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灑狗血's Blog (311)

若澤·薩拉馬戈《修道院紀事》(29)

Continue

Added by 非常灑狗血 on November 15, 2020 at 8:00pm — No Comments

若澤·薩拉馬戈《修道院紀事》(28)

Continue

Added by 非常灑狗血 on November 14, 2020 at 8:30pm — No Comments

若澤·薩拉馬戈《修道院紀事》(27)

Continue

Added by 非常灑狗血 on November 14, 2020 at 7:30pm — No Comments

若澤·薩拉馬戈《修道院紀事》(26)

工作並不是一帆風順。要說感覺不到缺少左手,那不是實話。上帝沒有左手能夠生活,那是因為他是上帝。人需要有两隻手,一隻手洗另一隻手,两隻手洗臉;不知道多少次,布里蒙達不得不來替他洗去手背上的髒東西,否則就洗不下去;這是戰爭造成的災難,也是微不足道的災難,因為許多其他士兵失去了两隻胳膊或者兩條腿或者男人特有的部位,並且沒有布里發蒙達這樣的人幫助或者因此而失去了這種幫助。連接鐵片或者擰緊藤條,鉤子非常得力;在帆布上打眼,假手準確無誤,但是,有些東西需要人的皮膚撫摸時就變得不聽使喚了,它們覺得接觸的木是原來的人,於是便出現了混亂。所以布里蒙達前來幫助,只要她一到,那些物件便停止搗亂;還好,你來了,巴爾塔薩爾說,或者那些物件感到了這一點,誰也說不清。 …

Continue

Added by 非常灑狗血 on December 28, 2019 at 7:56pm — No Comments

若澤·薩拉馬戈《修道院紀事》(25)

第九章…

Continue

Added by 非常灑狗血 on December 28, 2019 at 7:54pm — No Comments

若澤·薩拉馬戈《修道院紀事》(24)

Continue

Added by 非常灑狗血 on December 28, 2019 at 7:53pm — No Comments

若澤·薩拉馬戈《修道院紀事》(23)

Continue

Added by 非常灑狗血 on December 28, 2019 at 7:50pm — No Comments

若澤·薩拉馬戈《修道院紀事》(22)

他沒有睡覺,她也沒有睡。天亮了,兩個人都沒有起床,巴爾塔薩爾只吃了一點豬油渣,喝了一小陶罐葡萄酒,但後來又躺下了;布里蒙達閉著眼睛,一聲不響,延長不進食的時間以使眼睛的刀尖更加鋒利,兩個人來到目光下的時候她的目光便鋒利無比了,因為今天是要看,而不是望,而別的人雖然有眼睛,但只能望一望,所以說他們是另一種意義上的瞎子。上午過去了,該吃晚飯了,我們不要忘記,中午這頓飯叫晚飯;布里蒙達終於起床了,但眼皮耷拉著;巴爾塔薩爾吃了第二頓飯;她沒有吃,為的是能看得見;然後兩個人離開家門;這一天非常安寧,不像是幹這種事的日子;布里蒙達走在前頭,巴爾塔薩爾跟在後面,這樣她就看不見他,而他又能聽到她說話,知道她看到了什麽。 …

Continue

Added by 非常灑狗血 on December 28, 2019 at 7:47pm — No Comments

若澤·薩拉馬戈《修道院紀事》(21)

Continue

Added by 非常灑狗血 on December 28, 2019 at 7:45pm — No Comments

若澤·薩拉馬戈《修道院紀事》(20)

第八章…

Continue

Added by 非常灑狗血 on December 28, 2019 at 7:42pm — No Comments

若澤·薩拉馬戈《修道院紀事》(19)

Continue

Added by 非常灑狗血 on December 28, 2019 at 7:41pm — No Comments

若澤·薩拉馬戈《修道院紀事》(18)

第七章

但是,每件事都有其時機。巴爾托洛梅烏·洛倫索神父暫時還沒有錢購買磁鐵,而他認為磁鐵一定能使他的大鳥飛起來,另外,這些磁鐵必須從國外購買。通過神父的努力,“七個太陽”到王宮廣場的那個肉店去幹活,扛運各種肉,四分之一頭牛、十幾只乳豬、两隻羊,從這個鉤子上運到那個鉤子上,一塊粗布披在身上,遮住他的頭和背部,上面留下一片片血跡;這是個骯髒營生,但能得到一些額外的報酬,一隻豬腳,一塊下水,要是上帝願意、店主高興,他還能得到一些用皺皺巴巴的菜葉包起來的碎肉,這樣布里蒙達和巴爾塔薩爾就比平常日子吃得好一些;巴爾塔薩爾也好,別的人也罷,只要經常切東西,總能學到一些技術。 …

Continue

Added by 非常灑狗血 on December 28, 2019 at 7:37pm — No Comments

若澤·薩拉馬戈《修道院紀事》(16)

Continue

Added by 非常灑狗血 on December 28, 2019 at 7:33pm — No Comments

若澤·薩拉馬戈《修道院紀事》(15)

Continue

Added by 非常灑狗血 on December 28, 2019 at 7:30pm — No Comments

若澤·薩拉馬戈《修道院紀事》(17)

他們來到莊園大門口,公爵和傭人都不在,因為他的財產都歸入了王室財產之中,為了使莊園歸還阿威羅家族的法律程序正在進行,但司法手續進展緩慢,屆時公爵就會從西班牙返回,他在西班牙也有公爵頭銜,但稱為班尼奧公爵;我們剛才說到,他們到了大門口,神又跳下騾子,從口袋里掏出一把鑰匙,像開自己家門一樣打開了大門,把騾子牽過莊園,帶到一個陰涼處,那里有一籃子稻草和蠶豆莢讓它吃,並且給它卸下鞍子;牛氓和蒼蠅發現從城里來的美食活躍起來,騾子搖動粗粗的尾巴驅趕著。 …

Continue

Added by 非常灑狗血 on December 28, 2019 at 7:30pm — No Comments

若澤·薩拉馬戈《修道院紀事》(14)

第六章…

Continue

Added by 非常灑狗血 on December 28, 2019 at 7:27pm — No Comments

若澤·薩拉馬戈《修道院紀事》(13)

Continue

Added by 非常灑狗血 on December 28, 2019 at 7:26pm — No Comments

若澤·薩拉馬戈《修道院紀事》(12)

Continue

Added by 非常灑狗血 on December 28, 2019 at 7:23pm — No Comments

若澤·薩拉馬戈《修道院紀事》(11)

第五章…

Continue

Added by 非常灑狗血 on December 28, 2019 at 7:22pm — No Comments

若澤·薩拉馬戈《修道院紀事》(10)

現在,除了去巴爾巴達斯島以外還有什麽辦法呢,因為她們不能留在葡萄牙這塊肥沃的土地上,這里對外國妓女來說太有利了,人們會嘲笑巴別塔的嘈雜和混亂,因為只要事先把價錢談妥,人們就可以一聲不響地走進它的一個個房間,然後默默地出來,無需開口說話。可是,船老大說過一共有50來個女人,現在卻不過12個。其餘的英國女人到哪里去了呢,那男人回答說,一些人被捉住了,但沒有全被捉住,因為一些人藏起來了,藏得嚴嚴實實,說不定她們這時已經知道英國人和葡萄牙人是不是有區別了。巴爾塔薩爾繼續往前走,暗暗向聖徒本托許下願,要是讓一個高身材、細腰肢、金髮碧眼的英國女人來到眼前,即便一生只有一次,他也向聖徒獻上一支心形蠟燭。到了那個聖徒的節目,我要去敲教堂的大門,乞求有飯可吃,要是那些英國女人想找個好丈夫,就讓我每星期五都去做彌撒。一個士兵向聖徒本托乞求個英國女人,至少能得到一次,免得到死也嚐不到她們的滋味,這算得上什麽惡行呢。…

Continue

Added by 非常灑狗血 on March 4, 2019 at 10:34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