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沙巴的沙邦
  • Male
  • Sapong, Tenom, Sabah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來自沙巴的沙邦'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VR
  • Kolkata Bachcha
  • Malacca 皇京港
  • Jemaluang 三板頭·
  • baku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吉爾吉斯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 等河水退去
  • 1 Dimensional Man
  • Virunga

Gifts Received

Gift

來自沙巴的沙邦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來自沙巴的沙邦's Page

Latest Activity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23

松宮與加賀向他道謝後,步出社務所。即使是平日上午,水天宮境內依然人潮眾多。 青柳武明巡訪參拜七褔神後,隨身攜帶的紙鶴下落,成為解謎的關鍵。 加賀推測,他可能是托付給某座神社代為焚燒。通常神社會替參拜民眾處理祈願圓滿,或持有滿一年的護身符、紙符,這就是所謂的代燒儀式,其中不乏帶著千羽鶴請求社方焚燒的例子。於是,松宮與加賀這天一早就展開七褔神的巡訪參拜,到水天宮之前,先去小網神社,但那邊不曾有人委托處理紙鶴,而且社方原本就沒代燒的服務。 “這下可以認定青柳先生的目標是水天宮了吧。” “還不能斷言,我需要確切的證據,證明擺紙鶴在香油錢箱上的就是青柳先生。” “話雖如此,可是紙鶴全燒掉了,能怎麼辦?再者,目前已確定水天宮燒掉的紙鶴,與青柳先生帶去笠間稻荷神社的紙鶴特征一致,只有顏色的差別。而那是他每個月都會換一種顏色的緣故。” “這就是癥結所在,為何每個月都要換色?” “沒特別的原因吧。永遠都用同一種顏色的色紙,難度反倒較高。” 加賀驀地停步。 “紙的問題啊。修平,換成你會怎麼做?假使想折千羽鶴,要上哪買紙?” “隨便都買得到吧,便利商店也有賣折紙用的色紙。”…See More
May 19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22

松宮尾隨在後,只見主殿前方立起柵欄,應該是入夜的關係吧,香油錢箱也在柵欄另一側。 “這里供奉的神祇是大黑樣,掌管農業與商業。身為上班族的青柳先生來祈求事業繁昌並不奇怪,但帶著紙鶴就挺匪夷所思。一般千羽鶴是用於祈求早日康復或長壽,那麼,笠間稻荷神社確實符合……”加賀從外套內袋拿出記事本,“笠間稻荷神社供奉的是掌管長壽延命的壽老人,其它……小網神社也是,主神為褔祿壽神,同樣以保佑長壽著稱。” “離此地很遠嗎?” “不遠,就在附近。去瞧瞧吧。” 兩人回到甘酒橫丁後,繼續往西走,途經青柳武明曾歇腳的那家老字號咖啡廳。 彎過巷子,沿日本橋小學後方來到一處大樓林立的三岔路口,狹小的巷弄里突然出現一綠樹繁生地,而一座鳥居就位於樹叢後方,入口兩側掛有燈籠。 “這就是他目標的神社啊。”松宮說。 但加賀仍一臉存疑,“保佑長壽或無病消災的神社到處都有,何必特地跑來?” “會不會是這座神社對他特別靈驗?比方,以前實現過他的願望。” “記得青柳太太怎麼說的嗎?青柳先生不是虔敬鬼神或迷信的人。” “話雖如此,事實是青柳先生持續參拜神社,還帶了成串紙鶴。”…See More
Apr 17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21

兩人趕到定食店後,先向老板娘頷首致意。 只見四名上班族圍著六人座的大桌喝酒,桌上擺著生魚片、煎蛋卷、炸雞塊等菜肴。 老板娘出聲呼喚坐在靠走道的一名胖男士後,望著松宮他們,邊向對方低語。同桌的另外三人也暫停交談。 胖男士點點頭,看嘴形似乎是說“好啊”。 老板娘走回松宮與加賀身邊,“對方不介意。” 於是,加賀亮出警徽來到桌旁,“不好意思,打擾你們用餐。” “無所謂啦。”胖男士神情有些困惑。 加賀先詢問他的名字。他回答姓巖井,在濱町的一間公司上班。 “哎呀,真的嚇一大跳,沒想到會發生那樣的不幸。不過,我只是和他聊幾句,完全不清楚那個人的事情。” “不要緊,照實告訴我們就好。您見到的是這位先生吧?” 巖井看著加賀遞出的照片,點點頭,“沒錯。” “何時遇見的呢?” “唔,大概是兩個月前吧。” “在笠間稻荷神社?” “是的。” 據巖井說,他因八十歲的老母親生病,那陣子下班回家途中都會繞去笠間稻荷神社拜一下。或許是真的靈驗,老母親沒多久便恢復健康。 “我只是簡單拜一下,那個人卻大費周章,所以我才忍不住和他聊兩句。” “大費周章是指?”…See More
Feb 22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20

“犯了不該犯的錯,這下糟糕……嗯,就當時的狀況,也難怪他會說出這種話。”石垣依然緊蹙著眉,“雖然算間接證據,左證力卻太薄弱。他沒明講自己殺人,對吧?” “嗯,這倒是……” “太薄弱了……”石垣撇著嘴嘟噥。 “系長,還有一件事。”松宮回頭瞥加賀一眼,“關於八島冬樹曾傳簡訊告訴中原香織要去面試,依目前的推測,最有可能是八島找被害人要求重新雇用。不過,真是那樣嗎?” “嗯,你想說甚麼?” “會不會八島不是去見被害人,而是真的到某家店或公司接受面試?” 石垣一臉訝異,“小子,會議上講的你都沒聽進去嗎?我們幾乎問遍所有在征人的公司,卻沒半個人見過八島或收過八島的履歷表。而且,八島的手機通聯紀錄也沒可能的公司行號或店家的電話號碼。要接受面試的人會完全不與對方聯絡嗎?還是,你認為他這次找工作都是打公共電話,或借用別人的手機?” “不,我相信他一定和對方取得聯絡了,但不是透過電話。” “不用電話要怎麼聯絡?提醒你,他的簡訊中也沒類似的內容。” 松宮搖搖頭,注視著上司的一對細眼,“有個不必打電話或傳簡訊也能聯絡上對方的方法,就是直接前往該公司。” “直接跑去?幹嘛這麼大費周章?”…See More
Feb 12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19

“我……我不曉得……” “站在偵查的立場,我們推測,正因事態嚴重到說不出口,他才會隱瞞妳。假如犯了罪,肯定不僅僅是竊盜或傷害,而是殺人或強盜層級的──” “不是的。”香織不由得提高音量,連自己都嚇一跳。於是,眼淚不聽使喚地落下,她連忙以手背抹去。 “中原小姐。”加賀平靜地喚道,“請坦白一切吧,謊言是救不了他的。妳不是最相信他的人嗎?” 香織按著太陽穴,實在已不知如何是好。 “他說‘我犯了不該犯的錯’……”她囁嚅著。 “咦,甚麼?”松宮不禁追問,“麻煩重復一次好嗎?清楚點。” 香織深吸口氣。“他說‘我犯了不該犯的事。糟糕,該怎麼辦’,聽起來非常慌張。” “原來如此……”松宮低喃。 “對不起,當初我只想著要保護他,認為不能透露任何與案子有關的事……”淚水再也止不住,香織強忍著趴到桌上大哭的衝動。 兩名刑警默默等香織恢復鎮定。深呼吸數次後,她輕輕搖頭說:“抱歉,我沒事了。” 於是,加賀開口:“方才妳提到,那天他找一雙沒破洞的襪子找了老半天。妳的‘那天’,是指案發當天嗎?”…See More
Jan 31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18

接近住處時,香織注意到家門前有兩名男子。該不會又是電視臺的人?香織頓時不安起來。雖然他們給的錢不無小補,但她不想再上電視。 然而,仔細一看,兩名都是在醫院見過幾次的刑警,其中一名姓松宮。認出他後,香織稍感安心。松宮刑警五官精悍,目光卻非常溫柔。另一名高個子的刑警她也有印象,記得冬樹剛出事時,與他曾在醫院打過照面,但一時想不起名字,或許對方一開始就沒告訴她吧。 香織走上前。見她回來,兩人立刻低頭行一禮。 “今天火化嗎?”松宮的視線落在香織捧著的包袱上。 “是的。”她回道。 “抱歉這種時候來打擾,不過有兩、三件事想請教,不知方不方便?” “嗯,請進。不好意思,屋里很亂。” 簡陋的屋內隔成三坪的和室及半坪左右的廚房。香織將裝著骨灰壇的木盒擺到相框旁,那張照片是她和冬樹去迪斯尼樂園玩時拍的。 隔著小矮桌,香織與兩名刑警對坐。高個子刑警先自我介紹姓加賀,隸屬日本橋警署。這個人的目光比松宮刑警銳利,香織不太敢與他對上眼。 “看樣子,有誰來拜訪過妳?”加賀望著冰箱前的紙袋。袋上印著知名洋菓子店的商標,那是一盒餅幹。…See More
Jan 21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17

悠人推開客廳的門,母女倆才注意到他已回家,訝異地轉過頭。只見遙香雙眼哭得通紅。 “沒辦法。”他吐出一句,“老爸幹了壞事,自作自受。” 遙香瞪著他,不甘心地緊抿雙唇,抱起書包便衝上樓。大概是直接跑回房里,關起門大哭吧。 悠人不禁咂嘴。“只會哭,煩不煩哪。” “同學有沒有說你甚麼?”史子問。 “沒有,不過氣氛很怪,根本沒人跟我講話。” “是嘛,你們學校也變成那樣……”史子語氣頗抑郁。 “家里發生甚麼事嗎?” 史子猶豫一會兒,拿起角落的字紙簍,撈出一團紙,遞給悠人。 “有人把這個扔進信箱。” 悠人攤開紙團,上頭以簽字筆寫著:“把奠儀還來!” 他隨手一揉,丟回字紙簍。有人就凈幹些無聊事,可能是附近鄰居吧,搞不好根本沒參加父親的守靈夜或葬禮。這種傢伙一定是喜歡看別人痛苦取樂。 悠人大步走過客廳,打開隔間拉門。父親的祭壇設在和室里,上方掛著遺照。 “收一收吧,擺著只會礙眼。” “你怎能這樣說!” “明明被殺的是爸,為何我們要遭旁人的白眼?” “忍忍就過去了,大眾很快就會忘記此事。小竹先生也這麼勸我……” “小竹?”悠人回頭,“妳和他談過?”…See More
Jan 13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16

不過短短幾天,悠人明顯感受到周遭氣氛和之前截然不同。同學雖不至於把他當空氣,卻都避著他。沒人找他說話,即使他主動攀談,對方的響應也很冷淡。 離他稍遠處,幾名同學圍成一團竊竊私語。偶爾看到他在附近,那群人便露骨地皺眉表示不悅,或露出刻薄的冷笑。 同學態度驟變,悠人當然心里有數,想必是受接連幾天出現在媒體上的“金關金屬”隱匿職災事件的影響。 昨天,“金關金屬”的社長首度為此開記者會。這名個頭矮小、戴著一副大眼鏡的男人,先是為造成社會騷動向大眾道歉,接著堅稱自己從頭到尾都蒙在鼓里,工廠的一切都交由生產現場的負責人管理。他強調總是交代負責人要特別留意安全管理,萬一作業員受傷,一定要迅速且適切地處理,並盡力避免再發生同樣的悲劇。當然,這里指的作業員不止正式員工,也包括所有約聘及派遣員工。他也很希望能查明為何會發生這次的事情,“金關金屬”將主動配合調查。以上就是社長的說詞。…See More
Jan 10

來自沙巴的沙邦'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來自沙巴的沙邦's Blog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23

Posted on January 9, 2020 at 8:31pm 0 Comments

松宮與加賀向他道謝後,步出社務所。即使是平日上午,水天宮境內依然人潮眾多。



青柳武明巡訪參拜七褔神後,隨身攜帶的紙鶴下落,成為解謎的關鍵。



加賀推測,他可能是托付給某座神社代為焚燒。通常神社會替參拜民眾處理祈願圓滿,或持有滿一年的護身符、紙符,這就是所謂的代燒儀式,其中不乏帶著千羽鶴請求社方焚燒的例子。於是,松宮與加賀這天一早就展開七褔神的巡訪參拜,到水天宮之前,先去小網神社,但那邊不曾有人委托處理紙鶴,而且社方原本就沒代燒的服務。



“這下可以認定青柳先生的目標是水天宮了吧。”…



Continue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22

Posted on January 9, 2020 at 8:30pm 0 Comments

松宮尾隨在後,只見主殿前方立起柵欄,應該是入夜的關係吧,香油錢箱也在柵欄另一側。



“這里供奉的神祇是大黑樣,掌管農業與商業。身為上班族的青柳先生來祈求事業繁昌並不奇怪,但帶著紙鶴就挺匪夷所思。一般千羽鶴是用於祈求早日康復或長壽,那麼,笠間稻荷神社確實符合……”加賀從外套內袋拿出記事本,“笠間稻荷神社供奉的是掌管長壽延命的壽老人,其它……小網神社也是,主神為褔祿壽神,同樣以保佑長壽著稱。”



“離此地很遠嗎?”



“不遠,就在附近。去瞧瞧吧。”



兩人回到甘酒橫丁後,繼續往西走,途經青柳武明曾歇腳的那家老字號咖啡廳。…

Continue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21

Posted on January 9, 2020 at 8:29pm 0 Comments

兩人趕到定食店後,先向老板娘頷首致意。



只見四名上班族圍著六人座的大桌喝酒,桌上擺著生魚片、煎蛋卷、炸雞塊等菜肴。



老板娘出聲呼喚坐在靠走道的一名胖男士後,望著松宮他們,邊向對方低語。同桌的另外三人也暫停交談。



胖男士點點頭,看嘴形似乎是說“好啊”。



老板娘走回松宮與加賀身邊,“對方不介意。”



於是,加賀亮出警徽來到桌旁,“不好意思,打擾你們用餐。”…



Continue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20

Posted on January 9, 2020 at 8:28pm 0 Comments

“犯了不該犯的錯,這下糟糕……嗯,就當時的狀況,也難怪他會說出這種話。”石垣依然緊蹙著眉,“雖然算間接證據,左證力卻太薄弱。他沒明講自己殺人,對吧?”



“嗯,這倒是……”



“太薄弱了……”石垣撇著嘴嘟噥。



“系長,還有一件事。”松宮回頭瞥加賀一眼,“關於八島冬樹曾傳簡訊告訴中原香織要去面試,依目前的推測,最有可能是八島找被害人要求重新雇用。不過,真是那樣嗎?”



“嗯,你想說甚麼?”…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