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35)

弗蘭茨知道妻子並不在意垂飾的醜與美,一件東西她願意說醜就醜,願意說美就美。她朋友戴的垂飾預定就是美的,即使她發現的確很醜,也不會說。長久以來,歐歐拍拍已成為她的第二天性。 

那麽為什麽她決定說薩賓娜自己做的垂飾醜呢? 

弗蘭茨突然明白無誤地找到了答案:克勞迪聲稱薩賓娜的垂飾醜,是因為她有本錢這麽說。

 

或者更準確些說:她這麽說是要讓人們明白,她有本錢說薩賓娜的垂飾醜。 

薩賓娜去年的畫展不怎麽成功,所以克勞迪並不特別重視薩賓娜的光顧。然而,薩賓娜卻有種種理由重視克勞迪的畫廊,只是她的行為尚未證實這一點。 

是的,弗蘭茨看清了:克勞迪抓住有利場合向薩賓娜(以及其他人)表明,她們兩人之間的真正力量均勢到底如何。

 

7

 

誤解小詞典(續完) 

阿姆斯特丹的古老教堂

 

街道的這一邊是鱗次相比的房屋,第一樓的櫥窗後面,所有的妓女都有一間小屋與舒適豪華的夾墊大搞,她們只穿了乳罩和短褲衩,挨近玻璃窗坐著,看上去像討厭的貓。 

街道的另一邊是建於十四世紀的巨大哥特式大教堂。 

妓女的世界與上帝的世界之間,街道散發出尿的臭氣,像一條河劃分著兩個王國。

 

老教堂里面,所有殘留的哥特式風格只有又高又光的白墻,還有柱子、拱頂和窗戶。墻上沒有一幅圖畫,其它地方也沒見雕塑。教堂像體育館一樣空曠,只有正中心的地方,疏疏地放置了幾排給牧師們坐的椅子,圍著一堵可供教長站立的小墩墻。椅子後面是為那些有錢的自由民而設置的木頭小廂房以及柵欄。看來,椅子和廂房一直就設置在那里,人們從未考慮到墻的形狀和柱子的位置,似乎是希望表明對哥特式建築的輕視與無所謂。幾個世紀前,加爾文教派的信仰把這座大教堂變成了一個大頂棚,唯一曲作用是讓那些忠實的信徒避避風雪。 

弗蘭茨被它迷住了:歷史的偉大進軍曾經怎樣穿過這巨大的殿堂!

 

薩賓娜想起波希米亞所有城堡是怎樣收歸國有,變成了勞工訓練地、養老院,甚至牛棚。她參觀過一個牛棚:接鐵鏈的鉤子釘入夜粉墻上,系在銑絲上的牛焦渴地瞪著窗外城堡的土地,那兒餵了雞。 

“正是它的空曠使我神往,”弗蘭茨說,“人們收起了祭壇、塑像、圖畫、椅子、地毯和聖經,在那一刻得到了歡樂和安慰。他們把一切統統丟掉,就像扔掉桌上的剩物。你不能想像海格立斯的掃帚怎樣清掃這大教堂嗎?”

 

“窮人不得不站著,而富人佔有包廂,”薩賓娜榴著那些包廂說,“但是有一種東西把銀行家和乞丐聯系在一起:對美的仇視。” 

“什麽是美呢?”弗蘭茨發現自己正站在最近一次畫廊預展時的妻子一邊,正在認同她的堅持己見。那就是文詞和言論的無窮虛幻,還有文化的虛幻,藝術的虛幻。

Views: 2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