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圖校友
  • Female
  • Air Manis,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柏圖校友's Friends

  • VR
  • Malacca 皇京港
  • Crna Gor
  • Copil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Suyuu
  • 比雷艾弗斯
  • 突然突闕起來
  • 馬厩 儺淄
  • TV Plus
  • Gai Lan Fa
  • 趁還來得及
  • Seltsames Denken
  • 東方求敗

Gifts Received

Gift

柏圖校友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柏圖校友's Page

Latest Activity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綿羊聲壩的舞者(上)

早晨,起床收拾完之後,我一直坐在床邊發呆。窗外的景色依舊,不同的,只不過是旅客走了一批,又來了一批。直到唐立在門外大喊大叫,我才磨磨蹭蹭,極其不情願地背上行李,跟隨他離開。羅兵已經幫我們準備好了早餐。在亞丁的最後一餐飯,我和唐立都有些食之無味,只見羅兵在埋頭苦幹,說是沒力氣開不好車,太危險。驅車前往理塘的路,看起來那麽蒼涼。雲層壓得很低,不多時就淅淅瀝瀝下起了雨。路邊的亂石像是來自古老的蠻荒年代,一條大路在天地間延伸至遠方。何處才是遠方?我輕輕地哼起指南針的《我沒有遠方》:“迷失在高樓大廈鋼筋圍墻,找一點遺漏下來的陽光。沒有天空我恍恍惚惚,眼中閃過一片一片都市的瘋狂。那麽多彼此纏繞相同欲望,都急急忙忙把我來阻擋。追逐著我所有恐懼目光,冷冷嘲笑我那些無助的驚慌。看看感覺一天天在蒼老,看看城市不能不流浪。只想去到夢中停留的地方,看看我的模樣。我要遠方,我要遠方,還我翅膀,腳下就是遠方……”唐立和羅兵也與我一起,三人反復唱著這一首歌,轉過一個山頭之後,天空已經放晴。在路上,我們看見孫皓和梅子他們的騎行車隊,搖開車窗沖他們揮了揮手,表示告別。到達理塘,已經是中午。只能到這裏,我們必須分道揚鑣了…See More
Friday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在神山前祈禱(下)

在短短的一小時睡眠中,我似乎依然在碎石和泥土中不斷行走,偶爾跌倒,又匆匆爬起來趕路,總覺得前方有一團小小的亮光指引著我。我笑瞇瞇接過羅兵手中的食物,說:“來,讓我看看給我帶什麽好吃的了?這裏有美景,有美食,還有免費的帥哥,我怎麽舍得死呢!哈哈。”人生並不是一個完整的句號,那樣的圓滿只適合童話,而旅行對於一個熱愛旅行的人來說,僅僅是一次自我完成的過程而已。如同任何一種為人們所熱愛的行為一樣,它也不過是延續生活的一種方式。過了智慧海,可以看見一條小路。在這裏小憩的十分鐘,山風呼呼吹過,似乎有種前世今生的錯覺。此時,才對那些傾盡一生積蓄只為去拉薩祈福的藏民感到理解。我把食物放下,從唐立的兜裏掏出煙來,點上兩支,分別遞給他們兩個人,然後,再拿出一支,給自己點上,將煙朝中間一放,唐立和羅兵也將煙靠攏過來,擺成火堆的形狀。看著山谷中的一切,腦海中浮現的是兒時的黑白照片,還有祖母那已倒塌的小屋,家鄉的豬欄和棗樹。隨著小路在山林間穿行,這邊的山石路很坎坷,忽上忽下,尤其耗費體力。大抵是有神的庇佑,我們一路上除了有些胸悶氣喘之外,並無其他大礙。繞山一圈之後,三人都完好無損地走過小木橋,重新站到沖古寺門口…See More
Thursday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在神山前祈禱(上)

從牛奶海回旅館之後,我們倒頭就睡,為第二天的偉大旅程做準備。淩晨4點,鬧鐘準時響起。我翻身起來。套上羽絨服,戴好帽子和圍巾,就沖到唐立他們的房間敲門。5分鐘之後,他們穿戴整齊站到我面前,兩人拿著一大一小兩個保溫壺。唐立將小的遞給我,說:“熱咖啡。”我接過來,擰開瓶蓋就聞到一股濃郁的咖啡香。喝一小口下去,頓時感到渾身的毛孔都蘇醒過來。我給了他們一個大大的擁抱,然後舉起手喊道:“出發嘍!”今天,我們就要用雙腳丈量這塊神奇的凈土。這不止是一次身體的考驗,更是尋找信心的心靈之旅。在步入蒼老之前,我們需要這樣一個輪回,告訴自己天有多長,地有多遠!按照昨天走過的路,我們從沖古寺向洛絨牛場進軍。有人說,太陽落山時,梵·高在追尋最後一抹黃色。梵·高的故事,是關於生命的訴說。美麗的女影星模特薇拉·倫道爾夫是突然於某一天消失在荒野中。畫家霍格爾·特魯茲為了他最後的追尋,從此隱秘在一片遙遠的瓦礫中。他們瘋狂地跑在脫離人生的軌道上。從卓瑪拉措返回沖古寺一路都是下山路,林間道路已經很好走,我們的腳步已經有些發飄,難以駕馭,即便有多年徒步的鍛煉,也難以吃消轉山的疲痛。但想起路上遇見的那些磕長頭的信徒,酸痛感便豁然…See More
Wednesday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被時光遺忘的凈土(下)

平時開慣了車的唐立和羅兵在步行一小時之後,就累得趴下了。隨著海拔的不斷升高,神山的雪峰若隱若現。一路上,遇見幾個磕長頭的藏民。不知道為什麽,每次看到他們的臉,都感到內心尤其沈靜。那種與世無爭的眼神,在都市裏已經久違。走出山谷,遠遠就看見俊俏的央邁勇神山。在藏語中,它的意思是“文殊菩薩”。早年我便知,文殊菩薩在佛教中是有智慧的化身,遇見是必然要誠心拜拜的。它是“三怙主”雪山之首,雪峰如一道智慧之劍直逼蒼穹。在央邁勇神山腳下,群山環繞峽谷,森林、草地與溪流形成一幅世外桃源之動人景色。我們此行的目的地洛絨牛場就在這裏,它被三座神山保護著。雪山融雪形成的瀑布滋養著草地,草地之間蜿蜒著一條細流,幾匹馬兒信步遊韁,黑色的牦牛閑庭信步。在這裏,我漸漸遺忘了時間。身處山谷草地,會感到心靈變得純潔,憂傷遠離。從牛場管理區過來的遊客說,那裏食堂簡直糟糕透了。米飯夾生不說,連泡面的熱水都不夠。他們憤憤道:100多元的門票,卻受到這樣的待遇,要是稻城機場修好了,這裏變得更加商業化,不知道還有什麽看頭。我們長途跋涉而來,總是希望當地居民保持著原始的淳樸民風,不然,就會有無盡的失望。可是,他們在想些什麽呢?我們不…See More
Nov 13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被時光遺忘的凈土(上)

第二天我很早就醒來,推開窗,因為夜晚下雨,外面還是濕漉漉的,一股寒冷的空氣撲面而來,整個人頓時覺得清爽。剛包裹好自己,唐立和羅兵就來敲門了。難得他們比我還起得早。大概是到目的地了,心情比較激動。出門之後,我們找了個最佳位置,等著看仙乃日著名的日照金山。感謝天公開顏,我們沒有錯過這個美景。當遠處的仙乃日著上金衣時,我還沒反應過來,多虧羅兵大喊一聲“好美啊”,我才註意到,周圍的景致都還黯淡,唯有遠處的仙乃日,像是純金打造的一般。我在心裏暗暗財迷了一番,回過神的時候,瞟了瞟四周,見沒人發現我快要流下口水,才眨巴眨巴眼睛,假裝若無其事。徒步可是我們窮遊一族的強項!我相當自豪地告訴唐立和羅兵,早在我十九歲那年,暑假回家報了個戶外團,跟一大幫哥哥姐姐一起徒步漓江。從新萍鄉到楊堤鄉,總共走了六個多小時。同行的夥伴們,陸陸續續攔截下村民的小貨車,先行離去。而我,堅持與戶外隊長一行五人走到終點。拍下幾張照片之後,我們便駕車前往龍同壩。路上經過了大自然營地。到達目的地停好車,我們便一刻也不耽擱,背上隨身物品準備徒步。還有,跟媽媽和她的同事一起去九寨溝那次,海拔4000多米的黃龍,我一口氣跑到頂峰。放肆拍了…See More
Nov 12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一個人的心靈能走多遠(下)

紮同跑出房屋,看到對面山坡上有位天仙般的姑娘,她載歌載舞,歌聲像百靈鳥一樣悅耳動聽,舞姿如水蛇一般優美柔軟。紮同對她一見鐘情,當即向父母說了此事。次日,他的父母托媒人到對面山坡下的村寨提親,媒人問遍了村民,卻沒有人認識這位姑娘。後來,媒人在山坡的樹林看見了紮同所說的那位姑娘,她興沖沖上前詢問姑娘家住何方,姑娘說在很遠的漢族。待媒人說明來意,姑娘羞澀地答應了親事。出稻城不遠就是傍河和色拉,著名的紅草灘就在這裏。不過,紅草灘連一畝三分地也算不上,小得可憐。這裏最美的時分是早晨和傍晚,如果有炊煙或薄霧,就更是攝影的絕佳時間。紮同氣急敗壞,命村裏的弓箭手對著來路放箭。流星般的箭射出,其中一支射中了姑娘的胸膛。姑娘倒在地上,即刻變成了高山。紮同見狀,心碎撲地,變成了空蕩蕩的草壩。色拉的藏語意思為“光明之地”。相傳,遠古時候,這裏住著位名叫紮同的英俊男子,可他卻一直沒有找到滿意的姑娘。某天,忽然狂風大作,烏雲密閉,接著便是傾盆大雨。風停雨過之後,陽光普照,所有的一切都像初生般美好可愛,大地也顯得尤其潔凈。穿過色拉草原之後,就到了波瓦山腳下,藏語意思是“英雄、勇敢的山”。每當色拉居民受到侵擾,便會退…See More
Nov 6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一個人的心靈能走多遠(上)

溫泉果然不是白費的!早晨起床之後,我們三人都覺得精神爽朗。今天,就要向藍色星球上最後一片凈土進軍了。最後的香格裏拉仙境,有什麽在前方等待著我們呢?當然,我們依舊得先翻過兩座山。途經的第一座是兔子山。在這裏,有一個古老的愛情故事:古代的藏區有很多部落,於是免不了爭奪地盤的戰爭。相傳兔子山北面是濯桑部落,而南邊面向桑堆的為另一個部落,兩部落之間常發生沖突。一天,桑堆部落的酋長發現,女兒和傭人家的兒子在相處中產生了愛慕之意。由於等級的差距,他堅決反對並百般刁難,阻止兩人的交往。可是,他們的愛堅貞不移。酋長很生氣,說你們要結為夫妻,就去守邊界吧,但要在天黑前到達!兩個年輕人義無反顧地出發了,但眼看太陽就要落山了,距離還那麽遙遠,他們抱頭痛哭。這時,一群神雕向他們飛來,說:“如果你們不怕,就騎在我們背上,把你們送到邊界上去。”由於這對情侶寧死都不願分開,於是他們騎在了神雕的背上,天黑之前到達了目的地。終於,他們結為了夫妻,在此長相廝守,幫他們實現夢想的那些神雕也留在了此地。這個淒美的愛情故事與我們看到的風景全然沒有關系,眼前除了兩個像兔子耳朵一樣的山峰之外,沒有更多的美景可言。唐立邊開這車邊沖我…See More
Nov 5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一個人的心靈能走多遠(上)

溫泉果然不是白費的!早晨起床之後,我們三人都覺得精神爽朗。今天,就要向藍色星球上最後一片凈土進軍了。最後的香格裏拉仙境,有什麽在前方等待著我們呢?當然,我們依舊得先翻過兩座山。途經的第一座是兔子山。在這裏,有一個古老的愛情故事:古代的藏區有很多部落,於是免不了爭奪地盤的戰爭。相傳兔子山北面是濯桑部落,而南邊面向桑堆的為另一個部落,兩部落之間常發生沖突。一天,桑堆部落的酋長發現,女兒和傭人家的兒子在相處中產生了愛慕之意。由於等級的差距,他堅決反對並百般刁難,阻止兩人的交往。可是,他們的愛堅貞不移。酋長很生氣,說你們要結為夫妻,就去守邊界吧,但要在天黑前到達!兩個年輕人義無反顧地出發了,但眼看太陽就要落山了,距離還那麽遙遠,他們抱頭痛哭。這時,一群神雕向他們飛來,說:“如果你們不怕,就騎在我們背上,把你們送到邊界上去。”由於這對情侶寧死都不願分開,於是他們騎在了神雕的背上,天黑之前到達了目的地。終於,他們結為了夫妻,在此長相廝守,幫他們實現夢想的那些神雕也留在了此地。這個淒美的愛情故事與我們看到的風景全然沒有關系,眼前除了兩個像兔子耳朵一樣的山峰之外,沒有更多的美景可言。唐立邊開這車邊沖我…See More
Nov 1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雪域聖地的康巴漢子(下)

雅江處於高山峽谷和草原的過渡帶,地形非常復雜。由於處在茶馬古道上,人文景觀尤其豐富,我整晚都在向店主打聽雅江的特別之處。店主是個美麗的漢族女人,她告訴我,在雅江縣境內,有個叫做“俄洛堆村”的康巴漢子村。村裏的大漢個個虎背熊腰,英姿勃發。他們的頭發用絲纓盤纏成蓮花狀,還串有珊瑚、象牙和金銀指環,非常雄壯健美!索朗木措似乎也意識到了,不好意思地撓了撓後腦勺,一字一頓地說:“他是我們巴塘的英雄,我們都很愛他。”雅江的每一處景點都有一個特別的傳說,可惜我們沒有那麽多的時間去逐一感受。這就是著名的郭薩寺。迎風坐在理塘寺門口,唐立很紳士地取下自己的羊毛圍巾繞在我的脖子上。我給他念倉央嘉措的詩:“給我一雙白鶴的翅膀哦,我要飛去遙遠的地方,不往別處去了,只看一眼美麗的理塘……”這時,索朗木措的姑媽在叫他,大概是需要幫忙了。我們三人也就此告辭,回招待所休息。一路上,看見很多的尼瑪堆。這是藏民為敬奉山神,祈禱路途平安。酒足飯飽之後,我們都有些勞累,便找了個招待所入住。羅兵稍稍打開窗子,唐立點了兩根煙,遞給羅兵一根。我的心情也愉快起來。認識他倆這幾天,我們的談話寥寥無幾,忽然之間,就快分別了,我張著嘴半天楞…See More
Oct 29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雪域聖地的康巴漢子(上)

一直到很久很久之後,我還在慶幸能遇到唐立和羅兵。如果不是有這兩位駕車高手,興許我就無法走完剩下的旅程,也無法抵達心中的聖地——墨脫。趕往理塘的道路,讓我們明白了人是需要同伴的。在艱難的時候,一個人或許難以度過,多一個人則會多一份力量,唯有相互扶持,相互鼓勵,才可以一起前行。從理塘返回新都橋的路上沒有停留,唐立一直沈默著,沒有說話。過了新都橋,我才明白他在蓄積力量,因為過了新都橋,便要翻越海拔四千多米的高爾寺山。這段路是川藏南線的著名路段,公路邊有豐富的植被,向上行駛的過程中,可以看見山頂覆蓋著毛茸茸的草甸,這山頂正是康定與雅江縣的天然屏障。這段路程雖說是柏油路面,但路面上下起伏較多,加上進藏的大貨車來來往往,載重的壓力使路面變形,並不平坦。音樂真的是很奇妙的東西。比如在這群山之間穿梭,時而處於低谷,時而躍上高峰,刀郎的歌就尤其相得益彰。唐立開得很慢,羅兵也不說話。只有刀郎的歌聲在飄蕩,卻像沒有人觀看的演唱會一般。為了緩解緊張的情緒,唐立塞了張碟片,是刀郎的歌。我記得,五年前從成都去九寨溝,師傅也是放著刀郎的歌,不緊不慢踩著節拍朝前開,不時還愉快地哼幾句。看我在偷偷笑,師傅也爽朗地笑道:…See More
Oct 26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那個名叫東俄羅的小鎮(下)

唐立問我:“你一個人?還準備繼續走嗎?”秋季的日落來得早些,不過五點半的光景,天空逐漸壓低,與遼闊的大地連接一線,天邊變幻莫測的火燒雲令遊客們驚嘆不已。據說,雍正七年(1729),清政府因西藏局勢不穩而請七世達賴喇嘛格桑嘉措避難於此,並撥款,征地,修建廟宇和樓房。寺門正中高懸清世宗欽賜的“惠遠寺”鎦金匾額。由於天時地利,十一世達賴克珠嘉措也降生於此地,從此惠遠寺在藏區影響至深。我與唐立和羅兵道別,約好次日上午八點到旅館門口集合。回到旅館之後,我點了一份川菜,大快朵頤。因為有去藏區的經驗,我很清楚,幾天之後,將沒有可選擇的菜式。一直不習慣藏式口味,酥油茶和糌粑我都不太喜歡,川菜倒很合我的口味。為了看日出,吃過飯不多久,我就早早地睡下了。次日起了個大早,我擦了把臉,興沖沖背起相機就朝外跑,旅館老板娘叫住我,笑著說:“你穿這個出去,會凍死。”我這才發現自己只穿了件單衣,尷尬地笑了笑,趕緊回房間拿了短羽絨服套上。新都橋的溫差很大,清早出門不多穿些,一定會感冒,而在高原感冒,是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新都橋的早晨是藍色的。藍色的天空將山巒也染成了藍色,藏民家的炊煙帶著淡淡藍韻隨風飄去,連雲朵都如同朵朵…See More
Oct 24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那個名叫東俄羅的小鎮(上)

我們必然囚禁於一種日子:固定的生活方式,千篇一律的作息,以及重復的晝夜和四季,一切都邁著正步,假裝井然有序。所謂麻木,不過是太習以為常。因為感官缺失興奮點,便很容易視而不見,聽而不聞。誰也不會把左手握右手當成一種莊重的牽手。於是,人們渴望逃離。逃離,是追尋新鮮,喚回感知的一種方式。在異鄉,才會用陌生人的眼光打量。這個城市的街道寬窄,建築高低,餐廳格調,生活習慣。似乎一定要有別於家鄉,陌生而新鮮,才是個充滿誘惑的地方。而這時,想要回憶起家鄉的模樣來對比一番,卻怎麽也想不起來。在318國道南北線分叉的路口,有一座兀自綻放的光影天堂,這就是新都橋鎮。從康定前往新都橋,要路過海拔4000多米的康巴第一關——折多山。折多山西為雅礱江,右有大渡河。這是川藏線上第一個需要翻越的高山埡口,被當地人稱為“嚇死人的二郎山,翻死人的折多山”。顧名思義,折多山的盤山公路九曲十八彎。因此,民間戲稱,不過折多山不知道川藏公路的難!到達折多山埡口時,朝新都橋方向望去,可以看見遠處的山巒上刻著“康定情歌”幾個含漢字和藏語、英語譯文。標誌性的白塔被經幡纏繞著,路過的車輛中,有人從車窗向外拋撒經卷,據說這是藏民祈福的方式…See More
Oct 8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行走在歷史之上(下)

這次的行程,沒有預計在雅安停留。我與小雅談論她的家鄉,她淡淡微笑著說,最愛的是家鄉的紅豆相思谷。每當遇到坎坷,或對現實生活失去信心,她都會驅車前往那片幽靜的山麓。在那裏,有著南方特有的美好風景。當你面對千佛巖雙手合十,內心也會隨之安寧。而當你擡頭仰望樹齡千年的紅豆樹,會感到人生如此渺小,沒有什麽值得你停下腳步。當年的夾金山沒有人煙,空氣稀薄,而今日,作為川西的咽喉之地,民族的走廊,那些荊棘叢生的小道已被寬敞的公路所取代。在19歲那年,我曾經寫過一篇散文,題目就叫《向西,是另一種抵達》:她深愛暮色的天空,那幻化的透明的藍已經折出朦朧的灰色欲望。沒有他守在身旁,她沒有守護在他的身旁。亙古的更聲在敲擊著回蕩,女人獨處山中,等。守候的,是一份無限期的契約。縱然如此,這座終年白雪皚皚的大山,依舊提醒著我們緬懷革命先輩,珍惜得來不易的幸福。一千多年來,茶馬古道從來沒有斷過背夫馬幫。茶成為了藏族同胞的生活必需品。於是,也有了“漢家飯飽肚,藏家茶飽肚”的說法。那時候,是為了一份懵懂的愛情,而如今,不是為了守候,是為了追尋心底那片精神的樂土,那片純凈而偉大的聖地。告別小雅之後,我沿著茶馬古道一路向西。導…See More
Aug 29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行走在歷史之上(上)

行走在歷史之上因為在甘南聖地留下了一滴淚,我的內心始終保持著盤馬彎弓的姿勢,等待再度啟程。來自香巴拉的呼喚,漸漸滲入我的每一次呼吸,觸碰著我心底的期望。僅僅一個月之隔,當我再度踏上征程,心情卻是平和安穩的。生命,不過是一次起承轉合的過程。機窗外霧靄濃濃。我想起七年前,第一次來到成都時,那種莫名其妙的親切感。成都於我而言,就像是前世的故鄉,只為填補今生的空洞蒼白。在那時,我將成都比喻為一名緣起千年前的女子,引領我前來。此外,還有圓根燈會,又稱“燃燈會”。據說,是當宗大師圓寂以後,藏人感念宗大師無邊的功德、恩德,因而在每年農歷十月二十四至二十六舉行圓根燈會。法會當天重要的活動是供燈。藏傳佛教認為,所有勝妙清凈的東西都可以拿來供養三寶,而燈有著尤其特殊的意義,燈代表光明,可以消除我們的恐懼,照明我們的道路。而之所以稱它為“圓根燈會”,是因為當時的西藏物資匱乏,加上供燈人數眾多,他們只好把大頭菜削掉頭,在中間挖個洞,然後再把燈油註進去。漢人不明其因,就取它的形式,稱它為“圓根燈會”。飛機抵達“天府之國”時已是傍晚,灰蒙蒙的世界,與想象判若雲泥。心緒猛然澎湃,似已抵達那個女子的溫柔。我終於靠近,…See More
Jul 16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瓦切塔林:飛揚的經幡為誰祈福

遠遠地,就看見塔林飛舞的經幡在空中招手,似歡迎著從各地遠道而來的朋友。瓦切的經幡很特別,是圍成一圈,像頂碩大的帳篷。瓦切塔林在藏語中就是“大帳篷”的意思。我們還是冒充學生,花了十元買一張門票進入。天色陰沈沈的,塔林內幾乎看不見遊客的影子,只有這祈福保平安的經幡做伴。在這裏,也有流傳於民間的美麗傳說。相傳,藏族英雄格薩爾王征服了各國之後,一路向東,來到了瓦切所在地,在這裏,被兩個妖魔擋住了去路。格薩爾王於是與妖魔展開了一場激烈的戰鬥,在戰鬥中,格薩爾王將兩個妖魔擊倒在地,並用雙腳各踩一個。當然,不是要殺死妖魔,而是呼喚來專治妖魔的烏龜天將。天將為了鎮壓妖魔,使之不得翻身,用一大一小兩只烏龜各自壓住一個妖魔,日長月久,烏龜變成了兩座山包。因為山包的形狀與帳篷類似,人們便稱呼大山包為瓦切,小山包為瓦窮。漸漸地,瓦切成為了地名。後來,藏傳佛教的領袖們,懷著虔誠的心,在這裏建起佛塔,祈願早日尋找到大師轉世後的靈童。據說,這裏也是十世班禪誦經祈福之地。塔林的建築都是石木結構,呈倒三角形,一層層如梯狀,一共十三層。尖尖的塔由金屬或者木頭制成,經年風雨,金色也不曾褪去。塔林內,有千手觀音、釋迦十佛、無…See More
Apr 18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紅原,你緊張嗎?

紅原,這個名字是敬愛的周恩來總理取的,意思是紅軍走過的草原。在這片草原上,藏民們遊牧而居,鍋莊、馬術、摔跤、射箭等等的民族活動都異常活躍。據說,在這裏生活的人們,會走路的就會跳舞,會說話的就會唱歌。我有些迫不及待見到這種獨特的民族風情。來紅原之前,粗略了解了附近可以遊玩的地方。記得有段文字是這麼寫的:遼闊優美的濕地草原,氣勢磅礴的雪山森林,悲壯動人的長征文化,浩瀚神秘的宗教思想,絢爛多情的藏鄉風俗。所有的這些,都讓我如癡如醉。我有些向往達格則的風化海螺,還有神山北的莽莽森林。我向往月亮灣的白河,看夕陽染紅天空和流水。我向往麻色寺的靜謐,查真梁子的聖潔之水。我還向往麥圭寺規模宏大的廟宇,旌旗如林、香火如雲的勝景。一路上,我被自己的幻想給迷醉了。當管元說這裏就是紅原了的時候。我簡直感到大跌眼鏡。傳說中最大的草原牛羊成群,草原之上,零落簇擁著繡球般的灌木或是矮樹。漫山遍野的格桑花大概是過了花期,傳說中的小鹿沒有蹤影,不是還有天鵝嗎?哪兒去了呢?說實話,我更喜歡若爾蓋一望無際的矮草,還有那自由隨意的牧民。眼前的紅原草場都被圍了起來,只見牛羊,不見人煙。進入紅原縣城,我們想找個賓館住下,卻沒有任…See More
Apr 9

柏圖校友's Blog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綿羊聲壩的舞者(上)

Posted on November 15, 2018 at 5:30pm 0 Comments

早晨,起床收拾完之後,我一直坐在床邊發呆。窗外的景色依舊,不同的,只不過是旅客走了一批,又來了一批。直到唐立在門外大喊大叫,我才磨磨蹭蹭,極其不情願地背上行李,跟隨他離開。

羅兵已經幫我們準備好了早餐。在亞丁的最後一餐飯,我和唐立都有些食之無味,只見羅兵在埋頭苦幹,說是沒力氣開不好車,太危險。

驅車前往理塘的路,看起來那麽蒼涼。

雲層壓得很低,不多時就淅淅瀝瀝下起了雨。路邊的亂石像是來自古老的蠻荒年代,一條大路在天地間延伸至遠方。

何處才是遠方?…

Continue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在神山前祈禱(下)

Posted on June 18, 2018 at 5:41pm 0 Comments

在短短的一小時睡眠中,我似乎依然在碎石和泥土中不斷行走,偶爾跌倒,又匆匆爬起來趕路,總覺得前方有一團小小的亮光指引著我。

我笑瞇瞇接過羅兵手中的食物,說:“來,讓我看看給我帶什麽好吃的了?這裏有美景,有美食,還有免費的帥哥,我怎麽舍得死呢!哈哈。”

人生並不是一個完整的句號,那樣的圓滿只適合童話,而旅行對於一個熱愛旅行的人來說,僅僅是一次自我完成的過程而已。如同任何一種為人們所熱愛的行為一樣,它也不過是延續生活的一種方式。

過了智慧海,可以看見一條小路。…

Continue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在神山前祈禱(上)

Posted on June 18, 2018 at 5:41pm 0 Comments

從牛奶海回旅館之後,我們倒頭就睡,為第二天的偉大旅程做準備。

淩晨4點,鬧鐘準時響起。我翻身起來。套上羽絨服,戴好帽子和圍巾,就沖到唐立他們的房間敲門。

5分鐘之後,他們穿戴整齊站到我面前,兩人拿著一大一小兩個保溫壺。唐立將小的遞給我,說:“熱咖啡。”

我接過來,擰開瓶蓋就聞到一股濃郁的咖啡香。喝一小口下去,頓時感到渾身的毛孔都蘇醒過來。我給了他們一個大大的擁抱,然後舉起手喊道:“出發嘍!”

今天,我們就要用雙腳丈量這塊神奇的凈土。這不止是一次身體的考驗,更是尋找信心的心靈之旅。…

Continue

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被時光遺忘的凈土(下)

Posted on June 18, 2018 at 5:39pm 0 Comments

平時開慣了車的唐立和羅兵在步行一小時之後,就累得趴下了。

隨著海拔的不斷升高,神山的雪峰若隱若現。一路上,遇見幾個磕長頭的藏民。不知道為什麽,每次看到他們的臉,都感到內心尤其沈靜。那種與世無爭的眼神,在都市裏已經久違。

走出山谷,遠遠就看見俊俏的央邁勇神山。在藏語中,它的意思是“文殊菩薩”。早年我便知,文殊菩薩在佛教中是有智慧的化身,遇見是必然要誠心拜拜的。它是“三怙主”雪山之首,雪峰如一道智慧之劍直逼蒼穹。

在央邁勇神山腳下,群山環繞峽谷,森林、草地與溪流形成一幅世外桃源之動人景色。我們此行的目的地洛絨牛場就在這裏,它被三座神山保護著。…

Continue

Comment Wall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6:08pm on October 25, 2018, Mrs.Cherish herman said…

Hello my Dear My name is Mrs. Cherish Savannah. Herman. From Netherlands, I am a dying widow who have decided to donate her wealth to a reliable individual, to help the poor and the less privileges  write me here for more details : cherish.herman@mail.com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