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ight of City: Subway love by Ines Njers

亦舒:品味

金錢能否買到品味?今時今日,幾乎可以達到目的,某周刊是報價專家,做任何訪問,都不忘打價:某住宅價值若幹,全屋裝修又是多少,就差沒在屋主身上掛一個牌價。

可是,你別說,白花花的銀子花出去,堆砌出來的家宅,似模似樣,雖無靈魂,亦無紕漏,要求一向不高的人如我,看了不禁叫好。

同從前那些金色衛生間粉紅色大圓床大不相同,窮措大不禁黯然,過去,因富人品味惡俗,還可藉此推說金錢效用不大,現今,再無藉口。

可恨一班一流裝修師與美術指導專門助紂為虐,化腐朽為神奇,讓金錢的地位提升,以致周刊上的名人家居,水準幾乎直追建築文摘。

米白灰色系,不配對的家具,精致隨意的擺設,看上去舒坦大方……

主人家得意洋洋坐沙發上,嘴角上掛一絲嘲弄笑意,象是在說:是,我弄錢的手法雖然無聊庸俗,可是我生活充滿詩情畫意。

資本主義社會,資本萬歲,能不叫人感慨萬千,品味原來有價。

Rating:
  • Currently 4.5/5 stars.

Views: 1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July 4, 2021 at 8:25pm

奥威爾·你不懂形而上學

奧勃良微微笑道:“溫斯頓,你不懂形而上學。到現在為止,你從來沒有考慮過所謂存在是什麽意思。我來說得更加確切些。過去是不是具體存在於空間里?是不是有個什麽地方,一個有具體東西的世界里,過去仍在發生著?”


“沒有。”


“那麽過去到底存在於什麽地方呢?”


“在紀錄里。這是寫了下來的。”


“在紀錄里。還有——?”


“在頭腦里。在人的記憶里。”


“在記憶里。那末,很好。我們,黨,控制全部紀錄,我們控制全部記憶。因此我們控制過去,是不是?”


“但是你怎麽能教人不記得事情呢?”溫斯頓叫道,又暫時忘記了儀表。“它是自發的。它獨立於一個人之內。你怎麽能夠控制記憶呢?你就沒有能控制我的記憶!”


奧勃良的態度又嚴厲起來了。他把手放在儀表上。


“恰恰相反,”他說,“你才沒有控制你的記憶。因此把你帶到這里來。你到這里來是因為你不自量力,不知自重。
(喬治·奧威爾《1984》【83】)

Comment by Dokusō-tekina aidea on May 25, 2021 at 9:45pm


石黑一雄·為什麼非得找外科醫生

這當然也是原則問題。我之前說過,我不是那麼看重藝術家身段的人。只要有錢,各種牌子的口香糖我都嚼,各種音樂我都演。但是這項提議是另一回事,我這人確實還殘存一些尊嚴。布藍得利說對了一件事:我比這座城里大部分的人都還要有才華許多。不過這年頭,這似乎不再是什麼重要的條件。因為重要的是形象、行銷能力、上雜誌、上電視節目、派對、跟誰吃商業午餐。這一切令我作嘔。我明明是個音樂家,為什麼得玩這種遊戲,蹚這淌渾水?為什麼我不能好好演奏我的音樂,專心提升自己的技巧,即使只有在我的小世界?那麼或許有一天,只是或許而已,會有真正的音樂愛好者聽見我的聲音,欣賞我的所作所為。我為什麼非得找外科醫生?(石黑一雄《夜曲》)

延續閱讀 》

DREAMS & DREAMING〉18

FISHEYE MAGIC HOUR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