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maluang 三板頭·
  • Jemaluang,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Jemaluang 三板頭·'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INGENIUM
  • baku
  • Almaty 蘋果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Passion for Form
  • Virunga
  • 有格 台
  • Jambatan Tamparuli
  • 趁還來得及
  • Uta no kabe
  • 梭羅河畔
  • Tata Na
  • 風華正茂

Gifts Received

Gift

Jemaluang 三板頭·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Jemaluang 三板頭·'s Page

Latest Activity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胡泳:界限的消失:活在時代的夾縫里(2)

梅羅維茨提出,電子媒介“使得曾經各不相同的社會場景相互交叉”。以前我們會有階級權力等級等的劃分,是因為不同群體的人生活在不同的場景,有著不同的生活經歷,而現在,“場景相互交叉”了,這勢必引起社會舞臺與社會行為的重組,產生三大社會現象,即“兒童與成人概念的模糊,男性氣質和女性氣質概念的融合,政治英雄與普通市民的等同”。首先來看第一個現象。兒童與成人概念的模糊所導致的界限消失,與一種童年界定物密切相關,它就是:秘密。梅羅維茨認為電視是“秘密展示機”(secret-exposingmachine),不僅排除了童年與成年社會中的重大差別,讓孩子暴露在各種圖像和信息面前,呈現人類歷史上與時共存的暴力、愚蠢、紛爭、煩惱、人體上生老病死的弱點,因而提早瓦解了兒童的天真童稚;而且,它還讓孩子們知道了所有秘密中最大的秘密,即“關於秘密的秘密”。波茲曼說,直到最近,兒童與成人最重要的區別是,成人擁有某些兒童不宜知道的訊息。當兒童漸漸長大,我們按發展階段逐步透露這些秘密,例如很多父母都難以啟齒的“性啟蒙”就是其中很大的一個秘密。波茲曼強調:“我同時也不是說兒童在早年時,對成人世界的東西是全然無知的。我只是說…See More
12 hours ago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胡泳:界限的消失:活在時代的夾縫里(1)

兒童與成人界限的消失;男人與女人界限的消失;英雄與凡人的融合;工作與休閑的模糊化——我們都是越界人,活在時代更替的夾縫中。這個越界的經驗,是世界上無數受技術與媒體影響、身份含混模糊、經歷生活與工作流動、感受代際震蕩的群體與個人的共有經歷。我在2008年的著作《眾聲喧嘩:網絡時代的個人表達與公共討論》一書,主要討論在共有媒體(即各種基於數字技術、集制作者/銷售者/消費者於一體、消解了傳統的信息中介的媒體系統)的作用下公私界限消融的問題。例如,一個常見的情形是,人們的私有空間成了媒體聚焦之所,同時,整個世界方方面面的事又不必要地展現在家里。我提出,在共有媒體中,公與私的區分既不是決定性的,其各自的本質也不是固定化的,而是充滿了流動性和多變性。從這個議題開始,我著迷於界限的消失問題,這種消失意味著社會處於一種“透明”的狀態。界限的消失可能是多種原因所致;但媒體對這個現象的產生具有獨特的推動作用。這並非因為筆者持技術決定論或曰媒體決定論的觀點,僅僅是想在分析過程中將媒體這一變量單獨抽離出來,以之觀照曾經區隔分明的諸多界限,是怎樣因為技術造就的場景交叉而走向模糊、失序的。不是所有人都喜歡看到這樣…See More
yesterday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秦晖·全球化危機(10)

歷史上德拉克馬曾經多次貶值,一貶值就是通貨膨脹,希臘老百姓就知道,這麼玩是玩不下去的。可是他們自從加入歐盟以後就沒有這個問題了。大家知道入歐以後他們用歐元,歐元是不會有通貨膨脹的。所以他們不管借了多少債,都不會再有通貨膨脹的問題了,他們就感覺不到債務問題的嚴重性。這樣,全球化帶來一個問題,就是使一個國家的財政會通過經濟的一體化向全球無限制透支,導致債務窟窿在相當長的一個時期會被掩蓋住,使得人們遏制“既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這種訴求的能力變得越來越弱。希臘是一個小的例子。大的例子當然就是美國。美國的國債多,這還是次要的,美國的貿易逆差實際上也是負債的標誌。講得簡單一點就是,它買的多賣的少。它買東西時給你一筆美元,它這筆美元其實就是它欠你的賬。你拿了美元之後不再買商品,那不就是廢紙嗎?其實就等於是他欠你的。你拿了美元不去用,還有貶值的風險,那麼避免貶值的方式是什麼?就是買美國的國債,美債最安全,而且收益率最高。這個問題講得簡單一點就是,在全球化的背景下,所謂國家能力會因國家財政不可控的債務狀況而惡化。那麼好了,你可以說全球化導致了一個國家會向全球透支,但是你還要解決一個問題。因為透支的…See More
Oct 14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秦晖·全球化危機(9)

如果只有左派或者只有右派一家當權,也不會造成這種局面。不管是高福利、高稅收還是低福利低稅收,都不會這樣。從源頭上講,為什麼左派右派的主張會造成這種結果?很簡單,民主制度下,左派右派互相競爭,都要討好老百姓,那結果當然就是這樣。要取消這一點,除非左派右派不再討好老百姓了。但不再討好老百姓的話,還是民主制度嗎?不是了。比如說,假如左派右派都要討好皇上,因為皇上總是既喜歡收費又不願意承擔責任,所以假如左派說皇上就應該橫征暴斂,那麼皇上肯定很高興;假如右派說皇上就應該不顧老百姓的死活,讓他們自生自滅,不必為他們太操勞而影響健康,那皇上也會很高興。但是你只要搞了民主,你就不能這樣。倒不是說左派沒有良心,在那種民主體制下,因為左派的手段要能實現,你就必須有多數的支持,右派的主張也一樣。通常我們說,勞苦大眾支持左派,一小撮富人支持右派,但如果是這樣的話,民主選舉中,右派怎麼得到多數票的支持呢?左派右派都要討好老百姓,肯定就會出現赤字財政。假如說民主制度從來就是這樣,從來就會造成赤字財政,為什麼還能延續兩百年,並且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呢?為什麼以前會取得非常大的成功,為什麼以前不是這樣呢?既想要最多的自由…See More
Oct 9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秦晖·全球化危機(8)

如果西德采取了第三種方案,就是強行大規模削減福利,在西德引發的反應會比現在在希臘要激烈十倍,西德會出現嚴重的社會動蕩。正常情況下,東德不可能統一西德,但一旦西德發生大亂,出現不可控的狀態,東德用非正常手段統一西德並不是不可設想的。我問莫德羅,假如真的出現了這種狀況,一個極右派會怎麼看?他說不知道。我說,你作為一個左派,是怎麼看這種可能的。因為如果這樣演變的話,那顯然是東德戰勝了西德。但這能說是社會主義戰勝了資本主義,這能說是儒家文明誕生了西方文明嗎?照我說,這就是不折不扣的18世紀的資本主義打敗了21世紀的資本主義,血汗工廠打敗了福利國家。這種現象右派贊成不贊成我不知道,作為左派,你能贊成嗎?莫德羅先生很誠懇,他說他從來沒考慮過這個問題。他就一直說肯定不可能這樣。我最後和他說,我只是講了一個寓言,這個寓言叫“昂納克寓言”。因為這個寓言並沒有發生,所以它只是一個寓言。這個寓言在德國沒有發生,但是在德國以外的地方是不是也不可能發生呢?這的確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問題。我剛才講了三種方案,特朗普實際上正常在做的就是第一種。他就是想要豎起一道柏林墻,至於能不能成功,我就不知道了。左右派都要討好老百…See More
Oct 4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秦晖·全球化危機(7)

由於人口老齡化,由於靠福利供養的人口增加,使得東德的人均收入至今為止還是和西德有一定差距。這個差距並不是因為東德工人工資比西德低,而是因為東德的工作人口本身就比西德少,而很多年輕人去西德就業,福利供養人口留在東德了。我們知道,福利制度有利於降低不平等,但是再怎麼說,福利供養人口與就業人口之間的收入還是有差距的。這一點是東德人很不滿意的我去過東德的汽車城艾森納赫(Eisenach)。艾森納赫是非常有意思的案例,那裏生產的瓦特堡(Wartburg)牌汽車在中國很有名。東德時代的艾森納赫,人口有4.8萬,幾乎所有人都在汽車城上班,號稱是沒有失業的。汽車城生產多少汽車呢?當時年產5萬輛,雇員是一萬人,基本上解決了那裏的就業問題。兩德統一以後,這個汽車廠就垮了。之後當地人就想找西德的汽車廠商比如大眾、奔馳什麼的,過去接盤,結果那些汽車廠商都不願意過去。等了十幾年以後去了一家美國的汽車廠,就是那個歐寶(Opel)。當時有過一個約定,去接盤的廠商必須保證產能規模不比原來低,這是為了保護當地的就業。就是說,你不能把一個大工廠搞垮了,然後去辦一個小工廠。歐寶就按照這個約定去接盤。今天歐寶在艾森納赫的工廠…See More
Oct 1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秦晖·全球化危機(6)

也就是說,在這樣一個全球化過程中,一方面它們的資本外流,造成它們的資本不再過剩,另一方面外面的商品輸入,造成它們的勞動不再稀缺。這兩個過程顯然會使得,在各個要素持有者的博弈中出現不利於勞工階層的博弈。那麼在它們那邊就會出現基尼系數的增加,不平等的擴大。依據同樣的邏輯,在我們這邊應該出現一個相反的過程。我們搞外向型經濟,輸入資本,輸出商品,應該使我們變得越來越平等才對。而且在世界上的其他案例中,凡是處在外向型發展階段的國家,包括日本,包括亞洲四小龍,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以前,曾經有過一個時期,它們面對中國大陸時是很自豪的。它們認為它們實現了的所謂的民主、均富。民主我就不說了,說均富吧,當時它們的基尼系數是很低的。當時在臺灣是國民黨執政,當局說那是三民主義的功勞。老實說,亞洲四小龍裏的其他三個經濟體其實都是這樣,它們並不信仰三民主義。我覺得這和三民主義沒有關系,純粹就是因為它們當時的經濟發展處在高增長階段,這個階段就是有利於平等的。可是這裏碰到一個例外。其實不光是一個例外,應該說是兩個例外。一個是1990年以前實行種族隔離的南非,當時的南非大量引進資本,輸出商品,但同時又是當時世界上不平等最…See More
Sep 30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秦晖·全球化危機(5)

可是,無論是特朗普當選還是英國脫歐,似乎都既不是左派的勝利,也不是右派的勝利。特朗普肯定不是左派,因為他非常反感福利國家。他上臺以後,就把奧巴馬的醫改都給廢掉,而且這是他最想做的一件事。但你說他是右派嗎?傳統上,西方的右派是傾向自由貿易,傾向自由市場的,可特朗普同時是一個貿易保護主義者,主張取消自由貿易。他既仇恨福利國家,又反對自由貿易,在傳統的西方左右派的劃分中,你是找不到這種人的。但不論是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還是英國脫歐,都是貿易保護主義和仇恨福利國家這兩種東西的結合。皮凱蒂在《21世紀資本論》中認為,西方從八十年代以來再度出現兩極分化,原來已經基本解決的貧富差距問題又再重新強化。皮凱蒂的書引起了很大的關註,他提出的問題完全是真的問題,反對他的基本上是傳統的右派,他們認為皮凱蒂書中講到的西方貧富分化的現狀誇大其詞,實際情況沒有那麼嚴重。總而言之,他們主要針對的是皮凱蒂所講的事實。從皮凱蒂的書到特朗普當選,我覺得有些事情已經不能回避了。因為特朗普當選本身就和這些事情有關。如果不是美國窮人特別是白種窮人的強烈訴求,特朗普根本不可能當選。但是,皮凱蒂本身是怎麼解釋他指出的貧富分化問題的呢…See More
Sep 8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秦晖·全球化危機(4)

首先,希特勒当时得了三分之一的选票,特朗普在大众投票中得票率不到一半,但获得的选举人团选票远远超过一半。希特勒只得到三分之一的选票,为什么还能当选呢?因为当时的德国左右派斗得非常厉害,双方都认为对方是头号敌人,于是希特勒作为一匹黑马,就在左右鹬蚌相争中得利了。但美国不是这样的,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的气氛和1933年德国选举的气氛是不一样的,美国不存在德国那种左右双方势不两立的紧张状态。其次,德国1933年的选举本身当然是合法的,但当时德国各个政党在选举之外已经有不正常的举动了。比如最明显的就是纳粹党派出民兵力量,组织冲锋队,搞一些暴力活动,这在1933年以前就形成了。但是在2016年的美国是没有这种现象的。特朗普当选后的很多作为可能不正确,但迄今为止,没有权威意见认为他超越了美国法律所规定的界线,认定他有违宪的举动。因此,说穿了,人们对特朗普的当选以及对他当选之后很多政策的不满意,实际上是人们对美国现状不满意或者说是一种无以解释的愤怒或困惑的反映。特朗普当选和英国脱欧等令人大跌眼镜的事情一样,是在全球化走向出人意料的时代,人们对如今这个“乱了套的世界”不知所措的结果。由于不知所措,所…See More
Aug 30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秦晖·全球化危機(3)

实际上美国历史上是有过民粹主义的,有右翼民粹主义,有左翼民粹主义。美国历史上最经典的右翼民粹主义就是麦卡锡主义。我们大家都知道,在上个世纪的四十年代末、五十年代初,美国掀起过一场以人民的名义抓苏联代理人的运动。当时把很多人说成是共产党,是苏联的代理人。当时的流行说法是,苏联的代理人渗透进了美国,在美国的知识精英当中无孔不入,很多愿意和苏联做生意的资本家也是苏联的代理人。当然还有一些左翼文人,比如我们大家都知道的卓别林,也被认为是苏联的代理人。请大家注意,麦卡锡主义在反对上述这些人的时候用的名义都是人民。而且我们以前有一个说法是不对的,我们以前说,麦卡锡主义既然是右翼的,那么一定有大资本、垄断资本在背后撑腰。其实恰恰不是,麦卡锡主义其实是一场草根的运动,是以美国人民的名义,主要向精英施加压力。这个压力显然已经造成对那些精英的人格、人权、言论自由的压迫。这是典型的右翼民粹主义。在美国历史上也有过左翼民粹主义。最明显的是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民权运动中,大家都知道以马丁•路德•金为代表的一支强调黑人和女性权利。还有激进的一支,以黑豹党(BlackPantherParty)联合创始人牛顿(Hue…See More
Aug 8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秦晖·全球化危機(2)

讲得简单一点,就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为“人民”奉献出一切,尽管所谓的“人民”就是我们所有人加在一起。但是我们每一个人都要为这个“人民”牺牲,那等于就是我们都牺牲掉了,那这个抽象的“人民”在哪里呢?实际上就没有了。俄国民粹派有一个特征,就是非常崇拜农民。大家知道,19世纪的俄国还是个农民国家,实际上那个时候没有什么无产阶级。俄国民粹派给俄国农民非常高的评价,说他们是俄罗斯民族精神的体现,拥有至高无上的品格和道德。而且说,知识分子应该跪倒在农民面前,因为知识分子很肮脏。俄国民粹主义者高度评价农民,实际上他们评价的是农民整体,尤其是,俄国实行土地公有制,搞农村公社——请大家注意,这是俄国传统的集体组织,不是后来俄国共产党搞的集体农庄。如果人们要离开村子,必须经过公社的同意,否则你就不能离开;如果你要盖房子,必须盖在一个地方,你不能单独分开盖,分开盖就叫单独农庄,这在当时被认为是一个不良倾向。如果一个农民个体离开这个整体,它马上就变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一个所谓的单干户,这被认为是一种背叛。俄国民粹派讲的这个所谓的人民也好,农民也好,实际上是在整体意义上讲的。也就是说,如果你背离了这个整体,不管你…See More
Aug 6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秦晖·全球化危機(1)

【编者按】2018年4月2日晚,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秦晖在上海喜马拉雅美术馆发表了题为“21世纪的全球化危机”的学术演讲。秦晖教授认为,全球化在西方那里造成了社会不平等的加剧,在中国这里本来应该增加社会平等的一些功能,也没有真正能够落实。这样,全球化在全球都造成了不平等加剧的现象。秦晖教授提醒听众,在全球化进行了一段时间以后,如果我们说,以前中国改革决定的是中国的命运的话,那么现在,中国改革在某种意义上还决定着世界的命运,决定着全球化到底趋向于一种良性的进步,还是趋向于劣币驱逐良币。澎湃新闻记者依据现场录音整理了部分演讲内容,该文本未经演讲者本人审阅,小标题为编者所加,个别表达依据上下文略加调整。以下为演讲内容:今天晚上我们讲的是21世纪的全球化危机,当然也可以说是困境。从两三年前开始,就是2016年吧,大家就开始感到,有很多异乎寻常的事情发生。第一件事,英国脱欧,这个事情出乎很多人意料。当时的英国保守党政府本来的估计是大家会反对脱欧,但结果在脱欧公投中,脱欧居然就是成为多数的民意。再就是,美国选出一个既不是传统左派、也不是传统右派的奇葩总统,这也是出乎很多人意料的。而且他上台以…See More
Jul 26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孫立平:超越還是制衡:在民粹主義與精英主義之間

這兩年,在整個世界上,從美國到歐洲,似乎都在呈現出一種民粹主義復興的趨勢。對此,對民粹主義有一些清晰或模糊印象的人,大多內心裏都有一種疑問:這是怎麽回事?我們知道,在許多人的印象中,民粹主義是個貶義詞啊,世界上究竟出了什麽事情,使得人們不得不把這一帶有貶義的解決方案又重新找了回來?這是一種無奈嗎?大家知道,民粹主義源遠流長,大體說,它對應的是精英主義。民粹主義重返舞臺,肯定是精英主義出了問題。出了什麽問題?從這一波民粹主義廣泛抨擊的建制派一詞中,就可以找到大體的答案。建制派,在英文中是The…See More
Jul 16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鄭永年:別了,舊夢

20世紀末的1992年,美國學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提出了“歷史終結論”,認為冷戰結束並不僅意味著這場戰爭的結束,或者戰後一段特殊歷史時期的結束,而是歷史的終結,標志著人類意識形態演進的終止和西方自由民主的普世化。簡單地說,西方自由民主是人類最好的、也是最後的政體形式,不管哪一個社會最終都會走向這一政體形式。之前,生活在18至19世紀的黑格爾也提出過“歷史終結論”,認為近代基於民族之上的國家形式(即民族國家),是人類歷史上可以擁有的最好也是最後的國家形式。跟隨黑格爾,馬克思認為共產主義必將替代資本主義,成為人類的最後社會形式。如同黑格爾和馬克思,福山的“歷史的終結論”並未如其所願。               …See More
Jun 23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祝東力·民粹主義簡議

一、引言 民粹主義,眾說紛紜,且褒貶不一。但是,透過現象看本質,可以給民粹主義下一個簡要的定義:民粹主義,就是體制邊緣的大規模群眾為自身利益,尋求跨越體制的魅力型領袖,彼此結合,而形成的特定社會情緒、思潮和運動。90年代以來,在中國,民粹主義,既是一個激辯的社會話題,也是一種漫延的社會情緒。作為社會情緒,特別是在一般采用匿名寫作的互聯網上,每逢突發事件,民粹主義情緒,常以灼人的溫度,而引人矚目。近年來,這種社會情緒正在向社會思潮、進而向社會運動的方向延伸,因此值得特別關注。本文將簡要說明民粹主義的含義、根源及前景,並對其做出辯證綜合的評價。 二、俄國民粹派與一般民粹主義…See More
Jun 21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朱普樂:《毛時代的衣食住行》4

行對於縣城乃至農村人來說,行,主要就是徒步,俗稱“起旱”。幹部下鄉,徒步;學生上學,徒步;走親訪友,徒步;遷徙搬家,更是徒步。那時候的人 特別能走路,一天走上六七十裏不在話下。汽車站最早在縣城北門,幾輛木廂汽車,兩邊很小的窗子,後面開門;有點象囚車,也有點象郵車,還有點象裝豬的車。 只開往蕪湖、繁昌、南陵,班次也不正常。後來在蘇紅廣場做了個新車站,比較象樣了,開往外地的班車也多了一些。到蕪湖是一元二角五分,到合肥是二元四角。 1958年之前,青弋江上沒有橋,汽車出城要過輪渡。有一艘鐵質擺渡船,方形,俗稱“鐵烏龜”。汽車開到渡船上,兩岸工人以繩索拉動,渡船便象烏龜鳧水一 樣,慢慢地到了對岸。公路為砂石鋪成,路況極差,坑坑窪窪;發大水的日子,不能通行。跑趟蕪湖至少要半天,楊毛埂一段特別亂糟糟,經常出事故。跑合肥則更 難。過長江須輪渡。此輪渡進步一些了,機動,也大得多,可以同時擺渡幾輛汽車。屆時,旅客必須下車,隨車站立於輪渡上。輪渡很慢,蒼茫的江水之中如一只甲…See More
Apr 9

Jemaluang 三板頭·'s Blog

胡泳:界限的消失:活在時代的夾縫里(2)

Posted on June 20, 2018 at 10:09pm 0 Comments

梅羅維茨提出,電子媒介“使得曾經各不相同的社會場景相互交叉”。以前我們會有階級權力等級等的劃分,是因為不同群體的人生活在不同的場景,有著不同的生活經歷,而現在,“場景相互交叉”了,這勢必引起社會舞臺與社會行為的重組,產生三大社會現象,即“兒童與成人概念的模糊,男性氣質和女性氣質概念的融合,政治英雄與普通市民的等同”。

首先來看第一個現象。兒童與成人概念的模糊所導致的界限消失,與一種童年界定物密切相關,它就是:秘密。梅羅維茨認為電視是“秘密展示機”(secret-exposingmachine),不僅排除了童年與成年社會中的重大差別,讓孩子暴露在各種圖像和信息面前,呈現人類歷史上與時共存的暴力、愚蠢、紛爭、煩惱、人體上生老病死的弱點,因而提早瓦解了兒童的天真童稚;而且,它還讓孩子們知道了所有秘密中最大的秘密,即“關於秘密的秘密”。…

Continue

胡泳:界限的消失:活在時代的夾縫里(1)

Posted on June 20, 2018 at 10:08pm 0 Comments

兒童與成人界限的消失;男人與女人界限的消失;英雄與凡人的融合;工作與休閑的模糊化——我們都是越界人,活在時代更替的夾縫中。這個越界的經驗,是世界上無數受技術與媒體影響、身份含混模糊、經歷生活與工作流動、感受代際震蕩的群體與個人的共有經歷。

我在2008年的著作《眾聲喧嘩:網絡時代的個人表達與公共討論》一書,主要討論在共有媒體(即各種基於數字技術、集制作者/銷售者/消費者於一體、消解了傳統的信息中介的媒體系統)的作用下公私界限消融的問題。例如,一個常見的情形是,人們的私有空間成了媒體聚焦之所,同時,整個世界方方面面的事又不必要地展現在家里。我提出,在共有媒體中,公與私的區分既不是決定性的,其各自的本質也不是固定化的,而是充滿了流動性和多變性。…

Continue

秦晖·全球化危機(10)

Posted on June 20, 2018 at 10:05pm 0 Comments

歷史上德拉克馬曾經多次貶值,一貶值就是通貨膨脹,希臘老百姓就知道,這麼玩是玩不下去的。可是他們自從加入歐盟以後就沒有這個問題了。大家知道入歐以後他們用歐元,歐元是不會有通貨膨脹的。所以他們不管借了多少債,都不會再有通貨膨脹的問題了,他們就感覺不到債務問題的嚴重性。這樣,全球化帶來一個問題,就是使一個國家的財政會通過經濟的一體化向全球無限制透支,導致債務窟窿在相當長的一個時期會被掩蓋住,使得人們遏制“既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這種訴求的能力變得越來越弱。…

Continue

秦晖·全球化危機(9)

Posted on June 20, 2018 at 10:05pm 0 Comments

如果只有左派或者只有右派一家當權,也不會造成這種局面。不管是高福利、高稅收還是低福利低稅收,都不會這樣。從源頭上講,為什麼左派右派的主張會造成這種結果?很簡單,民主制度下,左派右派互相競爭,都要討好老百姓,那結果當然就是這樣。要取消這一點,除非左派右派不再討好老百姓了。但不再討好老百姓的話,還是民主制度嗎?不是了。

比如說,假如左派右派都要討好皇上,因為皇上總是既喜歡收費又不願意承擔責任,所以假如左派說皇上就應該橫征暴斂,那麼皇上肯定很高興;假如右派說皇上就應該不顧老百姓的死活,讓他們自生自滅,不必為他們太操勞而影響健康,那皇上也會很高興。…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