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灑狗血
  • 雪蘭莪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非常灑狗血's Friends

  • Syota ElNido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Dushanbe 杜善貝
  • 比雷艾弗斯
  • Kehtay Dream
  • 中砂礁群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1 Dimensional Man
  • TV Plus
  • Uta no kabe
  • 客家 庫

Gifts Received

Gift

非常灑狗血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非常灑狗血's Page

Latest Activity

非常灑狗血 posted a blog post

若澤·薩拉馬戈《修道院紀事》(17)

他們來到莊園大門口,公爵和傭人都不在,因為他的財產都歸入了王室財產之中,為了使莊園歸還阿威羅家族的法律程序正在進行,但司法手續進展緩慢,屆時公爵就會從西班牙返回,他在西班牙也有公爵頭銜,但稱為班尼奧公爵;我們剛才說到,他們到了大門口,神又跳下騾子,從口袋里掏出一把鑰匙,像開自己家門一樣打開了大門,把騾子牽過莊園,帶到一個陰涼處,那里有一籃子稻草和蠶豆莢讓它吃,並且給它卸下鞍子;牛氓和蒼蠅發現從城里來的美食活躍起來,騾子搖動粗粗的尾巴驅趕著。 宅邸的門窗都關著,莊園已經廢棄,沒有種莊稼。寬闊的院子的一邊有座糧倉,或者是牲口棚,或者是酒窖,因為空無一物,不知道是作什麽用的,說是糧倉吧,沒有糧囤;說是牲口棚吧,沒有吊環;說是酒窖吧,沒有酒桶。門上有把鎖,鎖的鑰匙像阿拉伯文字一樣花哨。神父拿下門閂,推開門,其實這座大宅哪並沒有空著,裏邊有帆布、長木條、一團團鐵絲、蒲鐵片、一捆捆藤條,這一切都按種類排列得井井有條,中間空閑地方有一個像巨大的貝殼似的東西,整個都用鐵絲連結,像一個正在編制中的籃子,有些鐵絲的頭還留在外面。 巴爾塔薩爾緊跟在神父後面走進屋里,好奇地望著周圍的一切,弄不清都是些什麽,或…See More
16 hours ago
非常灑狗血 posted a blog post

若澤·薩拉馬戈《修道院紀事》(14)

第六章把這麵包送到嘴里是個輕而易舉的動作,在感到饑餓的時候更是妙不可言,它能向身體提供營養,還有利於農夫,或許某些善於在鐮刀和牙齒之間插上一手,運來運去或者儲藏的人獲利更大,這是常規。葡萄牙沒有充足的小麥滿足葡萄牙人對麵包永不改變的食欲,似乎他們不會吃其他東西,於是住在這里的外國人對我們的需要深表同情,而且也為了獲得比南瓜子更多的利潤,便從他們本國或其他地方運來成百艘船的小麥,現在就有些船正開進特茹河,經過貝倫塔,向該塔主管出示有關證件;這次運來了3萬莫約小麥,是從愛爾蘭運來的,一下子豐富了,再也不會挨餓了,糧倉和私人的商店都裝得滿滿的,人們出高價租賃儲存的地方,在城門上貼廣告找有倉庫可出租者,這回運來小麥的那些人後悔莫及了,儲存太多,不得不降低價格;並且還有人說有一隻載著小麥的荷蘭船隊即將到來,但後來人們又聽說它在防波堤那邊遭到一隻法國船隊搶劫;這樣一來,本來要降下去的價格卻沒有下降;如果需要的話,人們會放火燒毀一兩座糧倉,然後,正當我們以為糧食夠吃並且有剩餘的時候,他們打發人宣揚說由於燒了小麥現在不夠了。這都是外邊的人教授、這里的人漸漸學會的市場秘密,盡管這里的人一般都很蠢笨;我們…See More
Apr 11
非常灑狗血 posted a blog post

若澤·薩拉馬戈《修道院紀事》(13)

要是有誰站在旁邊,一定會覺得布里蒙達說的那幾句話冷漠無情:我母親在那兒,沒有一聲嘆息,沒有一滴眼淚,甚至臉上沒有一絲憐憫,而人群雖然那樣恨她、辱罵她、嘲笑她,但總還有人同情,而那個姑娘是她的女兒,從母親望著她的樣子就可以知道那是個多麽受寵愛的女兒,但女兒只說了聲“在那兒”,馬上又轉向一個從未見過的男人,問他,你叫什麽名字,仿佛打聽他的名字比在監獄里遭受折磨和虐待之後遭受鞭撻之苦還重要,仿佛打聽他的名字比塞巴斯蒂安娜·馬麗婭·熱蘇斯肯定流放到安哥拉,一去不復返還重要;誰知道安東尼奧·特謝依拉·德·索薩神父能不能在心靈和肉體上給她以安慰呢,還好,雖說判決已定,這個世界還沒有到那麽不幸的地步。但是,布里蒙達回到家里便大哭起來,两隻眼睛像油泊的泉水,要想再看到母親只能是在上船的時候了,而且只能遠遠地望一眼;看來英國船長把可憐的女人們留下來比一個被判刑的母親親吻親生女兒要容易;母親親吻女兒,臉貼著臉,一個皮膚柔軟,一個皮膚稀松,貼得非常近,相距那樣遙遠;我們身在哪里,我們是什麽人呀;巴爾托洛梅烏·洛倫索神父說,對我主耶穌的意旨來說,我們什麽都不是,也許他知道我們是什麽;忍氣吞聲吧,布里蒙達,讓上…See More
Mar 12
非常灑狗血 posted a blog post

若澤·薩拉馬戈《修道院紀事》(12)

平民百姓怒氣沖沖地辱罵罪犯,女人們伏在窗戶圍欄上尖叫,修士們滔滔不絕地高談闊論,宗教遊行的隊伍像一條巨蛇,羅西奧廣場容納不下,拐了一個彎又一個彎,仿佛要延伸到各處,讓全城都看到這有益的表演。在隊伍中走著的那個人是西蒙·德·奧里維拉·索節,他既無頭銜又無薪俸,卻宣稱是宗教裁判法庭任命的書籍檢查官;他是俗民,卻又做彌撒佈道,而在這同時又自稱是異教徒和猶太人,如此胡言亂語實屬罕見,更糟糕的是他既叫特奧多羅·佩雷拉·德·索薩神父,又叫曼努埃爾·達·賈塞森修士,或者叫曼努埃爾·達·格拉薩修士,還叫貝爾希奧爾·卡爾內羅或者曼努埃爾·倫卡斯特雷,誰知道他是否還有別的名字,這些名字是否是真的,因為選擇自己的名字、每天改換一百次名字大概是人的權利,名字毫無意義;那一個是多明戈斯·阿豐索·拉加雷羅,在波爾特爾出生,在那里居住,他妄稱看到了顯聖,自己成了聖徒,便用祝福、咒語和十字架以及其他類似的迷信手段為人治病,請想一想,仿佛他是頭一個聖徒。那個是聖若熱島的安東尼奧·特謝依拉·德·索薩神父,他的罪行是調戲婦女,按照教規的說法是撫摸婦女和與其發生肉體行為,可以肯定是以在懺悔室里的談話開始的;若不是被流放到安哥…See More
Jan 13
非常灑狗血 posted a blog post

若澤·薩拉馬戈《修道院紀事》(11)

第五章唐娜·馬麗婭·安娜今天不去參加宗教裁判所的火刑判決儀式。她正在為其兄弟、奧地利皇帝約瑟服喪,這位皇帝患了名副其實的天花,後來死於這種病,年僅33歲,但她留在臥室不肯出門的原因並不在此,既然王后們所受教育的目的是應付巨大的打擊,那麽,要是一位王后在這點區區小事上表現脆弱,那麽就國將不國了。盡管有身孕已經是第五月了,但仍然有噁心的反應,不過這也不足以讓她放棄對宗教的虔誠,不足以讓她錯過在靈魂升天的莊嚴儀式中那種視覺、聽覺和嗅覺感受;這個儀式宗教氣氛太濃了,遊行隊伍步伐有節有奏,慢條斯理地誦讀判決書,被判刑者的垂頭喪氣,悲哀的喊叫聲,人肉在火舌中發出濃烈的氣味,在監獄中身上殘留的一點肥油一滴滴落在紅紅的炭火之中。唐娜·馬麗婭·安娜之所以不去參加火刑判決儀式是因為,盡管已經懷孕,醫生還為她放血治療了3次,再加上幾個月來一直消化不良,所以元氣大傷。放血治療和她兄弟的死訊一樣,拖延了很長時間,醫生們想使她萬無一失,因為她剛剛懷孕不久。確實,王宮內的情況不妙,國王不久前昏厥了一次,為此她要求懺悔,神父馬上答應了,懺悔總是對靈魂有好處,但這只不過是她的想像,後來國王吃了瀉藥立刻見效,原來僅僅是腸…See More
Dec 29, 2019

非常灑狗血's Blog

若澤·薩拉馬戈《修道院紀事》(17)

Posted on December 28, 2019 at 7:30pm 0 Comments

他們來到莊園大門口,公爵和傭人都不在,因為他的財產都歸入了王室財產之中,為了使莊園歸還阿威羅家族的法律程序正在進行,但司法手續進展緩慢,屆時公爵就會從西班牙返回,他在西班牙也有公爵頭銜,但稱為班尼奧公爵;我們剛才說到,他們到了大門口,神又跳下騾子,從口袋里掏出一把鑰匙,像開自己家門一樣打開了大門,把騾子牽過莊園,帶到一個陰涼處,那里有一籃子稻草和蠶豆莢讓它吃,並且給它卸下鞍子;牛氓和蒼蠅發現從城里來的美食活躍起來,騾子搖動粗粗的尾巴驅趕著。 …

Continue

若澤·薩拉馬戈《修道院紀事》(14)

Posted on December 28, 2019 at 7:27pm 0 Comments

第六章…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