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noc Sob's Blog (232)

王曉華:身體詩學:一個基於身體概念的理論圖式(5)

這是以人類身體為軸心的想像。人類的身體被放大、強化、易容,被投射到遠方和高處,被賦予重組事物的使命。於是,巨人行走於地平線上,天神騰空而起,詩性的世界(poetic world)誕生了。 …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January 16, 2020 at 6:14pm — No Comments

王曉華:身體詩學:一個基於身體概念的理論圖式(4)

詩性誕生於身體的行動並由身體的行動維系。身體本身就是詩性的,詩性的身體就是行動的身體。如果所有行動的身體都消失無蹤,那麽,宇宙中將不存在所謂的詩性,這是我們得出的第一個結論。 

  

二、身體性想像與詩性的生成:一個基本的分析 

  

通過以上推論,本文揭示了詩性與身體的關係,證明了詩性制作具有身體—動作—對象(S—D—D)的結構。下面,我們將追問:在純粹的語言形態中,詩性生成的具體機制是什麽?…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January 16, 2020 at 6:10pm — No Comments

王曉華:身體詩學:一個基於身體概念的理論圖式(3)

在現實生活場域,施動者是“活的意向性的身體主體”,後者總是實踐性地指向世界。[13]對於詩性制作來說,此論同樣成立。如果身體始終處於靜止狀態,詩性制作就不會發生。無論被提及的是誰,動作都最為關鍵。譬如,在荷馬史詩《伊利亞特》中,伊里斯、宙斯、雅典娜都是行動者:

 

捷足的伊里斯這樣說完離開那里, 

宙斯寵愛的阿喀琉斯立即從地上站起, 

雅典娜把帶穗的圓盾罩住他強壯的肩頭, …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January 16, 2020 at 6:06pm — No Comments

王曉華:身體詩學:一個基於身體概念的理論圖式(2)

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我們首先需要追問:“原初之詩”究竟表達什麽?這裏所說的“原初”並非必然對應著時間的久遠,而是意指不可或缺的存在(元素/結構)。那麽,詩不能缺少什麽?讓我們從具體的作品出發:

 

斷竹,續竹, 

飛土,逐宍。

 …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January 16, 2020 at 6:01pm — No Comments

王曉華:身體詩學:一個基於身體概念的理論圖式(1)

摘要:自20世紀90年代起,中國學術的主體性日益凸顯,有關原創的言說不斷增殖,進入21世紀以後,上述籌劃開始落實為具體的理論建構。根據現有理論中的諸多話語資源,本文試圖將身體學引入詩學研究,建構一個原創性的身體詩學圖式:(1)“身體—動作—對象”是原初之詩的基本結構;(2)身體性想象是詩性生成的動因;(3)激發身體性體驗是詩性制作的原初目的。通過對此圖式的闡釋,以下命題將獲得證明:(1)做詩的主體是敏感的、主動的、勞作的身體;(2)詩性誕生於身體的行動並由身體的行動(真實的和想象的)維系;(3)詩學終將落實為植根於身體的詩學。由此產生的是回到身體—生活世界的身體詩學,它超越了西方流行的以身體為客體的詩學研究範式,演繹了詩學重構自身的路徑。…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January 16, 2020 at 6:01pm — No Comments

曹文軒:個性化的閱讀

世間有許多讀書種子,但他們的讀書似乎與他們的精神無補,反而讀成呆子,讀成迂腐可笑之人。曹聚仁先生說他曾聽說過浙江金華有個姓郭的,書讀到能將《資治通鑒》背誦一番的程度,但寫一個借傘的便條,卻寫得讓人不堪卒讀(那便條寫了五千餘字)。讀書多,莫過於清朝的樸學家,然而,像章太炎那樣令人欽佩的樸學大師又有幾個?我認得一位教授先生,只要提起他來,人們第一句話便是:此人讀書很多。然而,他的文章我才不要看。那文章只是別人言論的聯綴與拼接,讀來實在覺得沒有意思。讀書不是裝書。讀書用腦子,裝書用箱子。腦子給了讀書人,是讓讀書人讀書時能舉一反三,能很強健地去擴大知識的。箱子便只能如數裝書。有些人讀一輩子書,讀到終了,不過是只書箱子而已。…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May 13, 2019 at 10:01pm — No Comments

曹文軒:回到“嬰兒狀態”——讀沈從文(4)

他的作品背後有著極現實又極恒定的東西。這些東西,是一些人生的基本形式和人類的基本生存狀態。比如說隔膜,沈從文小說的表面生活是平和的、溫情脈脈的(《邊城》始終處在一派淳樸之氣中)。然而這淳樸之氣下面,卻是深深的隔膜(幾乎是…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April 30, 2019 at 9:19pm — No Comments

曹文軒:回到“嬰兒狀態”——讀沈從文(3)

這份柔情是浪漫主義的。人們一般不會將《邊城》一類的作品當浪漫主義的作品來讀。因為在一般人的心目中,浪漫主義是熱烈濃艷、情感奔放的,殊不知還有一種淡雅的浪漫主義。前種浪漫主義傾注於濃烈的情感(愛得要死,恨得要命),而後一種浪漫主義則喜歡淡然寫出一份柔情。不管是哪一種,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理想化,都要對現實進行過濾或裁剪,或根據心的幻想去營造一個世界。這邊城或者沒有,或者有過,但已消失在遙遠的昨天了。 …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April 30, 2019 at 9:18pm — No Comments

曹文軒:回到“嬰兒狀態”——讀沈從文(2)

這些女孩兒似乎永遠也不會成為成熟的婦人。她們將那份可愛的孩子氣顯示於與親人之間,顯示於與外人之間,或顯示於與自然之間。她們令人難以忘懷之處,就在於她們是女人,卻又是未長成的女人──孩子──女孩子。女性是可愛的,尚未成熟的帶著嬰兒氣息的女性更是可愛的。因為,她們通體流露著人心所向往所喜歡的溫柔、天真與純情。她們之不成熟,她們之嬰兒氣息,還抑制了我們的邪惡欲念。世界仿佛因有了她們,也變得寧靜了許多,聖潔了許多。 

沈從文的嬰兒狀態,使他自然而然地選擇了女孩兒。她們在沈從文小說中的存在,將“嬰兒狀態”這樣一個題目顯示於我們,令我們去做。 …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April 30, 2019 at 9:16pm — No Comments

曹文軒:回到“嬰兒狀態”——讀沈從文(1)

沈從文似乎很可笑。當年胡也頻與丁玲吵鬧得一塌糊塗,他竟橫豎看不出有了個“第三者”(馮雪峰)“插足”,還自以為是,傳授秘訣似的向胡也頻講什麼夫妻生活的小科學。初戀時,他向戀人頻頻獻上趕制的舊詩,即便是小城被土匪圍困空中飛著流彈,他也不能放下這種事情,而那個戀人的弟弟在他昏頭昏腦的戀愛季節,巧妙地弄去他不少錢,他竟然遲遲不能發覺。他第一次上講台,竟然十分鐘發懵,說不出一句話來。勉強講了一陣又終於無話可說,在黑板上寫了一行字:我第一次上課,見你們人多,怕了。在向他的學生張兆和求愛時,他竟然對他的教員身份毫無顧忌,正處懵懂的張兆和把他的信交給了校長胡適,他也未能放棄他的追求……面對這些故事,我覺得沈從文是個呆子,是個孩子。 …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April 30, 2019 at 9:13pm — No Comments

曹文軒:面對微妙——讀《圍城》(5)

五 

《圍城》最讓我欣賞的還是它的微妙精神。我高看《圍城》,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這一點。寫小說的能把讓人覺察到了卻不能找到適當言辭表達的微妙情緒、微妙情感、微妙關係……一切微妙之處寫出來,這是很需要功夫的。小說家的感應能力和深刻性達不到一定份上,是絕對寫不出這一切的。而一旦寫出了就意味著這位小說家已經進入很高的小說境界了。《紅樓夢》之所以百讀不厭越讀越覺精湛,其奧秘有一半在於它的微妙。我幾次重復過我曾下過的一個結論:一個藝術家的本領不在於他對生活的強信號的接收,而在於他能接收到生活的微弱信號。中國當代小說家的薄弱之處,就正在於他們感覺的粗糙,而缺乏細微的感覺。他們忙於對大事件、大波動的描述,而注意不到那些似乎平常的生活狀態和生存狀態,注意不到那些似乎沒有聲響沒有運動的事物和人情。而事實上,往往正是這些細微之處藏著大主題、大精神和深刻的人性以及人的最基本的生存方式。 …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April 30, 2019 at 9:09pm — No Comments

曹文軒:面對微妙——讀《圍城》(4)

讀《圍城》,你會引申出一個概念:小說是一種智慧。 …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April 30, 2019 at 9:08pm — No Comments

曹文軒:面對微妙——讀《圍城》(3)

三…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April 30, 2019 at 9:08pm — No Comments

曹文軒:面對微妙——讀《圍城》(2)

二 

《圍城》是一部反映高級知識分子的長篇。 …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April 30, 2019 at 9:07pm — No Comments

曹文軒:面對微妙——讀《圍城》(1)

一 

由於意識形態方面的原因,錢鐘書的《圍城》在過去各種各樣的關於中國現代文學史的著作中,幾乎沒有被給予位置,甚至被忽略不計(同樣影響了當代許多作家的沈從文先生居然也只是被輕描淡寫地提及到的),而一些現在看來無論在思想上還是在藝術上都無太大說頭的作家,卻被擡到了嚇人的位置上。如果就從這一點而言,“重寫文學史”又何以不可呢?《圍城》固然不像那位夏志清教授推崇的那樣“空前絕後”(這位先生的文學史寫作更成問題),但,不能不說它確實是中國現代文學史上的一個奇跡。它的不可忽略之處,首先在於它與那個時代的不計其數的文學作品鮮明地區別開來,而成為一個極其特殊的現象——從思想到敘事,皆是一種空前的風格,我們很難從那個時代找出其他作品與之相類比。 …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April 30, 2019 at 9:05pm — No Comments

曹文軒:關於肥肉的歷史記憶(4)

在唐山,北京大學除了有許多諸如“與災區人們共患難”的口號之外,還有一個十分硬性的規定:“決不給災區人們增添一份負擔!”那意思就是,我們即使有錢,也不得在唐山消費,一分也不行。所有給養都是由北京大學從北京城運到唐山,學校車隊的幾輛卡車,晝夜不停地顛簸在北京與唐山相連的道路上,而那時的道路已經被地震嚴重破壞,往來一趟很不容易,況且余震不斷,不時有橋梁再度坍塌或道路再度損壞的消息,維持上千號人的生活,極度困難,經常發生糧油短缺的情況。至於吃魚吃肉,那就是我們的奢望了,況且,在那樣一種家破人亡、一片廢墟的情景中大吃大喝也不合適。我們要下礦,要幫助清理廢墟,要深入醫院、礦山采訪寫報告文學,在饑一頓飽一頓的狀況下,一天一天地疲憊下來,一天一天地瘦弱下來,眼睛也一天天地亮了起來,是那種具有賊光的亮。想吃肉的欲望,想吃肥肉的欲望,一天一天地,像盛夏的禾苗轟隆隆地生長著,盡管空氣里散發著腐爛的屍體氣味,令人有嘔吐的感覺,但吃肉的欲望並沒有因此有所消弱。…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February 2, 2019 at 8:45pm — No Comments

曹文軒:關於肥肉的歷史記憶(3)

第二天晚上,臨睡覺之前,小一跑到門口,往門外的黑暗里張望了一陣,轉身將門關緊,又將窗簾拉上,彎腰從床下拿出一個用廢報紙包著的東西,然後將睡在這間屋子里的四位同學叫到一起,慢慢地將報紙打開——

“罐頭!”

“罐頭!”

我們同時叫了起來,小一下意識地回頭看了一眼:“小聲點兒!”他將一個玻璃罐頭高高地舉在裸露著的燈泡下,讓我們欣賞著。

燈光下的玻璃瓶發出多刺的光芒。里頭是一塊塊豎著的整齊地碼著的豬肉,它們緊緊地挨著,像一支在走圓場的隊伍。…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February 2, 2019 at 8:45pm — No Comments

曹文軒:關於肥肉的歷史記憶(2)

若是你提了一塊長條的肥膘肉走在路上,引過許多欣賞的目光,聽到有人讚美說:“膘好!好肉啊!”的時候,你就覺得你今天是個大贏家。而若是你提了一坨沒有光澤的瘦肉走在路上,別人不給予讚美之詞時,你就覺得你今天是很失敗的,低著頭趕緊走路,要不順手掐一張荷葉將那肉包上。

最好的最值得人讚美的肉,是那種肥膘有“一搾厚”的肉:“哎呀,今天的肉膘真肥啊!一搾厚!”在說這句話時,會情不自禁地張開食指和大拇指,並舉起來,好像是沖著天空的一把手槍在向暴民們發出警告。

我們家是屬於那種能吃到肥膘“一搾厚”的人家。…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February 2, 2019 at 8:44pm — No Comments

曹文軒:關於肥肉的歷史記憶(1)

小時候,總想長大了做一個屠夫,殺豬,能頓頓吃大肥肉,嘴上整天油光光的——油光光地在田野上走,在村子里走,在人前走,特別是在那些嘴唇焦干、目光饑餓、瘦骨伶仃的孩子們面前走。

在村子里,一個殺豬的屠夫竟是有很高位置的人,人們得奉承他,巴結他,得小心翼翼地看他的臉色。你要是讓他厭煩了,惱火了,憤怒了,從此就很難再吃到好肉了。所謂的好肉,就是肥肉多瘦肉少的那種肉,厚厚的一長條肥肉上,只有矮矮的一溜瘦肉,七分白三分紅,很漂亮。

那是一個全民渴望肥肉的時代。…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February 2, 2019 at 8:44pm — No Comments

曹文軒:對四個成語的解讀 ——我所理解的“真文學”(13)

在這個世界上,最深切地領會了小說這一妙處的,大概普魯斯特為第一人。



與一般的小說家不一樣,他不怎麽面對現實。他蔑視觀察——觀察是無用的,沒有足夠時間距離的觀察,只是社會學家的觀察,而不是文學家的觀察。文學與“當下”只能限於露水姻緣,文學應與“過去”結為伉儷,白頭偕老。“此刻”猶如尚未長成的魚苗,必須放養,等到秋老花黃,方可用回憶之網將其網住。“今天”須成“昨日”。普魯斯特的選擇,也許純粹是因為他個人的原因:他無法透過臥室的窗子看到廣闊的田野、人潮洶湧的廣場,他只能回憶從前。…

Continue

Added by O noc Sob on February 2, 2019 at 8:39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