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答案也好
  • 森美蘭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沒答案也好's Friends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Macclesfield
  • 1 Dimensional Man
  • Passion for Form
  • 絲經 庫
  • Malacca Light
  • Hérétique
  • 家  在這裡
  • 哆啦A夢 在沙巴

Gifts Received

Gift

沒答案也好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沒答案也好's Page

Latest Activity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亞瑟·蘭波散文詩《彩畫集》の 序詩

過去,如果我記得不錯,我的生活曾經是一場盛大飲宴,筵席上所有的心都自行敞開,醇酒湧流無盡。一天夜里,我把“美”抱來坐在我的膝上。——後來我發現她苦澀慘怛。——我對她又恨恨地辱罵。我把自己武裝起來,反對正義。我逃走了。女巫,災難,仇恨,啊,我的珍奇財富都交托給你們!…See More
yesterday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亞瑟·蘭波散文詩《彩畫集》の 壞血統(4)

厭倦不再是我鍾愛之所在。激怒,惡行,瘋狂,它們的種種衝動和禍害,我都清楚,——我所有的沈重負擔都可以解除。請珍視我的天真無辜,這種天真開闊明朗,不會讓你感到暈眩不能自持。 我大概不會要求自我鞭撻以激勵自己。讓耶穌基督充作嶽父大人,和他一同乘船前去舉行婚禮,我相信我不會做出這種事。 我不是我的理性的囚徒。我說過:上帝。我只求在得救之中保持自由:如何求得自由?輕浮無聊的惡癖我已經放棄。無需什麼獻身,更不需要神聖的愛。過去那個心靈明慧的時代我並不惋惜。人各有自己的理性,各有各自的鄙視,也有自己的仁慈:…See More
Wednesday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亞瑟·蘭波散文詩《彩畫集》の 壞血統(3)

是的,在你們的光照下,我只能閉上眼睛不看。我是一匹獸,我是黑奴[6]。但是我可能得救。你們是假黑人,你們這些狂人、暴徒、貪鄙的吝嗇鬼。商人,你是黑人;法官,你是黑人;將軍,你是黑人;帝王,你這個老鬼,你這個發癢症者,你是黑人:你喝免稅的甜燒酒,撒旦搞出來的貨色。——這類人生活在熱病和癌腫的控制下。衰竭和衰老的人因此受到尊敬,他們期求把自身煮沸消毒。——最大的壞蛋應該離開本大陸,這個大陸,瘋狂正在不懷好意地到處遊蕩,俘虜窮人當作人質。我已進入含[7]的子孫後代的真正王國。大自然,我還認識自然嗎?我…See More
Sunday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亞瑟·蘭波散文詩《彩畫集》の 壞血統(2)

異教的血液又回來了!“聖靈”近在咫尺,為什麼基督不來扶助我,給我的靈魂以高貴和自由。“福音”已經一去不返!福音!福音。我在等待上帝,等得我垂涎三尺。我是永生永世歸於劣等種族了。 我現在在阿爾摩里克[4]海岸。讓都城在暗夜里放出光華,燦若白晝。我這樣的一天已告完成;我要離開歐洲。海風熏炙我的肺腑;遙遠海外的氣候把我炙曬成一身棕黑皮肉。在水中遊泳,咀嚼藥草,獵取野獸,吸煙;飲用多種烈酒,酒之酷烈如同熔化的金屬,——就像我可愛的祖先,圍著篝火,又是吸煙又是喝酒。總有一天我還要回來,肢體變成生鐵鑄成的,…See More
Sep 12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亞瑟·蘭波散文詩《彩畫集》の 壞血統(1)

我從我高盧祖先那里得到藍白相配的眼目,狹窄的顱骨,戰鬥中的拙劣無能。我發現我穿的衣服和他們一模一樣,同樣的野蠻。不過我不在頭髮上塗抹油脂。 高盧人是剝獸皮的人,在他們那個時代,他們是最荒謬最低能的燒草放荒的人。我從他們那里還繼承了偶像崇拜和褻瀆神聖的惡癖;——哎呀!我還繼承了他們的種種惡習、暴躁易怒、驕奢淫逸,——奢華,多麼美妙;——尤其是說謊,還有怠惰。 不論什麼行業,我都怕,我不幹。師傅和工人,所有的農人,都卑微下賤。拿筆的手比扶犁的手強得多。——怎樣一個手的時代啊!——我不會有屬於我的手。…See More
Sep 10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馬拉美(STEPHANE MALLARME)詩選《嘆息》

我的靈魂,安靜的妹妹呀,飛向你的額頭,鋪滿雀斑的秋天在那夢思悠悠,飛向你天使般的眼睛,飄動的雲天,就像憂郁的花園裏白色的噴泉忠誠地,向著太空嘆息!——向著蒼白純潔的十月惻隱的天空,太空無邊的委靡映照在巨大的水塘,它讓昏黃的太陽在死寂的水上拖著長長的光芒,枯葉在那兒隨風而漂,劃出一道冰涼的梨溝。  飛白 小躍 譯See More
Sep 9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馬拉美(STEPHANE MALLARME)詩選《天鵝》

純潔、活潑、美麗,它今天是否將撲動狂醉的翅膀,撕破這被遺忘的堅湖,百霜下面未曾飛翔透明的冰川,在那躑躇! 舊日的一隻天鵝想起自己曾那樣英姿勃勃,可如今無望逃走因為當不育的冬天帶來煩惱的時候它還沒有歌唱一心向往的天地。 這白色的飛鳥痛苦不堪它否定太空而成囚犯,它抖動全身,卻不能騰空飛起。 它純凈的光輝指定它在這裏,這幽靈一動不動,陷入輕蔑的寒夢,無用的流放中天鵝擁有的輕蔑。  飛白 小躍 譯 See More
Sep 7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馬拉美(STEPHANE MALLARME)詩選《撞鐘人》

在早晨純凈、清澄而深厚的大氣裏,當晨鐘蘇醒過來,發出清脆的聲音,飄過孩子的頭上,孩子歡歡喜喜地在熏衣草和百里香中念起三鐘經, 撞鐘人頭上掠過映著朝陽的小鳥,它騎在系著古老的鐘繩的石頭上,憂心忡忡地哼著古拉丁文的祈禱,聽到的只有那遙遠的叮噹的聲響。 我就是這種人。唉!在希望的黑夜中,我徒然拉那敲響理想之鐘的繩子,忠實的羽翼在冷酷的罪孽中嬉戲, 傳來的聲音只是斷續而空空洞洞!可是,有一天,等我白白地拉得倦了,哦,撒旦,我將搬開這塊石頭而上吊。 錢春綺 譯See More
Sep 1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馬拉美(STEPHANE MALLARME)詩選《回春》

病怏怏的早春憂傷地把冬天驅走,明凈的冬天,明朗藝術的時季,在我被憂郁的血管主宰的身體裏無力伸著懶腰,打著長長的呵欠。 蒼白的黃昏在我面前溫涼鐵圈如古老的墳墓禁錮著我的頭悲哀地,我在朦朧的美夢後漫遊,踏著田野,一片生機在那蕩漾 然後,我無力地跌入樹香,厭倦地,用臉挖一個洞穴,去裝我的夢,我咬著長出丁香的溫暖的大地, 我茫然地,等待著煩惱升起……——而太空在籬笆上笑著,還有許多醒來的鳥兒,正對著太陽啁啾。See More
Aug 26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馬拉美(STEPHANE MALLARME)詩選《夏愁》

太陽,在沙灘上,哦,睡著的女鬥士,燒熱了疲倦的浴水,你的金髮曬去了你敵意的臉上的香氣,還把愛泉和眼淚互相混雜。 這白色的光芒又暫為減弱使你憂傷地說,哦,我膽怯的吻,“我們決不會只是古老的沙漠和幸福的棕櫚下躺著的死人!” 可你的頭髮是條溫暖的小河,在那裏纏得我們不寧的靈魂漠然消逝你不熟悉的死也浮在水上! 你淚水沖涮的脂粉我將品嚐,看它是不是能夠讓你的心變得像藍天和石頭一樣無情。  飛白 小躍 譯See More
Aug 20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馬拉美(STEPHANE MALLARME)詩選《牧神的午後》(下)

哦,林澤的仙女、讓我們把變幻的回億吹圓:“我的眼穿透葦叢,射向仙女的頸項,“當她們把自己的灼熱浸入波浪,“把一聲怒叫向森林的上空擲去,“於是她們秀髮如波的輝煌之浴“隱人了碧玉的顫栗和寶石的閃光!“我趕來了;啊,我看見在我腳旁“兩位仙女(因分身為二的憂戚而憔悴))“在冒險的手臂互相交織間熟睡;“我沒解開她們的擁抱,一把攫取了她們,“奔進這被輕薄之影憎恨的灌木休,“這兒,玫瑰在太陽裏汲乾全部芳香,“這兒,我們的嬉戲能與燃燒的白晝相像。”我崇拜你,處女們的怒火,啊,歡樂——羞怯的坎樂來自神聖而赤裸的重…See More
Aug 17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馬拉美(STEPHANE MALLARME)詩選《海風》

肉體真可悲,唉!萬卷書也讀累。逃!只有逃!我懂得海鳥的陶醉:沒入不相識的煙波又飛上天!不行,什麽都喚不回,任憑古園映在眼中也休想喚回這顆心,叫它莫下海去沈湎,任憑孤燈,夜啊!映照著清白色掩護的空紙,任憑年輕的女人撫抱著孩子。我要去!輪船啊,調整好你的杭植桅檣,拉起錨來,開去找異國風光。一個厭倦,經希望多少次打擊,還依戀幾方手絹最後的告別!可也說不定,招引暴風的桅桿,哪一天同樣會倒向不測的狂瀾,不見帆篷,也不見蔥蕪的小島……可是心,聽吧,水手們唱得多好! 卞之琳 譯See More
Aug 14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馬拉美(Stephane Mallarme)詩選《牧神的午後》

牧神:林澤的仙女們,我願她們永生。多麽清楚 她們輕而淡談的肉色在空氣中飛舞,空氣卻睡意叢生。 莫非我愛的是個夢?我的疑問有如一堆古夜的黑影終結於無數細枝,而仍是真的樹林,證明孤獨的我獻給了我自身——唉!一束祝捷玫瑰的理想的假象。讓咱們想想…… 也許你品評的女性形像只不過活生生畫出了你虛妄的心願!牧神哪,幻像從最純凈的一位水仙又藍又冷的眼中像淚泉般湧流,與她對照的另一位卻嘆息不休,你覺得宛如夏日拂過你羊毛上的和風?不,沒有這事!在寂靜而困倦的昏暈中,涼爽的清晨如欲抗拒,即被暑氣窒息,哪有什麽潺潺水…See More
Aug 9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馬拉美(Stephane Mallarme)詩選《空》

永恒的太空那晴朗的嘲諷慵美如花,壓得無力的詩人難以忍受,他透過悲痛貧瘠的荒漠,咒自己的才能。 逃跑,閉上眼睛,我感到太空帶著震驚的內疚在把我注視,我心空空。往哪逃?什麽驚恐之夜能把碎片,甩向這令人傷心的輕蔑? 霧啊,升起來吧!把你們單調的灰燼和襤褸的長霧全都傾倒在被秋季灰白的沼澤淹沒的天庭築起一個巨大寧靜的華蓋! 你,來自忘河的親愛的煩惱沿途找了些淤泥和蒼白的蘆竹,以便用從不疲倦的手,把小鳥惡意穿出的藍色大洞一個個堵住。 還有!願悲秋的煙囪不停地冒煙,炭黑如飄浮的牢房拖著可怕的黑色霧氣遮住天際垂…See More
Aug 5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聖瓊·佩斯詩選《頌詞》(節選)

1 肉在野風中烘烤著,調味汁已預備好了,而煙活潑地回到路上,趕上行路的人。那時,一個夢遊者,兩頰汙濁從一個古老的綴著強烈、詭橘而又亮麗的條紋的夢裏走了出來,被汗珠裝飾著,朝著肉的香味,他向下走去,像一個懶散的婦人:他的帆布衣、內衣和他的髮都散亂著。 2 我愛一匹馬——它是什麼呢?——它確是直直地望著我,在它的鬃毛下。它的鼻孔的兩個富有活力的孔穴是兩個看上去很漂亮的東西,在每一個富有活力的孔穴上面都有一隻鼓起的眼睛。當它奔跑時,它出汗了:那就是閃著光澤!——而我把那一個個明月壓在它的肋部,在我童稚…See More
Jul 31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Jul 29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聖瓊·佩斯詩選《雪》

於是降雪了,首批別離的陣雪,落到夢幻和現實織成的巨幅布帛上,有記憶的人們忘卻了種種苦楚,我們雙鬢唯有床單的清香。這是大清早,鹽灰的曙色籠罩,約莫早上六點鐘光景,猶如客次於一個臨時的港口,一處思賜的避難所,在這裏,散落著串串靜謐的偉大頌歌。這一通宵,不知不覺,鵝毛雪片紛揚不息,那座座摩天大廈——被螢火蟲剔透的浮石,高高地托起無數心靈的遺痕和重荷,不停地增長,而且將所負的重卓爾忘懷。惟獨那些昆蟲,略知其中底細,不過它們的記性恍惚,講述得又很怪誕。心靈對這些非凡事物所起的影響,我們無從知曉。誰也不曾詫…See More
Jul 28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聖瓊·佩斯詩選《紀年詩》(節選)

五高齡呵,我們到了高齡。與這意義重大的時辰的約會已被接受,而且是老早以前。夜幕降臨,使我們帶著大海的獵獲返回,沒有一塊家庭的石板響著人的腳步。聲音宏亮的蒼穹之下,城裏沒有一所住宅,亦無鋪著石玫瑰的院落。我們古老的船體長滿藻類。是焚燒它的時候了。南十字座已在海關上空出現;驅逐艦返回了海島;哈爾比鷹正在弱肉強食的世界。連同猴子和蟒蛇。在天空的重負下,河口顯得空洞無邊。高齡呵,瞧瞧我們的獵獲:全是白費氣力,我們兩手空空。路跑了又沒跑;事說了又沒說。我們背負著星夜歸返,對生與死的理解,比人的夢告訴得更深…See More
Jul 14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聖瓊·佩斯詩選《流亡》(節選)

四 奇怪的夜,這麼多的微風在房間的交叉口迷路……是誰在拂曉前浪跡天涯,為我吶城?當易逝的群星為流亡者更名,落入沙灘尋求一方凈土時,那個在翅翼的呼呼聲中去別人家造訪的犬姑娘是誰?那個被遺棄,沒人喜愛的大姑娘是誰?他曾在女預言家的綠穴和教堂賣身,四處流浪是她的妓名。晨光在我們門口抹去了赤足在聖籍間留下的印跡……女僕們啊,你們以前侍候別人。可你們愛虛榮,掛上新的帳幔,不讓一個貞潔字眼到期。聽到鸻鳥的悲鳴。哀怨的黎明降臨,尋找貞潔字眼的畢宿星。涕淚漣漣,而在古老的海岸上,我的名字被人呼喚……神靈在亂倫的…See More
Jul 3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聖瓊·佩斯詩選《遠征》(節選)

五 為我牽掛遠方事務的靈魂,城市的百盞燈火被狗吠撥亮……孤獨啊!我們怪誕的支持者贊揚我們的舉止,可是我們的思想早已在別的墻下宿營:我沒命任何人等待……我對你們又恨又疼……而對你們採自我們的那支歌,又該說些什麼?……統率通往死海的一幅幅圖像的貓頭鷹呵,何處可覓得將洗亮我們眼睛的夜水?孤獨啊!……大群星星移向天邊,把夥房裏一顆家養的星也納入其中。天上結盟的君王在我屋頂上作戰。因此,高空的主宰們在上面派哨設崗。讓我獨自一人,在唇槍舌箭的王公之間,在流星隕雨裏挾夜風出行!……靈魂悄悄地與死女人的瀝青粘合…See More
Jun 23

沒答案也好'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沒答案也好's Blog

亞瑟·蘭波散文詩《彩畫集》の 序詩

Posted on September 17, 2020 at 5:19pm 0 Comments

過去,如果我記得不錯,我的生活曾經是一場盛大飲宴,筵席上所有的心都自行敞開,醇酒湧流無盡。

一天夜里,我把“美”抱來坐在我的膝上。——後來我發現她苦澀慘怛。——我對她又恨恨地辱罵。

我把自己武裝起來,反對正義。

我逃走了。女巫,災難,仇恨,啊,我的珍奇財富都交托給你們!



我把人類全部希望在我思想里活活悶死。像猛獸撲食,我在狂喜中把它狠狠勒死。…

Continue

馬拉美(STEPHANE MALLARME)詩選《天鵝》

Posted on September 7, 2020 at 5:46pm 0 Comments

純潔、活潑、美麗,它今天

是否將撲動狂醉的翅膀,撕破

這被遺忘的堅湖,百霜下面

未曾飛翔透明的冰川,在那躑躇!

 

舊日的一隻天鵝想起自己

曾那樣英姿勃勃,可如今無望逃走

因為當不育的冬天帶來煩惱的時候…

Continue

亞瑟·蘭波散文詩《彩畫集》の 壞血統(4)

Posted on September 4, 2020 at 11:00pm 0 Comments

厭倦不再是我鍾愛之所在。激怒,惡行,瘋狂,它們的種種衝動和禍害,我都清楚,——我所有的沈重負擔都可以解除。請珍視我的天真無辜,這種天真開闊明朗,不會讓你感到暈眩不能自持。

 

我大概不會要求自我鞭撻以激勵自己。讓耶穌基督充作嶽父大人,和他一同乘船前去舉行婚禮,我相信我不會做出這種事。

 …

Continue

亞瑟·蘭波散文詩《彩畫集》の 壞血統(3)

Posted on September 4, 2020 at 10:00pm 0 Comments

是的,在你們的光照下,我只能閉上眼睛不看。我是一匹獸,我是黑奴[6]。但是我可能得救。你們是假黑人,你們這些狂人、暴徒、貪鄙的吝嗇鬼。商人,你是黑人;法官,你是黑人;將軍,你是黑人;帝王,你這個老鬼,你這個發癢症者,你是黑人:你喝免稅的甜燒酒,撒旦搞出來的貨色。——這類人生活在熱病和癌腫的控制下。衰竭和衰老的人因此受到尊敬,他們期求把自身煮沸消毒。——最大的壞蛋應該離開本大陸,這個大陸,瘋狂正在不懷好意地到處遊蕩,俘虜窮人當作人質。我已進入含[7]的子孫後代的真正王國。

大自然,我還認識自然嗎?我還認識我自己嗎?——不用說了。我把死去的人全埋葬在我的肚子里了。喊吧,叫吧,打起鼓來,跳呀,舞呀,跳舞,跳舞呀!白人上岸,我就墮入虛無,連這樣的時刻我也看不到了。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