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還來得及
  • 柔佛三板頭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趁還來得及's Friends

  • VR
  • Kolkata Bachcha
  • Jemaluang 三板頭·
  • Crna Gor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Suyuu
  • Zenkov
  • Kehtay Dream
  • Almaty 蘋果
  • Cheung Po Tsai Cave
  • Gai Lan Fa
  • se.gamat
  • Uta no kabe
  • 心勢 紀

Gifts Received

Gift

趁還來得及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趁還來得及's Page

Latest Activity

趁還來得及 posted a blog post

宋世祥《百工裡的人類學家》序

序·導論       我們都需要人類學!  二○一一年十一月,當時的美國佛羅里達州州長瑞克‧史考特(Rick Scott)對媒體記者說了這麼一段話:「我們州內不需要更多的人類學家。如果有人想要拿到這個學位,那很好,但我們不需要他們在這兒。我希望我們將更多的預算,給投身於科學、技術、工程、數學領域的人,這些學位才是我們所需要的,也需要花時間與心力投入,當他們離開學校時,就能得到一份工作。」  此話一出,立刻引起全美人類學界的軒然大波。全美的社會科學界、人文學界都站出來相挺人類學,佛羅里達州更是掀起一波「挺人類學運動」,醫療從業人員、社會工作者、記者、各級學校教師、工程師、博物館員、藝術家、企業主管等都跳出來說:「我學過人類學,我們需要人類學家!」  一位在西佛羅里達大學的生物人類學家克里斯汀娜‧柯爾葛若浮(Kristina…See More
Mar 1
趁還來得及 posted a blog post

宋世祥《百工裡的人類學家》

宋世祥之所以開啟《百工裡的人類學家》研究採集計畫,說來有三個契機加一根稻草。那是2012年。在美國攻讀文化人類學博士的他,回台灣做田野調查。一次,得知楊照開講現代人類學之父李維史陀…See More
Feb 22
趁還來得及 posted a blog post

陳忠實·打字機嗒嗒響

自打我褲帶裏掛上縣百貨公司倉庫鑰匙的那一刻起,我就夢想過或者說預感到我將成為這個緊貼著渭河的躁動著現代文明氣息而依然古樸的縣城裏的一個舉足輕重的人物。這個夢想或者說預感果真被證實了,我今天被正式任命為縣委宣傳部副部長了。這是一個莊嚴的時刻。在全縣整黨工作總結大會之後,縣委書記鄭重地宣讀了一批幹部的任免批覆,批覆是地委下達的。大禮堂裏鴉雀無聲,縣委書記的關中口音緩慢中透出莊重。幾百雙眼睛受著那緩慢莊重的聲音的操控,目光一齊朝我射來。我不由低了頭,有點不自在,而心裏卻感到一種無與倫比的受人重視被人羨慕的愉悅。就在我低頭的那一刻,卻忽然想起接過那一串鑰匙的情景。我是裝著一肚子窩囊氣從部隊覆員回來的。我在青海高原當了整整七年兵,後幾年的超期服役的每一天,都可能發生我被提拔為通訊幹事的事。連隊把提拔我當幹部的報告早已呈報上去了,只等著上級批示下來。這樣的等待真是不好受。我等待了整整四個三百六十五個白天和黑夜,卻等來了一張覆員回鄉的通知書。正當的理由是戰士不許在駐地內外談戀愛,不公開的原因是營裏一位年輕的參謀正在追她。這是我的猜測,無法證實。我回到家鄉了。我無法忍受難以擺脫的寂寞和孤獨。從早到晚是…See More
Feb 10
趁還來得及 posted a blog post

陳忠實·征服

一彎金鉤似的月牙兒,落到西塬背後去了。夜已深,天很黑,田野悄悄靜靜。使人透不過氣來的悶熱散開了,夜風吹過,有一絲涼意了。南葫蘆蹲在玉米地裏,讓半人高的玉米葉遮掩著他的健牛一樣強壯的身體,兩只手緊緊攥著一柄鋼叉,死死盯著那個已經溜進菜園裏來的賊。玉米地裏,又漚又熱,蚊子在耳邊嗡嗡,在臉上叮,在赤臂光膀上咬,他忍耐著,生怕弄出一點聲響,驚動了那個已經爬到筴沿兒上來的賊。他大氣不出,兩只眼睛一眨不眨,死死盯住那個人:溜進菜園以後,繞過西紅柿架,蹲在蔥地裏了,他驚疑不定,瞧瞧兩邊,就用短把鐝頭在蔥壟上刨起土來。好!等得狗賊拔下蔥來,拿出地去,然後沖過去,抓住手腕,捉賊要捉贓。狗賊呀狗賊!南葫蘆承包了這幾畝菜地,有合同壓在南恒隊長辦公桌裏呢!葫蘆我吃了多少苦,流了多少汗,攤了多少本,你知道嗎?蔥長起來了,還沒等得上市,你倒是眼尖手快,今晚偷了蔥,趕天明用自行車帶到城裏農副市場賣了,票子裝進腰裏,吃香喝辣多美!我呢?到年底跟隊裏算賬,只有按合同賠償,婆娘娃吃啥穿啥呢?把狗賊一叉戳倒!拉到隊長南恒面前,賠!不光賠今黑偷下的,凡是菜園往日丟了的蔥、西紅柿,全得由你賠!南葫蘆漸漸看分明了,那是南紅衛。高…See More
Jan 28
趁還來得及 posted a blog post

陳忠實·早晨

後院的雞棚裏傳來一聲雄壯而又宏亮的雞啼,馮老五醒來了。蒙在木格窗子上的塑料薄膜兒,現出了蒙蒙的亮光,天明了。老五一翻身就溜下炕來,棉襖棉褲整整齊齊穿在身上。為了等待兒子,他昨晚壓根兒就不曾解過鈕扣。馮老五走出上房,一邊結緊腰裏的帶子,一邊走到小院裏。夜裏落過一場小雪,瓦溝裏坐著一層薄薄的白雪,天已經放晴了,農歷正月末尾的一彎殘月,掛在東塬頂上。兒子住的廂房的木門板上,掛著一把鐵皮鎖子。老五心裏一驚,夜黑他去哪兒了?好事如果和瞎事恰恰遇在一起,就使人特別揪心!馮老五好容易從公社書記那裏給退伍歸來的兒子求得一個社辦工廠的指標,昨天傍晚興沖沖回到家,老伴卻告訴他,後晌開了社員會,兒子被眾人選上隊長了!他把老伴推出門,叫她把兒子找回來!老伴在村裏找來找去,前街後巷都找過了,沒見兒子的影子。老五喝罷湯,坐下抽煙,等待。雞叫過頭遍,不見兒子回來。他實在困得受不住了,和衣躺進被窩裏……天麻麻明,村子裏很靜,從前街上傳來掃帚刷著冰凍的地皮的聲音,一下,一下,唰——唰——春節過完了,隊裏還沒有開工,莊稼人早晨可以盡睡覺哩。現在到哪裏去找兒子?敲人家的街門,去問詢兒子夜晚的蹤跡,會叫人產生多少錯覺呢?他順…See More
Jan 25
趁還來得及 posted a blog post

陳忠實·反省篇

縣委東院南排第三號房子,住著分管組織工作的嚴副書記。河東公社黨委書記黃建國從磚旋的圓洞門走進東院,站在三號房子門外,舊門板下新刷的油漆散發著一股刺鼻的氣味。他輕輕敲了兩下,屋裏傳出一陣布鞋鞋底蹭著地面的輕捷的腳步聲,門開了。嚴副書記親切地笑著,讓黃建國進屋。這是一張典型的陜北老人的臉型,直而短的鼻梁,恰當地居於四方臉盤的中心位置。單眼皮下,有一雙黑黑的眼珠,盡管五十多歲了,那眼睛裏閃出的神光,仍然是犀利而又活潑的。黃建國很坦然地坐在椅子上,接住了嚴副書記遞來的茶水。“想把你動一動。”嚴副書記開門見山地說。黃建國“嗯”了一聲,不過是表示了自己對事情早有預料。昨天後晌,接到嚴副書記來電話叫他的通知,他馬上就猜到可能要“挪窩”了。他隨口說:“行嘛。”說完之後,自己首先感覺出來,他的回答裏有一種明顯的無所謂的口氣。“換個地方,回避一下,對你有好處,對工作也有好處。”嚴副書記誠懇地解釋說。回避一下!回避什麼呢?黃建國心裏太清楚了。在中央發出糾正學大寨運動中的“瞎指揮”的批示以後,黃建國頃刻之間陷入了災難之中。一向是說釘不鉚的“黃硬手”,不得不硬著頭皮,賠著笑臉,走村串戶,去向那些被扒了瓜田、挖了…See More
Jan 23
趁還來得及 posted a blog post

陳忠實·棗林曲

洗刷了鍋碗,收拾了屋子,哄得小外甥睡著以後,玉蟬提上竹籃,上街去買菜。背巷裏人也這樣稠,不小心著就撞碰了肩膀。那個穿得花裏胡哨,打扮得油頭粉面的萬貨,明明是故意碰的!討厭!菜店裏的水泥地板上,提著一堆失掉了色澤的秋茄子,老冬瓜,正是蔬菜生產的脫茬季節哩!家鄉的青山坡上,秋茬苜蓿正鮮嫩吧?小蒜大概還沒有抽苔兒,那味兒比韭菜還鮮……對過那家水果店門口,男男女女圍塞滿了。玉蟬走到跟前,唔,紅棗上市了!多好的鮮棗兒……俺棗林溝的棗兒也該紅了吧?層層疊疊的青山,一眼望不透的青蔥蔥的棗樹。蒜瓣一樣繁的紅棗,壓彎了枝條。社娃哥正在摘棗兒哩吧?他的紅棗一般淳厚豐潤的臉膛,正喜得笑哩!他生她的氣吧?肯定……一顆顆水靈靈的綠紅棗兒從售貨員的秤盤滾進她的竹籃,玉蟬退出身來,心還在撲撲地跳著。多美的棗林溝……“蟬兒——”好耳熟的聲音!玉蟬擡起頭,在人流裏尋找呼叫她的人。“蟬兒——”多親切的聲音!在水果店的偏門口,她瞅見了玉山叔那張柿餅臉,正喜和和地笑著,揚起吊著黑色羊皮煙包的長桿兒煙袋,向她打招呼哩。“大叔,你進城做啥來咧?”“送棗兒。”玉山叔用下巴指著擁擠的水果店櫃台,自豪地笑著說,“那兒賣的,就是咱們棗林…See More
Jan 21
趁還來得及 posted a blog post

陳忠實·兔老漢

善民老漢一覺醒來,伸手到火炕下邊的小凳上去摸瓦盆。此刻,不用看鐘表,準是午夜子時。他尿完尿,小心翼翼地把瓦盆放回到凳上,又溜進熱呼呼的被窩裏。西北風在屋脊上劃出令人心寒的嘶鳴,電線也嗚嗚嗚響,正三九隆冬季節。老漢愈貪戀那熱烘烘的電熱褥,伸手到枕頭邊又摸來煙袋,裝上一袋旱煙,黑暗裏劃著火柴,美美地吸了一口,簡直覺得自個兒就是神仙皇帝了。兒娶了,女嫁了,老漢再沒有操心勞神的大事了。有糧吃,有錢花,老漢再不為日月生計發忙迫費熬煎了,可不就是神仙皇帝過的日子!抽完這鍋旱煙,過足了煙癮,後半夜會睡得更舒服。這當兒,老漢似乎聽到前院廈屋的門輕輕響了一聲,是木門被碰撞的聲響。他擡腦袋,細一聽,似乎有極輕的腳步聲。他丟下煙袋,再一聽,好像聽見兔子的蹄腿胡亂蹬踏的聲音。他心裏當即斷定,賊娃子偷兔哩!他一腳蹬過去,把老伴蹬醒來,壓低聲兒告訴她,有賊!他已穿好棉襖棉褲,溜下火炕,勾上棉窩窩,隨手從門背後摸起劈柴的斧頭,“咣當”一聲拉開門栓,蹦到門外。善民老漢提著斧頭蹦出門來,立即聽到前院一陣慌亂的腳步聲,他大喝一聲:“好個狗日賊娃子!”一聲吆喝之後,那院裏的腳步聲更加慌急雜亂,跑起來了,夾雜著自行車鏈條的響…See More
Jan 20
趁還來得及 posted a blog post

陳忠實·窩囊

聽見鑰匙鉆動鐵鎖時的“吭登”一聲響,她像遭到電擊一般心驚肉跳,從坐著的草苫子上跳彈起來,心理反應出來的第一個信號就是,完蛋了!她死死盯著窯洞木門板被推開,朦朧的月光從啟開的窯門裏瀉進來,接著閃進來兩位紅軍戰士,朝她喊著,叫她出去。她背靠窯壁,雙手背後,想在墻壁上摸到什麼可以抓住的東西,光光的窯壁連個木撅也沒有。她盡管確信無疑他們是拉她出去槍斃或活埋,還是禁不住要問:“出去幹什麼?帶我出去幹什麼?我不去……”回答說是隊長要和她談話。她不信,要談就到明天去談。前頭已經有十多個人就是這樣半夜裏被拉出去槍斃了或活埋了。兩位紅軍戰士動手拉她出去。她又喊又叫,大喊大叫,她要喊得叫得讓臨近那些窯洞裏的紅軍戰士都知道,她被槍斃了,在今天夜裏。兩只手被縛在背後了,一塊爛布堵塞了嘴巴,她被拽出窯洞來。出了窯洞,那兩個紅軍戰士一聲不吭,一個從地上拾起鐵鍁,一個從地上撈起鐵鍬,扛在肩上,押著她朝前走。她現在就進一步斷定了,她將被活埋。扛在他們肩上的鐵鍁和鐵鍬,既是押赴她的武器,又是挖坑的工具。他們到這個囚禁她的窯洞來的時候,早就準備下了。他們向看守囚窯的那位小戰士揮了揮手,那位小戰士背著槍就從另一條岔道上走去…See More
Jan 18
趁還來得及 posted a blog post

陳忠實·霞光燦爛的早晨

不管夜裏睡得多麼遲,飼養員恒老八準定在五點鐘醒來。醒來了,就拌草添料,趕天明餵完一天裏的第一槽草料,好讓牲畜去上套。他醒來了,屋子裏很黑。往常,飼養室裏的電燈是徹夜不熄的,半夜裏停電了嗎?屋裏靜極了,耳邊沒有了韁繩的鐵鏈撞擊水泥槽幫的聲響,沒有了騾馬踢踏的騷動聲音,也沒有牛倒嚼時磨牙的聲音。炕的那一頭,餵牛的夥伴楊三打雷一樣的鼾聲也沒有了,只有儲藏麥草的木樓上,傳來老鼠窸窸窣窣的響動。唔!恒老八坐起來的時候,猛乍想起,昨日後晌,隊裏已經把牲畜包養到戶了。那兩槽騾馬牛驢,現在已經分散到社員家裏去飼養了。噢噢噢!他昨晚睡在這裏,是隊長派他看守一時來不及挪走的農具,草料和雜物,怕被誰夜裏偷了去。八老漢拉亮電燈,站在槽前。曾經是牛擁馬擠的牲畜圈裏,空蕩蕩的。被牛馬的嘴頭和舌頭舔磨得溜光的水泥槽底,殘留著牲畜啃剩的麥草和谷稈。圈裏的糞便,凍得梆梆硬,水缸裏結著一層麻麻花花的薄冰。忙著爬起來幹什麼呢?窗外很黑,隱隱傳來一聲雞啼,還可以再睡一大覺呢。屋裏沒有再生火,很冷。他又鉆進被窩,拉滅電燈,和衣躺著,合上眼睛,卻怎麼也不能再次入睡……編上了號碼的紙塊兒,蓋著隊長的私人印章,揉成一團,摻雜在許多空…See More
Jan 12
趁還來得及 posted a blog post

陳忠實·田園

早班遠郊公共汽車開進桑樹鎮,把古老的鄉村小鎮從黎明前的酣睡中驚醒了。宋濤從“咣噹”一聲自動打開的車門裏下來,踏著厚厚的積雪,向鎮外走去。他與前妻所生的兒子今天結婚。他是趕早回到鄉下來參加兒子的婚禮的。他得知這個消息是在昨天,置買什麼東西顯然已經來不及了,腰裏裝著三百元現鈔,讓孩子們日後再去置買他們需要的物品,比他買什麼禮物可能更合乎實際。大雪覆蓋了原野。黎明的微曦中,無垠的雪原閃著清冷的白光。從桑樹鎮通南宋村的小路早已拓寬了,雪路上有汽車或拖拉機碾過的轍印。路兩邊的白楊長得小桶粗了。像兩堵齊刷刷的墻壁,一直伸展到黑黝黝的河灘裏。黎明時的風好冷啊,田野寂然無聲,軟軟的積雪在腳下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宋濤穿著長袍,戴著禮帽,帽殼上纏著一匝紅綢子,被前呼後擁著,走在這條小路上。他的身後,是在嗩吶鳴奏中忽閃忽閃行進的花轎,轎裏坐著尚未見面的媳婦。嗚嗚哇……嗚嗚哇……悠揚的嗩吶聲吹得宋濤腦子裏混沌一片,總是像在問,是啥樣……是啥樣……當左鄰右舍的嬸娘和嫂子們把蒙著臉的新娘攙進新房,他立即跳上炕去,蹺起一只腿,想從新娘的頭頂繞一匝。這是自古流傳下來的風俗,為了防止新娘婚後瘋長,新娘進門先蹺一個“尿…See More
Jan 7
趁還來得及 posted a blog post

陳忠實·綠地

春天裏一個平平常常的星期六下午,河口公社黨委副書記侯志峰騎著自行車回到家裏。剛進大門,兩個孩子大約聽見車子響,一齊從後院奔過來,搶他掛在車頭上的黑提兜。“一人一個。”侯志峰取出面包來,笑著塞到孩子手裏。雖然工資不高,每周六回家,總要買點糖果什麼的,以便讓盼望爸爸歸來的孩子不致掃興,已經習慣了。娃子和女兒的臉頰上鼓起來。吃著鄉村裏粗食淡飯的孩子,對於軟乎乎的面包,饞是很自然的。他拍拍這個的背,又摸摸那個的頭,是一種做父親的幸福感覺。一接近四十這個年齡,他覺得自己更貼著孩子了。“回來了,侯書記。”踏進裏屋,一位陌生的老年農民笨拙地從椅子上立起,殷切地和他打招呼。“這是汪水寨我妹子家的門中叔。”妻子秀絨給他介紹說,“等你半天了。”肯定是求他辦事,好多人求他辦事,不去公社機關,專等周日趕到家裏來,弄得他不得安寧。家裏有自留地,又養著豬,好多活兒要趁假日勞作哩!“有啥事?”他問,想盡快打發他走。來人開始訴說,啰啰嗦嗦,前後重覆,總算說清了一件事:他的兒子在本大隊小學當民辦教師,有四五年教齡了。支部書記現在正串通校長,要把他的兒子解雇,再把自己的女兒(去年秋天剛剛從高中畢業)填補進去。“事情做得太…See More
Jan 6
趁還來得及 posted a blog post

陳忠實·鄉村

川塬上下那些被樹木籠罩著的村莊,人家生產隊裏的幹部也不知是咋樣產生出來的。地處小河灣的小王村,年年換一隊長,卻是挨家挨戶輪流上台坐莊的。輪到五十歲的王泰來上台執政的時候,老漢愁得幾夜睡不著覺,倉庫裏連一顆儲備糧也沒有。出納員緊緊鎖著的抽屜桌鬥裏,只有幾枚硬幣。而信用社裏的貸款已經援下近乎兩萬塊了。人事關系覆雜到出門少說閑話的嚴重地步,常常因一句無根無梢的閑話打架罵仗,不惜全家整門子出動……年景也不好,自打麥子播下地,沒見過雨雪。麥苗又稀又黃,看了令人灰心!這個隊長當到年底,有什麼盼頭呢?連續有幾個長輩勸說了四五個晚上了,每年春天,就是這幾個老漢出面勸服將要輪到上台的幹部。有什麼辦法!小王村和大王村是一個大隊,黨支部書記早已不行使他對這個掛在大王村偏旁的覆雜的“小台灣”的黨、政權力了。“小台灣,我管不了!”他公開在公社說,也公開在小王村任何人面前說,絲毫也不怕降低他的威信。所以,給小王村安排幹部,就是既不屬於黨,也不屬於政的那幾位長老每年必盡的義務了。送走那幾位胡子長輩,泰來的耳邊還響著他們重覆了四五個晚上的那幾句話:“你人正氣!公道!不粘派性!大家都高興,說是今年才輪上一個好當家的咧……See More
Jan 4
趁還來得及 posted a blog post

陳忠實·第一刀

把兩個副業組相繼送出馮家灘,新任隊長馮豹子騰出手來,按照隊委會的計劃,立即實施對三隊生產管理制度的改革。一天也不敢拖延!陽坡上的麥苗已經泛了綠,時令眨眼就到春分了。首先要改的,是魚池、豬場、磨房,菜園以及“三叉機”(手扶拖拉機)的生產管理制度。這些單人單項活路,多年來社員意見最大,而又莫可奈何:一來是因為單人獨立的特定勞動環境,幹部不可能跟著監督,幹不幹全憑良心;二來是能幹這幾種優越的工種的人,在馮家灘總是和大、小隊的幹部有著某種關系,大都有一定的來路,所以,幹部歷來也不管。社員只能在閑出時撂幾句雜話,“工分窩”,“敬老院”,說過也就過去了。豹子和副隊長牛娃分了工,分別先找這些人談談新的管理辦法。倆人商量好談話的原則:講清新的管理辦法,能接受,願意幹,歡迎繼續幹;不接受,不願意幹,絕不勉強,隊裏另外尋人。豹子和牛娃商量分工談話對象,商量到最後一個——魚池的管理人馮景榮老漢時,倆人都瞅著對方,不說話,都希望對方能承擔起來。豹子心裏作難:馮景榮老漢是他二爸,自己親門本族裏的人,反倒難說話。牛娃說:“那老漢說話難聽得很。我脾氣又不好,三句話說崩了,不好收場。那是你二爸,對你說話,他總得揀揀字…See More
Dec 24, 2016
趁還來得及 posted a blog post

陳忠實·旅伴

在同一車廂的同一隔間裏,兩位旅客同時找到了自己的鋪位,都是下鋪。他們誰也顧不得瞧對方一眼,忙著把隨身帶上車來的大包小包塞到貨架上去,然後坐到車窗跟前來,火車啟動了。他們先後坐下,掏煙、點火、噓出一口濃煙,上車時的緊張忙亂情緒舒緩下來,心地踏實地開始旅途生活了,這時才轉過頭來,打量坐在對面的旅伴。倆人的目光一經相遇,幾乎同時驚奇地叫起來:“啊呀!是你——”這兩個人,是高中讀書時的同學和朋友。一個被同學們公認為數學王子,一個號稱文學天才。現在,二十多年以後,數學王子已經是國防尖端學科的研究人員了,而文學天才也已是當代頗有點名氣的工業題材的作家了。二十多年前,他們同時愛上了班裏一位名叫東芳的女生,那是個聰明而又動人的窈窕姑娘,大夥叫她東方美人,她是他倆心中的女神……這兩個朋友也不能超凡脫俗,朋友關系破裂了,結下了怨。而時間的流水似乎可以沖散一切感情的煩憂。現在,當他們在列車上握手、拍肩的時刻,心中雖然還有那麼一點不可言狀的別扭情緒,卻終究為理智所主宰了——都是四十多歲的中年人了哇!一陣閑聊之後,作家首先從尷尬的情緒裏超脫了。豁達地說:“東芳現在好嗎?”“怎麼……你?”軍事科學工作者驚奇地睜大…See More
Dec 22, 2016
趁還來得及 posted a blog post

陳忠實·心事重重

太陽剛剛從東山頂上冒出,初冬清早的霧氣還很濃,彌漫在河川裏落光了葉子的楊柳梢頭,流蕩在山嶺的溝溝岔岔裏。還不到農村吃早飯的時間,方老三就被老伴從飼養室拽扯回來吃早飯。他蹲在院裏的香椿樹下,一滿碗幹面——這是莊稼人出遠門的耐饑食物——已經下肚,三嬸特意在裏頭澆了一勺熱油,他似乎也沒嘗出來。他放下碗,摸出煙袋,皺著眉,繃著臉,瞅著台階上的兩根原木出神:一派心事重重的神色。“他大——”老伴在屋裏叫。老三沒擡頭,也沒吭聲,他剛擦著火柴。“你咋還消停地吃煙!”老伴站在門口,抱怨說。方老三無可奈何地端起空碗,走進屋門。靠墻放的方桌上,擱著一只黃色的帆布挎包,裝得鼓鼓兒,兩條系帶兒結得紮實。老伴用嘴和眼睛給他下命令:把挎包挎上!催促說:“快去!趁早!”“這——”方老三瞅一眼挎包,又瞅一眼老伴,沒有說出話,為難地攤開手。“夜黑說得好好,你又變卦!”老伴盯緊他的臉說。“這——”老三躲開老伴緊逼的眼睛,垂下手,在褲腰上磨擦著。似乎那挎包裏裝著易燃易爆的烈性炸藥,不敢擡手把它拎起來。“‘這’啥哩?甭‘這’咧!”老伴逼得更緊,幫他下決心,“快去!早去早回來!”“這——”老三還是這一句,手足無措地苦笑著。這老兩…See More
Dec 19, 2016

趁還來得及's Blog

宋世祥《百工裡的人類學家》序

Posted on February 28, 2017 at 9:09pm 0 Comments

序·導論

       我們都需要人類學!

  二○一一年十一月,當時的美國佛羅里達州州長瑞克‧史考特(Rick Scott)對媒體記者說了這麼一段話:「我們州內不需要更多的人類學家。如果有人想要拿到這個學位,那很好,但我們不需要他們在這兒。我希望我們將更多的預算,給投身於科學、技術、工程、數學領域的人,這些學位才是我們所需要的,也需要花時間與心力投入,當他們離開學校時,就能得到一份工作。」…

Continue

宋世祥《百工裡的人類學家》

Posted on February 20, 2017 at 10:48pm 0 Comments

宋世祥之所以開啟《百工裡的人類學家》研究採集計畫,說來有三個契機加一根稻草。

那是2012年。在美國攻讀文化人類學博士的他,回台灣做田野調查。一次,得知楊照開講現代人類學之父…

Continue

宋世祥《百工裡的人類學家》簡介

Posted on February 14, 2017 at 5:21pm 0 Comments

迎接「厚數據」時代的來臨!

「人」比數據更重要!

有了大數據,我們更需要人類學的解讀!

品牌創新、體驗經濟、服務設計、醫療照護、地方營造

都需要「以人為本」的厚數據!

  鍛鍊你的人類學之眼,挖掘厚數據!

  讓你洞悉人性需求、掌握創新契機

  你,就是現在最需要的人才!…

Continue

陳忠實·初夏時節

Posted on February 11, 2017 at 10:07pm 0 Comments

節令已過小滿,交近芒種,正當午時,一天裏太陽最毒的時光。

從楊樹和柳樹濃密的枝葉遮罩下的河堤上,傳來鐵刀剁擊木板的鈍重的聲響,咣……咣……咣……刀聲裏,攢著勁,又似乎帶著氣。

伴著刀剁的響聲,有人在罵人!

“給我頭上挽套枷……龜孫!”

楊樹和柳樹已經變得墨綠的葉子,在順河而下的微風中,輕輕搖曳著。

這是馮家灘三隊魚池管理人馮二老漢,讀者諸位在《第一刀》裏已經見過一面的熟人了。…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