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爾加斯·尤薩《城市與狗》(10)

他倆來到本年級的走廊里。阿爾貝托用一隻手輕輕推推門,房門無聲地開了。他伸進腦袋,像隻窺探洞穴的野獸。漆黑的寢室里靜悄悄的。房門在他們身後關上了。“他會不會拔腿跑掉呢?他會不會發抖,會不會失聲哭起來。然後怎麽跑開呢?如果真的是‘美洲豹’拿了他的制服,他會急得出汗嗎?萬一現在電燈亮了,我怎麽脫身呢?”阿爾貝托的嘴唇貼近“奴隸”的面頰,低聲說:“到里面去。那邊有個離床遠的衣櫥。”“什麽?”“奴隸”問道,一動也不動。阿爾貝托說:“他媽的,過來!”他們踮著腳尖,像慢鏡頭動作那樣穿過房間,兩手向前探出,免得遇到障礙。“假若我是個瞎子,就把眼珠挖出來,對那個‘金腳’女人說,我把眼珠給你,賒給我一次吧。爸爸,好啦,別再去逛妓院了。算了吧,什麽除非死掉,否則不得擅離職守。”他們在衣櫥旁邊站住。阿爾貝托用手指摸索著櫥壁,然後把手伸進衣袋,掏出一把撬鎖的鐵鉤。他一隻手摸準掛鎖,閉上眼睛,咬緊了牙關。“萬一出事,我就說,中尉,我發誓,我是來取書的,因為明天要考化學。‘奴隸’,我發誓,我永遠不會原諒你那些眼淚,也不會原諒你為了一件軍裝宰了我。”那把鐵鉤伸進鎖孔,滑入鐵槽,勾了一下,向前動動,向後動動,向左動動,向右動動,向里面又捅了一下,鐵鉤不動了,輕輕一頂,鎖頭就開了。阿爾貝托又擺弄了一陣,方才把鐵鉤抽出。衣櫥的門慢慢開了。從寢室某個角落傳來一串不連貫的囈語。“奴隸”的手緊緊抓住阿爾貝托的胳膊。“鎮靜!”阿爾貝托低聲說,“要不然我就宰了你。”“什麽?”對方問道。阿爾貝托用手在里面摸索著,他小心翼翼地撫摸著那幾平方厘米毛茸茸的軍裝,仿佛撫摸著愛人的臉龐或頭髮,仿佛只要一接觸那周圍的空氣,就可以體會到觸覺所產生的快感。阿爾貝托說:“解下兩根鞋帶。我要用。”“奴隸”解下一根,彎著腰,悄悄地走開了。阿爾貝托把軍裝從衣鉤上摘下來,接著,為了不發出聲音,他把鎖頭推進鎖孔,用手緊緊一壓,便鎖好了。他向門口挪去。“奴隸”迎上來,拍拍他的肩膀,兩人就出去了。

 

“上面有標記嗎?”

“奴隸”用手電仔細查看著軍裝。

“沒有。”

 

“到洗臉間去。看看是不是有汙點。再檢查一下紐扣,注意可別是另外一種顏色的。”

“馬上一點鐘了。”“奴隸”說。

阿爾貝托點點頭。走到一班門口的時候,他轉身問他的夥伴:

 

“鞋帶呢?”

“我只解下一根。”“奴隸”說道,猶豫了一下,又說,“真對不起。”

阿爾貝托狠狠地盯了他一眼,但是既沒有責罵,也沒有嘲笑,只聳了聳肩膀。

 

“謝謝。”“奴隸”說道。他把手再次放到阿爾貝托胳膊上,臉上掠過一絲怯生生的微笑,同時望著阿爾貝托的眼睛。

“我這樣做,不過是為了解悶罷了。”阿爾貝托說。他立刻又繼續說道:“你拿到考試題了嗎?我對化學可是一竅不通。”

“奴隸”說:“沒有拿到。不過‘圈子’大概搞到了。卡瓦剛才從這里走過,他到教學樓那邊去了。他們現在一定在解題呢。”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