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天宮”與“日本橋七褔神”兩個名詞,隨即烙印在悠人腦海。不過,這並不代表他立刻決定要做些甚麼。實際采取行動,起因於一次偶然──

親戚辦婚禮的飯店,就在水天宮旁邊。

受邀前往的悠人偶爾得空,便溜出飯店,想去看一下水天宮。由於這天是假日,神社境內滿是參拜的民眾,大多是來祈求安產的,只見許多人圍著那對知名的狗媽媽與幼犬的銅像撫摸著。


悠人投下香油錢,誠心祈求吉永友之早日康復,便退到稍遠處,以手機拍下主殿的照片。回到飯店後,爸媽問他跑去哪里,他當然沒講實話,隨口編了個理由。


猶豫三天後,他決定上部落格留言。

妳好,我常來逛部落格,真的很希望麒麟君能早日醒來。前幾天碰巧有機會去一趟水天宮,便替他祈福,還拍了照片。請繼續加油,誠心祝福你們。

他的署名是“東京的花子”。


不久,吉永的母親就回覆他的留言。


謝謝妳,這對我們是很大的鼓勵。不曉得妳拍到怎樣的照片?方便讓我們看一下嗎?

悠人有些不知所措。照片雖可透過電子郵件寄給對方,且經由免費信箱寄出,便能隱藏真實身分,但能瞞多久?要是對方問起,又該怎麼蒙混過去?

最後,悠人仍藉電子郵件寄出照片。因為要是一直沒反應,恐怕會傷害到對方。

吉永的母親很快就回信,除了道謝,還問:“我能把照片放上部落格嗎?”悠人答覆:“當然。”


隔天,部落格便貼出悠人拍的水天宮照片,並加註一行:


這是東京的花子小姐寄來的照片。

看到這篇發文,悠人的內心逐漸產生變化,深深封印在心底的結,仿佛得到解放。他發現,自責做這種事也無法贖罪時,心中一隅又不禁覺得,總比袖手旁觀好吧?至少,比耗費精神努力忘掉那件意外要好得多。

他思考著還能為吉永做甚麼,終於決定去巡訪參拜七褔神。雖然全都拍下照片,但心意似乎不太夠。


偶然間,他逛到一家和紙專門店,看著美麗的折紙,登時靈光一閃──就是這個!


悠人暗中折起紙鶴,目標是以千羽鶴為吉永祈福。不料,這項作業相當耗時,於是他先挑出所有粉紅折紙,折一百只紙鶴後,帶到水天宮,放在香油錢箱上拍下照片,然後將照片寄給吉永的母親。對方馬上回信,從字里行間看得出她非常感動,而悠人所拍的照片,隔天就被貼上部落格。

次月,悠人挑出正紅折紙,又折一百只紙鶴。這回他不僅參拜水天宮,還把紙鶴帶到七褔神的每間神社,並全拍下照片。下個月,他折的是橘色紙鶴,再下個月是褐色。每次變換顏色,是想證明不是重復使用同一串紙鶴。他暗下決心,至少要持續到折完一千只紙鶴為止。

然而,計劃卻出乎意料被打斷。某天,他一如往常坐在計算機前寄電子郵件,史子突然喊他下樓,雖然不是甚麼要緊事,但緊接著朋友來電,悠人待在客廳和朋友聊了許久,回房時竟撞見正要走出的武明。

悠人大聲抗議:“你怎麼隨便進我房間!”

但父親沒理會他的抗議,徑自問:“那是甚麼?”

悠人心頭一驚,想起計算機屏幕還開著免費郵箱的畫面。

“你偷看我的郵件嗎?”他瞪向父親,“就算是爸媽,也有能做和不能做的事吧?這樣是侵害個人隱私。”

父親一副懶得爭論的神情揮揮手,“不用扯那麼多。先交代清楚,那到底是甚麼?你用女生的名字寫信給誰?”

“煩不煩,我又沒幹壞事。”悠人推了父親胸口一把,便走進房里。

他立刻檢查計算機。之前寄給吉永母親的郵件都有存盤,不曉得父親看過幾封,總之他刪光所有寄件備份。

不甘心與不舒服的情緒在他心中擴散,仿佛珍視的東西遭到玷汙,神聖的場所被任意踐踏。

悠人拿出藏在衣櫥的紙箱檢查,至今折的紙鶴全收在箱內,父親似乎沒翻到這里,但他還是把紙鶴塞進便利商店塑料袋,趁隔天上學找個地方整袋扔掉。

之後,悠人就沒再寫電子郵件給吉永的母親。況且,由於已刪除郵箱賬號,即使對方寫信給他,他也看不到。而紙鶴當然沒繼續折,更別提去參拜七褔神。

至於與父親之間的相處,他決定盡可能不和父親照面。半年過後,就發生這次日本橋的案件。

盡管依然在意“麒麟之翼”部落格,悠人卻沒再上去看。“東京的花子小姐”突然斷絕聯絡,吉永的母親想必很失望,悠人不敢看到她吐露那份心情的只字詞組。漸漸地,他便淡忘這一連串的事情。

所以,得知父親在日本橋遇害時,他壓根沒想到會和“麒麟之翼”扯上關係。更何況,父親遇刺的地點與神社有段距離。

直到松宮刑警提起日本橋上的麒麟青銅像,他才如冷水澆頭,驚愕不已。長著翅膀的麒麟銅像……


聽到這個消息前,悠人以為部落格的平假名標題“麒麟之翼”,當中的“麒麟”指的是長頸鹿【註:日語的“麒麟(キリン)”可指中國傳說中的神獸或實際存在的動物長頸鹿,臺灣的閩南語中也將“長頸鹿”稱為“麒麟鹿”。日文中欲指“長頸鹿”時,多以片假名撰寫。】。因為他曾在搜尋引擎輸入“麒麟、日本橋、銅像”,查到的是一尊長頸鹿雕像,就矗立在日本橋地區的某大樓入口,似乎是相當知名的地標【註:指的是東京日本橋三丁目的“STARTS八重洲中央大樓”入口處的長頸鹿雕像,為金屬雕刻家安藤泉一九八九年的作品。雕像頭戴王冠,高約六公尺,據說是比照實物尺寸,為日本橋地區的知名地標。】。於是,他還擅自想像吉永可能從小就很喜歡長頸鹿。


但他發現自己完全誤會。吉永的母親巡訪參拜七褔神後,回程繞去日本橋上,擡頭望著那兩尊麒麟青銅像燈柱,才決定用來當部落格的名稱。會這麼決定,肯定是她眼中展翅仰望天空的麒麟身影,與兒子清醒後健康奔跑的模樣重疊的關係。


這麼一想,父親遇刺後硬撐著走到日本橋上,倚靠麒麟像的臺座才倒下,莫非別有涵義?還是純粹的巧合?


悠人決定再到“麒麟之翼”部落格看一下狀況。許久未上來瀏覽,更新頻率依然不算高,然而,悠人卻看到不可思議的事情。

“東京的花子小姐”仍每個月寄照片過去。最近拍的是擺在香油錢箱上的一百只淺紫紙鶴,共有八張類似的照片。看樣子,拍下照片的人帶著紙鶴把日本橋七褔神參拜了一輪。

Views: 6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