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ikós kípos
  • Female
  • 長洲
  • Hong Kong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Mystikós kípos's Friends

  • Baghdad Janim
  • Taklamakan
  • ucun estutum
  • se.gamat
  • Batu Empatbelas
  • Khalak Khalayak
  • Wir sind ein volk
  • Bélgica querida
  • Paris En mémoire
  • C'est la vie
  • Easy Tree
  • 開麥啦 馬來西亞
  • 創客有多熱
  • 慕課師
  • 堅硬如水

Gifts Received

Gift

Mystikós kípos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Mystikós kípos's Page

Latest Activity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梁文道·世上最慢的餐廳

我們都曉得「慢食」的「慢」不能照字面理解,所謂「慢食」,重點並不在於你吃得有多慢,更不在餐館上菜服務的速度很慢。可是我最近發現日本大阪的北加貨地區開了一家餐廳,居然是名副其實地慢,從客人坐下來點菜,到他點的菜上桌,這中間足足得花五、六個禮拜,難怪它標榜自己是「世界上最慢的餐廳」。這還是一家「pop-up」素食餐廳,整間館子只供應一頓飯,不多不少,賣完就算。加上慢食,可謂集當今飲食界兩大潮流於一身,十分玩嘢。它的正式名字叫做「Realtime Food」(實時食物),意思是它的食物全是即叫即做,你點好了菜之後,餐廳才開始在它自家設的園圃裏頭栽種你要的蔬菜(自設農田,另一項潮流玩意),一個多月之後,東西差不多可以採摘了,它再叫你回來吃飯。我心腸不好,一開始還以為它要不是太過誇張的噱頭,把所謂的「日本式執着」推到極致;就是故意開今天流行玩意的玩笑,存心嘲諷。上網查了一下之後才發現,原來他們是認真的。這家店的搞手是美國人Patrick M.Lydon和韓國人Suhee…See More
17 hours ago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史鐵生·草帽

她說:“我等待了這麽多年,到底是把你等來了。”他說:“我好像從一生下來就開始找你,找得我已經有點信心不足了,卻忽然找到了你。”她說:“我簡直不敢相信命運之神會把你賜給我。我簡直不敢相信我會這樣幸福。”他說:“我們真是應該感謝命運之神,那天要不是他點撥了我們,我們肯定又互相錯過了,很可能互相再也找不到了。”她說:“真的,真是多虧了那個老人,多虧他那天戴了一頂草帽,多虧了那陣風。”那陣風已經不存在了。他們決定去謝謝那個老人。那個老人在黃昏的時候總是獨自坐在湖邊,?人身邊,她朝南走,他朝北走,正當他們就要擦肩而過的時候,一個風把老人的草帽刮掉了。草帽沿著湖岸滾,她去追,可是草帽落進了湖中。他跑到湖邊看看,挽起褲腿下到水里,把草帽撿回來。這樣他們認識了。後來,他們各自發現對方正是自己尋找和等待了多年的人。現在他們已是夫妻。他們又來了湖邊,見那個老人仍坐在夕陽中靜靜地說明了來意。老人閉目沈思片刻,問道:“你們總是要有孩子的吧?你們孩子也是要有孩子的,你們的孩子的孩子總歸也是要有孩子的吧?”他們說:“是。”老人說:“可我不能擔保他們一代一代總都是幸福的人,我想是不是這把這頂草帽埋在這湖邊,讓他們之…See More
yesterday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梁曉聲·不速之客

在我們尋常的或不尋常的世俗生活之中,有些事情聽來似乎太戲劇化,使人懷疑其意義究竟何在。然而細細一想,你的心靈不能不為之感動,你會不禁的倏然淚下……幾天前,我家來了一位不速之客,是我1985年在新疆認識的一位青年石油工人。算來如今他該是三十多歲的人了。歲月飛逝,大戈壁的風沙在他臉上過早地刻下了皺紋。與大都市的同齡人相比,看去他要老上十歲。吃過飯,他吞吞吐吐地請求:“梁教師,如果,如果可以的話,我想……我想住在你家……只住一宿。明天的火車票我都買好了。一早就走……”斯時已是晚上九點半了。我爽快地說:“當然可以,好不容易見上一面,你住下,我們也可以從容多聊聊嘛。”他笑了。我又說:“明天退了票,在北京玩幾天吧!”他連連搖頭:“那可不行。只有半個月假。在滄州住三五天之後,探親假就只剩下十天不到了。我老母親可想我吶……”我奇怪地問:“那麽你到滄州去,並不是……”他又搖了搖頭:“您忘了?我家在大慶嘛!到滄州農村去,是探望我奶奶。我父親在天津站上車找我。我們一起去滄州……”我不但奇怪,而且糊塗了。在我記憶中,他奶奶早已去世了……他見我困惑,於是娓娓道來—曉聲老師,您是知道的,我們石油人中,有不少“父子…See More
Thursday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陳若羲·草地上燒焦的十字架

敏敏很後悔沒借部車子開來亞凱市。她在巴士站轉了一陣才找到表舅說的七路巴士。站牌下的木頭凳上坐著一位大塊頭的黑人老婦,一頭鬈發藏在一頂紅黑相疊的綢帽里,下圓上尖,顛巍巍像頂了座塔。“咳!”敏敏微笑地向先到的候車客打聲招呼。老太太很友善地對敏敏露齒而笑,臉上皺紋前浪推後浪地鋪展開來。她熱心地給敏敏騰座位,並攏了腳下一雙圓頭粗跟的舊皮鞋,玻璃絲襪下曲張的靜脈若隱若現。敏敏友好地搭訕了一句:“等了很久嗎?”“還好,我也才到。”老太太盯著敏敏的臉瞧了一回,和氣地問道:“韓國人。”“我長得很像典型的韓國人,對嗎?”敏敏有些忍俊不止,故意不置可否地反問一句。自己一張娃娃臉,曾被美國同學錯認做東瀛客,卻還是頭一遭忝為高麗棒子的同鄉,她好奇心起,有意逗逗這位黑老太。“唔,不像中國人嘛!”老太太頗有自信地辯解:“至少不像我見到的中國女人。喏,我日常打工的那條街上,中國女人衣著可時髦啦!出入當然是進口車——我告訴你,不是什麽日本車,清一色歐洲名牌!她們呀,上超級市場都穿戴得珠光寶氣。天上要是灑點霜呀,好家夥,貂皮大衣立刻就亮出來!”老太雖然饒舌,但不失風趣,敏敏也就姑妄聽之。尤其是論及女同胞,她更不好插嘴。…See More
Dec 11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雪利·傑克遜:查爾斯

周凡譯勞瑞上幼兒園那天起,就不再穿有圍兜的燈芯絨背帶褲,而換上了系皮帶的緊身牛仔。第一個早上,做媽媽的我看著他和隔壁稍大一點的女孩走出去時,心里明白了:我的生活從此要發生些變化了——一個穿長褲的、神氣活現的小大人代替了那個甜甜嗓音的、上托兒所的娃娃,他居然忘了在拐彎時向我招手說再見。他回家時也是同樣的趾高氣揚,前門砰的一聲推開,帽子先扔了進來。他的嗓門突然變得粗聲粗氣:“有人在家嗎?”午飯時他對父親出言不遜,又打翻了小妹妹的牛奶,並一本正經地告訴大家他的老師說我們不應該講上帝的壞話。“幼兒園里怎麽樣?”我故意漫不經心地問道。“還行”。“你學到什麽東西了?”他父親問。勞瑞冷冷地翻了父親一眼,說:“我沒有學沒有東西。”“任何東西,”我糾正他,“沒有學任何東西。”“但是老師打了一個孩子的屁股,”勞瑞看著面包和黃油。“因為他淘氣。”他嘴里塞滿了面包,又加了一句。“他怎麽淘氣了?”我問,“這孩子是誰呀?”“查爾斯,”勞瑞想了片刻回答。“他淘氣。老師打了他的屁股,還罰他站,哦,他太淘氣了。”“他干了什麽啦?”我追問道,但是勞瑞已經爬下椅子拿起一塊餅揚長而去,他父親還在對他說著:“哎,小家夥……”第…See More
Dec 8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布魯德·克里斯蒂安森 :差別

華霞譯兩個同齡的年輕人同時受雇於一家店鋪,並且拿同樣的薪水。可是叫阿諾德的小夥子青雲直上,而那個叫布魯諾的小夥子卻仍在原地踏步。布魯諾很不滿意老板的不公正待遇。終於有一天他到老板那兒發牢騷了。老板一邊耐心地聽著他的抱怨,一邊在心里盤算著怎樣向他解釋清楚他和阿諾德之間的差別。“布魯諾先生,”老板開口說話了,“您今早到集市上去一下,看看今天早上有什麽賣的。”布魯諾從集市上回來向老板匯報說,今早集市上只有一個農民拉了一車土豆在賣。“有多少?”老板問。布魯諾趕快戴上帽子又跑到集上,然後回來告訴老板一共40口袋土豆。“價格是多少?”布魯諾又第三次跑到集上問來了價錢。“好吧,”老板對他說,“現在請您坐到這把椅子上一句話也不要說,看看別人怎麽說。”阿諾德很快就從集市上回來了,並匯報說到現在為止只有一個農民在賣土豆,一共40口袋,價格是多少多少;土豆質量很不錯,他帶回來一個讓老板看看。這個農民一個鐘頭以後還弄來幾箱西紅柿,據他看價格非常公道。昨天他們鋪子的西紅柿賣得很快,庫存已經不多了。他想這麽便宜的西紅柿老板肯定會要進一些的,所以他不僅帶回了一個西紅柿做樣品,而且把那個農民也帶來了,他現在正在外面等…See More
Dec 5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胡適·差不多先生傳

你知道中國有名的人是誰?提起此人,人人皆曉,處處聞名,他姓差,名不多,是各省各縣各村人氏。你一定見過他,一定聽別人談起他。差不多先生的名字天天掛在大家的口頭上,因為他是中國全國人的代表。差不多先生的相貌和你我都差不多。他有一雙眼睛,但看的不很清楚;有兩只耳朵,但聽的不很分明;有鼻子和嘴,但他對於氣味和口味都不很講究;他的腦子也不小,但他的記性卻不很精明,他的思想也不很細密。他常常說:“凡事只要差不多,就好了。何必太精明呢?”他小的時候,他媽叫他去買紅糖,他買了白糖回來,他媽罵他,他搖搖頭道:“紅糖白糖不是差不多嗎?”他在學堂的時候,先生問他:“直隸省的西邊是哪一省?”他說是陜西。先生說:“錯了。是山西,不是陜西。”他說:“陜西同山西不是差不多嗎?”後來他在一個錢鋪里做夥計,他也會寫,也會算,只是總不精細,十字常常寫成千字,千字常常寫成十字。掌櫃的生氣了,常常罵他,他只是笑嘻嘻地賠小心道:“千字比十字只多一小撇,不是差不多嗎?”有一天,他為了一件要緊的事,要搭火車到上海去。他從從容容地走到火車站,遲了兩分鐘,火車已開走了。他白瞪著眼,望著遠遠的火車上的煤煙,搖搖頭道:“只好明天再走了,今…See More
Dec 1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張金如·不滅的希望

一那一年的那一天,天黑時,張福龍一進家門,兒子就迎上來說:“奶奶發脾氣了。”再一看,妻子正在鍋竈後面流著淚。一問才知道,上午他不在家,醫生來給母親看過病,開了張藥方,劃價後,要60多塊錢。母親向兒媳婦要錢,媳婦回答說:“我身上分文沒有,等福龍來你向他要吧。”左等右等,張福龍也沒回來,醫生起身告辭了。母親躺下了,一句話不說,一口水不喝,誰也不理睬。張福龍回家後,連聲向老人家賠不是:“媽,我知道自己外沒法掙錢,內無力侍候。”這一夜,張福龍躺在床上,輾轉反側睡不著。他同妻子商量,準備明天就進城去,一來幫母親買藥,二來也向人打聽一下可否找到活做。第二天一大早,張福龍懷揣著妻子借來的10元錢,在妻子一遍又一遍的叮囑聲中上路了。他將要去的地方,是離家200多公里的省會——南京市。二初到南京,張福龍分辨不清東西南北。不知過了多少馬路,轉了多少小巷,孤零零的他在城里跑來跑去。渴了,就喝一口涼水;餓了,就啃一點硬餅;困了,就找個沒人的地方打個盹兒,到了晚上,他也學著別人的樣子,拾幾張破報紙墊在身下,往火車站廣場的地上一躺,望著滿天的星星,想著自己的境遇,仰天長嘆。後來在別人的指點下,張福龍手里拿著一根小…See More
Nov 27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克拉夫琴·冰窟窿

實他坐在桌旁喝茶,傾聽著風雪的呼嘯。小木屋里暖烘烘的。靈敏的火苗跳動不停,給屋里灑滿搖曳不定的昏暗光線。倏然,一陣響聲傳進屋來,火舌猛地一抖,險些兒被風吹滅。大門又砰的一聲闔上了,響聲也隨之消失。一個女人出現在門口。她朝桌子走來,緩緩地在凳子上坐下。“有何貴干?”他悶聲悶氣地問,伸手到衣袋里去摸煙。女人擡起頭,她臉上淚水直淌。“她的臉怎麽啦?莫非外面化雪了?”他暗想。女人抽咽著,泣不成聲地說,“我的安德留什卡呀……一清早就到林子里去了,這時候還沒回來……”他兩手的指頭反勾在一起,眼睛瞧著屋角,問道:“上哪兒去了?”女人連忙又說了一遍。“這麽說,用得著我了?想起我來了。”他冒出這麽兩句,臉上露出一絲難看的譏笑。她垂下頭,默不作聲。他使勁抽起煙來,深深吸了一口,便皺皺眉頭,揉滅煙,狠狠扔在地上。他一只手撐住桌子站起來,向房門走去,開始穿外衣。女人緊盯著他的一舉一動。當他從墻上取下獵槍,伸手去拉門把時,她也站了起來。“坐下,”他說,“你不用去。難道還要叫我拖著兩個人從林子里往回走嗎?”女人朝屋門呆望了一陣,然後站起身,走到窗前,微弱的光線照著窗外的一片地方,只見雪地上暴風雪在飛旋……曾經有一…See More
Nov 25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亦舒·別人的故鄉

裘莉總歸是別人的女友。我認識她的時候是大學一年級。那時我們同班,她穿著平跟鞋、白短襪,長發晃來晃去,我的心也隨著晃來晃去。當時她的男友是網球高手,建築系的仇家強。盡管他是一個俊男,家里有錢,然而嫉妒心太強——裘莉跟表哥去看場電影也挨他的耳光。他們好了1年便分手了。那年的聖誕舞會,我準備去邀請裘莉,可她已經跟著華國堅去跳舞了。裘莉是一朵花,很多人都注意到了,不止是我一個人。舞會上我的目光沒有離開過她,但是我沒有像其他人那樣去請她跳舞,遭華國堅的白眼。那夜回家,我一整夜沒睡,近天亮的時候,我偷偷哭了,那是我可悲的初戀,我愛上了裘莉。第3年的時候,裘莉的男朋友是邱志盟。3年同學,我與裘莉並沒有正式交談過,直至近畢業的時候,一個下午,我抱著書本走過校園,有人在我身後喚我:“陸同學!陸同學!"我一轉頭,是裘莉!我呆住了,心蹦蹦跳,強自鎮靜。她離得我是那麽近,我可以數清她那長長的睫毛。“裘莉”,我聽見我自己說,“有什麽事嗎?”她笑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齒,“陸同學,聽說你的圍棋下得很好?”呵,只是這種小事。“不敢當。”“教不教人?”“自然。”你要學?“我有個弟弟想學圍棋,可否幫助指點他一下?”我略為失…See More
Nov 24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詹姆斯·瑟伯:伯勞與金花鼠

張白樺譯從前,有一雌一雄兩只金花鼠。雄金花鼠認為把堅果排成具有藝術性的形狀比堆積起來查看數量有意思得多。雌金花鼠卻認為應該盡可能堆得越多越好,她告訴丈夫:如果他不再把堅果排成藝術性的形狀的話,他們的大洞里就會有更多的空間來裝更多的堅果,而他也會迅速成為叢林里最富有的金花鼠。可他卻不願讓她干擾他搞藝術設計,於是她勃然大怒離他而去,說:“伯勞會把你抓住,因為你那麽無能,不會照顧自己。”果不出所料,雌金花鼠走後的第三天,雄金花鼠就需要盛裝參加一個宴會,而他卻找不到飾扣和褲子吊帶。就這樣,他沒能去赴宴,然而這卻反倒成了好事,因為所有去赴宴的金花鼠都遭到了鼬的襲擊,無一生還。次日,伯勞開始在雄金花鼠的洞外徘徊,伺機捕殺。伯勞進不了洞,因為門廊被臟衣服和臟碗碟堵住了。“等他吃完早飯出來散步時再抓。”伯勞心中暗想。可是金花鼠卻睡了一整天,直到天黑以後才起床吃早飯。吃完了飯,他準備出去呼吸呼吸新鮮空氣,然後再搞新的藝術設計。他剛一出洞,伯勞就猛地俯沖下來,可因為天太黑沒看清楚,結果一頭撞在一根榿樹枝上送了命。幾天以後,雌金花鼠回來了,看到家里亂七八糟的樣子,就走到床前搖晃丈夫:“沒有我你可怎麽活!”“…See More
Nov 22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劉墉·愛就註定了一生的漂泊

傍晚,我站在臺北辦公大樓的門前,看見一輛公共汽車駛過,有個黑人正從後排的車窗向外張望,我突然興起一種感傷,想起多年前在紐約公車上見到的一幕:一個黑人媽媽帶著不過四五歲的小女兒上車,不用票的孩子自己跑到前排坐下,黑人媽媽丁零當啷地丟下硬幣。但是,才往車里走,就被司機喊住:“喂!不要走,你少給了一毛錢!”黑人媽媽走回收費機,低頭數了半天,喃喃地說:“沒有錯啊!”“是嗎?”司機重新瞄了一眼,揮揮手:“喔,沒有少,你可以走了!”令人驚心的事出現了:當黑人媽媽漲紅著臉,走向自己的小女兒時,突然狠狠出手,抽了小女孩一記耳光。小女兒怔住了,捂住火辣辣的臉頰望著母親,露出惶恐無知的眼神,終於哇地一聲哭了出來。“滾!滾到最後一排,忘了你是黑人嗎?”媽媽厲聲地喊,“黑人只配坐後面!”全車都安靜了,每個人,尤其是白人,都覺得那一記耳光,是火辣辣地打在自己的臉上。當天晚上,我把這個故事說給妻聽,她卻告訴我另一段感人的事:一個黑人學生在入學申請書的自傳上寫著:“童年記憶中最清楚的,是我第一次去找白人孩子玩耍;我站在他們中間,對著他們笑,他們卻好像沒看見似的,從我身邊跑開。我委屈地哭了,別的黑小孩,非但不安慰,反…See More
Nov 21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印度尼西亞〕意如香·關心別人

在聯歡會上。闊別卅多年的校友聚會“本紮”山頂。老吳夫婦也興致勃勃地駕車赴會。到達時,山頂賓館里早已雲集了百多位顯現銀發、皺紋露臉的老師與同學們。久別會面,大家都顯得分外高興與熱情。笑語連連,侃侃而談。晚會開始。節目安排極為豐富多彩,食品飲料更是應有盡有。主持人“小李子”事業有成,是商場上炙手可熱的人物,氣宇非凡,出口成章。令出席者倍感親切與溫馨。他取出了三個精致的盒子來熱情洋溢地宣布道:“這里備有三個盒子,每個盒里頭都各有三張字條。現在,請大家推舉出三對已過金婚的夫妻來。三對夫妻各取一個盒子,然後,選出他們認為不要的字條交出來。選中暗猜的都會得獎!……”大家轟然著,熱熱鬧鬧地推選出三對老夫老妻上臺去。 “小李子”口若懸河地繼繼說道:“三張字條的內容是:第一:我希望事業成功,出人頭地;第二:為人要有幽默感;第三:我要關心別人。現在,請三對夫妻把他們認為不要的字條交出來……”三對老搭檔風情不減當年,他們看著字條揣摩著,交頭接耳了一番,然後大大方方地把各自不要的字條遞交給了主持人“小李子”。 “小李子”接過三張字條後逐一看了看,會心地發出了微笑。然後大聲宣布道:“恭喜三對都選中了暗猜。大家見…See More
Nov 20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印度尼西亞〕雯飛·是你教我的

當她發現放在旅行袋內剛從銀行提回的數目不少的款項忽然不翼而飛時,震驚得差點昏了過去。怎麼不呢?那是她千里迢迢,別離家人遠赴雅加達的主要目的,準備替夫家采辦貨品的一筆會款啊!她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會是誰偷去的呢?她沒有娘家,母親早在她童年時就過世,父親在她剛披上婚紗也走了。她每次回來,就住在二弟家里,二弟尚未成家,從小刻苦耐勞、省吃儉用,雖然讀書不多,卻靠勒學老實頗得老板賞識信任,如今他在事業上已有了一點成就,並且實現了他的願望——把分散各地的兄弟匯合起來,給予生活上、工作上的扶持。她對這位弟弟早就佩服得五體投地,反之對其大哥自小懶惰成性、好逸惡勞感到極度厭惡。憶起小時候,大哥常帶她和二弟逃學,教他們偷拿停放在路旁的轎車內掛著的裝飾品,教他們偷摘別人家籬笆內的花果,教她們偷表弟妹的玩具,在遊泳池的更衣室里偷朋友的錢……。她記得那年她將要隨夫遠飛外島謀生的前一天,接獲大哥因開空頭支票而被捕入獄的消息,她與二弟同去牢里探望,見到穿著深藍色獄服的大哥低垂著頭走出來,她的心有多沈重。此刻,輪到她這個做妹妹的錢被偷了,真是豈有此理!難道大哥竟連兄弟情義也不顧了!傍晚,餐桌上,只有她與二弟、大哥三人…See More
Nov 19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印度尼西亞〕莫名妙·舊瓶

為了貪圖一張免費旅遊國外的機票,他飛新加坡作健康檢查。新加坡人壽保險公司的汪小姐和他約法三章:檢查合格,買成保險的話,旅費由她負責。買不成的話,自個兒掏腰包。買保險事,他們是一條心: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健康檢查包括:驗血、檢查心臟、化尿。工作人員還詢問他的家族史,上輩可有甜尿的?是否有高血壓的遺傳?他回答說,鄉下的家族,百年之內榮獲兩次“五代同堂”的殊榮,遐邇聞名,還樹碑立傳呢,他的父母均在九十歲才仙逝,今八、九十歲高齡的叔嬸,健在的還多呢。那些工作人員聽了贊嘆不已,也深信他不是那種對保險公司抱有什麼企圖的人。驗血,檢查心臟他自信可輕易過關;年輕時,他愛好運動,而且向來對起居飲食也十分注意。輪到化尿了,他從廁所走出時,遇見汪小姐,她一見大吃一驚:“咦,你的小便怎麼如此濁黃,好像還帶點血絲呢。” “是的,近來我的腎有點問題。” 他據實回答。 “這樣恐怕過不了關呢。” 她擔心地說。 “那怎麼辦?”他說。 “我滲些水沖淡它如何?”他自作聰明的毛病又發作。 “千萬不可,有人這麼做過被識破。” 她阻止。她作沈思狀,然後臉色凝重地說:“你把瓶子給我,我幫你。” 望著她往女廁走去的背影,他突覺得她剎…See More
Nov 16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筱筠·不公平

兩個小孩在校很不守紀律,教師罰他們放學後留下來把各人的名字寫上500遍*大約15分鐘後,其中一個又氣又傷心地抽泣著說:“這太不公平了!他的名字叫‘奈’,而我的名字叫‘費瑟斯通’!”See More
Nov 14

Mystikós kípos'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ystikós kípos's Blog

梁文道·世上最慢的餐廳

Posted on December 14, 2017 at 6:29pm 0 Comments

我們都曉得「慢食」的「慢」不能照字面理解,所謂「慢食」,重點並不在於你吃得有多慢,更不在餐館上菜服務的速度很慢。可是我最近發現日本大阪的北加貨地區開了一家餐廳,居然是名副其實地慢,從客人坐下來點菜,到他點的菜上桌,這中間足足得花五、六個禮拜,難怪它標榜自己是「世界上最慢的餐廳」。

這還是一家「pop-up」素食餐廳,整間館子只供應一頓飯,不多不少,賣完就算。加上慢食,可謂集當今飲食界兩大潮流於一身,十分玩嘢。它的正式名字叫做「Realtime Food」(實時食物),意思是它的食物全是即叫即做,你點好了菜之後,餐廳才開始在它自家設的園圃裏頭栽種你要的蔬菜(自設農田,另一項潮流玩意),一個多月之後,東西差不多可以採摘了,它再叫你回來吃飯。…

Continue

史鐵生·草帽

Posted on December 14, 2017 at 6:06pm 0 Comments

她說:“我等待了這麽多年,到底是把你等來了。”

他說:“我好像從一生下來就開始找你,找得我已經有點信心不足了,卻忽然找到了你。”

她說:“我簡直不敢相信命運之神會把你賜給我。我簡直不敢相信我會這樣幸福。”

他說:“我們真是應該感謝命運之神,那天要不是他點撥了我們,我們肯定又互相錯過了,很可能互相再也找不到了。”

她說:“真的,真是多虧了那個老人,多虧他那天戴了一頂草帽,多虧了那陣風。”

那陣風已經不存在了。他們決定去謝謝那個老人。那個老人在黃昏的時候總是獨自坐在湖邊,?…

Continue

柯羅連科·受賄原由

Posted on August 11, 2017 at 11:27pm 0 Comments

豐子愷譯

1849年,父親就任日托米爾縣城的法官。城里各界人士的代表都“照老規矩”帶著禮物來拜訪父親。父親起初很客氣地辭謝。第二天代表們帶著更多的禮物又來拜訪,這回父親對他們的態度就粗暴起來。第三次他竟毫不客氣地用拐杖把“代表們”趕了出去。那些人就帶著驚駭的表情擠在門口。後來,人們認識了父親的行為,就都對他懷著深切的敬意。從小商人起直到省長,大家都承認,沒有一種力量可以使這法官違背良心和法律,然而,他們又認為,假使這法官能夠接受適度的“謝意”,那麽,在他們看來就更容易理解,更普通,而且“更近人情”了。…

Continue

釋迦牟尼·四個老婆

Posted on July 31, 2017 at 12:30am 0 Comments

在一次法會上說:“某地有個富商共討了四個老婆:第一個老婆伶俐可愛,整天作陪,寸步不離;第二個老婆是搶來的,是個大美人;第三個老婆,沈溺於生活瑣事,讓他過著安定的生活;第四個老婆工作勤奮,東奔西忙,使丈夫根本忘記了她的存在。

“有一次,商人要出遠門,為免除長途旅行的寂寞,他決定在四個老婆中選一個陪伴自己旅行。商人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四個老婆,第一個老婆說:‘你自己去吧,我才不陪你!’“第二個老婆說:‘我是被你搶來的,本來就不心甘情願地當你的老婆,我才不去呢?’“第三個老婆說:‘盡管我是你的老婆,可我不願受風餐露宿之苦,我最多送你到城郊!’“第四個老婆說:‘既然我是你的老婆,無論你到哪里我都跟著你。’“於是商人帶著第四個老婆開始了旅行!”最後,釋迦牟尼說:“各位,這個商人是誰呢?就是你們自己。”…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