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爾加斯·尤薩《城市與狗》(13)

黑頭髮熟練地用腳把球截住,放在罰球點上,看好方向,舉腳猛踢,幾乎每球必中。蒂戈嘲笑說:“你這個漏勺,是個花蝴蝶罷了。這個球事先告訴你:右上角,重炮。”起初,阿爾貝托冷眼旁觀,他們也裝出視而不見的樣子。漸漸地阿爾貝托露出僅僅對體育本身感興趣的神情;蒂戈每次射中,或者普魯托接住球,他便像個行家那樣面不帶笑地點點頭。接著他又注意起兩人之間的玩笑來,臉上的表情也相應地有所變化。兩個玩球的人也不時地表示他們已承認他的光臨:兩人扭頭望望他,好像要請他來裁判。他們雙方通過目光、微笑和點頭,很快就建立起一種無聲的交流。突然,普魯托用腳擋住蒂戈的一個猛射。那球一下子飛得很遠,蒂戈連忙跑去撿球。普魯托擡頭望望阿爾貝托,招呼道:“你好。”

 

“你好。”阿爾貝托答道。

普魯托雙手插在口袋里,像職業運動員在比賽前那樣在原地跳動著,以便讓四肢靈活。

“以後你就住在這里啦?”普魯托問道。

 

“嗯。我們是今天才搬來的。”

普魯托點點頭。蒂戈這時已經把球撿了回來,他把足球扛在肩上,一隻手扶住它。他看看阿爾貝托,雙方相對一笑。普魯托瞅著蒂戈說:

 

“剛搬來的,以後就在這里住下了。”

“噢。”蒂戈應道。

“你們都住在附近嗎?”阿爾貝托問道。

 

“他住在叠戈。費雷街的第一個街區。”普魯托說,“我住在那邊拐彎的地方,奧喬蘭街。”

“咱們區又多了一個人。”蒂戈說道。

“人家管我叫普魯托。管他叫蒂戈,他踢起球來像個老媽媽。”

 

“你父親是好人嗎?”蒂戈問。

“不好不壞。你為什麽問這個?”阿爾貝托說道。

“這條街的人到處趕我們,搶走足球,不讓我們玩。”普魯托說。

 

蒂戈像玩籃球那樣在地上拍起球來。

“下來。”普魯托說,“咱們玩射門。等人來多了,就分撥比賽。”

“好吧。”阿爾貝托說,“不過,我可得先說明,我可踢得不好。”

 

卡瓦告訴我們:士兵棚子後面有母雞。山里人,你撒謊,那不是真的。我起誓,我親眼看見的。吃罷飯,我們去了。為了躲開宿舍,我們繞了一圈,還像戰地演習那樣匍匐前進了一段。看見了嗎?你們看見沒有那個可厭的山里人說。那里有一個白色的雞窩,里面有蘆花母雞,你們要什麽?你們還想什麽?咱們偷那個黑毛雞。還是偷黃毛雞?黃毛雞更肥一些。傻瓜,你還等什麽?我抓住它,我按住兩個翅膀。博阿,你堵住它的嘴。你別以為那麽容易。不行,你別想跑,小爪子,來,來!它怕他,它看他長得醜。你們看,它衝他晃尾巴呢。那個可惡的東西說道。可是它真的啄了我的手指頭。咱們到操場去,你們把這傢伙的嘴巴一下子堵住。假如魯羅斯爬到那小夥子身上,會出什麽事呢?“美洲豹”說:“最好把它的爪子和嘴巴都捆住。”翅膀怎麽辦,如果它用翅膀扇了某個人的話,你們會說什麽呢?博阿,它可跟你沒緣分。山里人,你能肯定嗎?你也幹啦?沒有。不過,我是親眼看見的。我拿什麽捆住它呢?真笨,真笨!一隻母雞不過是個小東西,小玩藝罷了,如果是小羊駝呢!假如魯羅斯爬到那小夥子身上,那會出什麽事呢?那時,我們正在教室外面的露天地里抽煙。

Views: 2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