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答案也好's Blog (383)

馬拉美(Stephane Mallarme)詩選《空》

永恒的太空那晴朗的嘲諷

慵美如花,壓得無力的詩人

難以忍受,他透過悲痛

貧瘠的荒漠,咒自己的才能。

 

逃跑,閉上眼睛,我感到太空

帶著震驚的內疚在把我注視,

我心空空。往哪逃?什麽驚恐之夜…

Continue

Added by 沒答案也好 on August 2, 2020 at 10:30pm — No Comments

聖瓊·佩斯詩選《頌詞》(節選)

1

 

肉在野風中烘烤著,調味汁已預備好了,而煙活潑地回到路上,趕上行路的人。那時,一個夢遊者,兩頰汙濁從一個古老的綴著強烈、詭橘而又亮麗的條紋的夢裏走了出來,被汗珠裝飾著,朝著肉的香味,他向下走去,像一個懶散的婦人:他的帆布衣、內衣和他的髮都散亂著。

 

2

 …

Continue

Added by 沒答案也好 on July 29, 2020 at 6:26pm — No Comments

聖瓊·佩斯詩選《雪》

於是降雪了,首批別離的陣雪,落到夢幻和現實織成的巨幅布帛上,有記憶的人們忘卻了種種苦楚,我們雙鬢唯有床單的清香。這是大清早,鹽灰的曙色籠罩,約莫早上六點鐘光景,猶如客次於一個臨時的港口,一處思賜的避難所,在這裏,散落著串串靜謐的偉大頌歌。

這一通宵,不知不覺,鵝毛雪片紛揚不息,那座座摩天大廈——被螢火蟲剔透的浮石,高高地托起無數心靈的遺痕和重荷,不停地增長,而且將所負的重卓爾忘懷。惟獨那些昆蟲,略知其中底細,不過它們的記性恍惚,講述得又很怪誕。心靈對這些非凡事物所起的影響,我們無從知曉。…

Continue

Added by 沒答案也好 on July 23, 2020 at 10:00pm — No Comments

聖瓊·佩斯詩選《海標》(節選)

九 船舶窄小

在夜晚第一批燈火的延伸中,遲遲來到這些大理石和青銅藝術品中的情人呵,

在陌生的人群裏沈默不言的情人啊,

你們今晚也將為大海作證:

 

……船舶窄小。我們的眠床窄小。…

Continue

Added by 沒答案也好 on July 21, 2020 at 10:00pm — No Comments

聖瓊·佩斯詩選《遠征》

世界的進程就是這樣,對此,我只能說好。——城市的建立。石塊和青銅。黎明時荊棘的火焰裸赤了這些巨大的綠色的石塊,油光光的像教堂的和公共廁所的基石,而那海上的船員,我們的煙可以飄到他那兒,他看見大地已經根本改變了面貌(從海上即可望見燒草肥田,和山區的引水工程)。

於是在清晨在一個神聖的名字的唇音中建立了、安置了這個城市。營地從山上撤消了!而我們這些在那兒在木廊中的人,在新奇的世界裏跣頭赤腳,我們憑什麼嘲笑,我們憑什麼,處在我們的地位,嘟笑姑娘們和母驢們登岸?

自從黎明以來,關於這些揚帆航行的人有什麼可說的呢?——糧食到了!……而那些船隻,比天國白孔雀下面的伊利翁更高,越過沙洲,停留在這死水中,那兒漂浮著一隻死驢。(我們必須決定這條茫然的蒼白的河流的命運,它的顏色象被壓出液汁來的蝗蟲的顏色。)…

Continue

Added by 沒答案也好 on June 3, 2020 at 11:28pm — No Comments

聖瓊·佩斯詩選《雨》(節選版)

我們的道路數也數不盡,我們的住處飄泊無定。汲飲於神的人的嘴唇是粘土制作的。您,在清晨的母液中給死者沐浴的人——這裏仍然是戰爭荊棘遍佈的土地——也把生者的臉洗凈吧;哦,雨啊!洗凈暴徒的愁容,暴徒的和顏悅色吧……因為他們的路都是窄狹的小徑,他們的住處飄泊無定。

雨啊!洗凈強者的石頭地面。在他們的力量庇蔭下。巨大的桌子邊沿將列坐著那些一點不曾被人類的酒漿所沈醉的人們,那些一點也不曾被眼淚和幻夢的嗜婦所玷汙的人們,那些在白骨的喇叭中對自己的名字毫不在意的人們……在巨大的桌子邊沿,在他們的力量庇蔭下,那些強者的石頭地面。…

Continue

Added by 沒答案也好 on June 3, 2020 at 11:28pm — No Comments

聖瓊·佩斯詩選《紀年詩》(節選)



高齡呵,我們到了高齡。與這意義重大的時辰的約會已被接受,而且是老早以前。夜幕降臨,使我們帶著大海的獵獲返回,沒有一塊家庭的石板響著人的腳步。聲音宏亮的蒼穹之下,城裏沒有一所住宅,亦無鋪著石玫瑰的院落。

我們古老的船體長滿藻類。是焚燒它的時候了。南十字座已在海關上空出現;驅逐艦返回了海島;哈爾比鷹正在弱肉強食的世界。連同猴子和蟒蛇。在天空的重負下,河口顯得空洞無邊。

高齡呵,瞧瞧我們的獵獲:全是白費氣力,我們兩手空空。路跑了又沒跑;事說了又沒說。我們背負著星夜歸返,對生與死的理解,比人的夢告訴得更深刻。傲氣後面,就是光榮,泛青的長劍裏閃著這道興旺的靈魂之光。…

Continue

Added by 沒答案也好 on February 22, 2020 at 10:09pm — No Comments

聖瓊·佩斯詩選《流亡》(節選)

 

奇怪的夜,這麼多的微風在房間的交叉口迷路……

是誰在拂曉前浪跡天涯,為我吶城?當易逝的群星為流亡者更名,落入沙灘尋求一方凈土時,那個在翅翼的呼呼聲中去別人家造訪的犬姑娘是誰?那個被遺棄,沒人喜愛的大姑娘是誰?

他曾在女預言家的綠穴和教堂賣身,四處流浪是她的妓名。晨光在我們門口抹去了赤足在聖籍間留下的印跡……女僕們啊,你們以前侍候別人。可你們愛虛榮,掛上新的帳幔,不讓一個貞潔字眼到期。聽到鸻鳥的悲鳴。哀怨的黎明降臨,尋找貞潔字眼的畢宿星。涕淚漣漣,而在古老的海岸上,我的名字被人呼喚……神靈在亂倫的灰燼中飄出縷縷輕煙。…

Continue

Added by 沒答案也好 on February 22, 2020 at 10:07pm — No Comments

聖瓊·佩斯詩選《遠征》(節選)

 

為我牽掛遠方事務的靈魂,城市的百盞燈火被狗吠撥亮……

孤獨啊!我們怪誕的支持者贊揚我們的舉止,可是我們的思想早已在別的墻下宿營:

我沒命任何人等待……我對你們又恨又疼……而對你們採自我們的那支歌,又該說些什麼?……

統率通往死海的一幅幅圖像的貓頭鷹呵,何處可覓得將洗亮我們眼睛的夜水?…

Continue

Added by 沒答案也好 on February 22, 2020 at 10:00pm — No Comments

聖瓊·佩斯詩選《雨》(9)

夜臨了,大門緊閉,天上的降水沈墜在莽莽叢薄上的是什麼呢?

在雨的槍尖上,我在人世的一份!……萬物齊等,在心的秤盤上,

我可畏的嘩笑之王呵,今夜你將揭示這件醜聞於九霄。

……因為這般做,君王呵,乃是你的消遣,在詩的貧瘠的入口,在我嘩笑嚇跑聲名,這只綠孔雀的地方。

 

(高逾 譯)

Added by 沒答案也好 on February 22, 2020 at 9:42pm — No Comments

聖瓊·佩斯詩選《雨》(8)

……雨的榕樹鬆開抓住城市的手指。原是天上禦風遊蕩的東西,所以它來人間居住!……而你也無法否認,就在倏忽之間,它已化為烏有。那位想要知道闊步走過大地的雨情況如何的人,讓他前來住在我的屋頂,置身於信號和征兆之間吧。

不曾信守的諾言!無休止的播種!橫過人的公路的裊裊飲煙!

讓閃電回來,啊,它離開我們啦!……而在城門那兒我們將送走昂藏的雨,在四月的天空下闊步而去,昂藏的雨大踏步前去,閃電鞭打著,像鞭身教徒的一道命令。

但瞧瞧我們,在處女般的黑壞蘇醒處,落得更加無告地對著腐植土與安息香的氣味。…

Continue

Added by 沒答案也好 on February 22, 2020 at 9:41pm — No Comments

聖瓊·佩斯詩選《雨》(7)

“我們的道路有萬千,而我們的住所不定。他吸飲神性,而嘴唇是泥做的。你,在清晨的泉源裏洗屍的洗滌者啊,——正是地球還沈陷在戰爭的荊棘裏呢——也洗滌活人的面孔吧,洗吧,雨!洗洗那橫暴者悲哀的面容,紫羅蘭和善的面容;……因為他們的道路狹窄,而他們的住所不定。

“洗吧,雨!為強者洗出一塊磽瘠的地方。他們將大桌旁就坐,上邊遮蔭著力量的房檐。人世的酒漿不曾醉倒他們,淚水和夢幻的滋味他們不沾唇,那些滿不在乎在人骨號筒中自己的聲譽如何的人……他們將在大桌旁就坐,上邊遮蔭著力量的房檐,在一處為強者而設的磽瘠的地方。…

Continue

Added by 沒答案也好 on February 22, 2020 at 9:38pm — No Comments

聖瓊·佩斯詩選《雨》(6)

一個罹受這種孤寂的人,讓他去到聖所掛起假面和指揮棒吧

我曳著塵世的鎖鏈,把海綿和苦膽舉向老樹的舊傷。

“一度,一度我喜愛離群索居,但如今這雨……”

不期而至的訪客,面目模糊的丑角呵,你在四境的播種是多麼精細?

為了人間什麼美好的篝火,一夜你繞開了行蹤,為了哪樣在深閨講述的故事,

那裏玫瑰火樣盛開,住著半老徐娘?…

Continue

Added by 沒答案也好 on February 22, 2020 at 9:34pm — No Comments

聖瓊·佩斯詩選《雨》(5)

你的來臨充滿威嚴,我們,住在薄薄的火山巖燼堆上的城裏人,知道這個

但我們對於暴雨的第一聲呼吸曾經懷抱更崇高的信念,

而你,雨呵,卻使我們回到人間的窘迫,假面沁出泥土的濁氛。

我們應向更高的處所尋索前生麼?抑或我們該從樹陰低覆處對著金字聖經歌唱忘懷?

那塗飾在夢裏郁金花上的情熱,那池水朦朧的眼睛,那滾過井口的石頭,好些豈不起值得重新撿起的好題目,…

Continue

Added by 沒答案也好 on February 22, 2020 at 9:31pm — No Comments

聖瓊·佩斯詩選《雨》(4)

給營造司的報告書,在我們門前的表白……讓我死去吧,幸福!

一種新的語言從四面八方說出!

像元氣的呼吸,像物自體的呈現,一種清新的氣息在世界的周遭,

洋溢著實在,它的本質;洋溢著源泉,它的誕生:

啊!賦予健康的神向我們臉上傾注豪雨,清風勁吹

拂過蔥翠的草,淩越遙遠、遙遠處移動的不和!

形跡可疑的奶娘,芽孢、種子和輕盈物種的播散者呵,…

Continue

Added by 沒答案也好 on February 22, 2020 at 9:27pm — No Comments

聖瓊·佩斯詩選《雨》(3)

闊步邁於大地上的豪雨宛如亞瑟武士的姐妹們:

羽翎插盔,戎裝高束,腳踢白銀和水晶的馬刺

像黛朵在蹴踏迦太基城門的象牙鑲嵌。

像柯林斯文身的妻子,血氣方剛,置身於荒誕不經的高樹之間,

她們以夜的黝暗襯出我們劍柄的藍輝

她們將在我們居室的鏡奩處為四月增添姿影。

我也不忘懷她們的行徑齋浴室門前的步伐:…

Continue

Added by 沒答案也好 on February 22, 2020 at 9:24pm — No Comments

聖瓊·佩斯詩選《雨》(2)

形跡可疑的奶娘,老眼昏花的僕婦,雨啊,通過你

不同尋常的人們保持他高貴的閥閱,對於那位在窺測我們失眠深度的某君,今宵該說些什麼呢?

在哪張新床上,從哪個焦灼的頭顱,我們該攫取那真確的閃念?

安迪斯山靜竦屋頂,我鼓噪歡呼,那是為了你呀,雨!

我在你的面前要辯護我的事業,在你的槍尖上有我在世上的一份!

泡沫冒出詩的嘴唇像白漚附著於珊瑚礁!…

Continue

Added by 沒答案也好 on February 22, 2020 at 7:01pm — No Comments

聖瓊·佩斯詩選《雨》(1)

雨的榕樹一把抓住城市,

在茫茫活水的乳汁中,一隻勿遽的蝗蟲起而迎赴珊瑚的婚禮,

象意,赤條條像個鬥士,在人民的花園裏梳理她少女的長髮。

吟唱吧,詩,對著雨水的呼喊,唱那主題的急切,

吟唱吧,詩,對著雨水的步伐,唱那主題的綽約,

未卜先知的少女行中的肆言無忌者,

孵化著金色的胚種,在稠粘、暗褐的夜裏,…

Continue

Added by 沒答案也好 on February 22, 2020 at 6:59pm — No Comments

海明威的《流動的盛宴》“迷惘的一代” (下)

安德森的短篇小說寫得太好了,沒法拿來當作一個愉快的話題。我正準備跟斯泰因小姐講他的長篇小說寫得多麽出奇地糟,但是這樣也不行,因為這樣無疑就是批評她的最忠誠的支持者之一了。等他最後寫了一部叫做《黑色的笑聲》的長篇小說,寫得實在糟透了,又蠢又做作,我忍不住在一部戲擬之作〔9〕里批評了一番,這使斯泰因小姐非常生氣。我攻擊了她圈子里的一個成員。但是在這以前很長一段時間內,她並沒有生過氣。安德森作為一個作家垮臺後,她就自己開始大肆吹捧他了。…

Continue

Added by 沒答案也好 on October 26, 2018 at 3:17pm — No Comments

海明威的《流動的盛宴》“迷惘的一代” (上)

為了享受那里的溫暖,觀賞名畫並與斯泰因小姐交談,很容易養成在傍晚順便去花園路27號逗留的習慣。斯泰因小姐通常不邀請人來作客,但她總是非常友好,有很長一段時間顯得很熱情。每當我為那加拿大報社以及我工作的那些通訊社外出報道各種政治性會議或者去近東和德國旅行歸來,她總要我把所有有趣的逸聞講給她聽。總是有一些很有趣的部分,她愛聽這些,也愛聽德國人所謂的“絞刑架上的幽默”〔1〕的故事。她想知道現今世道中的歡快的部分;絕不是真實的部分,絕不是醜惡的部分。

我那時年少不識愁滋味,而且在最壞的時候總是有些奇怪和滑稽的事情發生,而斯泰因小姐就喜歡聽這些,其他的事情我不講而是由我自個兒寫出來。…

Continue

Added by 沒答案也好 on October 26, 2018 at 3:17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