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彎身吻他。“不要惹麻煩,聽到了嗎?”在聽到前門關上之前,他已經開始想念她了。 

四個小時之後,仍然有飄飄然的感覺,安德烈在“羅伊頓”等著被帶往卡米拉的桌子。服務生帶著他到座位上時,許多張臉龐如蒼白的相機鏡頭般,把焦點集中在他身上——簡短、搜索的一瞥,以決定他的名氣是不是大到值得長時間地凝視。沒有人嘗試掩飾他們的興趣;臉轉開時,也沒有人嘗試掩飾他們的缺乏興趣。

 

安德烈認出這是提供高伏特紐約午餐的許多餐廳常見的篩選過程。這些機構的成功所建基的並非在於優秀的而常被忽略的烹調品質,而是在於顧客的地位等級。對這些傳奇人物而言——炙手可熱的模特兒、演員,以及作家,也就是媒體精英中的精英,對遊戲的每項細微之處都極為醒目的玩家——坐在一個好位置是相當重要的事情。若被放逐於一張偏遠的餐桌,生鯨魚片吃起來可能味如嚼蠟,而布里亞一薩瓦蘭所立下的律法似乎也被淘汰了。“告訴我你吃什麽,”這位偉人過去經常如是說,“我就能告訴你你是何物。”那些單純的日子已經過去。“告訴我你坐哪里,我就能告訴你你是何物”是一句更恰當的箴言,而且也許過不了多久,每日特餐將不是一道菜,而是一個名人——焦點人物,菜單送達時,這位人物的蒞臨會被審慎地宣布。

 

正當腦海里滿是這些想法時,安德烈在一張顯赫的窗邊桌就坐,忙著進行身為該餐廳最虔誠的貴賓所應做的繁瑣儀式。她,當然是遲到了。當她最後終於抵達,憑著記憶繞過一張張的餐桌時(她的眼睛被大而深色的太陽眼鏡所遮掩),她的前進吸引了一波波的興趣以及陣陣長距離的飛吻。 

“安德烈!”好像他的出現,令她感到徹徹底底的驚訝,為原本將會無趣的一天帶來喜樂。“你好嗎?讓我看看你。”她的確如此做,先把頭歪向一邊,然後另外一邊,深色眼鏡半掛在鼻子上。“我發現你的眼中閃爍著火花,甜心。還有,你脖子上那個是什麽?”

 

安德烈迅速把頭低下,咧嘴而笑。“你瞧得真仔細,卡米拉。我們好久沒見了。忙嗎?” 

“快瘋掉了,甜心。日日夜夜,就是為了要帶給你一個小驚喜。不過先告訴我你的事情。我聽說你到歐洲去了?”

 

“在英格蘭待了幾天。”安德烈把改編過的旅程說給她聽,描述了八目鰻大人和斯洛特園的掛毯。他正要說完那天吃烤雞的故事時,卡米拉袋子里的鈴響打斷了他。她接她的電話,他點他的菜;服務生盤旋在桌旁,直到電話被放回袋子里為止。卡米拉點了她喜歡的綠葉菜沙拉,然後以工作過度、不可或缺的主管的懊悔嘆息,轉向安德烈。“我們說到哪了,甜心?” 

“你正要告訴我那個害你這麽忙的計劃。”

 

不知道會聽到什麽,安德烈靠在椅背上,讓能言善道的卡米拉發揮了半個小時。取下深色太陽眼鏡,她的眼睛眨也不眨地鎖住他,雙手來回晃動,強調時便輕捏他的手臂。她那一整盤綠葉完全沒有動到。旁觀者會以為,除了坐在她身邊的年輕男子之外,她根本沒有看到周遭的事物。這樣的動作她已經練就了好幾年,即使安德烈曾經看過她在別人面前做過,發現自己仍舊被她的表演深深吸引。而且。必須承認,他竟然因為她如此努力地想要賣掉自己而感到欣慰。她跟他很熟,已經深思熟慮地挑了魚餌。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