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爾加斯·尤薩《城市與狗》(12)

德·拉·維多利亞大街的一部分稱做“快樂區”,這同樣的名字實在令人難堪。所以小夥子們只用“區里”二字。至於人家問哪個區,為了有別於米拉芙洛爾區七月二十八日區、雷杜多區、法國大道區、阿爾甘弗萊斯區,便說:叠戈。費雷阿爾貝托的家位於叠戈。費雷街左邊第二個街區的第三個門里。他見到這所住宅的時候正是夜間。那時他們剛剛把家具從聖伊希德羅大街搬到這里。他覺得這套房子比從前那套大得多,而且明顯地有兩個好處:他的臥室離開父母的房間遠得多;另外,這所住宅後面有座花園,父母大概會同意他養狗。但是,新房子也有不便利的地方。從前住在聖伊希德羅大街的時候,每天早晨有位同學的父親用車把他倆送到拉薩葉中學。今後,他就得乘直達快車,在威爾遜大街那一站下車了。從那里差不多要穿過十個街區才能到達阿里卡大街。盡管拉薩葉是體面人家子弟的學校,卻坐落在勃萊納區的中心,而這里恰恰是黑人與工人居住的所在。早晨,他只好起得更早一些;中午,就得邊吃邊去上學。他家在聖伊希德羅大街住的時候,對面有家書店,老板經常讓他在櫃臺後面閱讀《貝內卡斯》和《畢依金》,有時還允許他借回家看一天,不過,不能撕壞或弄髒。此外,遷居之後還剝奪了他一件頗有刺激性的娛樂:爬上屋頂去看納哈爾家的院落。每天早晨,那一家人都打網球;有陽光的時候,便在花格陽傘下面吃午飯;夜晚常有舞會,他可以偷看一對對男女在網球場上悄悄接吻的情景。

 

搬家那一天,他起得很早,心情愉快地到學校去了。中午便直接去新住宅。他在薩拉薩爾公園那一站下了快車,那時候他還不曉得這座臨海花園的名字。隨後,他走進叠戈。費雷街,街上沒有行人。一進家門,他聽見母親在威嚇女傭,說如果她在這里仍然和四鄰的廚娘與司機來往,就會被辭退。午飯剛剛吃罷,父親就說:“我得出門,有件要緊的事。”母親吵嚷道:“你又在騙我,你敢正視我的眼睛嗎?”後來,在男女傭人的陪同下,她開始仔細檢查在搬家的過程中是否遺失或損壞了什麽。阿爾貝托則上樓跑到自己的房間里,往床上一躺,心不在焉地在書皮上畫來畫去。過了不大一會工夫,窗戶外面傳來孩子們的嬉戲聲。喊聲時斷時續,還有足球撞在門上彈回來的咚咚聲、木門被打中的砰砰聲、應聲而起的叫聲。他立刻從床上跳下來,跑到陽臺上去看。一個孩子穿著惹人注目的紅黃相間的襯衫,另一個穿著白色綢衫,沒有系紐扣。前者是高個子,黃頭髮,說話和看人的樣子都很狂妄。後者矮胖,一頭黑鬈髮,行動卻十分靈活。黃頭髮的站在汽車庫門前當守門員,黑頭髮的用一個嶄新的足球在射門。“接住,普魯托。”黑頭髮的喊道。普魯托彎著腰,像演戲那樣做著鬼臉,擺著架子,雙手擦擦前額和鼻子,裝出一副準備撲球的模樣。如果接住一個點射,他便哈哈狂笑,說道:“你真是個善心的老媽媽,蒂戈。我只要用鼻子就能截住你的罰球。”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