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cca Light
  • Male
  • Jasin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Malacca Light's Friends

  • VR
  • Kolkata Bachcha
  • Malacca 皇京港
  • Copil
  • Paetiyo
  • Kehtay Dream
  • 中砂礁群
  • 字詞過度
  • se.gamat
  • quién soy
  • Spílaio skiá
  • Poèmes lieu
  • 梭羅河畔
  • 心勢 紀
  • 客家 庫

Gifts Received

Gift

Malacca Light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Malacca Light's Page

Latest Activity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歷史感

大鼴鼠那天並不孤寂冷落。漁人們有塗瀝青的,有補漁網的,也有修理蝦籠漁簍的。此外,還有上等人,趕早的遊客,當地的居民。他們沿著平靜的海邊溜達著。大海還在漲潮呢。查爾斯發現,要找的女人連影子也沒有。不過,他很快就把她或科布拋到了腦后。跟以往在城里閑逛時不一樣,他邁著輕捷的腳步,沿著海灘向目的地走去。他可能會令你忍俊不禁,因為他為自己扮演的角色做了精心的打扮。他穿著一雙結實的靴子,上面有釘子裝飾。帆布靴套把厚實的法蘭絨諾福克馬褲裹得緊緊的。上衣穿一件又緊又長的大衣,長得有點不可思議。頭戴一頂米色低頂寬邊帆布帽,可那顏色一點也不正。手上拿著一根很大的木手杖,這是在去科布的路上買的。一只碩大的帆布背包沈甸甸的,有錘子、包裝布、筆記本、藥片盒、錛予以及天知道什麽東西。天下沒有什麽比維多利亞人辦事的那種認真勁兒更令人無法理解的了。而這一點在無償交給遊人的由貝德克出版社早期出版的《旅遊指南》中表觀得最為突出,也最為荒唐。人們也許會問,天下的樂事恐怕這里面都包括了吧?就拿查爾斯來說吧,他怎麽就不明白,輕便的衣服應更舒服一些?他怎麽就不明白,那頂帽子純屬多余?他怎麽就不明白那雙結實的用釘子作飾物的靴子在滿…See More
yesterday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展示與敘述

“孩子,你太容易動情了。你一心一意撲到這位小姐身上,萬一哪一天上帝要召她回去,恐怕你不會心甘情願地放手吧。聽著,相信我,作為一位基督徒,不可如此沈迷於世上的任何人或任何事。這樣,無論上帝采用什麽方式召其回去,他都會心於氣和無怨無悔地俯首聽命。”正在這時,有人匆匆闖入,通告亞當斯先生,他的小兒子落水而死。亞當斯沈默片刻,繼而在屋子里捶胸頓足,痛失愛子。約瑟夫和牧師一樣肝腸痛斷,不過,他很快鎮定下來,極力去安慰牧師。他用牧師平日里無論是私下還是公開場合訓導他的話來寬慰他,因為牧師最痛恨的就是情欲二字,他總是開導大家用理智與天惠去占勝它們。然而,此時,這些話卻一句也聽不進去了。“孩子,孩子,”他說道,“別說些沒用的了。換了別的孩子,或許還可以忍受得了。我那天真無邪的小家夥,我晚年的心肝和慰藉,可憐的小東西,剛剛步入人生就匆匆逝去。他是世上最可愛、最不淘氣的孩子,從不惹我生氣。就在今天早上,我還給他上了《生命的起源》的第一課。對,就是這本書。可是,小可憐兒,它現在對你已毫無用處了。他很有希望成為最大的學問家,成為宗教界的驕傲。這麽小的年紀就具備這樣的天賦和素質,我還是頭一次見呢!”亞當斯太太一…See More
Dec 2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浮在表面

要談的事多得很。“你怕她什麽?”弗勞拉問道,她沈重的身驅躺在霍華德身上,乳房置於他的面前。“我想,”霍華德說,“我們在同一個領域競爭,實力又十分相當。這有道理。她的作用仍然受制於我的作用,而且制約得很嚴。這就阻礙了她的發展,所以她覺得不得不暗中瓦解我,從內部毀掉我。”費勞拉說:“你舒服嗎?我沒有壓得太厲害吧?”“沒有,”霍華德說。“怎樣毀掉你?”弗勞拉問。“她要在我身上找個弱點,”霍華德說。“她想使自己相信我沒有真才實學,是個騙子。”“你的胸脯真可愛,霍華德,”弗勞拉說。“你的也是,弗勞拉,”霍華德說。“你是個騙子嗎?”弗勞拉問。“我想不,”霍華德說,“一點也不比別人差。我只是有一種激情,要做成點兒事情,要從混亂中理出個頭緒來。她把這看成是時髦的激進主義。”“噢,霍華德。”弗勞拉說,“她比我想象得要聰明。她有桃色新聞嗎?”“我想有的,”霍華德說,“你能挪一挪嗎?弄疼我了。”弗勞拉從他身上一骨碌下來,躺在他的旁邊。他們安臥在那里,面向她白色寓所的天花板。“你不知道嗎?”弗勞拉問,“你不想探個究竟嗎?”“不想,”霍華德說。“你好奇心不足,”弗勞拉說,“有個活的心理等你研究,你偏不感興趣。怪…See More
Nov 25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魔幻現實主義

接著,他們突然一齊再次唱起那三、四個簡單的音符,加快了舞步,逃避著休息和睡眠,超越著時間,用力量去充實自己的天真。人人都在笑,艾魯阿德依靠在他摟著的一位姑娘身上說:心中充滿和平的人總是面帶微笑。她大笑起來,腳更用力地踏著地,拉著其他人與她一道,升到人行道上空。不一會兒,所有的人都離開了地面,他們腳不沾地原處頓兩步,再向前跨一步;是的,他們都從溫斯勞斯廣場上升了起來,圍成的圓圈像一個正在騰空的巨大花環。我在地上奔跑著,追隨著他們,一直仰著頭看著他們;他們浮起來了,開始是一只腳,然后是另一只腳,腳下是布拉格;那里有擠滿詩人的咖啡館和擠滿叛徒的監獄。在火葬場,他們結果了一個社會黨人的代表和一個超現實主義者;這兩人火化后的煙冉冉升空,像是一個吉兆。我聽到艾魯阿德那刺耳的聲音在吟誦:愛在工作著,永不知疲倦。我穿街走巷追逐著那個聲音,希望能跟上騰起在城市上空的神奇的人體花環。我心中極度痛苦地認識到,他們在像鳥一樣地翺翔,而我卻像石頭般地下墜;他們長有翅膀,而我永遠也不會有。米蘭·昆德拉:《笑與忘卻之書》(一九七八)魔幻現實主義(即原本是現實主義的敘事中發生了不可能的神奇事什)是與當代拉丁美洲小說(…See More
Nov 21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喜劇小說

“現在我們來看看,到底你用了個什麼樣的標題?”迪克森向窗外眺望,田野流經他的視野,由於剛經過四月閃動著明亮的綠色光芒。不是因為最后這半分鐘談話的二次曝光效果使他無言以對,因為這種事是威爾森言談中的主要成分。他啞口無言是因為想起自己必須背誦出他撰寫的文章的標題。那是一個完美無缺的標題,文章中的漠不經心,那像送葬的隊伍一般的使人哈欠的事實,所投射在非問題上的虛光,都在這標題中得以凝結。迪克森已經讀過,或者已經開始閱讀數十篇類似的文章,但他自己的文章擺出一付架式,要人相信其用途和重要性,這便使它似乎比大多數文章都拙劣。文章是這樣開頭的:“考慮到這是一個令人奇怪地被忽視了的話題。”是一個什麼樣的被忽視了的話題?奇怪地被忽視了的是什麼?他總是這樣想著,不過沒有毀掉或燒掉打字稿,這只能使他看起來更像一個偽君子和傻瓜。“讓我們考慮考慮。”他假裝費神記憶,應和著威爾森說:“噢,對了。《一四五○至一四八五年造船技術發展的經濟影響》,總之,就是它了……”他無法說全這個句子,就又向左邊看了一眼,猛然發現一張臉正在九英寸之外盯著他。那張臉充滿驚恐,屬於一個開大棚貨車的司機,威爾森挑選他來一起駕駛越過兩堵石墻間…See More
Nov 19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試驗小說

伯明翰的布萊德斯利兩點。沿街走著成千上萬踏上飯后歸途的人。“我們需要的就是干,推動。”工程經理對杜昔萊特先生的兒子說。“我對他們說—我們干起來吧,把這東西弄好。”成千上萬的人飯后回到了他們工作的工廠。“我總是訓他們,但是他們了解我,視我為他們的衣食父母。遇到問題他們就只找我。工作他們干得很出色,很出色。為他們我也會全力以赴,這一點他們知道。”開動著的旋床在這個工廠里又發出噪音。成千的人,男人和女孩,沿外面的道路行走著。一些人進了杜普萊特的工廠。一些人呆在廠里的翻砂車間用餐,他們圍著爐火坐成一圈。“我站在商店門口,背對著煙具店的店門。我戴著假鼻子,粘著綠鬍鬚,里面的阿爾伯特正在不停地笑著,就在這時,他從煙具店進來了,阿爾伯特朝我走過來,但我沒太在意,突然我聽見有人說:“除了當小丑,就不會做點更好的事嗎,基茨?”他又對阿爾伯特說:“你站在那兒干什麼,米立根?”我吃了一驚,忘了把假鼻子摘下來,因為來得太突然了。我永遠也忘不了這件事。 亨利·格林《活著》(一九二九)…See More
Nov 17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互文性

“我們必須試一試,把主帆拉到頂端。”我說。陰影一聲不吭離我而去。這些人都是鬼魂,在纜繩上的重量只不過是一批鬼的重量。的確,如果曾經有過用純精神力量升起的帆,就非彼帆莫屬了;因為恰當地說,整條船上沒有哪個人有足夠的臂力來完成這一任務,更不消說甲板上我們這些可憐蟲了。當然我自己領導了這項工作。他們無力地跟在我的后面,從一根纜繩到另一根纜繩,一跌一絆,氣喘籲籲。他們像泰坦神那樣勞作著。我們至少干了一個小時,其間黢黑的宇宙沒有發出一絲聲響。當最后一根垂緣拉緊之后,我那已經習慣了黑暗的眼睛認出了疲勞不堪的身影,他們有的匍匐在船舷上,有的癱在船艙口。有一個伏在后絞盤機上喘著粗氣;而我在他們中間就像一座象征力量的塔,與疾病無緣,感到的只是心靈上的病痛。我等了一會兒,盡力消去負罪心理的重擔,抵禦我的自卑感,然后說:“現在,夥計們,我們要到船尾去,調整橫桅。為這條船我們能做的就這麼多了,剩下的就看她的運氣了。”約瑟夫·康拉德:《影線》(一九一七)用一種文本去指涉另一種文本的方式多種多樣:滑稽模仿、藝術的模仿、附合、暗指、直接引用,平行的結構等。一些理論家相信,互文性是文學的根本條件,所有的文本都是用其它…See More
Nov 13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華麗散文體

洛麗塔,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望之火。我的罪,我的靈魂。洛—麗—塔:舌尖下滑三步,輕叩三下牙齒。洛、麗、塔。清晨,她是洛,樸素的洛,四英尺十英寸高,只穿一只短襪。穿上便褲她是洛拉。上了學她是多莉。正式簽名時她是多洛麗絲。到了我懷里,她就成了洛麗塔。沒有見她之前,你有這樣的經歷嗎?有的,確實有的。就事實而論,要不是一年夏天我愛上了一個小女孩,就根本不會有洛麗塔。在一個公國里,靠近大海。噢什麼時候?我那年夏天有多大就有多少年。洛麗塔有多大就有多少年。殺人犯總是花言巧語,文采飛揚。陪審團的女士們,先生們,一號證據是天使忌妒的,那天使接到了誤報,單純幼稚,長著高尚的六只羽翼。看看這一大堆亂七八糟的不聿吧。夫拉基米爾·納博科夫《洛麗塔》(一九五五)小說文體的至高原則是無原則—每一作家為自己規定的除外。重復和簡單滿足了海明威所追求的藝術目的;變換與文飾則達到了納博科夫的目標,特別是在《洛麗塔》中。該小說采用答辯狀的形式,辭藻華麗,文采飛揚。答辯人對某類他稱之為“性感少女”的青春期少女特別迷戀,這種迷戀導致他干了一系列罪惡勾當。該書首次出版時便引起了爭議,至今仍未平息,因為書中把一個兒童虐待狂和殺人犯…See More
Nov 11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重復

秋天,戰斗總是繼續著。但是我們沒再參加。米蘭的秋天很冷,天黑得也早。天黑之后電燈一開,遛大街看櫥窗倒是一件快事。商店門外懸掛著野味,有狐貍有野鹿,還有小鳥類。狐貍的皮毛上落滿了雪,像撒上了一層面粉,尾巴被風吹得蕩來蕩去。野鹿又僵又硬,沈甸甸、空蕩蕩的。小鳥經風一吹,羽毛翻卷。這是一個寒冷的秋天,風從山頂上刮下來。每天下午我們都在醫院。黃昏時穿過市區走向醫院去的路線不止一條,有兩條路是沿運河而行,但這兩條路遠。到醫院去必須要過運河上一座橋。有三座橋可供選擇。其中有一座上面有個婦女賣烤堅果。每次路過,站在她的炭火攤前總感到暖融融的,堅果裝在口袋里后還是熱乎乎的。醫院古老而美麗,進入大門穿過庭院,對面還有一個門可以出去。庭院通常也是葬禮開始的起點。醫院對面是一些新建的磚砌亭臺,我們每天下午都在那里見面,大家都彬彬有禮,對周圍的事頗感興趣,然后坐進車中,不同的車可有不同的去處。歐內斯特·海明威《在另一國度里》(一九二七)假如有時間和興趣,不妨拿幾支彩筆,把海明威這篇小說第一段中出現兩次以上的詞圈起來,一個詞一樣顏色,然后匯總。結果你會看到由兩類詞構成的一個復雜畫面:一類是有所指意義的詞,又叫實…See More
Nov 9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天氣

哈費爾德近日的夜晚變得又漫長又郁悶,天氣也愁上加愁。寒冷的暴風雨開始來臨,七月的景象已蕩然無存,唯有樹和灌木叢還顯出些生機,這些也成了風暴洗劫的對象;白天變長,但這只能使人對這些殘酷的景象目睹得更長久一些。簡·奧斯丁《愛瑪》(一八一六)倫敦。米迦勒節期剛剛過去,大法官安坐在林肯旅館大廳。十一月的天氣毫不寬容。街道上泥濘難行,猶如大水新退;要是遇上一個長約四十英尺的斑龍,像個巨大蜥蜴搖搖擺擺往霍爾博恩山攀登,那也不足為奇。濃煙從煙囪頂端低垂下來,猶如下起了黑毛毛雨,雨中的灰片大得像雪花—可以想象,這些灰粉片像是在哀悼太陽的死亡。狗陷在淤泥中,讓人難以分辯;馬的境況也好不到哪兒去,連眼罩上都濺滿了泥。行人打著雨傘互相擠撞,個個脾氣暴躁,走到街角時滑一跤;自天光破曉(如果這樣的天也會破曉的話)以來,滑倒跌跤的人已不計其數。泥巴如復制一般越積越厚,粘住人行道死不松口。查爾斯·狄更斯《荒涼屋》(一八五三)除了描寫海上時常發生奇怪的風暴以外,小說中對天氣的關注直到十八世紀末仍然寥若晨星。到了十九世紀,小說家似乎開始談論起天氣來。這一方面是因為自浪漫派詩歌和繪畫開始產生了欣賞大自然的傾向,且這種傾向…See More
Oct 31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文内讀者

夫人,您在看這最后一章時怎麽那樣大意?我在里面跟您說過,我母親不是羅馬天主教徒—天主教徒!先生,您可沒說過這事。夫人,請原諒我再次申明我跟您說得清清楚楚,白紙黑字,一點兒都不含糊。——這麽說,先生,我一定是漏看了一頁。——不是的,夫人,——您一個字也沒漏。——再不然就是我打瞌睡了,先生。——夫人,您要是找這樣的借口,就傷了我的自尊心了。——那樣的話,我可要鄭重說明我對這事一點都不知道。——夫人,這可全是您的不是了;作為懲戒,我一定要您立即回頭重來,也就是說,看到下一個句號時,馬上回頭,把這一章重看一遍。我讓這位女士用這種方式彌補她的過失,並不是我一時心血來潮或為人殘酷,而是出於一片好心;因而等她一路再看回來時,她會心懷感激的。——這是去除不良閱讀習慣的一種辦法。這種壞習慣不僅她有,許多別的讀者也難免—閱讀時一味往前趕,只熱衷於看冒險離奇的故事情節,不注重從書中汲取豐富知識和深刻道理,而這類書只要看得仔細,肯定能讓讀者有所受益。勞倫斯·斯特恩《項狄傳》(一七五九—一九六七)任何小說,無論多麽客觀,總有一個敘述者,但不一定非有一個敘述的對象不可。敘述的對象即讀者的化身或代表,只不過它在文本…See More
Oct 17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時間轉换

莫尼卡氣得臉都紅了:“勞伊德先生一只胳膊摟住她,是我親眼看見的。真遺憾當時跟你說了這件事。相信我的話的只有羅絲一人。”羅絲,斯坦里當時相信她的話是真的,但那是因為她無動於衷。在布羅迪謎中,對布羅迪小姐的風流韻事最不關心的就是她了。她對任何人的風流韻事都漠不關心。她一向如此。后來當她自己以性感而出名時,她的魅力事實上正是在於她對性毫無好奇心理,她從不去想這些事。正如布羅迪小姐所說的,她有這方面的本能。莫尼卡·杜格拉斯說:“相信我的話的只有羅絲一人。”十九世紀五十年代末,莫尼卡到女修道院看望散迪時說:“有一天在美術室我確實看見臺迪·勞伊德吻布羅迪小姐了。”散迪說:“我知道你看見了。”早在戰后某一天布羅迪小姐告訴她之前,她就知道了,當時她們坐在辮子山旅館里,邊吃三明治邊喝茶。布羅迪小姐裹著一件存放多年的深色麝鼠皮大衣,渾身打著哆嗦;她讓人出賣過,提前離了職,靠配給維持生活,在家里還享受不起這些東西。她說:“我可是人老珠黃了。”散迪說:“當年可是好模樣啊。”繆里爾·斯巴克《吉因·布羅迪小姐的鼎盛時期》(一九六一)無論是古代的吟遊詩人,還是哄孩子入睡的父母,他們慣用的最簡單的講故事的方法就是從頭…See More
Sep 27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驚訝

畢脫爵士拍著桌子說道:“我再說一遍,我要你。沒有你我過不下去。到你離開以后我才明白過來。現在家里亂糟糟的跟從前一點兒也不像了。我所有的賬目又都糊塗了。你非回來不可!真的回來吧,親愛的蓓基,回來吧。”利蓓加喘著氣答道:“拿什麽身分回來呢?”從男爵緊緊的抓住纏黑帶的帽子,答道:“只要你願意,就請你回來做克勞萊夫人。這樣你總稱心如意了吧?我要你做我的老婆。憑你這點聰明就配得上我。我可不管家世不家世,我瞧著你就是最上等的小姐。要賭聰明,區里那些從男爵的女人哪及你一零兒呢。你肯嗎?只要你說一聲就行。”利蓓加深深的感動,說道:“啊喲,畢脫爵士!”畢脫爵士接下去說道:“蓓基,答應了吧!我雖然是個老頭兒,身子還結實得很呢。我還有二十年好日子,準能叫你過得樂意,瞧著吧。你愛怎麽就怎麽,愛花多少就花多少,一切由你做主我另外給你一注錢。我什麽都按規矩,決不胡來。瞧我!”老頭兒說著,雙膝跪倒,乜斜著眼色瞇瞇的對蓓基笑。利蓓加驚訝得往后倒退。故事說到此地,咱們還沒看見她有過慌張狼狽的樣子,現在她卻把持不定,掉下淚來。這恐怕是她一輩子最真心的幾滴眼淚。她說:“唉,畢脫爵士!我已經結過婚了。”威康·M·薩克雷《名利…See More
Sep 22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介紹人物

幾分鐘后,薩莉自己到了。“佛里茲親愛的,我是不是遲到得太久了?”“我想,只有半小時吧,”佛里茲說起話來慢條斯理,占有物到了,他領主般喜形於色。“包里斯小姐,我來介紹一下艾什伍德先生好嗎?大家都叫他克里斯。”“不對,”我說,“這輩子只有佛里茲叫我克里斯。”薩莉朗聲大笑。她身穿黑絲綢衣裙,肩上搭一條小披肩,頭上斜戴一頂似聽差似的小帽。“心愛的,用一下你的電話好嗎?”“可以,去打吧。”佛里茲截住我的視線。“克里斯,咱們到隔壁房間去吧。我給你看樣東西、”他顯然想聽聽我對他的新相識薩莉的第一印象。“看在上天的份上,別留下我跟這個人呆在一起!”薩莉嚷道。“不然他會在電話上引誘我的。他這個人激情太大了。”在她撥號時,我發現她的指甲塗成了寶石綠色,這是個不幸的選擇,因為這種顏色反而會讓人注意看她的手,這雙手煙漬斑斑,臟得像小姑娘的手。她的膚色很深,深得像佛里茲的妹妹;臉丈長又瘦,塗了厚厚一層粉,白得像死人的臉;眼睛是棕色的,很大,要是顏色再深點兒就好了,可以與她的頭發和眉毛的顏色相配。“威———,”她輕聲細語地說,亮閃閃的櫻桃嘴唇撅起來,好似要親吻話筒:“IstDassDu,meinLiebling?…See More
Sep 7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清单

在妮可爾的幫助下,羅絲瑪麗用自己的錢買了兩套衣服、兩頂帽子和四雙鞋。妮可爾照著兩大頁購物單上開列的商品一路買下來,看到櫥窗里有什麽合意的也都如數買下。凡是她喜歡的,即使用不著也買下當禮物送人。她買的東西有:彩珠、折疊式沙灘座墊、假花、蜂蜜、客用床、各種皮包、圍巾、情鳥、洋娃娃的微型家具、三碼蝦紅色新布等。她還買了一打遊泳衣、一只橡皮鱷魚、一套鑲金象牙棋子、送給埃布的一些亞麻布大方巾、兩件赫爾墨斯牌麂皮甲克(一件翠鳥藍、一件耀眼綠)——她買這些東西並不是像名妓買內衣和珠寶一樣,一是為了穿戴打扮,職業需要;二是為了存些體己為日后生計著想。她購買東西完全是出於另一個截然不同的目的。妮可爾是機智靈巧與辛勤勞作相結合的產物;為了她,火車從芝加哥啟動,越過美洲大陸的圓肚皮駛向加州;口香糖廠冒出濃煙,聯系帶一節一節地增長;男工拌牙膏、抽漱口水,大桶小桶忙個不停;女工到了八月就趕制西紅柿罐頭,到了聖誕節前夕就在廉價商店里拼命干活;混血印第安人在巴西的咖啡種植園里辛苦勞作,夢想家發明了新拖拉機,反而被剝奪了專利權。所有這些人只不過是為妮可爾提供什一稅的一部分人罷了,一切都像一個完整的系統,搖搖晃晃,發出…See More
Sep 4
Malacca Light posted a blog post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地點觀念

在洛城,要是不會開車就啥事也干不成。就像我現在一樣,不喝酒就啥事也干不成。可要是到了那兒,倘若又喝酒又開車,那可玩不轉。稍不留意松了保險帶,或磕磕煙灰,摳摳鼻子,就得進愛爾卡特拉茲,審問個沒完。稍有不軌,稍有差錯,高音喇叭就會對著你吼,望遠鏡,直升飛機,蠢豬全沖你的頭發來了。一個窮小子又能怎麽樣呢?出了萊芒特旅館,走在熱浪滾滾的市內沃森大街上,擡頭看,大樓上塗滿了上帝的綠鼻涕。往左走走,往右走走,活像一只旱地鼠落在了滔滔的江水中。這家飯店不賣飲料,那家飯店不賣肉,還有的飯店不賣異性愛呢。有人給黑猩猩理毛,有人給那東西紋身,晝夜服務,可是你能吃到午飯嗎?看到遠處對面的招牌一閃一閃的:牛肉—酒—貨真價實時,想都別想。要到馬路對面去,除非天生在那兒。所有的人行橫道線上的招牌都寫著:不要步行,所有的招牌,不管是什麽時候。這就是信息,是洛杉磯的內容:不要步行,要呆在屋里。不要步行,要開車。不要步行,要跑步!我試過出租。沒用。開出租的都是土星人下凡,連左行右行都拿不準。每次外出,得先教他們學會開車。馬丁·阿米斯《金錢》(一九八四)讀者此時可以看得出,我把小況藝術分成若個方面來談,其實是人為的。事實…See More
Sep 1

Malacca Light's Blog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歷史感

Posted on December 11, 2018 at 5:30pm 0 Comments

大鼴鼠那天並不孤寂冷落。漁人們有塗瀝青的,有補漁網的,也有修理蝦籠漁簍的。此外,還有上等人,趕早的遊客,當地的居民。他們沿著平靜的海邊溜達著。大海還在漲潮呢。查爾斯發現,要找的女人連影子也沒有。不過,他很快就把她或科布拋到了腦后。跟以往在城里閑逛時不一樣,他邁著輕捷的腳步,沿著海灘向目的地走去。…

Continue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魔幻現實主義

Posted on November 20, 2018 at 9:21pm 0 Comments

接著,他們突然一齊再次唱起那三、四個簡單的音符,加快了舞步,逃避著休息和睡眠,超越著時間,用力量去充實自己的天真。人人都在笑,艾魯阿德依靠在他摟著的一位姑娘身上說:

心中充滿和平的人總是面帶微笑。

她大笑起來,腳更用力地踏著地,拉著其他人與她一道,升到人行道上空。不一會兒,所有的人都離開了地面,他們腳不沾地原處頓兩步,再向前跨一步;是的,他們都從溫斯勞斯廣場上升了起來,圍成的圓圈像一個正在騰空的巨大花環。我在地上奔跑著,追隨著他們,一直仰著頭看著他們;他們浮起來了,開始是一只腳,然后是另一只腳,腳下是布拉格;那里有擠滿詩人的咖啡館和擠滿叛徒的監獄。在火葬場,他們結果了一個社會黨人的代表和一個超現實主義者;這兩人火化后的煙冉冉升空,像是一個吉兆。我聽到艾魯阿德那刺耳的聲音在吟誦:…

Continue

Comment Wall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6:02pm on October 25, 2018, Mrs.Cherish herman said…

Hello my Dear My name is Mrs. Cherish Savannah. Herman. From Netherlands, I am a dying widow who have decided to donate her wealth to a reliable individual, to help the poor and the less privileges  write me here for more details : cherish.herman@mail.com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