”副主席卡爾·戴維森(Carl avidson)、麥克爾·克朗斯基(MichaelKlonsky)和鮑伯·埃維肯(Bob Avakian)的領導下,這一組織痛斥新左派的美國觀,而代之以毛派和斯大林派的人物及第三共產國際的政策,也就是說,采取與社會民主黨和左派自由黨對立的態度。黨的組織形式也遵循相應的路線。這是對早期新左派的徹底反駁,是進步工人黨的鏡像。組織里沒有任何自由主義者和無政府主義者的位置;它故意不動聲色地吹捧老左派自以為是的風格。有一段時間,我們像是看一部重拍的老電影,但像所有的重放電影一樣,它已經失去了原始的語境。在1969年分裂之前,業已存在的主流派作為第二個傾向逐漸回到了左派自由主義政治,雖然當初他們吸收了新左派的思想。下面這些人是社團的組織者:麥克·安撒拉(Mike Ansara),他後來組織了“麻省公平負擔協會”;保羅和希瑟·布斯(Hea山er Booth),他們建立了中西部學院,訓練社團和“公民行動”的組織者;李·威勃(Lee…See More
Feb 28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斯坦利·阿倫奧維治:新左派何時是新的(12)

作了一年的計劃開發者之後,我成了下東區就業計劃的負責人,作為一個社區活動分子和行政管理人員,我又打發了隨後兩年的時光。黨派或工會組織陶醉於激進派的道路,我選擇的是取而代之的另一條道路。作為公民的行動,下東區不能夠沿著同樣的路線進行組織,其大多數活動已經在白人中產階級和工人階級選民中組織起來。當我們為抵制戴維·洛克菲勒在曼哈頓下區建設高速公路而展開鬥爭的時候;當我們試圖在貧民區開展合作公寓運動並在60年代末的一個炎熱的金季里與警察搏鬥的時候;當我們向城市當局和聯邦政府施加壓力,為年輕人爭取更多的就業機會而奔走的時候,所有活動以當地的意大利人為同盟軍,以窮人和工人階級的波多黎各人為基礎的。組織者是從分散於社區各處多個社會機構中招募來的。這是社區活動的黃金時代,我們通過為尼克松設計窮人收入保障計劃以取代約翰遜漫天邊際的反貧窮運動,促使莫尼漢(Daniel…See More
Feb 27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斯坦利·阿倫奧維治:新左派何時是新的(10)

然而,在60年代以後,林德和海登不再是知識分子,而在很大程度上成了政治活躍分子。像其他很多人一樣,他們看不破激進運動兩派日益擴大的分歧,最終傾向於當時流行的反知識主義潮流,我們則變得日益以對理論的需求來解釋一切。對海登來說,理論貶低了具體的經驗。另一方面,我們對自己所稱的理論到底是什麽也不甚了了。維因斯坦幾乎算不上一個理論家;基諾維斯關於理論話語的觀念又太過傳統,不足以讓對手嚴肅對待。事實上,左派研究的大部分作家都是經驗主義的歷史學家。不過,雜志也的確刊登過真正理論方面的文章。詹姆斯·奧康納(James O’Connor)有兩篇文章是關於作為新社會鬥爭形式的社區聯盟的,它們極大地推動了我們對當時形勢的認識。哈羅德·克魯茲(Harold…See More
Feb 23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斯坦利·阿倫奧維治:新左派何時是新的(9)

林德和海登與舊左派有分歧,主要不在於具體問題,而是在於後者依賴政府行動、立法方法以及機構組織等等。此外,同其他的很多新激進分子一樣,他們更感興趣的是新型的社會文化關系,而不是重組經濟所有制原則。在這一點上,他們是早期的政治經濟權利下放、創建非官僚形式、“讓人民決定”與他們生活息息相關的事物,以及用“社團”代替“社會”報p遵循托尼斯對於這兩個詞的著名的界定的倡導者,政府應該被視為一個為爭取社團、和平以及有關“人民”的其他問題而奮鬥的場所,而不是一個達成社會公正和平等的工具。不過,最終的目標仍然是在最大程度上廢除政府的權力。盡管林德那種緩慢的道德說教式的西海岸話語有的時候讓紐約人覺得無法忍受,1965—1966年的《左派研究》編委會的內部分歧並不是因為成員的性格各異,而是在新左派的基礎到底應該是什麽這個問題上有著根深蒂固的分歧。維因斯坦和基諾維斯的確是因政見不同而與共產黨分道揚鑣,但是,他們仍然分別是徹頭徹尾的第二和第三國際的社會主義者。而海登和林德則對“運動”這一概念有著極深的宗教式信仰,他們爭論說《左派研究》應該報道正在出現的社會運動中的活動;這一論點得到了其他委員會成員的讚同。論辯的…See More
Feb 21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斯坦利·阿倫奧維治:新左派何時是新的(8)

到了50年代,馬斯特成了一個基督教社會主義者,同時他還是有卓越才幹的激進分子的組織者。他的觀點問共產黨和民主社會主義的觀點有根本的沖突。雖然化尊重並在某些具體問題上與進步的立法議員們一起工作,但他最努力的是倡導直接的、非暴力的抵抗運動,並將其作為實現社會變革最好最道德的對抗方式。他可能是甘地主義在美國最傑出的倡導者;但同時他又實行一種獨特的列寧主義,並把它作為一種組織手段用以領導美國激進的現實政治鬥爭。表面上看,馬斯特實行或建設實行一種不確定的組織方式,在每一個重大問題上都進行幹預,包括和平、公民權利運動、非洲人的自由、宗教和政治自由等諸多方面。他以個人的聲望與正在發展壯大的各派重要人物建立了非正式的關系。他平靜而堅定的談話方式,他在政治上明顯的成熟和高度的智慧吸引了很多更年輕的人,特別是正在尋求社會自由黨和左的宗派政治之外道路的激進分子。他在50年代業已衰竭的左派主義中發出一種不同的聲音。對他來說,直接行動不僅是達到具體目的的激動人心的策略,還是一種生活的方式。如果你坐到午餐桌邊,你就正擔負著見證人類不平等,見證創造一個理想社會是可能的;你正在做的就已經超過建立一個可以共享的公共設施…See More
Feb 20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斯坦利·阿倫奧維治:新左派何時是新的(7)

這一項目歷時七年,以提綱挈領的方法對美國歷史和現代政治進行的一次具體的考察。維因斯坦擔任領導,其中一部分是因為他幾乎為雜志提供了所有必需的金錢,另外也因為他對威廉斯和米爾斯起草和制定的主要原則最忠誠。在他所研究的美國社會主義歷史的領域里,他采用了這些思想來研究歷史上團結的和分裂的左派:選舉與直接行動,蘇聯的問題,階級與區域政治,民主黨內的社會主義運動與改革鬥爭,群眾黨與先鋒黨。雖然他以前是一個共產主義者,但是,也許正因為此,他發現左派右派對戴伯斯黨的背叛導致了美國左派的失敗。態度堅決地抨擊戰前老一輩社會主義者的立場。確實,從一開始,《左派研究》就試圖在美國重建一個多傾向的社會主義團體,以便能夠成功地爭取到選區席位,為教育和文化的發展提供天地,在今日和平事業以及公民權利和其他社會運動方面扮演重要角色。在60年代的語境中,美國左派分裂為兩派。一派想恢覆列寧主義,使列寧主義人道化;而另一派則認為社會主義過時了,希望以不折不扣的民主來取代它。威廉斯一米爾斯一線因斯坦的立場似乎是一個嚴肅而又站得住腳的選擇。在最早的幾期里,斯克拉寫了一些關於威爾遜時代的精彩文章。在這些文章里,他探索了公司自由主義…See More
Feb 9
寧靜心 posted a blog post

斯坦利·阿倫奧維治:新左派何時是新的(6)

這是一代人的運動,而不是一個階級、一個種族或具體利益、具體問題的運動。這是由他們父輩塑造而成的一代人,是戰後流向郊區的移民和職業社團鄰近大城市造就的一代。在那兒,幸福成為經濟安全和最大量消費的同義詞。作為一種反應,新的一代試圖創造多種不同的政治,試圖創造一個烏托邦社區;事實上,人們可以認為新的政治是這種公有社會沖動的產物。一些人在南部鄉間的貧民區里尋找這種社區,而另一些人就在北部城市的移民區里尋找。一個小的但是重要的群體在中心城市里建立了一種反文化:東村的藝術,弗吉尼亞、加利福尼亞和佛蒙特的農業,明尼蘇達和紐約州的手工業。這些先鋒派運動有很多形式上革新的痕跡,但是,他們深信,改革制度的努力注定會被對手所吸收。因此對自由社會的批評便采用了這一運動的形式,在生活、工作和性的空間里尋找藝術和生活之間的聯系,在自給農業和小手工業的基礎上,保持一種互補的經濟。也許會有人反對說公有社會的運動是天真的,它們的成功,大的方面講,取決於美國長期的富足;小的方面講,取決於越戰產生的經濟膨脹。確實,“參與民主”的觀念、理想社會的觀念、反文化的觀念是過於武斷的,從歷史的角度講也是過於具體的。但是,將其特征歸結…See More
Feb 4

寧靜心's Blog

大衛·艾普特·80年代發生的60年代運動(5)

Posted on March 27, 2018 at 10:17am 0 Comments

記者:那麽,在這次運動中,這些年激進派或外圍支持者一直沒有什麽損失嗎?…

Continue

斯坦利·阿倫奧維治:新左派何時是新的(11)

Posted on October 12, 2017 at 9:00pm 0 Comments

革命青年組織的另一個分支倒退到了30年代。它強調工人階級和黑人,而不是青年,應該作為革命的先鋒隊。在“學生爭取民主社會組織”副主席卡爾·戴維森(Carl avidson)、麥克爾·克朗斯基(MichaelKlonsky)和鮑伯·埃維肯(Bob Avakian)的領導下,這一組織痛斥新左派的美國觀,而代之以毛派和斯大林派的人物及第三共產國際的政策,也就是說,采取與社會民主黨和左派自由黨對立的態度。黨的組織形式也遵循相應的路線。這是對早期新左派的徹底反駁,是進步工人黨的鏡像。組織里沒有任何自由主義者和無政府主義者的位置;它故意不動聲色地吹捧老左派自以為是的風格。有一段時間,我們像是看一部重拍的老電影,但像所有的重放電影一樣,它已經失去了原始的語境。

在1969年分裂之前,業已存在的主流派作為第二個傾向逐漸回到了左派自由主義政治,雖然當初他們吸收了新左派的思想。下面這些人是社團的組織者:麥克·安撒拉(Mike…

Continue

斯坦利·阿倫奧維治:新左派何時是新的(12)

Posted on October 12, 2017 at 8:30pm 0 Comments

作了一年的計劃開發者之後,我成了下東區就業計劃的負責人,作為一個社區活動分子和行政管理人員,我又打發了隨後兩年的時光。黨派或工會組織陶醉於激進派的道路,我選擇的是取而代之的另一條道路。作為公民的行動,下東區不能夠沿著同樣的路線進行組織,其大多數活動已經在白人中產階級和工人階級選民中組織起來。當我們為抵制戴維·洛克菲勒在曼哈頓下區建設高速公路而展開鬥爭的時候;當我們試圖在貧民區開展合作公寓運動並在60年代末的一個炎熱的金季里與警察搏鬥的時候;當我們向城市當局和聯邦政府施加壓力,為年輕人爭取更多的就業機會而奔走的時候,所有活動以當地的意大利人為同盟軍,以窮人和工人階級的波多黎各人為基礎的。組織者是從分散於社區各處多個社會機構中招募來的。這是社區活動的黃金時代,我們通過為尼克松設計窮人收入保障計劃以取代約翰遜漫天邊際的反貧窮運動,促使莫尼漢(Daniel PatrickMoynihan)就社會混亂和下層社會組織問題發表了講話。…

Continue

斯坦利·阿倫奧維治:新左派何時是新的(10)

Posted on October 12, 2017 at 8:00pm 0 Comments

然而,在60年代以後,林德和海登不再是知識分子,而在很大程度上成了政治活躍分子。像其他很多人一樣,他們看不破激進運動兩派日益擴大的分歧,最終傾向於當時流行的反知識主義潮流,我們則變得日益以對理論的需求來解釋一切。對海登來說,理論貶低了具體的經驗。另一方面,我們對自己所稱的理論到底是什麽也不甚了了。維因斯坦幾乎算不上一個理論家;基諾維斯關於理論話語的觀念又太過傳統,不足以讓對手嚴肅對待。事實上,左派研究的大部分作家都是經驗主義的歷史學家。不過,雜志也的確刊登過真正理論方面的文章。詹姆斯·奧康納(James O’Connor)有兩篇文章是關於作為新社會鬥爭形式的社區聯盟的,它們極大地推動了我們對當時形勢的認識。哈羅德·克魯茲(Harold Cruse)對共產黨在黑人中的作用提出了雖然片面但卻精彩的歷史性的批評。馬丁·斯克拉盡管已不再參與雜志的日常事物,但他的幾篇文章中仍然從歷史的角度成功地闡述了社團自由主義。…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