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爾加斯·尤薩《城市與狗》(18)

低沈的笑聲像波浪一樣傳遍整個連隊。甘博亞揚起臉,皺著眉頭——全連立刻肅靜下來。

“我的意思是說,三年級的士官生們。”

又是一陣笑聲,這次更為大膽。士官生們的面孔依舊保持嚴肅的神情,那笑聲發自胸腔,到了唇邊就已煞住,目光和表情卻毫無變化。甘博亞迅速把手叉到腰部,全隊立刻又安靜下來。隊列整齊得像刀切過一樣。准尉們直瞪著甘博亞,似乎個個服過安眠藥。“他今天情緒不錯。”巴亞諾低聲說道。

 

“各班班長,出列!”甘博亞下令道。

最後這一句他加重了語氣。說話時,他的睫毛微微眨動著。連隊如釋重負地舒了一口氣。甘博亞立刻向前跨進一步,他的眼睛緊盯著士官生們紋絲不動的行列。

“把最後遲到的三名叫出隊伍。”他補充說道。

 

隊列里立刻響起一陣輕微的低語聲。各班班長手持紙筆,鑽進各自的排尾。嗡嗡聲顫抖著,仿佛一群飛蛾爭先恐後地躲避那粘蟲的紙片。阿爾貝托用眼睛的余光尋找著一班的犧牲品,他們是:烏里奧斯特、努涅斯、雷維亞。雷維亞一聲低語傳到他的耳中:“‘猴子’,你已經被關了一個月,再罰上六分又能把你怎麽樣呢?你的位置給我吧。”那個叫“猴子”的說:“要十個索爾。”“我沒有現錢。要是你同意,我先欠你的。”“不行,你自認倒霉吧。”

 

“誰在那里說話?”中尉喝道。低語聲繼續了片刻,隨即減弱,接著便消逝了。 

“肅靜!”甘博亞大吼一聲,“肅靜!他媽的!”

 

這道命令見效了。各班班長走出隊列,在離准尉們兩米遠的地方立定,一碰靴跟,敬禮;交出紙張後,他們低聲說:“報告准尉,請求入列。”准尉或者點點頭,或者說:“入列!”班長們便快步回到各自的班里。接著,准尉把紙片送給甘博亞。這位中尉戲劇性地一碰鞋跟;他有自己獨特的敬禮方式,不是把手舉到太陽穴上,而是放到額前,這樣一來手掌就擋住了右眼。士官生們看到名單交上去了,個個神情緊張起來。紙張在甘博亞手中像扇子那樣晃動著。他為什麽不下令出發。他的眼睛戲弄地審視著連隊。突然,他微笑一下,說:

 

“是罰六分,還是站直角?” 

立刻響起一片掌聲。有人甚至喊了一聲:“甘博亞萬歲!” 

“是我發昏了,還是有人在隊列里說話?”中尉問道。士官生們立刻靜下來。甘博亞雙手叉腰,踱到班長們面前。

 

“最後三名站到這里來。”他喊道,“快!一個班一個班地站。” 

烏里奧斯特、努涅斯和雷維亞跑步離開隊尾。經過巴亞諾身邊時,他對他們說:“小鴿子們,算你們走運,趕上甘博亞值班。”三名士官生立正站在中尉面前。 

甘博亞說:“是站直角,還是罰六分,隨你們的便,可以自由選擇。”

 

三人回答說:“站直角。”中尉點點頭,聳聳肩膀,“我了解你們,就像了解我親生的兒子一樣。”他翕動著嘴唇說。努涅斯、烏里奧斯特和雷維亞感激地笑笑。甘博亞下令道:“站直角!” 

三人的身體像門窗上的合頁那樣彎下腰去,上半身與地面平行。甘博亞望望他們,用胳膊把雷維亞的腦袋向下壓一壓,然後指示說:

 

“用雙手捂住褲襠。”

Views: 2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