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na Gor
  • Male
  • Podgorica
  • Montenegro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Crna Gor'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Jemaluang 三板頭·
  • Copil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Kehtay Dream
  • Macclesfield
  • Virunga
  • 水牆 繪
  • 趁還來得及
  • 字詞過度
  • 心勢 紀
  • 柏圖校友
  • Sogno Realtà
  • Pabango

Gifts Received

Gift

Crna Gor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Crna Gor's Page

Latest Activity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藝術型的企業家(5)

我需要臺灣的產品“我想知道,在不久的將來,你大概會需要中國的什麽產品?”“太多了,我們需要假髮、電晶體收音機、木器——但是西班牙氣候乾燥,怕大件木器來了要裂。還有手工藝品、成衣——。”“你歡迎廠商給你來信嗎?”“歡迎之至,多些資料總是有用的。”“什麽時候再去臺灣采購?”“很難講,我上個月才從臺灣回來。”“你不介意我拍幾張照片吧!我改天來拍,今天來不及了。”“我們再約時間,總是忙著。謝謝你費神替我做這次訪問。”“哪里,這是我的榮幸,我該謝謝你。有什麽事我可以替你效勞的嗎?”“目前沒有事,我倒是想學些中文。”他很和氣的答著。“你公司的侯先生,不是在教你嗎?你們真是國際公司。西班牙人、芬蘭人、英國人,還有中國人。”“我們這個公司是大家一條心,相處得融洽極了。當然,目前一切以公司的前途為大家的前途,我們不分國籍,都是一家人。”他一面說話,一面送我到門口。“謝謝你,我預祝你們公司,慢慢擴大為最強的貿易公司。” 能的,只是太淡泊了…See More
5 hours ago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藝術型的企業家(4)

像一條驢子“你個人對目前生活型態與過去做比較,覺得哪一種生活有價值?”“很難說,人的生活像潮水一樣,兩岸的景色在變,而水還是水,價值的問題很難說。我並不想做金錢的奴隸,但是自從我做生意以來,好似已忘了還有自己的興趣,多少次我想下班了回家看看我喜歡的書,聽聽音樂,但總是太累了,或者在外面應酬——”他做了一個無可奈何的表情。“你現在的理想是什麽?”“當然是希望公司能逐漸擴大業務,這是一個直接的理想——眼前的期望。有一天如果公司能夠達到我們所期待的成績,我另有一個將來的理想,當然那是很多年之後的事了。”“你對金錢的看法如何?”“錢是一樣好東西,有了它許多事情就容易多了。並不是要藉著金錢,使自己有一個豪華的生活。我常常對自己說,你想要有益於社會,最好的法子,莫如把你自己這塊料子鑄造成器。如果我有更多的錢,我就更有能力去幫助世界上的人——當然,金錢不是萬能,世界上用金錢不能買到的東西太多了,譬如說幸福、愛情、健康、知識、經驗、時間……要從兩個不同的面去看這件事。”“你剛才說賺錢之後另有一個理想,那是你所指的許多年之後的事,你能說說嗎?”“你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一種人,他們是永遠沒有假期,沒有太多的家…See More
yesterday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藝術型的企業家(3)

臺灣是大好財源“你怎麽會去臺灣的?臺灣那麽遠,很多西班牙人,根本不知道臺灣在哪里。”“臺灣對我的一生,是一個很大的轉折點。我當時在航空公司服務,有一趟免費的旅行,恰好我最要好的朋友——他是中國人——在臺灣。我就飛去了,那是第一次,後來我和寶琳又同去了一次,從那時開始我對臺灣有了很深的感情,現在為了公務,總有機會去臺灣。”“為什麽臺灣對你那麽重要?”“因為我去了幾次都在觀察。臺灣的經濟起飛,已到了奇跡的地步。臺灣的產品可說應有盡有,而且價格合理,品質也不差,是一個大好的采購市場。同時我也想到,可以將歐洲的機器,賣到臺灣去。我與朋友們商量了一下,就決心組織公司了。”“你們公司是幾個人合資的?”“一共三個,另外兩位先生,你還不認識。”“你們的業務偏向哪一方面?”“很難說,我們現在,是西班牙三家大百貨公司(連鎖商店)Sepu與Simago還有Juinsa的臺灣產品代理商。每年我們要在此舉辦兩次中國商展,產品包羅萬象,都來自臺灣,當然我們的業務不止是進口,我們也做出口,如Albo,Tricomalla,Mates的機器,還有Tejeto的針織機我們都在做。”他順手給我一本卷宗,里面全是臺灣廠商來…See More
Friday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藝術型的企業家(2)

漂泊的歲月 “你生長在馬德里嗎?”“不,我生長在西班牙北部,那是靠近法國邊界的美麗夏都——San…See More
Wednesday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藝術型的企業家(1)

你想有益於社會,最好的法子,莫如把你自己這塊材料,鑄造成器。我在做這篇訪問之前,一共見到西班牙環宇貿易公司的董事長薩林納先生(Migue…See More
Dec 2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墳里居然爬出人來

我在坡上站了一會,前後看了一看,這時的心情,沒人來,我怕,荒野里來了個人,我更怕。萬一來的不是人呢?嘩,頭髮一根根直立起來,不敢再胡思亂想了。快走完墳場了,咦,前面地上,有個影子動起來。先是伏在地下的,掙扎著兩手向天,又跌下去了,沒一下又掙扎起來,又跌下去了。我寒著臉,咬住下唇,鎮靜地站著不動。咦?那個影子也不動了。再細看,一團亂七八糟的布纏著身體,明明是墳里爬出來的東西!我半蹲下去,右手摸到靴子里的刀柄。一陣陣強大的怪風,吹了過來,我夢遊似的又被吹近了那個東西幾步。那東西,在月光下又掙扎著起來了一次。我回頭打量了一下情勢,後退是個小土坡,爬不快,不如沖過去,於是慢慢走了幾步。快到那東西了,我大叫了一聲,加快步子,飛身而過。那知,我叫時那個東西也短促地叫起來——啊,啊地,聲音比我的要淒慘多了。我沖了十來步,一呆,停住了,是人的聲音嘛!再一回頭看,一個男人穿著本地人的衣服,一臉慌張失措的站在那兒。“誰?不要臉,躲在這嚇女人,有種嗎?”我不怕啦,用西班牙文罵這個人。“我,我……”“是賊嗎?半夜里來偷墳場,是不是?”也不知是那里來的勇氣,我大步走上前去,一看,咦!小家夥嘛,不到二十歲,滿臉都…See More
Nov 29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帶著尖刀上暗路

話說有一夜,在朋友處吃完烤駱駝肉出來,已是深夜一點,他們說:“住下來吧!明早回去。”我想想,一點鐘並不晚,所以,還是決心走回去。男主人露出為難的表情說:“我們不能送你。”我用手拍拍長筒靴,對他們說:“不必送了,我有這個。”“是什麽東西?”他們夫婦同時問道。我戲劇性的手一揚,唰一把明晃晃尖刀在手。那個太太叫了起來,我們笑了好久。告別他們我就開步走了。到家要走四十分鐘,路程並不算很遠,可恨的是,路上卻要經過兩個大墓場。此地沙哈拉威人不用棺木,他們將死去的人用白布包起來,放在沙里,上面再壓上石塊,不使死人半夜里再坐起來而已。那夜,有月光,我大聲唱著此地“沙漠軍團”的軍歌,往前走。後來一想,還是不要唱歌比較好,一唱目標更顯著。沙漠里沒有燈,除了風的嗚咽聲,我只聽見自己的腳步聲。第一座墳場在月光下很清楚的出現了。我小心的走過一堆一堆的墳,不使自己去踏到永遠安息了的人。第二個墳場可有困難了,它坐落在一個小坡下。我回家,一定要下這個坡,死人埋得密密的,幾乎無路可走。不遠處,幾隻狗在墳場上嗅來嗅去,我蹲下去拿石子去打它們,狗號叫起來逃掉了。See More
Nov 27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飛碟真的出現了

於是,當天晚上我跟巴新他們一群小家夥,走了快兩小時,到了完全沒有一點燈火的沙地里伏著。四周是漆黑一片,星星冷得像鑽石一樣發出寒光,風吹在臉上,像被打了耳光似的痛。我將纏頭巾拉上來,包住鼻子,只有眼睛在外面。等得都快凍僵了,巴新忽然打了我一下。“噓,別動,你聽。”嗚,嗚,嗚,如馬達一樣一抽一抽的聲音,四面八方傳來。“看不見!”我大叫。“嘘,別叫。”巴新用手一指,不遠處,高高的天空上,有一個桔紅色發光的飛行物緩緩飛過來。這時,我雖然專心的看著那個飛行體,人卻緊張得指甲都掐到沙地里去了。那個怪東西,飛了一圈走了,我喘了口大氣,它又慢慢的低飛過來了。這時,我只想它快快的走,別說捉外星人了,別給它捉走已是大幸。那個東西沒有下降,我軟了半天不會動,那麽冷,卻流了一身汗。回來時,天已大亮,我站在自家門口,將頭巾、外套脫下來還給巴新。正好做警察的房東回來。“咦,你們去哪里?”巴新一看見父親,如小狗一般夾了尾巴逃進去。“回來啦!去看飛碟。”我回答房東。“這個小孩子騙你,你也去。”我想了一下,告訴房東:“倒是真的,那個桔紅色慢慢飛的東西,不是飛機,很慢,很低。”房東沈思了一下,對我說:“很多人看見,夜間常…See More
Nov 25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捉外星人去!

那天開著門洗衣服,房東的山羊跑進來,吃掉了我唯一用淡水種出來的一棵花。花是沒有,但是,兩片綠色的葉子卻長得很有生意,山羊一口就給吃掉了。我追出去打,又摔了一跤。當時氣極了,跑去隔壁罵房東的兒子。“你們的山羊,把我種的葉子吃掉了。”房東的兒子是老大,十五歲了,大模大樣的問我:“吃了幾片?”“總共只長了兩片,全吃了。”“兩片葉子還用得著生氣,不值得嘛!”“什麽?你忘了這是撒哈拉,寸草不生,我的花……”“不必講你的花了,你今天晚上做什麽?”“不做什麽。”想想真沒事。“我跟幾個朋友去捉外星人,你去不去?”“飛碟?你說飛碟降落?”我的好奇心又來了。“就是那個東西。”“回教徒不可騙人,小孩子。”他用手發誓,真的有。“今晚沒有月光,可能會來。”“我去!我去!”我趕緊說,又怕又興奮。“要捉的哦?”“好嘛!一出來我們就去捉。不過你得穿男裝,穿此地人的男裝。我可不要帶女人去。”“隨便你,借我一件纏頭巾,還要件厚外套。”See More
Nov 20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十歲就得嫁了

住下來快一個月了,我認識了許多人,西班牙和沙哈拉威朋友都有。其中一個沙哈拉威青年,是高中畢業的,算是十分難得了。有一天,他很興奮的對我說:“我明年春天結婚。”“恭喜你,未婚妻在哪里?”“在沙漠內,住在哈伊麻(帳篷之意)。”我看著這個十分英俊的青年人,指望他做些不同於族人的事。“告訴我,你未婚妻幾歲?”“今年十一歲。”我一聽大叫:“你也算是受過高中教育的?天啊!”他很氣,看看我說:“這有什麽不對?我第一個太太嫁我時才九歲,現在十四歲,兩個孩子了。”“什麽?你有太太?怎麽一向不說起?”“這個有什麽好講的,女人這個東西——”我重重的瞪了他一眼。“你預備娶滿四個太太?”(回教徒可以同時有四妻。)“不行啦,沒錢啦,現在兩個就好了。”不久,姑卡哭著去結婚了,哭是風俗,但是如果將我換了她,我可會痛哭一輩子。 三毛《雨季不再來》吉普車往湖心猛沖有一天黃昏,門口有汽車嗽叭聲音,我跑出去一看,我的新朋友夫婦在他們的吉普車上向我招手。“快來,帶你去兜風。”這對夫婦是西班牙人,先生在此地空軍服務,有輛現代的“沙漠之舟”,我一面爬上吉普車後座,一面問他們:“去哪里?”“去沙漠。”“去多久?”“兩三小時就回來。”…See More
Nov 18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爸爸才知道我幾歲

我住下來的第二天,房東叫他的家人來認識我。一大群男女小孩在我門外擠來擠去,我對他們笑笑,抱起最小的一個來,向他們說:“都進來,有東西吃。”他們不好意思的看看身後的一個胖女子。這個女子長得十分的美麗,大眼睛,長睫毛,很白的牙齒,淡棕色的皮膚,身穿一件深翠藍色的纏身布,頭髮也用布蓋起來了。她過來將頭在我臉上靠了一靠,拉著我的手說:“沙那馬力姑!”我也說:“沙那馬力姑!”(日安的意思)我十分的喜歡她。這群小孩子們,小女孩都穿著彩色濃艷的非洲大花長裙,頭髮梳成許多小辮子,狀如蛇髮美人,十分好看。男孩子們有的穿衣服,有的光身子,他們都不穿鞋子,身上有很濃的味道。臉孔都是很好看的,就是過分髒了一點。事後我見到房東,他是警察,說得一口好西班牙文,我對他說:“您的太太十分美麗。”他回答說:“奇怪,我太太沒去看你啊!”“那麽,那個胖胖的美麗女子是誰?”“啊!那是我的大女兒姑卡,她才十歲。”我大吃一驚,呆呆的望著他。姑卡長得很成熟,看上去大約三十歲了,我真不相信。“小姐,你大約十多歲吧?可以跟我女兒做個朋友。”我不好意思的抓抓頭,不知怎麽告訴房東自己的年齡。後來我跟姑卡熟了,我問她:“姑卡,你真的只有十歲…See More
Nov 15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軍團司令澆冷水

我第二個認識的人,是此地“沙漠軍團”退休的司令,他是西班牙人,一生卻在沙漠中度過。現在年紀大了,卻不想回國。我向他請教沙漠的情形。“小姐,這是不可能的事,你要量量自己的條件。”我默然不語,但神色一定有些黯然。“來看看這張軍事地圖,”他叫我去墻邊看圖,“這是非洲,這是撒哈拉沙漠,有虛線的地方是路,其他的你自己去看。”我知道,我看過幾千遍不同的地圖了。這個退休司令的圖上,除了西屬撒哈拉有幾條虛線之外,其他便是國與國的邊界,以後一片空白。我問他:“您所說的路,是什麽意思?”“我指的路,也就是前人走過的印子,天氣好的時候,看得出來,風沙一大,就吹不見了。”我謝了他出來,心情很沈重,我知道自己的行為,確是有些自不量力,但是,我不能就此放棄。我是個十分頑固的人。不能氣餒,我去找當地的居民。沙哈拉威人世居這塊大沙漠,總有他們的想法。他們在鎮外有一個廣場,場內駱駝和吉普車、貨物、山羊擠了一地。我等了一個回教徒的老人祈禱完畢,就上去問他橫渡撒哈拉的辦法。這老人會說西班牙文,他一開口,許多年輕人都圍上來了。“要走到紅海嗎?我一輩子也沒去過,紅海現在可以坐飛機到歐洲,再換機就安安穩穩到了,要橫過沙漠,何必呢…See More
Nov 11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一隻手揮到紅海

初來時,想休息一陣便去大漠中旅行,但是苦於不認識太多的人,只有每日往鎮上的警察局跑跑。(事實上,不跑也不行,警察局扣留了我的護照,老想趕我出境。)我先找到了副局長,他是西班牙人。“先生,我想去沙漠,但不知怎麽去?你能幫助我嗎?”“沙漠?你不就在沙漠里面?擡頭看看窗外是什麽?”他自己卻頭也不擡。“不是的,我想這樣走一趟。”我用手在他墻上掛的地圖上一揮,嘩一下揮到紅海。他上下的打量了我快兩分鐘,對我說:“小姐,你知道你在說什麽嗎?這是不可能的。下班飛機請回馬德里,我們不想有麻煩。”我急了:“我不會給你們麻煩,我有三個月足夠的生活費,我給你看,錢在這里。”我用手在口袋里抓了一把髒髒的票子給他看。“好,不管你,我給你三個月的居留,三個月到了非走不可。你現在住在那里?我好登記。”“我住在鎮外,沒有門牌的房子里面,怎麽講才好,我畫張圖給您。”我就這樣在撒哈拉大沙漠中住下來了。我不是要一再訴說我的寂寞,但是初來的一陣,幾乎熬不過這門功課,想打道回歐洲去了,漫長的風沙,氣候在白天時,熱得水都燙手,到了夜里,卻冷得要穿棉襖。很多次,我問自己,為什麽非要留下來不可?為什麽要一個人單身來到這個被世界早遺忘了…See More
Nov 6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平沙漠漠夜帶刀

我們的三毛,走啊走的,走到撒哈拉去了,她的朋友們總要說她:“嗨!三毛,好好的德文教授不幹,何必呢!”她留學過西班牙,在馬德里大學畢業,美國伊利諾州的公務員也檢定及格。可是,她一直說:我喜歡流浪。我初抵沙漠時,十分希望做世界第一個橫渡撒哈拉沙漠的女子探險家。這些事情,在歐洲時每夜想得睡不著,因為,沙漠不是文明地帶,過去旅行各國的經歷,在此地都不太用得上。想了快半年,還是決定來了再看情形。當然我不能完全沒有計劃的來,總不能在飛機上,背個大水壺往沙漠里跳傘。我先到了西班牙屬地,撒哈拉沙漠的首都——阿蘊。說它是首都,我實在難以承認,因為明明是大沙漠中的一個小鎮,三五條街,幾家銀行,幾間鋪子,倒是很有西部電影里小鎮的荒涼景色和氣氛,一般首都的繁華,在此地是看不到的。我租的房子在鎮外,雖說是個破房子,租金卻比歐洲一般水準高很多。沒有家具,我用當地人鋪的草席,鋪在地上,再買了一個床墊,放在另一間當作床,算暫時安定下來了。水是有的,屋頂平臺放個汽油桶,每天六時左右,市政府會接鹹水來,那是沙漠深井內,打出來的水,不知為什麽很鹹。洗臉、洗澡都得用它。平日喝的水,要一瓶一瓶去買,大約二十臺幣左右一瓶。初來時…See More
Nov 3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安東尼·我的安東尼(下)

幾天日夜守著安東尼之後,它對我慢慢產生了新的意義,它不再只是一隻宿舍的“福星”了,它是我的朋友,在我背井離鄉的日子里第一次對其他的另一個生命付出如此的關愛。每天早晨我醒來,看見安東尼的籠子平安的放在我床邊,一夜在夢中都擔心著的貓爪和死亡就離得遠遠的了。我照例給它換水,喂小米,然後開著窗,我寫信念書,他在陽光下唱歌,日子過得再平靜不過了。我常對他說——“安東尼,我很快樂,我情願守著你不出去,艾珂說什麽你懂嗎?安東尼,你懂嗎?”過了半個月,宿舍又開了,我告別了勞拉小姐回到大學城內來,艾鳥拉替我把箱子提上樓,我把安東尼往她手上一遞,人往床上一躺,口里喊著,“天呵,讓我睡一覺吧,我十五天沒好好睡過。”話還沒說完,人已經睡著了。以後我有了好去處,功課不順利了,想家了,跟女孩子們不開心了,我總往廚房外的大樹下去找安東尼,在籠邊喂它吃吃米,跟他玩一陣,心情自自然然的好起來了。前幾星期馬德里突然炎熱起來,我在閣樓上念書,聽見樓下院子里吱吱喳喳的全是人聲,探頭一看,幾個女孩子正打開了籠子把安東尼趕出去,它不走,她們把它一丟,安東尼只好飛了。我一口氣沖下去,抓住一個女孩就推了她一把,臉脹紅得幾乎哭了,口里…See More
Jul 2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雨季不再來》安東尼·我的安東尼(中)

我把籠子拿進來,把窗關上了,人坐在地板上發楞,勞拉小姐手里拿著個大衣架,口里輕輕的在喊,“哥倫布啊,哥倫布啊,這惡貓抓傷你了。”我看看手背上有幾條血痕,並不嚴重,就是有點刺痛,倒是籠子里的安東尼,伏在水槽旁一動也不動,我大驚了,拚命搖籠子,大聲叫它名字它總算醒過來了,動了一下,眼睛張開來向我看了看。這時我突然十分的激動起來,無名的寂寞由四面八方向我湧過來,我蹲在籠子旁邊,手放在鐵絲上,只覺我一個人住在這大城市里,帶著唯一的一隻鳥,除了安東尼外,我什麽也沒有了。那夜我很累,勞拉小姐去望彌撒了,我抱著自己的小收音機,聽著那首老歌——“三個噴泉里的鎳幣,每個都在尋找快樂……”在朦朦朧朧的歌聲里我昏昏睡去。清早五點多鐘,天還沒亮,我房內安東尼把我叫醒了,只聽見它的籠子有人在抓住拖,它在叫在跳,那聲音淒慘極了。我跳下床來,在黑暗里看不見東西,光腳伏在地上摸,我找不到它的籠子,我急壞了,“安東尼,天啊,安東尼,你在哪里?”那時我看到一個貓影子唰一下從開著的天窗里跳出去,再開燈看安東尼,它的籠子已被拖得反過來了,他僵在里面,渾身羽毛被抓得亂七八糟。我全身都軟了,慢慢蹲下去,打開籠子把它捧在手里,發覺…See More
Jun 30

Crna Gor's Blog

三毛《雨季不再來》藝術型的企業家(5)

Posted on December 7, 2019 at 10:38pm 0 Comments

我需要臺灣的產品

“我想知道,在不久的將來,你大概會需要中國的什麽產品?”

“太多了,我們需要假髮、電晶體收音機、木器——但是西班牙氣候乾燥,怕大件木器來了要裂。還有手工藝品、成衣——。”

“你歡迎廠商給你來信嗎?”

“歡迎之至,多些資料總是有用的。”

“什麽時候再去臺灣采購?”

“很難講,我上個月才從臺灣回來。”…

Continue

三毛《雨季不再來》藝術型的企業家(4)

Posted on December 7, 2019 at 10:37pm 0 Comments

像一條驢子

“你個人對目前生活型態與過去做比較,覺得哪一種生活有價值?”

“很難說,人的生活像潮水一樣,兩岸的景色在變,而水還是水,價值的問題很難說。我並不想做金錢的奴隸,但是自從我做生意以來,好似已忘了還有自己的興趣,多少次我想下班了回家看看我喜歡的書,聽聽音樂,但總是太累了,或者在外面應酬——”他做了一個無可奈何的表情。“你現在的理想是什麽?”

“當然是希望公司能逐漸擴大業務,這是一個直接的理想——眼前的期望。有一天如果公司能夠達到我們所期待的成績,我另有一個將來的理想,當然那是很多年之後的事了。”“你對金錢的看法如何?”…

Continue

三毛《雨季不再來》爸爸才知道我幾歲

Posted on November 14, 2019 at 7:55pm 0 Comments

我住下來的第二天,房東叫他的家人來認識我。一大群男女小孩在我門外擠來擠去,我對他們笑笑,抱起最小的一個來,向他們說:“都進來,有東西吃。”

他們不好意思的看看身後的一個胖女子。這個女子長得十分的美麗,大眼睛,長睫毛,很白的牙齒,淡棕色的皮膚,身穿一件深翠藍色的纏身布,頭髮也用布蓋起來了。她過來將頭在我臉上靠了一靠,拉著我的手說:“沙那馬力姑!”我也說:“沙那馬力姑!”(日安的意思)我十分的喜歡她。這群小孩子們,小女孩都穿著彩色濃艷的非洲大花長裙,頭髮梳成許多小辮子,狀如蛇髮美人,十分好看。男孩子們有的穿衣服,有的光身子,他們都不穿鞋子,身上有很濃的味道。臉孔都是很好看的,就是過分髒了一點。

事後我見到房東,他是警察,說得一口好西班牙文,我對他說:“您的太太十分美麗。”…

Continue

三毛《雨季不再來》軍團司令澆冷水

Posted on November 9, 2019 at 7:09pm 0 Comments

我第二個認識的人,是此地“沙漠軍團”退休的司令,他是西班牙人,一生卻在沙漠中度過。現在年紀大了,卻不想回國。我向他請教沙漠的情形。

“小姐,這是不可能的事,你要量量自己的條件。”我默然不語,但神色一定有些黯然。

“來看看這張軍事地圖,”他叫我去墻邊看圖,“這是非洲,這是撒哈拉沙漠,有虛線的地方是路,其他的你自己去看。”

我知道,我看過幾千遍不同的地圖了。這個退休司令的圖上,除了西屬撒哈拉有幾條虛線之外,其他便是國與國的邊界,以後一片空白。

我問他:“您所說的路,是什麽意思?”…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