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cca Light
  • Male
  • Jasin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Malacca Light's Friends

  • VR
  • Kolkata Bachcha
  • Malacca 皇京港
  • Paetiyo
  • Kehtay Dream
  • 中砂礁群
  • 字詞過度
  • se.gamat
  • quién soy
  • Spílaio skiá
  • Poèmes lieu
  • 梭羅河畔
  • 心勢 紀
  • 客家 庫
  • Story Link

Gifts Received

Gift

Malacca Light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Malacca Light's Page

Latest Activity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鍾敬文《談中國民俗》(6)孟姜女傳說的初步認識

孟姜女傳說,是我國著名的傳統故事之一,在兩千多年前的文獻上,就出現了關於它的原始形態的記錄。它不但擁有相當豐富的文獻資料,而且具有一定的社會歷史意義(特別是當它的內容和情節有較大變化之後)。在我國傳說學上,乃至於世界傳說學上,它是值得相當重視的。“五四”運動以後,民間歌謠、傳說等,受到當時學術界人士的註意。在20年代中期,對於孟姜女傳說,就有一位學者從文獻上和口頭上進行過一番調查、研究(雖然所有觀點,還不是馬克思主義的),並且發表了關於它的“歷史的系統”和“地理的系統”的詳盡論述。稍後,這位學者又把他這方面的主要論文和有關資料編印成三冊《孟姜女故事研究集》。這是過去學術界大多數人們知道的事情。這個傳說,最早的記載見於《春秋左氏傳》。《左傳》魯襄公二十三年(公元前549年)的記載說:齊侯出兵打莒國,將軍杞梁(殖)在那裏戰死。齊侯回來時,在郊外遇到杞梁的妻子,派人去吊唁。她認為郊外不是吊唁的地方,就拒絕了。結果齊侯只得改去她家裏吊唁。原來故事的大略情節就是這樣。後來在《禮記·檀弓》裏,又添了“迎其柩於路而哭之哀”的說法。從這個著名的故事最初被記錄下來的內容看,它很可能開始是由當時的“士”(…See More
Aug 9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鍾敬文《談中國民俗》(5)民謠是民眾生活與情感的生動記錄

中國是一個開化得很早的國家,又是一個進步得頗遲的國家。在這個國度裏所流行著的民謠,自然有許多是差不多已進到了“藝術的”詩歌的境界的,換言之,即文明社會中詩人作品的境界。但是,在另一面,它卻有滯留在那較幼稚的文化時期的作品。它們表現著古舊的內容,具備著古舊的形態,並且,仍然保持著古舊的功能。民謠的功能是多方面的。這在所謂原始種族(即狩獵種族)裏,就已經是這樣了。中國現代民謠的功能,不用說是頗為覆雜的。這裏,我們只想舉出其中比較近於原始時代的幾種。因為這幾種一方面更容易被人們所忽視,另一方面,在古代文化史的考究上,它們又占著特別重要的位置。民謠,是直接地為協助勞動而產生的,民謠在一般原始人或開化較遲的人群勞動中有著重要的任務,是誰也不能否認的事實。各地尚存在的種種舊的勞動方式,如:漁獵、采樵、種植等等,在那裏,自然要各個保存著用歌謠來協助勞作的風俗習慣。在中國民謠中,占據著相當地位的所謂“山歌”“秧歌”等,它們的起源,也大都和那些田間陌頭的勞動者保持著密切的關系。在現在中國境內各地,不論是最單純的“邪許、邪許”的喘息聲,還是語句頗為整齊、內容很有意味的原始詩篇,都同樣流行著。文化越幼稚的人…See More
Aug 6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鍾敬文《談中國民俗》(4)說一說民間口頭文學

我們中國由於地大物博,歷史悠久,特別由於過去讀書、寫作的事情被少數人所壟斷,廣大人民只能用口傳的形式來表達情思、傳播知識。因此,民間所產生的繼承下來的口頭文學作品,在數量上實在是太豐富了。我們這份文化財產,如果充分發掘出來並加以科學的整理,那不但是我們民族的一種榮耀,同時也是世界人民(特別是勞動人民)的一種榮耀。我們人民的口頭創作,如果光從它的產量豐富來誇耀,那是不能夠讓人完全信服的。產量豐富是好的,但是同樣重要的是它的素質問題。在這裏我們要指出它在內容和形式上的一些基本的優點,而這些優點是跟今天所要求的思想和藝術密切關聯的。我們都說文藝是社會的反映,生活的反映。真正能夠廣泛且正確地反映出一定歷史階段中重要的社會和生活的現象及其意義的,必定是時代中的偉大作家。這類作家在我們的文學史上並不很多,過去服務於封建統治階級的大多數作家,往往把題材局限於自己的樂事閑情,或者上層階級的一般生活現象。口頭文學的作者,是生活在廣大的民間的,是熟悉各種社會現象、關心各種實際生活的。因此在他們的故事、歌唱中,甚至三言兩語的俗諺中,大都能夠反映出比較有普遍性的世態人情。漢、魏以來,文人騷客所做的較少的社會詩…See More
Aug 3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鍾敬文《談中國民俗》(3)民俗是民族成員的凝聚力量

作為文化現象的民俗,是適應那些過著社會集體生活的人們多方面、多層次的要求而生產和存在的,它對於人們而言一定要具有這樣的現實作用。我們已經一再說過,人們對於文化的要求是多方面、多層次的,民俗適應這種要求,也就必然是多種多樣的,在這裏,我們試舉一個例子,藉以說明民俗文化在適應人們不同要求時所發揮的作用。原始及遠古的人們,在日常生活和生產活動中受了挫折或災害(或者他們預求避免這種挫折或災害),他們便自然地使用那“萬物有靈論”(Animism)的原始思維,認為自然界許多有生命和無生命的事物,都存在著跟人一樣的活動和思想、欲望 ,他們創造了“精靈”(包括善性的或惡性的)。為了祈求或驅逐它們,人們舉行種種儀式,經過不斷地反覆進行,就成了慣例的民俗活動。這種原始性的民俗,在我們今天看來,顯然是無效的甚至是可笑的,但是對於當時的人們來說,是在面臨“事故”時所能主觀參與的積極舉動,他們由此得到精神安慰或受到鼓舞,這是使他們在那種困境下能夠生活下去的一種不可缺少的支撐力量。以上只是舉一個例子,這種情形在民俗文化中是廣泛存在的,並適應著大集體或小集團…See More
Aug 1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鍾敬文《談中國民俗》(2)民俗學的主要內容 下

四)民俗學史——關於民俗事象的思想史、理論史,也包括搜集、記錄、整理和運用它們的歷史。從事民俗學研究,必須了解它的起源和演變過程;了解前人已經做了哪些工作,他們的成就和不足分別在哪裏?這就要求我們整理這方面的歷史事實,總結民俗學的產生和發展過程,以便使更多的人獲得對這一門學科發展真相的認識。我國早在先秦時期,就產生了有關風俗問題的零散看法或斷片言論。隨著社會人文的進化,這種看法或言論當然更多了。但直到解放以後,我國在民俗學史方面的整理、編著工作還始終沒有來得及很好地動手。近年許多報刊上發表的關於古代、近代或現代著名文人學者與民間文學、民俗學關系的論文,勉強可以算是這方面的著述。我自己寫過幾篇關於晚清民間文藝學的論文,可以說是屬於民俗學史範圍內的東西。北京師大民間文學研究室集體編纂的《中國現代民間文藝學史》,也是這類著作的一種,雖然都是偏於民間文學方面的。據我所知,國外有關民俗學史的專著也不多,像我們所知道的如意大利學者科基雅拉(G·Cocchiara)的《歐洲民俗學史》,就是其中之一。日本直江 廣治博士的《中國民俗學》是以我國現代民俗學活動為論述內容的。…See More
Jul 30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鍾敬文《談中國民俗》(2)民俗學的主要內容 上

隨著接觸人類和人類文化現象的增多,人的意識也不斷發展,就像人類學的興起一樣,民俗學也要經過這樣一個過程。這樣,它的研究者才能在實踐中比較切合實際地提出其體系結構的問題。1986年,廣州中山大學的人類學教授張壽祺撰寫了《論民俗學的本體結構》一文,提出民俗學含有六部分內容:理論民俗學、歷史民俗學、生活民俗學、意識行為民俗學、應用民俗學和綜合民俗學。當我看到張教授的這篇論文時(它是提交 給民俗學討論會的),我自己的《關於民俗學結構體系的設想》的大綱也恰好脫稿了。事先我們彼此並不知道,這真可謂是“不謀而合”。我讀了他的文章頗覺高興,他也有同感。這說明當時提出民俗學結構體系的主客觀條件都相當成熟或比較成熟了。一門學科要發展起來,除其自身的發展程度及研究者的學科意識等因素外,還需要社會政治、文化環境的保證。這一點也是至關重要的。解放前我國民俗學得不到長足的發展,那是由於缺乏相應的社會制度和文化需求的土壤。解放後就不同了。社會主義制度要求建立與之相適應的、反映廣大人民群眾最根本利益的意識形態;特別是黨…See More
Jul 29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鍾敬文《談中國民俗》(1)中國民俗學的發展沿革 下

而它的範圍又是相當廣泛的。在人民群眾各種社會文化活動裏,差不多都有它的蹤跡存在。生產作業有它的風俗、習 尚;生活起居,有它的風俗、習 尚;各種社會組織有它的風疑是起著相當大的作用的。(四)風俗習 尚的勘測、探索民俗、習 尚;宗教、倫理、文學藝術等各種意識形態的活動也有相關的風俗、習 尚。總之,風俗、習 尚伴隨著各種社會事物和活動的存在而存在,隨著它們的發展、變化而發展、變化。它如水銀瀉地,無孔不入。古人說:“入竟(境)而問禁,入國而問俗,入門而問諱。”這說明那些無孔不入的風俗,不但本國、本地有,別國、別地一樣也有。它有著強大的拘束力,不但本國、本鄉的人要遵守它,別國、別鄉的人到了那裏也必須遵守,否則,就要鬧笑話或壞事了。因此,一般的民族通史,特別是民族文化史,絕不能疏忽了這方面的史實。而民族志、民族學和民俗學等學問,正是以它為重要內容的。我國廣大的土地上很早就有人群居住了,有人類的生活,自然就要產生和保持一定的風俗、習 尚。先秦書籍裏,已經有不少古俗的記錄,甚至關於風俗(特別是人與人交…See More
Jul 27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鍾敬文《談中國民俗》(1)中國民俗學的發展沿革 上

一個已經進入文明階段的國家,它的社會大都有階級的存在。不同階級的人群,彼此不但在經濟上、政治上、社會地位上有明顯的區別,在文化上也顯然有著“楚河漢界”。我國至少從商代起就有這種社會分化,到了近代,上層社會貴族、富豪的文化,跟社會中、下層一般民眾的文化不僅是互相區別的,甚至是互相對抗的。單從意識形態具體表現之一的文學看,情形就很顯然。長時間以來,封建社會(以至於後來的半封建社會)中那些擁有財產、握有權力的上層人士自然擁有符合自己要求和趣味的正統文學。而廣大勞動人民和城市平民,他們也有自己的生活體驗和欲求,有從原始社會繼承下來的文藝傳統,因此,必然也要產生和享有自己的文學。但是,在那樣的時代,上層人士一般都抱有成見,對於這種中、下層的文學都是鄙視的,是否認它的價值的。“五四”時期,那些從事新文化活動的學者們,大都是具有愛國思想和受過近代西洋文化洗禮的;同時他們又比較熟悉中國的傳統文化。他們覺得要振興中國,必須改造人民的素質和傳統文化,而傳統文化中最要不得的是上層社會的文化。至於中、下層文化,雖然也有壞的部分,但卻有許多可取的部分,甚至還包含著極其寶貴的遺產(這主要是從民主…See More
Jul 26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谷崎潤一郎·春琴抄(10)

佐助答腔道:「哦,太感謝了。師傅的這一席話真叫我高興非凡,其珍貴之處,遠勝過我失去兩眼的代價。歹徒本企圖讓師傅和我生活在悲苦、不幸之中,便讓師傅吃這樣的苦頭。我雖不知此歹徒是何處來的,也不知其姓甚名誰,不過,此人若是想讓師傅破相來為難我,我就不看嘛。只要我成了瞎子,師傅的這一災難不就等於不曾有過啦?蓄意布下的奸計也就化成泡影,歹徒的陰謀一定無從得逞了。說真的,我不但沒有什麼不幸可言,反而覺得幸福極了。我想到那個卑劣的歹徒幫了個倒忙,給我先鑽了空子,心裡痛快極了。」春琴趕緊說:「佐助,別再往下說了。」這兩個盲人師徒相抱而泣了。對他倆因禍得福后的生活情況了解得最為詳盡的尚健在者,就是鴫澤照老嫗了。老嫗今年七十一歲,她作為家內門徒投身春琴的家中時,乃是在明治七年,老嫗是年十二歲,她向佐助學絲竹之藝,兼在兩盲人之間做一些搭橋的工作,是一種不同於引路人的聯繫者。因為一個是猝然之間成了瞎子的,另一個雖是自幼雙目失明,卻過慣了奢侈的生活,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實為一切不用自己動手的人。因此,必須要有一個專事伺候工作的第三者才行,便決定僱用一位能盡量無拘無束在一起生活的少女。鴫澤照被錄用后,辦事誠篤,深…See More
Jul 22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谷崎潤一郎·春琴抄(9)

佐助在春琴死了十多年之後,曾向周圍的人講起過自己雙目失明的來龍去脈。據此,當時的詳情才得以披露——在春琴遭到歹徒襲擊的那天晚上,佐助同往常一樣,睡在春琴閨房的隔壁。當佐助聽到響動聲而睜開眼來,發現長明燈已滅,黑暗中有呻吟聲。佐助一驚,躍身起來,先去點燈,然後提著燈向鋪設在屏風後面的春琴床邊走去。朦朧的燈影映在金色底子的屏風上。佐助在燈影模糊的光線里,把屋子巡視一遍,沒有任何凌亂的形跡,只是枕邊丟著一把鐵壺。春琴好好地仰卧在被子里,但不知為什麼,竟呻吟個不停。佐助起初以為春琴在作惡夢,便走向枕邊,喊著:「師傅,你怎麼啦。師傅……」他正要去推醒春琴時,不禁喊了聲:「啊呀!」隨即掩住自己的雙眼。春琴也就氣喘吁吁地說道:「佐助,佐助,我被弄得不象人樣了吧,別看我的臉哪。」她痛苦地扭動著身子,拚命揮動著雙手,想要把臉部遮蓋住。佐助見狀,說道:「師博放心,我沒看你的臉,我的眼一直這樣閉著呢。」便把提燈挪走了。春琴聽佐助這麼說后,大概一陣輕鬆吧,又昏過去了。她神志迷糊,不停地說著胡話:「今後也永遠別讓人看到我的臉,這件事一定要保密呀。」佐助慰藉著說:「哪有這麼嚴重?你寬心吧。傷處長好后,你會恢復原樣…See More
Jul 21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谷崎潤一郎·春琴抄(8)

是日,包括利太郎在內,眾捧場者頻頻向佐助斟酒,這使佐助無所措手足了。因為佐助近來雖能在晚飯時陪師傅喝幾口,酒量畢竟不濟,而且外出時不得師傅許可,佐助是滴酒不能進的,一旦醉了的話,他身負引路人的重任,就可能因疏忽而出毛病。於是,佐助只好裝模作樣地喝,力圖矇混過去。然而利太郎比較警覺,看破了佐助的做法,便瓮聲瓮氣地出來糾纏了:「師傅,師博得點頭表個態哪。佐助不敢喝呢。今天不是飲酒賞梅嗎?就讓他自由一天吧,萬一佐助支持不住,這裡尚有兩三個人願意給師傅當引路人呢。」春琴便苦笑笑,頗有分寸地答道:「好吧,好吧,稍微喝一點兒就是了。別把他灌醉哪。」眾人立即喊著:「好啦,師傅同意了,」便你一杯、我一杯地向佐助敬酒。佐助卻嚴加自製,十分酒中有七分倒掉在洗杯子的器皿里。據說,是日在座的眾幫閑、眾藝者得以親眼目睹這位久聞大名的女師傅的風采,都深嘆名不虛傳,無不被這半老徐娘的艷麗和氣韻所打動,交口讚歎。當然,眾人說的這些恭維話也許是有著看透利太郎的用意而投其所好的因素在內,但是時屆三十七歲的春琴確實要顯得年輕十歲,膚色白皙無比。看看她的粉頸等處,頗覺寒氣襲人,令人戰慄。她把手背滋潤光滑的小手輕輕地放在膝上,…See More
Jul 14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谷崎潤一郎·春琴抄(7)

春琴每每把這隻桐木箱放置在自己卧室里的窗際,入神地聽鳥鳴囀。「天鼓」那美聽的歌喉一開,她就高興了。因此,僕人們老是加水、潑水,讓「天鼓」鳴囀。「天鼓」總是在天氣晴朗時鳴得最歡,因此在天氣不好的時候,春琴也變得陰沉悒鬱了。「天鼓」鳴囀得最頻繁的時節,是冬末至春末。進入夏季后,漸次減少鳴叫的次數。而春琴悒鬱寡歡的時候,也就漸次增多了。這黃鶯,只要餵養得法,壽命頗長,但是伺候上要謹慎小心,如一任沒有經驗的人餵養,旋即就會死掉的。一旦死了黃鶯,就得另買一隻。春琴家裡的第一代天鼓是活了八年而死掉的,接著,有好一陣子沒能得到可目為第二代的名鳥,過了幾年,總算培養出一隻不比上代遜色的黃鶯,遂再次名為天鼓,愛賞不己。「這第二代的天鼓,鳴聲也神妙莫測,不亞於迦陵頻迦①。春琴將鳥箱置在座右,朝夕不離,鍾愛異常。每每命眾徒弟聆聽此鳥的鳴聲,然後訓諭道:『汝等且聽天鼓之鳴!其原系無名之雛鳥,唯自幼苦練,功告垂成,鳴聲之美,與野生之鶯迥然不同。人或有言:如斯者,屬人工雕琢之美,非天然之美耳,比之幽谷尋春、山徑探花時忽聞隔溪之煙霞深處傳來數聲野生的鶯啼聲,風雅不及矣。而吾不以為然,彼野生之鶯,唯得時與地之利,方能…See More
Jul 13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谷崎潤一郎·春琴抄(6)

他倆就處在這種既象主僕,又象同門的弟子,也象戀人的曖昧狀態下,過了兩三個春秋。接著,就在春琴二十七歲的時候,春松檢校去世,春琴便藉此機會宣告獨立,掛起課徒的招牌。她離開雙親,在淀屋橋一帶另立門戶。佐助也同時跟隨春琴走了。看來是因為春松檢校生前已承認春琴的實際水平而同意她隨時都可另立門戶課徒的。檢校從自己的名字里取出一個字,給她起了一個名字——春琴。在隆重的演奏場合,檢校有時同春琴合奏,有時讓春琴彈唱高音部分,屢屢抬舉她。也許這就成了檢校去世后,春琴自然能另立門戶課徒的條件了。不過,從春琴的年齡和境遇等情況來衡量,想不出她有什麼必要這麼猝然自立門戶。這恐怕是慮及和佐助的關係一事吧。因為兩人的關係已是公開的秘密,若是始終令這種關係處在暖昧的狀態下,就會造成不利於控制眾店員的局面,於是採用了這個由他倆另立門戶同居的權宜之計。估計春琴本人也難以拒絕這樣的安排。當然,佐助去淀屋橋之後,一切待遇照舊,始終是一個引路人。而檢校去世后,佐助得以再次師事春琴。這時,他倆可以無所顧忌,一個稱叫「師傅」』一個直喚「佐助」了。春琴很不願意使人感到她同佐助象一對夫妻,她嚴格地按照主僕之禮,師徒之別行事,對談吐中…See More
Jul 12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谷崎潤一郎·春琴抄(5)

佐助無所措手足,卻又不能就此而止。他腦子裡在作著各種猜測,手裡練習不止,但是老不見春琴表示首肯。於是佐助只覺得頭腦發脹,彈得一遍不如一遍,身上冷汗直冒,便無力顧及什麼調子,只是一味地亂彈。而春琴在一邊寂然無言,把嘴閉得更緊,眉梢處深深地皺起,竟然紋絲不動。這副樣子維持了兩個多小時。直至母親阿繁身穿睡衣走上來,溫言勸慰道:「用功也得有個限度,過了分的話,對身體是有害的呀。」遂把師徒倆分開了。第二天,雙親把春琴叫到膝前,懇切地加以勸導,說:「你認真負責地教佐助,這當然很好,但是打罵徒弟,這可是屬於人所公認的檢校先生的事哪。你的水平再高,畢竟自己還在拜師學藝。眼下就模仿師傅的這種做法,準會留下自滿的根子。在學藝方面,大凡有了自滿情緒,便不會上進。再說你這麼一個女流,竟然緊逼著男學徒,很難聽地罵什麼『笨蛋』,聽了實在不順耳。這一點你必須自重哪。今後你得規定好授課的時間,不要弄到半夜裡,因為佐助的哭聲影響了大家睡覺,很不象話。」父母親從來不曾這麼教訓過春琴,所以春琴聽了也無言以對,表示聽從。但這也只是表面的現象,實際上並沒有起到什麼作用。春琴反而嫌佐助窩囊,表示出:「佐助也真是沒出息,身為男子,…See More
Jul 9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谷崎潤一郎·春琴抄(4)

由於內宅的提出,對眾店員作了盤問,結果弄明白是佐助在練三味線,於是佐助立刻被掌柜叫去,當面嚴加訓斥,接著,當然難免「今後不準再犯」和沒收三味線。就在這個當口兒,從意料不到的地方伸出了一隻手來拯救佐助了——內宅提出「先聽聽佐助究竟彈得如何再說」,而春琴就是倡導者。佐助真是誠惶誠恐,他覺得:春琴獲悉此事,准要不高興的,她會想,只要你這個引路人把路引好就行了,一個身為小學徒的人怎麼如此膽大妄為地模仿著學藝呢!春琴是諒解還是嘲笑?反正哪一種都不妙哪。所以佐助聽到「彈了聽聽看」的說法,反而畏首畏尾了。他想,自己的誠意要是感動了上蒼,使小姑動了惻隱之心,這當然是謝天謝地。但是佐助不能不認為這很可能是帶有一半調侃性質的取笑材料,是惡作劇。再說,佐助簡直沒有在人們面前獻技的信心。但是春琴是個開了口就不容別人推辭的人,加之其母、其姐妹們的不勝好奇,佐助遂被喚至內宅,把私下練得的技藝公之於眾,對佐助說來,這實在是非同尋常的大事。當時,佐助好歹會彈五六個曲子,便遵循吩咐,盡自己所會的,壯壯膽,使盡渾身解數,悉數彈了一通,有淺近的《黑髮》①,有頗難的《茶音頭》②以及一些原本就是零零碎碎聽來而東拼西湊記下來的曲…See More
Jul 8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谷崎潤一郎·春琴抄(3)

春琴本是個任性的小姐,從小嬌慣的,再加上盲人特有的故意刁難人的心理,簡直不讓佐助有片刻鬆弛一下的機會。有一次去春松檢校家學藝,正在按次序等侯輪到的時候,佐助忽然發現春琴不見了,不由得大吃一驚,在周圍一些地方尋找后,才知道春琴是在佐助沒留神時上廁所去了。春琴平時上廁所,往往是默不作聲地走的,佐助看到后,就追上去,把春琴攙到廁所的門口,然後等春琴出來,弄水給春琴洗手。但是,佐助這天有所疏忽,於是春琴獨自摸著上廁所去了。佐助一面聲音發顫地說著「太對不起了」,一面跑至已從廁所出來、想伸手抓取洗手池裡的勺子的少女面前。但是春琴搖著頭,說道:「沒事了。」在這種情況下,要是聽春琴說「沒事了」,佐助便回答一聲「是嗎」而退下來的話,後果就更糟糕。最好的辦法是上前奪取勺子,給春琴澆水洗手,這是關鍵。還有一次,那是在一個夏日的午後,也是在師傅處挨次等候的時候,佐助在春琴身後恭候吩咐。春琴自言自語地吐了一句:「真熱。」佐助便附和道:「是真熱哪。」但是春琴不答腔了。過了一會兒,春琴又說道:「真熱。」佐助這才有所醒悟。拿起現成的團扇,在背後替春琴打扇,這才遂了她的心愿。不過,扇得稍微輕了一點兒的話,春琴馬上連聲叫…See More
Jul 6

Malacca Light's Blog

鍾敬文《談中國民俗》(6)孟姜女傳說的初步認識

Posted on July 26, 2017 at 3:04pm 0 Comments

孟姜女傳說,是我國著名的傳統故事之一,在兩千多年前的文獻上,就出現了關於它的原始形態的記錄。它不但擁有相當豐富的文獻資料,而且具有一定的社會歷史意義(特別是當它的內容和情節有較大變化之後)。在我國傳說學上,乃至於世界傳說學上,它是值得相當重視的。“五四”運動以後,民間歌謠、傳說等,受到當時學術界人士的註意。在20年代中期,對於孟姜女傳說,就有一位學者從文獻上和口頭上進行過一番調查、研究(雖然所有觀點,還不是馬克思主義的),並且發表了關於它的“歷史的系統”和“地理的系統”的詳盡論述。稍後,這位學者又把他這方面的主要論文和有關資料編印成三冊《孟姜女故事研究集》。這是過去學術界大多數人們知道的事情。…

Continue

鍾敬文《談中國民俗》(5)民謠是民眾生活與情感的生動記錄

Posted on July 26, 2017 at 3:03pm 0 Comments

中國是一個開化得很早的國家,又是一個進步得頗遲的國家。在這個國度裏所流行著的民謠,自然有許多是差不多已進到了“藝術的”詩歌的境界的,換言之,即文明社會中詩人作品的境界。但是,在另一面,它卻有滯留在那較幼稚的文化時期的作品。它們表現著古舊的內容,具備著古舊的形態,並且,仍然保持著古舊的功能。

民謠的功能是多方面的。這在所謂原始種族(即狩獵種族)裏,就已經是這樣了。中國現代民謠的功能,不用說是頗為覆雜的。這裏,我們只想舉出其中比較近於原始時代的幾種。因為這幾種一方面更容易被人們所忽視,另一方面,在古代文化史的考究上,它們又占著特別重要的位置。…

Continue

鍾敬文《談中國民俗》(4)說一說民間口頭文學

Posted on July 26, 2017 at 3:02pm 0 Comments

我們中國由於地大物博,歷史悠久,特別由於過去讀書、寫作的事情被少數人所壟斷,廣大人民只能用口傳的形式來表達情思、傳播知識。因此,民間所產生的繼承下來的口頭文學作品,在數量上實在是太豐富了。我們這份文化財產,如果充分發掘出來並加以科學的整理,那不但是我們民族的一種榮耀,同時也是世界人民(特別是勞動人民)的一種榮耀。我們人民的口頭創作,如果光從它的產量豐富來誇耀,那是不能夠讓人完全信服的。產量豐富是好的,但是同樣重要的是它的素質問題。在這裏我們要指出它在內容和形式上的一些基本的優點,而這些優點是跟今天所要求的思想和藝術密切關聯的。我們都說文藝是社會的反映,生活的反映。真正能夠廣泛且正確地反映出一定歷史階段中重要的社會和生活的現象及其意義的,必定是時代中的偉大作家。這類作家在我們的文學史上並不很多,過去服務於封建統治階級的大多數作家,往往把題材局限於自己的樂事閑情,或者上層階級的一般生活現象。…

Continue

鍾敬文《談中國民俗》(3)民俗是民族成員的凝聚力量

Posted on July 26, 2017 at 3:01pm 0 Comments

作為文化現象的民俗,是適應那些過著社會集體生活的人們多方面、多層次的要求而生產和存在的,它對於人們而言一定要具有這樣的現實作用。

我們已經一再說過,人們對於文化的要求是多方面、多層次的,民俗適應這種要求,也就必然是多種多樣的,在這裏,我們試舉一個例子,藉以說明民俗文化在適應人們不同要求時所發揮的作用。原始及遠古的人們,在日常生活和生產活動中受了挫折或災害(或者他們預求避免這種挫折或災害),他們便自然地使用那“萬物有靈論”(Animism)的原始思維,認為自然界許多有生命和無生命的事物,都存在著跟人一樣的活動和思想、欲望…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