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stikós kípos
  • Female
  • 長洲
  • Hong Kong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Mystikós kípos's Friends

  • Baghdad Janim
  • Taklamakan
  • ucun estutum
  • se.gamat
  • Batu Empatbelas
  • Khalak Khalayak
  • Wir sind ein volk
  • Bélgica querida
  • Paris En mémoire
  • C'est la vie
  • Easy Tree
  • 開麥啦 馬來西亞
  • 創客有多熱
  • 慕課師
  • 堅硬如水

Gifts Received

Gift

Mystikós kípos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Mystikós kípos's Page

Latest Activity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左琴科: 天才的力量

曲志堅譯演員庫茲金娜取得一鳴驚人的成功,觀眾們使勁跺腳,嗷嗷地吼,簡直發了狂。演員的崇拜者們把鮮花朝台上扔去,喊叫著:“庫茲金娜!庫——茲金娜!”一個機靈非凡的崇拜者想穿過樂隊擠上台去,給觀眾攔住了。於是他向門上寫著“閑人莫入”的房間沖去,一下就不見了。庫茲金娜這時正坐在演員化妝室里,心想:“啊!我期望的正是這樣的成功啊!激動人心,以自己的天才使人們變得高尚起來……”這時,有人敲門。“餵,”她說,“請進。”一個人飛身走了進來,這就是那位機靈的崇拜者。他的動作是那麼麻利,女演員甚至連他的臉都沒有看清。這個人撲通一聲跪在她面前,嘟噥著說:“我愛……我傾倒……”他揀起扔在地上的一只皮靴就一個勁兒地吻起來。“對不起,”女演員說,“那不是我的皮靴,那是滑稽老太婆的……這才是我的。”崇拜者又瘋狂地抓起女演員的皮靴。“還有一只……”崇拜者跪在地上一邊爬一邊嘶啞地說,“還有一只呢?”“天哪!”女演員暗自想,“他是多麼愛我啊!”她於是把另一只皮靴也遞給他,怯生生地說:“在這兒……那兒是我的束腰帶……”崇拜者抓起皮靴和束腰帶,非常莊重地把它們貼在自己胸前。庫茲金娜仰面坐在扶手椅上,她想:“天哪!天才的力量…See More
17 hours ago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瑪·韋斯特:天賜芳鄰

我第一眼看到這位新鄰居就不喜歡她。她太愛笑,笑聲又太響。還有,她塗了鮮紅色口紅。搬運工人還在替她卸家具,她已經走過來自我介紹。“餵——”她在我家門外叫道,好像是我家的老朋友似的,“我叫安·利提克,是你的新鄰居。”她推門進來,很自然地摟了我一下。在她背後,我看到3個黑頭發的小男孩,笑容同樣燦爛。“我有空,可以喝杯咖啡。”她一面坐下來一面說。我倒了一杯咖啡,很想擠個笑容出來,可是連咧一下嘴也辦不到。她離去後,我對浪費了這許多時間去閑聊感到十分不滿。接著那個周末,太陽才出來,我就聽到她的孩子們在敲敲打打。他們正在後院搭建樹上小屋。安在汽車棚旁邊種玫瑰。那天下午我經過時,她叫道:“餵,瑪利安,來看看我的玫瑰。”我很勉強地走過去。“安,這泥土不適合種火映紅,”我說,“這種玫瑰在這里不會長得好,我以前種過。”“不過,我已祈求上帝讓玫瑰好好生長,叫它開花。”她說。我瞪眼看著她。她又說:“你坐一會兒,別走開啊。我正在炸雞做晚餐,要去翻動一下。”她進了屋,一陣炸雞的香味飄出門外。正好小女茱莉和珍妮弗過來看玫瑰,安又出來了,親熱地摟著兩個小女孩。“你在做什麽?”珍妮弗問。“炸雞。”安興高采烈地說。“炸雞有…See More
Monday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柯羅連科·受賄原由

豐子愷譯1849年,父親就任日托米爾縣城的法官。城里各界人士的代表都“照老規矩”帶著禮物來拜訪父親。父親起初很客氣地辭謝。第二天代表們帶著更多的禮物又來拜訪,這回父親對他們的態度就粗暴起來。第三次他竟毫不客氣地用拐杖把“代表們”趕了出去。那些人就帶著驚駭的表情擠在門口。後來,人們認識了父親的行為,就都對他懷著深切的敬意。從小商人起直到省長,大家都承認,沒有一種力量可以使這法官違背良心和法律,然而,他們又認為,假使這法官能夠接受適度的“謝意”,那麽,在他們看來就更容易理解,更普通,而且“更近人情”了。縣法院里有一件訟事,是一個富裕的地主同他的一個窮親戚打官司。地主是一個豪紳,交際極廣,家產宏富,勢力很大,他就大肆運用他這些手腕。那親戚是他的寡嫂,大家都預言她要失敗,因為這案件畢竟是很覆雜的,法院方面也受到壓迫。那個地主經常到我們家里來。最初兩次,地主的態度很威嚴,然而很謹慎,父親只是冷淡而嚴正地撇開他的話頭。但是到了第三次,他大概直接提出了,父親勃然大怒,用一些很不客氣的話把那地主罵了一頓,並且邊罵邊敲手杖。地主滿面通紅,大為憤怒,帶著威脅的態度離開父親,鉆進自己的馬車走了。那寡婦也來拜…See More
Aug 12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保羅·加利克:送給哈里斯太太的鮮花

蔡小容譯從倫敦飛往巴黎的班機上,坐著一位瘦小的老婦人。她衣著粗陋而整潔,看得出是個打雜女工。她懷中抱著一個手提包,里面有1400美元——這是她三年來的積蓄。她臉上流露出興奮與忐忑的神情,因為此行將實現她的理想。這位哈里斯太太一年到頭上門給顧客做家務,每天工作10小時。三年前的一天,她在顧客家看見兩件美麗絕倫的衣服,便念念不忘。她問明這衣服是從巴黎黛爾赫時裝公司買來的,因而開始攢錢。今天,她終於坐上了飛往巴黎的班機。黛爾赫時裝公司經理柯伯特女士今天上午心情極端惡劣。這是為了她在外交部工作的丈夫朱爾斯。朱爾斯是部里最有才幹的人,可是他沒有政治上的親朋好友,因而多年來一直得不到提升,而他已經50歲了。最近有一個部門的主任去世了,誰接替他是一個熱門話題。朱爾斯可能又會給別人排擠掉。柯伯特女士眼看他這一生即將無望,因而深感悲傷和痛苦。此時她正在安排下午的時裝展覽會。有個老婦人走了過來。她穿著破舊的衣服,戴著顏色不相配的手套,徑直走近柯伯特女士,說:“嗨,親愛的,請問衣服掛在哪兒?”柯伯特女士冷冷地說:“恐怕您找錯了地方。衣服不在這兒,時裝展覽會只對私人開放。”哈里斯太太茫然地說:“那麽,我就看這…See More
Aug 8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霈清·死亡

有一天,大馬士革的蘇丹在宮殿里接見受他疼愛的一名英俊青年。年輕人顯然異常激動。“大人,請您把城里最快的駿馬借給我騎。我此刻需飛往巴格達去。”蘇丹問他去巴格達是為了什麽?“大人,剛才我路過宮廷花園,死神正好佇立其中。他見我便伸出手來,似乎是有意威脅我。我不該再浪費時間,必須趕緊逃走,躲避他。”年輕人終於得到蘇丹的準許,騎著駿馬飛奔而去。他離開之後,蘇丹憤憤地走出宮殿,發現死神仍然站在花園中央。“你怎膽敢威脅我手下的人?”“我可以向您保證,我並非有意威脅他。我只是見他還在這里,不禁吃了一驚,舉起手來——”死神回答道,“因為我跟他早已注定今晚會面,在巴格達。”See More
Aug 5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李昆一·沈船

1874年夏天,我與布隆森·傑瑞特合夥的商行倒閉了。他一貧如洗,開槍自殺了。為此,我來到利物浦。我每當辦完事後就感到十分疲倦,於是便想進行一次漫長的海上航行,因為這對我來說既舒適、又劃算。所以,沒有去搭乘那些豪華的客輪,而是登上了一艘回紐約的英國帆船“清晨”號。這艘貨船只有很少的宿艙,旅客除了我,還有一位年輕的英國姑娘傑妮·哈佛德和她的傭人——一個中年黑女人。這個傭人對姑娘照料得細心周到。後來我才知道,黑女人是一對夫婦從南卡羅來納州帶來留在她家的。那對夫婦同一天死在傑妮爸爸的房間里。這件事本身就夠稀奇的了,而更使我驚訝不已的是:傑尼小姐告訴我,那男人叫威廉·雷切爾——這正是我的名字。我知道在我的家族中有一支曾定居於南卡羅來納州,但對他們及他們的歷史卻一無所知。“清晨”號於6月15日從麥西河口起航。幾個星期里一直刮著順航的微風,天空晴朗無雲。船長——一位令人欽佩的海員(不過如此而已),坐在自己的桌前,對我們不聞不問。傑尼小姐和我已十分熟悉了,事實上,我們幾乎總是呆在一起。逐漸地,我發覺她具有一種奇特的吸引力,這使我產生了一種模糊的、微妙的躁動。我常常久久地看她,猜測她在想什麼。在我們談話…See More
Aug 3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李述安·鎖

他邁著沈重的腳步,踩著沈重的思緒,回到了離別3年的家鄉,3年前,他參與了一個盜竊團夥,被判刑3年,在勞改農場,因為表現突出,被提前1年釋放。為了逃避那一雙雙熟悉的眼睛,釋放後,經人介紹,他來到湖南省南縣一家木器廠做臨時工。但野樹棲不住家鳥。強烈的思鄉情促使他踏上了歸鄉的旅途。回到家鄉後,家鄉的一切都使他感到親切、可愛。他暗暗下決心:一定要重新做人。一天,鄰居王二嬸不小心把鑰匙鎖在了家里,很多熱心人都前來幫忙,但都無濟於事,人們找到了他,但被他拒絕了。王二嬸哀求地說:“冬保,求求你啦,要是我當家的回來,我又少不了挨一頓揍。”他知道,她丈夫很粗野,經常打她,他心軟了,找來工具,費了好半天,幫王二嬸打開了鎖。王二嬸感激萬分,特意買來一盒過濾嘴香煙,非要塞給他。在場的人驚愕地看著他,一個勁地誇他有本事。第二天,他發現有好幾戶鄰居的門上,上了雙把鎖。幾天後,他又離開了家鄉,還是到那家木器廠做臨時工。See More
Aug 1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阿爾貝·阿科芒:出乎意料之外的結局

他們結婚已經20多年了,顯得很幸福。他們都學會了在生活中彼此做一些必要的讓步,並且兩人的性格都很靦腆。男的是里昂小說家呂西安·里歇,一直保持著有限的知名度。但對他來說,這已經足夠了。如果想沾點“暢銷作家”的光彩,他就得在各種儀式上拋頭露面。對於這些,他總是一概謝絕。朋友們愛說他過分謙虛,究其實,是缺少勇氣。對他來說,回家的第一件事是擁抱一下妻子,親親她的前額,說一句幾乎總是一成不變的話:“親愛的,我希望我不在家時你沒有過於煩悶,是吧?……”得到的差不多總是同樣的回答:“沒有。家里有這麼多事情要做吶。但看到你回來,我還是很高興的……”里歇太太負責在打字機上打印丈夫定期在《里昂晚報》上發表的短篇小說。然後把稿紙謄清,封裝好,寄出去。這份微末的工作足以使她想到自己是丈夫的一個合作者。咳!她萬萬沒有想到,一出悲劇正在威脅著她。怎麼,像呂西安·里歇這樣一個年屆五十的家夥,會讓一個剛剛離婚的女人弄得昏頭昏腦?然而這件事居然發生了。她叫奧爾嘉·巴列絲卡,人長得漂亮,有著一般女光棍的寡廉鮮恥的勁頭,把小說家降服了。有一天,就像跟他要一件新奇首飾一樣,她要求跟他結婚。他必須先離婚。“唔,這件事應該容易辦…See More
Jul 30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距離 5

他從椅子上站起身來,把他們的酒杯倒滿。完了,他說,故事結束了。我承認這算不上個什麼故事。很有趣,她說。我對你說這是個非常有趣的故事。後來呢?她說。我是說後來怎樣了。他聳聳肩,端著他的酒來到窗前。天已經黑了,但雪還在下。事情在變,他說。我不知道它們是怎麼變的。但總是在不知不覺中,也不照著你的願望來變。對,真的是這樣,可是――但她只開了個頭,沒再說下去。她擱下了這個話題。從窗子的反光裏他看見她正在琢磨她的指甲。稍後她擡起頭,歡快地問他究竟打不打算帶她參觀一下這座城市。他說,穿上你的靴子,咱們走。但他仍然待在窗前,回憶著那段生活。他們曾經笑過。他們曾經相互依偎,笑到眼淚都流了出來,而其他的一切——寒冷的天氣以及他將要去的地方――都不在他的思緒裏,起碼暫時是這樣的。See More
Jul 27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距離 4

男孩仍站在門廊那兒,一句話不說。天晴了,卡爾說。今天早上我不指望有太多的獵好打。看來你也沒什麼好遺憾的。男孩點點頭。那就再見,卡爾,他說。回見,卡爾說。嗨,別管別人怎麼說,卡爾說。你是個走運的孩子,我不是隨便說說的。男孩把車發動起來等著。他看著卡爾在房子裏走動著,把所有的燈都關了。然後,男孩掛上檔,開走了。客廳的燈亮著,但女孩已在床上睡著了,孩子睡在她身旁。男孩脫掉他的靴子、褲子和襯衫。他輕手輕腳地做著這些。他只穿著襪子和羊毛內衣,坐在沙發上看晨報。外面很快就泛白了。女孩和孩子繼續睡著。過了一會兒,男孩去了廚房,開始煎鹹肉。幾分鐘後,女孩穿著睡袍走出來,用手臂摟著他,一句話不說。嗨,別把睡袍點著了,男孩說。她依在他身上,但也挨著了爐子。我很抱歉之前的事,她說。我不知道我是怎麼了。不知道我為什麼要那樣說話。沒什麼,他說。來,讓我把這條鹹肉夾起來。我不想那麼兇來著的,她說。真是糟透了。是我不對,他說。凱瑟琳怎樣了?她現在好了。我不知道她早先怎麼了。你走後我又給她換了尿片,她就沒事了。她什麼事都沒有,一下子就睡著了。我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別生我們的氣。男孩笑了。沒生你們的氣。別犯傻了,他…See More
Jul 25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距離 3

又過了幾分鐘,孩子沒再哭泣,女孩再次把她放下來。當孩子睜開眼開始哭泣時,男孩和女孩看了看孩子,又看了對方一眼。女孩抱著孩子,寶貝,寶貝,她說話時眼裏含著眼淚。有可能她的肚子不舒服,男孩說。女孩沒理他。她不停地搖晃著手臂裏的嬰孩,一點不在意男孩的存在。男孩又等了一會,就去廚房燒上水,準備咖啡。他穿上他的羊毛內衣,扣上扣子。然後開始穿衣服。你幹嘛?女孩對他說。去打獵,他說。我覺得你不該去,她說。如果孩子好了的話,你可能可以晚點去。但我覺得你今天早上不該去。孩子哭成這樣,我不想一人待著卡爾計劃我和他一起去的,男孩說,我們計劃好了。我才不管你和卡爾計劃好什麼,她說。我也一點都不在乎卡爾。我甚至都不認識這個人。關鍵是我不想讓你走。我覺得在這種情況下你根本就不該有走的想法。你過去見過卡爾,你認識他,男孩說。你說你不認識他是什麼意思?這不是問題的關鍵,你知道這個,女孩說。關鍵是孩子病了,我不想一人和她待著等一下,男孩說。你不明白。不是,是你不明白,女孩說。我是你的妻子。這是你的孩子。她病了還是怎麼了。你看看她。她為什麼在哭?你不可以丟下我們去打獵。別弄得歇斯底裏的,男孩說我想說的是你任何時候都可以去…See More
Jul 24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距離 2

那太慘了,女孩說。這樣活著更慘,我覺得,和別的待在一起卻獨自生活,這比自己單獨待在一個地方還要慘。是很慘,男孩說。但這是天性。你有沒有殺死過其中的一只呢?她問道,你知道我的意思。他點點頭,他說,有那麼兩、三次,我打死一只雁,一、兩分鐘後,就會看到另一只離開雁群飛回來,開始圍著躺在地上的雁打轉和呼喚。你也向它開槍嗎?她擔心地問。如果可能的話,他回答。有時會打偏。這不會讓你感到不安?她說。從來沒有。幹這件事時你不能這樣想。要知道,我喜歡大雁,不打獵時看著它們我都會很高興。但生活中充滿矛盾。你不能老是想著這些矛盾。晚飯後,他把爐火調大,幫著她給嬰孩洗澡。他再次為嬰孩的長相感到驚訝,嬰孩一半的特征(眼睛和嘴)像他,一半(下巴和鼻子)像女孩。他給這個小小的身體擦上粉,又往手指和腳趾間灑了點粉。他看著女孩將嬰孩裹進尿片和睡衣裏。他把洗澡水倒進淋浴池裏後上了樓。外面的天氣陰冷。他呼出來的氣一條一條的。曾經是草坪的地方看上去像塊帆布,在街燈下面顯得僵硬灰白。雪堆積在過道的兩側。一輛車開過,他聽見輪胎壓過沙子發出的聲音。他想象著明天的情形,雁群在他頭頂打轉,槍托撞擊著他的肩膀。然後他鎖上門下了樓。上床後…See More
Jul 23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距離 1

她來米蘭過聖誕,想知道她孩提時的事情。在他難得見到她的幾次裏,她總這麼要求。告訴我,她說。告訴我那時候是什麼樣的。她呷著利口酒,專注地看著他,等著。她是個時髦、苗條,很有吸引力的姑娘,從頭到腳無可挑剔。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是二十年前的事了,他說。他們在他靠近卡謝拉花園的法布羅尼路上的公寓裏。你想得起來,她說。接著講,告訴我。你想聽什麼?他問道。我能告訴你些什麼呢?我可以告訴你一些你還是個嬰孩時的事。它與你有關,他說。但關系不大。告訴我,她說。但先再給我倆倒杯酒,待會就不會在半截上停下來了。他端著酒從廚房回來,在椅子上坐好,開講了。 這個十八歲的男孩,在和他十七歲的女朋友結婚時,他們自己還是孩子呢,但他們愛得死去活來。沒隔多久他們就添了個女兒。孩子在十一月末的一個寒流裏降生,正趕上這一地區水鳥的高峰期。男孩喜歡打獵,明白嗎,這是故事的一部分。男孩和女孩,現在是丈夫和妻子,是父親和母親了,他們住在一個牙醫診所下面的一個三居室的公寓裏。他們每晚打掃樓上的診所,用此來交換房租和水電費。夏天他們還得維護草地和花木,男孩在冬季要把過道的雪鏟掉並在路面上灑上粗鹽。這兩個孩子,我跟你講,真的是非常相愛…See More
Jul 18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美)厄普代克:皮革馬利翁

他喜歡第一任老婆的“模仿秀”。聚會之後——不管是他倆還是別的夫婦組織的——她都會活靈活現地給他模仿那些表情、對話。只需稍稍動動她那美麗的小嘴,就能在耀眼的一刻,把一個不在場的熟人拉回面前。她模仿人家的口氣說:“好吧,如果我蒸的(真的)……蒸的關心環保……格溫會怎麼想?”這時,作為丈夫的他,就會哈哈大笑,哪怕背地裏格溫是他的情人,之後還會成為他的第二任老婆。他喜歡格溫在床上的熱情,不喜歡第一任老婆總麻煩他按摩後背的怪癖:夜覆一夜,她都要求按摩後背,然後在他勞碌的雙手下,沈沈睡去。在第二次婚姻的最初幾年,每次和格溫聚會回來,他總會不由自主地期待“模仿秀”的開始。他甚至會加以誘導:“你覺得我們女主人的兄弟怎麼樣?”“噢,”格溫總是簡短地說,“他看上去挺不錯。”憑著女人的敏感,感到他渴望聽到更多,便可能再加上一句,“不討人厭。可能比較乏味吧。”她眼睛一亮,從他的沈默裏聽到一個無聲的要求,帶著孩子般動人的口吃脫口問道,“你究竟想問什麼?”“噢,沒什麼。沒什麼。只是——幾年前瑪格麗特碰見過他一次,被這個傲慢的傻瓜雷德夠嗆。就是他抽煙鬥的那副德性,還有,每句話之後都得加一句:‘你聽懂了嗎?’”“我覺…See More
Jun 29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雷蒙德·卡佛: 為啥不跳舞呢

他進廚房又倒了杯酒,看著他的臥室家具堆在前院裏。床墊掀開,格子床單靠著枕頭卷在梳妝台上。除此以外,其他東西看起來都跟在臥室裏差不多——他睡的那頭,床邊擺著床頭櫃和台燈,她那頭,床頭櫃和台燈。他那頭,她那頭。他邊尋思著,邊呷著威士忌。梳妝台擺在床頭不遠處。早上他就把抽屜清空,全倒進紙箱;紙箱擱到起居室。梳妝台邊上放著一個便攜加熱器。公仔枕躺在藤椅上,靠著床腳。拋光鋁制廚具盤據車道。一件黃色穆斯林袍,過於松松垮垮——別人送的——蓋住了整張飯桌,還懸到另一端。一盆蕨類植物壓在桌上,一同還有銀器盒和一個唱機,也是送的。大落地電視機倚靠著咖啡桌,再往邊上去,立著沙發椅子還有落地燈。寫字台頂著車庫門。一些雜物連同掛鐘和兩幅相框堆在寫字台上。車道上還有一箱子的茶杯啊酒杯盤子之類,都用報紙包好的。除了起居室那三個箱子以外,那天早上他也清理了壁櫥,所有的東西都搬出了房子。他從屋裏引出一根長繩,把所有的東西都拴起來。好了,現在它們都跟在屋裏沒區別。時不時有車放慢速度,人們看過來。但是沒人停下來。他覺得,他也不會。“肯定是跳蚤市場。”女孩對男孩說。女孩和男孩正準備給公寓買家具。“看看那張床要多少錢。”女孩說…See More
Jun 4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英)毛姆:赴宴之前 下

這個回答是大家沒有想到的,而且語氣那麽尖刻,他們三個人都大為震驚。“米莉森特,你怎麽可以用這種口氣談論你死去的丈夫呢?”她的母親嚷道,那整齊地戴著手套的兩只手緊緊地攥在一起。“我不懂你在說什麽。你回家以後,一直有點兒怪裏怪氣的。我絕不能相信我的女兒會用這種態度去看待她丈夫的去世。”“先別說這個啦,孩子他媽,”斯金納先生說。“這個事情我們以後再詳談。”他走到窗前,朝那充滿陽光的小花園裏看了一會兒,然後又走回屋子當中。他從兜兒裏掏出夾鼻眼鏡,但是他並不打算把它戴上,而是用手帕擦拭著。米莉森特望著他,眼裏明顯地含著譏諷的意味。斯金納先生心裏煩惱極了。他幹完了一周的工作,在星期一上班之前,原本可以過上一段清靜的日子。雖然他跟夫人說過,這個花園宴會是件討厭的事情,還不如在自己家的花園裏靜靜地吃個午茶更加愜意,但他心裏還是一直很想去的。對於在中國傳教的活動,他不太感興趣,不過認識一下那位主教,還是件挺有意思的事情。可是誰會料到現在會出這種事情!他對這類事情,是絕不願意攪和進去的;何況有人跟他說,他的女婿是個酒鬼,還自尋短見,讓他毫無心理準備,這實在是太令人不快了。米莉森特若有所思地把自己的白色袖口…See More
May 23

Mystikós kípos'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ystikós kípos's Blog

柯羅連科·受賄原由

Posted on August 11, 2017 at 11:27pm 0 Comments

豐子愷譯

1849年,父親就任日托米爾縣城的法官。城里各界人士的代表都“照老規矩”帶著禮物來拜訪父親。父親起初很客氣地辭謝。第二天代表們帶著更多的禮物又來拜訪,這回父親對他們的態度就粗暴起來。第三次他竟毫不客氣地用拐杖把“代表們”趕了出去。那些人就帶著驚駭的表情擠在門口。後來,人們認識了父親的行為,就都對他懷著深切的敬意。從小商人起直到省長,大家都承認,沒有一種力量可以使這法官違背良心和法律,然而,他們又認為,假使這法官能夠接受適度的“謝意”,那麽,在他們看來就更容易理解,更普通,而且“更近人情”了。…

Continue

李昆一·沈船

Posted on July 30, 2017 at 11:36pm 0 Comments

1874年夏天,我與布隆森·傑瑞特合夥的商行倒閉了。他一貧如洗,開槍自殺了。為此,我來到利物浦。

我每當辦完事後就感到十分疲倦,於是便想進行一次漫長的海上航行,因為這對我來說既舒適、又劃算。所以,沒有去搭乘那些豪華的客輪,而是登上了一艘回紐約的英國帆船“清晨”號。

這艘貨船只有很少的宿艙,旅客除了我,還有一位年輕的英國姑娘傑妮·哈佛德和她的傭人——一個中年黑女人。這個傭人對姑娘照料得細心周到。後來我才知道,黑女人是一對夫婦從南卡羅來納州帶來留在她家的。那對夫婦同一天死在傑妮爸爸的房間里。這件事本身就夠稀奇的了,而更使我驚訝不已的是:傑尼小姐告訴我,那男人叫威廉·雷切爾——這正是我的名字。我知道在我的家族中有一支曾定居於南卡羅來納州,但對他們及他們的歷史卻一無所知。…

Continue

阿爾貝·阿科芒:出乎意料之外的結局

Posted on July 30, 2017 at 11:33pm 0 Comments

他們結婚已經20多年了,顯得很幸福。他們都學會了在生活中彼此做一些必要的讓步,並且兩人的性格都很靦腆。男的是里昂小說家呂西安·里歇,一直保持著有限的知名度。但對他來說,這已經足夠了。如果想沾點“暢銷作家”的光彩,他就得在各種儀式上拋頭露面。對於這些,他總是一概謝絕。朋友們愛說他過分謙虛,究其實,是缺少勇氣。

對他來說,回家的第一件事是擁抱一下妻子,親親她的前額,說一句幾乎總是一成不變的話:“親愛的,我希望我不在家時你沒有過於煩悶,是吧?……”得到的差不多總是同樣的回答:“沒有。家里有這麼多事情要做吶。但看到你回來,我還是很高興的……”里歇太太負責在打字機上打印丈夫定期在《里昂晚報》上發表的短篇小說。然後把稿紙謄清,封裝好,寄出去。這份微末的工作足以使她想到自己是丈夫的一個合作者。…

Continue

左琴科: 天才的力量

Posted on July 30, 2017 at 11:30pm 0 Comments

曲志堅譯

演員庫茲金娜取得一鳴驚人的成功,觀眾們使勁跺腳,嗷嗷地吼,簡直發了狂。演員的崇拜者們把鮮花朝台上扔去,喊叫著:“庫茲金娜!庫——茲金娜!”一個機靈非凡的崇拜者想穿過樂隊擠上台去,給觀眾攔住了。於是他向門上寫著“閑人莫入”的房間沖去,一下就不見了。

庫茲金娜這時正坐在演員化妝室里,心想:“啊!我期望的正是這樣的成功啊!激動人心,以自己的天才使人們變得高尚起來……”這時,有人敲門。

“餵,”她說,“請進。”

一個人飛身走了進來,這就是那位機靈的崇拜者。他的動作是那麼麻利,女演員甚至連他的臉都沒有看清。…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