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ta Na
  • Female
  • Klias Sabah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Tata Na'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Malacca 皇京港
  • Jemaluang 三板頭·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Dushanbe 杜善貝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Kaki Bukit
  • Gai Lan Fa
  • 水牆 繪

Gifts Received

Gift

Tata Na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Tata Na's Page

Latest Activity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里柯克·我的魚塘(下)

我知道那其實沒什麽問題。我一如既往地戴起了那頂帽子。我們度過了一個很痛快的下午,我們一條魚也沒釣到。我承認,由於我的魚塘里沒魚,有時安排起來真需要點手腕。來客有時會變得有點不安。於是我對他說:“你的揮釣技術棒極了,沒說的!”他聽了之後大為高興,一門心思地想著把釣越拋越遠,以致於把魚全給忘了。或者我會把他帶至塘的上端,致使他把釣線掛在蘆葦叢中——那也有可能是魚吃釣。假如他還是騷動不安,我會突然說:“噓!那不是魚在跳嗎?”這話兒能使任何一個真正的釣魚者立即安靜下來。“你站在船頭,”我悄悄地說,“我輕輕劃到那邊去。”悄悄話果然起作用。就算塘里有那麽一條魚,我們離那條可能聽見我們說話的鱒魚也還有一百碼遠。但那沒什麽區別。我帶去釣魚的那些個爺兒們,有些在離塘一英里以外的地方就開始悄悄說話了,而且回家的路上也把聲音壓得低低的。你知道,青蛙在跳也好,釣線掛在蘆葦里也好,幾乎被釣出水面的是一塊泡漲的爛木也好,對這些他們終究是一本糊塗賬的——我的客人們根本不明真相——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釣住什麽還是什麽都沒有。誠然,過了一段時間之後他們會認為他們的確把魚釣住了,他們會大談特談所謂“我弄丟的那條大魚”…See More
Mar 20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里柯克·我的魚塘(上)

我把這個故事當故事來講是那麽經常又那麽成功,以致我最終去把它告訴了《大西洋月刊》的編輯,結果他又把它告訴了全世界。不過在這里把它再重復一遍想必也無妨。我的魚塘在山谷的一片小窪地里,隱映在樹木叢中。我最後一次去那兒正好是秋季結束的時候,當時塘邊大樹的葉子正日益變黃,並沙沙地落到平靜黝黑的水面安息。塘岸是那麽高峻,岸邊的樹又是那麽古老高大,因此難得有一絲風把塘面吹皺。在魚塘周圍,世界好像陷入了沈寂,而時間也融進了永恒。當時看著那個魚塘,我再一次意識到,它是一個多麽美麗而與世隔絕的地方,它叫釣魚者著迷是再自然不過的事兒。你離開鄉間小路,穿過旁邊的草地,再翻越一座小山就到了——那一片靜水,岸高高的,岸上長滿了大樹。很多年以前,有個人在山谷腳下建了一個鋸木廠——時至今日它已無影無蹤——堤壩攔住了小溪水,形成了一個水塘,大約有四分之一英里長吧。它的最寬處準有將近兩百英尺——最出色的釣魚者從兩邊都可以盡情地揮釣。最窄處在水塘上端,那里有不少殘存的樹樁和湍急的溪水,除非技術高超且有人指點,否則那里根本沒地方揮釣。為了不至於搞得神秘兮兮的,還是讓我立即告訴你吧,我的塘里根本就沒有魚。據我所知那里從來就沒…See More
Mar 19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里柯克·學術的進步(下)

與膨脹相隨的是金錢的大進大出,是一年一度的財政赤字,是賴以抹去赤字的新的捐款。“讓我們把約翰歌唱,是他讓石油的福佑流淌。”芝加哥大學歡快的學生們這樣唱道。從此各大學破天荒第一次不再自食其力。從此,捐贈者第一次不再是死人而是活人。開始的時候這一變化的意義並個明顯,只是後來隨著時間的推移,大學界才逐漸發現——正如印第安人所說——唯一好的捐贈者是死去的捐贈者。在我的心目中,詹姆斯·麥吉爾最值得稱道的神聖之處便是:他死了。因為活著的捐贈者總會要個價什麽的,會期待得到某種回報,盡管他不是有意為之,甚至他自己都不知不覺。他希望大學能“露點成績出來”,從古至今還沒有哪所學校露那玩意兒哩。他希望大學能把年輕人培養成積極生活的人,而古時候的做法是使他們能像模像樣地走向死亡。於是一些新的學科鬧哄哄地從敞開的校門闖進了校園,那就是所謂的實用學科。從此大學開始教不可教的東西。他們忘了從終極考慮——這也是唯一值得考慮的——非實用學科才是最好。“實用”學科會降低人的心智,使人類喪失維多利亞時代那種包羅萬象的博大胸懷,而僅具有時下那種機械狹隘的“教育家”的技能。捐贈者想建立系統,他如願以償了。學問的泉眼從此被堵塞。…See More
Mar 18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里柯克·學術的進步(中)

當年學院里的科學就這樣成長起來,那是心無旁騖的學問,它既沒受到卑劣的商業目的的玷汙,也沒成為功利實用主義的奴隸。但漸漸地出現了改變,無限度的改變。隨著神學的沈寂,文化慢慢崛起。宗教寬容精神於是出現並傳遍世界,而世界卻厭倦了布道並對宗教毫不寬容。隨著維多利亞時代日益走向鼎盛,各大學變成了心智生活的中心,學問——純粹的學問的中心,以及文化和文學的中心。那種盛況是以前不曾有過,以後也不會再有的。那時候下層階級還沒有實施暴政,依仗他們積聚的錢財的巨大威力支配我們的報紙、戲劇和我們的創作。在那個時代,空中絕無喧嘩之聲,銀幕上絕無滑稽動作。社會的金字塔巍然矗立,它的頂端在上,插入雲天。那個時代也有其嚴重的缺憾,並為其卓越成就付出了沈重的代價。那座金字塔的最底層壓著廣大的窮人,他們差不多被壓扁了。學術已不再是純粹的學術。它很容易就變成了受尊崇的迂闊,並且厭惡創新。勤學好問的心靈已棄它而去。牛頓們和哈雷們在大學里成長,是大學培養出來的。但是達爾文們和赫胥黎們卻必須離開大學才能成才。中世紀的學院的老師和學生所唱的,只是一曲天鵝的絕唱(但願他們早已明白這點)。另一個時代在來臨,需要另外的人去侍奉機器而不是…See More
Mar 6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里柯克·學術的進步(上)

——對畢業生的一次談話(註:這一令人悲傷的預言性的演講,是對麥吉爾大學的一群畢業生發表的,旨在幫助他們安心離校。由於它後來廣泛印刷在多家報紙上,因此或許它還真說出了一點兒道理。)當年英國的大學——也就是今天美國的大學的老祖宗——都是在宗教的基礎上成長起來的。大批大批的學生跟隨在男修道士周圍,在他們的指導下從破舊的手稿上學習閱讀的神聖技藝。從屬於此的是大量的爭論、喧嚷和喝酒——今天我們稱之為“學生活動”。當年沒有體育課。在那世風粗獷的日子里,每個人都用他的劍或鐵頭杖進行體育鍛煉。玩完一局之後,有一方就再也沒法玩了。很多個世紀過去,印刷業興起了,大學也隨之壯大起來。一些虔誠的捐款者企圖用他們的慷慨抵消他們的罪孽。於是一座座高塔以基督的名義在牛津拔地而起,為的是洗滌亨利八世的靈魂。這便是學院里最早出現的財政赤字。除了神聖的學問之外,還有其他的學問在黑暗中興起。一些邪惡的人利用異教徒的書籍復活了已失傳的醫術。這包括對人體——上帝的形象的褻瀆。醫術的興旺是傳至蘇格蘭之後才有的事兒。在那個冷酷的地方,人們從不為屍體著想,寧可把它賣掉也不願讓它進墓地。司各特有“野蠻可怕的蘇格蘭”之說,或許他還該說一…See More
Feb 28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里柯克·發生在我客廳的靜坐示威(下)

我再重復一遍,那些只擅長紙上談兵的人,是意識不到在實際生活中與靜坐示威者鬥爭有多麽難的。他們會說:“你為什麽不逮著一個,來點蠻的,給他點顏色,或者把他幹掉呢?”我的確嘗試過。我在一個當糾察員的男示威者身上打過主意,我把他帶到了地下室,假裝是去打理火爐,可是他總是狡猾地躲在鐵鍬夠不著的地方。然後我又把他帶到草坪上去看屋後那個湖,可我怎麽也沒法把他誘到足以把他推下水的地方。因此在進屋之後,我馬上絕對大方地請他們享用價值七毛五分錢的威士忌和一盤三明治,只要他們願離開——也就是說,在他們離開之前。但結果只是導致了一場你來我往的爭論。一個女人說:“噢,好樣的,三明治太棒了!我們真該待會兒再打!”可另一個女人說:“不,瑪麗,沒有必要停下來,我們可以一邊打一邊吃嘛。”然後,大約淩晨一點的時候,我簡直完全沒轍了。我知道冰箱里還放有一只冷火雞,挺棒的一只——肥肥的、涼涼的,上面還撒滿了香菜哩。向像她們那樣牛高馬大的女人奉上這樣棒的一只火雞,料想是正中她們下懷的吧。我用那隻火雞治住了他們。不出十分鐘,我已使他們圍著那隻火雞坐到了餐廳的桌子邊;他們還找到半塊冷牛排和其他一些吃的,他們把所有這些東西全都吃了下…See More
Feb 26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里柯克·發生在我客廳的靜坐示威(上)

——他們一來就賴著不走了那些個靜坐示威者——幾天前的那個晚上賴在我客廳里的人——他們可真會選時間,夠狡猾的。他們天一黑就來了,剛好在晚上八點和九點之間。他們六個人開車一起來,以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立即進屋,誰也來不及阻止他們。要是事先知道他們即將來襲,我本來是可以輕而易舉地阻止他們的。我的住宅是一幢鄉間大宅,前面有一座小門房和一條私人車道,後面有一個湖泊護衛著。只需在車道上橫拉一條粗重的鏈條路障,便可迫使車子停下來。而事實是,我沒有任何防範措施。車道上沒有拉鏈條,屋子里也沒有催淚瓦斯。結果是,他們在門口躲過了女仆,偷偷溜進了屋。他們一進屋就占據了客廳,並且脫去了他們的外套——想采取任何行動趕他們走都為時已晚。正是在那兒,我被喚去和他們聚會。如我前面所說,他們總共有六個人——兩個男人和兩個女人,顯然是兩對夫婦,另外還有兩個年輕些的罪犯,一個姑娘和一個小夥子——都已長大成人,完全可以負法律責任了。頭痛的事兒從此開始了。那些只聽說過而沒有親眼見過示威的人——恐怕連我們的某些法官都在此列吧——他們是很難估計與這類示威者打交道的實際難度的。但任何一個私宅主人都會理解我的苦衷。不知情的人會問:“為…See More
Feb 21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里柯克·我的讀報法(下)

現在我看看接下來是什麽。“墨索里尼對抗鮑德溫。”他對抗,是嗎?那條意大利小狗!他怎麽能指望英國這麽一個愛和平的偉大民族贊同那一類東西呢?哈!同一欄里能夠找到答案。“財政大臣說英國將花一百億英鎊做和平準備。”墨索里尼,你意識到我國的富強的排山倒海之力了吧!“將向美國貸款。”一點兒沒錯,我們甚至不用花我們自己的錢,他們會給我們的。然後,我承認,我突然把報紙翻過一頁,去看報上傑拉布礦的股價。我從一開頭就在想著看股價,但我不喜歡那麽急。什麽是傑拉布礦呢?它是我目前持有股份的那個礦業。我是以兩毛的價格買的。它在哪兒呢?在最後一頁的經濟部分,在“經紀股礦業”名下。噢!你問的是礦區本身在哪兒嗎?我也不知道。在弗林弗龍附近?也許吧。或是在霍林格爾周圍?很可能。假如它剛好位於這兩地之間的話,我決不會大驚小怪。我唯一關心的是我是在兩毛的價位買的。聽我說。我不想教任何人去從事投機買賣。投機生意意味著破產,對年輕人尤其如此。即便是那些一無所有的人,幹這一行當都會輸得不能再輸。但我還是要明言這一點,有沒有道德教益也就隨它去了。我知道,在為沈悶的生活增添刺激方面,沒有比把你輸得起、丟得掉的錢財拿出來投到“毛錢”礦…See More
Feb 14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里柯克·我的讀報法(上)

我總是在拂曉的黑暗中拿到報紙,接下來天才變亮。我像農民那樣,總是在太陽出來之前起床(對我來說太陽太慢了)。在那破曉時分,我一般是在書房里一邊喝茶一邊工作用。好在天將亮未亮的時候,我會聽見樓下的信箱的哢噠聲,或者,假如是在大冷天,我聽到的是送報員踩在積雪里的沙沙聲。我穿著晨衣走下樓,打開廳里的燈,拿起那疊報紙,就這樣全世界的新聞都到了我手里。我日日如此已有三十多年。我站立在原地,先把報紙粗粗膘上第一眼,為的只是核實有沒有發生任何大事兒,有沒有發生任何我非馬上看不可的事兒。沒有,太好了,沒發生什麽事兒。兩萬中國人被淹死在胡普河的洪水里——那沒關係——我甚至沒聽說過那條河哩。巴拉圭的總統被槍殺——我甚至不知道他姓甚名誰。反正沒發生任何大事兒——如英格蘭國王遜位,或肯特公爵再得貴子。這樣測覽過後,我帶著報紙上樓,好坐在我書桌邊的扶手椅里,一邊喝新沏的茶,一邊正兒八經地閱讀它,然後再繼續我的工作。我在報紙上首先要找的是美國最高法院現在又拋出了什麽。在我們加拿大的報紙里,美國最高法院總是從頭版上角拋東西出來的。那是最快捷的。是的,從那兒最有把握——“最高法院拋出QQA法案”……“投票結果是……”千…See More
Jan 26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里柯克·我的了不起的叔叔 (下)

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愛·菲。不久之後別人出資讓他回了英國。他從家族的某項托管財產中獲得一筆每周兩英鎊的小收入。靠著這麽點兒錢,他在握斯特郡的某個被遺忘的小村過起了日子,過得也還算體面。他對村里人說——這我是後來得知的——他在那兒呆多久還難說,那主要視中國的局勢發展而定。但中國什麽事兒都沒有發生,於是他在那個小村里呆了下來,過了一年又一年。他本來很可能晚景淒涼地老死在那里的,但是天賜好運,一項詩意化的公正裁決給他的晚年帶來了燦爛的霞光。說來也巧,在英國我們那個家族所屬的那個地區,有一個古老的兄弟會宗教團體,該兄弟會已相傳幾個世紀,擁有一家修道院和一些荒廢的房地產。愛·菲屈尊去拜訪了他們,兄弟會的會眾們在他眼里是很容易上當的,事實上也的確如此。在虔誠“歸隱”的過程中,愛·菲調查了兄弟會的經濟狀況,他憑著自己的敏銳發現:兄弟會有一個早就可以向英國政府索賠的項目,賠款數額巨大而且索賠理由非常充分。於是,愛·菲代表兄弟會立即去了威斯敏斯特。他很清楚如何與英國政府官員周旋,他們甚至比安大略的旅館老板都容易對付得多。你只需向他們暗示一下你在海外有巨額投資就夠了。這些官員從沒到過海外,但他們記得不久前他…See More
Jan 23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里柯克·我的了不起的叔叔 (中)

當然,他的主要目標還是在政治方面。他很快被選進了馬尼托巴議會。要不是省內政壇元老約翰·諾奎還在世的話,人們準會選他當省長的。盡管如此,沒過多久,就連約翰·諾奎也成了愛·菲的座上食客,從而也就成了愛·菲的掌中玩物。我至今還記得在我還是小學生時他們南下多倫多時的情景:一群擁戴他的“西部人”,個個都穿著厚重的水牛皮衣,蓄的鬍子像古代亞述人似的。愛·菲領著他們在國王大街遊行,那派頭儼然一個探險家帶回一群野人。自然愛·菲在政治上仍舊是保守的,不過他把調子唱得更高了。連那些他供奉著畫像的老祖先他都還嫌不夠,於是他又胡謅出了一個什麽葡萄牙公爵(我們家一度有人在葡萄牙做過事),而且,他還通過某種繼承權把爵位轉授給了我的哥哥吉姆——他此時已到溫尼伯,在愛·菲的辦公室幹活。在他的大豪宅里,在看完祖先的畫像之後,他會對來客們說——用手掩著嘴悄悄地說:“想來真是奇怪,那兩個人一死,孩子就是葡萄牙公爵了。”但吉姆從來不知道該殺的到底是哪兩個葡萄牙人。為了表明自己的尊貴,愛·菲還有一個提高自己的聲望的高招,那就是時刻擺出一副隨時會奉召奔赴重任的架勢。假如有人問他:“您整個冬天都會呆在溫尼伯嗎,李柯克先生?”他的回…See More
Jan 5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里柯克·我的了不起的叔叔 (上)

我這輩子所認識的最了不起的人是我叔叔愛德華·菲利普·李柯克——五六十年代以前溫尼伯的很多很多人都認識他,他們管他叫愛·菲。他的性格是那麽與眾不同,只需平輔直敘他的一些事跡使足以說明問題,它本身已經夠誇張的了,你再也不可能對它添油加醋。在我還是一個六歲小男孩的時候,我父親就帶著我們全家到安大略的一個農場定居了。我們當年住的地方非常偏僻,在無線電盛行的今天,世界上無論哪兒恐怕都找不到那麽一個地方了。我們住的地方高鐵路三十五英里,沒有報紙可看,沒有客人往來,也沒有地方可去。漫長的冬夜一來臨,便讓人覺得仿佛墜入了永恒的孤寂與黑暗之中。兩年以後,我那位精力旺盛的愛德華叔叔——我父親的弟弟闖進了我們與世隔絕的農場。他剛從地中海一帶回來,在那兒周遊列國已有一年時間。他想必已有二十八歲,但看起來遠比一般成年人成熟,面膚呈古銅色,一臉的自信,還留著方形的鬍鬚,儼然金雀花王朝的國王。他只要一開口,不是談阿爾及爾,就是談非洲奴隸市場,要不就是講黃金角和金字塔。在我們聽起來,簡直就像在講《天方夜譚》。我們問他:“愛德華叔叔,您認識威爾士王子嗎?”他回答說:“和他非常要好。”然後再也不往下說了。他這一鬼把戲讓人…See More
Dec 21, 2018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里柯克·山姆大叔——好鄰居(下)

布爾老爺有一個做法叫山姆大叔大為惱火,那就是,在提到山姆大叔時他總是說“那個年輕人”或“年輕的山姆”,好像山姆不過是個小孩兒似的。其實嘛,他們倆都是老頭了,或者說差不多是老頭了。另外,布爾老爺總是不願承認山姆在金錢、地位和名望方面和他旗鼓相當。反正他們倆這樣互不買賬地過了好長時間,直到最後才以一種最奇怪的方式和解了。事情是這樣的,有一幫匪徒闖到了定居地,或者說已有他們前來騷擾的風聲。據報道他們不是在這里打家,就是在那里劫舍。人們晚上開始鎖門了——以前是從不這樣做的——另外你出門在外也難保不出事了。有好些人挨了搶,有一兩個人還送了命。有些人想組織起來,大夥兒聯手把匪徒們消滅掉。可布爾老爺不相信有關匪徒的故事。“全是瞎編的,”他說,“假如那些傢伙有誰膽敢來騷擾我,等著他們的槍子兒可是不長眼的。”山姆大叔也沒采取什麽行動。他是一個和事佬,從不願干涉別人的事。他的座右銘是:“遠離糾紛”。不過他的店里掛著一支滑膛槍和一角火藥,人們說一旦幹將起來,他的槍法是整個定居點最棒的。他從不談自己的身手,不過他年輕時參加過印第安戰爭是一點兒也不假的。有一天下午很晚的時候,天快要黑了,一些孩子上氣不接下氣地跑…See More
Dec 15, 2018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里柯克·山姆大叔——好鄰居(上)

我真不明白,美國是怎樣成其為美國的呢?我指的是它如何逐漸形成了它與眾不同的國家特色——和全世界都有某種“鄰居”關係。隨著歲月的流逝,一個個年代甚至幾個世紀過去了,現在我們可以看出美國與眾不同的這一面了,這在任何其他國家的歷史上都是看不到的。這個國家不是皇天后土,事實上它壓根兒就沒有國王君臨天下,它不過是不同的價值觀、厄運和好運互相融合的特殊產物。全世界的人——無論是被稱為“中國佬”的中國人,還是被稱為“愛爾佬”的愛爾蘭人——“都仰仗美利堅合眾國”,把它視為可以求助和借東西的鄰居,就像在美國的早期定居者中盛行的那樣。噢!對了!我現在明白了——該看看早期定居者。答案得從他們那兒找。我想在鄉間十字路口一定有一家小商店——我指的是當年那個拓荒時代——你知道那種店是副啥模樣。我說的是那麽一個商店、郵局和農店合而為一的地方,那個地方叫山姆的店子。經管它的那個男人被稱作山姆大叔。在他還是一個懶洋洋的高個兒小夥子的時候人們就這麽稱呼他了,一直稱到他後來變成一個懶洋洋的高個子中年人,最後又變成一個懶洋洋的高個子老頭——顯者或真的老——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曾看起來老態龍鐘。不過人們歷來都稱他為山姆大叔。店…See More
Nov 29, 2018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里柯克·醫生和“機械”(6)

“噢,我知道,”醫生說,“這種官司是時有發生的。再說,就你的情況而言,我本該想到——”“還不止剛才說的那點哩,”沃雷斯一邊說,一邊點燃一支煙,“我一回到那幢房子就見到了她。我的天啦,卡朋特,那個女人的長舌真厲害呀!絕對永遠停不下來!事實上,我是不想回到她那兒去了。她的嘮叨簡直會要我的命。”“關於這一點嘛,”醫生說,“假如只是她的舌頭的問題,那我能替你把它弄短一些。”“你能嗎,呃?”沃雷斯先生稍微停頓了一下,好像有一點點懷疑似的。接著他又用堅決果斷的口氣繼續往下說——經過二十四小時之後,他對這種說話方式已經習以為常了。“不,不,現在太晚了,無論如何,我不想那樣。實際上,卡朋特,我已在準備娶一個新夫人了。我已經決定了,長話短說吧,我要娶醫院樓上的護士小姐之一。你在樓上的時候也許註意到她了,就是那個很高的黑姑娘。事實上,假如說有什麽美中不足的話,她是太高了一點點。”“我可以把她弄短一點。”卡朋特咕噥道。“弄短多少?”沃雷特問道——“噢,不,我得讓她保持原貌。”“那你什麽時候結婚呢?”醫生問道。“我還沒完全定下來,”沃雷斯說,“我想,很快就可以定下來。”“那是無疑的,”醫生說,“那位年輕女士也…See More
Nov 18, 2018

Tata Na's Blog

里柯克·我的魚塘(下)

Posted on March 14, 2019 at 12:12pm 0 Comments

我知道那其實沒什麽問題。我一如既往地戴起了那頂帽子。我們度過了一個很痛快的下午,我們一條魚也沒釣到。

我承認,由於我的魚塘里沒魚,有時安排起來真需要點手腕。來客有時會變得有點不安。於是我對他說:“你的揮釣技術棒極了,沒說的!”他聽了之後大為高興,一門心思地想著把釣越拋越遠,以致於把魚全給忘了。或者我會把他帶至塘的上端,致使他把釣線掛在蘆葦叢中——那也有可能是魚吃釣。假如他還是騷動不安,我會突然說:“噓!那不是魚在跳嗎?”這話兒能使任何一個真正的釣魚者立即安靜下來。“你站在船頭,”我悄悄地說,“我輕輕劃到那邊去。”悄悄話果然起作用。就算塘里有那麽一條魚,我們離那條可能聽見我們說話的鱒魚也還有一百碼遠。但那沒什麽區別。我帶去釣魚的那些個爺兒們,有些在離塘一英里以外的地方就開始悄悄說話了,而且回家的路上也把聲音壓得低低的。…

Continue

里柯克·我的魚塘(上)

Posted on March 14, 2019 at 12:08pm 0 Comments

我把這個故事當故事來講是那麽經常又那麽成功,以致我最終去把它告訴了《大西洋月刊》的編輯,結果他又把它告訴了全世界。不過在這里把它再重復一遍想必也無妨。

我的魚塘在山谷的一片小窪地里,隱映在樹木叢中。我最後一次去那兒正好是秋季結束的時候,當時塘邊大樹的葉子正日益變黃,並沙沙地落到平靜黝黑的水面安息。塘岸是那麽高峻,岸邊的樹又是那麽古老高大,因此難得有一絲風把塘面吹皺。在魚塘周圍,世界好像陷入了沈寂,而時間也融進了永恒。…

Continue

里柯克·學術的進步(下)

Posted on March 14, 2019 at 12:07pm 0 Comments

與膨脹相隨的是金錢的大進大出,是一年一度的財政赤字,是賴以抹去赤字的新的捐款。“讓我們把約翰歌唱,是他讓石油的福佑流淌。”芝加哥大學歡快的學生們這樣唱道。從此各大學破天荒第一次不再自食其力。從此,捐贈者第一次不再是死人而是活人。開始的時候這一變化的意義並個明顯,只是後來隨著時間的推移,大學界才逐漸發現——正如印第安人所說——唯一好的捐贈者是死去的捐贈者。在我的心目中,詹姆斯·麥吉爾最值得稱道的神聖之處便是:他死了。…

Continue

里柯克·學術的進步(中)

Posted on November 16, 2018 at 3:01pm 0 Comments

當年學院里的科學就這樣成長起來,那是心無旁騖的學問,它既沒受到卑劣的商業目的的玷汙,也沒成為功利實用主義的奴隸。…

Continue

Comment Wall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5:54pm on October 25, 2018, Mrs.Cherish herman said…

Hello my Dear My name is Mrs. Cherish Savannah. Herman. From Netherlands, I am a dying widow who have decided to donate her wealth to a reliable individual, to help the poor and the less privileges  write me here for more details : cherish.herman@mail.com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