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afinado
  • Female
  • Pekan Nanas,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Desafinado's Friends

  • INGENIUM
  • Bayrut Alhabib
  • Eamman Habibatah
  • baku
  • Taklamakan
  • 突然突闕起來
  • ucun estutum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等河水退去
  • 1 Dimensional Man
  • Passion for Form

Gifts Received

Gift

desafinado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desafinado's Page

Latest Activity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20) 聯邦上訴法院

美國聯邦第二巡迴區上訴法院是一個有優良傳統的重要法院。它的司法管豁區包括整個紐約州、康涅狄格州和佛蒙特州。由於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只複查上訴案子中極有限的一部分,美國的聯邦上訴法院出於實際的原因,就成了大部分刑事訴訟被告的終審法院。第二巡迴區上訴法院法官中不乏法界巨擘,如勒尼特漢德,約翰哈蘭,傑羅姆弗蘭克和查爾斯克拉克都出自第二巡迴區。(司法界出產的宵小之徒,該法院當然也佔有其應得的比例。)該法院位於紐約市的聯邦法院大樓17層,俯瞰著布魯克林大橋和華爾街的金融中心,給人嚴厲而又莊嚴的深刻印象。法院有九位現職法官及幾位資深法官,由他們輪流擔任由三位法官組成的審判庭。複審某一個案子具體由哪幾位法官組成是高度保密的,只有開庭辯訴前一兩天才會透露。這麼做的原因是為防止律師為適應法官人選而相應地選擇他們的辯訴策略。這使進行上訴的律師任務更為艱難,更富挑戰意味,因為每一位法官的法律觀點、做派,特別是在刑法和憲法領域中迥然各異,對某個法官胃口的辯訴在另一個法官看來可能一無是處。我特別存有戒心的是首席法官歐文考夫曼。在他任地區法院法官時,年輕的考夫曼主持了該法院最後一例死刑判決,即惡名昭著的1951年盧森…See More
Aug 30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19)  「我無意阻礙法律」

贏了開場這一輪后,政府毫不拖泥帶水立即開始胡魯克謀殺案審判。優勢在他們這邊,公訴人急切地想在鮑曼法官的裁決油墨未干之時就把西格爾傳喚到證人席上。我們有義務從專業角度上告訴西格爾,上訴法院的結果是變幻莫測的,我們什麼都敢保證,就是不敢保證勝訴。西格爾要我們告訴他該不該出庭作證反對他的朋友們,我們繼續婉拒,不表示個人意見。(確實,我們自己之間的意見也不一致。)這是他的事,他須在最專業化的基礎上進行判斷上訴法院可能做出什麼裁決,這確實是預測或瞎猜。我們決定立即呈遞上訴狀。指望在法庭上傳西格爾作證,並判他藐視法庭罪(如果他拒絕作證的話),我們就可以毫不遲疑地對此案進行辯訴。速度至關重要,我們預期鮑曼法官在判西格爾藐視法庭罪後會不予交保就把他投入監獄,因為胡魯克案的陪審團審判也已開始,法官不願意在漫長的上訴程序期間把陪審員置於一種中間過渡狀態。對我們的策略來說,西格爾這期間不進監獄,等待上訴法院結果是至關重要的。我們要他能夠自己做主,這就意味著一方面他得從政府和法院的壓力下解脫出來,另一方面擺脫猶太同盟的干擾。謝爾頓最近剛剛和托娃凱絲勒結婚,她成了他拒絕出庭作證的精神支柱。我們害怕如果政府把他關…See More
Aug 2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18) 鮑曼法官的結論

鮑曼法官認為,事實是,沒有記錄證明西格爾的論點,即帕羅拉曾答應西格爾,如果他提供那些胡魯克爆炸事件肇事者的名單,他就可以免予出庭作證。這種看法根本不對。帕羅拉在質證中承認,在本質內容上他對西格爾講了我們永遠也不會要你出庭作證的話;帕羅拉的同事約瑟夫吉布尼曾作證說,他對西格爾作過他不會被揭露,不會被迫出庭作證的總體上的保證;錄音帶也無可置疑地顯示,在其他談話中,帕羅拉數次向西格爾保證,政府不會利用你,我甚至不可能傳你出庭。32鮑曼法官還決定相信帕羅拉的證詞,相信他不知道有竊聽錄音存在,從來沒有從竊聽中獲得過任何關於西格爾的材料,或從聯邦調查局得到過這類材料。當然,法官有個難題,他在聽證過程中對這個問題有過結論,聽了幾遍錄音帶后,他認為帕羅拉曾告訴西格爾;他是從竊聽中發現西格爾的(你知道這些都竊聽了這就是你怎麼栽到我們手上的)。解決這個癥結的辦法很簡單:鮑曼法官只需再一次改變他對錄音內容的看法:我傾向於同意政府的看法,即從上下文看應該是沒有。僅從上下文得出結果還不夠,鮑曼無保留地信賴帕羅拉的可信性:聽證中帕羅拉在對質這段話時一直堅持他說的是沒有。我必須強調,這個回憶很重要。在我看來,因為帕…See More
Jul 26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17)

「竊聽時有錄音」我們回到法庭,準備放那些作為物證的錄音帶。聯邦調查局已經對這些錄音帶作過技術檢驗,使我們感到欣慰的是,錄音帶都是原始錄音,未經任何塗抹。可是那段關鍵的談話聽不清楚:在1971年秋,帕羅拉向西格爾說了如下一段話,這幾句話要麼是你知道,那些都竊聽了或是你知道,那些都沒有竊聽這段錄音給法官放了一遍又一遍:法庭:聽起來像是沒竊聽,可我還得再聽一遍。再放它兩、三遍!(放錄音。)法庭:我聽錯了。你知道,這些都竊聽了才是錄音帶錄下來的內容。我們在這個最關鍵問題上贏了,法官對那句含糊不清的話的理解和我們一致。聽證現在結束了。鮑曼法官答應儘快公布裁決結果。可是好幾個星期過去了,從他的辦公室里沒有傳來隻言片語。律師消磨時間的方法之一是猜測裁決遲遲不來是吉是禍,不管是由陪審團裁決還是由法院裁決都一樣。西爾沃格雷特這個至死不渝的樂天派把消息姍姍來遲看作好兆:他確實下功夫讀我們的辯護詞哩。我這個冥頑不化的悲觀主義者,卻看不到一絲光明:他正在寫一篇冗長的結論,把我們棺材上的釘子砸瓷實。珍妮貝克這個萬世不變的務實主義者早已在準備上訴材料了,她肯定不管鮑曼法官如何處置胡魯克案動議,我們都得上訴。等待鮑…See More
Jul 22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16)為我自己的行為辯護

我怒氣沖沖地離開法院,為鮑曼法官對我的抨擊,他反覆無常的裁決不平。可我堅信這不會是我們對帕羅拉質證的定論。儘管法官有意免去我呈遞一份書面答辯之累的好意,可是我仍決定準備一份辯護書,闡明我質證方式的正當性。幾天後,論述對帕羅拉質證時使用方式方法正當性的備忘錄已經寫好,我們重上法庭。這篇備忘錄引證大量法律來源,來支持以下論點,即:這種方式方法長期以來就被看作進行有效質證的要素,特別是在對付撒謊的證人,需要給他造成一種質證者比實際掌握的證據更多,更少,或不同證據的時候。這份備忘錄引證許多質證帕羅拉時使用的方式方法類似的例子,這些例子被司法界權威看作精采質證的經典之作。我們甚至發現作為伊里諾斯州刑事訴訟律師的亞伯拉罕林肯曾使用過一個極有名的策略,與我們的策略沒有什麼區別。佛朗西斯威爾曼在他權威的著作質證藝術中列舉出如下具有指導意義的質證例子:一個叫格雷森的人被控謀殺,他母親請了年輕的亞伯拉罕林肯為他辯護。林肯問一個自稱是目擊者的人他是怎麼看見犯罪的。在月光下,他回答說。林肯隨後從口袋裡抽出一本曆書,指出事件發生那天晚上沒有月亮。該見證人以為曆書揭穿了他的秘密,承認他自己就是兇手。威爾曼在書中重…See More
Jul 16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15)情勢倒轉

在周末這幾天,當我們忙於準備帕羅拉談話錄音帶的記錄抄本時,鮑曼法官顯然開始覺察到帕羅拉證詞的本質含義。在帕羅拉的可信性破碎之前,法官不用過多考慮我們提出的動議中包含的複雜法律問題,即:警察承諾不會傳喚告密者出庭作證是否具有法律效力?那時,他只須相信警察的否認即可,就像許多法官習以為常那樣。可是在有了錄音帶,帕羅拉承認他確實作過這個承諾之後,這條路就行不通了。星期二,當鮑曼法官再次開庭時,是討論胡魯克案中另一個被告提出的動議。我們和西格爾那天都不在法院。可是鮑曼法官卻喋喋不休地渲染他對我們提出的動議有疑慮:我要跟德肖維茨教授談談,他到底想叫我做什麼。要求法庭阻止在一場尚未開庭的訴訟中傳喚一個證人?他認為我有這種權力的法律根據是什麼?我還沒認識到我有這種權利,因為我從來沒聽說過。以我30年漫長法律生涯而論,這種說法簡直是聞所未聞。現在,事實對我們有利,鮑曼對法律又有了新的考慮。在這星期,我們把錄音帶交給了政府。公訴人聽了以後理所當然地發現,已錄音的帶子里沒有胡魯克案承諾的那段談話。普澤爾給我往劍橋打電話,對我們的小計謀表示憤慨,又對我們的機敏表示讚賞。他同時通知我,鮑曼法官要我在星期五下午…See More
Jun 20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14)

我把眼光從抄本上移開,直直地盯著帕羅拉的眼睛。你記得有過含有這種內容的談話嗎?帕羅拉眼睛瞧著別處,嘴裡咕嚕咕嚕地說:這種內容我有可能說過。我看著珍妮和哈維。他們眼裡閃耀著勝利和期待的光芒。這策略成功了至少到此為止。帕羅拉以為我們掌握了錄有關於胡魯克案談話的錄音帶。我回過頭來接著念道:帕羅拉:只要我們搞清楚是誰干的,你不信我們能叫這些傢伙都招了嗎?你跟我逗樂嗎?我們讓他們都招了,我告訴你,我們能做到。西格爾:如果有人發現了怎麼辦?帕羅拉:沒人會發現。你甚至不用去大陪審團為此作證。我們會解決這些烏七八糟的事情,可能都不用麻煩你。當我問帕羅拉他是否記得這次談話的實質內容,他又一次躲躲閃閃,含糊其詞地說聽起來挺耳熟。這時候鮑曼法官開始對帕羅拉顯而易見的推諉矇混變得不耐煩起來。當帕羅拉回答另外一次談話的問題時說,我可能會說那一類的話,法官搶過話頭:你說可能是什麼意思?你說過還是沒說過?…See More
Jun 17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13 )

念著記錄抄本,我問帕羅拉,他是否曾經與謝爾頓西格爾有過如下對話:你不會因這兩個案子被判刑,如果你說出來這是我說的,我就會否認,我會在一天晚上找到你,我要用車軲轆把你碾個稀巴爛。帕羅拉沒有立即領悟正在發生的事情。答:不,先生,我否認。問:你肯定你從未說過用車把他碾死之類的話嗎?答:我從未說過這類話。我繼續進逼證人。我問他,他是否說過如下言論:要是我告訴你什麼,要是你敢糊弄我,要是你暗地裡使壞,我就要你小狗日的腦袋開花。帕羅拉開始用不那麼肯定的口氣回答:我不認為我發表過這樣的言論。慢慢地,帕羅拉開始潰敗,他滿不在乎的神情漸漸變了。他的臉色變得蒼白,他要水喝。他的手指在顫抖,他差點把那杯水潑在地上。這時候,美國聯邦助理檢察官普澤爾用連續不斷的抗議打斷我的質證。他的目的很明確他想給帕羅拉時間來領會他的困境,來琢磨推敲他的回答。這些抗議都被否決,可帕羅拉已經收到信息。對那個問題我唯一可以說的是,律師,我有時會用那樣的語言帕羅拉的語調也開始變,他充滿自信的否認逐漸消散,他的回答開始變得模糊含混,很多地方他都說記不清:我不記得了,但是聽起來像是有那麼回事兒似的;我很可能說過類似的話;為了跟告密者搞好…See More
Jun 7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May 14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Apr 24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10 )

到星期天夜裡,我們完成了這項工作,我們立即驅車去紐約,準備第二天早晨的聽審。因為西格爾付不起我們的旅館費用,一個猶太同盟的支持者讓我們使用他在曼哈頓東三十八街的英國舊式住宅作辦公室,在晚上工作,兼作集體宿舍。我們在子夜時分到達那裡,對這究竟是個什麼地方心裡也沒底。這房子里有個游泳池,還有桑拿浴室,這所房子的牆上都裝飾著紅色天鵝絨牆紙,整面牆上都是玻璃鏡。這裡有一間密室,用手撳一下按鈕,鏡子後面的一扇門就會開啟。樓上的房間都在電子監視設備保護之下,只要有人從樓梯上來,電鈴就會發出警告。這所大房子里有好幾個酒吧,都滿滿當當地儲存著水、酒,冰箱里塞滿魚子醬和點心肉餅。我們看到這裡的十幾張床都沒有毯子,但有許多洗得干干淨淨的床單和毛巾。晚上這裡沒有暖氣。我們一邊心曠神怡地準備著今晚在第三十八街這所房子里的工作,一邊把環境布置得像一個臨時的律師事務所裝備了一個小法律資料室,一個打字間,一個聽錄音中心,還有一個談話間。我們將有許多個不眠之夜消磨在這裡,聽錄音、準備質證材料,草擬法律備忘錄。我們來到這所沒有生火的房子里時,外面氣溫在冰點以下,我們就在桑拿浴室里開會。在凌晨1時左右西格爾摸索著找到這裡…See More
Mar 20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Mar 16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Mar 7
desafinado posted a blog post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7)

第二個計劃準備在蘇聯使團的地下室採取,而且具有更大的殺傷力,如果不是更遙遠的話。猶太人同盟監視跟蹤了一個蘇聯外交官,發現他在每星期差不多同一時間去會女朋友。每當他去見女朋友時,他就把車停在一個進出方便的地點。 猶太人同盟計劃在他的車底下裝定時爆炸裝置,這樣,當車駛進蘇聯使團警備森嚴的地下車庫時,就會發生大爆炸。其他行動還在策劃之中,包括用手攜式迫擊炮轟擊在格林庫夫的蘇聯使團駐地;在華盛頓蘇聯大使館門口台階上暗殺蘇聯大使阿納托利多勃雷寧。 當帕羅拉把這些行動計劃彙報給上司時,他們驚恐萬狀:如果安吉洛提供的情報屬實的話,猶太人保衛同盟似乎在策劃一場針對蘇聯的全面城市游擊戰爭。在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喬治布希位於華道夫阿斯托里亞飯店塔樓的套間里,召開了一次高層會議。參加會議的有美國安全局、聯邦調查局、聯合國保衛處、美國財政部、司法部紐約地區檢察官、司法部及美國檢察長辦公室的代表。…See More
Feb 14

Desafinado's Blog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18) 鮑曼法官的結論

Posted on June 20, 2018 at 12:12pm 0 Comments

鮑曼法官認為,事實是,沒有記錄證明西格爾的論點,即帕羅拉曾答應西格爾,如果他提供那些胡魯克爆炸事件肇事者的名單,他就可以免予出庭作證。這種看法根本不對。帕羅拉在質證中承認,在本質內容上他對西格爾講了我們永遠也不會要你出庭作證的話;帕羅拉的同事約瑟夫吉布尼曾作證說,他對西格爾作過他不會被揭露,不會被迫出庭作證的總體上的保證;錄音帶也無可置疑地顯示,在其他談話中,帕羅拉數次向西格爾保證,政府不會利用你,我甚至不可能傳你出庭。32鮑曼法官還決定相信帕羅拉的證詞,相信他不知道有竊聽錄音存在,從來沒有從竊聽中獲得過任何關於西格爾的材料,或從聯邦調查局得到過這類材料。當然,法官有個難題,他在聽證過程中對這個問題有過結論,聽了幾遍錄音帶后,他認為帕羅拉曾告訴西格爾;他是從竊聽中發現西格爾的(你知道這些都竊聽了這就是你怎麼栽到我們手上的)。解決這個癥結的辦法很簡單:鮑曼法官只需再一次改變他對錄音內容的看法:…

Continue

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17)

Posted on June 20, 2018 at 12:10pm 0 Comments

「竊聽時有錄音」

我們回到法庭,準備放那些作為物證的錄音帶。聯邦調查局已經對這些錄音帶作過技術檢驗,使我們感到欣慰的是,錄音帶都是原始錄音,未經任何塗抹。可是那段關鍵的談話聽不清楚:在1971年秋,帕羅拉向西格爾說了如下一段話,這幾句話要麼是你知道,那些都竊聽了或是你知道,那些都沒有竊聽這段錄音給法官放了一遍又一遍:

法庭:聽起來像是沒竊聽,可我還得再聽一遍。再放它兩、三遍!

(放錄音。)

法庭:我聽錯了。你知道,這些都竊聽了才是錄音帶錄下來的內容。…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