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私我的神話〈Private Myths: Dreams & Dreaming〉15

神話是初期人類靈魂生命的片斷。……英雄的傳奇故事,不分是那個地域的,都在講著達爾文學說定義的“適者的故事”……,是遺傳基因“功成名就的藍圖”。……按這藍圖,人必須證明他是“適者”,然後必須“找遠方的人結親。”柴特文(Bruce Chatwin, 1940-1989)有一個想法是百年來的作家們深感興趣的:有所謂的“原型故事”,無數多的故事情節都包含在其中。自遠古以來就引人著迷的神話、童話、傳奇,的確都講到人類生命的“大主題”。由于夢也是根據同類主題編出來的故事,兩者的相似也就不言而喻。因此,本書用了神話大師坎伯(Joseph Campell, 1904-1987 )的名言作為卷首題詞。《夢:私我的神話》195-6頁)(Photo Appreciation: Alahm by Jaime Ibarra)

Rating:
  • Currently 5/5 stars.

Views: 13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July 15, 2021 at 10:02pm


孟樊·散文詩

就臺灣散文詩而言,借用瘂弦的話:“散文詩……是借散文的形式寫成的詩,本質上仍是詩。”——幾已成為臺灣詩人的共識(如紀弦、洛夫、蕭蕭、羅青、渡也、蘇紹連……),可以說本質上歸屬於詩的散文詩乃是新詩(或現代詩)的一個次文類。雖屬新詩的次級概念,但散文詩仍有屬於自身的獨特屬性。(見孟樊《蘇紹連的散文詩》,原文刊於臺灣詩學學刊十五號,作者採華倫與韋勒克二氏在《文學理論》一書之說,分從詩作的外在和內在形式來檢視他主要的三本散文詩集:《驚心散文詩》、《隱形或者變形》、《散文詩自白書》。)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July 12, 2021 at 9:55pm


孟樊·散文詩究竟要分成幾段?

至於散文形式的分段則究竟要分成幾段?這倒沒有個定數,少則一段、多則數段都有,而就散文詩來說,二至四段較屬常見(如渡也的《面具》) ,其中又以二段為最大宗——陳巍仁認為這是散文詩詩人有意為之的結果。分不分行看似無足輕重,其實它影響乃至製約著詩人創作至深且鉅,因為詩一旦采分行形式,其語言勢必被壓縮,內在肌質(texture)也就變得富暗示性、歧義性、跳躍性,充滿張力(tension);反之,若采不分行的散文形式,則如羅青所言,一字一行不一定要求驚人,整個語言可以放鬆,而將表達重心置諸整體的鋪設。(見孟樊《蘇紹連的散文詩》,原文刊於臺灣詩學學刊十五號,作者採華倫與韋勒克二氏在《文學理論》一書之說,分從詩作的外在和內在形式來檢視他主要的三本散文詩集:《驚心散文詩》、《隱形或者變形》、《散文詩自白書》。)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June 14, 2021 at 2:02pm


石黑一雄·他赢得年度爵士音樂家?這實在太瘋狂了!

我說:“今天來看我的那個男的,他帶了點新聞給我。有點怪異。算是巧合吧。”

“嗯?”


“有個薩克斯風手,是我們幾年前在聖地牙哥認識的,一個叫捷克.馬弗的家夥。或許你有聽過他。他現在算是走紅了。不過那個時候剛認識他時,他還只是默默無名的小子。其實,他算得上冒牌貨,吹牛大王。調子老抓不準。最近他的音樂我也聽過好幾遍,並無什麼顯著進展。但是他走運出了幾張唱片,大家就覺得他搶手。我跟你發誓,和過去比起來,他一點長進也沒有,一點也沒有。但是你知道我聽到什麼消息嗎?這個家夥,捷克.馬弗,他明天要領一個音樂大獎,就在這間旅館。年度爵士音樂家。這實在太瘋狂了,你知道嗎?那麼多才華洋溢的薩克斯風手,他們竟然決定把獎頒給捷克。”


我讓自己停下來,從棋盤上擡起頭,微微笑了一下。“你能怎麼辦呢?”我說,口氣和緩一些。


琳蒂坐直身子,注意力完全擺在我身上。“太糟糕了。這男的不怎麼樣,是吧?”


“很抱歉,我剛剛有點失態了。他們想頒獎給捷克,有何不可?”


“可是如果他沒實力的話……”


“他跟其他人不相上下。我剛剛只是瞎說。很抱歉,別理我。”
(石黑一雄《夜曲》)


延續閱讀 》


KARL ASTER 维也纳疯街頭

A HAPPY CORNER BY THAI HOA PHAM O h

THE SWEET LIFE

SUBWAY LOVE

DREAMS & DREAMING〉18

FISHEYE MAGIC HOUR

WAITING BY NALINI (ALEX) G.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March 23, 2021 at 1:16pm


石黑一雄·青蛙繪畫的變化

黑色的筆記本從書桌裡被拿了出來,湯米給我看了三張畫著某一種青蛙的素描,只是那青蛙還多出了一條長尾巴,看起來像是一隻部份身體還留著蝌蚪特徵的青蛙。至少,遠遠看的時候是這樣。向前一看,每張素描都由精細的局部描寫構成,和幾年以前看到的動物很像。

“我畫這兩隻的時候,心裡想像他們是金屬做的,”湯米說,“妳看,每一個部份都有光亮的表面。但是這裡這一隻,我想要盡量讓它看起來像是橡膠材質做的。妳知道我的意思嗎?就是全身幾乎都是一顆一顆的斑點。現在呢,我想規規矩矩地畫─隻,好好地畫一隻真正的青蛙,但是我還沒決定。凱西,妳老實說,妳看了覺得怎麼樣?”
(《别讓我走》第20章)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