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爾加斯·尤薩《城市與狗》(14)

把燈拿下來,臭蝙蝠!“美洲豹”來精神了,好像剛讓人玩過一樣。“美洲豹”,好了嗎?成功啦?成功啦?安靜點,切著我的手了,我得集中注意力。爪子,好了嗎?好了嗎?魯羅斯說:咱們玩那個胖子怎麽樣?誰?九班的那個胖子。你沒擰過他的屁股嗎?哎喲。這個主意不壞,可是他讓幹不讓幹?有人告訴我,拉尼亞斯值班的時候玩過他。哎喲,總算完了。那個可惡的東西問:好了嗎,好了嗎?誰頭一個?這麽亂哄哄的我可沒有興致了。這兒有根細線可以拴嘴巴。山里人,別鬆手,說不定它會飛掉。有自告奮勇的嗎?卡瓦抓住屁股;魯羅斯,別讓它的嘴巴動彈,無論如何也要把它堵住;我來捆住爪子。咱們最好還是抽簽吧,誰有火柴?把一根火柴的頭去掉,其他的火柴給我看一下,我是個老手了,別想弄虛作假。該輪到魯羅斯。喂,你知道它讓幹不讓幹呀?我可沒把握。這笑聲像是在啄什麽東西:“魯羅斯,我答應了,不過僅僅玩玩而已。”假如它不讓幹呢?安靜,好像是准尉來了。幸虧他從遠處過去了,我可是個男子漢。要是咱們玩准尉一下怎麽樣?那個可惡的東西說,博阿幹過母狗。他幹嗎不玩那個胖子呢,他至少是個人呀。他被關禁閉了,剛才我看見他在飯廳,正在飯桌上打低年級的八個狗崽子。也許它不讓幹。誰說害怕?有人說害怕嗎?我把一個班的胖子一個一個地玩一遍,他們一個個像萵苣那麽鮮嫩。“美洲豹”說:“咱們訂個計劃,這事很容易。”是誰抽到那根簽了?母雞靜靜地躺在地上喘氣。那個山里人卡瓦抽上那根簽了。你們沒發現他已經準備試一試了嗎?母雞已經死了,沒有用了。最好讓博阿玩一下,他的傢伙早就著急了。

 

已經抽過簽了,沒什麽可說的,這母雞你玩不玩?要麽我們就像你們村里那樣幹你一通。沒有小小說嗎?把詩人叫來,讓他講一段故事怎麽樣?純粹瞎編,夥計們,我只要一想那玩藝兒,就急了,只要心里想。喂,我如果染上病怎麽辦?我的心肝,你怎麽啦?小鄉下佬,你怎麽啦?你從什麽時候起往後縮啦?你知道博阿玩過那個瑪爾巴貝阿達母狗之後,比你媽還健康。小跳蚤,說說你的胡思亂想吧,你沒聽說過母雞比母狗要乾淨衛生嗎?哪怕弄死了,我們也心甘情願。巡邏隊呢?是瓦里納那個笨蛋值班,星期六的巡邏隊是官樣文章。如果有人告密呢?那“圈子”就開會研究:被玩過的士官生會不會是告密分子?可是你能張嘴說,你被人玩過啦?咱們出去吧,要吹熄燈號了。混蛋,把燈拿下來。那可惡的東西說,好吧。它可要獨自留下了。把它遞給我。你拿著。我嗎?就是你。你能肯定母雞後面有窟窿嗎?除非這只小嫩雞還是個雛兒。你們看,它還在動彈吶,說不定是隻肥公雞。別笑,對不起,別出聲。這笑聲真讓人討厭。你們看見山里人那隻手了嗎?你在撫摸它呀,強盜。我正在找那個說“別動我”的人。我已經找到了。夥計,他說什麽?有窟窿嗎?請安靜,看在各位聖徒的面上,你們別笑了!大家睡著了。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