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ion for Form's Blog – February 2020 Archive (26)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62) 第16章

不悅且突然毫無醉意的法蘭岑,快步地走在寂靜的午夜街上,目的地是他租來的專屬車庫。他一隻手拎著小提箱,另一隻手提著很大的鋁制置畫箱。箱子里面,裹著層層的泡沫橡膠和氣泡包裝紙的是兩幅油畫——《女人與瓜》,保羅·塞尚所作,以及《女人與瓜》,尼可·法蘭岑所作。兩幀畫共值六千多萬美金。 …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February 8, 2020 at 5:44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61)

法蘭岑進人自己的公寓,熟悉的油畫顏料和松節油的味道,穿透他頭里的酒氣。他穿過用來作為畫室的大房間,霍爾茲。他凝視著滲濾式咖啡壺,舊恨一古腦兒浮上心頭:霍爾茲貪婪、霸道、卑鄙、不可信任;不過,悲哀的是,他卻是法蘭岑主要的收入來源,“而他們兩個都了解此一事實。要是替這位有教養的新顧客所做的工作,能夠帶進來其他財源,那將是多麽開心的事情啊。或許明天他會把兩幀即將打包送走的油畫,送給派因看。真假畫作並排,好讓這位畫商欣賞他巧妙的手藝。

 

端著一杯咖啡和肯定是當天最後一份白蘭地,法蘭岑在破舊的皮制扶手椅上坐下來,手正在口袋里摸索雪茄,此時電話響起,而且響個不停。他告訴自己,有一天,甚至明天,他要買臺答錄機;他踉蹌地走過房間,拿起話筒。…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February 8, 2020 at 5:43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60)

在塞魯斯有機會回答之前,服務生過來問他們吃什麽甜點,法蘭岑馬上分了心。“翻到某單的最後面,”他說。“你們一定要試試看。”在其他人遵循他的指導的同時,法蘭岑繼續說下去:“傳統上,你會在吃乾酪時喝紅酒,不過看看這個——──‘卡門貝乾酪配蘋果白蘭地’、‘伊波乾酪配勃員第酒釀’、‘老母羊乾酪配西班牙雪莉’。這些搭配實在太傳神了。想像力相當豐富!研究得很透徹的法蘭岑一面搖頭,一面盯著某單上三十種不同的乾酪,每一種都有特地挑選搭配的飲料。過了會兒,他才交出菜單,回到塞尚這個主題。 …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February 8, 2020 at 5:42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59)

露西對著三張看著她的臉咧嘴而笑。“你猜怎麽著?”她說。“我想要吃鴨子。” 

等到服務生過來接受他們的點菜時,法蘭岑已經擔負起為每一個人安排茶色的責任,此一任務他以極大的熱情與充分的知識執行。當他和服務生及斟酒傳者為食譜搭配美酒時,他們的桌子變成餐廳里面最有生氣的一張,點菜結束之後,安德烈向法蘭岑指出這個事實。

 …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February 8, 2020 at 5:42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58)

傳者帶他們到這張桌子,法蘭岑的目光越過眼鏡頂端朝上瞧,那藍色的圓眼鏡攝人了安德烈和塞魯斯,在看到露西之後,睜大開來。他有點困難地起身,輪流向他們每一個伸出一隻手時,他的上半身就伏在餐桌上方。他的個子高大,由於穿著看起來厚到足以防彈的棕色燈芯絨西裝,因此顯得更加魁梧了。頂扣沒扣的格子襯衫,因為打著一條起皺的黃色毛織領帶,而染有少許的正式味道。 

他的頭很大,頂著一片四面八方冒出的粗濃花白頭髮,下面是高聳的額頭、長而直的鼻子,以及細心修剪過的人字鬍。他說話時所用的英語,就一個荷蘭人來說,幾乎太完美了,仿佛在幼兒園便開始學習了。

 …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February 8, 2020 at 5:40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57)第15章

第15章

八點時他們在大廳集合,露西身穿她最漂亮的黑洋裝,安德烈由於打著領帶而有即將窒息的感覺,塞魯斯則穿著印有威爾斯王子方格圖案的紈持弟子裝。他迅速而彬彬有禮地握住露西的手,彎下腰。“你令人銷魂,親愛的。肯定是巴黎最美的女子。” 

露西的臉紅起來,然後感覺到,站在塞魯斯背後的門童試圖吸引她的注意。她對他微笑,立即聽到連珠炮似的法語:一輛計程車剛送客人到飯店來。現在是空的,等著要載客。如果她需要,他將很榮幸地為小姐保留。從他那茫然的神情看來,他最想保留的可能是小姐本人。困惑的露西轉向站在一旁的安德烈,後者的臉上掛著半個微笑。“他說什麽?”…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February 8, 2020 at 5:39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56)

塞魯斯滾動眼珠子。他們相當感興趣。不斷談著菜單——山多倫顯然是個很棒的廚師,而法蘭岑聽起來就好像他已經把刀叉拿出來了。我們八點鐘在那邊跟他見面。他似乎非常友善,我想我必須提一下,他要我叫他尼可。我有預感,我們的運氣會不錯。” 

此時露西看著一個高大的金髮女郎,身穿黑色皮衣,牽著一隻俄國狼犬大步穿越馬路,女郎和狗都對車子視若無睹,頭擡得高高地走著路,臉上露出高傲、優雅的神情。不過這效果卻被狼犬的行為破壞殆盡,它在一輛停好的汽車的後輪旁蹺起腳來,此時車主正要跨上汽車。車主告誡了幾句,他的腿也蹺起來,跨過坐墊。女郎聽而不聞,繼續往前邁進。

 …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February 8, 2020 at 5:38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55)

塞魯斯提議他們吃些清淡的食物,好留下空間迎接費時而精致的晚餐。咖啡之後,他們點了幾杯葡萄酒和火腿三明治、結實的棍子面包,露西首次品嚐到道地法國面包塗諾曼第奶油。她以鑒賞的心情咬下第一口,停下來望著安德烈。 

“為什麽巴黎人都不是胖子?”她一邊說,一邊揮向他們周圍人。“看看他們大吃大喝的東西,還有葡萄酒。而且晚餐還會全部重來一次。他們是如何辦到的?是不是有特別的減肥法?”

 

“當然,”安德烈說道。“午餐不超過三道菜,晚餐不超過五道菜,而且他們在早餐之前不喝酒。是不是這樣子,塞魯斯?”…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February 8, 2020 at 5:37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54)

蒙大林的酒吧間就在大廳的左手邊,是人們可以輕鬆度過一天的場所。早餐、午餐和晚餐都有供應。酒精飲料則在接近中午時便有了。整個世界來來去去,生意談成、戀情開始(因為某種原因,很少結束;也許是怕人的照明,未曾替淚水和悔恨預留空間)。沒有擺電視機,娛樂相當合乎人性。 

她們等著向櫃枱報到時,露西端詳著坐在附近的兩位細瘦、光鮮亮麗的女人,她們面前擺有香檳酒杯,抽著香煙,而且每噴一口,長而高雅的脖子一扭,身體便往後編,以躲過煙霧。“這些寶貝,”露西說道。“瞧瞧她們,她們在較量顴骨。”

 …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February 8, 2020 at 5:33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53)

露西端詳飛機上的空服人員,他們都穿著時髦的深藍色制服,男的體格比美國班機上的小一號,女的打扮得一絲不茍,臉上有禮的高傲神情,簡直就是大家公認的法國臉極明顯的特征。她用手肘碰碰安德烈。“我對那些寶貝的看法沒錯。她們全都看起來像是‘迪奧’服飾的常客。” 

安德烈對她使使眼色。“那邊只是你看到的部分。法國女人是全歐洲花錢買內衣褲最兇的。這是我從《華爾街日報》的女性貼身衣服記者那邊聽來的。”

 …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February 8, 2020 at 5:31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52)第14章

第14章

輪子的吱吱叫和粗拉鏈被拉開的擦刮聲,使得昏昏沈沈、失去方向感的安德烈坐了起來,只知道自己睡在陌生的床上。這是一張女性化的小床,整體來說比他的彈簧墊床精巧,如他現在所看到的,一堆衣物蓋住了半個床面。房間的另一端,在燈罩柔和的光線下,他可以看到露西蹲伏在打開的皮箱旁,而四周有更多的衣服。她的身上穿著白T恤,當她聽到翻動的聲響而回頭凝視他時,臉上露出惡感的神情。 

“露露?你在做什麽?” …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February 8, 2020 at 5:30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51)

她靠過去親他的臉頰,而此時手中端著蘇格蘭威士忌回來的安德烈,很肯定自己看到塞魯斯的臉紅起來。他坐下時,他從一個人望向另一個人。“我是不是得離開了?” 

露西對安德烈使眼色。塞魯斯清清喉嚨。“我在等你回來,好把其餘的說完,”他說。“但是我受到我們的旅伴的攻擊。好了。”他喝下一大口數料。“我撥了威里耶賣給我的號碼,跟法蘭岑通過話,他似乎興致勃勃,雖然我們在電話中沒有談到細節。我們下個禮拜和他會面,在他所謂的中立領土上。我必須說這個人有高貴的幽默感。他想要在‘盧加斯—卡敦’見面,他說那里的藝術氣息濃厚,是畫家土魯斯一勞將果克最常去的地方。”

 …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February 8, 2020 at 5:29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50)

她的頭伸向他的臉,兩人的親吻威脅著西百老匯的交通。路人甲以手肘碰路人乙。“他們很快就會換氣。”他的朋友一嘆,搖搖頭。“要是你,你會嗎?” 

他們抵達餐廳時,露西已經有效地控制住她的興奮之情,在吧台旁坐下,點了加水的蘭姆酒,然後開始問問題——這是一份工作嗎?巴黎的天氣是什麽樣子?我們將會住在哪里?在那邊戴貝蕾帽看起來會很蠢嗎?塞魯斯要來嗎?他會不會喜歡她?——好幾十個,滔滔不絕地傾泄出來,安德烈根本沒有回答的機會。最後,他拿起她的飲料,放在她的手中。

 

“乾杯,”他說,“在你聲嘶力竭之前。祝你的法國之旅成功。”…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February 8, 2020 at 5:27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49)

在這個神清氣爽的春日午後,不慌不忙地散步在第五街上,是曼哈頓的很大的享受。當紐約的天空是藍色時,便是一片片無邊蔚藍,而且當紐約客感覺到冬天已經結束時,他們就會放鬆原本駝起的肩膀,臉寵迎向陽光,甚至偶爾對著陌生人微笑。此時的天氣很符合安德烈的心情,雖然他覺得應該試著弄清楚卡米拉的提議背後隱藏什麽,但他發現他想要解開謎題的嘗試,總是被露西和巴黎的念頭擠向一邊。這是個神魂顛倒的結合。

 …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February 8, 2020 at 5:26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48)

是一本書;不對,不止是一本書。是地球上最富麗堂皇居所的劃時代記錄,將全由他拍攝,費用則管由雜誌社承擔。“加洛貝丹的關係企業將負責出版及行銷。甜心,全球最偉大的房子,”卡米拉說道,她的嗓音如同政治人物在做競選承諾時般的響亮又有誠意,來做措詞上的強調。“還有你的大名”——在這里她停下來用手在空中勾勒筆劃——“你的名字將放在書名的上方。會有促銷旅行,會有國外的版本——德國。意大利、日本、全宇宙——攝影展,還有Cft──ROM。”這鐵定會使他成為整個領域中最舉足輕重的攝影師。當然還有廣進的財源——來自於國外版權、連載版權,以及版稅。錢將會雨灑地湧入。卡米拉對著所有令人興奮的事情甩頭髮,等著安德烈的回應。

 …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February 8, 2020 at 5:25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47)

她彎身吻他。“不要惹麻煩,聽到了嗎?”在聽到前門關上之前,他已經開始想念她了。 

四個小時之後,仍然有飄飄然的感覺,安德烈在“羅伊頓”等著被帶往卡米拉的桌子。服務生帶著他到座位上時,許多張臉龐如蒼白的相機鏡頭般,把焦點集中在他身上——簡短、搜索的一瞥,以決定他的名氣是不是大到值得長時間地凝視。沒有人嘗試掩飾他們的興趣;臉轉開時,也沒有人嘗試掩飾他們的缺乏興趣。

 …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February 8, 2020 at 5:24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46)第13章

霍爾茲從書房的門看出去。他在考慮時,卡米拉的笑聲從走廊對面的餐廳過來。他知道派因,而且經常在畫展上遇到他。這個人的名聲不錯,將來也許用得著。只要霍爾茲繼續做藏鏡人,威里耶會替他承擔任何可能的不愉快。“很好,”霍爾茲說道。“明天我會打給法蘭岑。等你聽到我的消息,再把電話給派因。雖然——”霍爾茲發出很容易被誤認為笑聲的聲音“——我不知道‘給’這個字用得恰不恰當。” 

威里耶吃了一驚。這人的花招還是這麽頻繁。“這個嘛,”他說,“我可能會向他收點介紹費。” …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February 8, 2020 at 5:20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45)

威里耶的身材瘦弱,外表落魄。他身上那套白里條紋西裝,雖然剪裁得很好,但需要整燙。他的襯衫領子已經開始磨損,他的頭髮有的卷,有的沒卷,蓋住衣領,顯然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未曾造訪理髮師。他對著塞魯斯微笑,露出一口黃牙。“事實上,目前我不是太忙,”他一邊說,一邊轉杯中的冰塊。“也許我可以撥出時間來。” …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February 8, 2020 at 5:19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44)

回到家沒幾分鐘,塞魯斯·派因便開始與同行聯絡。雖然他有一則聽起來多少有點正派的故事,但他所認識的正派畫商都是同樣的說詞。我們處理的全是真品,他們告訴他,而且他幾乎可以感受到他們那目中無人的鄙視。他很清楚,大多數至少都被騙過一次,但是提醒他們並不會使事情更加順利。於是塞魯斯放棄,開始翻閱通訊簿,想找個比較願意接受事實的人。在他幾乎想要放棄的時候,他翻到V開頭的地方,看到威里耶這個名字。他記起了當時的謠言以及後續的公然出醜。要是有任何人可能幫他忙,那就非威里耶莫屬了。 …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February 8, 2020 at 5:17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43)

“甜心,你在哪?我擔心得不得了。”是卡米拉,用她那最佳的誘惑嗓音,低而沙啞,語調欠缺誠意;每當她有目的時,就會以這樣的方式說話。“我打電話給你辦公室那個小妹,她好像完全不曉得你的去處。我非見你不可。已經隔了那麽久,我有很令人振奮的消息告訴給你。不要再躲了,趕快打電話給我。再見。”

 

然後是—— 

“歡迎歸來,遊子。猜猜怎麽著?戰爭結束了。卡米拉打了兩次,而且她像是彬彬有禮。她一定是嚇壞了。總之,她說有甜頭要給你。對了——我沒有跟她說你去哪里。記得給我電話,OK?”…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February 8, 2020 at 5:16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