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句話,悠人登時卸下心頭大石。他擔心吉永就這麼喪命,整晚悶悶不樂,飯也沒吃幾口,一直關在房里。

“真是太好了,終於能放心。”悠人由衷感到慶幸。

“呃,不,還不能放心。”與悠人相反,杉野語氣低沈。“聽說他沒醒來。”

“甚麼?”

“雖然恢復呼吸,可是一直處在昏睡狀態,所以他仍待在醫院。”


情緒只短暫獲得舒緩,沈重的巨石很快又壓上心頭。


“明天一早,應該會召集遊泳社全員問話,老師交代我們別多嘴。”

“這樣好嗎?”

“不然遊泳社可能會被廢掉。”

或許吧。悠人深深體認到,他們犯下多麼嚴重的錯。


隔天,警察來學校,集合遊泳社員詢問前一天的事。參加兩百公尺接力賽的悠人他們自然被問得最仔細,但三人全照糸川的囑咐回話,而警方也沒起疑。


這場騷動不久就平息,糸川編的腳本似乎如下──

遊泳大賽結束,社員就地解散。糸川回學校整理並記錄社員的成績,途中想起得去社辦一趟,走到池畔時,看見地上有衣物,於是拿手電筒照向池內,赫然發現有人沈在水底,拉上岸後,認出是二年級的社員吉永友之。糸川馬上通報119,邊持續幫吉永做心髒按摩及人工呼吸,救護車很快趕到現場,把吉永送進醫院。

“大概是賽後遭我責罵,認為得負起責任,他才會偷偷跑回學校練習。”糸川向警方如此供稱。


誰都沒對這腳本起疑。畢竟從警方問到的證言,顯示吉永責任心很強,賽後曾對同年級的社員吐露,接力成績不理想都怪自己拖累大家。


然而,悠人內心七上八下。就算沒人起疑,一旦吉永恢復意識,謊言馬上會被戳破。

“到時就這麼解釋。”糸川找來悠人、杉野和黑澤交代,“只能向吉永和他雙親鄭重道歉,說是為了救遊泳社才撒謊,我也會陪你們一塊低頭謝罪。不過,不到緊要關頭,全閉上嘴巴,絕不能泄漏真相,懂嗎?”完全是不容抗拒的語氣。

即使有所猶豫,悠人他們仍遵從糸川的指示。不得不承認,他們一方面祈禱吉永早日恢復健康,但心底某個角落其實希望他別醒轉。

之後回想,糸川恐怕早預見吉永不會醒來,而吉永也沒再回到學校。隨著光陰流逝,悠人他們帶著內心深處的傷痕,迎向畢業。


32



告訴悠人那個部落格的是杉野。某天,他跑來問悠人“你曉得‘麒麟之翼’嗎”,神情有些凝重。


“麒麟?那是甚麼?”

“你果然不知道。那是一個部落格的名稱,用平假名寫成‘麒麟之翼’。”

“部落格啊,有啥特別的地方嗎?”


杉野沒正面答覆,只說:“你去看就明白,搜尋一下便找得到。”


回家後,悠人上網搜尋,的確馬上查到,部落格全名是“麒麟之翼──夢想著展翅高飛的那一天”。格主似乎是女性,最近的一篇發文如下:

我家的麒麟君今日依然在夢鄉中。看他指甲有點長,便幫他修剪了。

即使在沈睡,頭髮和指甲還是持續生長,可能再過不久又該幫他剪頭髮,這次剪個成熟點的髮型吧。

下星期就是節分【註:節分在日本指季節的分際,通常指立春的前一天,約在每年的二月三日或四日,日本人在這一天有許多傳統活動,例如撒豆驅鬼招福、吃惠方卷等,各地寺廟與神社也有祭典。】,祈禱今年福氣真能降臨我們家。

甚麼嘛──悠人心想,不過是平凡無奇的生活雜記。麒麟君是寵物,還是小嬰兒?總之內容跟喃喃自語差不多,搞不懂杉野幹嘛特地叫他看,難道杉野指的不是這個部落格?


幾篇文章貼了照片,拍的不外乎是一些日常用品或戶外風景,沒值得一提的,攝影技術也談不上高明。


忽地,一張照片映入眼簾,悠人拉動窗口滾動條的手停下。

那張照片發表於一月一日,也就是元旦,拍的是一名坐在輪椅上的少年。他穿西裝系領帶,一頭短髮梳得整整齊齊。

然而,少年瘦削的臉龐面對鏡頭,眼睛卻沒睜開。頸部後方墊著厚毛巾,似乎是幫他固定頭的方向。


這篇內文寫著:


我家的麒麟君也迎向新的一年。我幫他買了套西裝,特此拍照留念。

悠人驚愕不已,終於明白杉野的用意。

照片上的少年正是吉永,而寫部落格的是吉永的母親。

悠人回頭查看舊文,發現部落格已開一年多。從最初的幾篇,他明了吉永的母親開設部落格的目的。

她的兒子在中學二年級的夏天發生意外,之後一直沒清醒,醫師也已不抱希望,但她和丈夫仍不斷祈禱兒子有一天會睜開眼睛。於是,全家搬到輕井澤定居,持續照護昏迷的兒子。她寫部落格,是想記錄兒子的狀況,以及她與兒子的生活點滴。


悠人僵坐在計算機前。


其實,他以為吉永早就不在人世。雖然中學畢業時,曾聽說吉永仍沒恢復意識,但不知怎地,他總覺得那狀況應該撐不了多久。不,講得極端一點,對他而言,意外發生當下,吉永就跟死去沒兩樣,或許杉野他們也有同感。

然而,吉永還活著,從那之後就沒再醒來。他母親一直沒放棄,始終相信兒子會睜開眼……

悠人再度痛切體認到,自己和同伴犯下的罪孽有多深重。那件事根本沒落幕,吉永一家至今仍困在水深火熱中。

後來,悠人告訴杉野,他已看過那個部落格。

“是喔。”杉野只簡短響應,接著補一句:“不過……那也沒辦法。”

像是他試圖說服自己的話語。

那也沒辦法,我們一點忙都幫不上──確實如杉野所說,他們怎麼補救都沒用,就算對吉永的雙親坦白真相,吉永也不可能清醒,反而會害他父母一輩子抱著悔恨的心情。


可是,這樣真的好嗎?


悠人每天都上去看部落格。吉永母親更新的頻率不算頻繁,沒更新的日子,悠人就回頭翻舊文。

某天,他發現一篇文章:

因為有點事要辦,今天去了一趟久違的東京,還順道參拜水天宮。雖然水天宮以保佑安產著名,其實對除水難也相當靈驗。麒麟君出意外後,我不時會前去祈福,加上水天宮屬於日本橋七福神之一,我也就一並參拜其它七間神社(雖然是七福神,卻共有八間神社)。講個題外話,部落格的名稱,就是那陣子我看到日本橋的麒麟像得到的靈感。不過,遺憾的是,搬來這里後就少有機會再去參拜。

Views: 2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