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afinado
  • Female
  • Pekan Nanas,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Desafinado's Friends

  • INGENIUM
  • Bayrut Alhabib
  • Eamman Habibatah
  • baku
  • Taklamakan
  • 突然突闕起來
  • ucun estutum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等河水退去
  • 1 Dimensional Man
  • Passion for Form

Gifts Received

Gift

desafinado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desafinado's Page

Latest Activity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博格曼拉比案》(10)

每一筆交易都有一番爭論,雙方都裝出要中止談判的模樣,實際上都悄悄地向對方靠攏。 因為建議進行這場交易就是為了保證,只針對博格曼一項最輕的罪狀判處刑罰,這樣紐約州法院法官就必須事先同意他將不在聯邦法院法官判的徒刑上加判。 這樣,由紐約州特別檢察官辦公室起草的協議原文中就包括如下文字: 根據伯納德博格曼承認向艾伯特布魯門撒爾行賄的認罪協議,紐約州高等法院同意在聯邦地區法院法官判處的處罰之外不再加刑。庭外協議有關各方去找紐約州負責該案的法官,徵求他對這個庭外協議的意見。 這種做法,只要有關各方面都出席的話就是程序所允許的慣常做法。州特別檢察官要求州法院法官同意不在聯邦法院的判決上加刑,如果州法官同意(就像期待中的)問題就會迎刃而解,有關各方都達到目的。 可是州法院法官不肯正式對聯邦法官的判決承擔義務,被這個協議所約束,我是不會亂交易的,他說,這下子庭外協議雙方就出現了僵持。經過一番爭執,終於找到一個解決方法。其實這個方案也是為了達到相同的目的:由聯邦法官判決一項罪行的刑期,但不要求州法官預先正式保證按照協議行事。…See More
May 20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博格曼拉比案》(9)

在博格曼案中,檢察官建議進行庭外交易的動機是尋求一種靠得住的結果。檢察官在此案中獲勝的把握不大,而公眾又極力想把博格曼往死里整。這個案子又因聯邦和州政府都對博格曼提起公訴變得複雜起來。 雖說兩個政府部門都指控博格曼犯有同一罪行,卻只有一家可以就此對他進行審判。對於公訴方面來說,一旦對簿公堂而又沒有把握認定被告有罪那,就無法交代,而庭外協議雖不敢說是公訴方面指望的最好結局,在這種情況下卻也是最上上的良策。 既然公訴方面能從認罪協商中得到好處,那麼被告為什麼還會考慮接受這個交易呢?為什麼在這個案子的具體情況下,博格曼還會接受認罪協商,即使他堅信自己是無辜的,即使他的律師認為法庭會認定他無罪,還對其中一項罪名認罪呢? 最直接的回答是,有時用達成認罪協商的方法解決問題對公訴方面和被告雙方都有利,而在有陪審團的審判上唇槍舌箭弄不好會兩敗俱傷。最後,庭外交易和其他任何一種交易一樣均分利益和損失:雙方都不能得到想要的全部東西,雙方都有得有失。…See More
May 9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博格曼拉比案》(8)

博格曼在紐約州起訴書中要認罪的另一項指控是說他向州議會議員行賄。(博格曼不能承認原來的指控,因為該指控與聯邦起訴書中的罪名相同,這樣就等於是為美國憲法所不容的同罪重複懲罰。)這個紐約州議員艾伯特布魯門撒爾,他是州議會著名的自由派少數黨領袖。這項指控是,博格曼曾經問這位相互熟悉的議員,是否可以幫他通融一下有關當局,以便儘快使他擁有的一家老人院得到營業執照。布魯門撒爾答應過問此事,但他有個條件。他對博格曼說,他的選區內有一個由聯邦政府資助的少數民族裔公民職業訓練項目,他要求博格曼,如果他的老人院獲准開業的話,得准許這些少數民族裔職業訓練的人,在這所老人院開設的職業培訓學習班學習。這個要求看起來似乎天經地義,博格曼欣然同意。可是布魯門撒爾有一件重要的事瞞著博格曼也,沒有人說博格曼知道此事這就是布魯門撒爾除了擔任州議會議員之外,還以個人身份擔任這個職業培訓項目的法律顧問。這樣,布魯門撒爾的要求就可以解釋為向博格曼索賄,博格曼同意這樣做就等於行賄。在調查過程中,博格曼曾告訴紐約州特別檢察官,他掌握有關布魯門撒爾議員犯罪行為的情況。根據紐約州的法律,博格曼有權不回答有關這方面的問題,除非他獲得完全…See More
Apr 18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博格曼拉比案》(7)

博格曼的首席律師是華盛頓出類拔萃的律師南森列文。他指示博格曼去對簿公堂斗到底。例如,醫療費用單據內容不實的指控並不能證明這種錯誤是蓄意的,所以檢察方面要想證明博格曼是明知故犯絕非易事。確實,記錄顯示,博格曼的療養院只違反了某項會計規定(專業術語是額外增值),對此由某個會計必須負起法律責任(這位會計師姓達肖維茨,一字之差使我的家族感到難堪,也使一些新聞界人士常常把我和他混淆)。 博格曼稱他並不知道有這種事發生,此事應由那位主管會計師負責。為了證明他說的都是實話,他主動提出要作一次測謊測驗,結果證實他說的是真話。很明顯,檢察方面認識到要想認定博格曼有罪是極其困難的;更難堪的是,此案經過這麼大張旗鼓的宣傳,花了這麼多錢之後一旦輸了,就會成為天大的笑柄。 檢察官們,尤其是州特別檢察官還面對著另外一個嚴重問題。由於聯邦和紐約州起訴書中指控的實際上是相同的刑事犯罪,很明顯,博格曼不能在聯邦和紐約州法院兩次受審。美國憲法第五修正案規定,任何人都不應為同一樁犯罪行為受到兩次對生命或肢體的懲罰。…See More
Apr 14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博格曼拉比案》(6)

他停下來向我解釋牆上掛的每一塊紀念牌的意義。有些是專為褒獎他的善行義舉的,有些是因為他經營的老人院對住戶照顧備至而予以表彰。這場展覽確實非同一般,它經過精心謀划想給我留下一種個人成就卓著的深刻印象,而不是他在法律上是無辜的。 可這種展覽太造作太生硬,以至你感到也就是那麼回事,並不願去領會每一塊獎狀的意義。 他給我看的無非是他過去曾為別人作的好事,這些在我看來都是應該的;因為我很了解,如果你是個受尊敬的人(同時還是個大財主),你就不難得到政客們的讚揚,這正像如果你地位卑微就很容易遭人非難一樣。我並不相信那些對老人院的溢美之詞,因為我的熟人中就有家人被送到那裡去的。 我對博格曼說,這些成就確實非常了不起,可我並不是到這裡來評價他個人的功過,甚至連他經營老人院的是非也不打算過問。我的工作是在憲法立場上向米利亞法官加判他1年徒刑的判決提出異議。我要他當律師的女婿阿夫拉姆卡斯,把從憲法角度上對我們有利的事實告訴我。 卡斯簡略地勾畫了本案的法律問題,斯坦利和邁耶博格曼不時插進來介紹有關老人院的具體事實。這位老拉比並不直接參与討論,只是偶爾評論幾句。…See More
Apr 3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博格曼拉比案》(5)

審判博格曼的是新聞界和野心勃勃的政客,是他們認定他犯有五花八門的罪惡,實際上這些犯罪事實上和法律上都不存在。如果這種事能夠發生在財大氣粗後台強硬的伯納德博格曼身上,它也可能發生在其他人身上。 我決定受理此案,因為那時我確信,現在仍然這麼認為,博格曼被人當作這個受人非議的行業的替罪羔羊了。忙得顛三倒四的美國人把他們年老衰弱的父母和祖輩丟棄在老人院,這種罪孽也通過指責博格曼而掩蓋消泯。我認為他身上引人注目的猶太特點他的猶太教博士學位,他與眾多猶太組織的聯繫,甚至他留的山羊鬍子,他戴的猶太式小瓜皮帽都使得猶太人和非猶太人對他群起而攻之,非要他的好看不可。 我看到,為了搞掉博格曼,法制已被顛倒、被曲解、被濫用。我還以為,有些檢察官,特別是有些法官缺乏秉公斷案堅持法律原則的勇氣。…See More
Mar 26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博格曼拉比案》(4)

跟費希曼談話幾分鐘后,博格曼拉比打電話來了。他的兩個兒子斯坦利和梅耶,還有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畢業的女婿阿夫拉姆卡斯都在他那邊用分機參加談話。 博格曼博士自我介紹說,他認識我家裡的人,早聽說我有專給處境艱難的人排憂解難的赫赫名聲,現在我是全世界處境最困難的人了,我需要你的幫助,我的心已支離破碎,我已被弄得身敗名裂,我的健康江河日下。我不可能活著出獄了,這是對我的死刑判決。 我答應先看一下他的判決書及其他檔案材料,他說他會在當天通過快遞把材料送到劍橋去。當晚我把判決材料看了一遍。博格曼的律師準備的要求重新考慮判決的備忘錄,寫得十分有說服力並且慎重仔細。可是我感到震驚的是,這份文件的立論意在說服弗蘭克爾法官不要判博格曼徒刑。 大多數對判決書提出異議的備忘錄都把被告描繪得像個純潔無瑕的天使。這一份卻不然。它一開始就提醒主持量刑的法官注意新聞媒介,和政客扣在博格曼頭上的那些污泥濁水;甚至,備忘錄中附有報紙雜誌攻擊博格曼文章的所有影印副本。 你第一眼看上去,這份文件就像是公訴人準備的起訴材料如果不是市政參議斯坦恩準備的材料!…See More
Mar 25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博格曼拉比案》(3)

弗蘭克爾法官的判決成了風暴中心,許多人呼籲對此進行調查,有人甚至提出要彈劾這位法官。州老人院問題特別檢察官查爾斯海因斯,對這個入獄4個月的判決特別惱怒,因為作為聯邦和紐約州兩個法庭共同的庭外協議,他已同意向州量刑法官建議按聯邦量刑法官弗蘭克爾判的刑期去判;同時,兩罪應同時並處。 如果州法院法官按照他的建議去做一般情況下法官都照此辦理博格曼就會在兩個法院被各判處4個月徒刑,兩個判決同時執行,如果他表現好的話,在100天之內就可以回家了。不過,公眾報復的慾望部分地得到了發泄。 這是由於紐約州量刑法官阿洛依修斯米利亞,拒絕按特別檢察官半心半意的建議辦。他判處博格曼在州立監獄服刑1年,該徒刑應在博格曼在聯邦監獄服完4個月徒刑以後再執行。米利亞法官的判決受到新聞界的喝彩,監獄的大門在老拉比身後砰然關上,博格曼案似乎應到此為止了。 可是,這場戰鬥僅僅是開始。…See More
Mar 19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博格曼拉比案》(2)

《紐約時報》在3個月中就發表了62篇有關博格曼的文章,在1月份和2月份,差不多每天電視上都播放關於博格曼的新聞。我敢說在紐約新聞媒介影響力所能及的區域內,無人不知有個留大鬍子,戴猶太瓜皮帽的拉比。 這個假意虔信宗教的偽君子,被控虐待孤寡老人,插手黑社會犯罪行為;他肆無忌憚地欺詐坑騙,向政府官員行賄,真是罄竹難書。 專欄作家彼德哈米爾稱他是一個鼠竊狗偷的雜種。另一位專欄作家傑夫卡曼引用他93歲祖母的話,形容博格曼是個可憎可惡的傢伙,企圖把他造的孽藏在猶太小帽下面,現在這傢伙成了全體猶太人的恥辱。 《每日新聞》把他描繪成一個擁有2億美元家財的全國性老人休養院聯合體的沙皇,在那裡老人住戶們在苟延殘喘。 路易斯卡普蘭法官曾經主持過幾次對老人院的調查,他斷言如果報上所說博格曼干的那些事屬實的話,他就不認為博格曼還是人。 《紐約時報》最早報道對博格曼的指責的記者約翰希斯給一家猶太人報紙寫信,譴責博格曼一夥把宗教當作庇護所,因此煽動了反猶情緒,他建議猶太人社團立刻把這些玷污猶太人名聲的人清除出去。…See More
Feb 10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博格曼拉比案》(1)

1 新聞媒介的閃電戰很多人這些人有學生、有講演會上的聽眾、有朋友,甚至還有我父母都曾問我,你怎麼能明知委託人犯有為人不齒的罪惡,還去為他辯護呢?這個問題正是刑事訴訟辯護律師常常捫心自問的,因為他們受理的大部分案件中被告都明顯有罪。 有些刑事辯護律師聲稱他們只接受無辜被告的委託。不要相信他們!這是騙局!大部分專業刑事訴訟辯護律師代理的,都不是無辜的被告。律師威廉康斯特勒(我曾經協助他進行訴訟)聲稱他只為他熱愛的人辯護,可是即使他想要和當事人談戀愛他們仍然是有罪的。 佩里梅森式的刑事訴訟辯護律師幫助無辜委託人解脫困境,揭發真正的犯罪團伙,這類故事只是電視劇的虛擬,現實生活中並無其事。差不多所有的刑事訴訟被告,其中包括我的大部分委託人實際上都犯有受控的罪行。 刑事訴訟辯護律師的工作,就其大部分來說是受理犯罪者的委託,為他進行辯護,在可能的情況下解脫。可我們怎麼能夠心安理得地一邊這麼幹,一邊安心入睡呢?這個問題很容易回答: 判斷當事人有罪與否並不是律師的工作,那是法官或陪審團的責任。就是犯有滔天罪行的罪犯也應享有受辯護的權利。律師向政府提出挑戰是使之保持廉潔誠信的重要制約。…See More
Feb 2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36)

10 上訴後進行庭外交易思前想後,我決定給地區檢察官寫封信。我希望勸說他不要對尼克森法官的裁決進行上訴,而主張他和我們一起搞庭外交易。在這場交易中我們建議馬爾主動承認一項輕一等的罪名,而法院對這項罪行應判緩刑。 我在信中寫道,馬爾的罪行是6年前犯的,馬爾在獄中待了8個月,出獄後找到一項固定的工作也有3年光景。如果州政府一定要上訴,須經過聯邦上訴法院、聯邦最高法院和地區法院的審理,此案起碼會再拖宕2年:在這種時候把他送回監獄要達到什麼目的? 這個將重返鐵窗生涯的人,與被控參與一件多年前發生的悲慘事件的那個人,已有天地之差。這只能是形式上的法律勝利,而非實質上的法律勝利。赫爾曼布魯克收到信後過了幾天即給我打電話。地區檢察官尤金戈爾德向他的4個主要助手詢問他們的意見。…See More
Jan 17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Dec 23, 2018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33)

根據慣常的做法,這之間的區別會把該案從事實上的不可能性轉變成法律上的不可能性,被告則由未遂謀殺變成射擊假人無罪。所以,包括紐約州在內的好幾個州已經修改了有關未遂的法律,取消了法律上的和事實上的不可能性之間的差別。根據修改過的法律,只要企圖實施而未遂的犯罪當時如果以他想象的那樣發生就可能既遂的話,法律上的和事實上的不可能性都不能成為有效的辯護理由。照這條法規,所有槍擊假鹿的人都會被判有罪,因為子彈會殺害有生命的物體,如果情況真像打槍人心裡認為的那樣。可是這條新法規在一些更難辦的案子中也會造成左右為難的情況。比方說,一個信仰伏都教巫術的人,按照他敵人的模樣做了個假人,並用針扎它的心臟,認為這可以使仇敵死於非命。根據新法律,他可以被判犯有未遂謀殺罪,因為情況如果真像他想象中的那樣伏都巫術的神力真的發作的話,他就可以殺死他的仇敵;那個以為用好價錢買了名牌貨,實際上買了廉價假貨的旅遊者,也會被判有罪,因為他當時相信這塊表是偷來的真貨(收買贓物未遂罪);就像那個和20歲的妓女發生關係的男人,因為他把她誤認為是個15歲的處女(強姦少女未遂罪);埃爾頓夫人也是如此,她企圖把她誤認為是法國制的花邊走私進…See More
Dec 22, 2018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Dec 20, 2018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31)

如果馬爾認為麥克那時已經死了,不管他這種判斷是對是錯,他都不可能有殺害馬爾的故意。在這個問題上唯一的直接證據是從馬爾的供詞中找到的:他供認說,他朝麥克開槍時,認為麥克已經死了。我們在上訴中提出的第三個論點是,馬爾向勞利亞助理檢察官供出的內容不應該作為證據,因為勞利亞不負責任地打斷馬爾的話,不讓他解釋他為什麼要向麥克開槍。助理檢察官的行為使我們有機會把馬爾的證詞呈遞給上訴法院,而不用讓他在陪審團面前冒險作證。傑弗里科恩準備了一份簽字宣誓證詞,說明如果馬爾不被助理檢察官打斷的話,他會如何對助理檢察官說:首先,我敢肯定在我開槍之前麥克蓋勒已經死了。其次,我當時對自己的生命安全感到極大的擔憂,〔因為布希〕當時用槍逼著我,用斷然決然的口氣說,如果我不朝死人開槍,我自己也會被殺掉。我敢肯定他會說到做到,因為幾分鐘前,我親眼看到布希殺害了我最好的朋友。不管這樁公案如何了結,我都要法官們好好讀一讀馬爾的聲明,了解他朝朋友的頭上打了5槍時心裡想了些什麼。上訴程序的口頭辯訴於1976年2月5日舉行,地點在布魯克林上訴法院的大理石殿堂里,它坐落在布魯克林高崗上一個美麗住宅區的安靜街角,上訴庭由5位法官組成,…See More
Dec 5, 2018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Nov 20, 2018

Desafinado's Blog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博格曼拉比案》(10)

Posted on January 17, 2019 at 6:09pm 0 Comments

每一筆交易都有一番爭論,雙方都裝出要中止談判的模樣,實際上都悄悄地向對方靠攏。



因為建議進行這場交易就是為了保證,只針對博格曼一項最輕的罪狀判處刑罰,這樣紐約州法院法官就必須事先同意他將不在聯邦法院法官判的徒刑上加判。



這樣,由紐約州特別檢察官辦公室起草的協議原文中就包括如下文字:



根據伯納德博格曼承認向艾伯特布魯門撒爾行賄的認罪協議,紐約州高等法院同意在聯邦地區法院法官判處的處罰之外不再加刑。庭外協議有關各方去找紐約州負責該案的法官,徵求他對這個庭外協議的意見。…



Continue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博格曼拉比案》(9)

Posted on January 17, 2019 at 6:08pm 0 Comments

在博格曼案中,檢察官建議進行庭外交易的動機是尋求一種靠得住的結果。檢察官在此案中獲勝的把握不大,而公眾又極力想把博格曼往死里整。這個案子又因聯邦和州政府都對博格曼提起公訴變得複雜起來。



雖說兩個政府部門都指控博格曼犯有同一罪行,卻只有一家可以就此對他進行審判。對於公訴方面來說,一旦對簿公堂而又沒有把握認定被告有罪那,就無法交代,而庭外協議雖不敢說是公訴方面指望的最好結局,在這種情況下卻也是最上上的良策。



既然公訴方面能從認罪協商中得到好處,那麼被告為什麼還會考慮接受這個交易呢?為什麼在這個案子的具體情況下,博格曼還會接受認罪協商,即使他堅信自己是無辜的,即使他的律師認為法庭會認定他無罪,還對其中一項罪名認罪呢?…



Continue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博格曼拉比案》(8)

Posted on January 17, 2019 at 6:07pm 0 Comments

博格曼在紐約州起訴書中要認罪的另一項指控是說他向州議會議員行賄。(博格曼不能承認原來的指控,因為該指控與聯邦起訴書中的罪名相同,這樣就等於是為美國憲法所不容的同罪重複懲罰。)這個紐約州議員艾伯特布魯門撒爾,他是州議會著名的自由派少數黨領袖。這項指控是,博格曼曾經問這位相互熟悉的議員,是否可以幫他通融一下有關當局,以便儘快使他擁有的一家老人院得到營業執照。布魯門撒爾答應過問此事,但他有個條件。他對博格曼說,他的選區內有一個由聯邦政府資助的少數民族裔公民職業訓練項目,他要求博格曼,如果他的老人院獲准開業的話,得准許這些少數民族裔職業訓練的人,在這所老人院開設的職業培訓學習班學習。

這個要求看起來似乎天經地義,博格曼欣然同意。可是布魯門撒爾有一件重要的事瞞著博格曼也,沒有人說博格曼知道此事這就是布魯門撒爾除了擔任州議會議員之外,還以個人身份擔任這個職業培訓項目的法律顧問。…

Continue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博格曼拉比案》(7)

Posted on January 17, 2019 at 6:06pm 0 Comments

博格曼的首席律師是華盛頓出類拔萃的律師南森列文。他指示博格曼去對簿公堂斗到底。例如,醫療費用單據內容不實的指控並不能證明這種錯誤是蓄意的,所以檢察方面要想證明博格曼是明知故犯絕非易事。確實,記錄顯示,博格曼的療養院只違反了某項會計規定(專業術語是額外增值),對此由某個會計必須負起法律責任(這位會計師姓達肖維茨,一字之差使我的家族感到難堪,也使一些新聞界人士常常把我和他混淆)。



博格曼稱他並不知道有這種事發生,此事應由那位主管會計師負責。為了證明他說的都是實話,他主動提出要作一次測謊測驗,結果證實他說的是真話。很明顯,檢察方面認識到要想認定博格曼有罪是極其困難的;更難堪的是,此案經過這麼大張旗鼓的宣傳,花了這麼多錢之後一旦輸了,就會成為天大的笑柄。…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