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帶點酸
  • Setiawan, Perak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柚子帶點酸's Friends

  • Copil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Zenkov
  • KyrGyz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 Scarborough 黃岩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Kaki Bukit
  • 1 Dimensional Man

Gifts Received

Gift

柚子帶點酸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柚子帶點酸's Page

Latest Activity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余華《愛情故事》(下)

女孩的嗓音在十六歲時已經固定下來。在此後的十多年里,她的聲音幾乎每日都要在我的耳邊盤旋。這種過於熟悉的聲音,已將我的激情清掃。因此在此刻的黃昏里,我看著坐在對面的妻子,只會感到越來越疲倦。她還在織著那條天藍色的圍巾。她的臉依然還是過去的臉。只是此刻的臉已失去昔日的彈性。她臉上的皺紋是在我的目光下成長起來的,我熟悉它們猶如熟悉自己的手掌。現在她開始注意我的話了。“在你還沒有說話的時候,我就知道你要說什麼;在每天中午十一點半和傍晚五點的時候,我知道你要回家了。我可以在一百個女人的腳步聲里,聽出你的聲音。而我對你來說,不也同樣如此?”她停止了織毛衣的動作,她開始認真地望著我。我繼續說:“因此我們互相都不可能使對方感到驚喜。我們最多只能給對方一點高興,而這種高興在大街上到處都有。”這時她開口說話了,她說:“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是嗎?”我不知道該如何對付她這句話。所以我只能這麼說。她又說:“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看到她的眼淚流了出來。她說:“你是想把我一腳踢開。”我沒有否認,而是說:“這話多難聽。”她又重復道:“你想把我一腳踢開。”她的眼淚在繼續流。“這話太難聽了。”我說。然後我建議道:“讓我…See More
Apr 10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余華《愛情故事》(中)

可是她隨後頗有激情地提起五年前她曾去過那個地方,她對那個地方街道的描述,以及泊在海邊退役的海輪的抒情,使我十分生氣。我告訴她我們準備前往並不是為了遊玩,而是一次要命的檢查。這次檢查關係到我們是否還能活下去。我告訴她這次檢查的結果若證實她確已懷孕,那麼我們將被學校開除,將被各自的父母驅出家門。有關我們的傳聞將像街上的灰塵一樣經久不息。我們最後只能:“自殺。”她只有在這個時候才顯得驚慌失措。幾年以後她告訴我,我當時的臉色十分恐怖。我當時對我們的結局的設計,顯然使她大吃一驚。可是她即便在驚慌失措的時候也從不真正絕望。她認為起碼是她的父母不會把她驅出家庭,但她承認她的父母會懲罰她。她安慰我:“懲罰比自殺好。”那天我是最後一個上車的,我從後面看著她上車,她不停地向我回身張望。我讓她不要看我,反復提醒在她那里始終是一頁白紙。我上車的時候汽車已經發動起來。我沒有立刻走向我的座位,而是站在門旁。我的目光在車內所有的臉上轉來轉去,我看到起碼有二十張曾經見過的臉。因此我無法走向自己的座位,我只能站在這輛已經行駛的汽車里。我看著那條破爛不堪的公路怎樣捉弄著我們的汽車。我感到自己像是被裝在瓶子里,然後被人不停…See More
Apr 4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余華《愛情故事》(上)

一九七七年的秋天和兩個少年有關。在那個天空明亮的日子里,他們乘坐一輛嘎吱作響的公共汽車,去四十里以外的某個地方。車票是男孩買的,女孩一直躲在車站外的一根水泥電線桿後。在她的四周飄揚著落葉和塵土,水泥電線桿發出的嗡嗡聲覆蓋著周圍錯綜複雜的聲響,女孩此刻的心情像一頁課文一樣單調,她偷偷望著車站敞開的小門,她的目光平靜如水。然後男孩從車站走了出來,他的臉色蒼白而又憔悴。他知道女孩躲在何處,但他沒有看她。他往那座橋的方向走了過去,他在走過去時十分緊張地左顧右盼。不久之後他走到了橋上,他心神不安地站住了腳,然後才朝那邊的女孩望了一眼。他看到女孩此刻正看著自己,他便狠狠地盯了她一眼,可她依舊看著他。他非常生氣地轉過臉去。在此後的一段時間里,他一直站在橋上,他一直沒有看她。但他總覺得她始終都在看著自己,這個想法使他驚慌失措。後來他確定四周沒有熟人,才朝她走去。他走過去時的膽戰心驚,她絲毫不覺。她看到這個白皙的少年在陽光里走來時十分動人。她內心微微有些激動,因此她臉上露出了笑容。然而他走到她身旁後卻對她的笑容表示了憤怒,他低聲說:“這種時候你還能笑?”她的美麗微笑還未成長便被他摧殘了。她有些緊張地望著…See More
Mar 31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馮唐《王小波到底有多麼偉大》

最早讀王小波,是七年前的事情了。書名《黃金時代》,華夏出版社出版,惡俗的封面,滿紙屎黃。那時候的出版社編輯好象就這點想像力,書名叫《黃金時代》就得滿封面鳥屎黃,書名叫《倩女幽魂》就得滿封面雞屎綠。一個叫王小波的漢子印在扉頁上,就是那張日後滿大街滿書店都見得到的照片:太陽當頭照,他站在莎士比亞故居門口,皺著眉,咧著嘴,叉著腰,穿著一件屎黃的T恤衫。簡介上說這個王小波是個文壇外的文章高手,說還得了一個臺灣的什麼大獎。一個文學口味不俗的師姐把小說扔給我,說:“值得一看,挺逗,壞起來和你挺像。”這個師姐曾經介紹我認識了庫爾特馮尼格和飛利浦羅斯,余華剛出道的時候,就被她認定是個好小夥子。我當時正在上廁所,我大便乾燥,我老媽說因為我讓她難產所以老天就讓我大便乾燥。我就在這種不愉快的乾燥中一口氣讀完了《黃金時代》。當時,我有發現的快樂,仿佛阿基米德在澡堂子里發現了浮力定律,我差一點提了褲子狂奔到街上。小波的好處顯而易見。第一,有趣味。這一點非常基本的閱讀要求,長久以來對於我們是一種奢侈。好的文字,要挑戰我們的大腦,觸動我們的情感,顛覆我們的道德觀。從我們小時候開始,寫小說寫散文寫詩歌的叔叔大嬸們患有…See More
Mar 15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余傑《畢業生》(下)

6點鐘,等待在圖書館的門口。門衛一開門,便像一群瘋狂的股民衝了進去,其實里面不是阿里巴巴的寶庫,里面只有書和看書的座位。有一次,嘩啦一聲,門上的玻璃被擠得粉碎。在圖書館的電腦前查自己的名字,查自己所借過的書的名字,像跟遙遠的老朋友打電話。第一本書是冰心的《致小讀者》。那一瞬間,淚眼朦朧。畢業了,沒有揮手,那太矯情。駝著背,背上背著沈重的行囊。記得來的時候,行囊沒有這麼重。三那輛騎了四年的自行車該傳給師弟們了,師弟們還看得上傷痕累累的自行車嗎?曾經坐在自行車後座上的女孩在天涯,天涯真的很遠,不是心靈所能包孕的距離。自行車的輪軸發出悠長的聲音,像江南水鄉的槳聲。江南,江南,詩里夢里的江南,在北國凜冽的風中凝結成一塊透明的琥珀。冬天,校園的小路上多冰雪,騎車摔交是常事。有時,一長串趕去上課的學生摔成一堆。大家笑笑,爬起來拍拍雪花,又疾馳而去。只是因為年輕。那些垂垂老矣的高官,在帶有恒溫裝置的高級轎車里,真的比我們舒服嗎?他們渾濁的眸子注視著這群在雪地上滾爬的青春的軀體,心里會是怎樣的感受呢?是否也憶起了當年的青蔥歲月,書生意氣?燕園里,"老人"只有西校門的銀杏樹,它的年齡肯定比這座學校還要大…See More
Mar 7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余傑《畢業生》(上)

一北大的夏天,只有記憶是潮濕的。我們不是植物,不能在這塊土地上生生不息。青春在窗邊的風中飄逝了。玻璃做的風鈴摔下來,發出最後短暫的呼救聲。誰來救我們呢?水瓶躺在床腳,布滿灰塵。大四了,沒有人像以前那樣勤勞,跑到水房去打水。寧可渴著,要麼喝涼水。床頭女明星的笑容已經蒼白,像一朵枯萎的忘憂草。錄音機裏還是那首令人心惱意亂的老歌,劣質的磁帶,快要轉不動了。畢業論文上的字,像螞蟻,各自回自己的家。我們或留下或離開,這座城市,我們呆了四年,尚未熟悉。某某人出國了,某某人上研了,某某人找到了一個肥得流油的工作,某某人被遣返到偏遠的家鄉。一切都以平靜的口氣訴說,一切都不能引發一點激動。大四的最後幾個月是一潭死水。一位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考上研的朋友誠懇地對我說:"沒意思。"他拿到那張夢寐以求的通知書後,靜靜地端著一盆衣服,到水房中沖洗去了。水房中嘩嘩的流水,總有好心的同學去關上。而時間是關不上的,雖然我們誰也不說。蟬還沒有鳴,我們的心便開始鳴了。畢竟我們還年輕。那枝煙一直燃到盡頭也沒有吸一口,那根琴弦寂寞了一個星期也沒有彈一下。許多老房子消失了,校園里正在大興土木。老房子留在照片里,我們呢?我們也能留…See More
Mar 3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三毛《簡單》

許多時候,我們早已不去回想,當每一個人來到地球上時,只是一個赤裸的嬰兒,除了軀體和靈魂,上蒼沒有讓人類帶來什麼身外之物。等到有一天,人去了,去的仍是來的樣子,空空如也。這只是樣子而已。事實上,死去的人,在世上總也留下了一些東西,有形的,無形的,充斥著這本來已是擁擠的空間。曾幾何時,我們不再是嬰兒,那份記憶也遙遠得如同前生。回首看一看,我們普普通通的活了半生,周圍已引出了多少牽絆,伸手所及,又有多少帶不去的東西成了生活的一部分,缺了它們,日子便不完整。許多人說,身體形式都不重要,境由心造,一念之間可以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天堂。這是不錯的,可是在我們那麼複雜擁擠的環境里,你的心靈看見過花嗎?只一朵,你看見過嗎?我問你的,只是一朵簡單的非洲菊,你看見過嗎?我甚而不問你玫瑰。不了,我們不再談沙和花朵,簡單的東西是最不易看見的,那麼我們只看看複雜的吧!唉,連這個,我也不想提筆寫了。在這樣的時代里,人們崇拜神童,沒有童年的兒童,才進得了那窄門。人類往往少年老成,青年迷茫,中年喜歡將別人的成就與自己相比較,因而覺得受挫,好不容易活到老年仍是一個沒有成長的笨孩子。我們一直粗糙的活著,而人的一生,便也這樣…See More
Feb 23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張愛玲《花落的聲音》

家中養了玫瑰,沒過多少天,就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聽到了花落的聲音。起先是試探性的一聲“啪”,像一滴雨打在桌面。緊接著,紛至沓來的“啪啪”聲中,無數中彈的蝴蝶紛紛從高空跌落下來。 那一刻的夜真靜啊,靜得聽自己的呼吸猶如傾聽漲落的潮汐。整個人都被花落的聲音吊在半空,尖著耳朵,聽得心里一驚一驚的,像聽一個正在醞釀中的陰謀詭計。早晨,滿桌的落花靜臥在那裏,安然而恬靜。讓人怎麼也無法相信,它曾經歷了那樣一個驚心動魄的夜晚。 玫瑰花瓣即使落了,仍是活鮮鮮的,依然有一種脂的質感,緞的光澤和溫暖。我根本不相信這是花的屍體,總是不讓母親收拾乾凈。看著它們脫離枝頭的擁擠,自由舒展地躺在那里,似乎比簇擁在枝頭更有一種遺世獨立的美麗。…See More
Feb 18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有時候愛是一種錯覺》

你翻閱他的人生履歷,追尋著他的足跡,感受著他的喜怒哀樂,並為著他的開心而開心,為著他的憂郁而憂郁。你以為這就是愛了。你讀他的文字,欣賞著他的才氣,喜歡聽他的言談歡笑,喜歡貼近他的感覺,甚至為著他願意與你說話,而欣喜異常。你以為這就是愛了。你對自己說你是願意做他的新娘的,願意與他攜手百年,願意為他置一處溫暖的家,讓他從此不再漂泊,願意為他生兒育女共享天倫。你以為這就是愛了。不可否認,你的確對他動情動心了。只是,某一天,當他離你而去,最開初,你有過思念,有過失落,甚至有過惆悵與痛楚。但是,隨後的日子,你忘記得很快。另一處風景闖入你的視野,代替了先前所有的思念,你覺得相形之下,你更愛眼前的風景。你欣賞著眼前這個他,喜歡著眼前這個他,並時常幻想著與這個他共結連理。亦如當初對先前的他,感覺是驚人的相似。這個時候,偶爾想起先前的他,你只是笑笑,笑自己當初的幼稚與天真,你說,那不是愛,那只是自己給自己編織的情網,你喜歡垂釣愛情,釣的是自己的感覺和自己的血肉。可是,你又如何把握眼前這一份感覺,就真的是愛了呢?或許,你喜歡的只是他頭上的光環,喜歡的只是打敗身邊那些仰慕者的感覺。因為年輕,你耐不住寂寞;因…See More
Feb 16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倉央嘉措《問佛》(下)

佛曰:前世五百次回眸, 換今生匆匆一瞥。佛曰:以物物物,則物可物;以物物非物,則物非物。物不得名之功,名不得物之實,名物不實,是以物無物也。我也解釋不好。但只覺得此段話與《金剛經》里的內容非常吻合。不妨看看,也許就會心領神會了。只能意會,不可言傳。“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語言、文字又何嘗不是!“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佛曰: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若離於愛者,無憂亦無怖。 伽葉:如何能為離於愛者?佛曰: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即為離於愛者。 伽葉:釋尊,人生八苦,生、老、病、死、行、愛別離、求不得、怨憎會。如何無我無相,無欲無求?佛曰:愛別離,怨憎會,撒手西歸,全無是類。不過是滿眼空花,一片虛幻。 伽葉:釋尊,世人業力無為,何易?佛曰:種如是因,收如是果,一切唯心造。伽葉:世人心里如何能及? 佛曰:坐亦禪,行亦禪,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如來,春來花自青,秋至葉飄零,無窮般若心自在,語默動靜體自然。伽葉:有業必有相,相亂人心,如何?…See More
Feb 15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倉央嘉措《問佛》(上)

我問佛∶為何不給所有女子美麗的容顏? 佛曰∶那只是曇花一現,用來蒙蔽世俗的眼,沒有什麼美可以抵過一顆純凈仁愛的心,我把它賜給每一個女子,可有人讓她蒙上了灰。我問佛∶世間為何有那麼多遺憾? 佛曰∶這是一個婆娑世界,婆娑既遺憾,沒有遺憾,給你再多幸福也不會體會快樂。我問佛∶如何讓心不再感到孤單? 佛曰∶每一顆心生來就是孤單而殘缺的,多數帶著這種殘缺度過一生,只因與能使它圓滿的另一半相遇時,不是疏忽錯過就是已失去擁有它的資格。我問佛∶如果遇到了可以愛的人,卻又怕不能把握怎麼辦? 佛曰∶留人間多少愛,迎浮世千重變;和有情人,做快樂事,別問是劫是緣。我問佛∶如何才能如你般睿智? 佛曰∶佛是過來人,人是未來佛,我也曾如你般天真。我問佛:為什麼總是在我悲傷的時候下雪? 佛曰:冬天就要過去,留點記憶。我問佛:為什麼每次下雪都是我不經意的夜晚? 佛曰:不經意的時候人們總會錯過很多真正的美麗。我問佛:那過幾天還下不下雪? 佛曰:不要只盯著這個季節,錯過了今冬,明年才懂得珍惜。我問佛:為何人有善惡之分? 佛曰:人無善惡,善惡存乎爾心。我問佛:如何能靜?如何能常? 佛曰:尋找自我。我問佛:世間為何多苦惱?…See More
Feb 13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星雲大師《我就這樣忍了一生》(下)

一九九一年,我在浴室里跌斷腿,頓時身邊增加不少「管理人」,這個徒弟要求我不能吃這種食物,那個徒弟告訴我不能用那種拐杖,過分周到的看護,使我備感束縛。有時因為身體不適,這個弟子拿來這種藥,那個弟子拿來那種藥,我為了圓滿大家的好意,只得忍耐把兩種藥都吃下去。有些信徒說美國好,叫我去美國度眾;有些信徒說澳洲好、非洲好、歐洲好,也希望我前往弘法。我為了滿足大家的「好」,所以,只有忍耐旅途勞頓,到處飛行雲遊。雖然百般無奈,但是想到為師者在他們的心目中永遠年輕,也只有自我解嘲了。有時回頭反省:「為人著想」固然便利了別人,卻也讓我「就這樣忍了一生」。我的腿子之所以會摔斷,正是因為在盥洗時聽到電話鈴聲,為了怕對方著急,趕緊從浴室沖出來時,不慎滑倒所致。雖然有了這次前車之監,我還是盡量不讓電話鈴聲超過三聲以上,與生俱來的性格實在不容易改掉啊!回顧我這一生自從擁有電話以來,真可說是不堪其擾。我常常在深更半夜被西半球、南半球打來的電話吵醒,拿起話筒一聽,往往都是些不痛不癢的小事,盡管心中也在責怪他們不知體諒別人,預先算好時差,但是仍然出語和緩,不使對方難堪,而我自己卻賠上一夜的失眠。事後被一些徒眾知道,總是…See More
Feb 6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星雲大師《我就這樣忍了一生》(中)

有一回在外地講經,天氣突然變冷,有位弟子為我買了一件毛衣,我連說:「厚的衣服真好!」意在讃美他的用心體貼,沒想到日後大家都說我喜歡穿厚的衣服,從此盡管天氣轉熱,侍者也依舊為我準備厚的衛生衣、厚的羅漢褂,乃至特地訂制厚的長衫大袍,我向來不忍拂逆別人的好意,因此只有自己忍受汗流浹背之苦了。我常常想起過去在叢林里,戒規十分森嚴,即使是天寒地凍,也不准我們披圍巾,戴帽子,而在那個貧苦的年代里,我們身上穿的幾乎都是已圓寂的前人遺物,縫了又補,補了又縫的單衣薄衫,每逢隆冬時節,凜冽的北風從寬大的衣領袍袖中直貫而下,沒有忍耐精神,不易度過寒冬。所以我後來到了臺灣,只憑一件短褂,度過北部兩個冬天。這時,目睹一些出家人,才有一點寒意,就全副禦寒配備加身,一眼望去,似乎少了幾分道氣,在慨嘆之余,不禁感謝以往師長的嚴格教育,培養我無比堅忍的耐力。於今,我將這份耐冷的力量運用在忍受暑熱上面,顯得駕輕就熟,但是弟子們是否能感受到我這份包容的心意呢?所謂「忍」,忍寒忍熱,這是很容易的,甚至忍饑忍渴,也算不難,忍苦忍惱,還能勉力通過,然而忍受冤屈,忍一口氣,就大為不易。但是,無論如何,想到自己既已學佛,深知相互緣起…See More
Jan 30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星雲大師《我就這樣忍了一生》(上)

一九八五年,我從佛光山住持之位退居下來,將寺務交給心平處理。在傳法大典那天,記者們目睹滿山滿谷的人們對我種種恭敬,甚至匍匐迎送,好奇地問我何以致此?我突然想起國片「我就這樣過了一生」這句話,心中不禁感觸良多,回想大家對我的肯定,是自己付出多少的辛苦、忍耐所換取來的成果啊!如果將這部片名換一個字,改為「我就這樣忍了一生」,用來形容自己,應該是很貼切的寫照了。…See More
Jan 21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馬伯庸《下里巴症候群》

上星期的某一天晚上,我和一位朋友在西單附近吃飯。席間我們高談闊論,指點江山,臧否人物,言必及王小波、余傑、村上春樹、奧爾罕·帕慕克,聊的十分盡興。大約到了9點多,我們方才起身結帳,各自回家。我踏上地鐵之前,忽然看到一處還沒收攤的報刊亭,就走了過去。從西單到四惠東大約11站,全程要30多分鐘,我必須得買點什麼東西消遣。我的視線從《科學美國人》掃到《譯林》,然後又從《看電影》掃到《三聯文化周刊》,來回溜達了五、六分鐘仍舊遊移不決,直到攤主不耐煩說要收攤了,我才催促自己下了決心,在攤子上抓了一本《讀者》,匆匆離去。在地鐵里,我捧著《讀者》看的津津有味,全然不顧自己曾經一逮著機會就嘲諷這本雜誌的種種劣行。《讀者》殺時間很是不錯,我在西單等地鐵的時候翻開扉頁寄語,在建國門看到中縫後的笑話欄目,然後四惠東地鐵停穩的一瞬間,我剛好掃完封底的廣告。盡管我一下車就把《讀者》順手塞進垃圾筒內,揚長而去,但我必須得承認:我在剛才的30分鐘過的很愉悅,那些小布爾喬亞式溫情故事和心靈雞湯,讓我發酵出一種中產階級的微微醺意。我上上星期去了一趟三聯書店,用公司發的雅高卡買了許多一直想要但很貴的書,比如王鳴盛的《十七…See More
Jan 20
柚子帶點酸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談悲觀、執著、超脫》

我相信,每個正常的人內心深處都有一點悲觀主義,一生中有些時候難免會受人生虛無的飄忽感侵襲。區別在於,有的人被悲觀主義的陰影籠罩住了,失卻了行動的力量,有的人則以行動抵禦悲觀主義,為生命爭得了或大或小的地盤。悲觀主義在理論上是駁不倒的,但生命的實踐能消除它的毒害。最淒涼的不是失敗者的哀鳴,而是成功者的悲嘆。在失敗者心目中,人間尚有值得追求的東西:成功。但獲得成功仍然悲觀的人,他的一切幻想都破滅了,他已經無可追求。失敗者僅僅悲嘆自己的身世;成功者若悲嘆,必是悲嘆整個人生。我相信一切深刻的靈魂都蘊藏著悲觀。當然,真正深刻的靈魂決不會沈溺於悲觀。悲觀本源於愛,為了愛又竭力與悲觀抗爭,反倒有了超乎常人的創造。不過,深刻更在於,無論獲得多大成功,也消除不了內心蘊藏的悲觀,因而終能以超脫的眼光看待這成功。如果一種悲觀可以輕易被外在的成功打消,我敢斷定那不是悲觀,而只是膚淺的煩惱。執著是惑,悲觀何嘗不是惑?因為看破紅塵而絕望、厭世乃至輕生,骨子里還是太執著,看不破,把紅塵看得太重。這就好像一個熱戀者急忙逃離不愛他的心上人一樣。真正的悟者則能夠從看破紅塵獲得一種眼光和睿智,使他身在紅塵也不被紅塵所惑,入…See More
Jan 8

柚子帶點酸's Blog

余華《愛情故事》(下)

Posted on April 7, 2019 at 8:59pm 0 Comments

女孩的嗓音在十六歲時已經固定下來。在此後的十多年里,她的聲音幾乎每日都要在我的耳邊盤旋。這種過於熟悉的聲音,已將我的激情清掃。因此在此刻的黃昏里,我看著坐在對面的妻子,只會感到越來越疲倦。她還在織著那條天藍色的圍巾。她的臉依然還是過去的臉。只是此刻的臉已失去昔日的彈性。她臉上的皺紋是在我的目光下成長起來的,我熟悉它們猶如熟悉自己的手掌。現在她開始注意我的話了。

“在你還沒有說話的時候,我就知道你要說什麼;在每天中午十一點半和傍晚五點的時候,我知道你要回家了。我可以在一百個女人的腳步聲里,聽出你的聲音。而我對你來說,不也同樣如此?”她停止了織毛衣的動作,她開始認真地望著我。…

Continue

余華《愛情故事》(中)

Posted on April 4, 2019 at 4:57pm 0 Comments

可是她隨後頗有激情地提起五年前她曾去過那個地方,她對那個地方街道的描述,以及泊在海邊退役的海輪的抒情,使我十分生氣。我告訴她我們準備前往並不是為了遊玩,而是一次要命的檢查。這次檢查關係到我們是否還能活下去。我告訴她這次檢查的結果若證實她確已懷孕,那麼我們將被學校開除,將被各自的父母驅出家門。有關我們的傳聞將像街上的灰塵一樣經久不息。我們最後只能:“自殺。”她只有在這個時候才顯得驚慌失措。幾年以後她告訴我,我當時的臉色十分恐怖。我當時對我們的結局的設計,顯然使她大吃一驚。可是她即便在驚慌失措的時候也從不真正絕望。她認為起碼是她的父母不會把她驅出家庭,但她承認她的父母會懲罰她。她安慰我:…

Continue

馮唐《王小波到底有多麼偉大》

Posted on March 14, 2019 at 12:02pm 0 Comments

最早讀王小波,是七年前的事情了。書名《黃金時代》,華夏出版社出版,惡俗的封面,滿紙屎黃。那時候的出版社編輯好象就這點想像力,書名叫《黃金時代》就得滿封面鳥屎黃,書名叫《倩女幽魂》就得滿封面雞屎綠。一個叫王小波的漢子印在扉頁上,就是那張日後滿大街滿書店都見得到的照片:太陽當頭照,他站在莎士比亞故居門口,皺著眉,咧著嘴,叉著腰,穿著一件屎黃的T恤衫。簡介上說這個王小波是個文壇外的文章高手,說還得了一個臺灣的什麼大獎。一個文學口味不俗的師姐把小說扔給我,說:“值得一看,挺逗,壞起來和你挺像。”這個師姐曾經介紹我認識了庫爾特馮尼格和飛利浦羅斯,余華剛出道的時候,就被她認定是個好小夥子。我當時正在上廁所,我大便乾燥,我老媽說因為我讓她難產所以老天就讓我大便乾燥。我就在這種不愉快的乾燥中一口氣讀完了《黃金時代》。當時,我有發現的快樂,仿佛阿基米德在澡堂子里發現了浮力定律,我差一點提了褲子狂奔到街上。…

Continue

余傑《畢業生》(下)

Posted on March 4, 2019 at 10:14pm 0 Comments

6點鐘,等待在圖書館的門口。門衛一開門,便像一群瘋狂的股民衝了進去,其實里面不是阿里巴巴的寶庫,里面只有書和看書的座位。有一次,嘩啦一聲,門上的玻璃被擠得粉碎。

在圖書館的電腦前查自己的名字,查自己所借過的書的名字,像跟遙遠的老朋友打電話。第一本書是冰心的《致小讀者》。那一瞬間,淚眼朦朧。

畢業了,沒有揮手,那太矯情。駝著背,背上背著沈重的行囊。記得來的時候,行囊沒有這麼重。

那輛騎了四年的自行車該傳給師弟們了,師弟們還看得上傷痕累累的自行車嗎?曾經坐在自行車後座上的女孩在天涯,天涯真的很遠,不是心靈所能包孕的距離。…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