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ion for Form's Blog (114)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35)

露西的咯咯笑聲從三千英哩外傳來。“聽起來很像是你喜歡的地方。有時間騎馬嗎?” 

“露露,我沒有一分鐘是自己的。我保證。”安德烈心想,他說得一點也不假。“你那邊的情形如何?” 

“不錯。生意還是有點清淡,不過史蒂芬已經從佛羅里達回來了,所以現在我能外出用餐。”

 

“為我留一頓,好嗎?今晚我要跟塞魯斯·派因見面,不過我們應該幾天之內就回去。我要帶你到‘羅伊頓’吃飯,我們可以向卡米拉揮手。” 

“很好,”露西說道。“我會帶一把槍。” …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December 14, 2019 at 5:48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34)第 11 章

八目鰻發出呼嗜聲,成功地將雞刺穿,開始用刀子鋸下去。 

史賓克得意地笑著。“安可,大人。” 

安德烈發現要決定是雞肉硬還是高麗菜心硬有點困難,不過其他人都在毫不挑剔的鄉間口味的餐點下大快朵頤,快快樂樂地取第二份。當盤子上只留下肉被剝光的雞架之後,八目鰻宣布停戰。骸骨被送走,取而代之的是一瓶波爾圖葡萄酒和一大塊斯提耳頓乾酪的殘餘。 

交談持續著,黛芙妮和她父親聊著馬匹、最近的定點越野賽,以及明年雉雞射擊的展望。他們完全陶醉在自己的世界當中,對安德烈或他的工作似乎不感興趣,這很適合辛苦了一天的安德烈。在客廳喝了微溫的咖啡之後,八目鰻大人宣稱他想看看最近的災難,也就是十點新聞,安德烈於是抓住機會告退,上樓回他的房間。…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December 14, 2019 at 5:47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33)

安德烈站起身時,她轉頭看著他。 

正在檢視湯的八目鰻大人,把頭縮回來。“凱利先生,這是小女黛芙妮。” 

站在安德烈旁邊、手中捧場的史賓克輕聲說道,“黛芙妮閣下。”他的強調使得安德烈懷疑,自己是不是應該行屈膝禮或是一腳跪下來。她用炯炯的目光凝視著他,使他感到很不自在,她的眼睛非常大、非常藍,鑲在紅潤的臉龐上。她的棕髮往後梳,用黑緞帶綁著,而她的額頭上隱約有一條由一項剛脫掉的騎馬帽所留下的線痕。十五年之後,她的身材可能會變,皮膚由於太多的風霜而變得粗糙。不過現在,在二十歲的當頭,她激發的紅光像是一隻訓練有素的健康動物。…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November 6, 2019 at 6:38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32)

斯洛特園的雞尾酒時間是在較小的客廳里慶祝的,這個地方像個昏暗的洞穴,由一位熱心的標本制作師所裝潢,格調與哈佛俱樂部類似。房間的另外一邊,八目鰻大人背對著柴火站著,他的夾克掀起,好允許暖氣能夠直接送達臀部。在角落里,飲料桌旁的史賓克假裝很忙,將酒杯舉起來對著光源,用他的衣袖試亮它們。安德烈越過客廳時,狗們全往他身上撲過去,以示歡迎之意。 

“如果會讓你不舒服,把它們踢走!”八目鰻大人說道。“很棒的傢伙,是愛爾蘭獵犬,不過一點都不懂禮貌。菲茲!坐下來!” 

群狗不加理會。“哪隻是菲茲?”安德烈問道。…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November 6, 2019 at 6:37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31)

當他們接近走廊盡頭的一扇門時,安德烈可以聽到電視播報員高速的喋喋不休,偶爾被更低沈、更高貴的叫嚷聲打斷:“鞭下去,你這個蠢蛋。把它鞭下去!”然後是失望的呻吟。 

他們在門口停下來。老人家大聲咳嗽。“攝影師來了,大人。”

 

“什麽?啊,那個攝影師。”八目鰻大人繼續凝視熒幕,此時馬匹正要跑回圍欄里。“好,去把他帶來,史賓克。送他進來。” 

史賓克的目光投向天花板。“他就在這里,大人。”…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November 6, 2019 at 6:36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30)

安德烈將手肘從吧台上的一小攤啤酒上移開。“八目鰻大人經常來這里嗎?” 

麗坦嗤笑了一聲。“不常。不過黛芙妮常來。他女兒。”她點了兩三次頭,然後眨眨眼。“星期六晚上。”她在低垂的眼瞼下,給了安德烈意義非凡的一瞥。“黛芙妮喜歡她的小消遣。沒錯。” 

安德烈故意忽略這個未明說的邀請,並沒有問她黛芙妮到底在星期六晚上做些什麽。“那麽八目鰻夫人呢?你常看到她嗎?”

 …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November 6, 2019 at 6:35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29)第 10 章

早春清晨的倫敦希斯羅機場。毛毛細雨不斷地從低掛的灰色天空落下來;睡眠不足的臉孔排列在回轉式輸送帶旁邊,看著別人的行李緩緩爬過;機場內建於揚聲器系統內的設備,將廣播事項轉化成令人費解的暗語;延誤抵達;失去聯系;焦慮發作——開啟了又一個充滿旅途樂趣的一天。 

在避開酒精,睡了六個小時之後,安德烈覺得精神格外的好。要是交通狀況尚可,那麽他便能在午餐之前到達威爾特郡,把下午和隔天早上的時間花在拍照上面,然後及時趕回希斯羅,搭晚班飛機前往尼斯。由於被這個快樂的念頭所鼓舞,他在經過綠色通道時,犯下了向海關關員微笑的錯誤。於是,當然被擋駕了。

 …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November 6, 2019 at 6:34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28)

安德烈也不自覺地前傾,直到發現自己如此靠近派因。“也有可能是另外一幅畫,對吧?我是說,他是個多產畫家。” 

“他當然是。首先,他畫了六十幅聖維多山的畫,而且死的時候,手里還提著水彩筆。不過還是太巧合了。”派因看看他們的空酒杯,然後看他的手錶。“你能留下來用晚餐嗎?酒可以喝,食物很容易消化。除非你今晚還有更精彩的節目?” 

“塞魯斯,如果我告訴你我目前的社交生活,你聽了鐵定會想睡覺。這些日子我交往的都是那些會叫我系安全帶的女孩。”

 …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November 6, 2019 at 6:32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27)

派因暫停,將頭傾向一邊,有幾秒鐘的時間他安靜地注視著安德烈那張專注的臉龐。他似乎很滿意這樣的觀察。“讓我實話實說。如果這中間有交易存在,我很想了解了解。我的年紀已經不小,而且這些事情不是每天都會發生。因為是你告訴我的,所以讓你分一杯羹,這是很自然的事情。”他再次停頓,兩個男人打量著對方。 

安德烈不曉得要說什麽,只能用他的葡萄酒尋求掩護,順便理理頭緒。這件事情從未讓他想到錢;其實他只想滿足自己的好奇心而已。“你真的認為可能嗎?一筆交易?” 

“誰知道?那幅畫我明天就可以找到三個買主,要是他真的要賣的話——還有如果狄諾伊願意讓我處理的話。”…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November 6, 2019 at 6:30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26)

寄放外套時,他發現塞魯斯·派因就在大廳外的走廊上,正在測覽布告欄上的啟事,他那剪裁合身的背影對著衣帽間。安德烈走過去,站在他身旁。“我希望他們還沒有禁止攝影師進入。” 

派因轉頭,露出微笑來。“我在看是不是有會員被抓到引誘年輕女孩洗三溫暖。以前常有這碼子事。”他對著一張別在紅氈布上的傳單點頭。“時代變了。現在我們竟然有日語午餐。你好嗎,親愛的孩子?”他抓住安德烈的手肘。“酒吧往這邊走。” …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November 6, 2019 at 6:29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25)第 09 章

第 09 章

公寓又再度呈現混亂狀態,好像竊賊又光顧了一次。外盒、內盒、一捆捆被撕破的泡泡塑膠皮、各式各樣的聚苯乙烯塑料——模子、方塊、模型,還有跟著每一陣微風起舞的無數飄浮碎片:地板上呈現了美國人熱愛過度包裝的最佳物證。 …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November 6, 2019 at 6:28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24)

這次任務是幫某家英國雜誌工作,拿的是英國酬勞,比安德烈的美國酬勞低得很多。不過露西說得對。在宏偉的房子里拍掛毯,鐵定比在矯柔做作的美術指導面前,拍攝數十個房間裝潢這種苦差役好多了。安德烈剛入行時,曾經做過這類工作,他可不想重操舊業。 

“露露,老實說,我目前也沒有太多選擇。他們希望什麽時候開始?”

 

露西看看筆記。“昨天?是一個意外。他們都準備好了。攝影師也到了現場,結果他從馬背上摔下來,跌斷了手臂。” …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November 6, 2019 at 6:27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23)

兩個男人離開房子,在他們步下門階時,安德烈輕聲贊美剛才那個女孩。派因扣上夾克的鈕扣,將折起的袖口放下。“在一個外觀占有重要地位的行業里,其中的好處之一就是,你可以毫無罪惡感地雇用美女。而且她們還能減稅。我真的很喜歡美女,你呢?” 

“只要我有機會。”安德烈說道。 …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November 6, 2019 at 6:26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22)

安德烈點了白酒,招待得如此周到,他覺得有些不安。他打電話給派因已經顯得唐突;雖然他提到年輕畫商的名字以及“塞尚”這個神奇字眼,但並沒有詳細說明造訪的目的。派因一定是把他當作上門的顧客。他撫平夾克,低頭看鞋子,在書房紅棕色的鑲木地板上,顯得黯淡無光,於是以一腳站立,在自己的褲管上拭去鞋頭的灰塵,就在此時,女孩回來了。

“來。”她給他另一個微笑,還有一隻凝結著水汽的水晶杯。“他剛講完電話。請坐,不要拘束。”她走出去時把門帶上,在空氣中留下淡淡的香水味。…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April 5, 2019 at 2:21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21)

安德烈把故事述說一回,年輕的畫商安靜而專注地聆聽,不時舉手去摸一隻銀耳環,當安德烈描述到他打電話到坎城去時,他的眉毛揚了起來。

“你把這件事看得很嚴重,對吧?”

“我知道,”安德烈搖頭。“而且我也知道這不干我的事,不過我好像無法不去理它。”…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April 3, 2019 at 9:27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20)

安德烈這個星期,一開始就不順利,然後變得越來越糟。他的患難之交,以保險公司慣有的作法對待他,就好像他是個招搖撞騙的壞蛋,他每打一通電話,他們便想出更高招的障礙來阻止他取得理賠。他所訂購的新器材,費用已經累積到好幾千美金。卡米拉尚未派給他新任務。而且雖然露西到處尋覓生意,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消息。…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November 19, 2018 at 10:37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19)

在前幾分鐘里,他們默默地用著。露西停下來啜了一口葡萄酒。“你說得對,”她說。“是不合邏輯,除非有人想要毀掉你的事業。”她搖搖頭。“你知道誰跟你有過節嗎?我是指在工作上。”

“我實在想不出來。不過他們為什麽要拿我的舊幻燈片?里面根本沒有能賣錢的東西。還有,為什麽他們要把整個地方拆掉?”

“也許是在找什麽。我不知道……你藏起來的東西。”

安吉莉卡浮現在兩人的上方。“一切都好嗎?”她拿起酒瓶,幫他們斟酒。“你第一次來?”她對安德烈說。

他向她微笑,點頭。“很好吃。”…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November 19, 2018 at 10:36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18)

在他的臥室里,他發現抽屜全被拉了出來、衣櫃裸露、衣服丟得滿地都是,床墊被扯離床上。他目瞪口呆。感到被侵犯的憤怒稍後才出來。小心翼翼地避過他財產的殘骸,他暫棲在工作臺的凳子上,開始撥電話。

警方有禮,但疲憊。這隻是自週末以來,發生在該市的數百宗犯罪事故的其中之一,而且在一張由殺人罪、強奸罪、吸毒,以及地鐵搶劫案的名單上,小小的竊盜罪,地位並不高。倘若安德烈能夠親自到分局去述說詳情,這樁竊案將會被正式登錄。在那里,除非你有非比尋常的大好運氣,否則該檔案難逃布滿灰塵的命運。對方建議安德烈把門鎖換掉。…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November 19, 2018 at 10:34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17)

狄諾伊回答之前遲疑了一下。“我想不是。他說他明天回紐約,所以我不會再見到他。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我以為你要把畫送到蘇黎世去。這是我們約好的。到蘇黎世,然後再到香港,沒有人會知道——你是這麽說的。”

霍爾茲曾經對付過不少容易緊張的客戶。在大多數與這次類似的違法交易中,會出現過渡時期——有時候幾個小時,有時候數天或數星期——當一方必須完全依賴另一方來履行合約之時。霍爾茲總是設法讓信任別人的重擔,絕對不落在他自己身上,不過他能夠了解,將你的命運或金錢放在別人的手中,每每會產生可觀的不安全感。他靠回枕頭,恢復他最佳的床邊姿勢。…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November 19, 2018 at 10:34pm — No Comments

彼得·梅爾《追蹤塞尚》(16)

狄諾伊舉起雙手,一副有禮貌的不同意模樣。“但是你費了那麽大的工夫,大老遠跑過來。”他伸出手,擡起信封。“我可以看嗎?”

男管家從房子里悄悄地走出來,對著狄諾伊夫人的耳朵咕俄。她點頭。“他們可以等嗎,親愛的?因為我怕蛋奶酥做不好。”

即使地理位置是在加勒比海,這還是一個施行法式習俗的法國人家庭。讓蛋奶酥塌陷成可悲的枯萎烙餅,這是萬萬不能容許的事情,狄諾伊夫人立即帶著他們前往餐廳。他們坐定之後,安德烈看到狄諾伊把信封帶在身邊。…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Form on November 19, 2018 at 10:33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