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noc Sob
  • Male
  • 霹靂州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 noc Sob's Friends

  • 突然突闕起來
  • 中砂礁群
  • Ratna Man Tirwa
  • quién soy
  • LiDi Za
  • 美索 布達米亞
  • Maritime SilkRoad
  • 假如流水能回頭
  • La Via della Seta
  • 來自沙巴的沙邦
  • 卡萊爾的書包
  • ART FOCUSED 藝術聚焦
  •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 engelbert@angku张文杰
  • Momogun 詩男

RSS

Loading… Loading feed

Gifts Received

Gift

O noc Sob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O noc Sob's Page

Latest Activity

O noc Sob posted a blog post

賈平凹·我是農民—鄉下五年記憶

——鄉下五年記憶賈平凹讀了不到兩年的初中,學校便放了長假。我被劃為了1967的初中畢業生,那時我才14歲,瘦瘦的脖子上頂著一個大腦袋,腦袋的當旋上有一撮高高翹起的毛發。我總打不過人,常常人揪了那撮毛打,但我能哭,村裏人說我是劉備。回到了棣花,我成了名副其實的農民,在農民裏又屬於知識青年。但是,當我後來成為一名作家,而知青文學在相當長的時間裏走紅於中國文壇,我卻沒有寫過一個字的知青文學作品。在大多數人的概念中,知青指那些原本住在城裏,有著還算富裕的日子,突然敲鑼打鼓地來到鄉下當農民的那些孩子;我的家卻原本在鄉下,不是來當農民,而是本來就是農民。我讀過許多知青小說,那些城裏的孩子離開了親情、離開了舒適,到鄉下去受許許多多的苦難,應該詛咒,應該傾訴,而且也曾讓我悲傷落淚,但我讀罷了又常常想:他們不應該到鄉下來,我們就該生在鄉下嗎?一樣的瓷片,有的貼在了竈台上有的貼在了廁所裏,將竈台上的拿著貼往廁所,竈台上的呼天搶地,哪裏又能聽到廁所裏的啜泣呢?而我那時是多麽羨慕著從城裏來的知青啊!他們敲鑼打鼓地來,有人領著隊來,他們從事著村裏重要而往往是輕松的工作,比如赤腳醫生、代理教師、拖拉機手、記工員、…See More
yesterday
O noc Sob posted a blog post

賈平凹·禿頂

腦袋上的毛如竹鞭亂竄,不是往上長就是往下長,所以禿頂的必然胡須旺。自從新中國的領袖不留胡須後,數十年間再不時興美髯公,使剃須刀業和牙膏業發達,使香煙業更發達。但禿頂的人越來越多,那些治沙治荒的專家,可以使荒山野灘有了植被,偏偏無法在自己的禿頂上栽活一根發。頭發和胡子的矛盾,是該長的不長,不該長的瘋長,簡直如四人幫時期的社會主義的苗和資本主義的草。我在四年前是滿頭烏發,並不理會發對於人的重要,甚至感到麻煩,朋友常常要手插進我的發裏,說摸一摸有沒個鳥蛋。但那個夏天,我的頭發開始脫落,早晨起來枕頭上總要軟軟地粘著那麽幾根,還打趣說:昨幾夜裏有女人到我枕上來了?!直到後來洗頭,水面上一漂一層,我就緊張了,忙著去看醫生,忙著抹生發膏,不濟事的。愈是緊張地忙著治,愈是脫落厲害,終於禿頂了。我的禿頂不屬於空前,也不屬於絕後,是中間禿,禿到如一塊溜冰場了,四周的發就發幹發皺,像一圈鐵絲網。而同時,胡須又黑又密又硬,一日不刮就面目全非,頭成了臉,臉成了頭。一禿頂,腦袋上的風水就變了,別人看我不是先前的我,我也怯了交際活動,把他的,世界日趨沙漠化,沙漠化到我的頭上了,我感到了非常自卑。從那時起,我開始仇恨…See More
Wednesday
O noc Sob posted a blog post

賈平凹·拓片閑記

安康友人三次送我八幅魏晉畫像磚拓片,最喜其中二幅,特購大小兩個鏡框裝置,掛在書屋。一幅五寸見方,右邊及右下角已殘,慶幸畫像完整,是一匹馬,還年輕,卻有些疲倦,頭彎尾垂,前雙足未直立,似作踢跶。馬後一人,露頭露腳,馬腹擋了人腹,一手不見,一手持戟。此人不知方從戰場歸來,還是欲去戰鬥,目光註視馬身,好像才撫摩了坐騎,一臉愛惜之意。刻線簡練,形象生動,藝術價值頗高。北京一位重要人物,是我熱愛的貴客,幾次討要此圖,我婉言謝拒,送他珊瑚化石一座和一個漢罐。另一幅是人馬圖的三倍半長,完整的一塊巨磚拓的。上有一只虎,造型為我半生未見。當時初見此圖,吃午飯,遂放碗推碟,研墨提筆在拓片的空余處寫道:宋《集異記》曰:虎之首帥在西城郡,其形偉博,便捷異常,身如白錦,額有圓光如鏡。西城郡即當今安康。宋時有此虎,而後此虎無,此圖為安康平利縣錦屏出土魏磚畫像。今人只知東北虎,華南虎,不知陜南西城虎。今得此圖,白虎護佑,天下無處不可去也。友人送此圖時,言說此磚現存安康博物館,初出土,為一人高價購去,公安部門得知,查獲而得,僅拓片三幅。為感念友人相送之情,為他畫扇面三個。1996年10月記See More
May 20
O noc Sob posted a blog post

賈平凹·制造聲音

我去采訪這個州剛剛離休的專員。采訪結束後我們坐在客廳喝茶,他卻放了一段錄音問我聽到什麽,我說是風裏的樹聲。是樹聲,他說,你聽得懂這樹聲嗎?有樹風就有了形狀,但風裏的樹是要說話的。你知道,這個州是一個貧困的地區,但因處在交通要道上,過往的官員就特別多。我已經是上些歲數的人,實在不宜於幹那些恭迎歡送的事,當組織上安排我來,我就想提前離休,或者調往省城尋一個清閑的部門,拈弄筆墨,句讀裏暗度春光罷了。但到任後的那年秋天,我改變了心態,就一直在州裏幹了五年。秋天的這一日,因下鄉崴了左腳,在專署裏調養,正讀一冊閑書,上有“留此一雙腳,他日小則拜跪上官,胼胝民事;大則跨馬據鞍,馳驅天下”句,嘿然而笑,卻接到通知:省上又要來一位官員。差不多成了定規,大凡省城、京城來了重要人物,除了布置安全保衛措施,州城的社會環境得治理,衛生得打掃。公安局長就將城中的小商小販全集中到城南角一條巷中,幾條主要街道兩旁都擺上了花盆。而一些破爛地段無錢改造,就統統砌了大幅廣告。他們在向我匯報時,特意指出已將一個長年在城中上訪的瘋子用車拉到城外五十裏地方去了,因為這瘋子形狀骯臟,而且叫囂省上來了大官他要攔道喊冤呀。省城的官員到…See More
May 18
O noc Sob posted a video

《倩女幽魂》銀幕上最無奈的眼神

這是最心碎的時刻。在黎明到來之前,聶小倩的魂魄必須回到骨灰甕,這樣她才有機會轉世重生做人。在這永恆分手的時刻,寧采臣卻無法回頭看她最後一眼,因為他要為她扶着牆板,擋去就要照進來的黎明曙光....... 葉蒨文主唱電影《倩女幽魂》插曲 黎明不要來 作詞:黃霑 作曲:黃霑 編曲:戴維雄 黎明請你不要來 就讓夢幻今晚永遠存在 留此刻的一片真 伴傾心的這份愛 命令靈魂迎入進內 請你喚黎明不要 再不要來 現在浪漫感覺 放我浮世外 而清風的溫馨 在冷雨中送熱愛 更多更詳盡歌詞 在 ※…
May 14
O noc Sob posted a blog post

賈平凹·寡婦

一入冬就邪法兒地冷。石塊都裂了,酥如糟糕。人不敢在屋外尿,出尿成冰棍兒撐在地上。太白山的男人耐不過女人,冬天裏就死去許多。孩子,睡吧睡吧,一睡著全當死了,把什麽苦愁都忘了。那爹就是睡著了嗎?不要說爹。娘將一顆癟棗塞進三歲孩子的口裏,自己睡去。孩子嚼完癟棗,饞性未盡又吮了半晌的指頭,拿眼在黑暗瞧娘頭頂上的一圈火焰,隨即亦瞧見燈蕊一般的一點火焰在屋梁上移動,認得那是一只小鼠。倏忽間聽到一類聲音,像是牛犁水田,又像是貓舔漿糊。後來就感覺到炕上有什麽在蠕動。孩子看了看,竟是爹在娘的身上,爹和娘打架了!爹瘋牛一般,一條一塊的肌肉在背上隆起,急不可耐,牙在娘的嘴上啃,臉上啃;可憐的娘兀自閉眼,頭發零亂,渾身痙攣。孩子嫌爹太狠,要幫娘,拿拳頭打爹的頭,爹的頭一下子就不動了。爹被打死了嗎?孩子嚇慌了,呆坐起定眼靜看,後來就放下心,爹的頭是死了,屁股還在活著。遂不管他們事體,安然覆睡。天明起來,炕上睡著娘,娘把被角摟在懷裏。卻沒見了爹。臨夜,孩子又看見了爹。爹依舊在和娘打架。孩子亦不再幫娘,欣賞被頭外邊露出的娘的腳和爹的腳在蹬在磨在蹬,十分有趣。天明了炕下又只是娘的一雙鞋和他的一雙鞋。又一個晚上,娘與孩…See More
May 13
O noc Sob posted a blog post

賈平凹·天馬

四月二十一日,譚宗林從安康帶來魏晉畫像磚拓片數幅,和一包新茶。因茶思友,分出一半去尋馬海舟。馬海舟是陜西畫壇的怪傑,獨立特行,平素不與人往來。他作畫極認真,畫成後卻並不自珍,憑一時高興,任人拿去。我曾為他的畫作說過幾句話,或許他認為搔到了癢處,或許都是矮人,反正我們是熟了。“你幾時來家呀,我有許多好玩的東西!”他這麽邀請著我,但他交待得太覆雜,我不是狗,也不是司機,深如大海的都市裏,我尋不著去他家的路。譚宗林領我過大街穿小巷,撲來撲去了半天,把一家門敲開了。馬海舟正在作畫哩。大畫家用小畫案,我第一次見到。那麽窄而短的桌子上,一半又層層疊疊堆放著古瓷和奇石異木,空出的一片氈布上,畫的是一匹馬,天馬。馬斜側而立,四蹄有蹬踏狀,但枯瘦如細狗,似有一縱即逝之架勢。天上之馬是不是這般模樣,我不知道,馬海舟是知道的,他使馬鬃馬尾,及四條腿上,都畫成一團團絲麻,若雲之浮動。我鼓掌說:好!譚宗林能搧情惑人,立即說:你叫好,何不題款幾句?!我便提筆寫了:天上有龍馬,孤獨難合群。何不去世間?我豈馱官人!那日馬海舟臉色紅潤,粗而極短的十指搓著,說:你總知我。譚宗林頓生掠奪之意,從懷裏掏出一張拓片來要送馬海舟…See More
May 9
O noc Sob posted a blog post

賈平凹·陶俑

秦兵馬俑出土以後,我在京城不止一次見到有人指著在京工作的陜籍鄉黨說:瞧,你長得和兵馬湘一模一樣!話說得也對,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一方人在相貌上的衍變是極其緩慢的。我是陜西人,又一直生活在陜西,我知道陜西在西北,地高風寒,人又多食面食,長得腰粗膀圓,臉寬而肉厚,但眼前過來過去的面孔,熟視無睹了,倒也弄不清陜西人長得還有什麽特點。史書上說,陜西人‘哆剛多蠢”,剛到什麽樣,又蠢到什麽樣,這可能是對陜西的男人而言,而現今陜西是公認的國內幾個產美女的地方之一,朝朝代代裏陜西人都是些什麽形狀呢,先人沒有照片可查,我只有到博物館去看陶俑。最早的陶俑僅僅是一個人頭,像是一件器皿的蓋子,它兩眼望空,嘴巴微張。這是史前的陜西人。陜人至今沒有小眼睛,恐怕就緣於此,嘴巴微張是他們發明了陶塤,發動起了沈沈的士聲。微張是多麽好,它宣告人類已經認識到自己在這個世界上的位置,它什麽都知道了,卻不誇誇其談。陜西人鄙夷花言巧語,如今了,還聽不得南方“鳥”語,罵北京人的“京油子”,罵天津人的“衛嘴子”。到了秦,就是兵馬俑了。兵馬俑的威武壯觀已婦孺皆曉,馬俑的高大與真馬不差上下,這些兵俑一定也是以當時人的高度而塑的,那麽,陜西…See More
May 6
O noc Sob posted a blog post

賈平凹·孫存蝶

中國戲曲說雅很雅,說俗也俗,是平民大眾的藝術,這就造就了演員深入淺出、舉重若輕的本事。孫存蝶是一位天才的秦腔藝人,他的醜角想象奇特,又極具放松,若能剔除一些不潔的俚語與動作,風格有卓別林的味。他的表演如水決堤,隨物賦形,以至湯湯汪汪,不可收拾,使台下台上兩者皆醉。這是他有了酣暢淋漓的長處,同時也有了泛濫為災的短處。他有許多精彩的折子,令人過目難忘,即使在一些並不成功的表演裏,也依然在某一處顯現了他的絢爛之光。西北民眾是酷愛秦腔的,酷愛秦腔的沒有不喜歡孫存蝶,喜歡他模擬生活的真實,喜歡他藝術上的抽象。他是浪漫型的,如梁祝之蝶,如炭火之焰。他比秦腔前幾代的名醜少些控制和節奏,但自在和靈動最具才情。人的天分有時如空氣一般,你把它裝在氣球裏,氣球就能升飛,你把它裝在輪胎裏,輪胎就能負重車輛行駛,孫存蝶的藝術表演潛力仍沒有得到充分發揮,有幸於他的是秦腔在民間的根基很深且廣,沒有使舞台只局限於廟堂,不幸於他的是沒有更好的適應於他的劇本供其表演。秦腔需要一代名醜,但產生大藝術家卻得呼籲大的環境。1998年1月5日夜See More
May 4
O noc Sob posted a blog post

賈平凹·說話

我出門不大說話,是因為我不會說普通話,人一稠,只有安靜著聽,能笑的也笑,能惱的也惱,或者不動聲色。口舌的功能失去了重要的一面,吸煙就特別多,更好吃辣子,吃醋。我曾經努力學過普通話,最早是我補過一次金牙的時候,再是我戀愛的時候,再是我有些名聲,常常被人邀請。但我一學說,舌頭就發硬,像大街上走模特兒的一字步,有醋溜過的味兒。自己都惡心自己的聲調,也便羞於出口讓別人聽,所以終沒有學成。後來想,毛主席都不說普通話,我也不說了。而我的家鄉話外人聽不懂,常要一邊說一邊用筆寫些字眼,說話的思維便要隔斷,越發說話沒了激情,也沒了情趣,於是就幹脆不說了。數年前同一個朋友上京,他會普通話,一切應酬由他說,遺憾的是他口吃,話雖說得很慢,仍結結巴巴,常讓人有沒氣兒子,要過去了的危險感覺。偏偏一日在長安街上有人問路,這人竟也是口吃,我的朋友就一語未發,過後我問怎麽不說,他說,人家也是口吃,我要回答了,那人以為我是在模仿戲弄,所以他是封了口的。愛朋友的啟示,以後我更不願說話。有一個夏天,北京的作家叫莫言的去新疆,突然給我發了電報,讓我去西安火車站接他,那時我還未見過莫言,就在一個紙牌上寫了“莫言”二字在車站轉來轉…See More
Apr 22
O noc Sob posted a blog post

賈平凹·秦腔

山川不同,便風俗區別,風俗區別,便戲劇存異;普天之下人不同貌,劇不同腔;京,豫,晉,越,黃梅,二簧,四川高腔,幾十種品類;或問:歷史最悠久者,文武最正經者,是非最洶洶者?曰:秦腔也。正如長處和短處一樣突出便見其風格,對待秦腔,愛者便愛得要死,惡者便惡得要命。外地人——尤其是自誇於長江流域的纖秀之士——最害怕秦腔的震撼;評論說得婉轉的是:唱得有勁;說得直率的是:大喊大叫。於是,便有柔弱女子,常在戲台下以絨堵耳,又或在平日教訓某人:你要不怎麽怎麽樣,今晚讓你去看秦腔!秦腔成了懲罰的代名詞。所以,別的劇種可以各省走動,唯秦腔則如秦人一樣,死不離窩;嚴重的鄉土觀念,也使其離不了窩:可能還在西北幾個地方變腔走調的有些市場,卻絕對沖不出往東南而去的潼關呢。但是,幾百年來,秦腔卻沒有被淘汰,被沈淪,這使多少人在大惑而不得其解。其解是有的,就在陜西這塊土地上。如果是一個南方人,坐車轟轟隆隆往北走,渡過黃河,進入西岸,八百裏秦川大地,原來竟是:一扶黃褐的平原;遼闊的地平線上,一處一處用木椽夾打成一尺多寬墻的土屋,粗笨而莊重;沖天而起的白楊,苦楝,紫槐,枝幹粗壯如桶,葉卻小似銅錢,迎風正反翻覆……你立即就…See More
Apr 18
O noc Sob posted a video

果嶺奇蹟 The Greatest Game Ever Played (Full Movie)

故事發生在1910年代的美國,當時的高爾夫球根本就是一項有高度排他性、“高而富”的貴族運動,一位名叫Francis的年輕人,出身於經濟狀況不佳的勞工家庭,在球場擔任桿弟的他,對於高爾夫球卻有一種十分特別的熱情,而且還有十分難能可貴的天賦,可以說是天生的高爾夫球天才。但卻礙於出身,他只能在閑暇時當個業余高球愛好者,但不服輸的他卻決定改變遊戲規則。 他的天賦加上不斷的努力與嘗試,終於在1913的高爾夫球比賽中改變了歷史,20歲的…
Mar 24
O noc Sob posted a video

拉美魔幻主義電影經典:Like Water for Chocolate 巧克力情人

「巧克力情人」(西班牙語:Como Agua Para Chocolate),又譯作「濃情朱古力」,墨西哥電影。上映於1992年,譯自墨西哥作家蘿拉·埃斯基韋爾於1989年發表的同名小說,即被譽為「美食版《百年孤寂》」的《恰似水之於巧克力》。本片與小說同樣在墨西哥受到極大歡迎,獲得墨西哥Ariel大獎的十個獎項,其中包括最佳影片,成為墨西哥一百部最佳電影中的第五十六名。《巧克力情人》在美國上映後,票房亦獲得佳績,成為美國當時最賣座西語電影。
Feb 26
O noc Sob posted a blog post

賈平凹·平凹作畫記

在年紀不老的作家裏,我自詡我的毛筆字可入書品。但我確實沒有臨過帖,用鋼筆寫稿寫得多了,隨時又愛讀一些碑,別人要我在宣紙上寫,就寫出來了。原本是一場玩事,所以從不為難他人的求索,給他寫字不正好是練我的書法嗎?差不多是求我一幅字的總事先拿數張紙來,剩下的便白落,竟落下了幾大捆的便宜。有一日突發奇想:有這麽多紙,何不也作些畫呢?見過一些畫家是將墨大潑大塗的,於是也潑,也塗,怪暢美的。剛畫畢,恰好來了一位搞美術理論的先生,瞧我一嘴唇墨,問我幹什麽了?我說作畫了,小時候在寺廟裏看過畫匠騎在木架上畫檐頭,時不時將筆在口裏蘸唾沫,多半我作畫時也這麽不自覺地模仿了。就擦著嘴說,“小娃的屁股畫家的嘴”,當畫家就要敢不衛生呀!先生說要看畫,看,一拳卻把我擊倒了,大叫你小子是鬼狐附體!我可憐地說:“我可從沒受過訓練,壓根不懂技法。”意思是別以高標準來要求我。先生倒嚴肅起來,講了許多使我也吃驚的好話,我瞧他不是在戲弄我,我來勁了,我是個見不得鼓動的人,一時得意叫道:那我就畫呀!就畫起來了。我真是有無知無畏的秉性。說老實的,我可不想作個畫家,純乎一種取樂的方式,沒想後來更有了一層好處。我家來客過多,尤其晚上,常…See More
Feb 15
O noc Sob posted a video

《夢遊亞馬遜》Embrace of the Serpent

2016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入圍。兩段不同年代的白人探險家,從各自深入熱帶叢林的故事,描繪縈繞死亡的亞馬遜叢林;以神祕傳說暗喻原住民遭受的侵擾和剝削,亦凌厲控訴殖民者的貪婪魔性。
Feb 5
O noc Sob posted a video
Feb 4

O noc Sob'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O noc Sob's Blog

賈平凹·我是農民—鄉下五年記憶

Posted on May 23, 2017 at 11:02pm 0 Comments

——鄉下五年記憶賈平凹

讀了不到兩年的初中,學校便放了長假。我被劃為了1967的初中畢業生,那時我才14歲,瘦瘦的脖子上頂著一個大腦袋,腦袋的當旋上有一撮高高翹起的毛發。我總打不過人,常常人揪了那撮毛打,但我能哭,村裏人說我是劉備。…

Continue

賈平凹·禿頂

Posted on May 23, 2017 at 11:02pm 0 Comments

腦袋上的毛如竹鞭亂竄,不是往上長就是往下長,所以禿頂的必然胡須旺。自從新中國的領袖不留胡須後,數十年間再不時興美髯公,使剃須刀業和牙膏業發達,使香煙業更發達。但禿頂的人越來越多,那些治沙治荒的專家,可以使荒山野灘有了植被,偏偏無法在自己的禿頂上栽活一根發。頭發和胡子的矛盾,是該長的不長,不該長的瘋長,簡直如四人幫時期的社會主義的苗和資本主義的草。

我在四年前是滿頭烏發,並不理會發對於人的重要,甚至感到麻煩,朋友常常要手插進我的發裏,說摸一摸有沒個鳥蛋。但那個夏天,我的頭發開始脫落,早晨起來枕頭上總要軟軟地粘著那麽幾根,還打趣說:昨幾夜裏有女人到我枕上來了?!直到後來洗頭,水面上一漂一層,我就緊張了,忙著去看醫生,忙著抹生發膏,不濟事的。愈是緊張地忙著治,愈是脫落厲害,終於禿頂了。…

Continue

賈平凹·拓片閑記

Posted on May 11, 2017 at 9:45pm 0 Comments

安康友人三次送我八幅魏晉畫像磚拓片,最喜其中二幅,特購大小兩個鏡框裝置,掛在書屋。

一幅五寸見方,右邊及右下角已殘,慶幸畫像完整,是一匹馬,還年輕,卻有些疲倦,頭彎尾垂,前雙足未直立,似作踢跶。馬後一人,露頭露腳,馬腹擋了人腹,一手不見,一手持戟。此人不知方從戰場歸來,還是欲去戰鬥,目光註視馬身,好像才撫摩了坐騎,一臉愛惜之意。刻線簡練,形象生動,藝術價值頗高。北京一位重要人物,是我熱愛的貴客,幾次討要此圖,我婉言謝拒,送他珊瑚化石一座和一個漢罐。…

Continue

賈平凹·制造聲音

Posted on May 11, 2017 at 9:44pm 0 Comments

我去采訪這個州剛剛離休的專員。采訪結束後我們坐在客廳喝茶,他卻放了一段錄音問我聽到什麽,我說是風裏的樹聲。是樹聲,他說,你聽得懂這樹聲嗎?

有樹風就有了形狀,但風裏的樹是要說話的。

你知道,這個州是一個貧困的地區,但因處在交通要道上,過往的官員就特別多。我已經是上些歲數的人,實在不宜於幹那些恭迎歡送的事,當組織上安排我來,我就想提前離休,或者調往省城尋一個清閑的部門,拈弄筆墨,句讀裏暗度春光罷了。但到任後的那年秋天,我改變了心態,就一直在州裏幹了五年。…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