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答案也好
  • 森美蘭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沒答案也好's Friends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Macclesfield
  • 1 Dimensional Man
  • Passion for Form
  • 絲經 庫
  • Malacca Light
  • Hérétique
  • 家  在這裡
  • 哆啦A夢 在沙巴

Gifts Received

Gift

沒答案也好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沒答案也好's Page

Latest Activity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聖瓊·佩斯詩選《流亡》(節選)

四 奇怪的夜,這麼多的微風在房間的交叉口迷路……是誰在拂曉前浪跡天涯,為我吶城?當易逝的群星為流亡者更名,落入沙灘尋求一方凈土時,那個在翅翼的呼呼聲中去別人家造訪的犬姑娘是誰?那個被遺棄,沒人喜愛的大姑娘是誰?他曾在女預言家的綠穴和教堂賣身,四處流浪是她的妓名。晨光在我們門口抹去了赤足在聖籍間留下的印跡……女僕們啊,你們以前侍候別人。可你們愛虛榮,掛上新的帳幔,不讓一個貞潔字眼到期。聽到鸻鳥的悲鳴。哀怨的黎明降臨,尋找貞潔字眼的畢宿星。涕淚漣漣,而在古老的海岸上,我的名字被人呼喚……神靈在亂倫的…See More
Friday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聖瓊·佩斯詩選《遠征》(節選)

五 為我牽掛遠方事務的靈魂,城市的百盞燈火被狗吠撥亮……孤獨啊!我們怪誕的支持者贊揚我們的舉止,可是我們的思想早已在別的墻下宿營:我沒命任何人等待……我對你們又恨又疼……而對你們採自我們的那支歌,又該說些什麼?……統率通往死海的一幅幅圖像的貓頭鷹呵,何處可覓得將洗亮我們眼睛的夜水?孤獨啊!……大群星星移向天邊,把夥房裏一顆家養的星也納入其中。天上結盟的君王在我屋頂上作戰。因此,高空的主宰們在上面派哨設崗。讓我獨自一人,在唇槍舌箭的王公之間,在流星隕雨裏挾夜風出行!……靈魂悄悄地與死女人的瀝青粘合…See More
Jun 23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聖瓊·佩斯詩選《遠征》

世界的進程就是這樣,對此,我只能說好。——城市的建立。石塊和青銅。黎明時荊棘的火焰裸赤了這些巨大的綠色的石塊,油光光的像教堂的和公共廁所的基石,而那海上的船員,我們的煙可以飄到他那兒,他看見大地已經根本改變了面貌(從海上即可望見燒草肥田,和山區的引水工程)。於是在清晨在一個神聖的名字的唇音中建立了、安置了這個城市。營地從山上撤消了!而我們這些在那兒在木廊中的人,在新奇的世界裏跣頭赤腳,我們憑什麼嘲笑,我們憑什麼,處在我們的地位,嘟笑姑娘們和母驢們登岸?自從黎明以來,關於這些揚帆航行的人有什麼可說…See More
Jun 7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聖瓊·佩斯詩選《雨》(節選版)

我們的道路數也數不盡,我們的住處飄泊無定。汲飲於神的人的嘴唇是粘土制作的。您,在清晨的母液中給死者沐浴的人——這裏仍然是戰爭荊棘遍佈的土地——也把生者的臉洗凈吧;哦,雨啊!洗凈暴徒的愁容,暴徒的和顏悅色吧……因為他們的路都是窄狹的小徑,他們的住處飄泊無定。雨啊!洗凈強者的石頭地面。在他們的力量庇蔭下。巨大的桌子邊沿將列坐著那些一點不曾被人類的酒漿所沈醉的人們,那些一點也不曾被眼淚和幻夢的嗜婦所玷汙的人們,那些在白骨的喇叭中對自己的名字毫不在意的人們……在巨大的桌子邊沿,在他們的力量庇蔭下,那些強…See More
Jun 5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聖瓊·佩斯詩選《雨》(9)

夜臨了,大門緊閉,天上的降水沈墜在莽莽叢薄上的是什麼呢?在雨的槍尖上,我在人世的一份!……萬物齊等,在心的秤盤上,我可畏的嘩笑之王呵,今夜你將揭示這件醜聞於九霄。……因為這般做,君王呵,乃是你的消遣,在詩的貧瘠的入口,在我嘩笑嚇跑聲名,這只綠孔雀的地方。 (高逾 譯)See More
Jun 3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聖瓊·佩斯詩選《雨》(8)

……雨的榕樹鬆開抓住城市的手指。原是天上禦風遊蕩的東西,所以它來人間居住!……而你也無法否認,就在倏忽之間,它已化為烏有。那位想要知道闊步走過大地的雨情況如何的人,讓他前來住在我的屋頂,置身於信號和征兆之間吧。不曾信守的諾言!無休止的播種!橫過人的公路的裊裊飲煙!讓閃電回來,啊,它離開我們啦!……而在城門那兒我們將送走昂藏的雨,在四月的天空下闊步而去,昂藏的雨大踏步前去,閃電鞭打著,像鞭身教徒的一道命令。但瞧瞧我們,在處女般的黑壞蘇醒處,落得更加無告地對著腐植土與安息香的氣味。……那是大地在羊齒…See More
May 8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聖瓊·佩斯詩選《雨》(7)

“我們的道路有萬千,而我們的住所不定。他吸飲神性,而嘴唇是泥做的。你,在清晨的泉源裏洗屍的洗滌者啊,——正是地球還沈陷在戰爭的荊棘裏呢——也洗滌活人的面孔吧,洗吧,雨!洗洗那橫暴者悲哀的面容,紫羅蘭和善的面容;……因為他們的道路狹窄,而他們的住所不定。“洗吧,雨!為強者洗出一塊磽瘠的地方。他們將大桌旁就坐,上邊遮蔭著力量的房檐。人世的酒漿不曾醉倒他們,淚水和夢幻的滋味他們不沾唇,那些滿不在乎在人骨號筒中自己的聲譽如何的人……他們將在大桌旁就坐,上邊遮蔭著力量的房檐,在一處為強者而設的磽瘠的地方。…See More
May 3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聖瓊·佩斯詩選《雨》(6)

一個罹受這種孤寂的人,讓他去到聖所掛起假面和指揮棒吧我曳著塵世的鎖鏈,把海綿和苦膽舉向老樹的舊傷。“一度,一度我喜愛離群索居,但如今這雨……”不期而至的訪客,面目模糊的丑角呵,你在四境的播種是多麼精細?為了人間什麼美好的篝火,一夜你繞開了行蹤,為了哪樣在深閨講述的故事,那裏玫瑰火樣盛開,住著半老徐娘?莫非你在覬覦我們隔窗覓夢的妻子和女兒麼?(年長的婦女關照姑娘們似的在內室幽隱的角落,那麼精微,人們在夢裏會認為是蟲鬚的觸動……)你何如到我們的兒郎中去,尋嗅他們鞍馬皮革雄強、辛烈的氣味?(像斯芬克斯…See More
Apr 17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聖瓊·佩斯詩選《雨》(5)

你的來臨充滿威嚴,我們,住在薄薄的火山巖燼堆上的城裏人,知道這個但我們對於暴雨的第一聲呼吸曾經懷抱更崇高的信念,而你,雨呵,卻使我們回到人間的窘迫,假面沁出泥土的濁氛。我們應向更高的處所尋索前生麼?抑或我們該從樹陰低覆處對著金字聖經歌唱忘懷?那塗飾在夢裏郁金花上的情熱,那池水朦朧的眼睛,那滾過井口的石頭,好些豈不起值得重新撿起的好題目,就像傷兵手裏雕萎的玫瑰麼?……蜂窩仍在果園裏,嫩芽在老丫間,梯子被禁錮著,無法通向閃電可愛的孀居……龍舌蘭和沈香的清幽……萬無一失的人無聊的時辰!那是大地厭倦了心…See More
Apr 10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聖瓊·佩斯詩選《雨》(4)

給營造司的報告書,在我們門前的表白……讓我死去吧,幸福!一種新的語言從四面八方說出!像元氣的呼吸,像物自體的呈現,一種清新的氣息在世界的周遭,洋溢著實在,它的本質;洋溢著源泉,它的誕生:啊!賦予健康的神向我們臉上傾注豪雨,清風勁吹拂過蔥翠的草,淩越遙遠、遙遠處移動的不和!形跡可疑的奶娘,芽孢、種子和輕盈物種的播散者呵,你從何方高處落下,向我們泄露什麼神聖的道理,像風暴腳前美麗的飛鳥,兩翼之間中石而殞?你頻頻擾動人心的是什麼,至於我們必須永遠地憧憬它,想望至死麼?你如此低聲訴說的又是哪種別的情狀,…See More
Mar 29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聖瓊·佩斯詩選《雨》(3)

闊步邁於大地上的豪雨宛如亞瑟武士的姐妹們:羽翎插盔,戎裝高束,腳踢白銀和水晶的馬刺像黛朵在蹴踏迦太基城門的象牙鑲嵌。像柯林斯文身的妻子,血氣方剛,置身於荒誕不經的高樹之間,她們以夜的黝暗襯出我們劍柄的藍輝她們將在我們居室的鏡奩處為四月增添姿影。我也不忘懷她們的行徑齋浴室門前的步伐:巾幗戰士呵,逼向我們的巾幗戰士,長槍短矛銳不可擋!蹁躚舞女呵,在大地上跳舞的女人,因舞蹈和地球的引力而化身萬千!那是盈抱盈抱的刀槍,滿車滿車的虎女,遮空蔽日的鷹的戰陣,貧民窟裏的揭竿起義,為了世界最年輕的民族——淫蕩女…See More
Mar 22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聖瓊·佩斯詩選《雨》(2)

形跡可疑的奶娘,老眼昏花的僕婦,雨啊,通過你不同尋常的人們保持他高貴的閥閱,對於那位在窺測我們失眠深度的某君,今宵該說些什麼呢?在哪張新床上,從哪個焦灼的頭顱,我們該攫取那真確的閃念?安迪斯山靜竦屋頂,我鼓噪歡呼,那是為了你呀,雨!我在你的面前要辯護我的事業,在你的槍尖上有我在世上的一份!泡沫冒出詩的嘴唇像白漚附著於珊瑚礁!她舞蹈在我的辭章的入口,像一位弄蛇者,意象,赤條條地,有如哄鬥中的霜鋒,將教給我禮儀和節奏,以抗衡詩的躁急。我可畏的嘩笑之王,免除我於贊許、歡迎和頌歌吧。我可畏的嘩笑之王呵,…See More
Mar 7
沒答案也好 posted a blog post

聖瓊·佩斯詩選《雨》(1)

雨的榕樹一把抓住城市,在茫茫活水的乳汁中,一隻勿遽的蝗蟲起而迎赴珊瑚的婚禮,象意,赤條條像個鬥士,在人民的花園裏梳理她少女的長髮。吟唱吧,詩,對著雨水的呼喊,唱那主題的急切,吟唱吧,詩,對著雨水的步伐,唱那主題的綽約,未卜先知的少女行中的肆言無忌者,孵化著金色的胚種,在稠粘、暗褐的夜裏,在我誤設,哦,欺詐!在夢幻邊緣的臥榻上,那邊,詩,這不潔的玫瑰,在茁發,生長,舒放。我可畏的嘩笑之王,瞧,這蒸騰著鹿肉氣味的大地吧,寡婦的汙泥沈下處女的水源,大地洗凈不眠人類的足跡,芳馥直似美酒,難道它真個不曾消…See More
Feb 22

沒答案也好'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沒答案也好's Blog

聖瓊·佩斯詩選《遠征》

Posted on June 3, 2020 at 11:28pm 0 Comments

世界的進程就是這樣,對此,我只能說好。——城市的建立。石塊和青銅。黎明時荊棘的火焰裸赤了這些巨大的綠色的石塊,油光光的像教堂的和公共廁所的基石,而那海上的船員,我們的煙可以飄到他那兒,他看見大地已經根本改變了面貌(從海上即可望見燒草肥田,和山區的引水工程)。

於是在清晨在一個神聖的名字的唇音中建立了、安置了這個城市。營地從山上撤消了!而我們這些在那兒在木廊中的人,在新奇的世界裏跣頭赤腳,我們憑什麼嘲笑,我們憑什麼,處在我們的地位,嘟笑姑娘們和母驢們登岸?

自從黎明以來,關於這些揚帆航行的人有什麼可說的呢?——糧食到了!……而那些船隻,比天國白孔雀下面的伊利翁更高,越過沙洲,停留在這死水中,那兒漂浮著一隻死驢。(我們必須決定這條茫然的蒼白的河流的命運,它的顏色象被壓出液汁來的蝗蟲的顏色。)…

Continue

聖瓊·佩斯詩選《雨》(節選版)

Posted on June 3, 2020 at 11:28pm 0 Comments

我們的道路數也數不盡,我們的住處飄泊無定。汲飲於神的人的嘴唇是粘土制作的。您,在清晨的母液中給死者沐浴的人——這裏仍然是戰爭荊棘遍佈的土地——也把生者的臉洗凈吧;哦,雨啊!洗凈暴徒的愁容,暴徒的和顏悅色吧……因為他們的路都是窄狹的小徑,他們的住處飄泊無定。

雨啊!洗凈強者的石頭地面。在他們的力量庇蔭下。巨大的桌子邊沿將列坐著那些一點不曾被人類的酒漿所沈醉的人們,那些一點也不曾被眼淚和幻夢的嗜婦所玷汙的人們,那些在白骨的喇叭中對自己的名字毫不在意的人們……在巨大的桌子邊沿,在他們的力量庇蔭下,那些強者的石頭地面。…

Continue

聖瓊·佩斯詩選《流亡》(節選)

Posted on February 22, 2020 at 10:07pm 0 Comments

 

奇怪的夜,這麼多的微風在房間的交叉口迷路……

是誰在拂曉前浪跡天涯,為我吶城?當易逝的群星為流亡者更名,落入沙灘尋求一方凈土時,那個在翅翼的呼呼聲中去別人家造訪的犬姑娘是誰?那個被遺棄,沒人喜愛的大姑娘是誰?

他曾在女預言家的綠穴和教堂賣身,四處流浪是她的妓名。晨光在我們門口抹去了赤足在聖籍間留下的印跡……女僕們啊,你們以前侍候別人。可你們愛虛榮,掛上新的帳幔,不讓一個貞潔字眼到期。聽到鸻鳥的悲鳴。哀怨的黎明降臨,尋找貞潔字眼的畢宿星。涕淚漣漣,而在古老的海岸上,我的名字被人呼喚……神靈在亂倫的灰燼中飄出縷縷輕煙。…

Continue

聖瓊·佩斯詩選《遠征》(節選)

Posted on February 22, 2020 at 10:00pm 0 Comments

 

為我牽掛遠方事務的靈魂,城市的百盞燈火被狗吠撥亮……

孤獨啊!我們怪誕的支持者贊揚我們的舉止,可是我們的思想早已在別的墻下宿營:

我沒命任何人等待……我對你們又恨又疼……而對你們採自我們的那支歌,又該說些什麼?……

統率通往死海的一幅幅圖像的貓頭鷹呵,何處可覓得將洗亮我們眼睛的夜水?…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