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好不准跳's Blog (148)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44)

烏爾比諾醫生總是說,他第一次看到這位終身伴侶的玉體時沒產生絲毫邪念。 

他記得,那件天藍色睡衣上繡有花邊,那雙眼睛噴著紅焰,長長的秀髮披散在肩頭,但他憂心如焚的是,霍亂居然闖進老區,視線都模糊了,顧不上去注意含苞欲放的她的身上的許多妙處,一心在巡察病毒可能留下的蛛絲馬跡。她呢,表白得更加一乾二凈:那位因霍亂而婦孺皆知的年輕醫生,在她當時看來不過是個自顧自的學究而已。診斷的結論是,她得了因食物引起的腸胃感染,在家裏治療三天就可痊愈。

 …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October 14, 2020 at 11:13am — No Comments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43)

沒過多久,還不到一年,慈善醫院的學生們請求他幫助免費診斷一個渾身出現奇怪的藍顏色的病人。烏爾比諾醫生在門口望見病人,就立刻認出了他的敵人。還算好,病人是三天前從庫拉索乘船來的,而且自費到醫院的外科看過門診,可能沒有傳染給任何人。為了以防萬一,烏爾比諾醫生還是叫他的同事們別接觸病人,並說服有關當局向各港口發出警報,找到了那隻帶有病毒的輕便船,對它進行隔離檢疫。他還費盡唇舌,勸阻那位想發佈戒嚴令並立即施行每隔一刻鐘鳴炮一響這種治療措施的軍事長官。 

“把火藥省下來,等自由黨人來的時候再用吧。”他和顏悅色地對軍事長官說,“我們已經不是處在中世紀時代了。”

 …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September 14, 2020 at 5:00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42)

馬可奧雷略·烏爾比諾醫生,即烏爾比諾醫生的父親,在那些不幸的日子里成了一位人民英雄,同時也是最引人注目的犧牲品。根據政府的決定,他親自制訂了抗病戰略並親自領導了抗病鬥争。他自報奮勇干預一切社會事務,在瘟疫最猖獗的那些日子里,他成了淩駕一切的權威人士。幾年之後,烏爾比諾醫生在查閱那段歷史的大事記時,證實他父親的辦法是仁慈重於科學,許多做法是和常理背道而驰的,在很大程度上為瘟疫橫行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他懷著兒子對父親的同情心證實了這一點——生活逐漸把兒子變成了父親的父親,破天荒第一次,他為在父親鑄成錯誤孤軍奮戰的時刻沒有伴隨在父親周圍而感到痛心。不過,他沒有貶低父親的功績:勤勤懇懇,奮不顧身,尤其是他的孤膽,說明他對城市從飛來橫禍中死而復生後,人們奉獻給他的豐厚的榮譽是當之無愧的。他的名字,理所當然地同其它並不那麼光彩的戰爭中曾出現的不少英雄人物的名字排在了一起。 …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September 14, 2020 at 4:30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41)

在相當長的時間里,人們畢恭畢敬地認為,城里成千上萬的男人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地拖著的陰囊積氣,全是水池里的清水所賜。烏爾比諾在上小學的路上看見那些店氣清人在赤日炎炎的下午坐在各自的家門口,用扇子給那跟一個在兩腿中間睡著了的孩子一般大小的睪丸扇風的時候,總免不了有大禍臨頭的預感。據說,在風雨交加的夜晚,底氣會發出不祥之鳥的叫聲;如果在近處點燃一片兀鷹的羽毛,瘋氣就會使人痛得死去活來。然而,沒有一個人因為這種倒霉事怨天尤人,因為碩大無朋的陰囊,是一種淩駕於一切之上的男人的驕傲。烏爾比諾醫生從歐洲回來的時候,早已知道這些信仰是毫無科學根據的了,但是這些信仰在當地根深蒂固,不少人因為擔心培養大陰囊的方法從此失傳,反對在水池中增加礦特質。 …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September 14, 2020 at 4:00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40)

回家當晚,懾於黑暗和沈寂,烏爾比諾醫生一宵沒有入睡。從沒有關嚴的門的縫隙里鑽進來了一隻石鳥,每打一點鐘都在臥室里叫喚。他向聖靈唸了三遍玫瑰經,還唸了記憶所及的各種驅邪消災以及保佑夜晚平安的各種經文。從隔壁那個名叫“聖母”的瘋人院里傳來的瘋女人的狂喊聲,甕里的水不緊不慢地滴到盆里的響徹各個角落的聲音,在臥室里迷失了方向的那隻石烏的長腿在地上的踱步聲,以及他對黑暗的天生恐懼和亡父在這座沈睡中的空曠屋子里的陰魂,使他毛骨悚然。五點鐘,那隻石鳥和鄰居的公雞一起弓項啼鳴的時候,烏爾比諾醫生雙手合十乞求神聖的上帝保佑,他不敢再在已成廢墟的家鄉多呆一天了。然而,親人們的疼愛,禮拜日的郊遊,他那個階層的未字閨秀們的表示渴慕的奉承,使他淡忘了第一天晚上的痛苦。漸漸地,他對十月里的悶熱,對刺鼻的氣味,對朋友們的幼稚見解,對“大夫,明兒見,甭擔心”都習慣了,最後在習慣的魔力面前屈服了,很快他就對自己的回心轉意找到了方便的答案。這裏是他的天地,他對自己說,是上帝為他創造的悲慘而壓抑的天地,應當隨遇而安。…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September 14, 2020 at 4:00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39)第三章

二十八歲的烏爾比諾醫生是最受青睞的單身漢。他在巴黎長期旅居後剛剛回來。 

在巴黎,他進修了內科和外科。從登岸開始,他就充分說明,沒有虛度過一寸光陰。

 

他比去的時候更加衣冠楚楚,更加自信。同窗學友中,沒有第二個人在學術上像他那樣一絲不茍和知識淵博,也沒有第二個人在跳現代舞蹈或即興演奏鋼琴上比他更棒。他個人的才華和風度令人傾倒,他家裏的財富令人羨慕,和他門當戶對的姑娘們彼此暗自較勁兒,對他頻送秋波,他也向她們投桃報李,但始終保持著灑脫,求越雷池而魅力猶存,直到嫵媚迷人的費爾米納使他一見鍾情。…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September 14, 2020 at 3:30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38)

阿里薩神魂飄蕩地盯著她,氣籲籲地尾隨而行,好幾次撞到了女傭的籃子上,女傭對他的道歉報以微笑。她離他極近,他聞到了微風送過來的她的芳馨。當時她沒看見他,並非因為她看不見,而是因為她在高視闊步地走路。他覺得她美若天仙,勾魂奪魄,却沒有任何人跟他似的魂不守舍,這裏那里地磕碰著街上的方石。她衣衫上的寬荷葉邊一静一動送來的氣息竟沒使別人的心跳失常,她的頭髮扇起的微風,她的似乎在飛翔的雙手以及那金子般的笑聲也沒讓所有的人愛得發瘋,他簡直不可思議。他把她的一笑一微一喜一怒都看在了眼裏,但沒敢走近她,他怕錯失了心醉神迷的時刻。然而,當她走進喧囂的代筆先生門洞的時候,他心裏明白了,他正在走鋼絲,數年來夢寐以求的良機眼看要失之交臂了。 …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July 3, 2020 at 1:06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37)

已經年滿十七周歲的她,鄭重地接過了這一權力,她知道,爭取到每一分自由都是為了愛。一夜無眠。第二天,她打開陽合的窗戶,看見小廣場上依然淫雨紛霏,看見那位被斬首的英雄的塑像,看見那個阿里薩素常捧著詩集坐在上面的大理石長凳的時候,心中泛起了回家以來的第一次煩惱之情。她已不再像想念一個猶如鏡花水月的情人,而是像想念一個她的一切都屬於他的地地道道的丈夫一樣想念著阿里薩了。她覺得,自從離家以來,這被虛耗的良辰美景是多麼令人惋惜,人生是多麼的艱難,她該帶著多麼深沈的愛去按上帝的旨意愛她的心上人啊。他沒有像過去那樣冒雨來到小廣場,使她頗覺意外,也沒接到過他用任何方式發出的任何表示,甚至連預兆都沒有。她突然想,莫非他死了嗎?思念及此,她不由得一陣顫栗。不過,她隨即又排除了這種不祥的想法,因為眼看就要回來,他們在最近幾天的狂熱的電報里忘了商定一種她回來後繼續聯系的方式。

 …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June 30, 2020 at 7:17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36)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February 23, 2020 at 8:11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35)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February 23, 2020 at 8:06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34)

他約摸有十二歲,機靈麻利,鬼心眼兒不少,說起話來滔滔不絕。他的身子跟條鰻魚似的,仿佛生來就是為了從牛眼睛里鑽過去,同時順手牽羊撈點東西。終年日曬風吹,他的皮膚像數過的皮革一樣,已經想像不出本色是什麼樣子了,這使他那兩隻黃眼睛顯得更大。阿里薩立即斷定,這個孩子是他去搞這筆橫財的冒險事業的最佳同夥。那個禮拜日,兩人沒辦更多手續就開始行動了。 

天剛發亮,他們就從漁港起錨出發,“帶齊了行頭,做好了一切準備。歐克利德斯幾乎全身赤裸,只穿著那條不離身的遊泳褲。阿里薩則身穿長禮服,頭戴黑帽,腳登漆皮靴,脖子上系著詩人式蝴蝶結,還帶著一本書,以便登上島之前消磨時間。

 …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February 23, 2020 at 8:05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33)

她覺得自己有人陪伴,有人保護了。自由的空氣,使她心情恬靜、安寧,而且覺得生活無比美好。後來直到垂暮之年,她還在懷念著那次有點邪門的旅行,往事依然歷歷在目。 …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February 23, 2020 at 8:03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32)

“我既不是自由黨,也不是保守黨。”洛倫索·達薩說,“我是西班牙平民。” 

“算你走運!”指揮官說。他舉手向他告別,高聲喊道:“國王萬歲!” 

兩天之後,他們走到了美麗的平原上,熱鬧非凡的瓦列社帕爾鎮就座落在那里。

 …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February 23, 2020 at 8:02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31)

他的聲調變得強硬起來,旁邊桌上的一個顧客回過頭來瞧了瞧他們。阿里薩用更加柔和然而也是更加不容蔑視的堅定語調說道:“無論如何,”他說,“在不知道她怎麼想之前,我什麼也不能回答您。否則,那就是背叛。” 

這時,洛倫索·達薩在座位上向後靠了靠,他的眼皮發紅。濕潤了。他的左眼珠的眼窩里轉動了一下,向外面歪斜著。他也壓低了嗓門。 

“您不要逼著我給您一槍。”他說。

 …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February 23, 2020 at 8:00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30)

洛倫索·達薩沒有預見到女兒對他不公正的懲罰,尤其是以她的姑媽作犧牲品,反應是如此的瘋狂。他怎會想到,實際上女兒一直把姑媽視為只在記憶中有著模糊印像的親生媽媽。姑媽走後,她把自己關在臥室里,插上門閂,既不吃也不喝。當父親先是用威脅,爾後顯然是用懇求,終於讓她把門打開時,他看到的再也不是那個十五歲的天真無邪的姑娘,而是一個像受了傷的雌豹似的強悍的女人。 

他用各種花言巧語誘惑她。想使她明白,在她那樣的年紀,愛情只不過是海市蜃樓。他對她好言相勸,讓她把情書退回,並回到學校跪在修女們面前請求寬者。 …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February 23, 2020 at 7:55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29)

她像往常一樣,走進了阿里薩讀書的房間,也像往常一樣,小心翼翼地清掃了一遍。

 

為了不打擾他,她輕手輕腳,不弄出一點聲響。突然,她走到他的床邊,他感到有一隻溫暖而柔軟的手伸到了他的小腹下面,在那兒摸索著尋找什麼,而且終於尋找到了,接著便解他的扣子,與此同時,他感到她的呼吸充滿了整個房間。他裝作讀書,不去理睬她,然而終於抵擋不住她的進攻,只好躲開她。

 …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February 23, 2020 at 7:54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28)

讀書成了他的一種嗜好,不讀書簡直活不下去。母親自從教會他識字起,就給他買一些北歐作家寫的帶插圖的讀物,這些書是作為兒童故事出售的,但事實上,卻是些什麼年齡的人都可以讀的最殘酷和邪惡的書籍。阿里薩五歲時,無論在課堂上還是在學校的晚會上都能背誦這些書里的篇章,不過熟讀這些書籍並未減少他的恐懼,而是相反,愈發加劇了他的這種心理。因此,從閱讀這類書籍轉而讀詩,對他的神經仿佛是一種緩沖劑。到了青春時期,他已按出版順序讀完了人民圖書館里的全部詩集。那些詩集是特蘭西托·阿里薩從“代筆先生門洞”的書商們手里買來的,價錢便宜,從荷馬到不太引人注意的地方詩人,無所不包。他讀書沒有選擇,拿到什麼就讀什麼,好像一切遵從天意辦事。多年以來,他讀了那麼多書,到頭來哪是好書,哪是壞書,他壓根兒分不清楚。他頭腦中唯一清楚的是,在散文和詩歌之間,他喜歡詩歌;在詩歌里面,他喜歡愛情詩。愛情詩只需讀上兩遍,他即可背得滾瓜爛熟,押韻押得越好,越有規律,越傷感,他就背得越容易。…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February 23, 2020 at 7:52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27)

特蘭西托·阿里薩佔據著第一部分,盡管是最小的,但都是最有用、保持得最好的房間。在昔日煙草專賣商店的大廳里,如今開設著小百貨店,寬大的店門衝街開著。 

旁邊有個舊倉庫,除了無意之外,沒有別的通風口,特蘭西托·阿里薩就睡在那兒。

 

店鋪的後房佔了大廳的一半,用一道水屏風同前面的鋪面隔開。那里有一張桌子,四把椅子,既用來吃飯,也用來寫字。弗洛倫蒂諾·阿里薩在那兒掛了一個吊床,黎明停止寫信時,他就在那上面休息。這部分房子對兩口人來說是足夠用了,但如果再增加一個人就顯得擁擠,更何況來的是“聖母獻瞻節”學校的一位高貴小姐。…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February 23, 2020 at 7:48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26)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February 23, 2020 at 7:43pm — No Comments

馬奎斯《霍亂時期的愛情》(25)

她自己也不用白為什麼收下了那封信。這不能責怪他。但是,她必須實現自己的諾言,必須對他的信做出回答,這使她坐臥不安。父親的每一句話,每一道偶然的目光,他的最普通的動作和表情,都構成了可能使她暴露秘密的陷阱。她成天心涼膽戰,生怕因疏忽而失密,在飯桌上常常一言不發。她甚至在同姑媽說話時都支支吾吾,盡管姑媽跟她一樣熱心,把侄女的事當做她自己的事,她毫無必要地把自己關在浴室里反復閱讀那封信,企圖從五十八句話的三百一十四個字母中發現什麼暗號,藏著什麼神奇的方法。她希望從那封信中找出比表面語言更豐富的內容,然而她反復尋覓,除了跟讀第一遍時相同的內容外,沒有發現任何新的東西。她剛拿到這封信時,匆忙地跑進浴室關起門來,緊張得心像跳出來似的撕開了信封,幻想著那是一封感情熾烈的長信,但是她看到的只是一張灑了香水的便條,上面寫的誓言使她震驚。

 …

Continue

Added by 說好不准跳 on February 23, 2020 at 7:41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