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梅爾《追蹤塞尚》(62) 第16章

不悅且突然毫無醉意的法蘭岑,快步地走在寂靜的午夜街上,目的地是他租來的專屬車庫。他一隻手拎著小提箱,另一隻手提著很大的鋁制置畫箱。箱子里面,裹著層層的泡沫橡膠和氣泡包裝紙的是兩幅油畫——《女人與瓜》,保羅·塞尚所作,以及《女人與瓜》,尼可·法蘭岑所作。兩幀畫共值六千多萬美金。 

正常來說,深夜帶著如此貴重的行李獨自逛在巴黎的後街,會讓這個荷蘭人憂心忡忡。不過在他轉入陰暗的巷子時,他的緊張,已經被他那越來越火的怒氣推向一旁,其中有一部分是生自己的悶氣。他從未喜歡過霍爾茲,從不信任他。該行業中的一個說法是,萬一你跟魯道夫·霍爾茲握過手,那麽最好數數自己的手指。然而他現在卻按照霍爾茲的交代在做——走離溫暖的床鋪以及前景看好的工作,宛如一尊傀儡被一個急驚風偏執狂的小人扯來扯去。有什麽事會這麽嚴重?他們已經查過派因的底細,是個如假包換的畫商,在藝術界很有名氣。而且據說為人誠實。威里耶還特別強調這一點。像這樣的人會把別人出賣給警方嗎?當然不會。

 

法蘭岑在車庫門前停下來,笨手采腳地開著對號鎖,一隻有著破耳朵和犀利大眼睛的貓,正在一旁觀察他。他發出噓聲想把它趕走,還記得有一次鄰居的貓闖入他的畫室,在一幅顏料未乾、畫得很完美的畫上磨爪子。他討厭貓。對藝術品毫不尊重。 

他拉起車庫的門,開燈,給這隻貓狠狠的一腳,此時它正蹲下來想要跳上雪鐵龍DS車布滿灰塵的引擎蓋。堆在車庫墻邊的是好幾十份依年代排列的畫布和一木框,它們是造訪跳蚤市場和清倉大拍賣一百趟的戰利品,也就是這位仿冒家的原料。大塊頭的他擠到車邊,把兩個箱子裝上車,發動引擎,駛離車庫。他回去關燈、鎖門時,空轉的柴油引擎噪音在巷壁之間反響。那隻貓在安全距離外以責備的眼神瞅著他。法蘭岑啟程去尋找一張床鋪。

 

現在已經過淩晨一點,沒有多少旅客會在這種奇怪的時刻敲旅館的大門。法蘭岑緩慢地行駛在里昂車站後面骯髒的街道上,內心思念著克里倫飯店的豪華套房。他認為,火車站附近的旅社應該比較習慣暗夜登門的顧客。等到他看見“里昂舒適飯店”一閃一滅的招牌時,他已經疲憊到內心只有充滿了感恩,一點都不想挑剔。 

櫃枱是個昏昏欲睡的阿爾及利亞人,守著電晶體收音機和折角的《他》雜誌,他要法蘭岑先付費,然後才交出鑰匙,之後把頭朝向一截昏暗、鋪著禿頂橙色地毯的水泥樓梯。法蘭岑沿著狹窄、有酸臭味的走廊走下去,打開當夜的家門:一張鐵架床、一條布滿汙漬的燭芯紗床單、兩顆被打敗的薄枕頭。浴室看得出來是由廁所勉強改建的。五斗櫃和床頭桌的表面滿是香煙燙過的痕跡,床的上方掛了一張褪色的艾菲爾鐵塔海報,某個房客在上面寫了一個大而憤怒的“屎”字。這個跟在“廬加斯一卡敦”吃到的高雅、美味的晚餐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

 

法蘭岑把置畫箱藏到床下,從小提箱里面翻出一本載有地址和電話的聯絡簿。在他的手不自覺地伸向床頭櫃之後,他才了解到,這家旅社的客房服務並沒有包括電話。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