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爾加斯·尤薩《城市與狗》(7)

阿爾貝托走到通向五年級宿舍的走廊。在這潮濕的夜晚,在濤聲震天的空間,他想像著水泥墻壁後面漆黑一團的寢室中,一個個蜷曲在床上的身體。“他大概在宿舍里,也許在哪個洗臉間里,可能在草地上。‘美洲豹’這個該死的,你鑽到什麽地方去了?”空蕩蕩的院子,在昏黃的路燈照射下,仿佛是村莊中央的一個小廣場。眼前一個崗哨也沒有。“他們一定在什麽地方聚賭。假如我有一個索爾,只要他媽的一個索爾,就可以賺到那二十索爾,也許會更多。‘美洲豹’大概在賭錢。希望他能把考試題先賒給我,我可以為他代寫情書和編寫小說。三年來,他什麽事情也沒有求過我,真他媽的奇怪。看來這回化學考試,我要砸鍋了。”他經過走廊,沒有遇到任何人,接著拐進一班和二班的宿舍。洗臉間里空無一人,其中一間散發著惡臭。他把別的寢室的洗臉間一一查過去。他那踢踢踏踏的腳步聲響了一路,傳遍了整個宿舍。幸虧士官生們平靜或狂熱的呼吸沒有絲毫變化。走近五班的洗臉間之前,他站住了。有人在說夢話,在一長串含混不清的話里,勉強可以聽出一個女人的名字。“莉迪雅。莉迪雅?好像是那個阿雷基帕省人的女朋友,他的姑娘叫莉迪雅。他經常把收到的信和照片拿給我看。他對我訴說過心中的煩惱,他讓我好好給她寫封信,就說他非常愛她。真他媽的,我又不是神父,您倒是個精神病人。是莉迪雅嗎?”在七班,就在小便池旁邊,有一群人影,一個個縮在綠色的軍裝里,仿佛都是駝背。地面上扔著八支步槍,只有一支靠在墻上。洗臉間的門敞著,阿爾貝托一走進寢室,就從遠處認出了這群人。他剛往前一走,有個黑影便出來攔住了他。

 

“誰?幹什麽?” 

“是上校。誰讓你們賭錢的?除非死掉,否則不許擅離職守。” 

阿爾貝托走進洗臉間。十幾張疲倦的面孔擡起來看看他。里面煙霧騰騰,好像在哨兵們頭上張起了一片布篷。一個熟人也沒有,都是些粗糙黝黑的臉。

 

“你們看見‘美洲豹’了嗎?” 

“他沒有到這里來。” 

“你們在玩什麽?”

 

“打小百分。來一把嗎?要玩,就得先望風一刻鐘。” 

“我不和山里人一塊玩。”阿爾貝托說著,一面把两隻手放到兩腿中間,“我只是這樣玩他們。” 

“去吧,詩人,別搗亂了。”有個人說道。 

“我去報告上尉,”阿爾貝托邊說邊朝外面走,“山里人值勤的時候玩撲克賭錢。”

 

他聽到後面有人在罵他。回到院子里,他猶豫片刻,便向操場走去。“‘美洲豹’會不會正睡在草地上,會不會在我站崗的時候,他已經偷了考試題呢,狗東西。也許他跳墻外出了吧……”他穿過草地,一直走到學校後面的圍墻下。違反校規的人常常從這里跳墻,因為墻外邊是平地,向下跳的時候,沒有摔斷腿的危險。有一個時期,每天晚上都有黑影從這里越墻而過,黎明時分再趕回來。但是,新校長一到,就開除了四名四年級的士官生,他們是在往外跳的時候被發現的。從那時起,學校派了兩個士兵在墻外徹夜巡邏。跳墻的人數驟減,他們不再從那里出入了。阿爾貝托轉身向回走,遠處是五年級的院子,那里空空蕩蕩,模模糊糊。他看見在操場中央有一點火星,便朝那里走去。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