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灑狗血
  • 雪蘭莪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非常灑狗血's Friends

  • Syota ElNido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Dushanbe 杜善貝
  • 比雷艾弗斯
  • 突然突闕起來
  • Kehtay Dream
  • 中砂礁群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1 Dimensional Man
  • TV Plus
  • Uta no kabe

Gifts Received

Gift

非常灑狗血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非常灑狗血's Page

Latest Activity

非常灑狗血 posted a blog post

若澤·薩拉馬戈《修道院紀事》(12)

平民百姓怒氣沖沖地辱罵罪犯,女人們伏在窗戶圍欄上尖叫,修士們滔滔不絕地高談闊論,宗教遊行的隊伍像一條巨蛇,羅西奧廣場容納不下,拐了一個彎又一個彎,仿佛要延伸到各處,讓全城都看到這有益的表演。在隊伍中走著的那個人是西蒙·德·奧里維拉·索節,他既無頭銜又無薪俸,卻宣稱是宗教裁判法庭任命的書籍檢查官;他是俗民,卻又做彌撒佈道,而在這同時又自稱是異教徒和猶太人,如此胡言亂語實屬罕見,更糟糕的是他既叫特奧多羅·佩雷拉·德·索薩神父,又叫曼努埃爾·達·賈塞森修士,或者叫曼努埃爾·達·格拉薩修士,還叫貝爾希奧爾·卡爾內羅或者曼努埃爾·倫卡斯特雷,誰知道他是否還有別的名字,這些名字是否是真的,因為選擇自己的名字、每天改換一百次名字大概是人的權利,名字毫無意義;那一個是多明戈斯·阿豐索·拉加雷羅,在波爾特爾出生,在那里居住,他妄稱看到了顯聖,自己成了聖徒,便用祝福、咒語和十字架以及其他類似的迷信手段為人治病,請想一想,仿佛他是頭一個聖徒。那個是聖若熱島的安東尼奧·特謝依拉·德·索薩神父,他的罪行是調戲婦女,按照教規的說法是撫摸婦女和與其發生肉體行為,可以肯定是以在懺悔室里的談話開始的;若不是被流放到安哥…See More
Jan 13
非常灑狗血 posted a blog post

若澤·薩拉馬戈《修道院紀事》(11)

第五章唐娜·馬麗婭·安娜今天不去參加宗教裁判所的火刑判決儀式。她正在為其兄弟、奧地利皇帝約瑟服喪,這位皇帝患了名副其實的天花,後來死於這種病,年僅33歲,但她留在臥室不肯出門的原因並不在此,既然王后們所受教育的目的是應付巨大的打擊,那麽,要是一位王后在這點區區小事上表現脆弱,那麽就國將不國了。盡管有身孕已經是第五月了,但仍然有噁心的反應,不過這也不足以讓她放棄對宗教的虔誠,不足以讓她錯過在靈魂升天的莊嚴儀式中那種視覺、聽覺和嗅覺感受;這個儀式宗教氣氛太濃了,遊行隊伍步伐有節有奏,慢條斯理地誦讀判決書,被判刑者的垂頭喪氣,悲哀的喊叫聲,人肉在火舌中發出濃烈的氣味,在監獄中身上殘留的一點肥油一滴滴落在紅紅的炭火之中。唐娜·馬麗婭·安娜之所以不去參加火刑判決儀式是因為,盡管已經懷孕,醫生還為她放血治療了3次,再加上幾個月來一直消化不良,所以元氣大傷。放血治療和她兄弟的死訊一樣,拖延了很長時間,醫生們想使她萬無一失,因為她剛剛懷孕不久。確實,王宮內的情況不妙,國王不久前昏厥了一次,為此她要求懺悔,神父馬上答應了,懺悔總是對靈魂有好處,但這只不過是她的想像,後來國王吃了瀉藥立刻見效,原來僅僅是腸…See More
Dec 29, 2019

非常灑狗血's Blog

若澤·薩拉馬戈《修道院紀事》(11)

Posted on December 28, 2019 at 7:22pm 0 Comments

第五章…

Continue

若澤·薩拉馬戈《修道院紀事》(10)

Posted on March 4, 2019 at 10:34pm 0 Comments

現在,除了去巴爾巴達斯島以外還有什麽辦法呢,因為她們不能留在葡萄牙這塊肥沃的土地上,這里對外國妓女來說太有利了,人們會嘲笑巴別塔的嘈雜和混亂,因為只要事先把價錢談妥,人們就可以一聲不響地走進它的一個個房間,然後默默地出來,無需開口說話。可是,船老大說過一共有50來個女人,現在卻不過12個。其餘的英國女人到哪里去了呢,那男人回答說,一些人被捉住了,但沒有全被捉住,因為一些人藏起來了,藏得嚴嚴實實,說不定她們這時已經知道英國人和葡萄牙人是不是有區別了。巴爾塔薩爾繼續往前走,暗暗向聖徒本托許下願,要是讓一個高身材、細腰肢、金髮碧眼的英國女人來到眼前,即便一生只有一次,他也向聖徒獻上一支心形蠟燭。到了那個聖徒的節目,我要去敲教堂的大門,乞求有飯可吃,要是那些英國女人想找個好丈夫,就讓我每星期五都去做彌撒。一個士兵向聖徒本托乞求個英國女人,至少能得到一次,免得到死也嚐不到她們的滋味,這算得上什麽惡行呢。…

Continue

若澤·薩拉馬戈《修道院紀事》(9)

Posted on March 4, 2019 at 10:33pm 0 Comments

船老大美滋滋地笑了,仿佛正在策劃著一次肉體航行,享受著上了船的愜意。阿爾加維省的劃槳手們哈哈大笑,“七個太陽”像陽光下的貓一樣伸了伸懶腰,帶食品袋的女人裝作沒有聽見,她丈夫弄不清應該覺得這故事有趣還是表現出一本正經,因為對這類事不可當真,只有一次確有其事,那時他住在遙遠的潘加斯,那里人們從生到死只是犁田澆水,當然這既有原義也有喻義。他想想原義,又想想喻義,又莫名其妙地把兩者聯系起來,問士兵:你多大歲數。巴爾塔薩爾回答說,26歲。…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