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SHKENT HOLIDAY
  • Male
  • Batu Pahat,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TASHKENT HOLIDAY's Friends

  • Copil
  • Syota ElNido
  • 厚數據才厲害
  • Dushanbe 杜善貝
  • SRESCO
  • ucun estutum
  • Kehtay Dream
  • Kaki Bukit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 Cheung Po Tsai Cave
  • Récupérer
  • Uta no kabe
  • 心勢 紀
  • Sogno Realtà

Gifts Received

Gift

TASHKENT HOLIDAY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TASHKENT HOLIDAY's Page

Latest Activity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41)

“你們下去咬斷他的繩子呀!”南星向小虎們說。“萬一叫糟老頭子看見呢!”他們這樣推辭。三多聽見他們說糟老頭子,打了一個冷戰,整個的“毛朝下”由墻頭掉下去了,正掉在嗗拉巴唧的脊梁上。嗗拉巴唧拉住三多說:“你要是沒帶刀子呀,咱們倆就一齊往起活動這個木樁,把木樁拔起來,我也就可以跑啦。”“就是拔起木樁,繩子不是還在你脖子上拴著嗎?”三多問。“那你就不用管啦!”嗗拉巴唧很著急的說。三多沒再說什麽,同嗗拉巴唧一齊用力搖動木樁子。小坡和南星的膽子大,也跳下去幫著他們。人多好辦事,不大的工夫,木樁已有些活動氣兒了。大家繼續用力搖,小坡低聲喊著,左!右!左!右!好叫大夥兒一齊向同一方向用力。南星不大辨得清左右,於是他接過來叫:瞎子!嗗拉巴唧!瞎子嗗拉巴唧!因為三多是站在左邊,嗗拉巴唧站在右邊。一來二去,他們把樁子拔出來了。小坡們先跳上墻去,嗗拉巴唧把木樁往起一扔,他們在上面接住,然後大家象提汲水的罐子一樣,把他給拉上來。他喘了一口氣,轉了一回眼珠,趕緊的說:“快跑哇!老頭子一會兒就回來!”大家跳下墻去,撒腿就跑。嗗拉巴唧叫木樁和大麻繩給贅住,一邁步便摔了個大跟頭。“你們得背著我呀!”他躺在地上求救。“你…See More
6 hours ago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40)

“我們的第七課不是這樣!”小坡高聲的說:“你們聽著!第七課:糟老頭子,真好吃!捉住一個吃一個,捉住——有兩個沒有呢?”他回頭問南星。“三多知道!”南星說。“有一個就夠受的了,還要兩個?”三多顫著聲兒說。“捉住一個吃一個,捉住兩個,捉不著兩個,因為只有一個!捉不著,吹,拉倒,唏裏花拉一大堆!”小坡說完,吹了對面小虎的鼻梁兒一下。小老虎們聽了這課書,大家又嘀咕起來。老虎的脖子粗,氣兒壯,雖然是嘀咕,聲兒可還不小:“他們敢吃糟老頭子!”“敢吃糟老頭子!!”“膽量不小!”“可佩服!”“叫他們跟咱們一塊兒玩吧?”“一定!請他們教給咱們怎麽吃糟老頭子?”“沾點醬油醋什麽的,也許不難吃?”“頂好加點咖唎,辣辣的!”南星答了腔。“他們願意跟咱們玩嗎?”一個老虎小姑娘說。“當然願意!”小坡很客氣的說。“那末,就請吧,請到我們山洞裏,玩一玩去!”“請!請!”小坡們說。18、醒了小老虎們看著雖然個子很大,可是歲數都很小,說話行事有些“傻拉光雞”的。南星是多麽糊塗啊,可是跟小虎們一塊兒玩,他居然顯出很聰明鬼道的樣兒來。至於小坡,那更不用說了,他出口氣兒,都好似,在小虎們看,有頂大的價值和作用。仙坡和兩個馬來小…See More
yesterday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39)

“老鹿怎就該知道呢!”兩個馬來小妞低聲的說。“我們找他去吧!”小坡說。“來,坐火車去,我開車!”南星跟著“門!”了一聲,把梅花鹿嚇得直往起跳。“又是你開車!要命也不坐火車!”兩個馬來小妞說。“不坐,拉倒!我一個人開,更快!”南星說著就往山下跑,嘴中七咚七咚的響。“南星!回來!你知道往那邊去嗎?”小坡喊。“我不知道,你知道嗎?”南星回著頭兒嚷。小坡沒有話可說。“反正大家都不知道,就跟著南星跑吧,也許半道兒上遇見嗗拉巴唧!”兩個小印。說著趕上前去,拉住南星的尾巴。別人也沒有高明主意,只好全趕上去,拉著尾巴,一串兒往前跑。“大家可往左右看著點呀,看見戴草帽的就是嗗拉巴唧!”小坡在後面嚷道。大家往左一扭頭,往右一扭頭,不顧得再看前面。跑著跑著,南星的腦門正撞在一棵老樹上,幸而大家都變成貓,手腳靈利,除了南星倒在樹根上,大家全七手八腳的上了樹。南星腦門上碰了個大包,一邊用手摸,一邊叨嘮:“亂出主意!開火車不往前看著!那有的事!那有的事!”大家由樹上跳下來,爭著用貓手給南星按摸腦門上的大包。急於給他的包兒按平了,大家未免用力過猛了些,咕哧一聲,把腦門上的包按到腦杓兒上去。“好了!好了!”大家一齊說…See More
Tuesday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38)

“都是代表?”老貓往四圍看了一眼,似乎是沒了主意。“都是代表就省得推了!”一個狐貍皮的貓說。老貓點了點頭,喉中咕口錄了半天說:“你們好大膽子呀!沒有得我們的允許,就敢變成貓,還外帶著變成很大的貓!冒充大貓,應當何罪!啊!”老貓似乎越說越生氣,兩眼瞪得滴溜兒圓,好像兩個綠珠子。四外的貓們聽了,非常得意,嗓子裏全咕口錄咕口錄響起來。“跟他們打呀!”南星小坡嘀咕。“他們人太多呀!”小坡低聲的說,然後問兩個馬來小妞:“你們有主意沒有?”“咱們先洗臉吧,一邊洗一邊想好主意;也許他們一看咱們會洗臉,就以為咱們是真貓了。”她們揪著小坡的尾巴說。“洗臉哪!”小坡下了命令。大家全擡起前掌來,沾了點唾沫,從耳後滑到鼻梁,又從耳梁繞到耳後,洗得頗有趣味;一邊兒洗一邊想逃走的主意。南星想不起主意,一著急,把兩條前腿全擡來,按著在家中洗臉的樣子,兩手齊用,東一把西一把的洗起來。“看哪!”老貓向四圍笑了笑,說:“可有兩手一齊洗臉的貓?!我們怎麽辦?還是咬下他們的耳朵呢,還是咬下尾巴,叫他們當禿貓呢?”仙坡忙著把尾巴藏在身底下,雙手遮住耳朵,低聲的向小坡說:“二哥!快想主意呀!他們要咬耳朵呢!”小坡不慌不忙的擡頭看…See More
Sunday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37)

“過生日,不告訴我們一聲兒,一個人把好東西都吃了!”兩個小印度幫著腔兒。仙坡睜開一隻眼,過去問兩個馬來小妞:“是不是二喜告訴你們的?”兩個小妞彼此看了一眼,一齊說:“要不是二喜來告訴我們,今天是小坡的生日,我們還想不起學貓叫呢。”好像過生日和學貓叫大有關係似的。“趕明兒糟老頭子過生日,我又得給他磕頭!”三多哭喪著臉說。“頂好乘磕頭的時候,爬過去,咬他腳面兩口!”南星說,看著小坡。“我現在就敢去打糟老頭子,你們誰有膽子跟我一塊兒去?!”小坡問。大家聽了,登時都向小坡伸出大拇指,似乎忘了不滿意他的過生日沒通知他們了。“凡是你敢去的地方,我就敢去!”南星嚷著說,一高興也忘了細聲的學貓叫了。“糟老頭子沒在家,你們去也是白去。”三多說。“我自然知道他在那裏呢!”小坡說。“他許又上虎山啦吧?”三多的妹妹問她哥哥。三多點了點頭,然後伸著頭看了看天上的星星,說:“哼,現在他正教小老虎們算術呢!”“可惜張禿子沒來,他最會和算術先生搗亂!七七是兩個七什麽的。小坡自言自語的說。“你們說的都是那兒的話呀?一點不懂!不懂!”南星很著急的說。“大家站成個圓圈,聽我告訴你們。”小坡說。大家站成個圓圈,都手拉著手兒,…See More
Saturday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36)

小坡有點發糊塗,沒說什麽,看著自己的手。兩手,因和狼們打了半天,很不幹凈,拿起草帽用眼淚洗了洗。嗗拉巴唧的眼淚很滑溜,好像加了香胰子似的,洗完了,在褲子上擦了擦,然後剔著指甲,叨嘮:“到底是誰的錯兒呢?我的?你的?他的?我們的?你們的?他們的?張禿子的?南星的?三多家裏糟老頭子的?”“正是他!”嗗拉巴唧忽然站起來說:“要不是他給老虎出主意,老虎那能留住鉤鉤?”“你剛才不是說,鉤鉤自己不願意回來嗎?”小坡問。“你要是這麽來回繞圈兒問我,我可要瘋了!”嗗拉巴唧急扯白臉的說。“你要是這麽繞著圈兒回答我,我可也要瘋了!”小坡笑著說:“我要是瘋了,要變成一釘點的一個小蚊子,專叮你的鼻子尖,看你怎麽辦!”“不要變吧,我好好告訴你!”嗗拉巴唧似乎很怕蚊子,趕緊用手遮住鼻子說:“鉤鉤自從到虎山上,就想回來找我,老虎也有意把她送回來。可是那個糟老頭子給老虎出了主意,叫他留住鉤鉤,給山上的小老虎們作衣裳,洗襪子什麽的。於是老虎就變了卦,天天假意的帶著她逛山,給她拿樹葉作了件花袍子,又給了她許多玩藝兒。可是鉤鉤還想回家,老虎就又和糟老頭子要主意,糟老頭子就偷偷的給鉤鉤一碗迷魂藥兒喝。”“什麽是迷魂藥呀?”小…See More
Dec 6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35)

小坡由猴兵手裏搶過一條木棍,對張禿子說:“走啊,幫助南路的兵去啊!”張禿子上了戰馬,帶著衛隊和一些馬兵,隨著小坡往南殺。一會兒就和他們自己的兵合在一塊,小坡手掄木棍,沖上前去,眾猴兵齊聲吶喊,跟著往前殺。狼兵是一聲不出,死往上攻。小坡的木棒東掄西打,口邦,口邦,口邦!在狼頭上亂敲。狼們一點不怕,鉤鉤著眼睛,張著大嘴,往前叼猴兒的腿。猴兵退了三次,進了三次,雙方誰也不肯放松一步。小坡正打得高興,忽然背後大亂,回頭一看,可了不得啦!北方的狼也攻上來,把他們夾在中間,跟著,東西兩面的狼兵也上來了,把猴兵團團圍住,沒法逃生。小坡閉上眼睛,雙手掄木棍,只聽見口邦,口邦,口邦,口邦亂響,不知到底打著誰了。張禿子也真急了,把王冠也扔了,一手拿著一枝木棍亂掄。掄了一會兒,哼!跨下的山羊被狼叼了去;幸而跳得快,還沒倒在地上。小坡呢,掄著掄著,手中的木棍碎了!睜眼一看,四面全是狼,全紅著眼睛向他奔。小坡也有點心慌了,東遮西擋的不叫狼咬著。“張禿子!咱們怎麽辦呢?!”張禿子還掄著木棍,喊:“換片子啦!”這樣一喊,忽然狼也沒有了,山也沒有了,樹也沒有了,張禿子也不是猴兒了,依然是張禿子。遠遠的嗗拉巴唧一瘸一拐…See More
Dec 5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34)

“一打起仗來,軍官就不好管了,隨他們的便吧!好在一邊三營,到那邊去也是一樣。你要一叫真兒,他們便不去打仗,回來把王殺了;然後迎接狼王作他們的皇帝,隨他們的便吧!”張禿子把人馬派出去,帶著衛隊和四五營馬兵,到山頂上去觀望。“我說,我乘著狼們還睡覺,去給他們個冷不防,打他們一陣,好不好?”小坡問猴王。“你先等等吧!狼們是真睡了不是,簡直的不敢保準!”張禿子很精細的樣子說。“那麽,應當派幾個偵探去看看哪!”小坡說。“對呀!哼,一慌,把派偵探也忘了!”張禿子說著指定兩個衛兵:“你們到東山去看看,狼們是睡覺呢,還是醒著呢!”“他們一定是睡呢,大王!不必去看。”兩個兵含著淚說。“我叫你們去!”“大王,我們的腳有點毛病,跑不快啊!請派兩個馬兵吧!”“沒用的東西!”張禿子說:“過來兩個馬兵!”馬兵一聽,全慌忙跳下馬來,一齊說:“我們情願改當步兵呀,大王!”“營長,把他們帶到空場去,一人打五個耳瓜子!”張禿子下令。“大王呀,饒恕這回吧!”營長央求:“平日我們都喜歡當偵探玩,但是一到真打仗啊,當偵探玩真有危險呀!頂好大王爬到樹上去,拿個望遠鏡往遠處看一看,也可以了!”張禿子沒有言語。小坡本想先給營長兩拳,…See More
Dec 3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33)

小坡看得不耐煩了,扯開大步,走到大石頭前面,高聲的喊:“別睡了,醒醒!”張禿子和兵們也慢慢的跟過來。狼偵探張了張嘴,露出幾個尖利的白牙。兵們又往後退了幾步。“起來!起來!”小坡說。狼偵探打了個呵欠,伸了伸腰兒,歇松的說:“剛作個好夢,又把我吵醒了,不得人心!”“你要是瞎說,我可打你!快起來!”眾猴兵一聽小坡這樣強硬,全向前走了兩步,可是隊長趕快叫了個:“立——正!”於是大家全很勇敢的遠遠站住。“你是那裏來的?”小坡問。狼偵探不慌不忙的坐起來,從軍衣中掏出個小紙本來,又從耳朵上拿下半根鉛筆。他看了看小坡,又看了看大家。然後伸出長舌頭來,把鉛筆沾濕,沒說什麽,開始在小本上寫字,寫得很快。“我問你的話,沒聽見是怎麽著?”小坡有點生氣了!“等等,不忙!等我寫完報告,再說。”狼偵探很不鄭重的說,一邊寫,一邊念道:“有一塊空場,場裏有猴兵四十萬。還有一小人,模樣與猴兵略有不同,問我從那裏來的。此人之肉,或比猴兵的更好吃。好了!”狼偵探把小本放回去,鉛筆插在耳上,向小坡說:“你問我從那兒來的?我是狼王特派的偵探!你似乎得給我行個禮才對!”“胡說!”小坡又往前湊了一步:“我問你,聽著!你們有多少兵?”…See More
Dec 2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32)

小坡沒說什麽。走了半天,路上遇見許多猴子,全必恭必敬的,立在路旁,向他們行舉手禮。張禿子睬也不睬的,仰著頭,一手扶著羊角,一手抓著脖子。小坡一手扶著羊背,一手遮著嘴笑。過了一個山環,樹木更密了。穿過樹林,有一片空場,有幾隊小猴正在操演;全把長尾巴圍在腰間當皮帶,上面掛著短刺刀。過了空場,又是個山坡,上面有兩排猴兒兵把著個洞門。洞門上有面大紙旗,寫著兩個大黑字:“禿子”。“到了!”張禿子說。15、狼猴大戰猴子們本來住在樹林裏,用不著蓋什麽房屋,找什麽山洞的。張禿子雖變成猴子,但還一時住不慣樹林,所以他把那個山洞收拾了一下,暫作為王宮。洞真不小:一進門有三間大廳,廳裏並沒有桌椅,只在墻的中腰掏了些形似佛龕的小洞,猴王接客的時候,便一人坐在一個小洞裏,看著很象一群小老佛爺。穿過大廳,還有兩列房子。一列是只有四壁,並沒有屋頂,坐在屋裏,便可以直接看天;這是猴王的諸大臣的臥室;因為他們住慣了樹林,一旦悶在屋裏,有些不痛快;而且下雨的時候,不淋得精濕,也不舒服;出門入戶的也覺得太麻煩;所以猴王下命,拆去屋頂,以示優遇。對面的一列是猴王住著的地方,確有屋頂,但是一連十幾間,全沒有隔斷;因為猴王張禿子…See More
Nov 29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31)

“反正你們當王的一天沒事,隨便說吧。”“沒事?沒事?”張禿子擠著眼說:“你沒作過王,自然不知道哇。沒事?一天到晚全不能閑著。看那個猴子力氣大一些,好淘氣搗亂,咱趕緊和他認親戚,套交情,送禮物;等冷不防的,好咬下他一個耳朵來,把他打倒!對那些好說話的猴兒呢,便見面打幾個耳光,好叫他們看見我就打哆嗦!事情多了!沒事?你太小看作王的了!”“嘔!”小坡沒說別的,心中有些看不起猴王的人格。張禿子看小坡沒說什麽,以為是小坡佩服他了,很得意的說:“到了狼山,我便立在山頂上喊:猴兒國的國民聽者:新王來到,出來瞧,出來看!這一喊不要緊哪,喝!山上東西南北全嘔嘔的叫起來,一群跟著一群,一群跟著一群,男女老少,老太太小妞兒,全來了!我心中未免有點害怕,他們真要是給我個一擁而上,那還了得!我心裏直念道:張禿子!張禿子!挺起胸脯來幹呀!我於是打開那封信,高聲的喊:這是你們死去猴王的哥哥給我的信,請我作你們的王!喝!他們一看紙上的圈兒,全跪下磕起頭來。”“磕了幾個?”小坡問。“無數!無數!叫他們磕吧,把頭磕暈,豈不是不能和我打架了嗎?等他們磕了半天,我就又喊:拿王冠來!有幾個年老白鬍子的猴兒,嗻了一聲,就爬到椰子…See More
Nov 28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30)

小坡看了看猴子頭上,確是頭髮很少,和張禿子一樣。“坐下,坐下!咱們說會兒話!”張禿子變成猴子,似乎比從前規矩多了。兩個坐在大石頭上,小坡還一時說不出話來。“小坡,你幹什麽裝傻呀?”張禿子的猴嘴張開一些,似乎是笑呢。“你莫非把我忘了?”小坡只能搖了搖頭。“你聽我告訴你吧!”“嘔!”小坡還是驚疑不定,想不起說什麽好。張禿子把小紅帽子扣在頭上,在大石頭上,半蹲半坐的,說:“有一天我到植物園去,正趕上猴王的生日。我給他些個香蕉什麽的,他喜歡的了不得。一邊吃,一邊問我願意加入猴兒國不願意。我一想:在學校裏,動不動就招先生說一頓。在家裏,父親的大手時常敲在咱的頭上,打得咱越來頭髮越少。這樣當人,還不如當猴兒呢!可是對猴王說:我不能當普通的猴子,至少也得來個猴王作作。你猜怎麽著,猴王說:正好嗎,你到狼山作王去吧。那裏的猴王是我的弟弟,——小坡,我告訴你,敢情猴王們都是親戚,不是弟兄,便是叔侄。——前兩天他和狼山的狼王拜了盟兄弟。狼王請他去吃飯,那知狼王是個老狡猾鬼,假裝喝醉了,把我兄弟的耳朵咬下一個來,當酒菜吃了。然後他假裝發酒瘋兒,跟小猴們說:‘咱們假裝把猴王殺了好不好?’小猴們七手八腳的便把我兄…See More
Nov 27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29)

“他是好人,不是饞鬼!”小姑娘笑著說:“我們願意多賣。賣不出去,到晚上就全壞了,多麽可惜!我再給你們添幾塊吧?”小坡的臉又紅了!哎呀,影兒國的事情真奇怪,一開口便說錯,簡直的別再說了!“不用再添了,小姑娘!”嗗拉巴唧說:“你看見鉤鉤了沒有?”“看見了!”小姑娘撒開小坡的手,走過嗗拉巴唧那邊去:“跟著個大老虎,是不是?”嗗拉巴唧的鼻子縱起來,耳朵也豎起,好像個小兔:“對呀!對呀!”“老虎在這兒給鉤鉤買了幾塊點心,臨走的時候,老虎還跟我握手來著呢!”小姑娘拍著手說。“這一定不是那個專愛欺侮小姑娘的四眼虎!”小坡說。“少說話!”嗗拉巴唧瞪了小坡一眼。“你要是這麽沒規矩,不客氣,”小坡從籃子裏拿起一塊酥餅:“我可要拿點心打你了!”嗗拉巴唧沒答理小坡,還問小姑娘:“他們往那邊去了呢?”“上山了。老虎當然是住在山上!”小姑娘的神氣似乎有點看不起嗗拉巴唧。“該!”小坡咬了口酥餑餑。“山在那裏呢?”“問老虎去呀,我又不住在山上,怎能知道!”小姑娘嘲笑著說。“該!”小坡又找補了一口酥餅。嗗拉巴唧的臉綠了,原來影兒國的人們,一著急,或是一害羞,臉上就發綠。小姑娘看見嗗拉巴唧的臉綠了,很有點可憐他的意思。她…See More
Nov 25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28)

這句話正碰在嗗拉巴唧的心尖上,他趕快說:“你知道嗎,還在這裏自在的喝茶?!”小坡忙著把茶碗放下就走。嗗拉巴唧一邊走一邊叨嘮,好像喝醉了的老太太:“你知道嗎,還不快走!你知道嗎?成心不早提醒我一聲兒!什麽新加坡,檸檬水,瞎扯!”小坡現在已經知道嗗拉巴唧的脾氣,由著他叨嘮,一聲也不出,加勁兒往前走。嗗拉巴唧是一邊叨嘮,一邊摔跟頭。走了老遠,還是看不見山,小坡看見路上停著輛電車,他站住了,問:“我們坐車去吧?”“沒帶著車票哇!”“上車買去,你有錢沒有?”“你們那裏是拿錢買票啊?”“那當然哪!”小坡說,覺得理由十分充足。“怎會當然呢?我們這裏是拿票買錢!”嗗拉巴唧的神氣非常的驕傲。“你坐車,還給你錢?”小坡的眼睛睜得比酒盅兒還大。“那自然呵!不然,為什麽坐車呢!可惜沒帶著票!”“車票是那兒來的呢?”小坡很想得兩張拿票買錢的票子玩玩。“媽媽給的!”“你回家跟媽媽要兩張去,好不好?”小坡很和氣的說。“媽媽不給,因為我不淘氣。”嗗拉巴唧帶出很後悔的樣子。“不淘氣?”“唉!非在家裏鬧翻了天,媽媽不給車票;好到電車裏玩半天,省得在家中亂吵。“你還不算淘氣的人?”小坡笑著問,恐怕得罪了嗗拉巴唧。“我算頂老…See More
Nov 23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27)

“山那邊啊?”小坡很聰明的說。“對了!”嗗拉巴唧拿腿就走,小坡在後面跟著。走了一會兒,嗗拉巴唧說:“離我遠一點啊,我要摔跟頭了!”“不要緊,你一跌倒,我就踢你一腳,你就滾出老遠,這樣不是可以走的快一點嗎?”“也有理!”說著,嗗拉巴唧摔出老遠去:“踢呀!”小坡往前跑了幾步,給了他一腳。“等等!”嗗拉巴唧立起來,說:“得把眼鏡摘下來,戴著眼鏡滾,不痛快!”嗗拉巴唧把鏡子摘下來,給小坡戴上,鉤兒朝前,鏡子正在小坡的腦杓兒上。“怎麽倒戴眼鏡呢?”小坡問,心中非常高興。“小孩子戴眼鏡都應當戴在後面!”13、影兒國戴著眼鏡,雖然是在腦杓上,小坡覺得看的清楚多了。他屢屢回頭,看後面的東西,雖然叫脖子受點累,可是不如此怎能表示出後邊戴眼鏡的功用呢。他前後左右的看,原來影兒國裏的一切都和新加坡差不多,鋪子,馬路等等也應有盡有,可是都帶著些素靜氣兒,不象新加坡那樣五光十色的熱鬧。要是以幽雅論,這裏比新加坡強多了。道路兩旁的花草樹木很多,顏色雖不十分鮮明,可是非常的整齊靜美。天氣也好,不陰不晴的飛著些雨絲。不常看見太陽,處處可並不是不光亮。小風兒刮著,正好不冷不熱的正合適。頂好玩的是路上的電車,沒有人駛著,…See More
Nov 22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26)

“非扔不可!”小坡說著,解下紅綢子來,往帳子上一摔,大概是扔在戲臺上了,可是小坡看不見,因為一進到帳子裏面去,外邊的東西便不能看見了。“我說,你看見鉤鉤沒有?”嗗拉巴唧忽然問。“誰是鉤鉤?”“你不知道哇?”“我怎會知道!”“那麽,我似乎應該知道。鉤鉤是個大姑娘。”“嘔!就是跟你一塊兒,抱著小狗兒的那位姑娘!”小坡非常得意記得這麽真確。“你知道嗎,怎麽說不知道,啊?!”嗗拉巴唧很生氣的樣子說。小坡此時一點也不怕嗗拉巴唧了,毫不介意的說:“鉤鉤那兒去了?”“叫老虎給背了去啦!”嗗拉巴唧似乎要落淚。“背到那兒去啦?”“你不知道啊?”小坡搖了搖頭。“那麽,我又似乎該當知道。背到山上去了!”“這個這個嗗裏嗗嚕,呸!嗗嗗拉巴唧,有點裝糊塗,明知故問!”小坡心裏說。然後他問:“怎麽辦呢?”“辦?我要有主意,我早辦了,還等著你問!”嗗拉巴唧的淚落下來了。小坡心中很替他難過,雖然他的話說得這麽不受聽。“你的汽車呢?”“在家呢。”“坐上汽車,到山裏打虎去呀!”小坡很英勇的說。“不行呀,車輪子的皮帶短了一個!”“那兒去了?”“吃了!”“誰吃的?”“你不知道哇?”嗗拉巴唧想了一會兒:“大概是我!”“皮帶好吃嗎…See More
Nov 17

TASHKENT HOLIDAY's Blog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41)

Posted on December 12, 2018 at 9:36pm 0 Comments

“你們下去咬斷他的繩子呀!”南星向小虎們說。“萬一叫糟老頭子看見呢!”他們這樣推辭。

三多聽見他們說糟老頭子,打了一個冷戰,整個的“毛朝下”由墻頭掉下去了,正掉在嗗拉巴唧的脊梁上。嗗拉巴唧拉住三多說:“你要是沒帶刀子呀,咱們倆就一齊往起活動這個木樁,把木樁拔起來,我也就可以跑啦。”“就是拔起木樁,繩子不是還在你脖子上拴著嗎?”三多問。

“那你就不用管啦!”嗗拉巴唧很著急的說。…

Continue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40)

Posted on July 10, 2018 at 8:46pm 0 Comments

“我們的第七課不是這樣!”小坡高聲的說:“你們聽著!第七課:糟老頭子,真好吃!捉住一個吃一個,捉住——有兩個沒有呢?”他回頭問南星。

“三多知道!”南星說。

“有一個就夠受的了,還要兩個?”三多顫著聲兒說。“捉住一個吃一個,捉住兩個,捉不著兩個,因為只有一個!捉不著,吹,拉倒,唏裏花拉一大堆!”小坡說完,吹了對面小虎的鼻梁兒一下。

小老虎們聽了這課書,大家又嘀咕起來。老虎的脖子粗,氣兒壯,雖然是嘀咕,聲兒可還不小:“他們敢吃糟老頭子!”

“敢吃糟老頭子!!”…

Continue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39)

Posted on July 10, 2018 at 8:44pm 0 Comments

“老鹿怎就該知道呢!”兩個馬來小妞低聲的說。“我們找他去吧!”小坡說。

“來,坐火車去,我開車!”南星跟著“門!”了一聲,把梅花鹿嚇得直往起跳。

“又是你開車!要命也不坐火車!”兩個馬來小妞說。“不坐,拉倒!我一個人開,更快!”南星說著就往山下跑,嘴中七咚七咚的響。

“南星!回來!你知道往那邊去嗎?”小坡喊。“我不知道,你知道嗎?”南星回著頭兒嚷。

小坡沒有話可說。…

Continue

老舍南洋創作《小坡的生日》(38)

Posted on July 10, 2018 at 8:43pm 0 Comments

“都是代表?”老貓往四圍看了一眼,似乎是沒了主意。

“都是代表就省得推了!”一個狐貍皮的貓說。老貓點了點頭,喉中咕口錄了半天說:“你們好大膽子呀!沒有得我們的允許,就敢變成貓,還外帶著變成很大的貓!冒充大貓,應當何罪!啊!”老貓似乎越說越生氣,兩眼瞪得滴溜兒圓,好像兩個綠珠子。

四外的貓們聽了,非常得意,嗓子裏全咕口錄咕口錄響起來。“跟他們打呀!”南星小坡嘀咕。

“他們人太多呀!”小坡低聲的說,然後問兩個馬來小妞:“你們有主意沒有?”…

Continue

Comment Wall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10:21pm on November 2, 2016, FRANK KWABENA said…


Good Day,

How is everything with you, I picked interest on you after going through your short profile and deemed it necessary to write you immediately. I have something very vital to disclose to you, but I found it difficult to express myself here, since it's a public site.Could you please get back to me on:( mr.frankkwabena0022@yahoo.com.hk ) for the full details.

Have a nice day

Thanks God bless

Mr Frank.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