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拿哥's Blog (204)

王立秋譯·莫里斯•布朗肖《閱讀》(2)

造型藝術作品與言語藝術作品相比,有種特定的優勢:它能夠更加明顯地表現那種排外的空虛(exclusive void),在這種空虛中,顯然,藝術作品想要遠離人們的注視而持存。羅丹的《吻》允許自己被觀看,甚至因飽受觀看而茁壯成長;他的《巴爾扎克》則回避視線,是件封閉沈睡之物,專心於自身(absorbed in itself,自我吸收)到了消失的程度。這個決定性的分離,而這,正是雕塑的要素,正是它,在空間的中心設定了另一個,反抗的(rebellious)空間——設定了這樣一個空間:它同時是隱藏、可見並受到隔離的,也許不可變,也許永不靜止——在這種受保護的暴力面前,我們總會感到格格不入,而這種暴力,看起來不會在書中出現。…



Continue

Added by 鮮拿哥 on December 5, 2019 at 11:54am — No Comments

王立秋譯·莫里斯•布朗肖《閱讀》(1)

閱讀:在作家的旅行日記中發現這樣的供認毫不奇怪:“寫作時,總是如此地害怕… …”當洛馬佐(Gian Paolo Lomazzo)談到利奧納多試圖作畫時,攫住後者的那種恐懼時。我們也能對此表示理解;我們感到,我們能夠理解。 

但如果一個人向我們透露,“閱讀時我總是焦慮萬分”,或者一個人很少而只在某些特定的時刻閱讀,又或一個人擾亂其生活,宣布放棄整個世界,先行在世界上的作品與…

Continue

Added by 鮮拿哥 on December 5, 2019 at 11:43am — 1 Comment

藍江:解域化的語言:口吃與風格——德勒茲的語言哲學(5)

在《千座高原》里,德勒茲和瓜塔里語言的典型特色是其獨特的創造性,德勒茲也尤其欣賞作家在進行文學創作時那種將文字和語言同特殊和新奇的東西進行連接的創造力,他特意提到了美國作家赫爾曼·梅爾維爾,在梅爾維爾的小說《代筆者巴特貝》中的巴特貝的神秘的語言正好是對德勒茲用於對語言解域化的“口吃”的活生生的說明。巴特貝的經常重復的一個句型是“我願不去……”(I would prefer not to),正如德勒茲引述梅爾維爾的話說,“一個憔悴而蒼白的人總說的一個句型讓所有人都發瘋。”[6]P68德勒茲認為,這個句型結構非常奇特,在語法和句法上,句型沒有問題,但其尾部帶有的那個“not to”的結構卻開放了其可能性。這種奇特的語言效果的作用在於沖擊了傳統的語言用法和社會規則,德勒茲寫道,“這個柔和、平穩而從容的聲音扼殺語言,這個形成的毫無聯系的模塊,完全孤立的發音,讓人無法接受。因而它徹徹底底地扮演了一個非語法的句型。”…

Continue

Added by 鮮拿哥 on March 14, 2019 at 11:34am — No Comments

藍江:解域化的語言:口吃與風格——德勒茲的語言哲學(4)

三、語言的解域化:風格和口吃



語言真的是一個讓我們徹底放棄希望的領域嗎?德勒茲可沒有那麽悲觀,對他而言,語言並不是單向度的,即只有語言通過轄域化達到對我們思想和社會生活鉗制的目的,同時語言必然還存在另外一個向度,即一種新的語言生長並突破轄域化的穩定性,最終脫出的解域化的語言。…

Continue

Added by 鮮拿哥 on March 1, 2019 at 10:54pm — No Comments

藍江:解域化的語言:口吃與風格——德勒茲的語言哲學(3)

要破解語言的魔法,必須對語言有更深刻的認識。德勒茲將語言的應用劃分為三個維度:即指示、表現和含義。按照德勒茲的定義,指示是“某個命題和一種外部事態的關係”。[4]P12即一個命題指向一個其試圖指明的外部事態,在這個命題以及其所關係的外部事態之間的聯系就是指示。譬如我們說“一頭牛在草地上”,這個命題不僅指向了一頭牛,而且必定是在草地上的一頭牛。而表現與之相反,它“關注的是某個命題同試圖講述和表達自己的人之間的關係”。[4]P13在表現中,命題也是指向外部的,但這次它並不指向一種事態,而是指向了與指示相反的一個方向,即作為試圖說出命題的人。這樣,指示和表現建立起命題、言說者、事態之間的三維關係,這三個方面同時構成了我們這個世界上作為表達之用的語言。…

Continue

Added by 鮮拿哥 on March 1, 2019 at 10:51pm — No Comments

藍江:解域化的語言:口吃與風格——德勒茲的語言哲學(1)

“意義是一個復合的概念:永遠存在意義的多樣性,它是‘群量’,既是各種交替的復合體,又是各種並存的復合體,這使對它的闡釋成為一種藝術。”[1]P5德勒茲正是這樣一位思想家,與那些致力於原原本本闡釋事物或者文本的意義的詮釋者不同,德勒茲試圖從意義這樣一個維度中,生長出異於其超驗性形態的某些東西,與其說意義的本質在於精確地表達,不如說每一個言說都勢必面臨一種截然不同的境況,於是其間,迸發出來的並不是刻板的條紋,而是一種帶有新的差異色彩的生成哲學。

 

一、轄域化與解域化…



Continue

Added by 鮮拿哥 on March 1, 2019 at 10:33pm — No Comments

麥永雄·光滑空間與塊莖思維:德勒茲的數字媒介詩學(7)

阿•帕爾主編的《德勒茲詞典》(2005)專門設置了“空間與數字藝術”(Space +Digital Art)辭條,(27)討論德勒茲哲學、美學思想與電子傳媒藝術之間的關聯性。文字不多,不妨把要旨譯介如下:開放式空間、光滑空間、邊界缺席、速度、性別或種族邊界含混、塊莖鏈接和雜交式的創造,這一切描述縈繞著德勒茲的著述,並使得德勒茲成為數字藝術家的最愛。德勒茲質疑傳統文化空間概念,因為這種空間觀把空間作為被動的背景,人類依其為舞臺表演戲劇情節。當樹狀思維讓位於塊莖思維時,空間就不再與人類表演者相分離了。空間承載了虛擬品質,存在於塊莖簇叢之間,強度比廣度更為突出。塊莖思維能夠進入電腦與數字藝術的虛擬空間。它摧毀限度,破壞二元對壘—— 自然…

Continue

Added by 鮮拿哥 on February 28, 2019 at 11:38pm — No Comments

麥永雄·光滑空間與塊莖思維:德勒茲的數字媒介詩學(6)

以超文本(超媒體) 問題 為例。從口耳相傳的口頭媒介、書寫媒介、印刷媒介到當代電子傳媒,媒介的更替促使文本閱讀從傳統的文字時代走向以視覺為核心的圖像時代,超文本與超媒體擺上閱讀的議程。超文本是由納爾遜( The ador H. Nelson)在20世紀60年代創造的術語,指文本之間的相互鏈接;超媒體(hypermedia)也是由他創造,是超文本的拓展性術語,指鏈接不限於傳統的文字文本,還包括圖表、影像、聲音等。這兩個術語都指向全新的信息技術——電子傳媒所創造的多媒體文本形式。根據納爾遜的說法:超文本是一種“無序寫作的文本,它橫生枝節,讓讀者可以選擇,最好是在互動的屏幕上閱讀”…

Continue

Added by 鮮拿哥 on February 26, 2019 at 7:19pm — No Comments

麥永雄·光滑空間與塊莖思維:德勒茲的數字媒介詩學(5)

塊莖的第五個和第六個特征是“制圖學與貼花的原則”( principles of cartography and decalcomania)。這個特征使德勒茲和加塔利的思想與任何關於發生軸和深層結構的思想觀念區分開來。德勒茲提供了異質事物之間互相生成的圖式和具有後結構主義意味的多元流變拼貼模式,這主要是通過對塊莖圖式與樹狀模式的思辨來加以闡發的。他們的著名例子是蘭花與蜜蜂(動物與植物)的互相生成的塊莖圖式:兩者是異質因素,卻構成了一種共生的塊莖圖式。蜜蜂采蜜時為蘭花授粉,雙方由此延續了生息繁衍的生命鏈。塊莖圖式與總是企圖回到“同一”樹狀追溯不同,在蘭花生命中無法追溯蜜蜂的系譜學軌跡。塊莖圖式具有開放性,可以與多種維度相關聯(蘭花可以與蜜蜂、蝴蝶、甚至其他小昆蟲相關聯,同樣形成圖式)。同樣,長期記憶或有組織的記憶(家庭、種族、社會和文明)是樹狀的,具有中心化特征,激發起摹仿等級制和主體化的令人悲哀的思想形象。短期記憶則是塊莖或幾何圖式,不歸連續性 規律…

Continue

Added by 鮮拿哥 on January 27, 2019 at 11:53am — No Comments

麥永雄·光滑空間與塊莖思維:德勒茲的數字媒介詩學(4)

通過塊莖和樹狀關系之闡發,德勒茲和加塔利試圖揭示“一切事物變動不居的復雜互聯性”(14)。他們的塊莖圖式與樹狀模式的對比涉及三種類型的書:第一種是樹根之書(root-book),這種書摹仿世界,猶如藝術摹仿 自然 (德勒茲認為摹仿是一個極為糟糕的概念),其律則是反映論和一分為二論,“是最經典、反映最佳、最古老、最軟弱的思想形式,但是大自然卻並不以這種方式運轉”(15),自然的 方法 則是直接從一生發出三、四或五。第二種是胚根系統或簇根(radicle-system, or fascicular root)之書,這是 現代…

Continue

Added by 鮮拿哥 on January 27, 2019 at 11:50am — No Comments

麥永雄·光滑空間與塊莖思維:德勒茲的數字媒介詩學(3)

在微觀論析層面,德勒茲與加塔利在《千高原》14原的“美學模式:遊牧藝術”論題中,結合繪畫、音樂、動物撕咬、歐洲北部的日爾曼、凱爾特移居與東方帝國之間的遊牧民族,以及埃及、亞述、希臘、 中國…

Continue

Added by 鮮拿哥 on January 27, 2019 at 11:43am — No Comments

麥永雄·光滑空間與塊莖思維:德勒茲的數字媒介詩學(2)

光滑空間與條紋空間既分且合、既歷時又共時,不停地互相轉化與調適。光滑空間是“強度”的,條紋空間是“廣度”的。光滑空間可以通過條紋空間來感知,從而對大千世界進行生活體驗和審美感悟,以便對既定的處境(轄域)“解轄域化”。建立新的聯系可以創造或打開一個新的空間。而賽博空間的電子網絡鏈接的無限開放性可謂佳例。傳統空間概念是一個同質的、總體化的概念。德勒茲從其遊牧美學的光滑空間概念出發,強調光滑空間可以幹擾傳統空間的條紋轄域,通過無限鏈接展開的空間化,從不同性質的處境的阻隔中創造運動變化的時空馬賽克。由此,德勒茲啟迪了空間詩學與電子傳媒相結合的思路,為光滑空間與賽博空間之間的邏輯與學理聯系奠定了研究的基礎。 …

Continue

Added by 鮮拿哥 on January 27, 2019 at 11:40am — No Comments

麥永雄·光滑空間與塊莖思維:德勒茲的數字媒介詩學(1)

當今世界正在進入全球化數字時代。電子媒介和電腦 網絡滲透乃至佔據了我們的生活,虛擬現實與日常經驗互相交疊纏繞,變動不居,無限膨脹。數字化的電子媒介挾蓬勃 發展 之勢,壓倒或糅合各種傳統媒介,後來居上,漸成數字化時代的主導傳媒。 

作為當代西方“一流哲學家”,德勒茲(Gilles Deleuze,1925—1995)的哲學美學思想對今日電子媒介研究 的影響日益凸顯。他們合作的名著《千高原》,尤其是開篇的“塊莖”論,被視為“遊牧”星球——賽博空間的“哲學聖經”…

Continue

Added by 鮮拿哥 on January 27, 2019 at 11:38am — No Comments

梁文道·一個擬仿物很無聊地死了——忘記布希亞

拜託,可別再以為後現代主義是種很時髦的東西了,它被宣佈完蛋過很多很多次了。今天再說後現代主義,我們應該帶著懷舊的心態。所謂「懷舊」,按照剛去世的「後現代巫師」布希亞(Jean Baudrillard)的說法,不是懷念一些我們失去了的美好事物,而是懷念一些根本從來就不存在的東西。例如每一座迪士尼樂園裏的景點「南方小鎮」,那種漂亮和諧溫暖的小社區,你以為它們真的曾經在歷史上出現過嗎?不,根本沒有,它們只不過是一種「擬仿」,一種沒有原始正本的擬仿。懷舊後現代主義,你會發現它最有意思的地方正是它好像從來都不存在。幾乎每一個被人公認是後現代思想家的大師,都想和這個不榮譽的稱號劃清界線。德希達、德勒茲、傅柯甚至李歐塔,全都否認自己是「後現代主義者」。就連「最後現代」的布希亞都說:「大家該去問問『後現代』和『後現代主義』這些字眼可有任何意義,至少我覺得沒有」。…

Continue

Added by 鮮拿哥 on December 9, 2017 at 9:44am — No Comments

趙憲章:語圖傳播的可名與可悅(6)

因此,圖以載文中的“圖說”絕非真正意義上的語言行為,不可將二者同日而語。“圖說”是語言被篩選過濾和咀嚼反芻之後的“圖像表征”,在根本上不同於本真的“言說”。語言行為的最高原則是對世界的忠實“再現”,“圖說”卻是一種表現和表演。語言行為的“再現原則”是其作為命名符號的必然選項,精準的命名就是對世界的忠實再現;“圖說”的表現和表演性則是基於它的“可悅”本質,“取悅於人”是圖像表征的不二法門。 

圖像為世界命名僅止於觀者的“可信”,而“可信”並不等於“真實”,“真實”並不是圖像的終極追求。由此我們便可理解20世紀西方圖像學為什麽反覆追問“圖像再現”,這恐怕也是我們研究文學與圖像關系難以繞開的重要問題。…

Continue

Added by 鮮拿哥 on July 10, 2017 at 5:10pm — No Comments

趙憲章:語圖傳播的可名與可悅(1)

 【內容提要】 名實關系是語言學史的源頭,也是延續至今的基本話題,說明為世界命名是語言符號的基本功能。語言也有不可名狀之對象,這就是無形和虛指的世界。圖像的虛指性決定了它的誘惑力和愉悅本質,並可在語言止步處為世界重新命名。於是,“可名”與“可悅”作為語言和圖像兩種符號各自之優長,使“圖以載文”的傳播方式成為可能。圖像作為愉悅符號助推了文學的大眾傳播,前提是虛化和卸載自身所承載的事理,以“輕裝”換取遊走速度是“文學圖像化”的必然選項。  …

Continue

Added by 鮮拿哥 on June 21, 2017 at 3:32pm — No Comments

趙憲章:語圖傳播的可名與可悅 (2)

Continue

Added by 鮮拿哥 on June 21, 2017 at 3:30pm — No Comments

趙憲章:語圖傳播的可名與可悅 (3)

如是,我們就會認定洞內的影像世界也是一種生活常態,也有其存在的理由,就像長於冥思的哲學家同樣喜愛圖像藝術那樣,“虛虛實實”不過是人生的兩翼。影像世界的存在理由首先在於我們生有眼睛這個器官,沒有影像也就沒有了眼睛存在的理由。就此而言,和理性冥思相比,“觀看”不過是一種身體習性,直接和人的生理相連,具有更自然的身體適配性。由此便可引申出如下推論:相對語言這一“理性符號”而言,圖像符號距離身體更近,“觀看”之可能首先是生理機能使然。於是,相對“洞外”的理性世界而言,“洞內”的影像更是身體的直接在場。參照身體現象學的觀點,由於畫家“把他的身體借給世界”,才把世界變成繪畫…

Continue

Added by 鮮拿哥 on June 21, 2017 at 3:27pm — No Comments

趙憲章:語圖傳播的可名與可悅 (4)

正如波德裏亞所言,“誘惑是不可抗拒的”(19)。它的不可抗拒性就是源自“圖像空洞”之“虹吸”。在“圖像空洞”的“虹吸”中,人類的思考習慣正在逐步丟失,人類的語言能力正在慢慢萎縮。更可怕的是,這種“丟失”和“萎縮”是在不知不覺中進行的,就像青蛙跳進正在加熱的溫水中,大限將至還渾然不覺。這就是文學危機背後的“符號危機”,一種涉及人類存在的更沈重和更撓心的危機。…

Continue

Added by 鮮拿哥 on June 21, 2017 at 3:24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